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番外一·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32章 番外一·连教官及她的小伙伴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新生的素质这种东西, 是很玄乎的。

    偶尔会出现有特别多熊孩子的一年, 偶尔也会出现有特别多尖子生的一年,偶尔会有让你生出一股社会无望的一年,再偶尔会出现三者合一的一年。

    联盟大学今年就是这样一种感觉。

    自从由军部主导的教育制改革推行之后, 中校对军校生素质要求年年拔高。但这并不意味着人才的人数增多了, 相反,优等生的选拔提前到了中校,导致他们这些的大学竞争变得尤为激烈起来。

    联盟大学毕竟不如一军和联军,是专业的军事化学校。

    前两年出了声名赫赫的六军小队,他们的风采至今活跃在联盟人民的心头。可那几位大佬都是出了名的低调,最初给联盟做做宣传, 喊喊口号以后, 就不经常露面了。

    联盟大学校方也不好意思拿学校宣传的事情总去骚扰他们,除却尊重, 还有一股不敢惹的心情在里面。

    乐极生悲吧,得意了最初的一段时间, 前几年的时候,一军跟联军那两所学校的校长, 为了抵抗联盟大学, 联合搞了一个招生宣传。在宣传会上请正在远征军服役的几位校友,拍了个宣传片。鼓励新生, 欢迎他们报考母校, 并承诺每期的实战演习过程中, 如果学生表现优秀, 他们会亲自前往参与指导。

    亲自前往参与指导!

    虽然也知道大概率可能就是结束后,请人过去颁个奖,握个手,然后拍拍屁股走人,可学生依旧抵挡不住那份诱惑。不能!

    有过实战经验的士兵,在他们心目中那是闪耀着光芒的。

    等联盟大学校方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中间几年学生素质断层特别严重。当然那种不大好是对比出来的。

    联盟大学的校长咬着手指委屈巴巴,觉得自己被排挤了,也觉得自己被欺负了。

    然后前年招纳进来的新生,忽然间就爆发了。

    那股爆发可以说有预兆也可以说没预兆。那批优秀学生,在高中时期就是一个特招小团体,他们之间关系特别牢靠。小小年纪,已经做好了今后要进一个军团,建同一支小队,并在,连·传奇·兵不血刃·百战百胜·胜,的队伍下面发光发热,的打算——所以他们选择了联盟大学。

    这群学生计划得非常完整。受过良好的训练,有着超龄的经验跟水准——当然也确实是——自身脾气有些桀骜不驯,能力又强,所以在学校中就成了比较独立的小团队。

    教官是不希望看见这样的事情的,当然会出手干涉。

    可他们越想要小海浪融入大海,小海浪越想翻腾起来彰显一下自己的存在,这搞事情的人就多了。

    联盟大学的教官们,觉得自己都能体会到那种一些白头的忧愁感。

    是真愁。

    明明只要动手就好的课程,现在要动摇,还是教不起他们。

    这次六军放假,连胜就跟小伙伴们一起回了二区。

    原本她想跟林冽同志一起呆着过过假期,顺便跟同志们出去放松一下,结果因为回来得突然,没有来得及通知她,林冽又要被外派出去做实验了。

    林冽见她回来,就把她弟弟托给她照管,没跟着带去研究所。

    那边的研究所无聊又枯燥,连寻又找不到适龄的小朋友。他很久见不到连胜,很想赖在她身边。

    林冽以前觉得自己照顾不好小孩,也不是一个成功的母亲,就没打过注意。

    但是自从连胜参军以后,她觉得有些寂寞,尤其是在同龄的同事都已经做上了第三代长辈,她觉得自己短时间内可能等不到那个进程,没催连胜,用连横的冷冻精子,去养育中心配了一个。

