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引爆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21章 引爆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红楼之公主无双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连胜坐在自己的指挥椅上, 脚尖蹬着,全速转了一圈。她觉得椅子真是个解压的好东西,甩起来的感觉太放飞。

    旁边几位指挥一会儿要盯着自己的屏幕,一会儿又要盯着她,判断她的动机, 看起来比她这个要搞事的家伙儿还忙。

    尤其是副指挥们, 放不下自己的手指, 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就跟着她一起圈圈的转流。

    一个新兵, 怎么就那么淡定呢?这心理素质坦诚来说, 不是强大是变态了吧?

    鲁明远伸手去抓连胜的椅背,喊道:“你别转了!转的我都要晕了!”

    说出了群众的心声啊!

    连胜转头看了一圈, 众人又将视线调回到自己的屏幕上。

    连胜单手按住指挥台, 让自己身形定住, 看着地图说道:“下雨了。”

    鲁明远说:“很快布置好现场。所有人注意保护。雨量即将加大。”

    战区这边的雨有着雷阵雨的强度, 还有着绵绵春雨的持久,从云层厚度和移动速度来看, 应该有一小时到一个半小时的时间。

    但中途雨势可能会稍缓甚至暂歇, 他们还得看运气。

    鲁明远说:“各成员已经就位了。要玩得惊险刺激吗?”

    “玩起来就惊险刺激了。”连胜说,“看看对方上不上套。”

    连胜:“康奈尔, 叶步青就位,准备。所有人到自己的位置上。”

    “今天下雨路滑, 地上还有很多未清理的障碍, 就算开了夜视也不要放松警惕, 尽量保持安全距离。”连胜说,“路线还是熟悉的路线,保持十二分的警惕,上!”

    地图中两台风翼闻言直接窜出了原地,朝着敌军的驻扎点驶去。

    暗夜的雨滴落在它们身上,被机甲自身外壳上的些许荧光照出白色的轮廓,远远望去,看起来就像机身披了一层朦胧的光幕,那发光的机身像流星一样贴着地面滑过。

    片刻后,得到侦查系统反馈的格伦军们,提起戒备准备反击。

    因为夜光会干扰夜视系统准确分辨机甲的轮廓,所有副指挥在每台机甲周身,用红线重新标塑了一下敌军的外形。

    士兵喊道:“对面过来了!下雨天还敢来!”

    “所有人打开探测器,一是地雷,二是敌机,三要注意上空。反屏蔽装置佩戴好,按照之前的队形,现在出击!”格伦指挥说道,“不管他们是不是想骚扰,主动送上门来的猎物,这次一定要让他们有去无回!”

    一连十一台机甲同时出击。同时还预留了五台机甲留在原地驻守武器库,以备特殊情况,可以轮换接替,或者给他们运送武器。

    他们虽然抱着不主动的攻击策略,但也从来没想过不反抗政策。这些做好了闪电战跟拉锯战同时并存的准备,就等着对方入套。

    联盟的两台机甲见他们开始追击,又是毫不留恋地转身撤退。

    “对面还是从原路过来,那么预想他们的逃离路线照旧。他们预留的距离依旧是两公里,看来屡次成功让他们对自己的操作很有自信。但是,现在天黑路滑,他们应该会相应控制速度。”格伦指挥说,“既然对方不会主动攻击,你们可以大胆一点。让那群小鱼们也见识一下巴里特士兵的魄力。”

    众士兵:“是!”

    “正憋着股气呢!”

    他指示完毕,队伍全员就开始提速。

    在这一段不平整的地方,众士兵们借由模糊的夜视装置,将速度保持在和白天畅通时段同一个水平。

    他们的机甲不够新,和对面比起来只能算是半淘汰产品,可他们做过单方面的强化,那就是速度!

    巴里特的军队,强调的就是快!攻击要快!行动要快!只有快才能确保他们的攻击力,也才能确保他们的安全性。

    所以他们早已习惯了各种环境下的行兵。他们的动作已经由成年累月的训练,深深记在他们的肌肉里。这一点联盟那些温室里养殖员们绝对比不上。

    他们是老兵,格斗不是最强悍的,射击不是最精准的,体能不是最强健的,这些都没关系。

    巴里特的士兵依旧战无不胜!

