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清扫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52章 清扫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六十年代农家女带着空间闯六零不死佣兵变身路人女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韩娱之张三     六人灰溜溜的跟在林医生身后, 朝着医务室走去。

    隔着一段距离,也能感受到他身上的杀气。

    林医生推开门,就脱下外套,将它挂在旁边。然后拖出椅子, 霸气的坐了下去。

    就那样低着下巴, 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架着一条腿, 轻轻的抖动。

    几人觉得, 如果这时候他说一句跪下, 或许真的会两腿发软直接跪了。

    林医生冷哼道:“说吧。都挺厉害的啊。来之前学校的教官怎么提醒你们的?这才安分了几天,就憋不住了?”

    连胜正想开口,被五人齐齐拦住。

    程泽说:“不牢您大驾, 真的, 让鲁学长来。”

    鲁明远跟着点头:“尊重一下我身为学长的身份, 给我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连胜耸肩道:“我没想自告奋勇。另外我必须向你们申明一点, 我是可以正经说话的。”

    林医生:“我不接受任何的修饰。把事情的原原本本给我说清楚。上了几次厕所排过几次泄也别想骗我。”

    鲁明远将事情原原本本的描述了一遍。林医生保持着动作,表情一直没变。

    林医生:“那再之前的事情呢?赵卓荦, 你说。”

    赵卓荦又将他们租房子的坑爹事给说了。

    林医生拍了下桌,说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你们带了违禁的零食过来, 为了防止被基地没收, 所以租了一套房子, 用来存放?”

    几人点头。

    林医生:“然后今天过去吃东西,发现被黑了, 东西都被偷光了。”

    几人继续点头。

    林医生:“为了帮偷你们东西的两个人, 你们主动把自己给卖了。然后在卖身以后, 发现自己被那两个人又多踩了一脚。”

    几人迟疑了一下,只有方见尘继续点头。

    林医生顿了顿,问道:“是你们有病。还是我有病?”

    几人低下高贵的头颅。

    连胜说:“我觉得这的确是一件值得讨论的事情。”

    林医生脸上带着说不出的鄙视,看着他们摇头。

    连胜跟着摇头,以表示自己的立场。

    林医生又看向她,说道:“他们是经验太少,不明真相,掉坑里了。蠢虽然蠢,但起码脑子是正常的。你明知前面有粪坑还义无反顾的踩上去,有什么资格摇头?”

    连胜:“……”

    她跟着低下昂贵的头颅。

    “我本来在联盟大学过得好好的,虽然忙,但起码吃的舒爽。倒霉碰上你们,被拉到这鬼地方做看守,还要负责处理你们的破事。你们真以为我很闲?”林医生敲着桌子道,“别惹事三个字都不认识了是吧?回去手抄一千遍,我不接受草书跟连笔。明白了没有?”

    方见尘弱弱道:“那我们晚上还要体能训练吗?还是就先抄书呢?”

    “你们有七个小时的睡眠时间。”林医生说,“别问我怎么办。惹事之前也没来问过我怎么办。都憋着,感受一下我的心情。”

    众生:“……”

    几人被林医生一通嘲讽,终于退出医务室。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带上门,还他一片清净。

    林纾虽然骂得狠,但绝对是在关心他们。否则也不会在他们回基地被传唤,情况尚且不明的时候,就插手接管。暗地调查清楚原因,然后迅速联系好校方,强势杀过去领人,将事情敷衍过去。

    这次闹出的事情不大不小,但没事先和他打过招呼,导致处理起来非常紧急。他估计也是被吓出一身冷汗。

    要是稍晚一些,学生不够强势,被对方恐吓率先接受了这边的惩罚方法,在网上上了记录,那就再没有转圜余地。

    如果真去细究警察局出具的那份黑文书,他们无疑会前途尽毁。

    那上面写的是真狠啊,先不说内容,他们要是将来想要升职,或进入远征军,就绝对不能在这时候留下案底。更何况还是殴打平民,未成年儿童,与基层公务人员的重大罪责。连普通工作都会受到严格的限制。

    这种官民联合反告,颠倒黑白的事情,虽然令人不齿,却非常有效。这也是三十六区居民如此畏惧的原因。

    政方如果成了反加害他们的刽子手,他们能怎样生存呢?这和古代剥削压迫的官僚主义有什么差别呢?甚至比他们还要恶劣一些,他们要找更多的借口来粉饰自己的行为。

    虽然基地的教官,绝对不会真按着公文上面处理,要进行一定的交涉,为他们争取最大的利益。

    但本身就站在弱势与求和的地位去商谈,能争取到多少的权益?也就是凌迟跟斩首的差距了。

    连胜等人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到晚饭时间了。看见食堂的大门,几人觉得心灵又被治愈了一点。

    因为这种惨淡的食物而被治愈,不觉又有点心酸。

    还有十几分钟才开餐。他们干脆就坐在走道里长与短叹一会儿。

    “这边的状况怎么会这么糟糕呢?虽然是边陲地区,但好歹也是联盟管辖的。”方见尘叹道,“难道就没有任何相关的报告吗?”

