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背景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19章 背景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季班跟赵卓荦都被连胜的手臂震惊了。

    因为她带着手套, 又穿着长袖的衣服,所以看不出什么。没人发现那是一条机械手臂。但那杀伤力一出来, 就暴露了。

    在足以应对生活日常所需的情况下, 虽然牺牲了手上的触觉跟痛觉, 但灵活性跟力量性,以及持久性跟防御性, 都得到了质的提升, 相应弥补了它的缺失。就军人来说, 未必是一件坏事。

    尤其是在专属机甲正在改造, 可能推出的情况下。

    所以连胜觉得, 自己是一个幸运的人。

    所谓幸运,并不是指一帆风顺,从来没有磕磕碰碰。那些挫折从来都是无可避免的,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起起伏伏。

    但在她每次遇到挫折的时候, 总会有人把她拉出深渊, 而她自己甚至连绝望的时间都没有。所以不管人生再跌宕起伏, 她自己回忆起来, 都觉得无甚了了。

    还有比这更幸运的事情吗?

    老板一直站在原地, 也不敢去打扫连胜三人那边的桌子,犹豫不决, 不知道是不是该上去搭话。

    前面的那客人已经抱着她儿子匆匆离开了, 似乎生怕晚一秒, 自己就出不了那个门。

    同店的客人受惊不小, 不住有人往他们身上打量, 随后迅速结账,也仓皇离开。

    三人坐着一张碎出大洞的桌子上,互相对视了一会儿。

    周围毫无反应。

    连胜觉得继续等下去,可能也等不到自己的面。可是她现在真的饿了,尤其是在等了近一个小时以后,再不吃到那碗面,一定会成为她人生的执念。

    赵卓荦对老板出示了一下己方的证件,安抚道:“不用担心。我们是远征军的士兵,只是过来吃个饭。能给我们上碗面吗?”

    那老板看了一眼,果然松了口气。

    “你们在做改造人的实验吗?可是我听说那是不允许的。之前将克隆人留在联盟,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难道往上说的都是真的啊?”他说着看了眼连胜说,“小姑娘……多大了?”

    连胜无语地看着他说:“你的想象力很丰富,而且很危险。我只是因公负伤装了条义肢而已。酷吗?”

    老板一脸便秘道:“……酷……非常酷。”

    几人如愿吃到了自己的面,从店里出来。

    季班跟赵卓荦极力劝服连胜归队算了。

    她已经称霸键盘网游区,且有效手速甚至超过了专业手操驾驶员季班。这说明她的手臂控制力足以应对手操机甲的使用。

    加上她手臂自带的力量,从刚才的那一手来看,神经连接得也非常不错。

    虽然九宫尚未出厂,但连胜完全可以先向队伍报道,从后方逐渐转向前线。相信就算她有九宫,百米飞刀也不会在她全无经验和适应的情况下,就让她驾驶机甲出征。

    几人在回基地的路上,连胜停下来给自己的手滴甘油。

    “刚刚的木屑好像扎进去了,现在卡卡的。”连胜不高兴道,“所以我特别不喜欢十六岁以下的儿童。”

    赵卓荦:“……十六岁已经可以称之为青年了。”

    连胜说:“青年就是青年,青年是有独立生活能力并可以自我思考,但有些人只能称之为超龄儿童。我觉得他加入青年的行列拉低整体的智商水平。”

    赵卓荦:“……”

    连胜试着活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指,问道:“打游戏吗?”

