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番外三·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34章 番外三·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非常规好莱坞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快穿之打脸之旅带着传承穿六零破道[修真]快穿之教你做人     随后学生们集合完毕, 照旧的领导讲话,开始上山准备相关射击事宜。

    连胜暂时蹲在山脚, 赵卓荦等人提着猎物帮忙上山发放。

    季班问:“你不上去跟着吗?”

    “不, 先看看他们的表现。”连胜说,“我想他们现在应该不希望看见我,那样会影响他们发挥。”

    季班:“我以为你会去再干扰一下的。”

    连胜靠在她的椅背上, 说道:“还是算了。狩猎行动的新规则, 指明四人小队是荣辱与共的团体, 他们如果想吃午饭的话, 就必须确保团队里的所有人都能打到起码一只猎物,这种情况下, 我的相信聪明人都会在猎物相对密集的时候,让队伍里最弱的一个选手进行射击。这是有团队合作意识的人的做法。”

    但像丁学羲方才的态度, 已经很明显地说明了,他会进行反抗。相信两个队伍的人都差不多,他们都不认同她新组合的团队。

    这些人反抗的方式应该也会很简单, 那就是向她表示,哪怕自己不和这些队友相互合作, 也依旧可以达成自己的任务。个人实力决定了大结果。

    而之后的个人积分赛,或者团队积分赛,再或者是红白阵营战, 都是团队混战。他们更可以无视个人小队的阵容, 进行重新组队, 去夺取个人积分。

    连胜说:“我想他们应该会干脆进行分散行动。由某人打到四只以上, 然后一人一只分派下去,以保证自己的午饭。”

    季班想了想说:“四个男生,还是发育期的男生,一只鸡肯定吃不饱,我看三只鸡都是少的。”

    连胜:“如果他们想要吃饱,对单兵的要求就会迅速拔高。分配猎物的行为相当于将个人积分转让给自己的队友,显然是舍近求远的方法。”

    当然就像当初的连胜跟赵卓荦等人一样,他们其中或许有射击水平过硬的成员,那么就可以极大程度地减轻另外几名队友的压力。

    连胜笑道:“他们现在手上都戴着沙包,就看看他们能打到多少。”

    即便是射击天赋再出色的选手,在敏感的手腕上忽然施加了重力,又只有十发子弹,没有调整时间,想要达到百发百中,都是不大可能的。

    就是不知道这群学生,在冲动和理智之间,最终会站在哪一端。

    选择跟考验已经给他们了,连胜没必要再去做二次干扰。

    连寻在前方的训练空地,被教官带着撒丫子狂奔。随后又被鲁明远抓走,用他的爪子去在地图上给投放点做随机排布。

    此时已经浩浩荡荡出发的人群。

    于洋跟丁学羲从山间中路一路向上。

    两人打头,低气压地保持沉默。小队里的另外两名男生颇有点战战兢兢的感觉,紧步跟在后面。

    后面的队友撇嘴,很不是滋味。不得不承认跟他们比起来,自己多半要拖后腿,而且不受这两位精英人士欢迎。同时觉得这分明是无妄之灾,组队又不是他们自愿的。存在或不存在也不由他们把控。好歹自己也是单兵作战系的学生,被这样无视,凭什么啊?

    两人偏过头,互相使了个眼色,决定还是单独行动。跟着于洋跟丁学羲又没什么好处,不如双双组合套刷积分,起码日子过得舒爽。

    两人一拍即可,就没跟丁、于二人打招呼,直接转道离开。

    于洋察觉到队友动静,转过了头,皱眉看着他们。

    丁学羲跟着停了下来,说道:“他们不愿意就算了,毫无默契的队友只会互相拖后腿。继续呆在一起还容易引起团队矛盾,他们离开倒不错。”

    于洋看了眼自己的手腕:“目前情况不明朗,我建议还是不要分散行动。”

    “现在起,不要以多余的积分为目标,单从午饭的角度进行考虑并制定计划,我们队伍需要打到十二只及以上的猎物,最好是十六只。”丁学羲说,“现在我们的射击准确率无法保证。安全起见,你来掩护,我来协攻,争取保证50%的有效集中率。”

    于洋对他的话还是比较信服的,当下干脆道:“可以。”