    周师锐正要汇报,连胜看了眼双方的距离,率先说道:“对面加速了。他们应该知道我们的行进路线,所以一定要保持最优行进路线,否则多余的动作,会被他们追上。”

    只是一点细微的变动而已,旁边在偷窥的一群人都没发现。

    康奈尔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你行吗?”

    叶步青那边沉默片刻,问道:“你是在担心我?还是在轻视我?”

    康奈尔说:“我是在跟你商量有效对策。”

    叶步青:“那我先走了。”

    随后两个也跟着加速,又重新跟后面的人拉开距离,并照着地图上的路线准确行进。

    周师锐:“对面这次只派来了六辆机甲。”

    连胜说:“上次还来了九台是吧?这么好的下雨天呢。”

    方见尘感觉机甲的视线有些受阻,水流冲刷了他的屏幕,需要对照着另外的视角来判断细微处景象,而不能直接通过传感。他问道:“对面是不是不打算跟我们玩了?”

    “不会,如果我是他,这口气憋不下。不仅要玩,还非要玩赢。何况中午已经加派机甲了,没道理晚上大好机会还缩减人手。”连胜说,“他们应该是兵分两路了,没关系,到时候再过去截他们,先解决前面这一波。”

    连胜盯着屏幕上的各点,淡定指示道:“赵卓荦,程泽,哈里。目标即将到位,注意掩护拦截。方见尘收尾。”

    众人应道:“是!”

    “真是一群变态。”

    格伦指挥见对面竟然也跟着加速,眼皮一跳,说道:“大家暂时不要轻举妄动,可以等待他们犯错。不要跟丢队伍,但同时也不要浪费多余的武器。再次确认探测系统!确认探测系统!”

    “果然有埋伏。”格伦的机甲兵说,“一队报告!前方两辆机甲逃窜,左侧有三辆机甲协攻。斜体山坡上应该还有一架七星。探测完毕。暂时没有飞行机与其他热源反应。”

    “二队暂无发现。前方很安静,没有任何声音,应该没有埋伏。”

    格伦指挥沉吟片刻,强压着躁动的心情说道:“二队开始加速,准备汇合支援!一队看情况行动,风翼速度过快难以追击,七星位置过远且偏僻不方便拦截。左侧埋伏机甲应该是破军或重装,以左侧机甲为目标,时刻准备反向攻击,倒逼敌军回援!”

    “是!”

    那指挥说完,手指停在眼前的一个按钮上,下意识的摩挲一圈。

    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又想不出来究竟是什么。好像有股无形的阴影在笼罩着他。

    他不了解联盟的指挥,不了解联盟的作战风格。在连续三天反复无常、时起时断的追击战中,他依旧无法看穿对方的意图。

    这就跟剪刀石头布一样,当玩家开始试图去揣测对手种种出拳可能的时候,游戏的难度和可能选择就会呈直线性的上升,失去了原本的单纯性。所以当面对一位完全陌生的指挥,他们正确的做法,是放弃去分析对方的思路,而是基于已有的信息跟情报,从客观角度分析战局,再下达指令。

    他没有错,他绝对是没有错的。

    可先前众士兵争吵的又涌上他的心头,在他耳朵不断回荡。在杂乱的争吵声中,他隐隐好像抓住了什么,可抓不到实处的想法又从指缝间溜走。

    格伦军在逐渐逼近。

    虽然不知道格伦反侦察装置的有效范围是多少,但这样的距离联盟埋伏的机甲应该已经全部暴露。

    指挥室内的几人,又忍不住偏头去看连胜。

    虽然他们都是有过一定经验的指挥,面对各种突发战况可以保持相对的冷静,却依旧会紧张。紧张才能让他们有更好的发挥。也是因为这样,众人指挥的时候表情都不大好看。

    连胜显然没有。她连紧张都很内敛。

    他们对连胜的感觉,除却最开始的“新兵”、“空降”、“后台硬”、“女”,等几个标签外,又增加了几个,终于在短暂的接触过程中,因为战术交流,有了一个模糊的认识。

    这人脑子转得极快。当然能做到指挥这一行的,脑子都转得很快,可是这人仿佛是绕着你的脑子转的。不管你怎么想,她就是要在你的落脚点多走一步就是了。

    好像就算你是翻个跟头能跑十万八千里的孙猴子,她也是个翻手就能将你拍下来的如来佛。

    那天她是这样说的。

    总指挥看着她说:“下雨,黑夜,这是你的最佳埋伏时间,同时也是我会保持戒备的时间。你想进行什么埋伏,我就进行什么应对。现在,你说说你的方法吧。”

