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白工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49章 白工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连胜等人谨遵教官的教诲,拖着行李箱往外走去。

    这边比二区要凉快一点。二区在七月初的时候,已经是烈日当头了。这里还带着一丝沁凉。

    连胜走上街道,才发现三十六区真的是比较偏远的地方。楼层普遍较矮,街上的机械化水平也普遍较低,部分商铺还保持着人工销售的管理模式。

    或许是因为时段不好,这边也不是什么主路,导致人流量稀少。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才坐上前往目标处的车。

    方见尘拿着光脑仔细看了两眼,说道:“导航在这边不大适用啊。”

    地图上面标注的时间,和乘坐地点,显然跟现实有不小的差距。就不知道这次是意外,还是他们真的这么更改过了。

    初来乍到,他们尽量放低了音量,以免打扰到其他人。

    连胜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象,问道:“为什么一路开过来,都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这边都差不多,地下不能随意挖采动工,所以基础设施建设的不是很完善。只有中心区那块地方,是在开采后的废弃土地上重建的,拥有动土的权力。现在也成了三十六区的新中心。”赵卓荦解释说,“从繁华到荒芜最后再到繁华。只要矿脉存在,这边就会经历这样的发展。”

    连胜问:“那如果被挖完了呢?”

    赵卓荦:“那就开始发展城区文化,对外开放,寻找新的经济方法。到时候再看吧。”

    几人到了地方,将手上的箱子提下来。方见尘和之前谈好的那人进行联系,然后朝着约定地点过去碰面。

    他们定的地方不是什么咖啡店,竟然是一个小弄里的路口。方见尘对照着光脑,自己走得也很是忐忑,时不时要停下来辨认一下方向。

    这是他人生第一次怀疑高科技。

    里面这一段路,清洁机器人过来巡查的时间太长,而且有些垃圾难以处理,居民又不喜欢保持。导致里面比街上脏了不少。

    或许是因为建筑排列的太过紧密,遮挡住了阳光,导致空气里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

    然而不管是垃圾,还是臭味,都是二区不可能遇见的东西。

    这边温度较低,还有股湿气。

    方见尘抱着自己的手臂道:“为什么我有股探秘鬼屋的感觉?”

    连胜皱眉道:“什么鬼屋?这里条件很好了。”

    虽然远比不上二区,但就建筑的水平,对比连胜古代的城区来看,也可以说是金池汤城,天府之国了。

    方见尘回头,有些诧异的看了她一眼。

    好在这边路况虽然复杂,但他们不需要走得太远。很快就到了地方。

    他们扫了一圈,发现就一个人佝偻着背,姿势猥琐的站在街口,抬着只脚,不知道在做什么。

    方见尘低下头,准备再联系一下对方。

    他们没认出对方,但对方一眼就认出了他们。人高马大,衣着光鲜的,看起来就像是个外地人。

    那人朝他们走近,冷不丁的说道:“双人房,一个月八百,签三月。”

    他看起来已经有把年纪,两鬓花白,胡子拉碴,有些不修边幅。

    几人都是愣了一下。方见尘下意识又低头看了眼,随即反应过来,说道:“可以可以。那就走吧。”

    老人遂指了指前面,一言不发,直接走进小道。

    如果街边的建筑还要注重美观,两栋楼之间保持一定的间距,同时控制着相邻的高度,那么里面它的背后,这片民宅,就是层层叠叠,密不透风。

    老人继续带着他们往里走,里边倒是能听到隔墙传来的吵闹声。都是些妇孺的叫骂和大声喧哗,但是离主路未免也太远了。

    连胜走在最后面,看着两侧的建筑,和逼仄的走道,皱眉道:“这里是不是太偏僻了?”

    方见尘回过头,神秘笑道:“偏僻好啊,偏僻才能隐蔽,隐蔽才能安全。反正我们又不是真要住在这里,不方便算什么难点?”

    “偏僻和安全,往往是背道而驰吧?”连胜问他,“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方见尘:“按照价格搜索?”

    连胜:“……”

    方见尘:“光脑上的信息还是很值得信赖的。起码他可以证明出租的房子是他的产权,确实存在,且没有二次出租的情况。不过多余的评价倒是没有,来这边的人很少,而且他们好像是第一年招租。”

    连胜:“……”怎么觉得他那么缺心眼呢?

