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呐喊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06章 呐喊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连胜从迪吧后面走出来, 挤进正在焦灼的人群中。

    走上前拦在黑衣人跟康奈尔之间, 一脸烦躁道:“算了别打了, 既然没事就好了,我们不是格伦的人,不要在这边多惹麻烦。”

    康奈尔和哈里还有些忿忿。但各自退开一步。

    几位挨揍的黑衣人才是真的气愤, 要不是有别的任务在,绝对不会就那么放他们走。但是现在没空和他们纠缠。年纪这么小, 一看就不是目标。

    连胜说:“回去吧, 不想玩了。还是回学校吧。”

    经纪人于是一手拖着康奈尔, 一手拖着哈里,将两人拦在身后, 快速后退, 同时赔笑道:“是误会,都是误会, 请不要介意。他们都只是小孩子。我们马上就走了。”

    将人拉出老远, 经纪人才疲惫地叹了口气。看着他们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挫败地憋了回去,说了一句:“你们站在这里不要动, 我去开车。”

    连胜四面看了一圈。远处方见尘正站在街口,准备朝他们这边靠近。

    连胜开始确认各方位置:“小学弟, 你们现在在哪里了?”

    周师锐说:“我们已经出了游戏厅。现在正往你那边过去。”

    “连胜, 你真的一点都不紧张吗?”鲁明远小声道, “不在现场我都觉得……有点虚虚的。”

    他根本没觉得可能把人安全带出去。知道他们答应营救的时候, 自己都惊了一下。

    十个没有任何武器、准备、接应、经验的人, 要从一群武装充沛,人数不明,掌控着城市监控系统的便衣手里逃出生天?

    ……闹呢?

    “紧张什么?有什么好紧张的?”连胜说,“紧张是因为害怕失败,可是我现在连对策都没有,不知道该怎么紧张啊。”

    众人:“……”

    连胜比喻道:“就像你考试的时候吧,如果瞎蒙地写满了一张卷子,还要猜测老师会给你多少辛苦分。可是如果你交的就是白卷,还担心什么?担心老师脑抽给你个卷面整洁分吗?”

    众人:“……”

    “你……你别给我在这种时候佛了啊!倒是紧张一点啊!他们如果加大排查力度要怎么办?人要怎么运出去?这些问题都迫在眉睫地需要解答!它们不值得你紧张吗?”方见尘喊道,“聪明的人就有点自觉啊,百米飞刀已经把我们托付给你了,九条……呸!现在是十一条血淋淋的人命呐!捏在你的手心里!”

    连胜:“……可是我现在也飞不出去啊。”

    众人:“……”

    连胜不逗他们了,正色道:“先去排查地点看看有没有漏洞,你们总不能让我来顿盲操吧。”

    “不要太悲观,对面显然现在比我们紧张。人已经带出来,主动权就在我们这边。没有任何一项行动和计划是完美无缺的,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变数。如何抓住跟利用这些变数,就是我们成功的关键。”连胜说,“紧张可以加速你们大脑的思考速度,加强对外界的反应能力。但是慌乱会蒙蔽你们的视线。好好理理思绪。”

    连胜又瞄了眼时间:“更危险的情况都有可能遇到,你们要习惯。与其悲观放弃,不如想想自己有没有留下什么漏洞。只要往前走,说不定路就出现了。站在原地,就什么都做不了。”

    连胜当然也是紧张的,但是一个团队里,必须要有一个定海神针般的存在。她已经习惯了保持一贯的模样。

    这时叶步青和程泽从别的方向拐过来,周师锐三人也过来了。他们一行人成功汇合。

    不久后经纪人开着他的车在旁边停下,问道:“现在还要去哪里?”

    众人上车,连胜说:“我们有几个朋友,过去接一下。”

    “几个?”经纪人抬手数了一遍,问道:“你们哪有那么多人啊?刚刚明明都在迪吧啊,他去哪里了?”

    连胜:“他刚刚交的,出去买点东西。我们现在要回学校。”

    经纪人问:“你们不买东西了?那我们康奈尔的光脑呢?”

    连胜说:“不买了。”

    经纪人不平道:“为什么?!”

    连胜没有和他争,对着通讯器问:“兰斯你现在在哪里?方便说话吗?”

    对面没有回应。

    连胜又喊了一遍:“兰斯?”