    她还年轻,家里又不缺钱,就算连胜不喜欢小孩子,也完全可以自己带大。

    连胜其实挺高兴的,看林冽整个人状态都放松起来了。

    这天连胜下午去幼儿园接她弟回来,小朋友很彪悍地在学校里打了一架,然后逃跑的时候,摔倒了。操作骚得一逼。

    连胜到的时候这货正在哭。

    不为自己欺压弱小而悲痛,为不能帅气逃脱而悔恨。

    老师以及学生家长都挺无语。

    都是幼儿园一霸,说好了不会打小报告的霸总人士。但连寻哭得莫名其妙,那位被挨打的同学在旁边反而显得很无措的样子。跟他们道了歉,把这家伙拎回家,然后给他喂食。

    连胜单手抱着他在给他煮面,连寻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连胜没听清。油烟机的吸风声太大,全是忽忽忽的。

    连胜凑过耳朵问道:“你说什么?”

    连寻在她脸侧亲了一下。

    连胜关了油烟机,又笑着问了一遍:“你刚才想跟我说什么?”

    连寻说:“我们老师今天说到你惹,你很厉害哦。”

    连胜将面倒到碗里,回道:“是的惹,我很厉害哦。”

    连寻挣扎了一下想下去,连胜看他生命力挺旺盛的样子,就给他放下去了。

    小家伙自己捧着碗,顶着张花脸,很自强不息地吃起来。

    连胜坐在他对面,问道:“那你跟他们说我了吗?”

    “我没有。我怕说了他们——”连寻吸了口气,一本正经道,“要吓尿了!”

    连胜简直哭笑不得:“……哟哟哟!还这么贴心呢你。”

    连寻那小样儿还挺得意。

    连胜拿手戳了戳他的脸:“谁教你说的话?没谱。”

    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我那么聪明,像妈妈一样。”

    连胜跟他笑了笑,等他吃完了把碗放到洗碗机里,过去披上一件夹克外套,然后两手插兜准备出门,想去散散步。

    旁边连寻从椅子上滑下来,要跟着她一起出去。

    她的光脑开着,里面孟江武正在跟她吐槽今年联盟大学的新生。

    这个曾经有点拽,有点嚣张的指挥系男生,自从步入了教职工的行业,整个人就变得啰啰嗦嗦的,而且这特点他还不自知。

    孟江武一开口就再也停不下来,怒道:“简直了好吗?都是一群大爷!我恨不得剃光了他们的毛溜出去当皮鞋踢。哎哟气得我哟我真的是……我以为我当年已经是指挥系一霸了……唔,我是说你来之前,在指挥系我确实是个能说得上话的。他们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不接受自己分组,哼,还不跟谁谁谁一组,他有的选吗?服从命令听指挥这点基本素质都不懂的吗?”

    连胜:“……这句话听着特别耳熟。真的,有人曾经似乎也这么跟我说过。”

    “什么?!”孟江武全当自己听不懂。举着杯子猛喝了口,又问道:“喂?我说你有在听我说话吗?”

    “我在听。”连胜说,“你打给我是为了这件事情?”

    “呸!是个啥!诶……我找你干啥来着?”孟江武的脑子被一群超龄熊孩子霸占,完全腾不出空。晃了晃以后彻底当机,又被完全格式化了,异常痛苦的纠结了片刻,又说道:“不重要。”

    连胜:“……”

    看来还健忘。

    连胜异常感慨道:“你上年纪了啊孟江武同学。”

    孟江武瞬间被点炸了,几乎要从位置上跳起来,怒道:“啊我呸!我还没到三十好吗?而立之年都没到!”

    连寻拽着她的裤腿,亦步亦趋跟在她的身后。

    连胜很低调,低调到她的名字和她的手臂比她的脸有名一万倍,一路上过来根本没人认得出她。

    孟江武被她一打岔,忽然又想起来,脑子重新正常了,说道:“是校方,是校方问我你有没有空,想让你拍一段vcr啊,或者随便什么鬼,动员一下。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也能去我们的实战演习的地方逛一逛。是这么回事儿。”

    他叹了口气:“我说你现在还在二十九区吗?什么时候放个假的?”

