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破碎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87章 破碎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快穿之教你做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康奈尔开始靠边行驶, 直接拐入左侧的小道。连胜感到一阵有节奏的震动声, 回头一看, 发现几台机甲已经从哨塔后面绕过来了。

    为首重装机甲, 手撑开防护盾,在朝前推进。牢牢挡在哨塔的前方。

    卡法的机甲外观, 跟联盟官方有很大差别。用色要鲜艳大胆得多。机甲高度偏矮,驾驶舱部位加厚。

    连胜一直认为联盟的大红色破军已经是人群中最显眼的一个了,直到她现在看见了大紫。

    ……太漂亮了。

    通讯器内季班说:“有人过来接送了, 我们现在要离开哨塔。大家尽量聚到一起不要动, 不知道对面会怎么应对,从现在开始我们没法实时更新地图。”

    康奈尔:“让所有人去两侧边缘区等候, 那边现在比较安全。”

    众人原本是分别站在街道两侧的, 武装部队进攻的时候,他们朝着不同的方向进行躲避,现在正好一西一东的站成两个阵营。

    因为救援舱停留点靠近西侧边缘区,康奈尔决定先去将东面的学生都接过来。

    连胜问:“联盟救援什么时候来?”

    “现在不知道外部情况、对面火力、还有十二区整体的民意。武装分子有部分武器,但是从目前侦查来看, 应该不多。我们基地的机甲数量足够可以压制, 所以还没有向联盟申请救援。而且卡法虽然主权归属联盟,但还是自治。内部斗争不想麻烦你们。”康奈尔难得多了几句话,然后问道:“你们是要留在十二区, 还是先离开?”

    连胜:“这还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上面什么意思?”

    康奈尔说:“卡法内乱……其实是经常发生的事情。只是这一次对面有明确组织性, 还有外部力量干涉, 闹得大了。联盟暂时无法确定, 所以交给你们自己判断。”

    连胜点头表示明白:“看情况,我再问问他们。”

    对于联盟来说,卡法的内乱就跟时常发作的隐痛一样,具有一定的危险性,但并不致命。毕竟,胳膊怎么能拧得过大腿呢?

    他们想要保证训练兵的安全,但同时也认为,危险的环境能让他们更快地成长。

    父母心和望子成龙的矛盾感啊。

    康奈尔手按在控制面板上,加快的速度,朝着地图上的绿点奔去。

    连胜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依旧没有表情的脸。

    他能感受到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吗?联盟对于士兵的保护,跟卡法对待他们的。

    明明他们名义上归属于同一个政体,但是出生地的不同,决定了他们命运的相异。

    康奈尔通讯器里的紧急提示音打破了车内的沉默。

    “报告康奈尔中校!对面人数和武器比我们想象我多,他们正在从外围向里集合!这是一场大规模,有预谋的反抗行动!指挥部已经向联盟重新发送战事报告与救援请求!”

    连胜和康奈尔都是愣了一下。

    刚刚还说什么来着?

    那士兵说:“指挥说先将联盟的学生安全送出战区!这边直接开救援舱过去接人,请让学生们提前做好准备,我们将在五分钟后离开!”

    康奈尔立即掏出他自己军方内部的通讯器显示屏,就见在中心区的周围,忽然出现了一大片的红点。

    那些原本判定安全的人员,重新被划分为危险分子。

    他们必须要重新看待这场起义,里面透露着各种诡异。

    连胜怒道:“你你——!你不看路的时候能不能先踩个刹车?!”

    康奈尔直接打了急转,朝着另外一面冲去。

    康奈尔把他的显示屏丢给连胜。

    连胜握在手里,问道:“边缘区现在是不是不安全?还让他们靠过去吗?”

    康奈尔:“显然中心区也不安全。”

    连胜按着通讯器通知道:“所有人准备登救援舱,撤离十二区!不要放松警惕,注意周边的环境,中心区现在内外都很危险!不要分散行动,我们五分钟后马上登机!”

    卡法军所有战力开始进入戒备状态,尤其是边线处机甲兵。

    中心区附近是有防空洞,但是无法容纳下所有的人,正在进行二次疏散。但是要保证所有人的安全,已经来不及了。可人员如果不疏散,军部的行动明显会收到掣肘。

    康奈尔烦躁起来,车速又达到了一个新的境界。

    连胜从后视镜里发现他视线,然后自我否定般的摇了摇头。

    “最开始是什么样子的?你们怎么会发现不了敌军势力的渗透?他们的人都躲在哪里?”连胜问,“他们的武器是怎么运进来的?”

