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等着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50章 等着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带着空间闯六零韩娱之张三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变身路人女主     方见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动作凝滞了一秒, 然后扑到地上。捂住脸,开始干嚎。

    “谁干的?究竟是谁?!我这是要报警了的!偷东西偷到军校生头上, 他们怎么不上天呢?”

    连胜看他这样子忽然高兴了:“人家好歹给你留了半个包。还放回原位了。多贴心?”

    方见尘捶地:“无零食,毋宁死!”

    鲁明远憋了憋,他深刻觉得这是语言无法安慰的事情。虽然不能完全感同身受,但此刻也有种天崩地裂的感受。说道:“节哀。”

    方见尘忽然从地上蹦了起来,又去找另外的几个箱子。

    基地里根本没什么需要他们携带的日常物品,基本能用到的,都给他们提供了。为了保证未来半年乃至一年多的时光里, 他们能有足够多的零食, 各自带了三到四个箱子不等。

    鲁明远看向连胜。连胜看向赵卓荦。

    另外三人走上前,从各处抽出自己的行李箱。

    方见尘的四个箱子都是革面或布面的材料,只要刀锋利一点, 努把力,完全可以切断。

    而赵卓荦的箱子,不知道是从哪里淘来的,中间有一圈坚韧的金属,贯穿了整个行李箱,导致来的小偷根本割不开。

    更机智的是, 他的箱子里面还有一个小保险箱,更坚固了。对方抽不出来, 又打不开, 只能拿走塞在空隙里的几包零食, 然后把箱子放回了原位。

    叶步青与程泽, 都带了一个有防盗功能的高价行李箱。这是上大学之前,出门为了方便装卸贵重物品,同时在被盗后保证隐私安全而买的。它的表面是一个高硬度数据屏。

    这次要装的东西多,箱子不够,他们就顺了过来。

    箱子正面写着:强行打开会启动自动报警系统,同时损毁箱内物品。

    方见尘看见后,闲得蛋疼,又加了一句很唬人的话:请勿尝试。可能会产生小范围爆炸。

    另外三个箱子都被开了,就这个成功保住。

    方见尘看着他们的箱子,忽然反应过来,捶地悲痛道:“我为什么不给自己的箱子加一句?给你们加屁!”

    程泽坐在自己的满满当当的行李箱上,说道:“最骚气的是优秀啊,你带给保险箱干什么?”

    “没有,保险箱防震。”赵卓荦面无表情的打开给众人看,里面摆着几个玻璃瓶,有腌菜,碗,小锅,还有泡面。以及最宝贵的速成酱料。

    连胜:“……”

    鲁明远瞠目结舌:“你们也是奇人啊……”

    谁出门会带这种东西?像他来基地就带了一颗雀跃的心。

    还是太天真。

    连胜走到窗户边,朝外看了一眼,说道:“他们应该是有备而来。这边实在是太好偷了。窗户外面的电网,坏了一直不修,而且是人为破坏的。如果这一片真的有小偷,那么肯定早就有偷窃事故发生。那个房东,要么是同流合污,要么是故意想看我们倒霉。黑店无疑了。”

    方见尘:“坑爸爸?他怕不是想死了?”

    连胜转过身道:“你想干嘛?你敢报警吗?”

    “我……”方见尘想了想,继续捂住脸:“让我死了吧!”

    他们的零食是瞒着军部带过来的。如果去报警,必须要出证身份,那么他们的壮举也会被曝光,后果怎样还很难说。

    显然为了几箱零食,自毁前途不是一件明智的事情。

    对方可能从一开始就知道他们的身份。也是,几位年轻人,忽然结伴来了这偏远地区,出了前来训练的军校生,还能有谁?

    何况他们还这样鬼鬼祟祟的,摆明了会吃闷亏的样子。

    连胜说道:“坑的就是你。”

    方见尘嘤嘤啜泣:“爸爸没让人这么欺负过!”

    程泽和叶步青都已经把箱子开了,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分给众人。

    “吃吧,这次先吃开心了。等吃完了我们就把这边的房子给退了。”叶步青说,“能吃多少吃多少。”

    “可受够基地的面了,我的天哟。”程泽回忆起那蛋疼的记忆,顿时觉得牙龈酸疼,说道:“优秀,点火烧面!先吃顿联盟千年传承的美味泡面!”

    鲁明远拿着小鱼干,深吸一口气。激动的有点颤抖,害怕这些都是假的。不过想想就算自己做梦也做不到零食被盗这么丧病的事情,偏头问道:“你们还把东西放在这里?”