    离队的两人在中途进入了山林,开始寻找猎物。

    这一片杂草众多,道路不平。两人扶着斜坡小心移动,并四面搜索动静,寻找目标。

    他们一上一下地进行分配来观察环境。

    走在前方的男生忽然眼皮一跳,大概是因为他的移动惊动了先前藏在近处某只动物,草地出现一阵不自然的骚动,并向前蔓延。

    他身后的伙伴立马激动地拍了下他的背,因为自己的视角被遮挡住了,无法进行攻击。那男生会意,当即抬枪瞄准。

    猎物蹿得很快,对地形比他们适应多了。而男生手又不稳,想要细瞄基本没有可能,更多需要依靠手感。

    手感现在被沙袋干扰了。

    他咬了咬后牙槽,带着愤怒打出一枪。

    那一枪因为距离拉远,出现了明显的偏差。

    男生暗骂一声,重新上膛并且快步跟上,准备进行二次追击。这时候旁边飞过来一道子弹,先行打中了他的猎物。

    男生脚步顿住,朝着枪声出现的地方看去。

    “不好意思啊学长们,让让新生学弟呗。”说话的人从高处走出来,晃了晃手里的狙击^枪道:“不介意吧?我很早就在这边埋伏了。”

    原本就是一项竞争活动,两人当然不能说什么,只是不痛快的心情越发加重,点了点头表示招呼。

    学弟走过去拎了自己的猎物,又问道:“你们怎么都用的手^枪?”

    两人抬了下手,展示自己手腕上的沙袋。狙击^枪或步^枪太过沉重,进行直立或追击的时候,已经无法满足他们的要求。

    他们简要说了下自己团队的规则和惩罚,然后耸肩叹了口气。

    学弟惊道:“我去你们还有这规则啊?有点变态啊。”

    几人愣了一下,说道:“你们没有吗?”

    “没有啊。我们教官没声明。实战演习的规则,本来就是会给部分学生足够的发展空间不是吗?就算团队很重要,但也没必要把两个不合拍的人强行捆绑在一起吧?这不是矫枉过正吗?”那学生说,“看来不是每一个当兵的人都适合做教官啊。”

    男生说:“这不废话吗?如果每个学霸就能做好老师的话,还需要念什么师范,评什么师资啊。”

    “你们教官是那个女的吧?我去可凶了。”学弟心有余悸地打了个寒颤,“看起来就杀气腾腾,而且脾气很恶劣啊。”

    话题聊开了,三人谈到某点共识。

    男生问:“那你们教官呢?哪位?”

    “我发现这次的教官都有点不正常,不喜欢露脸。但我们教官超酷的了。尤其是跟你们教官比起来,太正常了。”学弟说,“我们教官之前是跟我们陪跑的。有人减速或落队,他就直接在后面追着他们的屁股踹。谁不想跑,说用绳子绑了让其他学生拖着跑。”

    两人:“……”

    正常个毛啊,抖m了啊这群人。

    学弟挥了下手说:“唉,不是。也没真的那么干。就是说一不二的那种气势很棒了。”

    男生叹道:“我们教官也是说一就一,但她的一我们承受不住。”

    两人齐齐叹了口气,学弟同情地望着他们。

    他同伴忽然想起来,郑重其事地提醒道:“卧靠我可告诉你,我们教官最变态的地方在于随时随地加规则,或者故意憋着不说。我建议你和你教官问问清楚,也许他们都是一个坑爹的套路。”

    学弟迟疑道:“……不是吧?”

    这时赵卓荦提着空篮子从前面走过。因为戴着头盔三人也认不清他的脸,只知道是个男性。

    现在同性别就是对他们最大的安慰,看见男教官他们就能感受到无比的安心。

    “教官!问你个事。”学弟挥了下手问,“我们的队有关于可保留猎物数量,和队员个人狩猎数最低数相关的规则吗?”

    赵卓荦停下来想了想,才明白他的意思,说道:“如果你们愿意的话,也可以加上去。”

    学弟摇头:“不用不用,我就随便问问。”

    赵卓荦往前走了两步,又返回来说:“我觉得这规则还不错。既然是团队狩猎任务,更重要的还是团队协作能力。那就加上去好了。”

    他说着对通讯器说了两句,随后山上大广播播报,临时增加一条规则。

    “……”三人,“……”

    两位男生准备偷偷开溜,学弟僵硬地扭过头,然后追着他们两个就打。

    冤孽!