    康奈尔皱眉道:“最开始?谁知道最开始是在哪里。”

    连胜抬手摸向自己的耳朵。

    结合之前发生的事情来看,一环扣一环,对面总是用忽然出现的兵力跟武器,打得他们措手不及。那么对面究竟还有多少没有出的底牌?不得不叫人担心。

    康奈尔自己回忆了一遍,开口说道:“卡法这边虽然说乱,但其实一直没什么大问题。”

    军民双方的关系虽然有些病态,但也算找到了一个平衡的点,相安无事。

    “真正开始出现杀伤性武器,应该是在不久之前。照往常一样派兵出去解决。对方只是平民,没有什么经验,很快就被镇压了。简单审讯过后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黑市里偶尔会有类似的武器流出,去调查了一下,没有深入。”

    “但是类似的事情十二区各地开始忽然多了起来。持有武器的杀伤力还是必须有所忌讳,所以卡法各处开始加强巡逻管制……”

    连胜点头,这时兵力外调。

    “然后不久前,又出现组织团体的起义军,他们身上也带着少量武器。调查之后发现他们的确是卡法当地的长期居民。因为没有造成实质性的伤害,缉拿了之后让他们被准许保释了。”

    “我们开始调查武器的来源问题,但是还没有查出明确的结果。”康奈尔说,“再之后你就知道了。”

    先是用小批真实的起义兵吸引他们的视线,将他们的重点转移到武器来源上——虽然这的确也是重点,但是相比起管辖区内藏着可疑的煽动分子,进行起义一条龙服务来说就不算什么了——然后趁其不备,笼络了打量的居民,并进行逼迫强攻。

    这是彻头彻尾的被算计了。

    但也只能说,军部的威慑力不够。过于暴力和过于和善的军部,都无法管控住手下的人民。

    训练兵们正在从各条路线,努力朝着边线的集合地点靠近。

    赵卓荦站在天台的边缘,眨了眨眼,低头仿佛能看见喷溅的血花。

    方见尘追了上来,从后面搭上他的肩膀,喊道:“优秀,怎么了?站着干什么?”

    赵卓荦吓得一颤:“没什么。”

    方见尘说:“快走啊!前面有机甲,跟近点安全。”

    赵卓荦:“恩。”

    中心区的边缘,并没有太明确的城墙界限。它是由用于防护的攻击系统来确定的。

    此时原本建在地下的攻击武器升了上来,那是一条高达一米的射击台。上面的枪口正在四处旋转,确保每一个角度的画面都被收录在内。

    冰冷的金属感,如同它强大的杀伤力,让人敬而远之。

    机甲兵守在旁边维持秩序,大量人挤在一起,等待分批次前往防空洞。

    训练兵们也走过去,但是他们离得稍微远了一些,并不与那些居民争抢位置。空出一些距离,也方便到时候登上救援船。

    机甲在旁边提醒道:“卡法已经加派运输工具,请所有人自觉维持秩序,否则会将你们留待最后。”

    连胜一手靠在自己的手臂上,隐隐有股想法从大脑里穿过,但却抓不住。

    心底觉得有些恐慌,又说不出是什么。只觉得这里面还有对方的阴谋,他们还没有发现。

    哦,又出现了,她的直觉。

    连胜说:“哪里不对……”

    康奈尔皱眉说:“我也觉得哪里不对。”

    这抓不到痛处的感觉太难过了。

    连胜闭上眼,从结果开始倒推,分析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背后的主谋准备充分,循序渐进。他们暴露了多年埋伏进卡法内部的人脉,愿意付出大量珍贵的武器、情报人员,耗费大量的精力,精心准备了一个陷阱,想要得到的回报又是什么呢?”