    连胜:“我现在就在放假。”

    “如果没空的话就算了,但是几秒钟的vcr,赏个脸吧,剪辑我们自己做也行……”孟江武,“啊?你说什么?”

    连胜:“我在二区,我在休假。我说你们的实战演习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孟江武打了个嗝,说道:“实战演习一般是开学前哈,还有三个月吧。”

    连胜说:“提到这个月,也许我能去帮你们练啊。”

    “真的假的!”孟江武猛得站了起来,缓了两口气说:“是这样的连胜同志,当年我也是彪悍的壮士一枚,但是最近办公室坐多了又被学生气得够呛现在心血管都不大好,你别跟我开玩笑。”

    连胜:“嗯。我说提到这个月我可以去。优秀他们也在放假啊,我估计他们也没空,问问他们去不去。”

    “问!”

    孟江武拍桌大喝一声,将连胜也给吓了一跳。

    孟江武简直要泪流满面,捏着光脑,整个人都要抖起来。

    刚刚还在吐槽那群小祖宗们,现在祖宗的祖宗马上就来了。

    上天还是厚待他的。

    “从遇见你,我就一直特别幸运,不断攀上人生巅峰。”孟江武简直快泪流满面,“胜啊,谢谢你。”

    连胜:“……”

    连胜说:“那你定好了什么时候啊,我看看行不行。”

    “绝对行,你把你有空的时间给我就行,我来给你们协调。时间随便你挑。”孟江武说,“我们一切安排随你,有什么特殊要求尽管提,随!便!提!”

    连胜说:“没什么,就是想见识一下你们的新生,缅怀一下自己的青葱岁月。”

    孟江武提醒道:“比如给自己的老同学,放个假,加个薪什么的,让他们多多关注一下留校的精英人士之类的。”

    连胜:“……”

    理他有鬼的。

    连寻在旁边蹬脚请求:“我也去我也去!姐姐抱抱我!我爱你的。”

    连胜把他抱起来说:“去去去。”

    连胜把他们的放假日期发给了孟江武,然后又在群里发了个消息,问问他们参加不参加。

    一群人迅速露出邪恶的獠牙,蠢蠢欲动的样子无法掩饰。

    方见尘:“霍霍新生?我去啊!怎么还会有这样的好机会!”

    季班:“我也可以去的吗?但是我不开机甲啊。我可以去看你们霍霍新生吗?”

    程泽:“哟,我听说今年的大三生特别叼,今年的军校大二生也挺厉害的。我们是去训哪个部哪个级?”

    周师锐:“一起去的话,全校都够训了。”

    鲁明远:“你们……过分了啊。”

    方见尘:“……我们还什么都没做呢。”

    叶步青:“能想得到你的尿性。”

    赵卓荦:“联盟大学的请求?说起来我们都没参加毕业试。”

    程泽:“蹂^躏新兵啊……想想就……很不错啊。”

    方见尘:“还没去已经感受到当年那些教官的乐趣了。”

    季班:“我想去!”

    赵卓荦:“可以去,反正也没事。”

    方见尘:“可以去,反正也没女朋友。”

    季班:“可以去,反正也没女朋友。”

    连胜:“……”

    程泽:“唉……这么多年了啊。”

    连胜:“那我约了。时间有点紧,就后天准备出发好了。”

    连胜把相关的数据发给孟江武。

    连寻正扒着她的肩膀在偷看她的光脑,见她回望过来,无辜地眨了眨他的大眼睛。

    孟江武拿着信息去找校长,校长跟他大眼瞪小眼,老久没回过神。

    孟江武问:“要对外公告吗?”

