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守塔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83章 守塔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综神话]我不想和你搞对象贾赦有了红包群[红楼]快穿之教你做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不死佣兵     几人往商场里去。赵卓荦已经帮他们点好了菜。

    这边好吃的东西真的太少, 最后吃的烤肉。反正也不贵, 他们几个内部也不讲究,赵卓荦直接刷卡请客。

    哈里拿着刀叉,问出了一个来自灵魂的问题:“在联盟当兵这么有钱的吗?”

    连胜面不改色道:“是啊。像我们, 进军部基地进行训练的时候,最开始是没有钱, 就基地包吃包住。”

    哈里和康奈尔认真的看着她。

    “然后现在嘛,有正式编制了。”连胜接着说, “我可以管家里的钱了, ”

    两人:“……”

    “你们很缺钱吗?”季班抬起头问道, “你们当几年兵了?我听说前线机甲兵的工资很高的,而且你还是中校诶!不过卡法这边的军费补贴好像不高?可是再不高应该也很高吧?”

    在联盟, 机甲手就是工资最高的兵种之一。

    因为他们极度贴近前线。机甲手如果在对战中出现意外,一般没有存活下来的可能。最危险的工作, 自然要分配最高的工资。

    而且它的素质能力要求高, 服役年限短。基本等到人体肌肉力量或者头脑反应能力开始下降的时候, 他们就会转业去做其他兵种。

    能被选上的都是百里挑一的人才。他们付出的努力就值得这份工资。

    哈里底气十足道:“我们会自己赚钱!”

    连胜说:“在联盟当兵不说多有钱吧, 但是如果愿意, 还是比较方便挣钱。”

    她说着使了个眼色, 鲁明远会意道:“我是学指挥辅佐类的, 可以给有需要的人做数据分析。我还没毕业的时候,是三千一单起步的。现在有远征军的加持, 应该可以翻十倍了吧。”

    哈里手抖了一下。绕是康奈尔也忍不住眉尾轻跳。

    “我会修各种机器, 调试制作各种软件。所以我也可以接单子出去做事。”季班说, “机械产品利润很高的。只要核心技术的专利捏在手里,组装后利润翻几百倍都有人觉得便宜。”

    哈里抿了下唇,质疑道:“不要骗人的。”

    季班无辜道:“没有的哦。”

    哈里又将视线转向连胜。

    “看我干嘛?我也是一个有工作的人。”连胜扯了扯自己的军装外套,很是骄傲道:“我在百米飞刀的工作室挂单,百米飞刀知道是谁吗?第六军团的副指挥。而且我的挂单价格是他的两倍。你看一位远征军训练兵的价格就是三万起步了,正式的军官副指挥得多少?”

    康奈尔继续吃饭,很快吃完了一份。以他们的体力消耗,一份牛排根本不够,于是又点了一份。

    哈里见他不搭理几人,这话题也不是那么好聊,就没继续追问。

    连胜又指向赵卓荦等人说:“如果你们想赚钱的话,可以学学他们。”

    哈里手里的刀叉停了一下:“……靠继承?”

    众人:“……”

    “是指导!联盟有的是外行人需要专业指导,譬如怎样驾驶机甲。而且他们的机甲,还是三夭里的标配机甲。比起真实的来,要简单多了。”连胜说,“凭你们的实力,绝对可以轻松胜任。何况还有那么多年边境实战的经历,出去唬人也很厉害了。”

    康奈尔率先打断她说:“我们没读过书,不认识联盟通用语。卡法本地的文字也只知道几个指令。你们说的我们都不会。”

    连胜说:“没关系,会说就可以了。你们不是也在训练我们吗?”

    康奈尔脸色发黑,声音低沉道:“我们不需要。”

    连胜仿佛没有听出他的语气,交叉着手轻笑:“没有谁会不需要。想要生活下去,总要有点盼头。”

    康奈尔用力拍下手中的叉子,打断了她,厉声道:“我说了我们不需要!我们有什么我们的生活方式,你既然不懂,就不要来打扰我们!这里是卡法的十二区,不是你们联盟的十二区!”

