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章 番外二·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33章 番外二·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连胜就站在于洋的前面看着她。

    于洋憋着口气, 认命地开始做俯卧撑。

    连寻很自觉地在上面帮他数数, 时不时蹬蹬腿,表示他自己坐得很舒服。

    “一、二、三……十一,十二, 十三……二十九, 十一……”

    旁边的人听着觉得不对,歪头看了眼于洋,又歪头看眼连胜。鉴于不大喜欢连胜这个人,所以暂时没有出声。

    于洋额头青筋暴起,没有打断也没有提醒,继续受训。

    连寻同志一直乐此不疲地在十跟三十之间徘徊, 偶尔也能够蹦到三十, 但很快就掉下来了。

    如此明显的干扰和诬陷行为,连胜没有打断, 时间久了,众生就没放在心上。

    肯定是有其他人在计数的, 否则不是欺负人吗?世上有这么无耻的教官吗?

    事实证明还是有的。

    连胜玩了会儿光脑,像是才回神的样子, 问道:“几个了?”

    连寻大声抢答道:“二十六!”

    众人一口老血喷出, 心底先为于洋送去了无限的同情。又红着脖子,仰头去看连胜的表情。

    “二十六啊。”连胜意味深长道, “于洋同志臂力不好吗?现在才二十六。我对你是很抱希望的, 加把力了要。”

    这简直不是一句艹可以形容的。

    于洋跟旁边几人都一副震惊而仇视的目光盯向了她。

    于洋直接停了下来, 盯着连胜道:“你是故意的吧?”

    连胜:“你什么意思啊?”

    于洋正想吼出声, 连胜又接着说:“我还不能故意怎么的?”

    于洋剩下的话被自己的“卧槽”给憋了回去。众生大概是生出一股兔死狐悲的同理感,也暂时停了下来,集体看着连胜。

    连胜跺了跺脚,说道:“我不是说了吗?在这里,教官说的话,就是规矩。也就是说,你们的训练计划,我说了算。”

    一学生不屑哼道:“那就是不讲道理了呗?”

    “请你告诉我什么是道理?”连胜偏向说话的学生,“是谁先在训练的时候偷懒,投机取巧,怎么的?帮谁呢?来集训这点准备没做好吗?你们还是新生吗?既然你们没有自制力,所以现在我在帮你们加深印象。另外,从一开始你们对教官产生的任何不尊重情绪,已经足够解释我过去、现在,以及将来会对你们做出的任何不合理要求。明白了吗?”

    学生怒道:“你就是承认你公报私仇嘛。”

    连胜不温不火地看着他:“那你就是承认你自己犯了错误嘛。”

    他们这边唇枪舌剑,“嘀嘀嘀……”连寻很有套路的举起手道,“关机清零了!”

    他拍了拍于洋的背,说道:“我要从一开始数了。”

    连胜鼓掌道:“这么聪明,还知道清零啊。很好嘛,督促一下同学,清零真是个不错的办法。偷过懒的训练毫无意义。”

    于洋黑着脸,直接弓着背起身。将连寻从身上放下来,然后干脆地坐到地上活动手臂。

    连胜挠了挠眉骨,说道:“他不行了那就下一个,丁学羲。你休息很久了吧?”

    连胜推了把连寻:“好好数啊弟,姐姐看好你的。”

    这话的意思摆明了就是,今天丁学羲跟于洋的惩罚任务不可能完成。

    几人闻言,眼神中的愤怒越发浓烈。

    他们很想下一句话霸气地撂出个“老子们走!”的豪言壮语,以表示对这变态的控诉。但这样是不行的。这会让他们的履历沾上污点,真正倒霉的是他们,而眼前这个人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估计还会很高兴。

    连胜那高高在上的表情,极大地刺激了他们的心脏。仿佛他们的骄傲和自尊被这人碾碎,还嫌不够,要多踩两脚。

    另一学生站了起来说:“我要投诉你!为什么我们联盟大学会请你这样的人过来做教官?一点师德都没有,纯粹就是为了过来发泄你那无处安放的更年期吧?”