    不过就是枪了他们一个目标,看看这两个人都做了什么!

    广播响起的时候,漫山遍野响起了骂娘声。

    大三单兵系的同志们表示老怀安慰,受到了治愈。

    于洋跟丁学羲已经打到了五只目标。

    强强联合,他们互相搭配,交替追击,用了一半的子弹进行适应之后,大致习惯了目前的持枪方式。

    只是手臂有些酸痛,行动起来很不舒服。

    “这里!”丁学羲一声轻呼,吸引了于洋的注意。两人再次聚焦到前方草丛的一只兔子上。

    下蹲架枪,正准备射击。扣动扳机的一瞬,一道子弹先行从他侧面射出,却是打在兔子的后方,将那动物吓得浑身一颤,疯狂逃窜。

    于洋迟疑片刻,没有来得及开枪,那兔子趁机脱离了他的目标范围。

    于洋朝右看去,发现一名教官抱枪朝他敬礼。

    照理来说,教官是不是来跟争抢猎物的,那么说明,这人只是纯粹过来捣蛋。

    丁学羲和他点了下头,两人二话不说转移阵地。

    方见尘又提枪跟上。

    于洋转过身问:“教官,你跟着我们做什么?”

    “增加一下你们这些人的狩猎难度,防止行业垄断。”方见尘指了指他们拖在后面的一连串动物,说道:“给其他学生留条活路吧。”

    于洋说:“我们凭本事打的猎物。”

    方见尘问:“你们队伍的其他人呢?”

    于洋:“不知道。”

    方见尘:“你们这是干嘛?这也能叫队伍?”

    两人都不是很高兴。

    方见尘看了他们一会儿,又重新转身离去。怕自己逼得太紧,让这两个直接暴起反抗。

    “都很有个性啊你的学生。”方见尘对着通讯器道,“我刚刚跟着地图追了几个,基本没有成型的队伍。要么干脆重新组合回原搭档进行狩猎,要么直接分散队伍各自为政。烈滴很。”

    连胜说:“准确来说,他们其实已经有自己的想法。认为跟合适的人进行搭档,可以有更高的效率,所以选择了自己最舒服的方式进行执行。”

    鲁明远插话道:“再准确来说,比起陌生而实力不对等的合作伙伴,在这种极端劣势的情况下,他们选择的最舒服的方法,也是能让自己脱离困境最快捷的方法。”

    连胜悠闲坐在原位扇风:“没毛病哈。但世上没有永远舒服的事情,他们将来不会只跟自己的朋友合作。更多时候,需要搭配各种你陌生,且来自不同部队,实力各异擅长区域各不相同的同伴。不明白混搭的乐趣,他们怎么能进步呢?”

    方见尘:“那我再去霍霍。告诉他们集齐四个固定队员就可以解锁教官的骚扰。”

    连胜:“……朋友别闹了朋友。让他们继续浪。总有被晒开的一天。”

