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交替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55章 交替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鲁明远今年二十三岁。

    如果能用一句话形容他的一生, 大概就是毫无颠簸。

    父母疼爱,家庭和睦。用心学习, 考入联盟大学。钻研数据, 成功进入远征军特招队伍。

    如果足够顺利, 他会在三十六区进行为期一年的训练,然后去仿前线的荒区再进行为期一年的训练。之后重新调回中心区, 进行复杂且专业的建模训练。

    再之后,跟着远征军从助手做起,慢慢走上副指挥的道路。

    如果水平足够,也许能在三十多岁就成为首席数据师, 然后四十多岁的时候, 成为顾问,坐镇主场,五十多岁时在远征军退役。

    数据分析师的退休年龄在前线军里算是最晚的,虽然跟普通职业相比还是要年轻不少。因为它即需要阅历,阅历越深, 代表着水平越高。同时却也需要足够清醒的头脑, 和灵活的手指。

    鲁明远能一眼望穿自己的过去,也能一眼望穿自己的将来。从他出生起,似乎就很少有什么值得激动的事情。

    平淡却让人愉悦,这样的生活他很喜欢。

    然而, 这不意味着他不喜欢刺激。

    相信每一个男生心中都有过征途的梦想。或是冲动的去做一件不管什么时候想起来都会骄傲的事情。

    鲁明远脑海里不断回放着连胜说的“挑战他”三个字。后知后觉, 而又显得莫名其妙。

    他明白, 虽然在群战之中。自己依旧是那个隐藏在指挥背后的分析师, 但这个主动性极限的词语,让他难以抑制的有些激动。仿佛他也是一个闪亮登场的主角。

    一名强势的数据分析师,如百米飞刀一样,他本身的存在,就让人难以忽视。说出的每一个字,做出的每一个举动,都会让人信服。

    担当和责任,或许跟自己所处在哪个位置没有关系。那是一种人格魅力。

    “诶对了。”

    几人走到一半,方见尘忽然想起来,指着后面道:“你刚刚是不是让他们在那里等着?然后呢?”

    连胜顿了一下:“啊……忘了。无所谓,谁让他们这么听我的话?应该很快就会走了吧。”

    众人:“……”

    她或许可以更坑一点。所以究竟算是无意还是故意的?

    光凭连胜一脸坦荡的表情,还真是看不出来。

    当天夜黑之后,天上下起小雨来。

    矿区这边环境不好,雨水里总是带着一股化学剂的味道。淋过雨后必须要洗一次热水澡,不然容易长痱或过敏。

    所以雨天的时候,他们很少外出工作。

    连胜看了下这边的天气预报。今晚下雨,明早就能放晴。好在这边的下雨时间总是很短。

    几名男生被晾在办公楼的下面,看着天色将黑,雨却越来越大,才发现不对劲。

    “靠!被耍了!”那男生甩着衣服站起来,怒道:“简直是幼稚!要是不痛快,直接说不就好了?还玩这种事情。”

    他们回过味来:“肯定不是鲁明远的意思,但是我看联盟大学这一届新生都很嚣张。”

    “没见过世面的都很嚣张。不输个几次,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还当自己是学校一哥了吧?可是这世界广阔的很呢。又不是人人都得让她。”

    假如真的要进行挑战,那么他们能招到多少人,都是什么水准,就成了调查关键。

    第二天早上,连胜决定向群众宣布这件事情,试试他们的口风。

    几人自己内部知道,本次挑战主要目的是为了杜绝欺凌事件,给对方一定的威慑,但是对外,他们不能这么说,得稍加修饰一下。

    一是不管本意是什么,这种带有报复性意味的暴力邀战,敢在军部直白说出来,怕不是嫌命长。

    二来以下克上,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勇气的。训练基地里的人,今后很可能会是同僚,还要在一起共事多年。在危机重重的地方,身边有一个无法信任的同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尤其你不知道对方未来的发展前景究竟如何。

    何况,平时都忙着工作,新生与旧生间的交集都很少。没有明显矛盾的情况下,有多少人会愿意陪着他们做这疯狂的举动?