    连胜说:“在侦查装置如此完善的情况下,兵力埋伏是一件不可取的行为。就算埋伏,也要保持一定的距离,在我军不能阻止他们离开的情况下,所有的埋伏最后都会转变成为追击。这对于联盟来说,是不希望看见的结果。但是,也正是因为这样,探测系统成了强有力的助手。我们对于敌军的判断,都是通过探测器来进行的。我们相信探测器,更躲过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是吗?”

    总指挥点头:“对。”

    连胜:“所以说,要进行有效且隐秘的埋伏,只要骗过他们的探测器,放松他们的戒备心就可以。”

    见众人都在看着她,连胜指着指挥们的屏幕提醒了一下。

    众人低了下头,紧张地看向各种数据。同时将耳机的声音调大,以防自己出神错过战友的信息汇报。同时留出一只耳朵,继续听她说。

    连胜说:“出其不意的打法既然不成立,只能从另外的方法去攻破敌军的戒备。什么时候最容易产生满足感,觉得战局已经定势,而选用保守或激烈的攻击方式呢?”连胜说,“或许,是在接二连三地识破对方的诡计,取得战术上的优势以后。对于一位优秀的指挥来说,这次数一般会是大于三。也或许,是在直接取得战力上的强大优势,同时认为自己把握住战局节奏的时候。也就是说,人在掌握巨大优势的时候,即便精神仍旧保持紧绷,但无意识地,对信息的收集分析能力,已经在下降。”

    连胜荡着步伐在中间慢走:“其实多数的战略跟技巧,都是依托在交换的基础上进行的。就看你给得出什么,给出去以后,还能拿得出什么。无论是谈判,或者是战争,人只有将自己的弱点展露给对方,才能更容易取得下一步翻盘的机会。而那种弱点,不管你展露的多么拙劣,是多么微不足道的事情,起码让对方有一种在掌控你的上位感。”

    “比如说,雨天,相同的路线,给予对方可以追击到你的希望。让他们按照原先的方式继续出击。再比如说,小兵力而拙劣的埋伏,给对方偷袭并击杀你的机会。”连胜笑道,“就算是再可疑的举动,一盘无害的肉摆在你的面前,我想谁也不会拒绝的对吗?”

    总指挥点头:“我会转而攻击你的埋伏,但是我也会因此保持戒备。暂时留在原位附近进行互攻,没有确定你的目的之前,我不会深追。并且时刻做好了反撤的准备。请告诉我,你要怎么翻盘?请求支援吗?还是在后方埋伏。”

    “不。”连胜看着他说,“这时候你已经输了。”

    总指挥一愣。

    “因为眼睛的视线,是看着前面的。人们习惯性地会去戒备前后的攻击,却总是容易忽略两样方向。一个来自于自己的头顶,一个来自于自己的脚下。”连胜说,“对于这样一个开阔的外场空间,唯一头顶的威胁,大概就是狙击手。但无论是飞行机,还是狙击型机甲,甚至是带着炮筒的普通人类,都无法逃过探测器的捕捉。”

    连胜朝地上一指:“一个没有热反应,也没有能源反应,无法被探测器发现。只需要一点水,就可以实现爆炸的□□,现在正埋在你的脚下。”

    总指挥顺着她的手指朝地上看了一眼,又抬起头继续看向她。

    焦灼的战场需要变革,不管最终的结果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只要变动了,他们就有继续推进的选择。所以他对这个计划很心动。

    连胜很自信。她的自信在面对一个她完全不认识的指挥的时候也不见退缩。

    她揣测的不是人心,而是利益。只有利益和优势是最不可抗拒的。

    布局从最开始的时候就在进行,从对方准备出击,整个陷阱就已经成立。为什么不试试呢?这个疯狂的年轻人。

    总指挥说:“我可以给你,提供你所需的安排。”

    指挥们回过神,继续戴上自己的耳机,发现旁边的副指挥正侧着头,也在看隔壁的屏幕。

    推了他们一把,催促道:“别看了,快分析你的数据!”