    “不然呢?没地方放呀。丢了还是怎么的?”连胜咬着包装袋道,“反正他们也偷不走,那就放这儿吧。现在应该安全了。”

    鲁明远吃了一口,险些哭出来。在基地这边的半年,过的都算什么日子呀。抽空又问道:“他们为什么不把行李箱拿走?”

    连胜说:“看看他们的行李箱,藏得这么秘密,谁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如果是很贵重的东西,我们不肯罢休,把事情闹大就完了。”

    赵卓荦补充道:“而且,防盗箱子里面可能装着窃听和跟踪器。都不用警察,直接成为他们盗窃的证据。匿名报警就好了。”

    连胜朝着方见尘道:“你看看人家考虑的多周到?你再看看你。”

    连胜没有觉得很意外,然而有种果然如此的感慨。能留下一点都算赚,就是可怜了他们的行李箱,还有房租费。

    方见尘吃着一块鸡腿,心灵都被抚慰了,还是说道:“我吞下的不是肉。是我的眼泪。”

    他们在屋子里面吃了一顿,然后将剩下的重新装回去,封好,等待下次临幸。

    沉沉吐出口气。

    这房间里一地狼藉,总是在提醒被黑的事实。于是吃过饭,众人决定出去走走。

    他们一路走到交叉的。

    靠近主路的巷道里,会有许多的小型商铺。

    他们对这边的物价和食物还真的是不了解,就一家家看过去。想找找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的,正好把赵卓荦的酱料给用了,补充一下他们的存活。

    然而这边的食品店很少,难得看见了一家小餐馆,却只卖包子。重要的是那里面的包子奇贵无比,最便宜竟然都是五十起步。

    可滚远吧。

    方见尘说道:“这里是黑店一条街吗?!”

    赵卓荦说:“三十六区的食物大半是进口的,想想运输费,再想想食品盈利率,还算正面。”

    方见尘:“可这么贵谁买?”

    鲁明远:“没人买所以就卖得更贵了。”

    这就是一个利益循环,然而没有办法。

    三十六区的地表全是碎石,土壤缺少营养,而且坚硬无比,没法开垦。如果要种地,连土壤都得从外星系运过来。问题是即便运来了土壤,因为水质和空气的原因,有效种植年限也只有一年。

    联盟数次试图对矿区进行开荒,然而收效甚微,最后只能放弃。

    这里的食物进口,可不是隔着一个国家,而是一颗星球。

    悲剧的是,因为偏僻,来这里的航班还少的可怜。

    连胜说:“这样看来,基地对我们还算不错?”每天都在吃着如此高昂的食物,感觉整个人都要增值了。

    鲁明远反驳道:“所以他们糟蹋食物才更不能原谅!”

    几人长吁短叹的走着,方见尘忽然停下了脚步,抬手指向一处。

    那零食包真的是特别熟悉。简直和他妈妈特意为他卤制真空包装好的鸡腿一模一样啊。

    偷完了自己就在街口卖,他们怎么那么厉害呢?

    方见尘两步过去,拿着那包东西递到店主面前摇了摇:“喂兄弟。”

    那店主头也不抬道:“一百一包。”

    方见尘哼道:“够厉害的啊,我在二区四块五买的,你偷了以后直接翻了二十几多倍?”

    那人终于抬起头,看着他们,直接拍桌而起道:“你胡说什么?放屁!”

    方见尘一脚踩上前:“说谁放屁?上面肯定还有我的指纹,有本事去验!”

    那人哼哼:“有本事报警啊!”

    方见尘虚张声势的橫道:“怎么不敢?我就这暴脾气,忍不了自己的东西给偷,偏要拉着人跟我共沉沦。看看是你倒霉,还是我更倒霉!”

    那人将信将疑,却不敢冒险的样子。劈手想夺罪证,被方见尘警觉,两人直接抢了起来。

    这状况焦灼起来。

    连胜刚想开口让他算了,对面那男人后面跑出来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扑上来就要咬。

    “什么情况?”方见尘也不敢动手,迅速跳开,保持距离。

    大小两人伺机抄起摆放着的零食,转身逃跑。男人临走前喊道:“王哥,帮我看会儿店!”

    鲁明远懵道:“这还追不追?”

    赵卓荦走出来摇头道:“算了,别真闹大。”

    方见尘:“可我们回去也走那条路啊。”

    连胜说:“那就回去好了。”

    于是六人小跑着走向回基地的路。

    拐出转角,发现之前那大小俩,正被两位当地执勤的警察拦住。

    他们看见那标志性的制服,顿时一吓,怕被发现,快速后撤躲到墙后。

    方见尘找了给位置悄悄往外窥视,心中暗喜道:“该还的总是要还的。这不就是命运吗?”