    周围一片都安静了。

    旁边几位教官以一副难言的表情看向那位学生,然后摇了摇头。

    连寻很直白地说:“你不好了。你完了。快跑。”

    那学生说完自己也后悔了,觉得这话对女性的恶意太大,但那并不是他的本意。他对于能在军部立足的女性持以尊重,可生起气来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嘲讽的词语直接脱口而出。

    听到连寻奶声奶气的声音之后,又掐灭了道歉的念头。就算女兵值得尊重,眼前这人也绝对只是颗老鼠屎。

    “尽管,请。”连胜两手插兜,随意道:“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就算投诉我,在结果出来之前,你也得给我安分地受罚。”

    隔壁的周师锐自觉地将那名□□传给了连胜。

    连胜抬起来扫了一眼,嘴角出现一个很不屑的笑容,说道:“我是很想罚你翻个一倍的量,但是从你的往日成绩来看,你很可能连现有的惩罚可能都完成不了,所以还是算了,你运气好。”

    那学生脸色憋红,因为自己的“好运气”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知道什么意思吗?”连胜同情地看着他说,“越是弱小的人,越是喜欢用自己的叫嚣,来表示自己的强大。因为他们除了吹嘘,没有其他可以表达自己存在感的方式。我现在可以明白你如此‘羸弱’的原因了。”

    连胜扫了眼众人,说道:“怎么样?要么现在滚,要么继续服从指令。我不勉强你们。丁学羲!趴下。”

    坐在旁边之前被叫停了的丁学羲犹豫片刻,还是趴到地上,摆好架势准备受罚。

    其余学生见他听命,心底还是有些忿忿。

    孟江武听见消息已经从里面跑出来,他没听到刚才学生惊天动地的发言,但对这状况也很头疼。过去骂道:“干什么?都什么态度?学校里面给你们太多自由就连一点组织纪律也不讲了?都给我站回去!回去!”

    在联盟大学官方的实战演习过程中,忤逆教官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学生们也并不想坚持。在孟江武的逼迫下半推半就地从了,重新开始俯卧撑。先掏出胸口的计步器看了一眼定定心神。

    他们计步器上的数字,明显跟他们真实中弹数不符,属于严重超值范围。想想申诉应该无果所以才憋下来了,如今想想于洋跟丁学羲的苦痛经历,真的,超标算个毛啊!好歹没给他们超个幼龄秤砣!

    鲁明远扭过脸,看着面前的一众学生,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如果,如果你们遇到了隔壁的教官,一定要听话要乖巧明白吗?千万不要惹她,千万千万不要。”鲁明远摇着头,对自己关爱的后辈们道:“如果你们也不听话,惹我生气,我就让他们过去跟她体验一把来自天堂的感觉。”

    众后辈齐齐打了个冷颤。

    鲁明远:“是不是很庆幸跟着我?”

    众生真诚点头。

    这是个好人啊!各种意义上的!

    鲁明远说:“跟着她能学到的东西很多的。”

    众生不置可否。

    不在变态下变强,就在变态下灭亡。他们现在并不想冒着死亡的代价去学习她身上的东西。

    连寻再次坐上丁学羲的背,并且开始数数。

    他故技重施,或许也是不想区别待人,从一开始数到二十九,然后熟练地一勾尾音,跳到了十一。

    旁边的人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着,大声喊道:“你看,他刚刚是二十九,现在就是十一了!这根本不公平!”

    连胜转了下视线,朝她弟弟点点下巴,问道:“二十九后面是多少?”

    连寻不假思索道:“三十。”

    连胜:“刚刚数到哪儿了?”

    连寻这小子贼鸡儿激灵,大声道:“十一!”

    连胜:“看,他很肯定地说十一啊。”

    众生真是要咬碎自己的银牙。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教官根本就是在耍他们。

    不,本身就知道是在耍他们的,但比他们想象的很无赖一点。一群单纯的大学生们,第一次见识到了社会人士的邪恶。

    于洋大概是休息了一会儿恢复了,根本没有搭理连胜。自己又在旁边趴下,独自开始训练。

    连胜表情没有丝毫变化。

    “你们很激动啊。明明是丁学羲跟于洋受罚,你们情绪这么亢奋做什么?”连胜换了个姿势,点头道:“嗯,看来你们关系很好,学生间团结是好事。我替你们发扬光大一下。那就所有人在原基础上再加五十个。”

    众生:“……”

    “那女人就是个神经病吧?!”