    因为新增了一条规则,最后的狩猎结果非常感人。

    中午之前就完成任务的队员比往年少了不少,他们开始变得更加谨慎。

    最终除却部分学生享受到了饱腹的待遇,其余人只能去救助点领取寡淡无味的馒头,就着稀饭吃晚饭。

    但大三单兵作战系,这群学生的成绩意外的不错,最起码的,可以保留一只猎物。那一只猎物,也就是他们的尊严。仿佛是抗议般的,向连胜表示他们的骄傲。

    但连胜一点表情也没有。

    之后的夜间陪跑,体能训练,以及障碍训练,有条不紊地展开。

    连胜虽然没有陪跑,但众人知道她会在什么地方观察着他们,也是怕了,所以没敢再偷懒。

    连胜依旧专门盯着几位,给他们找出各种理由,逼迫他们进行额外训练。

    知道反抗没有用,但不代表他们会乐意接受。

    这种方式又一次激发出了学生们对她的怒气,先前因为射击技巧而积攒的人气,不到一个晚上,就晃荡殆尽,测漏完毕。

    鲁明远跟周师锐,铺开大数据。

    鲁明远负责分析狩猎战的结果,周师锐负责分析个人积分战的结果。

    其实从数据上来看,两次大型活动都有着很相似的地方。那就是学生间的交集。

    个人积分战,互相击杀获取积分跟子弹,在大环境的逼迫下,也很适合进行互利双赢的组队合作。对于原本就有经验的队伍来说,有着先天的优势。

    没有教官的干扰,丁学羲跟于洋也确实没让他们失望,率领的两支队伍一吐先前郁气,成绩遥遥领先。

    从团队作战能力来看,能明显看出,他们受过专业化的指点。

    而之后的教官积分赛,才是重头中的重头。

    甚至在个人积分赛结束的当天晚上,整个营地都感受到了来自单兵作战系群众的兴奋之情。

    难以压抑,无须隐藏!

    连胜深夜两点过去巡查,还有学生瞪着眼,醒着在说悄悄话。他们在商量着明天应该如果拦截连胜,并集结群众之力对她进行围剿。

    众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卧靠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了!”

    连胜还是挺感动的,果然有了共同的阶级敌人,群众就能体会到团结的可贵。

    第二天连胜集合的时候,这群人依旧保持着亢奋的精神状态,一点萎靡的气息也看不见。

    连胜抖着腿站在他们面前:“很激动啊你们。”

    众人保持军姿不动摇。

    男生举手喊道:“报告!”

    连胜:“说。”

    男生:“教官你会参加的吧?积分赛。”

    连胜说:“当然。我不仅会参加,我还会优先选择去淘汰你们。”

    众生表示不屑一顾。

    一整个班对付一个人,还怕拿不下她?接连几天受到的非人道对待,必须都要在这次的反击战中拿回来。

    教官对抗赛,山上人数固定,学生是依次进入对抗区。

    早上七点,连胜等人作为先批部队进入山区。

    考虑到后续可接替性,同时保留一部分内部人员在山底下搜集信息,连胜暂时将方见尘跟鲁明远留在下面。季班不适合爬山这项运动所以没有参加,在下面做全职保姆。随后领着其余四位队友上山。

    之后则是学生抽签,先批的两百人也依次上山。

    虽说几人决定合作,但关于合作内容,他们没有一起行动的打算。更多的还是对连胜位置的探查通气。

    上山顺序是分散的,无法排除各种意外的发生,为了第一时间获取教官动态,他们需要足够多的人,这才是他们的主要目的。

    即便是教官,在对抗赛也不能使用光脑。

    周师锐事先约定了地方,找了个视野相对开阔的目标点,等待其余几名人汇合。

    好在他们都不是什么很严重的路痴,对演习这一块地更是熟悉。很快就平安地聚到一起。

    连胜借由狙击^枪上的目镜,观察远处各种人群。

    就现在看来,这群学生对于隐藏身形还不是非常在行。她观察到了不少人,但是都没有进行射击,而是记下了他们的位置,又去搜寻另外一群人。

    “很久没有这种激动人心的时刻了。”连胜说,“想到要被集火,我就特别害怕。”

    众人:“……”

    怕不是会信了她的邪。

    连胜拍了拍裤兜:“三十枚子弹,目标刷个二十五人好了。”

    周师锐将自己的子弹也递过去,自己留了十发,说道:“现在是五十枚了。”

    连胜接过,说道:“很好很好。我的目标太明显,而敌军人数优势太大。同时我们子弹数量不足,为了防止在群攻的时候被误伤,我觉得我们需要请一点外援。”

    程泽说:“……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

    “我当时好像不跟你们一个队。”周师锐说,“再回忆一下,你们那时候到底做了什么?”

    那事情想起来就很遥远了,反正是连胜初次大展手脚,并给在教官们心口留下不可磨灭伤痕的一次指挥。

    程泽拍腿道:“就是先用教官坑了学生,然后让学生跟教官互坑,拿了人头顺便枪了他们物资的事情。”

    连胜舔舔嘴唇:“那面包是真甜,都腻了。”

    几人附议点头。

    周师锐:“……”

    听起来就很波澜壮阔。只知道当时教官对着他们感慨暗讽了好几个晚上,但并不知道具体细节。

    程泽问:“那这次你也想用其他教官去吸引学生的火力?”