    季班说:“他刚刚已经退出去了。”

    连胜掏出光脑仔细一看,发现人真的不在群里。

    叶步青说:“他是不是还在迪吧里面?我一直没有看见他。”

    “在,挂断之前,一直都在迪吧里。”周师锐说,“我们在路边说话的时候他也在。”

    “你们这边还有一个人?要不要等他过来?”经纪人说,“年轻人就是年轻人,交朋友就是两句话的事情。兰斯是谁?顺路的话,也是财经大学的学生?”

    连胜点出兰斯的名字,和他发去私聊。

    不久兰斯回道:“你们先走。带着麦斯威尔一起走。”

    连胜问:“不把你一起接出去?”

    兰斯那边又没有了回应。

    连胜手指在腿上轻点,皱眉不语。

    哈里问:“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等他?”

    “这个地方不能多呆,我们先走。他能两个人到这个地方,应该有办法自己出去。”连胜说,“汤姆哥,直行两个路口右拐。”

    经纪人看着远处走动的黑衣人,隐隐有股不详的预感。踩了油门,想要飞快逃离此处。

    赵卓荦在中途被他们带上车。

    连胜往里靠,让出了位置。他背着一个奄奄一息的人上了后座,然后整个人放松似地瘫在座椅上,长长吐出一口气。

    精神压力太大了。

    坐在路边,看着那些来来往往的人从他身边走过,生怕会停下来一个人,要去看麦斯威尔的脸。

    他甚至不敢轻易抬头,扛着那人像扛着一枚炮^弹,忘了思考正常的反应应该是怎样的。只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判断距离,稍稍安慰一下自己。

    经纪人时不时视线往后视镜里瞥去。

    赵卓荦带上来的人,从上车起,就没怎么动。他穿着叶步青的外套,偶尔甩一下手,歪一下头,以表示自己还在挣扎的生命力。

    可是,他的呼吸声很微弱。虽然看不清脸,但时断时续的闷哼,可以判断这人应该受伤了。

    一辈子的良好公民,此刻忽然有些慌张。

    康奈尔的脸就说明了,也许他不是一个普通人。如果将他一起卷进了什么危险的事情,那应该怎么办?

    天呐他不行!

    经纪人小声问道:“你们那个新认识的朋友,跟迪吧里的那群人没关系吧?”

    连胜从后面伸出手,忽然拍在经纪人的肩膀上。

    经纪人猛然一个哆嗦,就听女生悠悠问道:“你怎么看待战争?”

    “我怎么看待战争……”经纪人委婉说,“有什么关系?”

    连胜:“如果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

    经纪人不假思索,脱口而出:“我会丢掉它!”

    连胜:“……”

    强烈的求生欲望啊。

    “别说话!”经纪人抖了抖肩,想要抖掉按着他的手。他带着一股危险的语气道:“你们瞒着我做了什么?!”

    连胜继续问:“如果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机会即将砸到你的头上,你是选择被砸死,还是张开双臂拥抱它?”

    经纪人:“……”

    他选择靠边停车。

    连胜用力拍着椅背道:“走走走!接着走朋友。你想做什么呢?提醒你一下,咱们现在没有闹掰的可能,对方不会相信你的任何说辞。就算你在这里停车,最后的结果也是和我们同归于尽而已。知道有句话叫宁可错杀,不可放过吗?”

    “你先告诉我他是谁!”经纪人崩溃喊道,“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对你们已经仁至义尽了,没做过坏事,连街都带你们逛了!”

    连胜:“我们是良好公民。相信我。”

    信她的邪!经纪人说:“我不相信!”

    连胜侧身拍了下麦斯威尔的胸口。对方吃痛,用力一声闷哼,但神志也稍稍回笼,睁开眼看向前面的人。

    麦斯威尔小声喊了一句:“兰斯?”

    经纪人忽然呼吸一窒,生怕她将人交代在自己车里:“别冲动!”

    “你的兰斯不在。这位是你们的领袖之一,麦斯威尔。”连胜一人答了半句,又重申道:“我们也是临危受命,在迪吧里,有人请求我们将他带出来。在这之前,根本没有见过他。出个门这样的机遇实在是太难得了。本来想拒绝的,但念在他主张要跟联盟交好的政治立场上,我就姑且答应了,先试试。不然一个留学生,救你们的人干嘛?”

