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默示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09章 默示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红楼之公主无双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康奈尔和哈里的事情, 从回到基地之后, 就没人再谈起。好像当初前往港口的, 只有他们几个一样。

    赵卓荦等人多次追问,但都被推诿了过去,百米飞刀表示, 他有自己的想法,出结果了会跟他们解释。

    屡次得不到答案, 他们就知趣地不再问了。

    百米飞刀给了他们足够的调整时间, 暂时没有给他们安排什么任务。嘱咐他们状态调整过后, 自己重新开展训练,为归队做准备。

    至于方法, 他们自己就是最熟练的, 百米飞刀没有再指派教官。这日次过得异常轻松。

    方见尘在港口球打多了,停训后觉得浑身痒痒。于是整天拉着赵卓荦等人一起舒解。

    可惜他们玩球的时候, 别人要么训练, 要么执勤, 要么放假,喊不到多余的队友。来来去去只有他们四个, 来三对三都组不起来,打起球来特别无趣。

    而且另外三名队友技术高低不等, 对篮球的热情寥寥无几。赵卓荦和叶步青完全就是一副随便陪你玩玩的模样, 那股颓废感已经直白地从他们奔跑的姿势里透露出来。

    程泽这人嘴太毒了, 就喜欢损他, 难以激起他的成就感。

    这样一个组合, 就是忽然使出什么惊天神技,也只有他一个人高兴惊呼,简直毫无意义。

    偌大的体育场,无法安放那他脆弱而抑郁的小心灵。

    方见尘感慨,果然打球是一项团体性运动,不仅需要队友,还需要粉丝。

    于是他又开始转战街头篮球运动。

    在六军附近晃悠打球的,一般都是学生或者业余人员,水平参差不齐,但观众特别给力。方见尘加入后不久,就在这边混得风生水起,赵卓荦见他一个人打得也挺高兴,就自己去找事情做,不跟着他瞎混。

    叶步青看上了一墙之隔的网球队。程泽决定趁着这个大好时光,谈场不会说散的恋爱。

    最后四人都崩了。

    赵卓荦一时间找不到带他玩的小团队。

    连胜跟着技术工三人组在上文化课。她立志于要学会自己开车。实现从一个只能被颠晕,到有机会颠晕别人的宏愿。

    执勤的军人根本不和他说话,二十九区这边管辖很严,他一靠近危险的边线区,为了保证他的人生安全,直接被拖走教育。

    叶步青在墙的另外一面没能找到合适的对手。

    练习过网球且有一定水准的选手,不喜欢来这边虐菜。留在这边的人,都只是为了蹦蹦跳跳舒展筋骨。叶步青涉嫌严重打击他们的自信,破坏邻里间的和谐友爱,被驱逐出了球场。

    小伙伴们拒绝和他建立友谊。

    至于程泽嘛……看清了现实。

    程泽想不通那些前线军人是怎么交到女朋友并拐进婚姻殿堂的,毕竟找一个随时可能狗带的男朋友是件多么糟心的事情,而能承受这份心灵重量的女生真是不多。

    看看百米飞刀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单着,看看莉莉安娜那么一……还单着。

    程泽忽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的人生,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就只能孤独终老了。

    难道真的只能用自己那并不算丰厚的家产,和下一代的高考加分作为条件去色^诱一个吗?

    方见尘纯粹是觉得……没意思。

    几人得到了一个共同的结论。

    世界需要和平啊!和平的时候娱乐方式才能得到壮大发展!

    于是偷了没几天懒,又都滚回去做自己的单项训练。

    百米飞刀审阅完文件,觉得有些疲惫,出来做做日常锻炼。前去操场慢跑。

    走进体育场的时候,就看见安静地靠边站着,在做投掷训练的方见尘。

    形单影只的,那小模样看起来还真有点可怜。

    百米飞刀小跑过去问:“不打篮球,练什么呢?改棒球了?”

    方见尘:“……棒个鬼!我在做正事!这是投雷没看见吗?投雷啊!”