    “别闹朋友。”连胜说,“之前我们的目标是教官,跟其他学生间也是竞争关系,互相坑一坑也就算了。现在我们又不需要刷分,坑教官干什么?容易伤害彼此间的深厚友谊。”

    人的利益是随着立场改变而改变的。

    连胜抱着枪道:“这一次我们的对手是清晰而固定的,就是所有的学生。单兵系的学生为重点关照对象。他们有足够的实力,目标是不可动摇的,那就是击杀教官。可以对于其他的学生,却不一定。学生间的矛盾我们完全可以有效利用一下。”

    连胜朝上方指了指,示意道:“先去拉拢我们的第一位伙伴,然后让他过去进行交涉,更加安全可靠。”

    就是先前学生过去藏匿的地点。

    “程泽你去,我不好刷脸。”连胜说,“不知道对方是谁,可能会达成同归于尽的成就。”

    程泽:“你还是有点自知自明的。”

    这仇恨拉得真是妥妥的。

    五人终于开始行动。

    他们沿途在山上搜寻学生的踪迹,然后进行围剿。

    学生们从不同的方向,按照不同的顺序进来,无法快速汇合。所以在比赛初期,难以出现什么大型团队。

    他们很快找到了一个三人小队,并强行镇压了两位奋起反抗的学生。

    还剩最后一个人的时候,程泽将枪和脸都露了出来。连胜从暗处打在那人的枪身上,掩护他走出去。

    那学生手劲够大端得很稳,歪了一下但并没有松开。

    程泽挥了下手,示意他别动,把枪放下。

    那学生发现自己跑不掉,已经没有多少反抗的心思,对于当下的情况很是茫然。最终听从他的话,将武器放下,同时两手举过头顶。

    程泽笑道:“代表组织,过来跟你聊聊。”

    “……”

    教官过来接“尸体”们下山,同时郑重其事地提醒他们:“‘死’掉之后的事情,你们是不知道的,明白吗?下山之后不能乱说明白吗?”

    众生很是无语地点头。

    丁学羲抽到的号码是两百出头,他很快就上山了。

    于洋抽到的是四百多,这次活动进展很慢,一直到了中午,依旧没有上去。

    山下等候的学生们,询问了一些下山来的群众,但始终没有得到跟连胜相关的信息,众人都很震惊。

    单兵系的学生们纷纷猜测:“教官的反侦察水平那么厉害?”

    “不,他们没有看见,不代表她没有出现过。她之前展示的射击水准那么厉害,猜测她应该是个狙击手,那么一切就说得过去了。”另外一名学生说,“狙击手都是在暗处进行攻击的,而且教官应该会有帮手,这些‘阵亡’的学生,找不到她的踪迹才是正常。”

    “可是被教官攻击的人有那么多,我们现在也没办法确认。说好了在教官出没地附近集合,现在怎么办?”

    于洋在去不去吃饭之间犹豫了一下。他的号码被卡在这里很尴尬,无法把控山上的进程,不方便离开。但一直穿着防弹衣,又热又沉,也很不舒服。谁知道之后的发展会是怎么样的。

    被淘汰的学生中,并没有他的固定队员。

    虽然这样不方便询问山上信息,但他也确实松了口气。等他上去,可以有更精密的安排。

    他单手提着头盔,走到数据统计处想查看目前的情况。

    几乎就在他单脚跨过去的时候,那边传来阵阵喧哗。

    原先还在停滞的数据,开始飞速跳动。即使没有视频,也能从数据中清晰看出,学生间开始火拼,直接淘汰了一部分人群。

    这一幕如果出现在个人积分赛,那是很正常的,团队间任何时候相遇都有可能产生冲突。但是忽然出现在教官对抗赛,就是很不正常的。

    从早上开赛到现在,学生已经陆续下来了近两百个,但教官只被淘汰了二十几名,其中还大部分是负责后勤的非训练教官。这种情况下不适合学生间发生内部争斗,相信他们自己心里也有数。

    于洋挤进去看了一眼,从一连串被淘汰的人名之中,发现几个熟悉的名字。顿时牙疼。

    他们不可能会这样冲动,这不符合常理。

    他还在愣神,广播又开始播报他的号码,让他去山脚集合,准备上山。

    没多久,被领下来的“尸体”们,也从山上下来。

    准备上山替补的学生团还在排队,就听见一群人骂骂咧咧地互相指责。

    其中还有两个于洋的队友。

    “卧靠!卧靠你们搞毛啊!有毛病没有?这种时候是好玩的吗?”