    校长迅速冷静下来,说道:“不行,不公告,现在公告就被别人知道了。到时候记者什么都来了,不仅影响演习,还容易惹人家不高兴。全视频跟监控拍全了,我们到时候主要集中在后期宣传。对内也不公告,学生的嘴巴不牢。对选出来的几位教官可以提前漏口风,我相信他们。”

    孟江武点头。

    校长不愧是个做大事情的人,冷静完后瞬间又兴奋起来:“太好了,现在才七月初,等集训完再做宣传,他们的志愿也还没填。这时间凑得太好,今年的新生应该都是我们的了!”

    孟江武:“我现在就过去安排。”

    孟江武去各个辅导员那边交代情况。

    当天联盟大学就公布了这件事情。

    学生们有些惊讶,因为这样假期时间也被跟着调了,他们问道:“实战演习的时间提前?为什么啊?那我们课还上吗?”

    “现在提前,以后再上。”辅导员说,“教官们在九月份有事,所以先把时间给改了。但是对你们的影响不大。”

    辅导员说:“我提醒你们,这一次是绝对强制性去的。不去的话,自己后悔自己担着吧。”

    学生说:“那也太匆忙了吧,我们没有准备啊!”

    辅导员:“匆忙那也是训练基地匆忙。是学校准备场地准备设备准备人员,你们带着自己的肉体过去就可以了。”

    学生问:“期末考试呢?”

    “学校会有安排再做通知。”辅导员拍着桌子道,“我说你们,瞎担心什么?学校会这样安排你们,你们去就好了。再次提醒一下,全部学员强制参加。就算你病了,拖着你的病体给我躺基地的医务室里,你也得给我到。”

    众生:“……”

    见鬼了这次。

    联盟校方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最饱满的热情,从上至下好了一切事情。校长也是第一次发现,原来教职工的工作效率是可以那么高的。

    他们打扫完了基地,并按照惯例在上半山区安装好了监控,去军部基地借调了足够的训练武器,然后额外请他们抽出几位教官,跟着前来安排演习事宜。

    说后天就后天,联盟想要亲自接他们过去,几人都婉拒了,显得他们太大牌,其实不完全必要。各自打了个出租就去了。

    连胜是早上八^九点到的,抱着她弟。当时方见尘涂得一脸漆黑,戴着个帽子,还画得花花绿绿的。

    “挺……有格调的啊。”连胜看着他说,“几天不见,都学会化妆了。”

    方见尘一挥手,程泽跟季班同样顶着一张同样被画了迷彩的脸走出来。

    “指不定人家认识我们呢?虽然是好多年前的证件照,已经严重不写实,但毕竟挂在校友名人堂里那么多年,眉眼中依旧留有我帅气的模样,所以先画个伪装。”方见尘说,“做一个普通的教官不好吗?不然玩起来多没意思。”

    连胜想了想,附议道:“有点道理哦。”

    于是中午,校长想要宴请几人吃饭的时候,他一个都没认出来。

    校长愣了一下,然后迅速反应过来,说道:“没关系,你们随便怎么安排。我觉得你们这安排很有深意啊,我非常赞同。”

    教导主任说:“替我们训训那群学生就最好了。”

    众人互相间客客气气地吃了顿饭。校长也没敢怠慢另外几名教官们。

    联盟大学还在上课,还是在期末的重要关头。管理层就是顺路过来看看,吃完饭之后,就又急匆匆的走了。

    之后孟江武给众教官介绍今年的新生情况:“主要是大三单兵系的学生。一是以丁学羲为首的一支队伍。二是以于洋为首的一支队伍,大二系也有。反正学生喜欢搞独立,就不是个好现象。还有指挥系的一名学生,被喻为黄金搭档的正副指挥组合。”

    他把要点说了一下。

    最主要的问题是两极分化,导致学生间的关系很松散,不够团结。倒不是某些人故意玩孤立,而是他们之间真的玩不到一起,一玩就容易闹矛盾。

    随后他又将各个教官需要负责的各个班级给安排下去,再把各自负责班级的学生状况,发到教官的们光脑上。包括学生的往日成绩、优缺点、性格特点,以及意愿未来发展方向等等信息。

