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章 番外十·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41章 番外十·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快穿之打脸之旅山村名医带着传承穿六零盛世医香快穿之教你做人破道[修真]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眼看着红队都要崩溃了,连胜终于开口道:“人与人之间还是留点真诚吧。”

    她走过去拍了拍树墩, 抬起头道:“这树是我劈的。”

    “……”红队众人, “……”

    这比“就不告诉你~”还要打击人。

    黄浩捂住脸说:“教官, 人与人之间还是留点真诚吧。”

    陈域舟:“教官, 人与人之间还是互相尊重一下智商吧。”

    “哦。”连胜没什么反应,只是淡淡道:“重新做一下自我介绍。最近放假, 正好校方邀请, 所以过来兼任一下教官。姓连名胜,远征六军现役兵。”

    周师锐点头:“周师锐。”

    她靠在那树墩上, 左手在上面拍了拍。众人就听见沉闷的折断声, 连胜再将人拿开的时候,树墩上留下了一个掌印。

    寂静, 全场的寂静。

    众人僵硬着身躯, 谁也没有开口打破这一片沉默。

    他们开始回忆从演习以来做过的每一件事情,还有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

    ……好像除了表达对教官的崇拜, 什么都没有吧?

    白队成员咧开嘴角狂笑, 想要再皮一下:“夏天夏天……”

    红队喝道:“闭嘴!”

    连胜抬手一挥道:“走吧,现在下山。前面的同志向后转。”

    学生们的反射弧似乎还在调整中,对待指令反应缓慢。因为现在人群太密集, 应该先散开,他们向后转了没多久, 就听见一人惨叫, 外围的学生直接滚了下去。

    还好他们的装备齐全, 这边的山林地势也不算太险峻, 那学生滚了两圈就停下来。

    连胜挤出去问:“没事吧?”

    学生飞速从地上爬起,局促地抬了下手,又放下,然后重新抬起来,对连胜敬了个礼。

    众生想笑,但是都憋了回去。

    连胜挥手道:“都小心一点,现在开始依次下山。”

    场下的教官们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集合进行总结。

    鲁明远拿着光脑站起来,感慨道:“一场比赛下来我连瞎两次。开头和末尾。”

    旁边的教官说:“你们都不觉得震惊吗?远征军就是不一样哈,我看比赛的时候老激动了。”

    “现在还能听到连胜当年整教官的传闻,今年终于大仇得报了。”一教官很是沧桑道,“不过是她自己给自己报的仇。”

    鲁明远笑说:“习惯了。我们以前跟她组队,赢得都是很懵的。”

    方见尘在旁边整理电线,说道:“唯有卧靠能表我心意!所有的演习训练,我都跟她八字不合。被她整得够呛!”

    “开心?”方见尘沉下脸,“开心不起来。”

    几人发笑。

    “感觉好久远了啊……”程泽眯着眼睛道,“那时候还是学生,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太天真了。”

    无论是眼界、经验,还是实力,都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但那个时候就是觉得自己很强大,带着莫名的自信。如今变得更强大了,却认识到了自己的弱小。

    感谢成长让他们学会了谦虚。除了某个人。

    赵卓荦拍着方见尘说:“那时候不都是你自己找的吗?”

    叶步青赞同:“我们是天真,你是真蠢。”

    方见尘抖开他们:“我都不知道我们是怎么维持下来的兄弟情!断了吧!”

    “我还是第一次参加实战型的学生演习诶。”季班兴奋说,“感觉抓到了青春的尾巴。”

    赵卓荦好奇道:“你觉得的青春是什么样子的?”

    季班:“青春就是咋咋呼呼像个神经病。”

    鲁明远鼓励道:“你现在也很青春。”

    季班:“谢谢!”

    季班:“……嗯?”

    学生成群下来的时候,连寻正摇摆着他的身体给众人唱他新学会的那首洗脑神曲:“夏天夏天悄悄离去……”

    众人:“……”

    对,掐指一算,这个夏天还没开始,已经要结束了。

    连胜将他抱起来说:“别瞎唱唱。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学生要先集合进行宣布成绩,然后进行总结汇报,之后的时间,给他们用来自由活动,开展晚会。

    难得这次连胜等人来了,校方肯定不愿意错过这个机会,他们希望希望远征军能给学生进行一个针对性的评价。连胜表示先让大家休息一会儿,别穿着一身汗臭的过来听讲座,反正这两天还会留在训练营地。

    于是学生们美美地过去洗澡了。

    等到了浴室,排起长队,众人终于冷静下来,也有时间和闲暇去思考今天发生的事情。

    周围一片都是细细的讨论声。

    一男生说:“你肥皂掉了。”

    前排男生呆呆回头,木然道:“我好像看见连胜了。”

    兄弟摸摸他的头:“可怜的儿子,把好像去掉。你还没睡呢就觉得自己做梦了。”

    “我好像还跟她说话了。”

    “她是在跟我说说话。”

    “我擦要点脸那是对群众的训话!”