    连胜将脑袋凑到前面,说道:“对比起来,你和他的关系,比我们和他密切多了。我们只是十四区的留学生而已,对吧?”

    经纪人抖着手打开后座的灯光,连胜捏着麦斯威尔的下巴让他抬起头。经纪人看清,又是猛吸了口气,不可置信:“真的是您!麦斯威尔先生!您怎么会在港口的?我的天呐我竟然看见了您本人!”

    连胜点头:“就是这样的。厉不厉害?”

    经纪人紧张得语无伦次,怒斥道:“放放放……快放开你的手!”

    麦斯威尔神志不清,但依旧没有忘记他的使命,虚弱地伸出他的手,拍上前座,说道:“请守护好格伦的未来与和平……”

    经纪人就看自己的椅背上,留下一个模糊的血手印。

    “……”经纪人喊道,“是的先生!我一定尽力先生!”

    麦斯威尔满足地晕了过去。

    “我们现在去哪里?”经纪人哭丧着说,“为什么会选上我们?”

    连胜说:“大概是因为,康奈尔被群星环绕的样子,看起来像他的偶像吧。”

    语气里充斥着“都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锅”的幽怨之情。

    经纪人:“……”

    经纪人彻底相信她的话,委屈道:“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一个经纪人,没经历过这么惊心动魄的政治斗争。政治斗争都这么残酷的吗?我只是想培养一个明星啊!”

    连胜:“……”

    起码麦斯威尔的立场,还是被更多人所接受的。看经纪人这个样子,他们可以一起和谐地朝着未来前进。

    经纪人问:“你们说,格伦是不是又要打仗了?然后先生想阻止,因为觉得太碍眼,所以就被暗杀了?”

    哈里问:“格伦有一天不在打仗吗?”

    经纪人咆哮道:“那起码不在港口打啊!至于其他的事情,天呐我已经管不到了!我哪里管得到那么多的事情?人家也不会听我的呀!”

    “是吗?”连胜握着手,似有似无地引导道:“我是十四区的人,知道的并不是非常清楚。但是我听说,格伦跟联盟的关系越来越差了,而且港口已经禁止联盟的公民入内。他们最近开始大力加强戒备,你说港口是不是已经不安全了?!”

    “我不知道!”经纪人心头最恐惧的弦不轻不重地被拨动了一下,然后凭借着他为数不多的政治素养,一面开车一面分析道:“格伦跟联盟的关系已经陷入焦灼了。那群蠢货!就是他们!为什么非要打仗?我真的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什么,竟然还会去挑衅联盟那样历史悠久又有底蕴的大国!如果真的和联盟开战,那么地理位置偏向开放,又是交易中枢,承接着格伦经济命脉的港口,会是多么好的一个目标?不行!绝对不行!”

    连胜说:“这你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啊。那么这个人,就是因为主和,所以才被暗杀吗?”

    没有人希望自己的故土沦为战场,哪怕是一点可能都不希望。

    格伦这个好战的国家,它已经给人民施加了太多的压力。

    时代不同了,这一辈的格伦人民,过着不需要依靠掠夺也能很好生存下去的生活,不会理解他们强盗般的行径。

    经纪人显然坚定地和他们站在一条战线上。

    经纪人将车放缓速度,然后慢慢停了下来,说道:“那么,我们现在要怎么做?前面就是排查点了。”

    “排查点有红外装置的,它会直接检测到车上有几个人。只要一个人的脸没拍清楚,就会进行人工二次排查。”经纪人朝后面看了一眼,“麦斯威尔先生的脸,我想在格伦没有人会不认识。”

    连胜朝后看了一眼,灯红酒绿,车水马龙。港口区就像百米飞刀说得那样,是连胜见过的最繁华的城市。

    这里的夜晚永不宁静,这里的灯火用不熄灭。像白昼一样,毫不掩饰地展示着它的生命力。

    多么好的一个地方,连胜也不希望它在战争的炮火中,一夕沦为焦土。

    连胜问:“只有这一条路可以出去?”

    经纪人说:“当然。”

    连胜:“排查装置有多大。”

    “就街道上啊……”经纪人说,“你想从旁边的人行道横冲过去吗?是可以,但是这样的行为太可疑了,马上就会被前排的警察追击。运气不好的话会被直接击毙!”

    “如果这时候来场骚乱就好了。”连胜望着外面说,“最长的排查时间持续了多久?”

