第244章 番外十三·连将军手下无弱兵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44章 番外十三·连将军手下无弱兵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为首那胡人睥睨而视, 眼中尽是不屑。手中弯刀一转, 冷光闪现, 已经出鞘。

    他身下马匹矫健,身后是二十几位知根知底、身手矫健的兄弟。在这边郡来去, 如入无人之境, 从未遭受败绩。如今面对一干来历不明的梁国士兵, 哪里有退却的可能?

    梁国的那群士兵, 不过是群踩在脚下,可以肆意羞辱的两脚羔羊而已, 听话得一点脾气都没有。他们倒想见见血,不然日子过得太过无聊。

    胡人打量着他们,道:“八具尸体虽然有点少,将他们拖回去, 还是可以好好玩一玩。”

    一身材魁梧的男子从阴影处走出来。他肩上扛着一把大刀,刀身上挂着两个铁环。一走动, 就铛铛作响。

    他往连胜身边一站,顺便就显得连胜尤为娇小,几乎连他一半的宽度都没到。

    壮汉拿刀尖指着他们,嗤笑道:“你孟爷当年称霸少陵山的时候,你们还不知道在哪喝奶呢。若不是我这朋友非要来这里参军, 你们这群小崽子, 都没机会见孟爷一眼。在老子面前称爷, 活该命长。”

    连胜回了下头, 说道:“这都胖了一圈, 动作小心点,可别折了腰。”

    壮汉说:“可去你的啊!”

    连胜眼皮一抬,对面战马已经冲撞过来。不过十来米的距离,她没躲,也没迎上。

    那马显然是匹好马,蹄子跑了两下,已经到了她的跟前。

    胡人不在意地下腰,手中大刀横劈而去。

    他们没有太多的武学路数,靠的是力道,原始的经验,以及出招的速度。只要出招快了,招式就会灵活起来。

    躲不过去的。他想。

    然而就在刀身即将贴近那毫不起眼的矮个的时候,一双手先行覆到了他的手腕上。那手指一片冰凉,瘦骨嶙峋。大抵是因为吹了许久的夜风,让他觉得自己手腕是被一只骷髅爪子给按下了。

    胡人稍抬起头,瞳孔中倒映出矮个行动的身姿。

    哪怕自己方才突然发难,对方也不见丝毫慌乱。她神情淡漠,静静看着他靠近,脚步轻点,极为灵活的小步纵跳调整,然后旋身一转,让腰身看看擦过刀锋。继而伸出左手按在他的手腕上,用身体的重量朝后一拉。

    矮个并不重,但胡人坐在马背上,两腿得用力控住坐骑,此时上半身无法借力,依旧被拽得朝后稍仰。

    再看,视线中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

    胡人感觉身后马鞍一沉,有人贴了上来,暗道不妙,下意识地扭头去看。

    几乎同时,脖子上一阵冰凉触感,视线已是天翻地转,身体被推下了战马。

    那胡人睁着大眼躺在地上,鲜血从脖子飙出,至死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

    “大哥——”

    后方几位胡人撕心一吼,没料到只是眨眼之间,兄弟便死了一个。再看连胜眼神,已是带了浓浓杀意。

    连胜掂了掂手中长剑,无惧跟他们对视:“大意是会要人命的。可惜他知道的太晚了。”

    每每想起这一刻,连胜都觉得很诧异。

    在城门入口这种道路狭窄的地方,面对足够灵活的敌军,他们是怎么做到敢一拥而上的。

    他们又是怎么认为,连胜在这里坐了一夜,就准备着正大光明地等着他们。

    仔细想想大概是觉得,这边的人都不喜欢动脑子,还有就是,大概欺负人成习惯了。

    普通人看见一匹比自己还高壮的马冲过来,下意识的动作是转向撤逃,队形该散就散。

    这几个胡人是游牧民族,自幼熟练马术,便是再狭窄的空间,再多变的速度,也可以应对得当。连胜等人虽然比不上,但常年东奔西跑的江湖人士,也有一些技巧,不至于跟寻常士兵一样,一溃千里。