    两人:“……”

    季班的放假时间还挺长的,毕竟他是唯一的手操机甲手,联盟也暂时没有投入相关的生产。在战机损毁之后,接替时间漫长。

    他父亲作为珍贵的手操机甲研究员,目前没空搭理那边的小事,沉迷于九宫的改造。默示修理调试跟转移问题,最后只能交给科研院的一干下手处理。季班这几天在二十九区过得逍遥自在。

    但除去乘机等班的时候,赵卓荦只有三天的假期。毕竟在特殊时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坐上前往格伦边区的飞船的,时间不够自由。

    然而三天过去的时候,他完全回忆不起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休息三天,反而因为熬夜变得更憔悴了。

    随后他独自返回格伦战区。

    此时战区已经发生了一次转移,逐渐转向内部。国内反战情绪高昂,对于挑起战争的麦斯威尔、巴里特,以及联盟军方都没什么好态度。

    分析得悲观一点,他们认为这不过是麦斯威尔跟巴里特因为利益冲突而进行的争权夺利,联盟则借机发他们的国难财而已。三方都很叫人厌恶。

    这种时候军政双方的话他们都不想相信,因为里面有几句真假根本说不清楚。

    在互曝丑闻,互相攻击陷害的舆论战争之后,双方都没有达到损人利己的预期效果,成功的两败俱伤了。

    只是,从执政方针,跟战后展望来看,民众相信麦斯威尔会采取维护和平的发展方针,那将现在的牺牲动荡,理解成是一种转型阵痛,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

    当然,民众勉强能接受麦斯威尔,却不代表他们愿意接受联盟的士兵们。

    方见尘等人在戒严非战的休整时期,基本是不敢出门的。各远征军也是这样安排。他们会集体呆在宿舍里,开开大会,总结一下经验,或者顺便打打游戏刷刷光脑。

    赵卓荦从二十九区轮休回来之后,几人就跟他打探相关的情报。

    他们并不打算在轮休期回去,因为转班太麻烦了,而且二十九区也没什么好去的。跟着部队一起过日子也挺有趣。

    方见尘问:“连胜感觉怎么样?”

    赵卓荦纠结说:“感觉……挺好的吧。跟她的手臂相处得很愉快。手臂跟游戏相处得也很愉快。”

    鲁明远问:“真的不是强颜欢笑什么的吗?”

    赵卓荦:“她现在都可以出门表演胸口碎大石,单手爬刀山,徒手劈□□的表演,应该不是强颜欢笑的吧。”

    “我——去!”众人惊道,“那手臂那么厉害的吗?”

    照现在的科技来看,义肢已经算是很寻常的事情了。根据肩膀或者腿部的肌肉变动,义肢完全可以代替原先的四肢进行日常活动。仿真化的话,甚至能让你看不出那是一条义肢。

    像季班一样,他虽然没有两条腿,但是能走路能奔跑。甚至跑步的速度跟弹跳性,比他们这些军人还要厉害。只是对于肢体连接处的磨损也会相对严重,并不能经常使用。而且需要更大的力度去调动义肢,灵活性也比不上原装的配件。

    之前连胜能在键盘网游中迅速适应,说明义肢的灵活性没有问题。众人已经感慨过这项新技术的神奇跟伟大之处。现在听赵卓荦说起来,截肢根本不算事儿的吗?

    众人忽然间沉默下去。

    方见尘几乎要捏碎手里的饼干:“那她是不是游戏打得太忘我都不记得回来了。”

    叶步青说:“想想那个义肢要多少钱。最有钱的科研院生命研究分部,那么多年了也就造出一左一右两条手臂。等同于分走了他们一半的家产。”

    程泽说:“再看看是谁主刀。那是医院里没有的技术,普通研究院也没有的技术。只有联盟直属的分系研究院才会进行的在研究产品。”

    哈里手一抖:“我现在相信了,连胜是个富二代。”

    “富二代做不到这件事情。”叶步青说,“因为她是个武曲星附身的军n代。”

    虽然林,连两家只剩下两名女丁,但这两个,真的都不是好惹的。

    没过多久,季班带着他的默示三号,回到队伍集合点。连胜依旧留在二十九区,做她的复健练习。

    她终于定下了所有的代码指令,最近开始实验并练习。

    半个月后,她又感受到肩膀出现酸痛,甚至有些许红肿。这是在初期适应过后就没有出现的情况。

    连胜自觉地去找林医生进行复查。

    连胜问:“我是不是要再进化了?感觉最近手臂快得超乎我的想象,有时候甚至我眼睛看见了,大脑还没转过来,手已经先一步动了。”