    经纪人说:“相信我,他们绝对比我们有耐心。而且先生的身体情况不能再拖延了!”

    主城区的中心街道,街道两边有无法躲避的排查,旁边是一条人行道。前方车辆堵车,他们要怎么从排查的两端躲过去?

    连胜摸着下巴,对着前方情况陷入沉思。

    他们需要的是制造城市恐慌。对方警力还留在这里,有点难度,并不是不可能。可是,拙劣的技术会暴露自己。那就算把人带出去,也很快就会被抓住。

    怎么避开监控,又能扫清嫌疑?一时之间,还真是想不出什么完美的办法。

    众人不敢打扰她,保持着沉默。

    手上光脑发出一阵颤动。

    兰斯:“人已经接走了吗?”

    连胜:“在车上。顺便看看夜景。”

    兰斯:“我想看看他。”

    连胜拍了张照片发过去。顺便还有他留下的血手印。

    兰斯:“谢谢你。愿和平永存!”

    连胜:“??”

    连胜:“兰斯!你现在在哪里?还在迪吧?”

    连胜:“嘿?”

    连胜再发通讯,对面已经没有回应。

    她隐隐觉得有事要发生,但是她已经无法控制。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指,不安地摩挲了一下。

    最安全,最方便的选择,虽然她没说出来,但兰斯肯定已经想到了。

    他要将他的希望,送到安全的地方。

    十分钟后,他们车上的屏幕,被强制打开,并调到一个频道。

    “现在紧急插播一条新闻,五分钟前,一名恐怖分子在闹市区挟持了一名平民,进行直播拍摄……”

    经纪人伸手调大了音量。

    画面中出现他们之前的直播内容。

    背景音里,一个人颤抖着说道:“拍拍……拍着呢,已经在拍了,你可以说话……”

    而屏幕中,站着的人,显然是兰斯。他手里举着一把枪,正对准举着光脑的人。

    那是一条昏暗的小巷。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少年,穿着一件深色的外套。一头短发柔顺地贴在脸侧。五官清秀,看起来就是一个人畜无害的斯文青年。但目光里带着一股决绝。

    他的身后,是没有光线,浓到看不清的墨黑。

    方见尘一下子坐正,盯着屏幕道:“兰斯?”

    哈里好奇问:“他就是兰斯?”

    兰斯舔了舔嘴唇,他的手指在颤抖,语气也在无意识地颤抖。

    “我是一名格伦的士兵。我是巴里特上将的士兵。”

    “我在港口主城区的排查点,安装了炸药。对不起,我并不是要伤害你们,但是我已经受够了这种生活。”

    哈里说:“他……不是风瑟城的人吗?他是麦斯威尔的人吧?”

    兰斯缓缓说着,说到了自己的事情,喉咙干涩,几乎要哽塞:“我跟随巴里特上将的队伍,摧毁了风瑟城。也许你们不知道,你们远在港口,衣食无忧。你们不用去在乎自己的士兵做过什么,你们幸福地生活在这里,不用去明白战争是什么……”

    兰斯眼睛开始朦胧,继续说道:“他们摧毁了风瑟城……就在无数个夜晚,炮火轰鸣,城里的人互相拥抱在一起,躲在自己的房子里,哭泣着迎接死亡。他们没有格伦那么强大的武装力量,根本无法反抗。鲜血和尸骨混在一起,在炮火下就像土灰一样消散。士兵脚踩的每一步都有可能是他们的遗体。夜里你仿佛能听见人民的哭声,但是没有人会报以同情,悲伤无法打中那群高高在上的人的心。风瑟城的生命无比地廉价,想要活下去,只能奢求格伦忽如其来的善心……”

    “而活下来的人,再也没有了名字,没有了家人,没有了朋友。他们除了哭泣,找不到第二件事情。甚至连仇恨都没有办法。这一切是格伦带给他们的。他们原本可以幸福地活下去。”

    “他们什么都没做错。他们唯一错的地方就是所住的地方拥有丰富的矿产,就是无法将自己的炮火对准别人。一百多年前接受着风瑟城救济的格伦浪民们,在一百多年后,用自己的绝情教会了他们什么是恩将仇报。是格伦军杀了他们。为了矿场,击杀无数无辜的百姓。”兰斯捏紧了手指,理智又开始回来:“是我们杀了他们。我们扣动的扳机,我们开的枪。就算找再多的借口,也无法否认这件事情!我受不了了,真的!格伦还要继续将炮火对准更多的人……更多的人!”