    一人摔了外套,转身坐到河滩边的石头上,气愤道:“各种挑毛病反正就是跟我们过不去!什么都不懂就管罚就好了,这样的人能做教官吗?这也叫师资队伍吗?走什么后门进来的呀?联盟大学什么时候也这么low了?”

    “我看她目的性很强,大人嘛,总是喜欢用所谓的特权,来彰显自己的权威,然后让其他人产生畏惧感,屈服于她的制度之下。”另外一名学生很是讽刺地说,“我看她不适合做一个军人,简直是屈才了。”

    另外一名学生走过来说:“她这样的训练强度我要表示抗议。这一次的演习教官是不是都有点问题?看隔壁的几个,明显没有经验。而且有两个男的一直坐在集合点没有动过,教官能一直坐着的吗?他们到底干嘛来着?”

    “刷刷政绩吧。”

    一群人阴谋论起来,越想越觉得合理,越说越觉得气愤。他们讨论出了大致的结果,想找几个权威人士来应和自己的观点,然后学生就可以集体对这次的教官安排表示抗议跟否决。

    随后他们将目光盯向于洋跟丁学羲两人。

    他们两个是大学单兵作战系里最核心的两个人,而且这次也是被教官整得最惨的两个人,照他们的脾气,没道理憋着。

    于洋坐在旁边,现在手臂和腰腹肌肉隐隐作痛。反正参照连寻的数数方式,他这辈子都没完成任务的可能,所以后来就自己放弃了。

    几人朝他们靠近,问道:“于洋,丁学羲,你俩到底什么态度啊?”

    丁学羲拿过旁边的脸盆,没有回答。他也很累了,不想参与这些无价值的讨论。绕过他们准备去洗澡。

    男生在他后面气闷道:“诶?不是我说你俩憋个屁出来行不?大家伙儿都气疯了,你们两个今天是怎么了?改行做好学生啦?”

    丁学羲撇嘴,转过头看着他们说:“想过没有,一个教官,跟你们素不相识,故意来这里为难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几人愣了一下,说道:“谁知道她呀?”

    丁学羲叹了口气,摇头说:“她都可以叫出我跟于洋的名字,还故意针对我们进行加训,说明她了解过我们,是故意接的我们单兵系做教官。你还觉得她的行动是莫名其妙,毫无意义吗?今天我中弹的数量远没有。。多,但是最后接到的数字却比。。多了一倍,说明什么?中弹几次根本就是个借口,训练计划是她一早就根据我们每个人情况安排好的。”

    丁学羲带着丝失望的语气道:“气疯了,你们气什么?被随意一激脑子就不好转了?能不能好好想想?省点体力吧,别在人家面前丢脸闹笑话。”

    男生说:“可是她安排给我们的任务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啊。”

    丁学羲不耐咋舌:“那你说,这说明了什么?”

    男生瞬间黑了脸。

    说明了什么?说明他们都没达到教官的预期。

    众人吃瘪。又看向于洋。但这时候语气已经软了很多。询问道:“于洋,你怎么看?”

    于洋站了起来,也准备去洗澡,低声说道:“你们自己数数身上中了几弹。我们有几个人,对方就一个还抱着她弟弟,在山上不停追击我们。三个小时,后期我们已经有防备地进行了躲避举动,对方根本受到影响,就问你们做得到吗?”

    众人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次彻底黑脸了。

    “早点休息吧,别想太多了。我看以后的日子也不会太好过。”于洋说,“这次联盟大学实战演习会忽然提早,一定是有原因的。还是好好训练吧。”

    集合基地旁边的宿舍里。

    连胜搬了张椅子,坐到连寻的面前,正对着他,说道:“这不行啊,你这把年纪了不能不会数数啊。”

    连寻眨着眼说:“我会的姐姐。”

    连胜:“二十九往上数,给我听听。”

    “三十,三十一,三十二……八十九,八十八……”连寻慢慢往上数,连胜已经在旁边玩光脑了。他爬过去说:“姐姐,我数到后面你就知道我会了。我很聪明,九九表我都会了。”

    连胜说:“那整人挺好玩的哈。”

    “我怕他们很快就做完了。”连寻说,“我们老师给我们数数就是这样的,妈妈喂我吃饭最后三口也是这样的。他们都拿我当笨蛋。”

    连胜放下光脑,挑眉看着他说:“原来不是吗?”