    “你那只是习惯了,来自你肩膀肌肉的记忆。”林医生面无表情道,“注意休息。虽然你用的是机械手臂,手指不会出现抽搐的情况,但是神经连接,依旧会触动肩膀的肌肉。你这是肌肉损伤。”

    连胜:“……”

    林医生不客气地骂道:“蠢货!”

    连胜从林医生那边出来,又回去研究院。

    林冽坐在货柜的上面,手里举着一杯咖啡,对着前面散成一团的零件发呆。

    连胜跟着坐到旁边。

    “再给我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就没有问题了。”林冽说,“整体框架已经确定,现在开始设计零件部位,拼装,确认,调试。一个月大概就差不多了。”

    连胜说:“那你得快点。”

    “欲速则不达。”林冽女士说,“连胜同志,你这样迫不及待想要赶上战场的心态很不对。”

    连胜:“不是,我是害怕再晚一点,仗都打完了,我连溜达一圈的机会都没有。”

    林冽:“……”

    整个九宫的外壳,都会被重新刷漆、打磨。只有一块刻着“连横”名字的红色金属板,还原封不动地靠在墙边。

    连胜拿过旁边的切割枪,在那龙凤凤舞的字下面也添上了自己的名字。

    她退后一步观赏,满意地点头。

    远在格伦的二十一区,经过数日曝晒之后,忽然开始下起瓢泼大雨。

    雨天对战,基本是一炮激起千层泥的状态。

    坐在机甲里还算好,如果是步兵,或者开车运送物资的后勤兵,经历就比较悲惨了。基本要忍受暴雨淋头,还有时不时的泥水灌溉。

    方见尘光脚提着自己的长靴,走进临时搭建起来的帐篷据点。将鞋子往旁边一丢,去拎了刚接上来的水管,到外面洗脚。

    程泽喊道:“地上都是石头啊儿子,快把鞋穿上。”

    方见尘问:“有什么能给爸爸吃的吗儿子?爸爸饿了。”

    程泽抄过桌上的一份炒面递给他。

    “麦斯威尔不厚道,连楼都不划给我们,太过分了。”方见尘盘腿坐在椅子上,“这什么鬼地方啊!这一片就是未开发的山区吧?我靠他们两边盘算的太好了,正好算开垦了是吧?”

    双方战区选得都很偏,很有默契地避开了城区的要点部位。于是最后到了这种荒凉的山区。

    格伦区的土地都很贫瘠。要么是乱石成林,无法进行开垦。要么是山林成群,不适合修建道路和居住。

    这下两边打得很激烈,各种武器和炮弹四飞,附近的人员全部疏散,郊区城镇干脆放弃,推了个彻底。

    地盘平整干净。扩建的前期工作都一步到位了,可以的啊这群人!

    程泽看了眼通讯器,说道:“我走了,去给机甲换电源。你下午休息吧。刀哥让我们今天晚上去总舰休息,七点以后他有事要宣布。”

    方见尘朝他挥了挥手,目送他离开。叹道:“随叫随到的感觉真不好。”

    各处都是缺人的,但缺人的时候,哪边的队伍都不好调派。只有赵卓荦这些散队了。

    正式小队还有固定的休息时间,他们散队没有。甚至因为被划定辅佐人员,连待遇也差了不少。

    比如吃饭,正式小队是十一点半提前开放,后勤跟辅佐部队,一般要等到十二点。

    再比如各班轮休,正式小队晚上八点换班,换班的人可以直接去洗澡。他们则是八点十五,回来以后要先去排队。

    还有各种医务优先政策……

    因为机甲驾驶需要极高的注意力跟身体状态,睡眠不足都有可能会影响身体指标,所以得到的待遇是最好的。军部要替他们节约一切可以休息的时间。

    方见尘重新穿上自己的鞋子,准备回总舰睡觉去。

    季班已经盘腿,手指在光脑上飞速点动。

    方见尘问:“你在干嘛?又在打游戏?”