    副指挥耸肩。

    他们那边安全的很,毕竟没有一个像连胜一样胆大妄为的指挥。

    此时地图上,格伦的士兵们追着联盟的两台风翼,已经跑过了联盟的防守线。

    在格伦士兵们正准备转向攻击守在两侧的三台机甲时,那三台机甲先行发难,从左前方开始剧烈猛攻。

    各式炮火仿佛不要钱似地朝他们猛射。

    算起来,这还是联盟第一次主动发起攻击,格伦的士兵忽然觉得有些兴奋。

    “不要深追,我觉得很诡异。这埋伏设得太明显了,附近极有可能有更多的埋伏。”格伦指挥皱眉道,“a1,后撤,确认后方有没有敌军支援准备反包抄。a5再次确认探测器数据,反屏蔽数据。其余人暂时留在安全点位,不要离开太远。”

    “对面怎么瞄准的?怎么感觉在散射?不是很用心打的样子。”

    “边打边跑,慌了吧?他们好像是打完就跑的意思。指挥,我们是等二队过来支援,还是就放手去追?”

    “总感觉对面在耍我们,我们太小心了指挥!这跟历来的打法不一样。”

    格伦的士兵们发现联盟攻击简直不可捉摸。他们左闪右避,更容易将自己敌军的炮口下。

    闭着眼睛也能打得比他们好啊!这群人先前采取不攻击的策略真的是太对了!

    格伦指挥还没有说话,副指挥按着数据的手一顿,表情严肃道:“底下出现了很多的热反应。”

    士兵说:“对面一直在炮轰,有热反应不是很正常吗?”

    “不,这是雨天!”那人说道,“炮火攻击以后,短时间有热反应属于正常,可是雨天状态,长时间热反应探测没有消退,而是在持续增强。应该是从地底传上来的。”

    “地底探测原先没有任何反应。”

    格伦指挥凑近屏幕,因为炮火的颜色渲染,画面传递得不够清楚。而众人又在飞速移动之中,残影就更模糊了。他眯起眼睛道:“地上那些是什么?”

    “沙子跟石头啊!”士兵不明所以道,“前两天一直从这边过来,我们的炮火密集,这一片地都快被我们推平了,杂石跟碎屑对面没有清理,估计是想绊我们的脚。”

    最上面草草盖着那些沙砾跟石块,然后露出一层防水纸,防水纸在爆炸中碎裂,又随着气浪,夹在石砾中四处飞扬,然后谁水粘在某块石头上。

    为什么要用纸铺在上面,下面的是什么东西?

    夜视状态下,那具体颜色根本无法分辨。而非夜视视角下,爆炸扬起的灰尘,以及炮火发出的红色光线,又极好地掩盖了它的存在。

    同时因为雨天,扬尘并不严重,地下的东西,被雨打湿后,粘成了一块。

    “应该是埋下去的东西。”格伦指挥说,“那很可能是生石灰。所有人退!退出热反应区!火速撤退!”

    生石灰遇水,会迅速加热到超过一百度的温度。

    那些东西埋得并不高明。因为他们铺设的面积很广,时间又紧迫,所以最上层沙砾不够深。

    如果是在白天。不,如果他们的眼睛视线能多在那个地方停留片刻,或许就会发现其中的异样。

    可他们的目光,全盯在对方指挥身上。

    迷惘于她的动机,迷惘于她的下一步动作,迷惘于探测器结果跟敌军举动不相符。又因为黑夜跟光色的掩饰,直接地忽略了最基础的环境。

    士兵说:“生石灰散热,可是机甲耐热啊!”

    “遇热会爆炸又不带能源反应的东西太多了!”格伦指挥说,“就算杀伤力不大但是要注意正在旁边埋伏的机甲!打开你们的防御系统,准备撤!”