    所以他们的口号是,切磋交流,为了选拔赛而共同进步。

    第二天早上吃饭的时候,连胜站在桌边,搓着手问道:“你去还是我去?”

    鲁明远想了想:“我去好了。毕竟我之前也指导过他们,应该会给我一点面子。”

    他站了起来,视线扫视一圈,摸着喉咙,准备开腔。

    赵卓荦等人两手捧着碗,仰头等待他的发言。随时准备着声援鼓掌带气氛。

    然而他还没有出声,昨天的那几位男生从门口走进来。

    他们走到鲁明远的背后,按住他的椅子靠背道:“昨天干嘛呢?知道我们等了多久吗?这样不不厚道了吧?”

    “你们可以自己走啊。”鲁明远说,“让你留下来的人也不是我。”

    几人忽然一想,回忆起来的确不是他。又看向连胜。

    连胜面不改色道:“昨天本来有件事情想跟你们商量,但是后来跟学长说得太久。我就忘了。”

    为首男生当然不信,追问道:“什么事情?”如果是请客问路这些扯淡的问题,他肯定现在就发飙起来。

    连胜朝鲁明远努努嘴。

    鲁明远拍拍手,大声喊道:“请大家安静,先听我说一句话!”

    众生停下筷子,看向了他这边。食堂里安静下来。

    鲁明远紧紧看着自己的正前方,虽然那里什么都没有。就听他说道:“在基地里训练的这段时间,我觉得受益匪浅。学到了许多以前从没接触过的知识,也学会什么叫坚韧不拔的品格。这里更主张自主训练,没有一个明显的训练体系。可是只要上过手,就能明白它的重要性。我看着各位每天的努力,感觉就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所以,虽然能做的不多,但我会尽力,希望大家能取得更好的发展。”

    方见尘大大拉开双手,准备鼓掌。发现左右两边都不动如山。即将拍上的时候又迅速拉住冲势,将手收了回去。

    鲁明远接着说道:“而就在昨天,一位新生向我提出了一个请求。这边没有教官进行针对性的知道,希望能进行一场团战,让老生们更客观更全面的指导一下大家。顺便也可以检阅一下大家的训练成果。大家怎么看?”

    连胜:“实在抱歉这请求有些得寸进尺。一直非常感谢前辈们的悉心指导。但是最近总有些怠惰,心里觉得不安。就想趁着下次休息时间,调整一下比赛状态,毕竟我们的选拔赛也即将开始了。”

    众新生闻言,互相间交头接耳。

    对啊,选拔赛即将打响,他们还在地里挖矿。如果不是正驾驶着机甲,他们都要怀疑这里根本不是军事基地,而是一个转业培训所。

    说不担心是假的,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大家起点相同,谁也没比谁多跑一步,都被这矿山给坑住了。

    要是真的能打一场,那感情太好了。

    “唔……就是这样。如果能对你们有帮助,我是很乐意的。但是基地平时还有特殊的任务,光凭我一个人肯定是不行。何况仅根据我的个人看法,数据分析也不够全面,还是需要足够的样本,进行对战,更容易看出问题。”鲁明远转头看向后面的几位男生,“就是不知道你们愿意同意吗?”

    连胜对着他,勾了勾手指。众学生瞬间会意,异口同声道:“谢谢学长!”

    鲁明远摔跤的事情,他们并没有宣言出去。少数几个知道真相的,也聪明的闭紧了嘴。所以大部分学生并不知情,还以为前辈们的关系都是历经过出生入死之后的铝合金老铁。

    此时听到有人愿意主动牵线洽谈,正好能如他们所愿。更加不会往什么奇怪的地方想去。只是觉得太麻烦他了,实在是不好意思。

    这是多么尽责的一个学长啊!