    季班:“没有啊。我在跟连胜聊天。”

    方见尘扑过去问:“聊什么?”

    季班说:“聊九宫。她说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可以看见自己的机甲了。”

    “一个多月啊……”方见尘抱头叹了口气。

    季班跟着叹道:“对啊,还要当小弟一个多月。想让连胜带我们出头,找场子。”

    鲁明远正从外面跑进来,闻言推开大门,用力喊道:“想吃热乎乎的糖醋里脊!”

    季班举手:“想在没有人的澡堂里洗澡!”

    方见尘举手:“想一觉睡到自然醒,还时不时有人给我们送点心!”

    鲁明远再次振臂:“想去医务室不用排队!”

    季班喊着口号:“想用泥水糊对面一脸!”

    方见尘:“老子要走特么的绿色通道!”

    三人策划好未来,宣泄了一阵情绪,觉得心里好过多了。

    方见尘吐出口气,扯过旁边的毛巾,准备出去洗澡。

    总舰这边的浴室空间有限,平时倒也还好,不会太过拥挤,但这几天暴雨,外面的战况又很焦灼。基本出去一趟,就得回来洗次澡。

    后勤人员需要轮班不停地在外面跑,导致现在人员爆满。

    方见尘感觉衣服湿答答地贴在身上,泥水裹着细小的沙砾,随着他动作让他浑身发痒,全身都不舒服。急不可耐地进去。

    看了眼前面的队伍,又不知道得排到什么时候。

    正在烦躁的时候,旁边一人拍了肩。

    方见尘扭头一看,发现是张策路过。对方看见他,向他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小队标记,发出一阵怪笑,然后扭着屁股妖娆往里走去。

    方见尘怒摔毛巾,冲他比出一根中指:“老子再忍你一个月!就一个月!”

    张策回头朝着他狂笑。

    方见尘因为下午休息,给自己调了个闹钟,睡得死沉的时候被吵醒,然后捏着卡前往食堂打菜。

    热乎乎的糖醋里脊!

    其实食堂的菜是保持加热的,提供给他们的饭菜全都是新鲜的。只是对于先批的执念,让他不能放弃这个机会。

    感觉再不变态一下,心理都要扭曲了。

    方见尘帮其他几人打了晚饭,然后提回自己的宿舍。

    五点过后,众人都相继回来。围在一起吃饭。

    雨天容易让人心情烦躁,何况一直都没什么休息的时间。几人都没说话。

    晚点七点,百米飞刀准时过来开会。

    百米飞刀拍了拍手,将趴在桌上睡觉的几人叫醒,说道:“辛苦了诸位。我知道几位最近一直都在各处奔波,能者多劳,但我知道大家有点过劳了。真是不好意思。”

    百米飞刀走到正中间道:“混世魔王们,今天来主要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个人。一位今天刚刚入队的新兵。因为以散队形式进行活动非常不方便,发挥不出队伍的实力,是对人员的一种浪费。我军经过商讨,决定还是给你们安排一名队长。”

    众人陡然清醒。

    季班:“啊?”

    方见尘说:“可是缺人手怎么办?远征军从别处调到人了吗?”

    “实力都是在压迫下才会增长的。”百米飞刀说,“其实你们不过去帮忙,他们就扛不住了吗?不!我们只是在娇纵他们!”