    矮个的那位,连制服也没有穿正,一头棕褐色的头发,五官很立体,但是一脸痞气,他说道:“敢售卖无商标产品,检验合格了吗?交税了吗?报告了吗?还有存货没有?你知道是什么罪名吗?”

    旁边的一个年轻警察说:“这就是家常食物吧?也可能是自己吃的。”

    矮个警官拍着那包鸡腿说:“家常?你能从三十六区哪家找到这种家常食物?包装的这么好,自己做的,还吃?想骗谁呢?”

    那男人畏畏缩缩,小声答道:“别人送的。”

    “谁送的?叫什么?哪家店买的鸡腿?”矮个警察看他张口欲言,又接着说道:“要是不在这里了,坐的哪个航班?叫什么名字?跟你什么关系?”

    他一声冷笑,叉腰道:“我还问不出你了是吧?不知道你什么斤两?还敢骗我?”

    那男人低下头,此刻一点气焰也没有。

    矮个警官伸出一只手,朝他捻动手指:“明白吧?”

    男人从兜里掏出两张纸币,展平,放到他的手上。

    矮个警察道:“不够。加罚。刚才说谎,欺骗警察,知道什么罪名吗?得翻个三倍啊。”

    男人猛得抬起头:“我没那么多钱!”

    年轻警察跟着说道:“这不合规啊!请不要越权决定。”

    矮个警察冷哼一声,戳着他的胸口:“合规?什么是合规?你新来的不不懂规矩就给我闭嘴!他偷东西转卖,是这一代的老赖,谁不知道?新来的人被他欺负,严重影响我三十六区的声誉。我罚他不合规,你包庇一个偷东西的惯犯小贼就合规了?蠢货!”

    他转身面向男人,又继续道:“要么交钱,要么跟哥过去体会一下犯错的代价。自己选。赶紧的!”

    连胜看着远处的气氛越来越僵持,只是这僵持的双方,似乎有点不对。

    连胜道:“怎么……什么情况?公务人员内讧了?”

    方见尘:“不会打起来吧?”

    “怎么可能。”鲁明远说,“在罪犯面前,两警察打起来干嘛?有什么好打的?不应该先把人扣下才对吗?”

    他话音刚落,前面的两位制服人士就真的动手了。

    先前还只是肢体争执的程度,随后那矮个警察不耐烦,直接凶猛一拳揍向他的同僚,将人打翻在地。

    几人都是一震,又缩回了墙后。

    鲁明远僵直着上身道:“什么情况?这边舆情这么复杂?”

    方见尘感慨:“厉害了我的三十六区,看来这边治安方不能管事啊。”

    连胜懵道:“治安不都是军人负责的吗?”

    程泽说:“人家有城区治安。我们军部这边的人,一年换一茬,主要还负责还给挖矿去了,怎么做管理层?随叫随到,合作关系。”

    赵卓荦接着补充道:“而且这里是和平区,远征军只是驻守,没有实权。每个部门管辖的内容都不一样,我们也不能越权办事。”

    连胜点头:“哦……!”

    他们瞎说了两句,又探出头去看,发现外面打得更激烈了。

    这场面有点壮阔,基本是单人被动形式。那年轻小伙儿完全没有反抗的余地,被踹在地上猛踢。而涉嫌偷窃的那个男人,抱着他的儿子站在一旁。不敢出声,也不敢离开。

    周围路人纷纷避让,生怕殃及。

    连胜说:“你们看他多罪孽,两个男人为他打架,也不上去拦一拦。”

    她话音刚落,那矮个警察又伸手抓向偷窃的男人。

    众人:“……”

    鲁明远迟疑道:“不上吧?”

    要不要拿出一点军校生的觉悟来?

    全都是扯淡。生命可贵啊!

    连胜说:“想走就趁现在。看得越多就越容易冲动。”

    这不知道是谈崩了还是黑吃黑,抑或是他们这边一贯的处理方式。初来乍到,还是几个学生,跟警部也完全没有关系,他们根本没有那个能力撼动他们的体系。贸然行事,只能白将自己折进去。

    几人虽然嘴上说着离开,却还是继续躲在墙后,猥琐的旁观。

    正是这时,那小孩儿再次冲上前。

    几人倒抽一气,果真就见孩子被甩飞,重重的摔在地方。

    众人再不能忍,一齐冲了出去。

    “住手!”连胜喝道,“小孩儿都打?什么理由?”