    他们反应的已经很快了,可惜生石灰加上炮火的催发,反应得比他们更快。

    赵卓荦等人跟折返的叶步青、康奈尔,已经直接带着武器,准备反击。

    加上暗处的狙击手方见尘,此时已经是六对六。

    格伦士兵已经开始转身撤离,地底骤然间发出几声巨响,火焰从下窜上,爆破声此起彼伏。第一声爆破,直接带动了周围成片的陷阱。他们才发现这一片陷阱铺得有多广。

    格伦军的机甲外壳,并不像联盟的新式机甲,他们用的是废弃材料,打的是闪电攻击,从来多不指望能依仗自己的防御力。

    底下埋着的改装□□,为了躲过他们的探测器,选用的材料遇热爆炸,可杀伤力还不足以直接废掉他们的机甲。

    只是,无处不在的气浪和爆破,直接摇晃了他们的重心,众人根本站立不稳,更不说逃脱了。

    而密集又加剧的热流,显然比爆破更加可怕。

    机甲被掀翻摔倒之后,他们坐在驾驶舱里,已经感觉那股热度传递进来了。就算机甲内部的线路可以撑住,他们的身体也要撑不住。

    赵卓荦举着炮筒,对着目标点位射去。

    压缩式的热浪,在对面气浪的翻滚下又壮大了几分,浮在机身上久久不散。

    方见尘躲在远处,从上至下的视角,将躺在地上的几人位置都看了清楚。鲁明远贴心地在每个敌军驾驶仓位上画了个大红x以提醒他们。

    方见尘深吸口气,开始射击。

    在雨天,用了火攻。

    此时雨势渐小。

    “向前,拦截他们的二队。”连胜说,“他们应该还有一支队伍正从另外一面过来,直接去前方进行堵截。”

    季班那边回道:“我已经到他们的武器库了,这边有五台机甲在驻守。对面已经发现我们,但是有点迟疑,没有靠近。”

    “程泽掩护,你上去破坏他们的武器库。”连胜看了眼时间说,“你还有三分钟的时间,只有三分钟的时间,新一轮的支援可能会就位。”

    程泽开着他的重装上前,挡在前面说:“我们刚刚拿下几台?也就是说我现在机甲报废也不亏了是吧?”

    连胜说:“机甲报废是还不亏,人活着才算赚了。”

    季班开始操作变形,在这一块乱石区进行高速移动,不断朝着他们的武器库靠近。说道:“我给你掩护,你注意安全。对准他们的武器库,三分钟后咱们走人。”

    格伦军的支援兵力,很大可能是从周围两个防守点进行调派的。那么现在这个小队的左右两边,兵力都会减弱。

    一直在观察敌军,按兵不动的两边指挥,也明白这时候是个机会。趁格伦军一小队遭受重创正在慌乱,摸不清联盟敌情和战略,可以来一波快攻。

    原本联盟是没有计划在这个晚上进行强攻的,但是有三个小队都取得了优势,总指挥干脆就趁此机会,试探性地进行扫荡。

    于是以连胜开出的小队为口子,联盟兵力逐渐集结,朝着两边推进。

    整晚炮击声不断。

    这是格伦边区对峙以来,最大的一场正面冲突。

    那震天般的爆破声,以及火红的烈焰,直接照亮了头顶的半片天,远在百里之外的居民区也感受到了这边的战况。

    无论是对于巴里特,亦或是麦斯威尔,还有格伦的居民们,估计都是一个不眠夜。

    整个指挥室都没有休息,众人紧绷着精神,指导机甲兵们开始应对。因为太过激烈,人手不足,后半夜没有直接换人接替,而是直接叫醒了所有的士兵。让状态良好的,有把握的,驾驶机甲上阵作战。同时把受伤不达标的群众给换了下去。

    至于指挥们,干脆没有叫醒他们,等待第二天前来接替。

    他们也需要保证足够的体力。

    头顶的灯光照着众人头上。因为房间里没有窗户,众人根本不知道目前的天色。

    后面的战局走向基本就跟连胜没有关系了。她只需要按照总指挥安排的点位,指导自己的小队,选择最合理的位置,以最合适的距离,进行攻击埋伏。

    因为担心他们体能受不了,中途连胜替他们申请了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一直到第二天早晨,雨势开始缓和,拨云见日,天地初晓,战况开始逐渐停歇。

    在这个热武器发达的年代,似乎什么都是很快的,包括打仗。

    鲁明远觉得自己眼睛一片发花,离瞎不远了。扭头看连胜摸着下巴在沉思,问道:“你不困吗?”