    众人:“……”

    百米飞刀翻开资料说:“其实是这样的,因为你们几名散兵比较全能,或者单兵优势更强,所以经常被各处调派,行动频繁,容易出现体力透支的情况。但你们因为没有固定的休息时间跟任务分配,我也很难找到理由帮你们拒绝,这样下去容易出现恶性循环。我想你们的精神压力也很大了。”

    百米飞刀按在桌上,很是为难的叹道:“主要是,这已经过了快一个季度了。在人员原本就很紧张的情况下,我们因为某个人的原因,放任一只已成型小队在外游离作战,是一件很失妥当的事情。在接收到各方投诉跟建议之后,我们决定先招一位指挥进来顶顶。”

    方见尘:“投诉?我们还想投诉呢!我们没投诉是为了什么?!”

    “不要慌,听我说。”百米飞刀用手一压,安抚道:“这是一位还没有实战记录指挥经验的新人,但是各方对她的评价都很高。我相信你们一定可以合得来。”

    百米飞刀转身招手:“进来吧。”

    一人摸着头,从门口缓步进来。

    她抬高视线,对上数道视线。

    那视线里先是审视戒备,然后是震惊,最后震惊里带一点狂喜。

    “连——胜——!”

    季班直接尖叫出声。

    众人都是大惊,从位置上“噌”地站了起来:“连胜?!”

    鲁明远:“你不是说还有一个月才来吗?”

    连胜:“我只说,九宫还需要一个月,但没说我哈。”

    “连——胜!”季班激动地扑过来,很想抱住她的大腿。

    鲁明远举起一根手指喊道:“我要控诉!我要举报!这里的制度简直丧心病狂!”

    “我们一直忍着没投诉就是怕投诉了刀哥他们随便给我们带个指挥。连胜你要体谅我们的用心和付出!我们那么相信你!带我们找场子!”

    “走绿色通道!我要走绿色通道!我睡在上面都可以!”

    一群人激动地吼叫,谁也听不清楚对方在说什么。不过没关系,有情绪就够了。

    连胜以一种大家长的慈爱目光看着他们,抬手去拍他们的头,说道:“知道了知道了。”

    众人哀嚎声一窒,戒备地看向她的左手。

    连胜拍上季班的头:“怕什么?”

    百米飞刀说:“看来你们没有意见了啊,那我就给你们上报了。从明天开始领取轮替前线的任务,然后这是你们的日程表。”

    鲁明远接过看了一眼,说道:“我把日程发给你们,顺便给你们设个闹铃。明天正午十一点才有任务,没有关系了。”

    连胜:“明白了。”

    百米飞刀:“现在你们去休息吧。”

    几人一阵欢呼,簇拥着连胜走出会议室的大门,往他们宿舍靠近。

    “吵什么啊你们。”

    数人在走道上不期而遇。

    他们甩着军帽,看见连胜也是愣了一下。

    连胜见有几个熟面孔,就抬手打了个招呼。

    几人也是高兴道:“连胜,你终于回来啦?恢复好了吗?”

    “什么时候回来的?饭吃了吗?走啊去吃饭啊,现在食堂还开着。”

    “你们编号多少?执勤哪里?我们会不会遇到啊?”

    “你就是连胜吗?什么时候开工?久仰大名了就等着长长见识!”

    他们又朝着赵卓荦等人挤眉弄眼:“春天来了啊,看来你们终于可以发芽壮大了。”

    连胜跟他们寒暄一阵,被越来越多的人群劫走,前往食堂庆贺。

    她都没想到自己在远征军这边会这么受欢迎,看见她回归,不管是不是认识她的,都很为她高兴。

    方见尘等人看着重新空荡起来的走道,陷入一片迷茫之中。

    周师锐:“……她是我们的指挥吗?”

    季班:“是啊。”

    程泽:“看起来像团宠。”

    连胜回到自己宿舍以后,已经过九点了。因为时差原因,有些犯困,所以洗完澡直接睡觉。

    第二天早上五点就醒了,又起床开始运动,锻炼一下身体。

    过不了多久,百米飞刀过来找她。

    “连胜,待会儿跟我过来熟悉一下总舰。你工作的地方就在总舰,负责指挥单一分队,到时候给你排位置。”百米飞刀正色告诫道,“但是要注意听从总指挥的意见,你的指挥方针不能跟他的相悖,不要冲脾气,知道的吗?”