    “教官是绝对的敌人,这都能搞错?你们平时都在干什么!”

    “小亮说服我来的。”

    “我也是。”

    “我不是,我是跟着前面的勇士一起过来的。”

    于洋脚步停住,想要听一听。负责带他们上山的教官很贴心地站在原地,让他们先了解这边的状况。

    那边一群人说得很乱,但从互相推诿责任的说明中,还是描述出了相关的事实。

    那是第一个上钩的学生。

    程泽照着连胜的意思,站到他面前,问道:“哪个队伍的?”

    学生懵了一下,小心道:“这个活动还可以刷脸吗?”

    程泽一本正经说:“当然。不过刷的是你们教官的脸。”

    那学生立马道:“我是十六连队的!”

    程泽:“我现在可以一枪淘汰了你,但是我没有,明白我的意思吗?”

    学生点头:“我明白。”

    教官只有三十发子弹,且和学生的子弹不通用。他们互相间都是合作伙伴,不可能去抢夺友军的子弹。

    分析清楚他们的劣势,那么对于他们此刻的用意也就不奇怪了。

    只是历来,没有教官干过勾结学生这种事情,所以那学生一时间很是凌乱。

    程泽说:“我们是很讲道理的,教官的主要目的,是让你们学会如何进行作战,那么首要的,就是确认自己的敌人。”

    学生:“敌人?”

    程泽:“教官的数量是固定的,而学生是占有人数优势的。所以你们之间毋庸置疑也存在着一定的竞争压力。根据队伍的组合,强者越强弱者越弱,多数人到比赛结束,都拿不到一两分,甚至体会不到任何比赛的乐趣。现在你的队友已经退场了,你要一个人在这个竞技场上活下去,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更像是一个行动的子弹库,明白我的意思吗?”

    学生点头:“明白。”

    程泽照着通讯里的声音继续说道:“看你的身形和反应速度,我想你应该就属于零分下场的那种类型。”

    “……”学生悲痛地低下头,“偶尔也不是的。能捡个漏。”

    “没关系。”程泽笑了一下,“你们的敌人并不是教官明白吗?因为比教官更危险的,是急需子弹储备的那些优等生们。做炮灰不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反抗才是。教官年年一换,但卡在你们头上的那些学生,年年都在,他们不是更讨厌的人吗。”

    程泽说:“靠实力强攻,我坦白说,你并不容易得到机会。但其实你们想要在我们身上拿到人头数,有着简单又便捷的方法,那就是听从我们的安排。如果你能帮助我们拿下十个学生人头,我们就送你一个。”

    “……真的假的?”那男生将信将疑地说了一句,又低下头道:“可是我也杀不了十个兄弟啊。”

    “当然是真的。”程泽说,“不一定要你一个人,你可以去找朋友,或者说服其他学生。如果你同意我们的建议,我现在就可以送你一点积分。”

    那学生闻言猛得抬头,目光灼灼看向程泽。

    然后他举枪,在程泽身上拿到了第一点积分。

    教官并不会受击一次就死,程泽问:“激动吗?”

    那学生拼命点头。

    程泽:“活动就是要好玩,这样不是更有意思?我们会小心跟在你的后面,从现在开始听从我们的指示,明白吗?”

    “卧靠!”

    于洋的队友看见了于洋,指着其中几人控诉道:“太特么的坑了!我们在山上猥琐地躲了四个多小时找教官,屁都没发现。结果这几个货就出来,告诉我们有教官的消息,我们三十几个人啊,三十几个都跟他们去了。靠!他们就和教官倒戈来打我们!教官见势不对先跑,留下我们一群人内部火拼,拼个屁啊!”

    众人听完,感觉世界都崩裂了。又开始争吵起来。

    “不是,为什么教官可以蛊惑学生!这不合规则吧?”

    “这是教官对抗赛,是吧?”

    “凭毛我们就不能打?高兴怎么打就怎么打。”

    “规则里确实没说不允许啊!大家就按照自己的意愿打活动嘛,我们又不是队友。”

    “你们要是厉害,也可以反向去蛊惑教官啊。”

    “这怎么可能?开玩笑呢?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难度好吗?谁能策反教官?”

    “你们别说。”领队教官淡淡道,“还真有过。一个传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