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曝光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10章 曝光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在前面领队的驻军也是愣了一下, 立马开始联系基地:“商城外方屏幕是谁负责的?现在在播哪个频道?为什么还在播这个联盟宣言?今天是谁管理信号,建议先把主城区位置的切断, 然后过去打申请, 让马上修正过来!”

    像这种大频公共外方的节目, 因为浏览量大, 一般是用来播放广告或者重大新闻。而所有上播的节目, 必须要经过相关部门审核。尤其是在如今这样时局紧张的时刻, 不可能会出现这样的失误或纰漏。

    大可能是网络被黑了。

    他报告完,转头朝连胜他们笑了一下。说道:“平时不会这样的,最近不知道怎么就很奇怪。”

    连胜问:“怎么奇怪?这份宣言你们不是第一次看?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不是第一次啊,也有好几个月了诶。”那军人回忆了一下,“我们这个地方, 跟格伦的关系本来还挺融洽的。虽然说知道两国之间有一些利益冲突,但其实都还好。平民们没有那么多的仇视心理。而且移民过来的格伦群众大部分还挺好说话的,遵纪守法,讲文明懂礼貌, 普通人就算不喜欢格伦,也不能针对那些无辜的人出气。”

    他叹道:“但是从格伦港口禁止联盟商人停驻,联盟屡次向格伦发出警告提醒, 然后又是这份明晃晃地挑衅宣言出来之后, 双方关系就忽然紧张起来了。脾气一爆就容易滋事, 维护邻里关系也不容易的。”

    众人了然点头。

    挑拨其实并不需要太多力气。只要心态稍有转变, 就会感觉世界都不一样。

    本来是些可有可无的事情, 现在堆砌起来, 就成了双方无法协调的仇恨。又因为政治原因,眼光变得比较苛刻,任何一个缺点都容易影响整个群体的感官。

    互有怨言,再来几个人煽风点火,就很容易出现冲突。

    只是。

    连胜又问了一遍:“是巴里特的人?不是麦斯威尔的人?”

    士兵说:“当然是巴里特的人,麦斯威尔不是主和的吗?跟联盟挑衅干嘛?”

    他才发现众人表情都有些奇异,说不出什么感觉,但隐隐带着一股杀气。

    程泽问:“麦斯威尔还活着吗?”

    士兵不解道:“应该活着吧?活得还挺好的?”

    他拍了下手:“哦!对对对!他最近在格伦很活跃啊。演讲啊,拉票啊,各种啊。现在格伦内部主站和主和人士的立场非常鲜明,双方互不相让。我看麦斯威尔人气已经比巴里特高,但是兵力可能还比不上。”

    大屏上的画面闪了一下,随后消失不见。附近信号已经被切断,等待调整线路重新连接。

    士兵轻轻舒了口气,试探问道:“咱们……还接着走吗?前面接送车还等着,要不要去下条街?”

    连胜说:“走。”

    几人跟在他后面继续往前巡视。

    连胜问道:“你们这边平时都能收到格伦的频道?”

    “当然,我们这边格伦人很多的,所以就多搭了几条信号线。不过也只能收到他们那边的部分地方台,娱乐节目什么的就不行,得自己上网。”士兵抱着武器说,“不过最近也开始管制了。格伦频道的政治倾向太重,不适合在我地播出。容易引发流血事件。”

    众人赞同点头。

    几人心中虽然惊涛骇浪,但也知道这件事情不适合就地讨论,于是压下心中的疑惑,决定先将今天的工作处理好,再做进一步的分析。

    联盟边缘地区,因为人员复杂,容易发生冲突事件。但都不是什么严重现象事情,造成的影响也不大,不需要出动机甲。

    只是这个地方住着不少格伦人民,情况较为复杂。联盟直接开启备战模式,时刻警惕城区安全,立志要将局势牢牢压住,杜绝所有恶性发展。

    连胜等人随同警备,以及抽调出来的守卫军,在划定区域反复搜查。

    到打卡时间之后,正常休息轮替。

    众人先带着装备,回基地吃饭,然后去往自己的房间休息。

    他们有默契地聚集在联盟房间里。

    单身宿舍并不大,八个人凑起来就显得很拥挤。

    他们各自搬了椅子,或者霸占连胜的床沿,找个舒服的位置开始讨论。

    鲁明远问:“康奈尔,他不是被麦斯威尔带走了吗?为什么又变成了巴里特的人?麦斯威尔还活着呢。”

    连胜端着一杯茶说:“应该是回格伦途中,半路又巧妙地被巴里特上将给劫走了吧。”

    叶步青皱眉道:“你的意思是,麦斯威尔带走康奈尔,目的就是为了把他交给巴里特?”