    连胜:“明白。”

    百米飞刀还是很担心,又补充道:“第一次站上指挥台,千万不要紧张啊。”

    连胜又淡淡回了一句:“哦。”

    百米飞刀:“……”

    连胜好像不放在心上。显得他穷紧张,很尴尬。百米飞刀就不多嘴了。

    百米飞刀带着连胜提前到指挥室熟悉环境。

    这里是第六军团跟第五军团的指挥台,粗略估计有五百平米的空间。里面摆满了各种器械设备。

    总指挥坐在最中间的位置,而首席数据分析师,就坐在他的后面。

    正前方是一个放大的战局模型屏幕,两侧就是各个小队的指挥台,以及众副指挥单独建设出来的小队模型。

    因为一场战役中,调派的人员众多,总指挥一个是肯定不够用的,还有许多人指挥助手。各个指挥之间分工明确。

    先是调派全队的总指挥,主要制定总体方针策略。随后是各个远征军编号小队的主指挥,譬如连胜。另外还有负责后勤部队的主指挥。他们会根据总指挥的大致指令,详细落实到自己的队伍里去。

    远征军小队的指挥,除却安排队员走位以外,还要根据副指挥的模型,根据现场战况的分析,对队员战斗给出一定的指导建议。

    季方晓如今也是正式小队的队员,但他并不是坐在指挥台上,而是以实习旁观,建议的方式,坐在主指挥的副手,进行学习。

    目前只有连胜一个人,是毫无经验,也从未坐过指挥台,却直接坐上主指挥席位的人。

    百米飞刀带她来到侧面,指着机器编号道:“记住这个位置。这里是十四号。提醒一下,不同的指挥台编号,负责的位置是不一样的。每天的号码都会提前发送你的军方通讯器上。到时候交换以后,你们轮班。你要是没事,现在可以在这边旁观学习一下。”

    连胜点头。

    那主指挥负责的区域,现在没有情况。他回头看了眼连胜,跟她打了声招呼。

    百米飞刀又说:“旁边这几个都是副指挥的位置。你的副指挥是周师锐跟鲁明远。如果遇到处理不来的情况,战场嘛,经常会有突发情况发现,我想你能明白。处理不了就喊报告,让总指挥来给你拿注意。但是前往不要因为慌乱就擅作主张。”

    连胜说:“我知道的。我是一位成熟青年。”

    百米飞刀说:“行行行,这不是你第一次工作我担心嘛。真枪实弹的了这是。”

    许多素质高,被大为看好的指挥,第一次坐上指挥台的时候,都会因为陷入新人的怪圈。

    模拟战的时候他们可以果决果断,但是真正指挥的时候,他们会犹豫。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而他们的理智跟情感无法顺利切换。

    他们指挥的士兵,是自己的兄弟、朋友。面对一些危险的局面,需要牺牲的局面,他们会动摇会迟疑,然后错过最佳时机,接连导致其他队伍受害,致使整体格局溃散。

    这些都是有的,而且相当悲剧。

    原本连胜是不应该第一次就指挥小队的。可她先前的优秀表现,有过数次的临时指挥经验,以及他们队员内部集体的声明要求,还有莉莉安娜与他的合力担保,最后才做出了这个决定。

    反对的意见肯定是有的。百米飞刀倒不怕自己打脸,他怕连胜适应不了这边的节奏,最后产生了什么心理阴影,反而毁了一个前途大好的青年。

    百米飞刀走过去,跟站在旁边等待接替的总指挥打了个招呼:“麻烦您了上校,这就是我们的新兵。”