    连胜低语道:“如果他们的目的是基地,那他们冲进来的太莽撞,基地已经沉到地下。如果目标是哨塔,机甲已经守在哨塔前面,他们只有几个机甲炮筒,应该知道不可能得手。虽然外围忽然出现了大量武装分子,引起部分骚乱,但你们发现还算及时,即便不可避免一部分的伤亡,可只要有时间,还控制住局势。卡法虽然损失惨重,对比起格伦联合军……哦,我是说某不知名幕后人员来说,彼此彼此。付出一分努力的时候,总是会想要得到大于两分的回报。尤其是以格伦军的风格。”

    康奈尔听着更不舒服了。

    “最初用小地区小范围小伤害的暴动,是为了调虎离山,是为了更好的进入中心区。进入中心区之后,人员开始往两边撤离。外围暴露了他们的武装分子,人员也开始往边线撤离,那么他们的目标是……”

    连胜忽然睁开眼,就对上后视镜中,康奈尔猛然瞪大的眼神。

    二人同时按住自己耳边的通讯器,喊道:“撤离!边缘地区人员现在马上撤离!中心区的那些汽车目标不是哨塔,是两边的防线区!他们的目标是在那边的避难人员和机甲兵!立马疏散人员!”

    东侧的训练兵们已经登上救援舱,飞行员准备重新过去接送剩余的学生,而此时他们正远远站在机甲旁边交谈。

    听到声音的时候,所有人都愣了一下,立马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冲上去大声喊道:“快撤离!马上撤!对方的目标是这里!平民赶紧离开边缘线!”

    这边太嘈杂了,孩童的哭声,成人的咒骂声,士兵的厉喝声,全部交杂在一起,根本没有人将他们话放在心上。

    赵卓荦扯住一个人的手臂:“快走!”

    那人愤怒道:“你们干什么?!放手!”

    赵卓荦:“快撤离!这里很危险!”

    “哪里不危险?你想我们往哪里去?”那人吼道,“就是外面都危险我们才过来这里。现在卡法还有哪个地方是安全的!能让我们活下去!”

    他说到后半句声音变调,压抑的情绪上涌,几乎要哭出来。

    他听到了。

    周围的枪击和炮轰声,那恐惧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又做错了什么?

    说是要保护他们,可不断带给他们伤害。

    军部从来都保护不了他们。

    那个三十几岁的男人,就那样崩着一张脸,试图控制住自己的情绪。紧紧抱着自己的包,眼泪不断从脸上淌下。

    那眼泪狠狠割伤了众人的心。

    赵卓荦喉结一阵滚动,一个字也说不出口,松开了手。

    康奈尔只是中校,没有直接命令非下属成员的权利。要将消息送到指挥台,然后再传递给各处士兵。

    指挥台陷入惊骇和争论之中,一时下不了指令。

    一整条的防护线,前后都有敌军,对方如果要和他们同归于尽,你根本不知道他们会选择哪个点。

    他们无法保证军部没有敌军的眼线,这时候如果将人员往某一处聚集,会发生更大的悲剧。

    他们边缘线上的机甲数量不够,不能走开。

    没有时间告诉机甲兵具体的情况,只能让各处防守的机甲布开防护罩,尽可能的保护平民。同时分散站位,注意安全。

    机甲兵们终于得到总部的指令,同对面的武装军们对峙着,同时让居民往两边分散站位。

    他们隐隐知道出了事,该躲的总是躲不过。无比的畏惧死亡,真的面临的时候,反而豁达了。

    能活下去是一种幸运。但如果这里是终点,他们也做好了准备。

    众人两手合十,开始祷告。

    “求求你们……真的,我无所谓,请你保护我的孩子!”

    “有安全的地方吗?请留给孩子们吧,他们还小。”

    “保佑这里吧!如果真的有神明,请你看看这里,保佑他们吧!”

    “妈妈——”

    妇人低下身亲吻孩子的额头:“妈妈爱你!”

    机甲立起防护盾,尽量将联盟的训练生们挡在后面。然后把那些孩子丢给他们。

    赵卓荦等人半蹲下,负责制住那些想要跑开的孩子们。

    离别的哭声传进他们耳朵里,生命最后的哀鸣。

    他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景,这对他们来说太陌生了。联盟一直是一个和平,强大的地方。

    它和平……强大……

    可人从来都是脆弱的啊!

    “对不起……”我们保护不了你们。

    赵卓荦感觉肩上被拍上一只手,那股力道有些失控,暴露了主人的情绪。

    “优秀……”程泽说,“你说我们能做什么?”

    赵卓荦低下头,摇了摇头。

    机甲手喊道:“所有人赶紧离开!离我们越远越安全!所有人分散!”