    孟江武已经很像一位合格的辅导员,当初的青葱少年现在已经变得可靠。看不出当年的戾气,全都沉淀了下去,化成了对一众学生的关怀和担忧。

    几人看到成沓的资料和数据,才知道往年教官前来训练他们,要提前耗费多大的苦功。没想到训练学生也是个细致活。或者说,教育本身就是个不能怠慢的工作。

    孟江武对着那几位请调来的教官说:“这次因为时间太匆忙,是我昨天晚上才整体出的数据,所以没有提前给大家。希望大家多上上心,包容包容。不好意思啊各位,给你们增加工作量了。”

    连胜跟着朝他们致歉道:“不好意思,这次我们时间不足,又很想看看母校的新生,所以麻烦到你们了。”

    他们也是听从安排,对此并没有异议,见状连忙挥手道:“哪里哪里,千万别这样客气。没什么的。”

    中午过午饭时间,所有学生开始集合。

    连胜负责的就是大三的单兵作战系。

    她穿着教官统一的服装,旁边还带着一个乳臭未干的小朋友。看不清脸。但斜斜看在那里,拿光脑扇风,看起来比学生还没有纪律性。

    一般会派来给他们做实战演习的,都是入队一年以上的军人。他们已经习惯了军部严苛的规则跟作息,应该正在恪守期。

    学生们站到她面前,感觉脑袋嗡嗡作响,有点不敢相信现实。

    几人惊道:“女人?还带孩子?”

    连胜压了下帽檐,听着他们的语气不屑笑了声道:“怎么的,有意见?出门散个步接到通知我就来了,顺便带我弟过来观赏一下,不行?”

    连寻抬头看向他们,这群比他高了不少的学生,此刻脸上带着明显的不满。

    “看你们体力充沛啊,第一项运动,我想想,应该就跑步来着。”连胜直接牵着连寻走到旁边的石头上坐下,说道:“先跑吧,跑到你们跑不动为止。绕山体跑。对了,都去那边领一个计步器。否则不算成绩。”

    学生们散开队伍,相继到旁边的篮子里领取计步器,然后别到自己的胸口,再迈动步伐,朝着山上行进。

    隔壁是鲁明远的队伍,他手上撑着一台光脑,正在偏头观察着连胜。

    连胜问:“你看我干嘛?”

    鲁明远推了下眼镜说:“没经验,想看看你怎么威慑学生。你不是很擅长吗?”

    “我只是很擅长跟他们处好关系。”连胜斜着眼笑道,“我这么有亲和力的人,就是来跟他们交朋友谈心的。孟江武不说让我们解决一下他们的团队问题吗?”

    鲁明远一副见鬼的表情收回了视线,又去看自己的临队方见尘。

    鲁明远队伍的学生们:“……”

    什么情况?为什么这么不靠谱的感觉?

    方见尘正在喋喋不休,对学生们进行着深刻的思想教育,好像没有结束的一天:“教官我,会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地狱般的军训。我在给你们介绍一下,在第一天主要是长跑。我们那一年好像就是长跑,没什么大变样,但长跑并不简单,你们不要借由这项运动故意偷懒……”

    众学生:“……”

    他们现在就想尽快见识一下什么叫地狱般的军训。

    鲁明远放弃左右两边的人,想跑去赵卓荦那边偷师。结果赵卓荦已经领着他的学生们出发了。

    鲁明远:“……”

    怎么那么艰难呢?