    百米飞刀感受了一下:“炸坑的气势我收到了。”

    方见尘练着投雷说:“还是康奈尔教我的呢。那小子哈。”

    百米飞刀没说话。

    方见尘停下了手,问道:“康奈尔那边到底去干什么了?联盟想怎么办?”

    百米飞刀挑了挑眉毛,含糊其辞道:“做大事去了!”

    “喔——”方见尘忽然兴奋起来,“我就知道啊刀哥!做什么大事去了?怎么不告诉我们啊?你这人不能这样的呐。”

    百米飞刀小声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能告诉别人,包括赵卓荦他们,能做到吗?”

    方见尘道:“当然啊!”

    百米飞刀想了想,摇头道:“他们可是你最好的兄弟,我不相信。”

    “可是我也要服从命令啊!我是一名军人!”方见尘说,“对他们的信任,也无法改变我对组织的忠诚!上级的命令我会绝对服从!”

    百米飞刀说:“对咯。我也是嘛。”

    方见尘:“啊?”

    他绕了一圈,明白过来百米飞刀的意思。失望撇嘴。

    百米飞刀说:“真闲得没事做,我也可以给你派个任务。”

    方见尘激动问:“是什么?”

    百米飞刀:“帮我写报告。感受一下领导的痛苦。”

    方见尘转脚,虚空状似朝着百米飞刀掷去一雷,百米飞刀配合地跑起来。

    两人在操场边玩了一会儿,百米飞刀锻炼时间结束,决定回去了。

    “太无聊了,都没人陪我玩。”方见尘追着他说,“真的,你给我派任务吧。我已经调整好了。”

    “过两天。”百米飞刀往回跑,朝他挥手道:“年轻人不要急!”

    放假的日子,对他们来说,确实是有点无聊了。

    而连胜深埋自己的学习生涯无可自拔,日子过得非常充实。作为努力的回报,她的驾驶事业得到了万众瞩目的成就。

    军部多的是灵魂车手,更多时候是在应急情况下被迫使出的生理反应。连胜在这个大团体的影响下,成功晋升成为新一任王者。灵魂水平远超平均水准,撞翻的模拟建筑和活口,连起来可绕联盟一圈,并在不断突破之中。

    路程超三公里,事故率高达百分百。

    暂时无人敢超越。

    这个数据震惊了所有人。他们无法相信有人会开机甲,却不会开车。这得是怎样的骚操作?

    程泽啧啧称奇道:“你这不是灵魂车手,你这是亡灵车手啊!开往地狱的直通车!”

    鲁明远拍着胸口说:“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不会麻烦你去开车的。”

    季班一本正经的胡编道:“……你还是放弃好了,开车很难的。联盟这边没有十年驾龄不能上路的。而且很累的。”

    周师锐:“你为什么一定要追求极限呢?开车不是每一步都用急刹和漂移来进行的。”

    那画面他们都模仿不来。

    百米飞刀观摩完毕,喟叹道:“这不是重装,都不敢让你开啊,不然连我们军事基地都出不了。”

    武器开发员摸着下巴道:“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一种新杀器,也许可以发展一下。”

    他的同事说:“用于自杀的杀器,还是不用了吧?”

    “模拟和现实还是不一样的,我是一个发挥型的选手。”连胜说,“大家相信我,请支持我。友谊万岁!”

    方见尘:“友谊?不存在的。”

    赵卓荦:“……只有英魂才能永垂不朽。”

    连胜叹道:“我对你们很失望啊。”

    他们也是啊!

    百米飞刀推着他们说:“如果真的蛋疼,就给我出去帮忙干活。街上那么多需要志愿者的工作看见了吗?学什么车?大龄玩具车?快乐活着不好吗?再快活几天就有任务了,别在这里闹呢。”