    方见尘对上她的眼神,一脸无辜道:“你别这样看我,不然还能怎么办?来了以后再找房子?我们还得过去报到,哪有那么多的时间?而且临时找的显然又贵又更不安全。”

    赵卓荦说:“看看房子情况。我们也只是放个东西而已,要求本来就不高。”

    几人小声嘀咕,没让前面的人听见。

    走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地方。

    那瘦弱的老人侧开身请他们进去。

    只是一间极为狭小的房间。只有一个房间,带了一个厕所,总共只有十几平米。没有多余的器械和家具。倒是打扫的挺干净。

    赵卓荦怀疑人生道:“这是……双人房?”

    房东随意抬手一指:“可不是,两张床。”

    众人:“……”

    多么简单粗暴的评判标准?这不是在搞笑吧?

    方见尘翻开光脑控诉:“和图片严重不符!”

    “图片仅供参考。”老人不咸不淡道,“租不租啊?不租也不退钱啊。”

    众人:“……”

    几人面面相觑。但是鉴于这边情况可能都差不多,临时再去找,也找不到更好的地方。

    时间也差不多了,磨蹭一会儿,该去部队报到。他们耽搁不起。

    于是接过老人手里的卡,然后将他请了出去。

    几人坐了下来,抓紧时间拆分自己的行李箱,收拾东西。

    连胜走在窗边,往下看了一眼,说道:“我觉得不安全。”

    方见尘说:“你怎么疑神疑鬼的?”

    连胜:“我不是疑神疑鬼,我只是合理分析。”

    赵卓荦动作一顿,抬起头问道:“你是发现了什么吗?”

    连胜跟着走过来,盘腿坐在地上,说道:“这边安全水平明显不足,往来人员混乱,管辖不够细致,似乎也没有安装监控设备。”

    “我们不住在这里,也很可能长时间才回来一次。特意租了一个房间来这边放东西,证明东西肯定比房租要贵重。”连胜打开自己的行李箱道,“这里是二楼,窗户外面没有防护栏。装了低压电网,但是看起来已经坏了。如果有人要闯空门的话,还有比这里更安全,更合适的地方吗?”

    四人一齐看着她。

    程泽迟疑道:“不会吧?暴力入室抢劫?”

    连胜说:“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完全没有难度啊。”

    反正如果是她,不会喜欢这样可疑的选址。

    不过他们只是带了些吃的,就算真出什么事,损失也不大。既然已经定下了,还是算了吧。

    连胜掀开行李箱的盖子,发现里面全是瓶瓶罐罐,拿起来一看,懵道:“这是玩意儿?”

    叶步青看了眼包装:“全是蛋白-粉?”

    程泽惊道:“基地里面最不缺的就是蛋白_粉了啊。阿姨怎么会不知道呢?”

    连胜拧开一瓶,发现里面全是米黄色的粉末,就跟蛋白_粉差不了多少。

    她用手指捏了一点放到嘴里,等味道上来,惊讶的“咦”了一声。

    几人跟着吃了一点,顿时惊为天人。

    不知道是分子料理,还是经过处理的真蛋白_粉,但入口就是一股奶香的糕点味道,爽滑润口,还带着一点绿豆的清爽。口味偏淡,但确实是很好吃。

    他们又开了一瓶。包装都是一样的,但是这次的有些咸,一股鲜虾的味道,拿来做调味粉倒是很不错的。

    “这些都带回去,不用藏这里了。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空回来。”程泽从背后拉来自己的背包,说道:“来,大家分装一下。应该能混进去的。”

    连胜的箱子底下,还混了不少包装严密的东西,看起来奇奇怪怪的。但既然是林冽准备的,应该有她自己的安排。毕竟她才是真正有经验的人。

    “有妈疼的孩子真好。”方见尘羡慕道,“我爸说这是属于男人的历练,屁事都不告诉我。”

    另外三人附议点头。想想觉得很是心酸。

    几人坐在地上随意吃了点东西填肚,聊了会儿天。将东西整理好以后,就出发去基地。

    比规定时间提早半个小时到了目的地。联盟大学的教官正站在基地门口等候。

    为首一人看着他们过来,低头在光脑上划了一下,说道:“你们都已经到齐了,我们先走了。都听话知道吗?”