    部分老生坐在旁边,闻言举手,表示如果安排在假期,那他们可以参加。

    反正闲着也是没事,三十六区根本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尤其教官在连胜等人的事件之后,以近乎变态的标准,限制了学生能去的地方。并再三明令要求他们保持低调,绝对不要惹是生非。

    这种草木皆兵的环境,结合网上似真似假的流言,让学生们心里没底。没必要非上赶着自找倒霉不是?

    何况他们也想练练手,看看自己的成果。

    如今基地的这种训练方式,让他们有点虚。主要是无法直观的察觉到自己的进步,更别说比对别人的进步。就无法判断他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水平。

    长期处于激烈竞争中,未知带给他们更多的,不是自信,反而是自我怀疑。

    顺便可以在学弟们面前甩甩帅,也很不错的样子。

    听他们那一声声学长喊起来,多让人受用?

    只有站在鲁明远身后的几位男生发出轻轻的咋舌声。

    他们又不笨,能猜到他的打算。

    这计划安排的好啊。如果他们也参与,但最出风头的人肯定是鲁明远。可如果他们拒绝,虽然责备不了,且更加衬得鲁明远大公无私,舍己为人。在新生中竖立了良好的人缘和形象。

    怎么选都要他们做陪衬,总觉得有些不爽。

    一个男生,算计到这种地步,不免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鲁明远仿佛察觉不到他们的视线,继续道:“如果对战可以顺利举行。我本来应该是在老生组的,毕竟我好歹也是去年毕业的学生。但是我的学弟们又表示,他们缺一个数据分析师,找不到合适的人选。而且知道双方单兵作战实力有所差距,为了能尽情的发挥,希望我能过去帮忙。我觉得也可以,所以就同意了。”

    这样一来,鲁明远就成了新生这边名义上的领头人。没有人会有异议。

    后面那男生问:“新生里面难道就一个数据分析师都没有?还要你过去?”

    这样一来输赢结果等于对他没有影响,都可以找到足够的理由。当然他也不认为老生的队伍会输。

    只是这一点点的风险都要规避,让他对鲁明远的厌恶又加深了一层。

    当你讨厌一个人的时候,总是会将无数的错误标签都打到他的身上。

    “还真没有。”连胜再次开口道,“我是指挥系a类的。我来担任这一次的总指挥。但是我需要一个习惯的副手,所以请求鲁学长做搭档。有问题吗?”

    这一次特训招收和往年不一样,是从选拔赛里直接拉出来的。而指挥系的入选学生,评判要求难以变动,要等到下个学期才能进组。

    所以是真的没有。

    就算有,此刻也不会有人站出来。跟鲁明远抢副指挥的位置,他们有足够信心能比得过他吗?如果没有,不就是脱全队的后腿了吗?

    为首那男生歪着脑袋,看了连胜一会儿,问道:“听你的语气,你觉得你最后能赢?”

    “当然。”连胜摊手道:“既然打了那当然想赢,否则比赛还有什么意义?还是几位学长认为,多吃一年饭,各位就无可战胜了?总之我可没这样认为。”

    几人笑了起来,他们觉得这纯属无稽之谈。

    被作为特招生选进训练基地,他们是有自己的骄傲的。一批次全部靠实力,最终进来的只有三十多个人。那可是来自联盟各处的,精英中的精英。

    而他们这一届呢?一百五十多个,批量生产,和他们对比,简直是一个玩笑。

    站在同一个地方,不代表他们是同一种地位。

    “挺有活力的,既然这样,那我也参加好了。”那男生举手道,“但是到时候不手下留情,可别怪我们。”

    他同意之后,后面的几位兄弟也没有异议。

    连胜跟着笑道:“当然是公平切磋,输赢我们自己承担。”

    老生的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最终开几人团,就是由他们的参赛人数决定,然后再从新生里进行筛选列队。