    说完直接转身离开。

    “康奈尔!”

    哈里喊了一声,也匆忙放下刀叉追着他走了。

    周围吃饭的人纷纷看向他们,见他们回望过来,又若无其事的低下头。

    七人坐在原位,感觉周身发冷,说不出的低落。

    赵卓荦不赞成道:“你不应该刺激他们。我们只是局外人,不知道他们的选择。也许他们有自己不想动摇的原因。而且,我们连真正的战场都没有体验过。”

    “一个人的生存方式有许多种。可是怎样选,应该只有他自己能决定。”连胜说,“就算卡法跟联盟再不一样,人总是一样的。他们都有重新开始的机会。何况他们还那么年轻。”

    选择是一件极其痛苦的事情,它需要莫大的勇气。因为选择本身就是,在放弃某些东西的时候,又要重新背负起另外的东西。

    连胜垂着眼,看着康奈尔留下来的盘子,说道:“如果换一个地方出生,他们也许还是一个需要别人保护的人。而现在,他们怀着对这个世界的希望,却要背负着这个世界的黑暗吗?为什么付出在他们身上看不见回报呢?”

    程泽语塞道:“连胜……”

    “连胜,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很冷静的人。希望你能继续保持客观。”叶步青的手顿在盘子中间,说道:“有很多事情本来就是不公平的,但很多不公平也只是我们认为而已。如果他们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回报,就没有什么不公平。想保护谁的心理,不也是一种回报吗?”

    赵卓荦问:“如果你是卡法人,你会哪怕所有人都不了解你,也要抵抗联合军吗?你会哪怕没有结果,也做出他们一样的选择吗?”

    连胜看着他,目光清明道:“我会。”

    几人扪心自问,他们也会。

    可是,这个答案来自于他们对联盟深深的热爱。来自于他们过往二十多年间,在联盟遇到的所有亲人和朋友。来自于驻扎在那片土地上,已经根深蒂固的国土情怀。来自于所有的美好、所有联盟赠予过他们的事情。

    而卡法呢?康奈尔和哈里呢?他们真的得到过这些东西吗?哪怕是最基本的信任和感谢,他们得到过吗?

    “可是。”连胜补充道,“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是我深思熟虑,看过世界之后,自己做出的选择。而不是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迫的走上来,又被迫的走下去。”

    连胜说:“这里的人这么讨厌战争,可比他们更贴近战争,承受着更多危险,更多恶意的人又是谁呢?”

    假使这是一场可以看见未来,可以看见希望的战争,也许他们能一直走下去。哪怕没有终生服役的规定,他们也会一直走下去。

    可是,这场战争消磨了太久,距今一百多年,还有多少人记得它的意义?又有多少人可以看见它的终结?

    没有终点,也得不到任何支持的战役,只是无尽的痛苦而已。身处漩涡中心的他们,又该怎么走完那没有方向的人生。

    连胜拿起被康奈尔拍下的叉子,发现尖端处在桌子上都留下了几个印记,说道:“他的力气是不是太大了一点?”

    赵卓荦:“……我觉得他只是怒气太大了一点。”

    哈里追着康奈尔,顺着前边的道路往前跑去。

    康奈尔步子迈得很大,虽然频率不快,但哈里要小跑着才能追上。

    “康奈尔!康奈尔!”哈里喊道,“你为什么要走?康奈尔你慢一点!”

    康奈尔终于在前面放缓了脚步,仰头看着头顶的星空。那是永远刺穿不了的黑夜。

    哈里打了个哆嗦,才发现天黑了。

    卡法的夜晚,就跟冬天的浮冰一样,明明那么寒冷,却又那么美丽。

    哈里放下他卷着的裤腿,不知道该说什么。问道:“喂你说,康奈尔,学校是怎么样的?”