    连寻对于连胜这个的看法很不高兴,直接离开她爬到床尾,然后就不理她了。

    他不能理解对于自己的好意连胜居然没有抱着他表示感谢跟亲亲。

    都太坏了!

    第二天早上连胜来到集合场地,整个班的人都已经在原地排好队。

    连胜问:“昨天都休息的怎么样?”

    没人回答。

    连胜说:“反正我挺开心的。想想你们的样子我就挺开心的。”

    众人没有对她的挑衅做出反应。

    连胜也没有在意。她迈出一步,说道:“怎么样,今天的安排我相信大家都清楚,射击训练。九点开始。现在开始跟你们说一下额外的规则。”

    连胜踱了两步道:“所有没有完成昨天惩罚任务的,今天都要都要在手臂上缠上负重来进行射击。你们和隔壁班基本是全军覆没了。所以待会儿自觉点领着号码牌过去领取沙袋。”

    “射击的时候戴沙袋?”学生已经告诫自己控制情绪,可还是忍不住激动道:“射击本来就是一个需要精神力高度集中,手臂稳、不能颤抖的训练,戴上沙袋还怎么扛枪啊?而且训练臂力也不适合在这种时候,用这样的方式。”

    “你是在跟我讨论合理性?”连胜歪了下脑袋说,“选择什么类型的枪支是你们的自由。但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真正行动的时候,身上携带的负重,绝对比几个沙袋要多得多。无论是手臂上,还是腰腹上。而且就算是一名狙击手,也不意味着你站在原地就足够了,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你要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等你有机会举起你的武器的时候,你的体力可能已经告罄,你的肌肉已经被拉伤,你的手指在不住的颤抖。那种状态比你戴着沙袋的情况还要糟糕一百倍。你要怎么握住你的枪支,远远击中你的敌人?”

    连胜围着他们走了一遍,嗤笑道:“靠意念?靠循序渐进的经验?以为自己还很年轻吗?能给你们潇洒的时间可不多,还是你们想做一辈子的小兵?”

    连胜:“而且别忘了,你们这是惩罚,惩罚心里没数吗,需不需要我提醒你们一下昨天未尽的事业?”

    众生最后还是选择了闭嘴。

    连胜转身,带着他们来到领取设备的地方。

    季班抱着连寻坐在桌子后面听歌,见他们过来,指了指旁边,示意他们自取。

    众学生不情愿地将护腕式的沙袋戴到手上,再试着将手臂抬过胸前,估算着加上枪支的重量,顿时脸色发黑。

    这是一项团队任务,如果他们戴了沙袋,而其他连队的学生都没有,可想而知他们将面对怎样的劣势。

    众人都开始跟周边的朋友谋划携带枪支的安排,并进行相关战略部署。

    他们自己的队友都是自己熟悉的人,或许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了的。连胜并没有吱声。

    一学生走上前问:“我可以试试吗?”

    季班表示随意。

    那学生从装武器的木箱里,选了一把小巧的手^枪,试图减轻手臂的负担。然后对准前方的靶子,进行瞄准射击。

    并不简单,甚至比他相信的难多了。

    手臂受到一股陌生的拖累,直观地影响了枪口的准度,因为他无法用自己的另外一只手去稳住自己的枪身。

    因为晃动,他用了更长的时间去瞄准,高抬的手给他的手臂增加了更大的负累。

    半途那名学生皱眉放下手,然后叹了口气。甩了甩手臂,才重新进行射击。

    第二次他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而是选择快攻。抖就抖吧,也许就抖进红心了呢?

    六环。

    从用时跟他往日的成绩来看,太糟糕了。

    就听旁边一人淡淡道:“不堪入目。”

    众人集体看向她,鼻腔里发出一声闷哼。

    “手^枪虽然体积轻便,但从瞄准度来讲,并不如狙击^枪稳定。”连胜说,“提醒你们一下,如果觉得手臂疲惫,可以进行速战速决,提升一下你们的快速射击能力。质不行,就从量取胜好了。反正你们不管瞄多长时间,也不一定能射的准。”

    众人深感打脸。

    一男生说道:“如果你可以的话,你的成绩又怎么样?”