    那些细小的声音越发壮大,毕竟都是在谈同一件,干脆放大声音开始互通情报。

    一人骄傲举手道:“我是白队的!今天我们还在队伍里面聊天了!”

    “卧槽!”

    一言激起公愤,然而还没等众人准备修理,另外一人补充道:“还给我们讲笑话!”

    “卧槽——!”

    怒气值濒临破表。

    “讲笑话算屁!手把手教我们站位射击,她摸到我了!”

    “卧槽槽——!!”

    旁边几人上前一步,拦住那位男生道:“兄弟,知道这是谁的道儿吗?我告诉你,脑残粉是没有理智的。把她今天说过的话一五一十地附属出来!”

    “摸你哪块地方了?兄弟们也帮你摸摸啊。”

    “卧靠你们太恶心了!”

    “丢肥皂了丢肥皂了!”

    现场开始混乱,队伍都分不清了,众人闹成一团。

    又有男生喊道:“你们都不算什么,别忘了于洋和丁学羲,他们还背过连胜的弟弟啊。”

    前排靠在墙上正在排队的两人睁开眼,忽然缩了下脖子。

    “这算什么?”学生说,“基地大三单兵系的学生!跟教官亲密接触了那么长时间!”

    男生说:“她弟弟是谁?捧在手心抱在怀里的人!等于间接抱过了啊!”

    众人:“丧心病狂——!”

    一男人蹦出来道:“同志们克制一下克制一下,要孟浪了。教官的宿舍楼在隔壁呢,都小声一点!”

    众人后知后觉地抽气,收敛了声音,也压制了一下心情,又重新开题。

    “真的是连胜啊!没近距离看一下她的手太可惜了,我好想摸摸传说中的表情包啊。”男生很是向往,又很没节操道:“我就说呢她怎么那么厉害,远远看一眼,就能感受到那股女王大人的王霸之气!看看她在山上奔跑的英姿,看看她骂我们痛心疾首的样子!是爱啊!”

    他兄弟黑线:“你这是畸形的爱啊……”

    男生怒道:“滚!”

    “我记得有人说过她凶残自大平胸又变态的。”

    众人立马失忆,否决道:“不,我们没说过。”

    旁边男生痛心疾首:“是我们自己太不争气,跟教官有什么关系?”

    “瞧瞧我们那颓废的样子,低阶未入门选手竟然敢在大佬面前装逼。她肯定是沉痛于我们的自大无知,想让我们改正错误,真是用心良苦!”

    众人开始深刻反思自我。

    这场比赛看起来很有意义。

    “等等!等等!”一男人抱着他的脸盆,忽然:“除了连胜,还有其他人啊!今天山上那个副指挥说他叫周师锐啊!卧靠百米飞刀周狮子的弟弟对不对?是他们队伍里的副指挥!”

    “我男神谢谢啊。数据分析师的标杆。”

    “他们不会整个队伍都来了吧?”

    “你这么一说很有可能啊!”

    “联盟大学这么有后台的吗?我未来十年吹嘘的资本都有了好吗?纵观整个联盟,哪所大学教官是从远征军前线小队里选的?可牛逼坏了!”

    “爱不起连胜我觉得爱校长!”

    “爱校长!”

    男生虎躯一震,吼道:“我单兵之王赵卓荦呢?是哪个?”

    “我侦查之神”

    “那狙击之神方见尘是哪个!”

    “老子还特么用的是王你们谦虚点行不行?”

    “我手操机甲创世祖季萌萌呢!”

    丢了节操跟脸面之后,整个人特别轻松,感觉一口气都能上天了。

    “我说今年教官各个不一样呢,身披霞光口吐芬香!”

    “今天晚上干啥来着?总结是吧?可以穿常服吗?”男生捋捋自己的头发说,“我发胶都带了不枉我准备充分啊!”

    “卧靠小人!你不能独吞!”

    “克制!兄弟们都克制!今天晚上做总结报告的时候,看见教官,一定给他们留下一个稳重的形象,大家千万不要吼,不要太大声,不要太激动。今夜我们都是龙傲天!”