    连胜偏头说:“不困。两天不睡觉还可以撑得住,就是这屏幕和绚丽的光色让我眼瞎。”

    “成排的代码让我眼瞎。”鲁明远举起手,手指都在颤抖:“也抽搐。”

    周师锐好不到哪里去。

    基本到下半夜开始,不断按动的手指就开始造反,连同手腕开始麻痹。打出的每一个字符仿佛是自动出现的,大脑、手指、眼睛,全都剥离开在工作。

    连胜确认了一下各方安全性,让他们缓慢撤退不要着急。

    “现在开始清点伤亡。”总指挥坐在椅子上说道,“先一批的成员可以去休息了。其他人再辛苦一下。”

    他也跟着站了起来,要去跟下一任总指挥交替。

    连胜站了起来,往门口走去。百米飞刀正好出现,前来帮忙做数据统计。乍一看就看见了连胜。

    他按住连胜的肩膀说:“等等,我说什么情况?怎么忽然打得那么大呢?你不是只要试探性攻击吗?选了个最不适合的雨天,大晚上,是干什么呢?”

    “我是试探性攻击,试探完了总指挥直接扫荡性攻击。”连胜说,“机会是很少有的啊。”

    双方只是缺少一个导火线,而昨天晚上的导火线终于被点起来了。

    目前最终战况尚不明朗,但连胜觉得,联盟还是具有一定优势的。

    鲁明远跟周师锐从后面跟了上来。

    百米飞刀捧起周师锐的脸惊道:“我的弟,你怎么了?你们不是昨天晚上八点轮的班吗?已经超时十二小时了。”

    周师锐一手挡开他,朝他摇摇头。

    百米飞刀又抓起他的手说:“我的弟!数据分析师的手是多么宝贵!别拿自己跟那群糙汉子比,副指挥都是柔弱的需要休息的宝贵财富!”

    众糙汉子们在他背后咬牙切齿。

    季班是距离他们总舰最近的一个。负责保护他的司机,开着载有操作台的车回到总舰,季班就过来找连胜。

    连胜和鲁明远他们正在吃早饭。

    “我也想要你的手臂了。”季班追着连胜说,“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

    连胜:“昨天打得怎么样?感觉怎么样?”

    “还好,就是太困了。因为我每天十一点就睡觉了。”季班摸摸肚子说,“昨天喝了三杯咖啡,还吃了两块面包,我才醒到了现在。”

    众人:“……”

    不多久赵卓荦等人也回来了。

    他们看起来非常疲惫,实打实的体力消耗,还有精神高压,让他们一句话也不想多说。

    季班是远程驾驶,赵卓荦等人是近距离的感受。

    声音,爆炸的火焰,全都环绕在他们身侧。在战场上穿插行动,忍受着不知会从什么地方袭来的炮火,目睹生命的逝去。即便回来了,状态也一时调整不过来。

    于是一桌人,都在抖着手吃饭。

    他们埋头不语,用心吃饭,却时不时会有士兵从旁边走过,疲惫之余还记得扭头来看他们。

    这支新锐小队真是了不得。无论是指挥还是队员,都特么快超神了。一来就引爆了整个区。

    可是他们也没有心情搭讪,表达一下自己崇拜和震惊的目光,就火速离开了。

    之后就是战场清扫的问题。后勤人员带着自己的运输装备,去回收废弃的炮筒、机甲等,同时还有迎接留在战场上的战友回来。

    总指挥跟军官们,安抚部队的情绪,防备敌军下一步攻击,同时动员鼓励。还有表彰。

    这一次的突然强攻,联盟跟格伦双方都损失巨大,只是格伦装备上的劣势明显暴露了出来,结果来看更加惨重。

    联盟这次跟麦斯威尔合作,分派出了大部分的新型机甲,新型机甲在防御性跟攻击性上,远超格伦的旧式机甲。

    在人员损伤上,联盟并不如巴里特严重,而且后期清扫过程中,还强占了敌方一部分的武器。

    相信这样的战果,可以让他们跟麦斯威尔之间的合作关系更牢靠一点。

    接下去,应该是趁胜追击,将巴里特的残余势力,赶出这一块管辖区。

    然而,没等他们动手,巴里特那边似乎看到了己方的劣势,也不想再在这个贫瘠而不紧要的地方浪费兵力,快速且主动地退出了这里。

    既然目标已经离开,联盟士兵们也收拾收拾准备撤离。然而他们紧跟着收到了消息。

    巴里特只是在调集兵力,他准备直切腹地,朝着格伦的一二区开始进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