    众人安心等着他所谓的任务。

    季班的默示,损毁之后一直存放在六军这边进行维修。

    他们按照进程先后去了卡法跟港口,这一大段的时间里,季班没有收到任何关于默示消息。回到二十九区,依旧没有看见自己的爱机,让他一瞬间也有了联盟昧了他机甲的怀疑。

    还好机甲维修的工作是交给林冽女士进行的,她依旧留在军部基地。

    季班过去问了一下,给出的答复是,机甲外形已经全部修理完毕,但控制中枢还差一点连接问题,他们正在数据最后修正。

    季班有些疑惑。因为当时处理中枢并没有问题,为的就是修理零部件和衔接部位。而中枢涉及整台机甲的控制运行方式,只有驾驶者自己才有最大的决定权,其他人的改进不一定适合他。

    季班有些慌,他怕科研院的人看他代码混乱,替他做了什么修改整理。又或是这对手操机甲好奇,做出了什么不可逆的行为,然后之后的时间里一直在查漏补缺……补缺。

    连胜安慰他,林冽女士是一个有脑子的人。而且人也是真的忙,也许修到一半,看你也不回来,就暂时搁置过。

    两天之后,季班的机甲终于交接。

    林冽从研究院出来,约他中午过去领取。

    季班一晚没睡,大早激动地从床上爬起来,招呼众人道,“起床起床!你们快过来看我的新机甲!”

    群众们也很捧场。排着队跟在他身后,前往基地后方,查验机甲。

    百米飞刀放下工作,带着检测的设备,过去记录数据,测试初次使用的性能。

    林冽领着他们走进一个房间,却不是旁边摆放着机甲的武器库。

    她推开了灯,指着前方一个正方形的操作台,退开一步说道:“过去试试。”

    众人:“……”

    程泽惊道:“都缩水成这样了?天呐?体积不对吧?”

    方见尘说:“过分了啊联盟。坑小孩子的材料。而且这也太敷衍了。”

    百米飞刀敲他们脑袋:“不懂别瞎说。这是科研院最新力作。突破了多少技术障碍才成功的一代机甲。绝对有着划时代意义的技术改革。但是因为系统大小和信号传输路径的原因,只能在手操机甲上试用。”

    连胜也很震惊:“难道能放大?还是能伸缩?这么厉害的吗?这种大小难道可以随身携带?”

    众人一起看向她。

    赵卓荦:“……你可能电视看多了,这显然是不符合物理规律的事情。”

    季班走上前,启动操作台。

    屏幕亮起,中枢开始读取数据。随后两侧升起宽屏,出现熟悉的视角画面,就是机甲上的全方位视角。

    坐在驾驶舱的时候,那画面就是他亲眼看见的,而这时候,显然是转换传递的数据。

    季班探出脑袋确认了一遍,又缩了回去。试着动了动机甲的手脚,但是没有任何变化。

    季班“咦”了一声,看向林冽。又召出全部的代码,确认是不是被更改了指令。

    林冽在旁边对着通讯器道:“a3口开启。机甲准备出舱,”

    随着她的指令,机甲视角前方的大门向上拉开。同时角度稍稍上移,能感受到机甲底部被上抬。

    季班看向左手边的小屏角落,那是机甲目前状态的三维展示。

    林冽:“解除锁定。准备启动。”

    默示向前走了两步,正常动作起来。

    季班是第一次从屏幕上获取全数据,没有身体失重一类的反馈,还有不习惯。他停下来又确认了一下三维展示图,才重新继续动作。

    外面隐隐传来“咚咚”的踩踏声,且越来越响。

    连胜跑到窗边,拉开窗帘,就见前方武器库的一个进出口,缓缓走出一台机甲。

    小伙们纷纷贴在玻璃窗上向外张望。

    “喔——”众人震惊道,“无人机啊?!”

    季班激动道:“哇——!”

    众人:“噢噢噢——!!”

    季班:“哦——!”