    那人挽起袖子向前,皱眉道:“你们谁啊?”

    连胜捏了捏响指:“你爹。”

    他向前了一步。连胜身后五位男士,跟着向前了一步。

    于是他重新朝后退了一步。

    杠不过的节奏。

    他眼睛转了转,然后拿出光脑,对着他们拍了一张。呵呵道:“军校生对吧?我不和你们起冲突,但是你们妨碍执法公正。都等着啊。”

    他说着收起光脑,得意的转身离开。

    叶步青过去拉起小孩儿。那男孩子除了手上擦破了点皮,没什么大碍。

    他两眼放光,看着他们说:“我也想像你们一样!成为一个军人,是不是就不怕被欺负了?”

    连胜从他爸手里抽过一包零食。直接拆了,说道:“哦,你放弃吧。军部从来不会招一个小偷。引狼入室啊,大家不傻。”

    方见尘:“也不需要一个不讲道理光会咬人的家伙。你还是一辈子呆在这里,继续走你父亲的老路吧。”

    小男孩:“……”

    连胜挥手:“走吧。”

    他爸爸从地上爬起来,将身上的几包零食都放在地上,然后拍着他儿子赶紧离开。

    年轻警察被打得最终。身上硬挨了好几脚,连上那一拳显然也不轻。

    赵卓荦将他扶起来,问道:“你没事吧?”

    他额头正在出血,用脱下了里面的短袖,捂着伤口。将制服摆在膝盖上。坐在花坛的旁边,手指肌肉还在不受控制的震颤。

    年轻警察叹了口气,自己说起来道:“城管很不好做的。明明是合理执法,但做事都要束手束脚。你不知道他们违禁营业,对交通安全产生了多大的隐患。明明是安全行驶区他们偏偏占用车道,谁有防备?执法的时候如果被那些脾气暴躁的人打伤了,他们还能跟媒体反告你暴力执法。根本都没人相信你说的话,就因为你是公务人员。”

    连胜磕着瓜子问道:“然后呢?”

    年轻人说:“然后我就被调来这里了。”

    “嗯……”连胜沉吟片刻道,“你可能又要调走了。”

    “……”年轻警察,“……”

    年轻警察又叹道:“我决定今天回去就辞职了。果然我没有足够的公仆觉悟,还是翻身做个大爷吧。谁不是联盟公民呢?我妈妈很心疼我了。”

    连胜说:“也不是人人都公仆,你看刚才那个城管,就很符合群众对恶势力的想象。”

    “他不是!”年轻警察激动道,“他就是这儿的地头蛇!抢了我们的警服然后非说跟着我一起巡逻,他就是恶势力啊,不是想象!”

    众人:“……”

    这辈子没见过这么怂的警察,还是在联盟的管辖下。这还不如认了那兵痞呢。一个人被按在地上摩擦,好过整个局被按在地上摩擦啊。

    年轻警察道:“一言难尽。这里生产水平那么低,偏偏生活成本又那么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武力装备又不足,你指望我们能有多少公信力?我们已经尽力了!”

    连胜同情的扫了眼他的脸:“看得出。”

    “何况,这种事情本来就治不了。”年轻警察委屈道,“哪里没条地头蛇?就是这条都快化成白素贞了。”

    程泽说:“你这是越级碰瓷白素贞。”

    他又看了几人一眼,问道:“你们真是军校的学生?今年过来训练的?”

    连胜点头。

    他顿时担忧道:“那没事吧?被拍了照片。不会被军部找没麻烦吧?”

    连胜说:“这个要回去才能知道了。”

    鲁明远忐忑道:“其实我们什么也没做吧?就是往前走了一步?”

    “也不是全没收获。”方见尘举着自己的鸡腿道,“起码我又感受到了母爱。”

    众人:“……”

    连胜几人心情尽毁。

    虽然嘴上都没把门,但心里也不知道究竟会怎么样。刚才那人会怎么向上汇报,又会接到什么样的处罚。仔细深想,似乎真的挺严重的。于是瓜分了方见尘手上的零食,就回基地。

    但是对方的速度却比他们想的还要快,几人刚到基地没多久,就被传召去另外一栋楼的办公室。

    一位穿深色军装的教官正坐在里面。

    在基地里,带他们的是学长。负责传令任务的是老兵。监督他们工作的是采矿团队。

    这还是他们进基地以来,第一次看见正式的教官。

    “说说,你们今天都做了什么好事?”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