    赵卓荦:“现实一点来讲,是因为钱。”

    日常所需物资的紧缺,与矿石所自带的巨大利益,两者相互冲撞,无法协调,导致了这种病态的社会。

    单方权力独大,无良绕乱社会秩序,违背主流的社会模式,极不公平的社会现象,真的是很容易出问题啊。

    连胜问道:“这边矿石的利益是谁的?”

    “采矿队。中标的几家企业集资合作进行多点同时挖掘,然后再进行高价售卖,多方分分利益。”赵卓荦说,“总之不管是谁,矿石所属者是联盟,挖掘团队有资格共享利益,中间再加上一些流失资金。三十六区的矿业养富了无数人,但都跟三十六区居民没有关系。”

    鲁明远道:“其实据说联盟每年给三十六区发放了大批的补助额,让他们改善居民情况。”

    “这种情况看来,根本无法指望。”赵卓荦说,“补助金究竟是给了居民还是进了别人的口袋,单凭表面的考察和语焉不详的报告,根本查不出错误。在没有明确反馈的情况下,我想上面也不会有人在意。”

    谁也不愿意放弃这一部分利润,只能假装看不见三十六区的诉求。那么粉饰太平就是最好的状态。

    为了将事情掩盖,威逼利诱,扭转黑白,对联盟呈现出一种天下太平的假象。上下无法沟通,于是就给平民传递出一种政方已经为了利益放弃了他们。虽然这大程度上就是事实。

    只有足够的利益,才能让整个三十六区执政方紧密的绑在一起。

    “我来之前,查了点资料,关于三十六区人口和发展的研究。当时那文章放得很偏,我看过后没有在意,但是现在看来也不全是危言耸听。作者是这样说的,采矿队都是远征军的训练生在帮忙。这行为就表明了军方是站在利益这一方。而三十六区本地政方又不作为,听任那些站在利益顶端的人。凡事跟采矿有关的人最后都鸡犬升天。”赵卓荦交叉着手放在膝盖上,说道:“最强势的保障都背离了他们,这是三十六区的切实现状。”

    鲁明远推着眼镜道:“也没有这么悲观吧?这里毕竟是和平区,虽然生活成本高了一点,但普通居民还算衣食无忧。这一次我们是真的倒霉,平时应该没有这么过分。不然将人逼得太紧,导致事情闹大,联盟早就查过来了。”

    饶是如此,也不是非常乐观。什么时候生存保障,都要看自己的运气了?

    连胜:“所以这次政告军……算是狗咬狗?”

    几人看向她。

    无可辩驳。难听点的话还真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要撼动涉及整个星球的矿场开发,绝对不是某个人可以做到的。

    显然他们不能。

    他们这种外来人的控诉,显得毫无力量,随意一句话就可以攻破。能够有资格决定联盟走向的,只有联盟的人民。

    季方晓跟他的朋友过来吃饭,看见他们,也在旁边坐了下来。见他们一阵沉默,很是低落的样子,问道:“你们没事吧?”

    连胜几人摇摇头。

    “真没事?我刚刚看林医生都过去了。”季方晓抹了下脸上的污渍,“千万别拿这里当二区,听说外面有点乱。东西一定要放好,经常被偷。我们身份敏感,就算对方动手,我们最好也别还手。能跑就跑,跑步他们肯定比不过我们。”

    连胜说:“就是林医生过来了,我们才没事。”

    季方晓:“那挺好的。你们到底干什么了?”

    这已经是他们第三次复述了。绝对的轻车熟路。

    连胜转了个身,对着他三两句话说明白。

    季方晓惊了一下,说道:“没这么夸张吧?三十六区虽然有点传言,但都是关于居民素质的。管理层再不做为,也还没有到这么恐怖的地步吧?”