    连胜将茶杯靠近嘴边,热气袅袅升起,模糊了她的视线,若有所思地应了一句。

    周师锐想了想,说道:“因为康奈尔对于麦斯威尔来说,作用并不大。或许是一个精神象征,也或许是一个形象大使。但是,所有人心里都明白,他再像埃德温,也不是本人。他是一个来自联盟的人,甚至还是没有念过书的少年兵。所以,连影响作用也很有限。”

    “可是康奈尔对于巴里特非常有用,那就应该保护好他。”方见尘说,“损人利己,这不是必须觉悟吗?”

    连胜在一旁悠悠喝茶:“听见那士兵今天说什么了吗?他说卡法内部,现在立场分明,这对麦斯威尔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连胜将杯子放到桌上。

    “主战派的想法其实是很简单的。多半不是处于政治上的考虑,大部分热血豪气青年,他们认为国家外交必须硬气,才能保证避免受到不公平的待遇,或者他过的进一步欺凌。”连胜说,“那是他们不知道格伦在战争中处于什么样的地位,就像人犯错的时候,永远不会觉得自己错,只会想自己不能吃亏。”

    连胜两手环胸道:“现在康奈尔跟着巴里特四处做演讲宣言,抹黑联盟,让他们认为格伦处于正义之士的地位。如法忍受国家受到侮辱。可是,如果之后舆论出现反转,最容易改变立场的,也是这群热血青年。而且巴里特还会受到相当大的反噬,他之后说的话,都难以被取信。”

    方见尘:“舆论反转?”

    连胜说:“比如说,康奈尔表示自己是被逼无奈,受巴里特上将挟持,也会说出那样的话。然后再爆几个似真似假,立场不明的情报,混淆视线,泼泼黑水,带动舆论。”

    又比如说,他克隆体的身份被曝光,指出巴里特原本就是为了能有一个可以操纵的傀儡,才让人创造出了他。因为个人的利益原因,使他处于如此尴尬的地位。

    相信那掀起的轩然大波,足够吞噬巴里特了。只要麦斯威尔能够抓住机会,就可以以最小的代价,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

    周师锐说:“就是不知道麦斯威尔想等到什么时候。”

    连胜:“我想快了。当他们开始势均力敌……不,哪怕是只有三对七的水准,麦斯威尔就敢揭竿起义。因为,他还可以寻求联盟的帮助。他更需要,是民意。”

    然而他们目前的任务,还是解决边区纠纷。

    下午的时候,几人休息时间到,又要开始六个小时的轮班。

    因为他们人手不足,各方如今都在加班加点。除去吃饭休息,每天至少要巡逻十二小时。如果有什么突发性情况,还要等解决了才能离开。

    持续这种强度,如果情况还不能缓解,恐怕后期人手要跟不上,还得请求支援。

    那驻军过来领人的时候,受了点伤,冲突中被打伤的。因为是平民闹事,如今属于多发情况,又不好追究。只是挥了下手表示自己没事:“唉,最近各种乱,群众情绪也不是很稳定。感觉太暴躁了,谁都不听话。”

    方见尘同情道:“他们再也不是那个体恤兵哥哥们的小可爱了。”

    “是的。他们以前甜甜的,现在苦苦的。”士兵说着又高兴起来,“不过我们这边现在有三台机甲,谁都不怕的好吗!吓住他们就够了。宇宙和平需要我们!”