    城门上头忽然抛下几根黑线,缠住了正在前行的马蹄。一带二,二带三,马匹成片扑倒,将背上的人甩了下来,重重摔在地上。

    一时间耳边全是马吃疼的嘶鸣声,地上的黄沙被扬了满空,呼吸间,鼻子里嘴里全是泥沙的味道。

    胡人还未起身,上身就被一把长刀按住。

    火把已经落地,将将熄灭,他抬头,看见一个模糊的长影隐在沙尘背后,朝他吐了一口:“呸!全特娘是沙子!”

    自己已经身首异处。

    半仙横着自己的算命幡坐在后头,也不管他们厮杀。给自己点了盏灯照明,静静等他们结束,好回去休息。

    其实就不必要出来,他们只是见不得自己睡个好觉。

    胡人向来以骁勇善战闻名,但在这城门口,就在眨眼间,却已经接连几人折戟,连个反应的时间也没有。

    后头十几人当即策马停在原地,没有继续前行。

    夜黑风高,风声作响。

    那七八人不急不慢站在前面,似乎就等着他们下决定。

    几位思忖片刻,一人喊道:“撤!”

    “乌维!”

    “我说撤!不必在此处纠缠!快撤!”

    “大梁今日此举,便是向我王开战!且等着吧!撤!”

    打不打得起来,哪是这种小事可以决定的?只是看双方有没有意愿而已。

    不想打,天大的事也可以装作若无其事。想打了,鸡毛蒜皮的纷争也能引兵征伐。

    好比春秋的卑梁之衅,真是一片桑叶吗?桑林也盖不住吴王的勃勃野心。

    能救走的兄弟他们都架到马上,已经倒在地上的不管。

    这群人来得猖獗,逃得也快。

    连胜看他们身影带着沙尘消失在视线之内,收了剑,翻身下马。

    长街上忽然传来一声哭腔,随后又止了下去。

    连胜循声望去。不知是哪家小孩被他们吵得睡不着觉,跑出来偷看,此刻被他母亲发现了。

    二人躲在院里,仓皇失措。

    连胜朝她笑了一下,对方并不领情。捂着少年的嘴快速将人拽回房里。

    连胜抬手擦了擦自己的脸上想血渍,说道:连胜说:“把马理理,我牵回去了。这边的人你们处置。”

    一瘦猴模样的男人出声:“哼,倒是会指使人。”

    “留了六匹马,还是不错的。他们的马就是养得肥壮。另外两匹看看,还能不能再站起来。”连胜说,“尸首,就挂到城墙上去,以儆效尤。”

    连胜先行去到他们住宿的地方,将这边留给他们打理,半仙吹了灯,从后面跟上。

    她进了客栈,客栈里空无一人,只有大堂还点着一盏油灯,提了就往楼上走。在房间将染血的外袍换了,然后靠桌坐下,拿着白布,开始仔细擦拭剑身上的血渍。

    等到几人,告诉她都处理妥当了,才起身回军营。

    同个房间的几位士兵整夜难眠,这时候听见动静,纷纷抬头看向连胜。

    一士兵裹着薄被沙哑问道:“你昨夜去哪里了?”

    连胜将剑塞到床底下:“没去哪里。”

    几人将信将疑,直觉没有好事,便不再问。

    天色未亮,外头响起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

    屯长扯着嗓音在外头怒吼:“都给我滚出来!所有都滚出来!”

    新兵忙乱地开始套衣服,然后埋头冲了出去,在外头的空地上列队。

    屯长此次前来气势汹汹,身后还站着好几人,皆是一脸墨色。

    光色灰蒙蒙的,众兵不知发生了什么,噤若寒蝉。

    屯长怒吼:“昨夜谁去了外面!外头的人是谁杀的!”