    “康奈尔,如果是你的话,你肯定是知道的对吧?”哈里说,“因为你是康奈尔嘛。如果……”

    “哈里,我无处可去。”康奈尔回过头,对着他认真道:“我跟你不一样,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们不一样。”

    康奈尔抬手一指,说道:“我是那个。”

    “……”哈里艰难道,“很……亮?”

    康奈尔说:“我们现在看见的星空,只是几万年前的景象而已。它们早就已经过去,现在也不存在。”

    哈里:“可是你……你在啊……”

    康奈尔仰着头,金色的碎发在他脸上拂过。没有再出声。

    第二天,众人重新开始训练,就像没有发生昨天的事情一样。

    几位男生聚在一起讨论:

    “我发现卡法这边的军队,很平民啊。”

    “非常平民了,但是这边的平民一点都不平民。”

    “他们会在你的背后朝你竖中指骂脏话,靠!当老子听不懂卡法文吗?我就算听不懂我也能看得出来啊!”

    “太不友好了,整体氛围就是这样的。那些小孩子有样学样,根本连什么意思都不明白,就已经把那股恶意传下去了。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呢?知道这对下一代多不好吗?!”

    “还好啊。没说很尊重,但起码问好打招呼了,也没谁做出像你们说的一样那么冒犯的举动。”

    “我觉得还好诶,昨天我去的那边,还有老板请我们吃面了。对我们还是挺客气的。”

    众人嫉妒道:“卧——靠凭什么!我这么帅都没这待遇!”

    连胜拍拍手道:“站位准备训练!都别发呆了!”

    他们早上依旧是跑位训练。这个每天重复,但每天形势又完全不一样的活动。

    为了适应各种爆破武器的手感,他们恨不得睡觉都将武器捏在手里,没事就过去抛一抛,玩一玩。很有当年打球时的热情。

    重复式的训练很容易见到成效,起码经过每天成千上万次的抛投动作,他们对各式武器的重量和手感,有了明显区分。再加上对地形的逐渐熟悉,他们已经能够占到优势,并在保持防线的基础上,变更阵型。进行后撤、前攻、巩固式队形等等。

    起码已经完美做到,看见旁边兄弟阵亡,第一反应不是骂“卧靠”,而是思考自己是不是应该补位替上。

    最初一天他们跟不上连胜的指挥,之后是勉强跟上连胜的指挥,但完全依托于她的第三视角提醒。随着时间过去,他们已经开始学会自主喊话,分析战局,并进行换位调配。连胜只需要在旁边做小幅调整就可以。

    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虽然偶尔判断还会出现错误,应对也总是慌慌张张,但从主动到被动的地位转变,意味着他们走上了新一层的台阶。这就是人类比机器优秀的地方。

    不管是指挥还是士兵,都感受到一阵轻松,原来打仗和配合也不是那么困难的。

    等稳定下来之后,康奈尔带着他们换了一个地方,并在每天都更换一个不同的地方。

    完美的配合永远不能依靠着地图,毕竟不是所有的战争都是主场优势。必须要学会其中的精髓,才能应对真正的敌人。

    除却在训练这边的进步,连胜觉得生活也是可以期盼的。

    譬如说,连胜见到了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房东。对方并没有像想象中那样对她进行仇恨与抗拒,并在连胜递给他一个肉饼的时候,露出了一个难得的微笑。

    当然,或许也跟他们只是前来训练的学生身份有关。

    只是,康奈尔和哈里,在非训练时期,始终和他们保持着距离。

    连胜心道,一个近了一个就远了,这算什么情况?

