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开赛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56章 开赛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变身路人女主山村名医六十年代农家女不死佣兵带着空间闯六零韩娱之张三     基地这边的日程安排的很紧密, 除却白天的采矿和晚上的体能训练, 会在每六天后安排十二小时的自由时间。

    也只有十二个小时。从早上七点到晚上七点。未能按时回到基地的, 按违纪处理。通宵未回被发现的, 直接开除并记录在案。

    这次对决就安排在三天后的休息时间。

    他们向基地申请了一百台传感器设备的使用权利。将所有选手分为红白两队。

    红队包括四十一名老生与九名挑选后的新生。白队包括鲁明远与四十九名新生。

    新生报名的人数其实已经远超一百,几乎全员参与。

    毕竟能参赛毫无损失啊, 还可以见识一下传说中的精英学长, 得到相关的评价指导。重要的是他们确实手痒的不行,已经无比期待选拔赛的展开。那么借此试探一下自己将来对手的实力, 也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因为人数众多,连胜只能继续进行挑选。

    首先, 手操机甲,季班与他的默示, 必须要参加。他的实力有目共睹,而且众人想知道, 手操机甲究竟是不是适合团队作战。

    除却赵卓荦等实力毋庸置疑的,方见尘等特殊种类人手稀少的,还剩下十几个名额。最终确认好机甲种类,由抽签决定。

    进入基地训练之后,这是他们第一次激动地难以入眠。传说中远征军的孵化摇篮,平淡的让他们怀疑人生。

    经过一段时间的沉淀,他们发现自己没能适应这糟糕的平淡, 反而难以压抑心中的激动。果然枯燥的训练, 就算习惯, 依旧让人讨厌。

    正式比赛当天, 众人好好休息一晚,然后去食堂吃早饭。

    令人震惊的是,早上例行的白馒头配牛奶煎蛋和蔬菜沙拉,竟然变成了高热量的巧克力蛋糕。

    基地标配里从来不供应这样的产品,应该是他们额外准备的。

    难得吃到这样醇厚的甜品,感觉心灵都受到了抚慰,他们更加感谢这次比赛的召开。

    七点十五分。

    众人相继走进训练室,发现来围观的人竟然不少。有几位平时很难见到面的教官们,还有那些同样住在基地里,但平时很少有交集的三十六区驻扎戍守士兵。

    他们穿着军装,坐在训练室的透明玻璃墙面背后。嘴唇上下飞动,说着他们听不到的话。

    想旁观的学生们,不敢去跟教官们争抢最佳观影位,只能去他们的背后站着。

    连胜撸着袖子进来,看见这盛况,只是扫了一眼,然后进入传感器进行准备。

    看来不止他们学生会觉得无聊啊,教官也是闲得很蛋疼。

    七点二十五,学生全部登入完毕。

    训练室中间显示出一个大屏幕,正好展示在玻璃的正前方。

    连胜的声音从操作台传来:“教官,要不你来选一个地图?”

    教官沉思片刻,走出来,按下墙面上一个按钮说道:“a26。目标任务救援。”

    双方指挥都没有异议。选择了a26——孤岛复合型地图。

    随后指挥开始安排己方成员位置。

    老生的队伍里,也有好几个指挥系的学生。

    红队总指挥原本应该让季方晓担任,毕竟他在学生中最有名望。无论是人缘还是战绩,都拿得出手,且非常亮眼。

    但是季方晓跟活动发起人鲁明远曾经多次合作,又跟他同是联盟大学的学生,还曾经输给过连胜。

    指挥的作战风格排兵特点,分析师是最清楚的。

    那几位男生不依不饶,不同意他竞争总指挥。

    身为指挥,季方晓虽然很不喜欢给人打下手,因为他们的质疑,也有些不高兴。但他不想对这件事做过多的争论。

    他还没有那么廉价,非要参加一场毫无知名度的学生比赛。何况在士兵不信任他的情况下,指挥工作很难顺利展开。于是主动退出了竞争,选择当一名小兵。

    只是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场比赛并不只是单纯的内部决斗。

    教官将它连上网络,直接转放给各军校,作为学生的集训结果汇报。毕竟今年学生人数太多了,而他们的汇报都是针对个人进行的。

    多方便省事,参赛选手一百人的报告可以不用写了。

    然而,事前教官没有对学生进行过任何招呼和嘱托,也是很大胆了。如果学生们表现不够好,砸的第一个招牌,可就是远征军。

    他们似乎完全不考虑这件事情一样。

    但军校和三夭不知情啊,谁能想到远征军会这么随性,一点套路也不走。他们认为这一定是有所准备的表演赛。所以在接到通知以后,将事情对外公布一下,并鼓励众学弟们观看学习。