    众人沉默地看着。

    哈里和康奈尔心脏一阵猛跳,耳边又回响起战场上的厮杀声,那些景象走马观花般从眼前掠过。

    他们明白。他们太明白那样的感受了。

    无论是反抗还是不反抗,那都是一条绝路。

    麦斯威尔听见些许的声音,但大脑无法运转,闭着眼睛喊道:“兰斯?兰斯你在哪里?”

    兰斯抬手捂住胸口。

    在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总是怀揣着希望,渴望能看见一点亮光。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英雄,能够及时出现在你的眼前。他们等到的还是架在脖子上的兵戈,冰冷地夺走他们的生命,仿佛在嘲讽他们的存在。

    明明那么努力得活着,最终却那么轻易得死去,那他们究竟是为了什么呢?又应该为了什么活下去呢?

    “他们告诉我为了国民,为了荣誉而战。于是我举起我的武器。我在战场上杀了无数的人。我亲手埋葬了我朋友的尸骨。我收起了所有的软弱的眼泪,我告诉别的士兵,勇敢的向前,告诉他们去期待会有和平的一天。”

    兰斯仰头,混着眼泪发出几声讽刺十足的狞笑:“哈哈哈!”

    “可是格伦已经彻底腐朽了!这场战役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死亡,鲜血,每天都在重复!就算尸骨布满全城,它也永远没有结束的一天!”

    “我用我的生命在前线奋斗,可是我想保护的人却如此憎恨我们!没有人听到我们的诉求,没有人听见我们的声音!可是我想告诉你们!”

    “我错了吗?我明明没有错啊。”

    “我受够了。”

    “我只是希望能够坐下来安心地吃一顿饭,而不用担心头上忽然之间又落下一枚炮弹。我只是希望能安心地睡一个觉,不用害怕睁开眼睛的时候只能看见满地的尸骨。”

    “我只是希望能正常地活着!而不用觉得生命是世界对我们的施舍!”

    拿着光脑拍摄的人手也在抖。

    兰斯眼底一片猩红,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表情一片狰狞。但那份痛苦透过眼神和嘶吼的声音,直击他们的心口。

    也许到了最后,他只想宣泄。

    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的话,就那么冒了出来。

    “我要和平,我不管什么荣誉!只要能休战,我愿意付出所有的代价!任何挡在我面前的人,哪怕我变成一只疯狗,我也要一片一片地撕碎他们,我要和平!”

    “为什么还要继续着战争?我想要和平!”

    他的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倾倒在地。嘴唇无声地蠕动,能猜到他没出声的话。

    ——“我想回家啊……”

    可是声音被噎在了喉咙里。

    可是风瑟城已经不在了。

    可是他永远也没有机会了。

    “啊——”

    他倒下的那一刻,哈里惊叫出声,从后排站了起来。

    连胜先一步前倾,从座位间扑上去按掉了屏幕。对着经纪人道:“冲上人行道!现在!从两边冲过去!立刻马上!”

    经纪人一时回不过神,被连胜抽了一巴掌才反应过来,迅速调转车头,朝着人行道上猛冲。

    外面声音交杂着喊道:“有炸弹——赶快疏散!”

    与此同时,旁边的车辆也纷纷驶上了旁边的人行道。

    一时间排查点人心惶惶,所有人都顾不上什么规则,只想尽快逃离。执勤的警卫不明情况,又不能贸然阻拦,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

    连胜靠回到座椅上,仰着头,闭上眼睛,重重吐出一口气。

    旁边的麦斯威尔忽然整个人抽搐了一下,喊道:“我带你走,相信我!”

    经纪人看着被关掉的屏幕,发现自己视线模糊。点开了自动驾驶,呢喃道:“我……”

    连胜大声道:“是的你也有错你们都有错!这就是你们格伦的政治!因为你们的纵容和自欺欺人才有巴里特的强大!那些在前线作战的人难道不是格伦的士兵吗!他们没有因此而获得战功跟荣誉吗?!”

    经纪人被她一吼,闭嘴不语。

    其余几人均默不作声。

    片刻之后。

    连胜平静下来。

    “我刚刚是迁怒的。”连胜抬手挡住额头说,“抱歉,跟你没有关系,这不是你们可以左右的事情。别多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