    然而,事实证明,三台机甲的威慑没点屁用。该打的还是打。

    显然这群人都是有恃无恐。机甲在这边,他们不能用热武器搞事,举棍子还不行吗?不过就是街头斗斗殴,你敢拿机甲打自己人吗?搞事情哦!哪里都不兴这样严重的惩罚措施。

    这样下去简直没完没了,社会风气就是这样败坏的。

    连胜搭着驻军的肩膀,将他带到房间里坐下。

    连胜说:“你看。我们就算巡逻,看见什么斗殴事件。能做什么呢?”

    “协调?劝架?谈谈人生哲学?”驻军说,“总不能坐下来打打牌吧?”

    连胜:“对啊你看,现在不允许暴力执法,都不能一次揍个乖。”

    驻军:“……”

    连胜捏着响指说:“但孩子不听话,有时候真的打打就好了。”

    驻军:“……”

    程泽跃跃欲试道:“有道理啊,这么严峻的情况,不能继续下去。否则会引发什么后续灾害也不知道。”

    “deidei,现在嘴炮没那么厉害了。他们打架,你们过去劝解,他们会觉得军方都在说屁话。第二次打架你们又过去劝解,他们就会觉得军方只能说屁话。那第三次就了不得咯。底线都是试探出来的。”方见尘点头说,“咱们现在给他们的底线已经够宽了,如果他们都在底线上摩擦,这个城市就不行了老兄!”

    驻军怀疑地看着他们,感觉即将有一大波检讨在向自己飞来:“所以你们想……”

    连胜说:“我们想请个假而已。你自己一个人过去巡逻,但是注意别把我们给卖了。”

    驻军眨了眨眼,说道:“你们……”

    方见尘打断他的话道:“你还烦恼吗?你还烦躁吗?你还在加班吗?你还要忍受被误伤却不能还手的苦痛吗?联盟远征军愿意为您效劳!”

    “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们,需要武器和车辆援助吗?”驻军激动道,“远征军的胆子就是大啊!我们也想这么干但就是不敢这么搞!”

    多有觉悟的大好青年啊!

    于是连胜等人换上便装,带上几根木棍,坐在车里随时准备出发。

    八人自己就是一个完整的小队。联系了街道管理处,让他们将附近的监控画面,都转到周师锐和鲁明远的光脑上,开始排查各处安全问题,寻找有暴力行为的地段。

    这次由叶步青开车。他的驾驶技术可骚可稳,在几人中是最靠谱的一个。

    军部派了一辆巡逻车辆跟在他们的身上,以防出现不测,可以随时进行武装协助。

    晚间时段非常和谐,连胜坐在最后面闭眼假寐。

    季班坐在她前排不停捣鼓光脑,方见尘跟他凑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还发出几声轻笑。

    连胜扒着椅背靠过去,看想想他们在做什么。然后发现他们在光网上打广告。

    “我们是——为了街道和谐而自主成立的解纠小队!

    我们的口号是——让世界没有暴力!

    我们的队名是——bulingbuling团!

    哪里有纠纷,我们就往哪里去!请各位市民自觉担当起维护社会和谐的工作。看见任何斗殴事件,请随时拨打****,咨询一毛一分钟,非匿名可报销。真实举报还有小礼品相送哦。

    3月14号13点到20点,x街xx号至xx号解纠小队为您服务。不见不散哦。”

    “……”连胜说,“我准许你们用我的私人号码来打广告了吗?”

    方见尘嘻嘻地笑。

    前方鲁明远发现了情况,将光脑递给叶步青看。车辆加速转道,前往目标点。

    他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一群人刚在墙上泼完油漆,准备离开。

    叶步青直接一个甩尾,冲上了人行道,拦住他们的去路。

    连胜靠近门口,率先推门走下来,顺便拿了根棍子。

    被泼油漆的地方,看地图信息,是一家格伦开的分公司。

    一干被泼了油漆,红红绿绿的保安正远远跟在犯人身后,那五颜六色的脸,什么表情也看不清楚。

    但见连胜等人那有恃无恐的停车姿势,还有手上携带的武器,以为是对方的救援又来了,火速转身撤逃。

    这一段路上人流量跟车流量都不少。但没人敢靠近他们。硬生生绕过了人行横道,导致旁边交通有些堵塞。

    楼上的一众白领们,透过玻璃窗向下望。

    连胜走上前说:“擦掉。给我使劲擦干净了。”

    “你们谁啊?哟,格伦狗喊来的帮手对吧?”为首是一个很壮实的大汉,他打量了两眼连胜,说道:“我就不擦,你能怎么样?”