    对于这种表演赛,他们很有经验,也算是正常的修饰手段。不就是根据剧本,一步一步演出吗?中间再穿插一点意外的精彩表现。他们已经能够预想到结局。

    老生都比较执拗,而且要照顾他们的面子。所以最后的结果,一定会是老生赢,同时新生不会输得太难看。

    于是,在结束准备状态,所有人传送到地图以后,学生们的身影,出现在联盟各大军校的播映室里。

    然后得到消息的三夭,又迅速派人进行了二次录制与转播。

    这是远征军内部第一次对外公开的比赛,又是在机甲数据更新后的第一次权威性集体示范,绝对可以成为后人分析的标准,十分宝贵。

    连胜周围全部都是驾驶着机甲的战友。密密麻麻的站在一起。

    该地图自配任务,任务的介绍是救援。红队负责救援,而白队则是守住俘虏。

    那位俘虏此刻正被关在一个透明罩里,安静躺在连胜的脚边。

    她毫不怀疑,如果自己开场先走了一步。不小心将他踩到,能直接将他踩死。

    连胜拎着囚牢上面的挂钩,将人提在手上,看着他说道:“显然在明知敌军会过来救援的情况下,更合理的做法是带俘虏尽快离开,而不是依旧逗留在这个□□环境不完善的地方。”

    赵卓荦:“喂!”

    质疑游戏规则,有事没有?

    连胜摸着鼻子道:“这就是全机甲的对战地图?不错很好看。”

    赵卓荦:“……”

    孤岛复合型地图,包括多种地形。密林、沙滩、岩石区、瀑布、环海。

    他们就被传送在密林区。

    光线被葱郁的枝叶所遮挡,显得有些昏暗。斑驳的光影照在机甲的身上。

    众生已经自觉的往各处开始移动。连胜带着那俘虏,前去寻找合适安置的地点,显然密林就是一个很不错的地方,但是如果对面盯紧了这里,也很容易被找到。

    俘虏是决胜的关键,也就决定了他们主动跟被动的地位关系。所以一定要选择一个隐蔽安全的地方。

    “小心一点。”鲁明远在频道里说,“强光和暗光下,机甲外壳的颜色会有所变化。混战的时候一定要注意看清楚标识,不要伤到自己人。”

    颜色在暗光下明显,强光下模糊。如果恰好在反光的角度,那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屏幕后的大佬们频频点头。

    好演技好演技。瞧瞧这表情,再听听这语气,他们都没听出什么不对劲来。

    这群学生前途不可限量啊。

    “所有的战争,都无法避免牺牲。指挥能做的,和要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活下来,然后赢下它!”连胜四面查看环境,“我相信大家已经做好相应觉悟!请服从我的调派!如果有疑问,我会回答你,但是没有理由的无理取闹,我会视为动摇军心的间谍,直接进行内部处决,望所有人明白。”

    连胜一路往前走,听到了水声,于是走过去查看。一面在嘴上不停说道:“在这种高杀伤力,而又人数偏少的情况下,我们要避免两件事情。”

    这些事情在讨论的时候都其实已经说过了,但是开场,通讯里一片安静。情况未知的情况下,精神容易紧绷。她必须让自己的战士时刻保持状态。

    笑话当然是不能讲的,那注意力直接崩裂了。只能不断的重复规则和注意要点。

    “一,避免在情况不确定,或是劣势状态中,进行大规模混战。”

    “二,尽量避免单人正面冲突。”