    在卡法住了一段时间,众人都在尽他们所能,疯狂学习。

    战争兵器这个词语虽然恐怖,但也从侧面体现了康奈尔和哈里的实力。尤其是对热武器的使用,他们有着绝对的权威。

    偶尔会跟家人通通讯息,定时向军部发送一两则报告和自我总结,放假的时候跟教官窝在宿舍里打游戏聊天,时间竟然也过得很快。

    不过这样的生活,让他们总是忘了日期,也忘了自己已经来了多久。有种即充实,又荒废的感觉。

    众人也逐渐适应卡法这边的天气。

    其实规律还是挺好摸索的,就是始终难以接受。尤其是雨天,一旦开始下雨,总要连绵数日,导致道路打滑,攀爬和掩护都非常困难,拖着沉重的衣服从外面回来一趟,疲惫感增加了一倍。

    每次淋过雨后,都有那么两三个学生会感冒,所以每次雨天,训练就会提前到下午两点结束,以免到宿舍的时候外面开始降温,穿着湿淋淋的衣服,集体病倒。

    期间外围发生了两次小型内战冲突。

    康奈尔被派出去,让别人代课。结果很快又回来,表示已经解决。外面的冲突对于中心区来说,并没有多少影响。

    卡法十二区并不安定。除却外部的影响,内里还是一团糟糕。民众既然不满,肯定会有人借机惹事。这边想买违禁武器,管辖无法细致到位,总有可乘之机。

    空中训练不安全,无法进行。基地附近又没有什么河海,海军训练无法进行。设备不足,内部人员都得排队,机甲训练也无法进行。

    所以连胜等人练得最多的就是陆战。

    从防守的位置,切换到攻击的位置,连胜带着他们不断调整队形,并熟练新的合作阵容。

    这天众人中场休息,坐在墙角下面。来给他们送午饭的,却不是一贯熟悉的食堂管理员,而是蒂纳。她推着一辆餐车过来,给他们送面包和饮料。

    这群单身狗们,一回到住宿地就是进房间休息。加上蒂纳也总有意躲着他们,虽然同住在一栋楼里,却还有好些学生没有见过她。

    蒂纳挽了下头发:“我来给你们送点吃的。”

    连胜接过:“谢谢你。”

    “不,这是我的工作,从今天开始,我来基地帮忙了。”蒂纳说,“我负责给你们准备早中晚三餐,还有给你们送饭。主要是你们联盟军的人。”

    连胜惊讶道:“你父母……同意了?”

    他们不是很讨厌军部的吗,蒂纳连跟他们一起吃顿饭也不敢说出来,又怎么会让他来军部帮忙?

    蒂纳高兴道:“是的!我说你们是好人,我来军部你们会保护我的,所以不用担心。”

    连胜点头。

    这是一件好事不是?说明对方已经开始信任他们了,而他们本质也是士兵呀,还是整天跟卡法军呆在一起的士兵。

    蒂纳脸红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主要还是因为,爸爸工作的地方又出问题了。工厂是在外围,前段时间发生了些冲击,他现在不能去上班。军部给他们重新安排岗位,他只能来食堂帮忙做饭。他坚持了几天,最终没有收入,还是过来了。”

    连胜瞪眼。这真是太太太不讲究了!

    怎么能让不喜欢自己的人去帮自己管理饮食呢?他们就不知道善待一下自己的士兵们吗?!

    连胜握住蒂纳的手,说道:“你要看着他们啊蒂纳!看着他们做饭烧菜,放了多少调味料,有没有增加一些东西。”

    “还有!”连胜严肃问道,“洗手了吗!”

    蒂纳:“……”

    蒂纳哭笑不得:“不会那样做的,放心吧,会有食品安全检测的。”

    蒂纳送完了午饭,却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抱腿坐在了旁边。

    她问道:“我可以留在这里吗?”

    连胜倒是很诧异她会对这边感兴趣。

    “你不要误会,我对他们没有恶意。”蒂纳说,“其实我觉得他们很好人,我只是想知道他们平时都是怎样的生活。”

    连胜耸肩说:“他们平时跟现在肯定不一样的。现在光陪我们玩了。”

    蒂纳笑了笑,托着下巴看向远处。眼神不知道追着谁,不断飘动。

    连胜正要走开,就听蒂纳问:“你觉得他们是什么样的人?”