    连胜咋舌道:“人力就是这样浪费的,全特么都是些什么鬼?”

    说是小事,但很容易引起不平跟愤懑。说是大事,见鬼的大事。

    前线维和人手都不够,还尽在这边搅浑水。

    “自觉维护街道和谐的普通群众。”方见尘从后面走上来道,“你可以选择不主动擦,但我们会按着你在墙上摩擦。”

    连胜直接上前,

    她的出腿速度够快,角落又刁钻。那大汉抬手想挡,但是落空了。

    连胜如今的力道可是真不小。那大汉看起来皮糙肉厚的,不知道耐不耐打,所以还是留了力。

    那大汉中招,钝痛从心口传到大脑,立马捂住胸口,一时间疼得站不起来。

    周围人集体目瞪口呆。

    连胜甩着木棍,又去追其他几个。赵卓荦等人从后面参上。

    季班拿着光脑在跟围观同志们安利:“扫一扫啊,扫一扫。帮我们宣传一下,有空拨打热线电话啊。”

    看那几人利索的动作和毫不留情的招呼,外行人也知道这群人都是练家子。那几人见势头不对,转身想跑。

    “留住留住!”连胜喊道,“别赶跑了,压回来给我擦干净!”

    连胜等人压住他们的时候,巡逻的士兵才姗姗来迟。

    几人大声控诉:“他们打人!”

    方见尘:“为了维护世界和平!”

    兵哥哥说:“维护世界和平的心愿是很好的,但打架是不对啊。”

    几人恶狠狠看向连胜。

    兵哥哥接着说:“但是因为你们本意是善良的,而且属于正当防卫,那就算了。”

    大汉怒道:“哪里来的正当防卫?你看见了吗?”

    兵哥哥扫了眼他们说:“我看见了。我们有监控,判断是这样的。而且你们有什么伤啊?”

    几人郁郁寡欢。倒是真没什么伤,对方没怎么用力。但这心里太不痛快。

    那兵哥哥说:“来,大家道个歉,这事就算了。”

    好汉不吃眼前亏,显然这边是拉偏架的,而对方又在理,几人就灰头土脸地道歉了。

    兵哥哥指着前面说:“我让你们去泼油漆的那家公司道歉啊。再去把墙给我擦干净。”

    几人顿时跳脚:“不干!”

    “不去!”

    “凭什么啊你们还是不是联盟的士兵?不帮我们帮外人?”

    “不擦那我走了。”兵哥哥对着连胜道,“你们在这边吃好玩好摩擦好,我们去另外一条街巡逻了。”

    众人:“……”

    边缘区这边问题不大,只是短时间内也无法解决。

    多半是观念和立场原因,或者是部分借此宣泄情绪,闹事发泄的普通群众。

    强势的半镇压行为,事故反弹率比较低,于是就延续了一段时间。基本是惹事双方都给上一棍,再进行思想教育。

    事情多了以后,军部也怒了。他们比警方要硬要严,不讲求法不责众,敢一起犯错他们就敢一起罚。

    大环境的不稳定容易引起突发状况,之后城区又出现几起武装伤人事件,季班直接用他的机甲进行街区巡逻。

    边缘区这边吧,虽然任务烦人,但却相对安全。

    他们在这边呆了不到半个月,又被调走了。目标点还是边缘区。

    这次是前往格伦的边缘地区,护送愿意回国的联盟人民。

    在双方已经撕破脸的情况下,遇到阻碍分子,允许恰当地使用高伤武器。

    这个允许和恰当两个词就代表了麻烦。

    他们需要风雨无阻地守在边线,二十四小时防备周围出现任何热^武器。枪不离手,随时保持警戒。每天还要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武装分子搏斗。精神时刻处于高压状态。