    在前面摆着桌子,负责刷卡的人员冷漠地看着这群二货。

    联盟大学什么时候改成精神病院的?进来的时候明明还都是好好的孩子们啊。

    可怜呐。

    等到天色黑下来,开始集体总结报告的时候,连胜等人也洗干净了脸,去清空暂时用作教室的食堂集合。

    一排八人站在他们面前,都穿着短袖长裤的常服。连胜那条银色的手臂也就毫无遮蔽地露了出来。

    还真是拉了一个队伍出来!

    学生们给自己做过心理工作,成功克制住了自己的四肢,但是显然没克制住自己的眼神。

    “我们废话不多说,趁着大家还有感觉,还有记忆,我们先把阵营战的总结给做了。”连胜摸了摸自己还带水汽的头发,说道:“具体的比赛剪辑,到时候大家可以上官网进行下载,目前还在制作中。我建议你们能看一看,旁观自己的蠢相,有利于发现自己的错误。除此之外,我们这里还有针对部分人,部分队伍的分析报告,由你们的学长,周师锐,鲁明远制作,结束之后发给你们。”

    众人热烈鼓掌。

    “红队失败最主要的原因,是没有分析好双方的优劣势。”连胜说,“为什么你们会想不到呢?分析敌人,除了分析他们的弱点,还要分析他们的优点。你们可以看不起白队的单兵作战能力,但是你们不应该忽视他们的智力。我们手上有那么多的数据分析师跟指挥,你们就要警惕,我们会不会在地图上做手脚。而你们松懈了。在开场的时候,就已经因为过高的自信,埋下了失败的隐患。”

    连胜说:“其实我的战术并不复杂,只是难度大,风险大,后果严重。但是同志们,兵行险招很多时候是因为你无路可走,不是没次都能柳暗花明又一村的,你手上没有牌了,你能不打吗?”

    那边陈域舟欲言又止,看着连胜,最后又泄气,憋了回去。

    连胜看见了他的动作:“说啊。”

    陈域舟摇头。

    连胜替他说道:“你认为,这种撕开防线的战术,听起来很简单,但是实际操作存在各种问题。你不相信白队能在一个晚上认遍整座山的位置,还将区块划分的足够细致,并在第二天进行熟练运用。也不相信指挥跟副指挥能有实力在没有任何器械辅佐的情况下,高速处理混乱的数据,稳定并领导经验不算丰富的白队队员实在突围。总之这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对吧?”

    陈域舟点头。

    事实啊!单单对指挥跟副指挥,这项计划就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当然,如果他知道指挥是连胜的话,以防意外,肯定还是会做类似的准备。

    连胜:“你还觉得,白队已经保持住了他们的防线,整体队伍跟状态也挺不错,没到铤而走险的地步,还有反抗突袭的机会。对吧?”

    陈域舟点头。

    白队当时的状态不说占据优势,起码足够稳定,有些许可能进行一战。

    而突袭计划,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的。

    连胜:“你看,我能猜到你怎么想。而我能猜到你的理由,是因为我的经验比你丰富。”

    每个人的战术,是基于自己的水准跟自信来制定的。陈域舟在学生一辈算是佼佼者,但学生普遍都会忽略这种断尾求生类的计谋,主要原因是他们对于急剧转变的战局没有足够的应变力。

    在没有外界影响下,每个人都会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实力,去判断对方的实力,然后否定掉部分策略来进行抉择。陈域舟就被带沟里了。

    周师锐在旁边插话道:“数据化的年代,所有的东西都跟数据的传递分不开关系,就连战争也是。所有人都在追求第一手情报,数据分析们的实力,绝对不是由单单的武力来评价的。”

    “当然,让我为你们的团队协作能力表示一下哀悼。即便情有可原我也无法原谅你们那有如无头苍蝇一样的盲目行为。”周师锐,“你们是一个个体,在团队里依旧保持着一个个体的特性。在占据巨大优势的情况下,你们甚至都没有给指挥争取到足够反应和调整的时间。不可思议。”

    众红队成员悻悻低下头。

    周师锐继续批评:“白队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们能获胜完全是靠着指挥的水平实现力挽狂澜。缺乏一个领导性的存在,根本没有做到身为指挥应有的素质。”

    白队群众一噎,跟着低下头。

    连胜说:“白队暴露出来的问题非常明显了。单兵素质能力。别以为自己坐在后方,就不用锻炼身体了。指挥室里可没有那么多位置。你们想上场,做好从普通小兵做起的准备。”

    连胜又点道:“于洋,丁学羲。知道我为什么总针对你们吧?”