    连胜定定看了他一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呵呵道:“想看我演示?你可以直接说啊。”

    她挥了挥手,示意这群人都给让开。然后从桌子的篮子里随意拿了个沙袋绑到手腕上,接过刚才那名学生的枪支。

    连寻伸出他的小手,露出里面两颗子弹,然后仰头看着连胜。

    连胜摸了摸他的脑袋,示意他把耳朵捂上。

    季班包着他的小手捂在耳朵边上,连胜已经装弹完毕,直接抬枪一射。

    众人一眨眼,就发现前方的纸质靶子红心上,多出了一个小孔。

    连胜转了下枪,又重新射了一发。

    因为橡胶弹的速度并不快,这次他们是亲眼看见那子弹如何笔直地射中红心的。

    现场一时非常安静。

    连胜唏嘘道:“这一幕真是似曾相识。你们都不会换点新的花样吗?”

    众人看着连胜,久久没回过神。

    连胜接着拆下右手的沙袋,换到左手上。不禁绑了上去,还多加了两个。她本来想再加两个的,被季班一脸无语地按住了。于是不想欺负他们得太过分,就此作罢。

    连胜转身朝他们示意:“我不仅可以,我还可以让你们一只右手。”

    她过去拿了一把沉重的狙击^枪,右手勾住枪托稳定,左手瞄准进行射击。

    于洋跟丁学羲才想起来去盯着她的手,才发现她的手臂几乎没有抖动,仿佛那些负重不过是些纸片贴在她的手腕上,对她构不成任何威胁。

    有几人闭上眼睛不忍再看,但他们从周围那令人窒息的沉默中,依旧还是明白发生了什么。

    心何止是在滴血,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世界了。

    连胜放下枪支,淡淡说道:“知道你们跟真正的军人之间有多大的差距吗?所以我昨天说什么来着?弱小的人,甚至会来自己弱小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没有人反驳。

    连胜往前走了一步,学生们集体默契地退了一步,跟她保持着绝对的距离。

    连胜:“……”

    “怎么,现在害怕了?”连胜笑了一下,“昨天说我是来发泄更年期……什么来着呢,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那名男生几乎就要给她跪了,他勇敢自首道:“我错了教官,我昨天就是放屁,你别理我了教官。”

    连胜说:“放心,我这人也就一般记仇。但是这并不影响我对你们的看法,你们太懈怠了,自大而不自知。”

    他们做不到她这样的水平,所以对她的嘲讽表示承受。实力代表了一切,既然技不如人,就没必要占口头便宜。

    “继续选枪吧。”连胜说,“念在你们是初犯,我可以原谅你们一次,但是我不允许你们再次对我提出质疑,或者出言不逊,否则我会直接将你们请离训练基地。当然我是很欢迎你们来找我挑战的,如果能赢我,我很乐意接受你们的提议。”

    众生依次上前领取装备。他们对于选枪还是很迷惘,季班为了节省时间,让连寻直接给拿不定注意的几位抓了个结果。

    连胜站在队伍的最后排,等待他们最终结果。

    一男生吞了口唾沫,凑到连胜旁边,小声问道:“教……教官,那个你,贵姓啊?”

    他的声音不大,但这个问题很突兀,直接问在了这群学生的心尖上。所以话一出口,旁边的人集体将视线对准了他,目光放着灼灼的光芒。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他们心底闪过某个念头,但是很快就被他们否决了。因为远征军没那么多空闲时间,而这一次的演习又明显安排得很仓促。

    而且如果真的是远征军的几位大佬前来,联盟大学的宣传估计都已经打得满天飞了,生怕全世界的人民不知道,怎么可能这么低调?

    军部里女性虽然少,但并不是没有,尤其是远征军里,前几年。

    出色的军人还是有的,看连胜的年纪,应该是已经退役,或者等待选配的人手。对远征军来说,后者不大可能。但能被联盟大学特意选过来的,应该也是一名非常优秀的士兵了。

    重要的是,没听说连胜有弟弟啊。

    她爸爸都牺牲好多年了,母亲没听说再嫁,那这个带着的弟弟是哪里冒出来的生物?