    具体比赛规则交给连胜和鲁明远制定,他们也比较安心。

    一来鲁明远自己就是老生,平时做事也一向公正,他们还是愿意相信的。二是跟一群新生争论一些细枝末节的规则,他们拉不下脸。干脆就任他们搞。

    双方奔走相告说服其他的学生也报名参加比赛。

    最终加上前几年留下的人,老生确认人数是四十一人团。连胜让他们从新生里再选取九个,干脆凑一个五十人团。保证这

    所有学生可以监督。对方商讨之后,同意了。

    之后就进入了安排职位和分配任务的内部管理缓解。

    他们这边基本准备妥当,准备开始。但是这件事情,还得去跟教官打个招呼。向他审批一下假期的传感设备使用。

    做报告鲁明远已经习惯了,但是和教官扯皮条,真不是他的长项。

    毕竟名义上,他才是这场活动的发起人,连胜就针对每一个安排,它的目的与效果,一一跟鲁明远做了说明。告诉他如果教官要推敲,哪些是可以舍弃的,哪些是绝对不能同意的。

    永远不要因为害怕谈崩而畏手畏脚,不要让别人看出自己没有底气。活动安排到了这个地步,学生们内部都同意了,如果教官毙了方案,那么最后被数落的,绝对是教官而不是他。

    教官问道:“你们是真的很闲啊,还是皮得一点都闲不住啊?”

    连胜说:“我们很忙,是一颗求进的心让我们闲不下来。”

    教官思索片刻道:“你们想要好好学习,我当然大力支持。”

    在基地里,比在外面安全多了。现在连胜一出门,他就心惊胆战。在远征军做了那么多年的教官,什么时候这么窝囊过了?

    教官说:“那可以吧。但既然是在基地里面举行,我要保证比赛规则的公正,同时基地有权利监督赛事进行中学生的相关行为。如果有人比赛中违反了规则,同样要承担相关责任。”

    鲁明远点头,表示会传达这个意见。之后又将详细规则复述了一遍。

    教官听着,没有找出遗漏和问题。又问了些他关心的问题,鲁明远也答得有理有据,条理清晰。

    知道他们确实认真准备过,就没有刻意卡审批流程,直接按下指纹,签字,同意他们的提案。

    教官看着他们离开,若有所思的靠在椅背上。

    虽然性格有点冲动,但做事已经很老成了。

    安排一场活动看似轻松,但要做到完善的地步,要么有足够的时间进行准备,要么有足够的经验可以兜底。

    很多人以为想做一名优秀的军官,只要武力够高就可以了,但其实并不是。他们如果真的往上走,就要面对各种各样的敌人或友方,进行交涉,周旋。

    没有哪一方是绝对友善的,也没有哪一方是绝对敌视的。

    比武力更难学会的,还是权衡。

    鲁明远从办公室出来,合上门,快速走出两步,才回过头小声道:“我以前安排活动,一般都是关注规则流程,没有你考虑的那么多。原来这些合理规则,也是可以大做文章的。”

    输要保证自己不能输得太难看,赢又要能获得最大利益。根据对手的性格和情况,做出相应的对策应变。

    譬如这一次,利用他们的骄傲,在比赛开始前,不要大意的将自己的劣处展露出来,并进行放大,以方便为后面的谈判争取更大的活动空间。

    这就是指挥的责任了吧?不,应该说这是身为领导者的觉悟。

    或许别人觉得他们是斤斤计较,是阴险狡诈,但他们只是站在更客观的角度,为己方争取最大的利益。

    现在是为了个人,将来可能就是为了整个联盟。

    在利益的博弈台上,太过君子等同于太过愚蠢,是无法帮助他们的国家争取到应有利益的。一时的慷慨,却要全体的居民来付出代价。

    连胜在对待谈判上的抠门与强势程度,同龄人恐怕难以理解。甚至还会觉得她故意在惹事激化矛盾。

    但是与虎谋皮,怎么能不保持绝对的警惕?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