    听见“杀人”二字,众人脸色都是一变。连胜旁边几位,下意识地将头偏向她,却见她神色未变,一派泰然自若的模样,又不禁安心了一些。

    一士兵忐忑问道:“敢问,是谁……谁死了。”

    屯长手执长鞭,指着他们咬牙道:“城门口还吊着六具胡人的尸体,何其猖狂?昨夜是谁不守军纪,擅自行动!”

    “如此兴师动众,我当是死了哪位亲爷。”连胜一声冷笑,“真是好恶倒置,令人不解。”

    此言一出,四方皆静。

    旁边士兵扯了下连胜的袖口,将拉她跪下。连胜轻瞥他一眼,又架住他的衣领让他闪远。

    屯长两步走到她面前,举鞭就抽。

    可惜他的鞭术显然不佳。被连胜拽住了尾端,用力一扯,直接脱手。连胜又是一抖,那鞭子游蛇般,反打在他的脸上,当即现出一条红印,开始发肿。

    屯长捂住嘴巴,脸色大变:“你——!”

    连胜道:“胡人既死在边郡,那便是该死。贸然犯我国威者,杀之后快。不论怎么说,都是他们不对。胡人尚未兴师问罪,屯长您倒是先发难来了。不知食的是哪方俸禄?姓甚名谁,出生何地?”

    旁边那士兵急道:“你想死不成?”

    正是这时。

    “百将!百将!”一小兵歪戴着帽子冲进来喊,“胡人来了!他们问罪来了!”

    百将:“怎么会?!”

    天色还那么早,竟然来得那么快!

    众人又将视线转向门口。

    几人已经骑着马冲了进来,一路竟然无人敢拦。

    屯长看见他们,也不审了,迅速将连胜推了出去,说道:“是他,是他杀的人!就交由你们处置,此次绝非我大梁有意冒犯!且转告单于,切勿动怒。”

    连胜环胸,好笑道:“先分清是谁冒犯谁,他们都打到梁国边境来了,顶多不过自卫出手,到你这里,怎么就成了冒犯?”

    屯长:“你住嘴!”

    连胜冷笑:“你既要我死,我死前还不能说个遗言?”

    为首大汉厉声吼道:“通通住嘴!”

    “先前是怎么说的?尔等竟然诈我!”他上前一步,“单于何止生气?你汉人说话,向来如此出尔反尔?”

    屯长冷汗直下,赔笑道:“误会而已。昨夜……昨夜是新兵惹事。”

    壮汉直接抬脚一踹,将他踩在地上,喝道:“再说一遍!”

    那屯长痛呼,紧紧攥着手指,喉结一滚,闭上眼睛,却继续赔笑道:“是误会。”

    众士兵见这一幕,捏着拳头,实在看不下去。再想想军中所谓的戒律,出头绝无好事,不敢做第一个站出来的人。

    “唬谁呢?”那壮汉说,“你孟爷当年称霸少陵山的时候……”

    他话未说完,底下一声轻语道:“胡人之中……还有姓孟的?”

    另外一兵同是好奇:“少陵山在何处?”

    连胜:“……”

    传说中的孟爷:“……”

    他恼羞成怒,抬刀指去:“你嘟囔什么?信不信老子一刀直接剁了你!”

    连胜摇头。

    “非要这样做牛做马,畜生不如,也不愿意站起来,举刀反抗。看看他们才几人,你们有几人?脊梁骨都直不起来了吗?既然如此,又何必过来参军呢?”

    众兵似有动摇,却依旧没有动作。

    得罪胡人,不是一件可以善了的事情。他们的敌人,又不是只有眼前这几个。

    他们家中各自有老有少,担不起年少轻狂的后果。就算逞一时之气,朝廷亦不会嘉奖,只是白白丧命,还遭人口舌。

    前车之鉴太过惨重,心早也凉了,谁还敢站出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