    此时,突入中心区的车辆,正在朝着左侧飞速行驶。康奈尔和连胜的车,也在朝着那边追赶。

    可是他们目前连个影子也看不见。

    “在靠近了!”连胜拿着康奈尔的显示屏,上面有哨塔处侦查的情况:“十一辆,都在朝着西面靠近。你们小心!我们现在就过来了!”

    赵卓荦眼神有些失焦,忽然将怀里的孩子甩给旁边的叶步青,然后抱着枪冲了出去。

    叶步青惊慌喊道:“优秀——!”

    机甲当即伸出手拦在他们的面前:“不要动!不要离开!你们不能出事!”

    程泽说:“优秀!他跑出去了!”

    那机甲手再次吼道:“你们不要动!这里还有很多孩子!”

    赵卓荦朝着来路跑去,那边一片开阔,他的背影越来越小。

    方见尘咬牙喊了一声:“老子才是狙击手好吗?!”

    说着放开怀里的孩子,从另外一面冲了出去。

    后面机甲手见两个人离开了安全区域,另外一只手也落下来拦截,喊道:“卧靠!都别闹了好吗?!”

    那二人埋头狂奔。

    街道里面是安静的,喧嚣逐渐远去,呼吸和心跳声都特别清晰。

    这一刻,他先前击沉的迷惘都消散开去,脑海中什么都不想,只有意志特别坚定。

    做点什么吧,只要能阻止他们,总能做点什么的。

    他受够这种无缘无故的自我谴责了。

    连胜大声吼道:“赵卓荦方见尘你们在干嘛!不要冲动!”

    连胜知道现在已经晚了,改变指令道:“前方转角马上会有车辆过来,你们两个先躲起来!”

    祈祷吧,对方对空荡荡的民宅没有兴趣,不会在那上面浪费炮弹。又或者是,他们还保有起义军的一点特性,为了和平而行动,向军部表示反抗,而不是纯粹的想用破坏来发泄自己的情绪。

    赵卓荦在转角的路边蹲下,躲在一处告示牌的后面。

    他架起枪支,准备瞄准。

    方见尘也在他的对面蹲下。

    几乎没过几秒,一辆车直接从前方转了过来。

    对方速度太快了,距离又近,赵卓荦和方见尘都没能捕捉对方的身影,那掠影已经在他们眼前消失,朝着边缘的防护线而去。

    “不要追,你们追不上!错过就错过了,后面还有!”连胜说,“我们快到了,你们稍稍挡住他们就可以!打他们的轮胎!”

    赵卓荦沉沉吐出一口气。将枪口对准前面。

    方见尘说:“冷静,冷静。听着前面的声音,将感官放到手指上。相信你的直觉。你后面还有我。不要担心。”

    就在他们的身后,那辆冲过去的汽车,启动了它架在顶部的炮筒。

    火光从炮筒内窜出。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空气被灼烧,刮起一道烈风。

    躲在透明防护罩后面的训练兵们,亲眼看着死亡停在他们鼻尖。

    所有的画面仿佛定格了一样,逐帧的开始变化,可是一眨眼,都不见了。

    炮火带走了一切。一切都被撕裂了。

    在嗡嗡作响的耳鸣声中,世界都破碎了。

    撕心裂肺的哭嚎声在耳边响起:“妈妈——!”

    被炮火卷过的地区,一片焦土,幸存的人躺在地上。周围一片残骸,不忍直视。

    躲在远处侥幸未被这次炮火波及的人,要朝着这边冲过来,又被旁边的人死死拦住。

    那人倒在地上,朝他们伸出手,绝望喊道:“为什么还要再打?为什么还要再打?为什么?你们满意的吗?”

    就像无声电影在他们脑海中播映一样,他们连自己手指在颤抖都不知道。

    如果战争不停止的话,什么希望都没有。在这个地方,那从来都是一件奢侈品。

    不断的在生死边缘煎熬,然后看着自己逐渐变成一个自私、短视、怕死的人。

    从来不去想明天,每天都在思考自己活着有什么意义。甚至连自己也找不出一个答案。

    可是他有什么办法,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为什么要出生在这个不欢迎他们的世界呢?为什么人类要创造那么多的武器去伤害自己的同胞呢?为什么要用出生地,在身上打下烙印呢?