    连胜说:“嗯,敝姓连。”

    众人心猛得跳了一下。

    连胜鼓励般地点头。

    众学生顿时当头被打了一棍,感觉脑子都不够用了。木然地眨眼,消化这个惊天的消息。

    丁学羲和于洋也是一脸错愕,仿佛受惊不小,将各种可能过了一遍,然后开始怀疑人生。

    连胜接着说:“跟传说中的连胜同姓。”

    还同名同血脉。

    众人的那颗心却是晃荡后又重新落了回去。

    安全着陆。

    大起大落,说不清楚是惊是喜,受激不小,感觉有些难以接受。

    学生又问:“那您以前是远征军的成员吗?”

    连胜含糊其辞道:“曾经也做过预备役,开过各种二手机甲。”

    后来转正了,还有了专属机甲。

    季班在旁边低下头,举着根手指在光脑上戳,引导连寻打游戏。

    众生却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远征军的预备役,也就是距离远征军最近的距离。那她的实力简直毋庸置疑了,他们之前的态度是一种怎样的不尊重。

    连胜摇头感慨道:“我这点水平,还是不够看。当然你们这点水平更不够看,而你们却一直保留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自信。”

    连胜问,“好奇心都满足了没有?还有问题没有?”

    众人还在反省自我,又听连胜说:“那么现在开始来分组?”

    众生慢了一拍才反应过来:“分什么?分组?”

    连胜没有迟疑地拿出光脑说:“现在开始念组别,之后几天所有的活动,你们将全部参照以上分组来进行。”

    她一个一个念过去,越念到后面,学生们越是震惊,再就是不爽。

    所以固定的组合,全部被拆散了。尤其是丁学羲跟于洋的队伍。基本采取的是优等生绑定吊车尾的组合形式,其中几个队伍,组员之间平时根本没有交集。结果出来以后,团队里的气压开始降低。

    最匪夷所思的,大概就是于洋跟丁学羲的组合。

    他们两个,配上平时最沉默寡言的两个,组成了一个四人小队。

    这个组合真的是相当惹眼了。

    连胜念完名字,又说道:“狩猎行动,我记得以前是以团队行动的。也就是一名队员捕获的猎物,可以由全队共享。那么现在要改个规则。积分计算照旧,但是,团队里能保留的猎物数量,以队伍里收获数量最少的队员决定。”

    “什么意思呢?假使队伍里四个人,打到的猎物数量分别是,十只,十只,十只,零只。那么抱歉,你们午饭能保留的猎物数量为最低的这位队员成绩,零。”连胜说,“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众生欲言又止。

    连胜笑道:“我知道你们,队友之间并不熟悉。如果不这样的话,你们会采取单独行动,无视整个团队,或者上山以后,继续组合回原本的队伍进行活动。那么现在我告诉你们,没有这样的好事。想要吃到午饭,就好好配合你的队友。认清楚谁,才是你的搭档。”

    几人咬牙。

    讨厌这个教官不是没有理由的,她的射击技术不影响这人的猥琐跟无耻。

    是这样的没错。这一定就是她在预备役的板凳上常年久坐的原因。

    丁学羲抬起头,说道:“教官,你这是想挑拨我们的内部关系吗?有些事情不必要强求,我们应该遵循效率最高的组合。就算是远征军内部也会有固定的组合搭档,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没必要玩这种过家家的游戏。”

    连胜耸肩:“那你也可以试试。是你们的脾气硬,还是我的要求硬。”

    连胜上前一步道:“我再重申一次,今后所有的团队任务,都将会以现在的队形进行活动。而距离结束,还有十三天的时间。如果我是你们,我会放弃无谓的反抗时间,先去软化自己的队友,思考应该怎样应对忽然改变的训练规则,获取自己的午饭。”

    “都是单兵作战系的选手,难道担心自己的队友在协助下还连一只猎物都射不到吗?如果你们就抱着看笑话的心态,只能说活该你们饿肚子。”连胜说,“我欣赏个人能力高的同学,但是在团队任务里,我不欣赏一位孤胆英雄。现在开始行动!过去装防弹装备!”

    众人相继过去领取衣服,并穿戴整齐。

    连胜不管他们,拉了把椅子在连寻旁边坐下。

    “你这么快就惹恼了他们。”季班说,“强行捆绑的方式没有用的,他们年纪大了,但可能还在叛逆期呢。”

    季班说:“而且就算没的吃午饭,他们还可以去医务室领营养液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