    鉴于城区设置,双方武器都有收敛,机甲作用受限,更多的是帮助他们阻挡一些枪械伤害,驱赶或者护送平民。输出多数还要靠手打。

    来这边一个星期,他们已经返修三辆车。

    对比之下,先前的那段日子只能算是休闲度假。他们的精神就不停在这种松松弛弛的状态间转换。

    这次的任务地,常年多雨。

    连胜是很讨厌下雨的,下雨视线受阻,信号也会隐隐受到影响。而且空气潮湿的地方,总是容易生病。

    她坐在车里翻查格伦最新的新闻动态,一条条仔细地扫过去。

    周师锐和鲁明远也在翻新闻。

    格伦如今的新闻热点,政治实事占了大半。各种政治评论员对巴里特跟麦斯威尔的分析,以及格伦未来的走向预测。其他还有民情调查,群众支持读等等数据统计。

    最多的还是双方今天又发表了什么讲话,参加了什么会议,表达了什么观点,以及这些话应该如何解读。

    周师锐说:“最近是不是没有什么最新动态?新闻很多,但是好像巴里特没有露面了。”

    虽然依旧是各种洽谈,但爆出来的,都不是什么实时最新的消息。只是偶尔将一些内部会议视频对外公开,往民众自己分析讨论,保持热度。

    连胜摸着耳朵说:“康奈尔现在在哪里了?”

    鲁明远说:“动态停止更新了。似乎是在格伦六区旅游。”

    周师锐:“查了一下,目前六区说偶遇康奈尔的几条,里面图片都是假的。”

    鲁明远:“那康奈尔到底在不在六区?”

    周师锐:“我怎么知道。”

    连胜说:“要发酵了,看来进展不错。”

    他们瞎猜一样地讨论,外面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不久后又响起一道。

    连胜浑身一震,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枪,然后推门跳下车。其余几位在休息的人也瞬间坐了起来,慌乱推门而下。

    外面雨声作响。

    鲁明远喊道:“没有没有,没有敌袭!没有搜到任何信息!”

    外面一片漆黑,月亮被厚重的乌云遮蔽。泥地上全是坑洼的水渍,雨有越下越大的趋势。

    远处城区还有未熄灭的红光,但在雨势中迅速消散。

    连胜喊道:“打光!”

    车顶的灯光打开,众人眯了下眼,抬手挡在眉毛上遮光。

    周围一片是安全的,没有看见任何的危险分子。然而光线像被吞噬了一样,照不到更远处。

    周师锐说:“前面打起来了!是城区!好像用了爆破武器。”

    连胜说:“当地没有任何疏散和警示的公告!居民全都还留在城里!”

    方见尘睡得发懵,被雨一淋全都清醒了,骂道:“卧靠!”

    “可能内战了!”季班在前面说,“上面说情况不明,但暂时没有扩大,让我们保持中立!保持中立!”

    他们在雨中等了十五分钟,用夜市望远镜查看远处城区情况,发现之后什么都没发生。

    灯光亮着,但没有再出现任何的爆破袭击。

    数人冷得瑟瑟发抖,感觉这内战也就到此为止了。重新回到车上。用毛巾擦了把脸,然后打开暖气等待通知。

    几人不满开骂。

    程泽:“他们玩过家家呢?不带在城里开炮的啊。”

    “吓死了。神经衰弱了。”方见尘抹了把脸道,“耳鸣都消不掉,现在睡个觉真难。”

    连胜:“你可以接着睡。”

    方见尘说:“睡着就是等待被惊醒,还是算了。感觉更累了。”

    车顶的灯光就那样开着,季班开了首音乐。

    众人睁着眼睛,望向前方。

    不久后,他们来自另外一个驻守小队的信息回馈。

    “不要慌。好好睡觉好好休息。留在原地不要走动。”

    “没事了。卧靠那群人有病,我们人还在城区里面都吓了一跳。忽然就开打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没伤到什么人,神经病地互炸工厂以示威慑。但是炸了两个可能发现在互相伤害太不值当,然后就停了。现在闹事的人已经被带走。政府让小乖乖们继续安睡。谁特么睡得着啊!”