    五人朝他们敬礼,然后看着他们的背影渐渐在视线里消失,才转身朝里走去。

    刚进门口,一士兵就走出来拦在他们面前道:“检查包裹!”

    他们听话的把包拆开,将里面的东西都拿出来。

    那士兵看了会儿包装,又看了眼他们,似乎有点不可置信。然后随意拆了两包,将里面的东西倒进旁边的机器小槽里。

    片刻后出现分析结果。

    主成分:蛋白质;淀粉……

    五人心底一齐舒了口气。看来只是调了下味。

    “嘿!”那士兵看着他们震惊道,“很特别啊你们,来三十六区带那么多面和蛋白_粉干什么?不知道它们是基地里的特产吗?”

    “特别爱吃,还健康,就怕没有,所以让他们帮我装。”连胜坦荡问道,“不能带吗?”

    那士兵深深看了她一眼,说道:“只要不是外来食物和违禁品,都可以带。我希望你们以后也能喜欢这两样东西。”

    他把东西放了回去,递回去道:“现在过去领取装备,收拾宿舍,然后吃饭。抓紧点时间,已经不够了!”

    五人点头,将东西装回去,然后小跑着进去。

    这边男女生宿舍就是上下分楼。毕竟女士太少了,总不能为了几人单独辟一栋出来。

    连胜住在上层,是一个单人间。

    她换好衣服,又对照着地图开始寻找食堂。

    赵卓荦等人已经先收拾好,过来了。

    这边的食堂倒是全自动的,只要自己拿着餐盘过去领餐。

    连胜看了一眼,就是一碗清汤挂面,上面铺着大量的菜叶,还有一点油星。然后旁边配着一块鸡肉。那鸡肉应该是白水煮的,看不见一点调味的颜色。

    旁边摆着一摞的蛋白_粉,提示他们可以自己拿取。连胜发现包装和林冽给她的一模一样。

    连胜没拿,端好面,走到赵卓荦的桌子那边坐下。

    时不时会有新生进来,但都是寥寥几个。他们还有些兴奋,凑在一起,猜测着今天晚上的训练内容。

    吃了没多久,头顶铃声响起,他们还在疑惑,几分钟后,成批的人从食堂门口涌。

    应该是之前来基地训练的学生们。

    他们穿着一样的军装。经过一天的训练,明显神情疲惫。灰头土脸的,身上跟衣服上,满是黑色的泥渍。

    众人安静的端着餐盘过去,低着头,萎靡在场地里找空位。一句废话都不说,看见吃的东西也一点都不高兴,颇有种行尸走肉的味道。

    方见尘夹着一筷子面,惊恐道:“这得是什么训练,才能把人练成这个样子?”

    连胜一眼,发现竟然扫到一个熟面孔。当下举手挥臂:“鲁明远?鲁学子!”

    鲁明远听见动静,抬起头看。发现他们的脸,先是错愕一愣,随后激动的朝他们快步靠近。

    鲁明远将东西放下,和他们热情的握手。这感觉不亚于他乡见故知。

    走近之后,身上的衣服显得更脏了。

    连胜看着他这样子,啧啧称奇道:“你们这是来训练,还是来做苦工呢?”

    鲁明远有一大堆的话想跟他们发泄,但是又怕吃饭的时间不够,摇头感慨道:“一言难尽,总之你们以后会知道的,一定要撑住。”

    他们已经一个学年没有见面了。鲁明远等人入选训练队伍后,从大四下学期开始就在这里训练,连毕业证书都是由他人带领。

    他没想到真的能在这边看见曾经的学弟学妹,一时间百感交集。想了想。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酝酿了片刻情绪,抬起头问道:“你们怎么那么早就过来了?不在二区再多呆点时间?”

    其余的学生也开始认亲,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拔高音量,开始互相询问对方的情况。

    落单的学长们很是悲痛,嫌弃自己这边的学生怎么还不来,真是太怠惰了。

    鲁明远摸着碗的边缘,手指上夹着筷子,但迟迟没有动作。

    连胜问:“你怎么不吃?”

    鲁明远深深叹了口气:“不是很想吃,我有点反胃。”

    连胜低头看了一眼说:“挺清淡的味道,不好吃,但也不算很难吃。除了鸡肉。”

    这肉真是一点肉的味道都没有,又干又柴,还没放盐,味道简直跟吃白纸如出一辙。

    “累过头了吧?不想吃饭?”赵卓荦说,“这样不行的。还是随便吃一点也可以。”

    “哦,你觉得这个不难吃吗?”鲁明远说,“中午是饭晚上吃面。只有这两样。”

    几人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赵卓荦问道:“饭配什么?”