    百米飞刀:“……”

    一群傻子。

    研究人员们站在旁边,骄傲哼哼,对他们的反应表示很受用。

    远程操作技术的实现,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人员伤亡,同时可以将控制中枢留在最安全的位置,机甲扮演的仅是指令执行的工作。这样就算机甲被捕获,敌方也无法直接获得最核心的数据,它的意义根本无需赘述。

    但它一直存在技术上的局限无法突破,且弊端跟它的意义一样显著,仿佛一道壁垒,挡在机甲的发展进程上。

    人人都有这么一个想法,但人人都只是想想。各国都有相关的实验,但还没听谁说有什么显著性的成果。

    这其中也的确很复杂。

    一是信号传输的问题。

    在远程操作的过程中,如何实现信号的有效传输?如果在作战时,数据传输的中途,被对方成功屏蔽,那等同于送了一台机甲给自己的敌军。如果真发生这样的事情,绝对会成为有史以来战争史上最骚的一次操作。

    而大家都无法真实探知对方的信号屏蔽与反侦察水准,谁也无法保证自己不出现这样的悲剧。这也意味着机甲上的反屏蔽技术要无时无刻不在更新。这导致了远程操作,是只有反屏蔽技术最先进国家才敢玩的东西。

    除此以外,还要保障数据传输的速度。在战争中,要争取的时间,那都是以微秒毫秒来计。信号要是猝不及防地卡了一下,那……就非常美丽了。

    二是指令功能的问题。

    无人机技术一般无法支持过于完善且多变的武器。

    而机甲又不像普通的无人机器,它不能只依靠简单的指令进行攻击。它很珍贵,派出去的时候,就是以回收为目标来进行使用的。

    而且机甲手如果不在战争中心的话,对外界情况的应变,难以做到那么的迅速,环境反馈的刺激也无法及时感知。

    那种紧迫感是无法模拟的。

    方见尘又冲了回来,挤到控制屏幕前,问道:“看看功能都齐全吗?”

    季班推他:“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方见尘:“你的光屏挡住我们瞻仰的视线了!”

    季班说:“你先等等,我再仔细看看!”

    鲁明远走到林冽旁边,尊敬问道:“默示的有效远程控制距离是多少?”

    林冽说:“给默示自配了一个信号发送转换器,可以做到完全防屏蔽一百公里。还没有做最终测试。如果没有屏蔽信号,依靠城区信号进行传输转换的话,可以做到无距离限制。”

    一百公里在如今大型战场中,还是太短。但是一般来说,这样的距离足够他们将控制中枢停靠在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远离激战区。同时给予默示足够的活动范围。

    而控制台很小,方便进行转移调整,他们可以用另外的运输工具,来配合默示的行动,视线远程控制的任务接替。

    鲁明远:“只有手操机甲能行吗?”

    林冽点头:“目前来说是的。传感机甲的数据传输比较特殊,无法保证足够的安全性。主要是传感器的运作方式。它无法脱离驾驶舱。”

    鲁明远又说:“哦!那相关数据能告诉我吗?”

    林冽:“还没有。正要进行测试。”

    百米飞刀拍手道:“不要愣着了!季班带着你的机甲,现在开始做数据测试。跟着地图上的红点走,先去后面的荒地进行速度和力量测试。鲁明远还是小弟,拿出你们的小本本,准备工作了。”

    百米飞刀给季班找了一个足够宽阔的地方,让他进行各项操作,方便测试相关性能。同时让他尽快适应新的操作方式。

    季班即兴奋,又有一点陌生。这种远程操作的方式,让他有一种在打游戏的感觉。

    虽然手操和传感机甲就是不一样,对机甲状态的传递依赖度不那么高,驾驶的时候,他就要时刻关注机甲三维模型并进行指令调整。可是在过山坡的时候没有了那种颠颠的起伏感,爬墙的时候没有了那种下坠的压迫感,还真是不习惯。

    季班在努力适应自己的机甲。他两年多没碰过类似的指令操作,但只用了短短几天,就顺利上手。

    毕竟有着扎实的基础,而且默示在功能上,林冽并没有给他做任何的更改。

    百米飞刀看他的操作已经能够浪起来,而连胜等人身体素质,也在各项调整后基本回归到合格线上,就真的给他们发布了作战任务。

    来自远征军的第一项作战任务。

    “远征军机甲手不够用,机甲也不够用。你们都是正式经历过前线战斗的士兵,我们没有过多的时间在给你们适应。现在开始正式随军出兵!”百米飞刀说,“除了默示,我们还能提供两台机甲。没有的选,一台狙击型机甲,一台侦察型机甲。”