    “他们说,看着你们那边的光忽然觉得特别安心,感觉你们不曾离开,所以决定还是回到联盟的怀抱。明天估计会有一波人选择回归。你们记得戴上联盟的肩章,随身配把武器,进来把人接走。注意安全。我已经练习接送的队伍,带人过来支援了。”

    众人闻言,打开格伦这边的社交软件。反正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就在网上刷刷评论,表达他们的友善。

    几人在论坛里跟着群众一起吐槽,顺便向他们介绍一下联盟的风土人情,直播军旅日常生活,聊得还挺开心。

    连胜直接开了一个万众瞩目的美食楼,直播各种教程。

    格伦的网信办正在控制舆论,顺便监察一下信息安全。这次状况突发,知道民众会很不安。政府接连发了几条公告以做安抚。

    然后就看见几个顶着联盟id的人大晚上晃荡在各个板块。

    边缘区人民对于联盟总是比较容忍的。虽然有人叫嚣着和联盟敌对并对他们进行语言羞辱,但这群人厚脸皮的丝毫不在意。耍贱恶意卖萌。隔着边线在这里公然调戏格伦的国人。

    哪有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这样做!组织性和严肃性呢?!

    大晚上的不睡,格伦网信办开始封号删帖。

    连胜等人发现了,让技术工们开了个外挂,快速注册账户,并进行火速发帖。

    网站官方技术工连夜被喊起来堵漏洞禁外挂封ip。

    联盟军又开始召集小伙伴们加入到捣乱的行列里来。

    网信办半夜加班,加设屏蔽词,严查所有翻墙ip。

    但,野火烧不尽……

    双方人马拼得你死我活,吃瓜群众瞠目结舌。

    第二天天亮,雨势渐小,前来接送的队伍顺利到位。同另外两支队伍汇合,陪同他们一起进城区接人。

    连胜等人收起光脑,穿了一晚上的湿衣服差不多已经干了。漱口洗脸,吃预防的感冒药,然后进城接人。

    城区的人未必会对他们友好。尤其是他们带着联盟的肩章,还穿着联盟的军装。从街上走过的时候,能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恶意。

    救援和接送的工作还要持续下去。

    边缘区总是会有不少定居的居民,或者已经通婚的居民。他们根本无法决定是不是要离开这边。

    有些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的人,根本无法联盟的生活。但因为长相与血缘,在格伦这边又开始受到歧视,所以万般纠结。

    建有公司的人不方便撤走,格伦也不能让他们轻易离开。毕竟涉及资金外流跟员工失业的问题,要和联盟进行交接跟商讨。

    在这些人决定,处理完毕之前,联盟驻军都不能离开。

    跟他们同样驻守在这边的远征军队伍们,中午和他们一起吃饭聊天。

    几人坐在车顶咬着惯例的干面包,就着瓶水喝。

    “执行这边的任务压力很大的,必须时常调动,不然睡不好都容易猝死。人多的话,可以两个月轮次班。人少的话,需要三个月轮次班。从这里出去,应该会去比较轻松的地方缓一缓。”那老兵问道,“你们入队都多久了?”

    连胜说:“半新兵。不到两年”

    “那你们应该很快就可以回去了。”老兵说,“看你们习惯地挺快啊。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打架的时候也挺狠。还想给你们传授传授经验看来都不需要。”

    他说着感慨道:“唉,想想我年轻的人时候真吃不了苦,去哪儿都觉得是鬼地方,不能更糟糕了。然后联盟总是能给我新的惊喜。蛋疼来蛋疼去,蛋都金刚不坏了。”

    方见尘说:“过奖过奖。”

    老兵赞扬:“谦虚谦虚。”

    旁边的老兵说:“也不一定啊。真开战的话肯定比现在惨。还关注人权给你调动呢,估计都要常驻了。”

    老兵说:“真打起来肯定是他们先打,我们要么等他们打完了再出手,要么就派小部分陪着打,肯定没想象中那么惨的。”

    同伴说:“他们打起来我们也睡不好啊。看看昨天晚上那要命的。想睡觉都不敢睡。”

    时常半夜深度睡眠被吵醒,很容易出现心里阴影。从前线调度回后方的人员,长时间内都无法适应。睡眠质量极差。

    而失眠对人的折磨简直是——痛苦至极。

    连胜掏出自己的光脑又开始刷社交软件。

    老兵凑过去看了一下,笑道:“哈哈,我就喜欢你们年轻人这股劲儿!喜欢恶心敌人的那种优良品格可以传承传承!备战时期在战区给自己圈粉,你们真够可以的!”