    他们主动发起了挑战,但他们可没有小觑对方。从现实来讲,对面的个人平均战斗水平,确实比他们要高。无论是对新机甲的了解程度,还是在军校里本身的体能实力。

    机甲操作下,对技巧掌握的差距,会被放大。一对一正面冲突的话,白队无疑会失败。而能弥补个人战力差距的,只能是合作。他们这可是一个团体赛。

    所以她让学生两两行走,尽可能的分散,往前缓慢推进,搜集敌军的信息。

    同时将士兵排成两列,让二列人员排在他们后方一定距离,以决定是应援强攻还是协助撤离。

    鲁明远在控制面板一阵点动。初期设置太麻烦了,一直找不到说话的空隙。

    基地里的设备出现了很多新的功能,对于战事显示来说变得更方便了。

    但是,对于数据分析师来说却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他们接收到的数据成倍增长。在没有接触过的情况下,复杂等于处理速度变慢,反而会错失一些有用的数据。

    毕竟任何技术,都是依托于人嘛,跟它能提供的功能没有关系。能被完美使用的,才算是成功的。

    鲁明远都了解了一遍,确认没有遗漏,松下一口气,说道:“我跟他们训练了一个多学期,也拿到过他们的个人数据,进行过相关分析,所以对他们还算了解。正面交战以后,我给你们标注目标的特点、优劣势还有危险性。就用红绿蓝白表示可以吗?”

    连胜:“别。浅色会让人有种放松的状态。而且对面也没有值得轻视的人。”

    鲁明远问:“那用什么?”

    “红,大红,紫红,黑。”连胜说,“哦对了,之前跟我们抬杠的那几个男生,你知道是谁哈,用屎黄色。”

    鲁明远:“……”

    众战友:“……”

    真是不能得罪连胜,不然什么时候都能被抓住机会踩上一脚。

    频道里诡异的安静,然后忽然传来一队员的汇报声。

    声音有些急促,但还算冷静。

    “发现目标,己方位置泄露,正在准备交战!目标两人。请指挥下达指令。”

    鲁明远直接切了视频,认出对面的两人,标注了个两个红。

    “是新生。”鲁明远说,“一辆重装一辆破军。”

    他们此刻在乱石区。

    但那边的石头都不高,也不粗大,重要的是不够坚固,难以用来藏身。除了地面有些咯脚,妨碍走路,没有需要注意的地方。

    同样是新生,而且己方的狙击手前锋搭配,显然更有战斗力。

    连胜立即振臂喊道:“准备迎战!战争已经开始了兄弟们,请保持自己的警惕心!”

    这时连胜已经到了瀑布前面。

    前方水声作响,耳边的声音几乎要听不清楚。

    她试着将囚牢放进瀑布的下面。

    因为透明的,谁在强光下会发生反射,而罩子又是用玻璃做的全密封空间,还真是看不出来。反正里面有制氧设备,不需要担心他是不是会窒息,这里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连胜退远一些,看了一会儿,扭头问道:“是不是不错?”

    跟在旁边负责护卫俘虏的赵卓荦点头:“恩。”

    连胜于是又走下水,将它提了出来。抖落上面的水珠,一步步回到密林里。

    她直接选了一颗枝叶茂密,枝干高大的树。旁边有着另外一颗偏小的,与它枝叶相交。连胜选好方向,起跳将笼子挂在树上。

    那树一阵抖动,落下不少叶子,又重新稳了下来。

    连胜然后又摘了些叶子,盖到笼子上面。在小心的调整两棵树的分枝生长方向——它们一般是有韧性的,不会那么容易折断——争取将它全部盖住。

    赵卓荦看着她动作,惊道:“你在干嘛?就把他挂树上?”

    “有多少人在找俘虏的时候会抬头看呢?”连胜指着上面道,“尤其是在前面有一个那么可疑点的地方。”

    赵卓荦说:“刚才那位置也挺好的啊。”

    连胜说:“但是它太常规。太常规的地方,试一试总不会有错的。所以那是一个他们必然会去探查的地方。那么能不能被看见又有什么差别呢?”