    侦查型机甲毫无疑问是叶步青的。狙击型机甲连胜还能跟方见尘争一争。

    两人瞬间扭头锁定对方,捶着拳头放出一股杀气。

    方见尘哼哼笑道:“做你的指挥吧,总指挥,我们不能没有你。”

    连胜:“并不冲突,谢谢。”

    “所以呢?人选定了吗?打一架是吗?”程泽跃跃欲试道,“其实我风翼开得也是挺不错的。速度能上的去。”

    “你别闹。”百米飞刀决定用史上最公正的判决方式,对着连胜跟方见尘道:“剪刀石头布!”

    二人蓄势待发。旁观群众屏息凝神。

    百米飞刀一声喝下:“开始!”

    二人出招。

    拳头对布,方见尘尖叫狂欢。

    连胜摸着自己的拳头说:“老板,你可是我老板呢。一个从来不付工资的老板。”

    百米飞刀偏心道:“三局两胜。”

    方见尘瞪眼:“卧靠?”

    百米飞刀催促道:“快快快!”

    还是拳头对布。

    连胜:“卧靠?”

    方见尘忍不住仰天长啸:“哈哈哈!”

    “老板!”连胜恨道,“我妈在这里看着呢!她对六军做出的贡献,对联盟全体做出的伟大贡献……”

    百米飞刀服了,说道:“好了好了,再给你最后一个机会!五局三胜!”

    方见尘嗷嗷叫道:“怎么能这样!我没同意啊!”

    “刀哥以后补偿你。让让人家妹子知道吗?”百米飞刀恨铁不成钢道,“后门开到这地步了,你别给我怂成这样啊。”

    光明正大走了后门的第三局。

    该死的还是拳头对布。

    连胜不敢置信。

    她最近背运已经到这程度了吗?

    百米飞刀嫌弃地看着连胜道:“没救了的。典型的付不起的阿斗。认栽吧。”

    方见尘哈哈笑道:“谢谢承让谢谢承让。”

    连胜:“……果然只有英魂能够永垂不朽。”

    毕竟还没有正式开战,他们的任务并不算难。

    多数情况下,就是开着机甲,去目标区域展示一下自己的身姿,以表示自己是个有机甲的人,好达到威慑的目的。

    但联盟内部的矛盾也无可避免。

    在当地驻军兵力无法做到及时镇压时,他们需要用最小的损失,控制住敌军的攻势。

    多数战场都在城区中,对机甲的控制需要非常精细。季班承担了大多数的工作。

    又或者是伪装一下身份,去格伦和联盟的边缘边区拉偏架。

    众人带着两台机甲,根据上级指令,开启了四处奔波的旅途。

    他们去过炎热得几乎难以呼吸的戈壁,也去过寒冷得无法自由活动的兵丘。

    最后发现,他们真是出生在了最幸福的地方。

    远征军并不像他们想得那么光鲜,多数情况下他们很狼狈。一年到头得不到正常的假期,还总是遇到奇奇怪怪的人,孙子跟大爷的身份来回切换,心里素质得修到满级。

    从港口回来已经半年多,他们谁也没有提起。但是有两个名字,始终压在他们心口。

    知道真相的,或者不知道真相,但是不愿意去相信现实的。

    这天,几人穿着一件厚重的军装,在联盟边缘区刚镇压完一场武装暴^动,跟当地驻军前往城中进行三次巡逻防备。

    城区中心的商场屏幕上,忽然开始播放一则短片。

    那背景的音色,很熟悉。

    连胜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后面的人也震惊抬头看去。

    康奈尔那张久违的脸,就出现他们眼前。

    他正在冷漠地控诉,仿佛只是背诵着什么演讲稿,都是和他无关的事情。

    康奈尔说:“我在联盟服役期间,受到联盟无情地压迫。在联盟没有享受过任何正常的待遇。没有接受过教育,没有任何保险跟补贴,还被迫进行各种义务劳动,甚至没有退役的权力……感谢巴里特上将,是他将我带出了联盟……”

    众人都有些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