    老兵商量道:“加个好友。下次你们调去哪里了,我可以给你们推荐一下景点。”

    连胜于是和他摇一摇,互加好友。

    “连胜连胜!”季班在前面拍着车盖喊道,“快看一下新闻推送的第一条!”

    连胜退出软件,又去开新闻页面。其他人抬了下头,也纷纷去看。

    从早上开始,就接连爆出几条重磅新闻。

    先是关于格伦所属边缘区深夜爆炸时间,再是格伦内部军政双方对峙,之后是关于反战情绪的调查。

    最新也最严重的,就是揭秘巴里特上将。那几条新闻中都出现了康奈尔的名字。

    虽然这天是在意料之中,却还是有些惊讶。

    在远征军调配的日子过得没日没夜,都没反应过来竟然已经这么久了。

    连胜定神,又仔细看下去。

    报道称,不久前康奈尔被麦斯威尔接走,他才可以站出来,悲痛地表示自己是受巴里特上将的挟持,才做出种种抹黑联盟的行为。

    联盟从没有过类似的苛待行为,虽然条件不好,但也是正常待遇。要知道一个被苛待的人,怎么可能有机会驾驶上高危性的机甲呢?不怕他进行报复吗?

    为了赎罪,他愿意说出在巴里特上将那边得到的情报。和平可贵,希望群众能够及时醒悟,看清巴里特的本质,不要再被他利用,做出错误的决断。

    康奈尔声称巴里特想对联盟开战,是为了能正大光明抢夺联盟的丰厚资源区。巴里特时常借用类似的手段,来为格伦牟利。譬如卡法,譬如风瑟城,还有其他的一些资源小国。

    但是这些资源,只有一半划入格伦,其余都被军方管理层私下分配,只是一个谋夺私利的方式而已。军部伤亡赔偿低廉,士兵安全无法保障,这样的战争根本毫无意义,不是为了格伦而战,而是单纯为了巴里特而战。

    巴里特开战惯用的做法就是抹黑目标国,煽动格伦各部情绪,然后领兵出征。但是多数征讨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格伦军杀得最多的不是武装部队,而是平民。

    巴里特根本不在乎格伦未来会怎样,因为他已经积攒了足够的资本和人脉。偷偷制定好后路,换一个身份,移民之后可以重新开始。

    他说得似真似假,众人一时分辨不清楚。

    内容扯蛋,但又扯蛋地带一点点真实感。

    网上吵得不可开交,双方谁也无法信服。众人都想等着巴里特亲自出来解释,可是几天来都没有他的消息。

    巴里特当初带着康奈尔四处做演讲,煽动民情,各处电视台同步播映。甚至在联盟边缘区,不惜黑了联盟的网络,也要投放相关内容。

    可见他对康奈尔的信任,并在此事上的投入付出。当时有多卖力,那现在的反噬就有多严重。

    这一波波高^潮比想象的要更剧烈,显然背后控制的人很有水准。

    巴里特上将目前位置不明,康奈尔目前位置也不明。

    巴里特上将估计死也想不明白。他手上明明有康奈尔最大的把柄。自认为两人毋庸置疑是站在一条船上的,可对方翻船了。

    克隆人啊,克隆人是不被承认,且不允许存在的。如果身份曝光的话,他会被处理,而联盟也会因为包庇而受到责难。双方都没有好处,为什么他要这样做呢?

    事情发生是在昨天早晨,昨天晚上在格伦发达区内部曝光传播。今天彻底控制不住,消息公开外传。

    边缘区影响还不大,讨论归讨论但只是哔哔,没人动手。主城区似乎不大妙。毕竟麦斯威尔在那边。

    老兵不明所以,咬着面包道:“这康奈尔……什么情况?怎么老反水啊?都水成习惯了?从联盟跳到巴里特,再从巴里特跳到麦斯威尔,我说他不会再跳回联盟来吧?”

    连胜翻开通讯列表,说道:“借您吉言了。”

    那老兵懵道:“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