    连胜偏过头:“谁?”

    蒂纳:“他们。不愿意停止战争的他们。”

    连胜踱了两步,又重新坐下来:“那你觉得卡法是什么样子的?”

    蒂纳皱眉仔细想了想。

    “以前,”蒂纳说,“我小的时候,住在最危险的外圈。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危险。爸爸妈妈要工作,没有时间陪着我,我只能和别的孩子一起玩儿。我们经常会遇到一个穿着很破旧的叔叔,他坐在街口,给他们拉着风琴。”

    蒂纳抬起头,似是在回忆:“我觉得他拉的声音很好听,就算我再也听不见了,也依旧记得他拉的曲子。周围都是大人们抱怨的声音,只有他的风琴永远那么欢快。他还会跟我们讲以前的事情,那些没有人愿意听的事情。”

    连胜:“恩。那他说了什么呢?”

    蒂纳:“他说,以前的卡法是一个很浪漫的地方。音乐,鲜花,美酒,晚灯。那是一个可以自由跳舞,自由唱歌的地方。那里的人都很友好。他们会接纳来自远方的朋友,并热情的招待他们。他们会感谢来自别人的帮助,并也热心的去帮助别人。那就是卡法,我们现在的地方就是卡法。”

    连胜随手扯了一根枯草,绕在自己的手指上。

    蒂纳说:“我觉得卡法是个很好的地方。我希望有一天它能和平。”

    这是一件谁也没有办法保证的事情。

    蒂纳:“我一直这样相信着。虽然我可能等不到那一天的来临。”

    连胜:“挺好的。”

    蒂纳露出一个笑脸:“但是那样的日子太美好了,为什么我们不能那样去相信呢?每天烦躁的抱怨,憎恨,才是让自己更加痛苦的根源吧。比我们过得还糟糕的人太多了。”

    连胜:“希望有一天,不用更糟糕的对比,你也能觉得幸福。”

    “他告诉我什么叫幸福,可是他没有告诉我应该怎样去获得幸福。”蒂纳又低落下去,“真的只有战争才能够停止战争吗?”

    连胜沉默片刻,说道:“因为只有伤害,才能让人类反省自己的过错。”

    蒂纳说:“太让人难过了。”

    两人又坐了一会儿,蒂纳低头去看时间,发现已经不早。过去收拾了东西,重新推着车去食堂。

    远处康奈尔朝连胜这边走来。

    连胜甩着手里的草叶,眯眼看着对方。

    这是之前谈崩后,康奈尔第一次主动来找她。

    康奈尔说:“明天,你们就试着守哨塔吧。”

    连胜:“之前不每天都在守哨塔吗?”

    康奈尔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这边的士兵我们要暂时调走了。”

    连胜:“哦——你是说要把哨塔真的交给我们?”

    “恩,也许会有人过来试炼,你们照常应对就可以了。随时做好准备。”康奈尔说,“不过我们这边最近很忙,应该不会这样。”

    连胜:“恩。知道了。”

    康奈尔说:“万一有特殊情况,千万不要丢下哨塔跑了。需要你们实时汇报情况。不过我们会很快找人过来接替你们的。”

    康奈尔还是挺相信连胜的办事风格,说完就准备离开。

    连胜问:“最近,外面怎么了?”

    康奈尔说:“没什么?日常的瘙痒。”

    连胜更相信,卡法出了点事情。他们调不出更多的人手,所以将比较安全的区域转交给他们,然后跑外围去了。

    她的直觉一向很邪恶,猜倒霉的事情样样能准。

    康奈尔这几天经常在外面。他不在,哈里也没有过来。只有临近中午或者晚上的时候,他会过来看一眼。

    四肢健全,就是精神看起来有点疲惫。

    机甲手多半都是这样。要么活着回来,一受伤多半是直接半残。

    蒂纳依旧每天过来给他们送饭,偶尔留一会儿,偶尔直接回去。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她似乎很是担心。

    连胜悄悄问她:“外面是发生了什么?”