    连胜说:“亲身体验,绝无虚言。”

    季方晓也沉默下来。

    食堂的门在背后忽然被打开。门框滑动的声音,让正在沉思的几人都打了个寒颤。然后起身排队往里面走去。

    林医生所谓的劳务改造,第一天的任务就是扫大街。

    要知道在清洁机器人密布的二区,这项工作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一度成为了传说。

    五人拿着钢管设备,查看通知的时候,是有点懵逼的,他们万万没想到会是这个走向。

    三十六区这边基础设施严重不足,清洁机器人数量不够,而且版本和功能还不高。导致整个城区卫生,没有什么明显的大问题,却处处都是问题。

    该区因为主攻矿石资源开发,其他项目大半荒废,连个正规的科研院都没有。外需基本靠进口,如此高昂的成本,也确实不能指望他们能补全各种机械设备了。

    也因为这样,无可避免的,某些污水排放较为频繁的地区,不能得到及时治理,脏乱差现象有些严重。为了防止病菌滋生,必须认为进行清扫。

    平时都是新入职的基层公务员们干的,如今连胜解放了他们。

    鲁明远的锅被他们五个强行背下了,所以他有幸逃过一劫。白天依旧要过去矿区跟搭档进行采矿工作,然后再晚上回去进行那漫无边际的体能训练。

    五人站在需要清洁的后道里。

    连胜捏着那设备,微微皱眉。

    先吸水,洒消毒粉,再放水清理,清刷路面。

    “科技改变生活。”程泽手里举着一根吸水的铁管,摇头兴叹道:“我觉得,社会建设,第一要务是发展科技。”

    赵卓荦手握长刷,站直身体敲了敲腰。皱眉不语,轻叹口气。

    他们这工作最扎心不是它的混合型臭味,而是他们这些大高个,拿的却是偏向矮小的标配设备。长时间需要弯着腰用力,在街上走动。这对腰部的损耗太大了。

    矮的好处,就在这时候体现了出来。

    连胜接过他手里的刷子,说道:“我来吧,男人还是不能没有腰。你缓缓。”

    赵卓荦:“……”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得到连胜的帮助,都觉得有种羞辱感。

    方见尘在前面奋斗,咬着牙发狠道:“二狗混蛋。诅咒他痔疮便秘饭局还吃川式麻辣菜!”

    连胜抬起头问:“二狗是谁?”

    方见尘:“管他是谁?给我们下公文那混蛋的代号!”

    赵卓荦同志叹了口气,说道:“二狗子,诅咒同上。”

    连赵卓荦都忍受不了这情况。其他人也是差不多道极限边缘。

    于是五人骂着传说中的二狗子,工作也有了动力。

    五位难兄难弟,就这样在主城区的各个街道里打转,才终于在晚上七点多的时候,完成了任务的标准。同时无法避免的衣服被沾染上各种奇怪的味道。

    那味道里面有各种腐烂的食物,还有重气味的化工产品。

    晚上回到宿舍,那气味直接让人退避三舍。

    连胜觉得再重复几天,连皮肤和肉体,都可以被熏陶出味道了。

    然而就在他们堕落在街区清洁的第二天,基地又有人进队了。

    不止进队,还直接带来了一个大家伙。

    众人看见季班的时候,是极为震惊的。

    他们设想过无数次那传奇般手操机甲驾驶者的外貌。一个有钱,坚持到有些执拗,实力与无情并存,而沉默寡言的人,怎么也是霸道总裁的标设。

    但季班跟霸道总裁真是半点关系也没有。长相,或者性格和声音。当然更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如此年轻。

    慕名前来围观的群众,几乎想戳瞎自己的双眼。是眼睛出了问题,还是脑子出了问题?

    最重要的是,季班竟然还是一个……两腿残疾的人?

    他还是直接带着机甲进组,谁能有这样的架势?实在是太恐怖了。

    想说的事情太多,但是季班太过神秘,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季班本人黑着脸,侧对着他们。

    他早上进队,就一直被众人围在中间,时不时有些抽气声,还有人一直盯着他的脚看,让他有些不高兴了。

    连胜穿着工作服,来到大厅,听见动静,拨开群众,才把季班拎出来。

    “哎呀,你这是入队了?”连胜惊喜道,“你的安排是什么?带机甲过来干嘛?也来挖矿?太……大材小用了吧?”

    季班看着她的样子,反问道:“那你穿成这样干什么?”

    连胜:“……”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了。

    连胜正想越过这个问题,跟他叙叙旧,就见林医生插兜从里面的通道走出来。

    “连胜。”林医生抬手喊道,“今天工作内容不一样,你们过去清扫矿区。重新去后台拿设备。叫上你的小伙伴,好好准备。六点带你们一起过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