    两人点了点头。

    连胜:“我很看好你们,我希望你们能够独当一面。所谓的独当一面,并不是你一个人做到足够优秀,站到队员面前就好了。也不是两个单兵组合在一起,互相负责一边就好了。号召力,凝聚力,判断力,还有威信,都是你们应该具备的要求。”

    连胜两手插在裤兜里,冷冷看着他们道:“今天在后半场都体会过了吧,什么叫溃如散沙。被少数人压着打高兴吗?自诩单兵实力但就是突破不了对面的防线高兴吗?不会合作,多强的单兵都是一种浪费。你们要学会去关心自己的队友,只有学会关注别人,才能组成一个完整的队伍。”

    两人一搭一喝,将他们训了一通。没人敢出口反驳,只觉得羞愧万分。

    鲁明远说:“没关系,我给你们调出了几个比较经典的场景,到时候你们自己看一下,就能知道自己的问题在哪里了。”

    连胜拍着手,又笑起来,将沉闷的气氛打散,说道:“具体我就说到这里了。来来,现在大家说说演习的感想。”

    连胜直接拉了张椅子坐下,问道:“直说好了,我在你们心里做了几次的变态?”

    众生凶猛摇头。

    “其实这是正常的。别人瞎说,你们也别就瞎做。保留自我思考的能力,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情。”连胜说,“开场我就是故意找茬,因为看你们太傲了,所以想打压一下。”

    众生尽显窘态,显然也是想到了最初的时候。

    气氛又低下来。

    连胜摸了摸脖子,说道:“现在就是随便聊聊,有什么问题就问吧,演习结束之后大家又要各奔东西了。之前不是挺兴奋的吗?我们再隔壁吃饭,都能听见你们的多重奏,乐此不疲吼了几个小时呢。和厉害嘛,精力旺盛。”

    众生:“……”

    连胜拍了拍旁边的椅背,朝几位兄弟招手道:“来来来,都坐下,答疑课要开始了。”

    学生们迟疑片刻,出声道:

    “教官教官,你给我们讲讲军队里的事情吧!”

    “教官你给我们讲讲格伦战争的故事啊!”

    “有什么值得纪念的事情吗?”

    赵卓荦沉吟片刻,说道:“当时我在联盟大学的时候,我向往着波澜壮阔的生活。可是后来我才明白,原来不是。没有什么比安静坐下来晒晒太阳更珍贵的事情了。”

    方见尘跟着说:“好像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画面不是记得很清楚,就心情记得特别清楚。大起大落,大喜大悲。”

    季班说:“就出兵,收兵,出兵,再收兵……”

    程泽:“刚入队,刚训练的时候,我能说一箩筐,三天三夜不停吐槽都可以。现在嘛,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纪念啊……”连胜摸着自己的下巴道,“我觉得时间从来不是什么值得纪念的事情。不管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三十年。因为,当时还站在你身边的人,可能没能陪你一起走下来。”

    众生重新安静下来,看着她听她说下去。

    连胜说:“我们小队很幸运,都活下来了。但也有很多人,我们亲自护送着他们的骨灰回到故土,看着亲人跟他们道别,然后被葬在烈士的墓碑下。”

    “对于多数人来说,他们只是一个名字,甚至是一个平平无奇,你根本记不住的名字。联盟成立至今,牺牲的先烈千千万万,我可以说,他们付出了生命,却没有得到多少的荣耀。”连胜说,“大家其实都是一样,在挫折中成长,在眼泪中坚强,然后收拾好包袱,怀揣着对他们的思念,继续负重前行。”

    连胜的声音总是很有力,此刻裹着一股沧桑悲凉的味道,就好像一层砂纸磨着他们的心口。

    连胜说:“如果你们进了远征军,就会发现,光辉的外表下,更多的是伤疤。而我们的伤疤只能留给自己,不管多想哭,你都得笑出来。这就是你们选择的道路。”

    连胜站起来,严肃道:“我相信有一天你们会成长,会变得很强大,甚至比我们还强大。从我们手中接过重任,承担起保护联盟的职责。而在这之前,你们不可避免地要经受磨难、考验……”

    连胜抬手,朝他们行了一个标准的敬礼。

    赵卓荦等人跟着起立,敬礼。

    什么都不用说。

    这不是一条轻松的路,连胜不会说让他们坚持走下去,他们有选择放弃的权力。但是她会对所有为此努力过的人表以敬意。

    学生们跟着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向他们,然后回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