    为什么他们学会的第一件事情,会是怨恨呢?

    赵卓荦猛吸一口气,嘴角扯起一个难看的弧度。

    总要去想着意义的话,总有找不到满意答案的时候。

    如果笑着就能撑过去的话,他也可以永远保持微笑。

    “只有前面三辆丢失了目标,拦住他们!”连胜通报道,“第二辆来了!”

    第二辆装在武器的汽车已经靠近。

    赵卓荦眯起眼,迅速开下第二枪。

    那车前胎打滑,方见尘在后面补了两枪。车偏离了主轨道,撞向旁边的街区。对方试探着重新启动,往前行驶一段距离调回方向,继续往前,但是已经速度减慢,缓慢向前。

    随后紧跟着的是第三辆。

    两人用力眨了下眼,想要瞄准目标。

    连胜说:“我们来了!”

    哨塔附近风翼已经赶到,后面的车辆被拦截,只有前面三辆已经开的太近无法马上追击。

    第二辆已经过去,目测距离,难以追上。第三辆即将到来,已经在他们的可视范围内,如果能让它减速,他们的车也许能拦住。

    一炮,代表着可以救下多少生命?

    不知道啊。

    或许是意识到自己无法逃脱,而前面有埋伏。第三辆车竟然直接减速过弯,打了个斜角方向,对准了路边。

    连胜在后面看见,身体一半探出车窗,手指发白,抓住了窗缘。

    “赵卓荦——”连胜对着前面哑声喊道,“躲开!”

    赵卓荦从告示牌后面抱着枪冲了出来。

    几乎同时,炮口亮起了红光。

    方见尘闭上眼,在爆破声中,听不见自己的声音:“优秀——”

    心脏仿佛被狠狠捏住,血液朝着大脑和脚底传递。

    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已经死了。知觉都从身体被剥离出去。

    方见尘冲出去的步伐又被前面的气浪掀翻,眼泪顺着流到脑后。然而当他站起来,将枪口对准驾驶座的人,发现那人已经饮弹自尽。

    方见尘红了眼,嘴里阵阵呜咽,感觉自己耳朵听不见声音,骂道:“我艹你大爷!我艹——你祖宗十八代!把我兄弟还给我靠啊你!”

    这时一道黑影从车底下钻了出来。打开车门,将驾驶座上的人拖了下来,然后坐上汽车。

    方见尘的哭声凝滞了一会儿,愣愣看着那个额头满是血渍的人。

    赵卓荦:“上车!”

    方见尘迅速跳上车顶。伸手抓住上面可借力的地方。赵卓荦已经飞速开了出去。

    康奈尔刚刚停下车,准备下去查看情况。没想到赵卓荦还活着,见状也跟着重新启动。

    赵卓荦的视线,现在一片模糊。他只知道自己要走直线。将速度拉到最大,直接横冲上前。

    他也以为自己要死了。

    虽然侥幸从下面躲了过去,但并不意味着高热的炮火对他没有影响。扑面而来的灼热感几乎将皮肤烤化。

    二人追上了第二辆车,就在边缘防线的前面。

    对方两个轮胎都坏了,这时候发射炮筒,焦点是面向前方一处空无一物的高楼的,所以还在调整方向,争取最大的伤亡。

    方见尘抱着自己的□□,发现自己佩戴的武器是那么的薄弱,根本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

    连胜从车窗翻了上去。紧紧跟在他们的身后。

    她伸手去掏自己装在衣服里的武器,却发现关键时刻被缠住了。根本考虑不了太多,解下衣服,甩着袖子朝前面丢去。

    “方见尘——!”

    一堆炸^弹飞在空中,散落开来。

    方见尘起跳将一枚手^弹捏在手里,喊道:“优秀!”

    赵卓荦直接踩下刹车。

    方见尘用力抡起手臂,朝前面投掷过去:“滚——!”

    那驾驶的司机见后面人已经来了,仓皇中按下了按钮。

    前方一阵尖叫。

    同时手^弹落地。

    余下的那辆车,在爆破中转向,翻腾,失去了原先的目标。架在车顶上的炮筒,火力出膛。

    红线从前方机甲的头部擦过,蹿向了天际。

    预想的第二弹终于落空。

    火星从天上洋洋洒洒的落下,将白昼照出了一片微红。

    那一刻世界是安静的,又是喧哗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