    那名总指挥头发花白,看起来已经上了年纪。他看了眼连胜,说道:“她就是连胜?我知道了。”

    百米飞刀说:“我先去休息了,晚上见。”

    总指挥点头。

    百米飞刀离开,那总指挥转身,朝着连胜颔首,那张饱经风霜的脸上带着惯有的冷漠,说道:“你过来,我陪你说说话。”

    连胜以为他要喊自己过去敲打敲打,或者向毫无经验的年轻人声明一些重要事项之类的,自觉跟了上去。

    总指挥将连胜带出了指挥室,拐进走道,然后一路向前。

    走道里偶尔会有几个人行色匆匆地跑过,跟总指挥问好。

    连胜一步步走下去,能听到清晰的踩踏声。就听对方忽然问道:“早饭吃了吗?”

    连胜:“吃了。”

    他终于停下了脚步,推开走道尽头处的办公室大门,示意连胜跟进来。

    总指挥说:“我以前的时候,也给你爸爸做过总指挥。”

    连胜愣了一下。

    总指挥走到桌子后面,拉开椅子,并示意连胜也坐:“指挥的流动性是比较大的,尤其是总指挥。很久了的感觉。真的已经很久了。”

    连胜朝他欠身,然后也坐下。

    “我清楚记得他,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好像什么不可能的任务他都能完成。所以他牺牲的时候,我简直不能相信。那样一个人也会死吗?”他从柜子里提出一个罐头,“后来我想明白了,人类可以很强大,可生命是很脆弱的。”

    “我跟他合作过许多次,他跟谁都聊得来,太厉害了。到现在都会有人提起他,不过都是我们这些老骨头之间了。尤其是听说林冽女士调走九宫的时候,我很期待。可惜后来听说了你的噩耗。但又知道你会过来,知道你坚持下来了。好孩子。”总指挥说,“我很久没经历过这种跌宕起伏的生活了。”

    他打开罐头,里面是一盒零食。他往连胜面前一推,示意她不要客气,随便吃。

    连胜:“额……”

    她礼貌性地拿了一袋,点头表示感谢。

    连胜问:“你们会聊起他什么?他是个怎样的人?”

    “他……”总指挥很用心想了想,说道:“有很多事情,我不知道该从哪件事情说起。他做的每一件事都很有趣,但我想没有一件可以单独代表他。有英勇的,有犯傻的。那些都很有意思。他在指挥上也很有天赋,可更喜欢去前线打拼。在队伍里很有话语权,是一个值得信赖的人。”

    连胜摸了摸眉毛:“那他最常说的话是什么?”

    “最常说的话,大概就是没有意义的口头禅吧。不过有句话我印象是最深刻的。他会跟自己的指挥说,‘怕什么,哥罩你。我也是个有背景的人。’”总指挥说,“嗯……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

    连横有背景不就意味着连胜也有背景吗?

    连胜一惊道:“那我现在也有背景吗?”

    总指挥显然没料到她的思维跳跃,笑了一下,说道:“你可以试试。”

    连胜问:“这个怎么试?”

    “遇到特殊情况的时候,打打申请啊。或者有升职机会的时候,你就可以看出来了。不限制你的发展前景,不害怕你会犯错。犯错会先批评教育不做公示,有人替你背锅之类的。”总指挥说,“这些都可以说是你的背景啊。会有人帮助你。”

    连胜很来兴趣。

    “你爸爸跟你爷爷虽然都已经去世了,你妈妈的父母也早逝。但他们在军部上下都是有人脉的,我们还没有退役呢。重要的是,就算人已经牺牲了,他们曾经的贡献我们依旧会记得。我们记得,也会努力告诉下一任的人。”总指挥说,“以你的水平,还有贡献,我想,如果你能在军部一直呆下去,那么能获得将军的军衔也说不定。”

    将军级的军衔,跟校级的军衔,那可是有着鸿沟式的差距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