    赵卓荦觉得是有道理。但是又抬头看了一眼浓密到有些诡异的叶子,觉得这选址真的是太放荡不羁了。

    连胜拍手道:“来吧,现在开始处理现场,这就是我们两个最主要的任务了。”

    赵卓荦:“处理现场?”

    “从前面开始,选择树枝,将它布置像这样茂密的样子。越靠近边缘阳光区,就越密集。以让它显得更加合理。”连胜说,“对了,注意清理一下地上的脚印和被晃下来的叶子。”

    赵卓荦低下头。她这性格究竟算是粗犷还是细致呢?他竟然也开始觉得这的确是一个好地方。

    就像一个人说谎之后,要用无数个谎言去遮掩它,陷阱也是一个谎言。只要能制造出无数的假象,掩盖住它的存在,那么它就是合理且真实的。

    再不可能的答案,如果编造得无懈可击,就不得不去相信它。因为这世上荒诞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多的是不可能的现实。

    前方在激烈交战,而白队总指挥跟俘虏护卫,一片岁月静好的样子,在阴影下布置着环境。

    周围蝉鸣虫叫,景色优美。

    每次画面切到他们,都让观众有一种出戏的感觉。

    什么玩意儿?

    观映室里,前排教官无声失笑,摇了摇头。

    旁边的教官环胸说:“你好像很开心啊?还专门叫我们过来看好戏,结果只是学生对战啊?不够意思了啊。”

    教官说:“是好戏。连我也猜不到比赛的结果,继续看下去就知道了。”

    “学生间的五十人团嘛,有什么算好戏?”那教官说完忽然改口,“哦,他们这学期已经毕业了,不能算学生了。”

    旁边的人搭腔道:“时间过得真的很快啊。”

    “但是老生跟新生有什么猜不到的?你觉得新生能赢?”

    教官:“我不排除任何一种可能性。”

    “我去,照你这么说什么比赛都不能确定,也就是什么比赛都是好戏了?”

    教官拍了一下那人:“快看你的。好歹也是一个教官,成天翘班你还有理了?”

    “啧,你少来!跟我玩这套?坐办公室的机会让给你了,可不舒服?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坐在旁边的教官开口说道:“不过我确实很期待。尤其期待下克上。”

    “我也期待。我还期待千里走单骑,一军破万敌。”一教官笑道,“逆袭是很好看,但奇迹总是少数的。在开战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一些无法忽视的隐因。你觉得是白队有什么战力特别突出的选手,还是红队有什么弱到能拉低整队水准的士兵?”

    站在后排的一位学生低声说道:“指挥啊。影响整个战局。”

    几位教官连同数名士兵,一齐扭头看向他。

    学生伸长脖子,加重音量说:“连胜!奇迹之师!她做指挥好几次逆转战局,还没有输过!”

    “你们大学模拟赛都是大战场吧?而且学生实力起伏也大,确实有很多可以控制的空间。”那教官笑了一下,说道:“而这里就五十人的团队,指挥能玩出什么花来?不过副指挥的作用影响真的是很大的。数据传递谁更全面更快速,决定了单兵交战中谁更容易掌握主动。白队的副指挥了解红队所有人,而红队的副指挥,显然并不那么清楚。如果真的能逆转战局,我觉得会是因为这一点。希望白队能掌握这一个优势。”

    几人纷纷附议点头。

    在他们的教官生涯里,很少看见有什么出色卓越的指挥,就算有,那也是在敌军智商的对比下。

    毕竟指挥,需要无数的经验,才能将理论转换为实际。这群学生能有多少经验?他们现在面对的敌人,跟将来面对的敌人都不一样强大,他们的经验,又有多少能够适用?