    “内乱了。卡法经常内乱。主战派和主和派之间永远无法调和的矛盾。”蒂纳垂着眼说,“只不过,近几年发生骚乱的频率更高了,出现意外的规模也更大了。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进去,想要分裂军部。”

    蒂纳耸肩:“你看,这多么可笑?”

    所谓的主和派,最后还是选择了和军部一样的方式,用暴力去对抗另外一种暴力。

    他们又是怎样一面发动着战争,一面又说着自己支持和平,跟军部完全不一样呢?

    他们最大的不一样,就是军部对抗的是强大的格伦联合军,而他们对抗的是日渐式微的卡法军部。

    难道打败弱小者,就是正义的了吗?

    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名义,为什么他们就可以获得民众的支持?

    她真的不明白。

    “这并不可笑,人类从来都是矛盾的。”连胜说,“如果用更准确的话来形容,应该就是,上了贼船下不来了。这时候不想打也得打,因为真的没有第二种方法。谈判只有在双方里有一方进行不下去的时候才会出现。”

    蒂纳说:“其实近几年让大家更加难以忍受的,是不断发生在身边的内乱。感觉大家越来越烦躁,对军部的意见也越来越大了。”

    来自同类人的背叛,更容易让紧绷的弦断裂,甚至让他们产生同病相怜的同理感。

    但哪里来的同病相怜,相同的只有利益,和同样愚蠢的脑子而已。

    连胜摸着下巴想了想,觉得不大对劲,说道:“起义军没有装备,没有武器,在这种年代,应该不会成功才对。为什么压制了那么久,还是没有结果呢?”

    这已经不是可以依靠一腔热血就揭竿而起的年代了,在这里科技跟武器代表了一切。

    教官跟他们说了,卡法虽然看起来落后,但科研一直在继续。而且他们还有机甲,不应该会压制不住对方啊。

    蒂纳摇头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听我爸爸说的。他的工厂被炸了,还好他不在里面——啊!对,他们这次是有武器的。”

    连胜:“什么?”

    蒂纳说:“爸爸说得很生气,应该死了不少人。我看中心区还一直在戒严,这次应该真的不简单吧?”

    蒂纳说着觉得有些渗人:“不会是格伦联合军吧?”

    连胜:“不会,如果是联合军的话,联盟已经派人来了,而且我们也会过去避难了。有点棘手,但问题应该不大。”

    “天呐!”蒂纳说,“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外面的情况再怎么汹涌,内部还是很和谐的。

    众人待在哨塔上,闷毕了。

    他们每天眺望远方,但远方始终没有敌军的踪迹。只能守在自己固定的百米范围内,哪里也不能去。不敢擅离职守,或消极怠工,最多在频道内聊聊天,打法打法时间。

    “难道耐心也是一种考验?”

    “当然。就跟伏击一样。对方可能想依靠着消磨我们的耐力,来达成自己的阴谋。”

    “伏击的时候还要保持同样的动作几个小时,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兄弟们,这样想一想也不算什么,起码现在我们还可以自己蹦跶。”

    “深思熟虑!”

    “所以对面到底什么时候过来?”

    连胜:“……”

    想的可真多。

    “唉,朋友们醒醒。”

    “相比起对面什么时候过来,外面到底什么时候结束?卡法军什么情况啊?”

    “面对自己同胞,总是很难下手的吧。我看他们对平民态度挺友善的,这时候应该对峙住了。”

    “会不会把他们放进来?”

    “朋友,醒醒!”

    “他们什么时候解决,试炼才能来是吧?我造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