    连胜去旁边的器材管理员那里,选了两支水枪,对着回来的鲁明远说:“不用这样纠结,用你擅长的方式去教他们就可以了。你的班级都是数据分析类的学生,相比起跑步的技巧,我想他们更需要学会的是对数据的敏感度。”

    鲁明远醍醐灌顶:“你说的对。”

    随后他让学生跟着开跑,再根据地图,跟他们慢慢讲解如果选择最优跑步路线。所谓的最优路线,不单单是要考虑路程长短,还要考虑路面是否平坦……

    连胜叫了周师锐道:“来,帮帮我,我需要技术支持。”

    连胜带着连寻上了山,根据地图上的红点寻找正在偷懒的学生。

    大三指挥系的学生们,正跑在山路的中途。

    学生回头看了一眼,说道:“真没跟过来啊,我说什么情况?现在教官都这么水了吗?”

    丁学羲说:“绝对有问题。要么是这次的教官有问题,要么是这次的演习有问题。”

    他后面的学生说:“什么意思啊?”

    另外一名学生道:“之前校方对我们不是很不满吗?这次又是强制性要求我们参加演习,会不会是想故意整我们?肯定有坑,要么是逼我们闹事,然后找机会处置我们?”

    于洋不屑一顾道:“别开玩笑了,联盟不知道做这么低端的手段。教官想教训我们手段多的是,学校里面他们尊重我们,没必要在这边为难我们。”

    “那不然是为什么?”

    丁学羲在前面领队,说道:“这次集训忽然改了时间,联盟大学是名校,有底蕴有人脉。基本上军校每次发现重大变更,都跟联盟政策有关。我在想,是不是跟军部招生有点关系。”

    “军部招生来学校里单招?”

    “未必不是啊。看大神辈出的那一届,连选拔赛决赛都没参加,照样加入了远征军啊。”

    于洋看了眼丁学羲:“我觉得很有可能。以前要通过选拔赛进行远征军预备役的考察,之后还有各种年限限制,是因为军事化教育没有向下普及,也没有向下延伸。但是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军部想开始慢慢改变也说得过去。”

    众人还是有些不相信,不免又多想。

    “不是吧,军部招生,就派她?”

    “可是一军跟联军那边一点消息都没有啊,我不信什么内部信息是只有联盟才知道的。”

    于洋说:“我猜,现在可能就是突击训练,真正的集训或重头,还是在九月。没发现吗?这次消息宣布得太突然,不是学校在瞒着我们,而是他们也很慌张地在布置场地,说明一切都是临时决定。”

    学生将信将疑道:“所以现在是特训?”

    “再看吧,别乱猜了。”丁学羲加快脚步向前,“接着跑吧。”

    没有教官跟着,学生们跑步就会显得散漫。

    丁学羲跟于洋带着自己的兄弟先跑了,留下几位虾兵蟹将,速度不够落在后面,那样绕山跑了两三圈之后,开始有学生偷懒。

    旁边的队伍和他们擦肩而过,几人慢步走着,退到旁边给他们让路。

    正想吐槽一下他们那不靠谱的教官,忽然一道水渍从上面射了下来。

    水枪的力道不小,准准对着他的脸。那人疯狂跳脚,喊道:“卧靠谁——是谁!”

    他旁边的兄弟跟着遭殃。

    几位偷懒的学生终于顺着水渍朝上面看去,就见连胜两手抬枪,看着他们轻笑。连寻同志跟在旁边学习。

    那人伸手一摸那水渍,放在鼻尖闻了闻,顿时一副晴天霹雳的表情:“什么……什么东西啊?怎么那么臭?”

    “你猜什么东西?预防你们偷懒的装备,还能是什么好东西?”连胜说,“再不走我接着射啊,看看你们想喝多少洗脚水。”

    几人破骂:“卧靠!”