    先前说“期待”的那位教官开口道:“我当年上大学的那一年,联盟正好进行了大面积扩招。尤其是面对偏远地区的学生,分数线直接降了一百多分。教我们主课的那位教授站在讲台上,一脸骄傲的说,‘如果不是这次扩招,你们在座有二分之一的人,别说是重点,恐怕连本科也上不了。而我从来只教授最优秀的学生,你们为能够坐在这里,应该感谢联盟,以及你们的信仰保佑。’我非常讨厌那他说的话,仿佛学生的努力只是因为好运而已。相反,我觉得很多人才的遗漏,都是因为没有机会。”

    “很多人觉得变革和发展是循序渐进的,可是他们错了。人类的生命虽然有限,但在前人的经验和贡献积累下,社会其实在高速发展,科技在不断变革。人类根本没有适应的时间。他们要在足够短暂的生命里,大胆做出能顺应这种发展潮流的决策,以保持发展的生命力,推动人类社会继续向前。”

    “所以有时候就在一夜之间,你没有及时关注,就会发现不一样了,身边站的人也不一样了。那些处于变革之前的人,他们有权利保持骄傲。因为在激烈竞争下,他们依旧保持了自己的优秀。”教官说,“我讨厌那些无法适应潮流,却始终向别人展露自己优秀的人。人类要看见的从来不是过去,而是未来。如果想表现自己的优秀,应该用能力而不是资历。人类的优秀并不一定会持续一生。”

    教官两手环胸道:“事实上,第二年的时候,我们这群扩招后的第一批水货新生,正大光明的赢了令他们骄傲的精英学子。”

    他说到这一点,脸上泛起一个微笑。旁边几人跟着笑了一下。

    “已经不能再局限于过去的荣耀了,每天都是一个重新的开始。”教官说,“来吧看看。谁才是这个时代的主导者。”

    从第一对学生开始正面交锋起,陆陆续续又有学生开始对战。

    处于不利的,就跑,有优势的,就打。发现对面有支援,优先选择撤退。总之要保持双方之间的平衡。

    毕竟双方只有五十人,而地图又很大。双方分散之后,都是零散的交战。

    不久后季班跟他的搭档,也遇到了敌军。

    “两位老生。两个都是前锋,是高手。”鲁明远问,“打吗?”

    连胜毫不犹豫道:“打。我相信季班!发现状态不对就先撤退,注意让手指休息。队友小心掩护。”

    队友懵道:“怎么掩护?我对手操机甲也不熟啊,没有合作过。诶弟弟,你是什么风格?狂轰滥炸型还是左右飞窜型?”

    连胜:“你别挡路就行。”

    季班的队友:“…… ”

    心被扎得碎碎的。

    季班还是第一次跟人打组队赛,现在很兴奋。暂时保持逃撤状态,一面跟队友商量对策。

    “要不你打头,我给你掩护?”季班说,“我机甲配置的武器多,而且系统能自动修正路线,射击速度快。可以拿来当狙击手用,也可以打中长距离线。放心,以你的速度我不会射偏的。”

    队友想了想说:“可以啊。但是如果我受伤了不用想着救援,你先走。”

    连胜听他们商量完毕之后,直接上前,开始迎战。

    季班的手操机甲绝对可以说是奇兵。

    基地平时禁网,相信他们也没有那个机会,去看机甲选拔赛。尤其是初赛那种水平参差不齐的地方。

    加上基地平时挖矿的时候,老生跟新生也不在一起,无法进行观察。所以红队对手操机甲是相对陌生的,只有几位新生还算比较了解。

    第一次跟手操机甲作战的话,光靠理论知识难以应对。相信季班可以拿到优势。

    就算上等马少,但她还是有的,否则拿什么拼胜利?

    季班这边也是乱石区域。

    季班负责吸引炮火的那位队友,小心看着脚下,朝对面逼近。而季班趁机拉开距离,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

    想保持稳定,就难以保持速度。他最害怕这边的地势,几乎没有一块是平的。之前在三夭做相关训练的时候,只要一加速,就会马上摔倒。而进了基地以后,还从来没做过高速训练。

    新生晚上安排的体能训练里,没有与传感器相关的。他一直不知道自己目前的水准。所以心理仍旧有着阴影。

    对面两位机甲手看他小鸡仔一样的走路姿势,不禁发笑,直接操着手里的武器,反向他靠近,同时举起了手里的武器。

    队友就看着他们的炮筒发红,迅速跳开。紧跟着又是一道光线,

    炮弹落下,直接击碎他刚刚站脚的石头,碎石弹在他的机甲外壳上又蹦开。剧烈的轰鸣还在耳边回荡。

    他不敢闭上眼,紧紧盯着对面,但是慌乱躲避中,发现对方已经越靠越近,并切换了准确率更高的能源武器。

    进入可攻击范围,正在这时季班出手。

    手操机甲的优势再一次体现。在群战中,手操有着系统自动修复弹道,只要选定目标,手速够快,完全可以视线一对多的精准射击。

    显然这个环境给了他表现的机会。

    左右两边同时升起武器,朝着对面开始密集攻击。

    一人同时掣肘两位,且非常成功。还能保持着移动,不让自己的位置固化。

    慌乱的对象立马变成了红队。

    对面的机甲迫于无奈退了几步,直到和他拉成安全距离。

    “我擦这什么机甲?”

    他们能听见对面气急败坏的声音。

    “我去还是四条腿的?在这种地方能随便动?什么玩意儿?”

    季班的机甲,现在就是四条腿的爬墙外形。

    所谓四平八稳,他地盘够高,路面多崎岖都没有关系。像只蜘蛛一样自由的在岩面上移动。也没有他们所谓的失速的困扰。

    而因为他机甲高度低,形状偏向扁平,对方想要反击,难度也大了不少。

    “异型!”对面的老生和当时的新生达成了共识,“这特么就是异型啊!”

    比他们想象的要难搞不少。

    一人道:“先打那个弱的!”

    对比之下,季班的队友太不合格了!

    “不可以哦。”季班说,“我是掩护他的人。”

    对面的人虽然拿季班没有办法,但毕竟经验老道。在刚才的轰炸中,也没有受伤。此时将目光对准了那位小鸡仔。

    季班的队友在得到强力掩护后,尝试了一下攻击,发现自己可能干不来这活儿。听到对面要集火他,想也不想转身就跑,喊道:“不行不行!对面太快了我去!”

    季班忙着双向锁定目标,看见他的举动惊道:“啊啊啊!你在干什么!”

    队友说:“我速度不行!他们对这边太熟悉了!你看看他们的走位,每一下都踩在石头尖上又平又稳,可是我下盘虚啊。”

    季班说:“可是你慢慢也走得很稳啊!”

    “诶?”队友僵了一下,看向自己的脚。

    才发现自己刚才逃跑的时候,慌乱中加速到了从来没有到过的领域,而竟然一次也没有因为重心偏移导致摔倒。

    他惊讶道,“我这么厉害的吗?我刚刚做了什么?”

    连胜看着前线传回来的画面,忍不住抽气。

    “向前冲啊兄弟,你已经不是以前你了兄弟!”连胜说,“畏畏缩缩的干嘛?大方一点。你当挖一个月的矿真是干白工吗?”

    此时场内外均是被这画面震得一阵无语。

    对于不知情的观众,此刻的关注点全在连胜的后半句。

    “挖……挖矿?所以他们这究竟是去干嘛了?打工?”

    “我梦寐以求的远征军训练……一定不是这样的!”

    “应该是代指吧?毕竟三十六区矿多啊。就这么叫了吧。”

    “对啊三十六区矿多,所以学生们……”

    “呸呸呸!你们想太多了!军方还缺钱到这地步?看看他刚才的走位卧靠,挖矿能挖出这来我天天去!”

    几位教官露出颇有意味的微笑。

    不到一个月就出现明显成效了,说明这学生的资质其实不错。就是性格有点悲剧。

    挖矿用的传感器,是做过加倍处理的。只要姿势稍有不对,就会非常明显的将力道反馈给驾驶者。

    没有什么比痛觉更直观的感受了。长久下为了规避伤害,他们的身体自身就会进行调整,聪明的学生还会有意识的跟着那股力走。

    而不允许他们晚上进行传感器操作,是为了杜绝错误姿势的再次出现。三夭的传感器毕竟是为游戏存在而不是时机操作。

    这样的紧密安排,能让学生在短时间内,记住最正确的姿势。

    从他们每天搬完矿,已经变得越来越轻松,就可以看出。要知道最初几天,部分学生可是连站起来都是一件难事。

    这里的岩石区,最不平稳的地段,和矿区不是最为相似吗?每一次的慢动作迈步,都要不断调整自己的重心,同时拆分所有的细节点。

    尤其这次他们还不需要抱着一个庞大的石头,适应高速当然就不难了。

    连胜喊道:“停下!冲!”