    连胜抬了下手,表示自己要继续。几名学生飞窜起来奔逃而去。

    不是什么洗脚水,只是一点点掺了味的饮用水而已。

    那几位学生似乎是不信邪,跑出没多远的又开始休息。觉得连胜肯定不会追上来,回头就朝着背后扮鬼脸。

    然而眼睛都没看清楚,嘴里又被滋了一枪。

    很少有人这么光明正大在连胜面前耍花样,她决定就跟着这几个倒霉孩子了。

    连胜看着他们说:“这么热情啊?不用客气啊。”

    周师锐依旧坐在山地,调出了地图,敲着键盘说道:“这一届新生,很喜欢偷懒啊。平均速度远不及平时,来休息来了。”

    连胜站在原地想了想:“我觉得我应该对他们严厉一点,对吧?后勤,麻烦给我上新装备。”

    没多久连胜的新装备就到了,这次打出来的是粘乎乎的某种类橡胶制品,那种子弹不会乱弹,也没什么杀伤力。纯粹是玩具改造。

    但起来比水枪方便多了。

    连胜带着连寻,开始漫山遍野的找目标,然后对着他们进行射击。

    时不时会传来几声咒骂。

    正在奔跑的于洋见一道人影从上方闪过,忽然抬起头,问道:“她从前面跑过去几次了?怎么比我们跑得还快?”

    重点是还抱着她弟弟。

    旁边的学生愣了一下,说道:“没绕圈吧?在原地没动吧?”

    “她应该抄近路了。”

    他们正讨论着的人去而复返,冲着他们射了两枪。几人的军装上顿时黏上了甩也甩不掉的东西,伸手一摸,还糊了满手。

    连胜歉意道:“刚刚没看见你们,不好意思忽略了,现在补上。”

    几人莫名其妙地抬头,喊道:“怎么又是我们?教官你每次路过都打我们!”

    连胜喊道:“动起来,偷懒呢?两条腿观赏用的?跑跑跑!都给我跑起来!”

    也许是连胜的身份没什么威慑力,群众对她的武器也怨念过重。她在后面紧赶慢赶,这群学生偏要跟她作对一样,绕着她打游击战。

    她毕竟分身乏术。三个小时以后,连胜直接叫停了长跑训练,让周师锐跟她的学生,一起到山下集合。

    一群学生聚在一起,他们身上那味道就有些壮观了。

    众人脸色都不是很好。

    连胜在前面看着他们,说道:“我发现群众们很喜欢偷懒啊。不过没关系,我们时间也多。这样的坏毛病,我一定给你们改过来。”

    连胜走了两圈,在其中一位学生面前站定道:“我看看啊,你们身上不是都有中弹标记吗?中奖越多,罚得越多,多罚多得,人人都有。”

    学生瞬间骚动,问道:“什么时候定的规矩?你刚刚没说啊。”

    “没人告诉过你们吗?在基地这里,教官讲的话,就是规矩。你管我什么时候定的?”连胜在肩上扛着武器道,“我就奇怪了,训练偷懒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吗?有这闲情逸致,不如回去看两集电视剧,还能丰富一下你们的精神生活,别闲得这么蛋疼,在这里浪费你我的时间。教官又不是养猪的,还得天天在后面赶着你们。就算我是,抽你们两鞭,怎么了?”

    众生有些愠怒,但念在她是教官,还是忍住了。

    连胜说:“看一下你们计步器上的数字。被我打中过几枪,几个俯卧撑。自觉一点,控制位置。”

    学生们分开,伏到在地上,准备受罚。

    连胜视线从他们中间转了一圈,然后找到于洋和丁学羲两个人。这两人在她的关照下,虽然并没有停止过奔跑,但中招数量也不少。

    “你们两个等等,一个一个来。”连胜掐着连寻的胳膊,让他坐到于洋的背上。

    连胜点头挥手道:“上。”

    连寻蹬了一下:“驾?”

    于洋:“……”

    连胜看着他的表情,解释说:“有问题没有?我是根据你们平时成绩来……”

    于洋直接打断她说:“没有!”

    嘴上说是没有,但语气里还带着一股冲劲。

    “哟。觉悟不错啊。”连胜挑眉道,“那就继续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