    那队友听从指令停下,眼神一变,开始反攻:“冲!”

    后面两人已经抬起枪朝他扫射。队友迅速下蹲躲过,眼睛在对方的两把武器上流转。

    对面的攻击和切装速度都极快,根本没有给他捕捉的时间。

    季班又在他后面协攻,让对面两人只能不停的调整姿势。队友无法分析红队的动作,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在石堆之间各种跳动,疲于奔名,而找不到攻击的时机。

    毕竟跟季班没有过合作,他还是不能很好的适应。但也知道如果没有季班的掩护,他现在大有可能是死尸一具了。

    “我这……我其实不是前锋对吧?”那队友很有自知之明,“我只是一个炮灰?”

    连胜鼓励道:“干得很好炮灰。”

    队友:“……”

    真的会咬她哦!

    季班说:“你打啊,我可以配合你。但是注意安全,我不能保证及时干扰。”

    队友看得眼花缭乱,提着一口气四处蹦跳,说道:“我还是适合做绽放后的炮灰。这种战术其实也挺不错的,正好让我适应一下现在的速度。就麻烦你拿下对面两个人了!”

    鲁明远注意到了他们这边的情况。

    鲁明远说:“其实……这次控制面板里面有了一个新功能,我给你们试一试啊。那个冯良,你往前走一点。”

    队友后知后觉道:“啊,你在跟我说话?我努力一下啊。”

    “这种口径和长度……型号应该是ac46,那么范围和杀伤力应该是e9级。”鲁明远喃喃自语一阵,队友一直在拼着老命蹦跶。

    不久后鲁明远说道:“我给你标出来了。红色就是他的攻击范围,你自己注意。如果看不习惯,就告诉我进行取消。”

    季班队友的视野里,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圈子。

    深红色是有效高伤攻击区,淡红色是波及区。那红圈一直在随着对面的武器转动。这种情况下,他不需要根据枪口方向,在脑海中进行二次判断,而是能直观清楚的看出来。

    瞬间有了安全感。

    “喔!厉害了!”连胜夸张的惊呼道,“副指挥!”

    “哇!”季班跟着惊呼道,“那你能分析分析我的吗?”

    他说着滑到石头处,边滑行边变了一下型号。等滑出来的时候,已经变型完毕。此时缩短四脚距离,成了四脚站立形态。从像蜘蛛变成了像向上游动的水母。

    鲁明远看了一眼,瞬间头大。

    “不不不……”他嘴里说着意味不明的话,然后关掉了季班的页面,打开全地图统计战况。

    鲁明远没有给季班回应,但是跟他同行的新生战友,此刻很热烈的捧场。

    “厉害厉害!变型机甲好厉害!”

    季班又找时机变了回去。这个地方,还是蜘蛛状更为适应。他谦虚道:“哪里哪里。你现在也很厉害。”

    队友问:“变型的速度能增快吗?如果变形途中遭受攻击,能不能及时进行防御和反击?”

    “暂时不能。因为变形的时候意味着关闭一个系统再打开另外一个,需要一定的调整时间。多次强行切断容易短路,导致功能出现错误。”季班耐心解释道,“这不是机械问题,而是计算机问题。”

    那人似懂非懂的点头:“原来如此。”

    两位敌军觉得自己快疯了。

    这和他们打着,还有心情可以聊天的吗?他们就这么让人小看吗?

    他们怒而召出通讯:“请求支援!请求火速支援!发现鸡仔一只,还有一只会变型的异形蜘蛛!”

    对面的总指挥跟着怒而骂道:“给老子说人话!不想打了是不是?!”

    两位选手迅速反思自我,顿了顿,措辞道:“发现对面的手操机甲,配着一位搭档。现在紧急报告情况。手操机甲比想象的更加棘手,它能在乱石区进行高速移动,且进行多目标锁定高频率攻击。对方新生,也比预测的厉害一点。已经能良好适应新型机甲。人话报告完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