    鲁明远:“这边很少有适合栽种的地方,栽种类食物都是外面进口的,所以价格很贵。水质和空气,还有气候也不是很好,养殖场也不多。重要的是没有多余的人手和场地。总的来说本土食物很匮乏。”

    “烹饪都是机器的,为了控制油脂,防止学生不吃主食,他们只提供各种白水煮肉。”鲁明远努努嘴道,“基地里的日常材料,都在你们碗里了。”

    连胜艰涩道:“就……白菜?”

    “是啊!”鲁明远掐指算了算,“已经吃了半年了。只有盐和糖做调味,连味精都没有。”

    “……”连胜,“那你们还要呆多久啊?”

    鲁明远道:“如果没有意外,表现良好,大约还有半年吧。”

    连胜:“如果有呢?”

    鲁明远:“那还有一年半吧。”

    连胜:“……”

    鲁明远看着他们说:“这一届很不一样啊,具体我们也不清楚。不知道你们比赛正式完了以后,会跟我们一样,过来这里继续训练,还是直接前往下一个点。”

    连胜觉得很大可能是继续的。

    连胜低头搅了下面。如果未来将近半年时间,她每天都要吃同一样东西,那真的是会极度憔悴的。

    就算以前行军再艰苦,坚持坚持还可以看得见希望,担它这里的悲剧简直没有尽头啊。

    连胜瞬间觉得这碗面的味道有些难以言喻了,说道:“就算材料有限,那也可以变个花样。不至于每天都一样吧?鸡肉就不能稍稍腌制一下吗?又没有浪费材料。”

    鲁明远:“做得好吃干什么?他们说必须习惯,有的吃就不错了。”

    鲁明远虽然精神状态不是非常好,但整个人确实都壮实了。说明这边的三餐,营养方面没有问题。

    连胜从兜里掏出一瓶蛋白_粉,直接朝碗里倒了半瓶。

    鲁明远震惊的看着她,想阻止却没来得及,瞪眼道:“你疯啦?这样很难吃的。”

    连胜朝他笑了一下,然后跃过手,就朝他碗里扣了半瓶。

    鲁明显屁股一蹬,险些站起来,又迅速蹲了回去。苦大仇深道:“你干什么呢?兄弟,我哪里得罪你了?我刚刚说的都是认真的啊!这里不能浪费简直是要命了!”

    连胜催促道:“吃吃看啊。我觉得还可以。”

    鲁明远视死如归般的尝了一口。却不是什么怪味道,而是一股鲜味,瞬间整个人都震了一下。

    这是他半年来第一次吃到不同的味道,味蕾连同胃部,都在激动的颤抖。

    那像盐水一样寡淡的面汤,也终于有了面的味道。

    鲁明远知道自己不能表现的太激动,于是抬手按住额头。然后继续喝汤吃面。

    脸上那五官纠在一起,配上越加沉重的呼吸声,就是一副快哭的模样。

    众人见怪不怪,每天都是一样的状态。

    同时联盟大学的季方晓几人,也端着盘子路过。他们看着鲁明远的表情,还有他手里的面,了悟般的点头,说道:“真的是新来的。千万别把两个拌在一起。饱腹感会倍增的。”

    几人也抬手和他打了声招呼。

    季方晓跟他们毕竟不算很熟,点头过后,坐到了后面的空位上。

    鲁明远不开口,连胜这一桌迅速安静下来。几人专心吃面。

    鲁明远吃过这一顿,和他们重新建立起了过命的友情,甚至更进一步。半年不见,胜似亲人。整个人也似乎要复活了一样,连说话的声音都实了不少。

    他们这些老学员晚上的安排,平时都是进行体能与障碍穿越的训练,但是因为连胜等人的到来,一部分人被指派过去和他们讲解理论知识。

    鲁明远自告奋勇,过来带联盟大学的学生。

    晚上六点开始,十几人坐在大厅的空地上,静静听他分析。

    鲁明远毕竟是数据分析专业的,讲解起这些来还是条理清晰,重点明确:“你们白天的任务,就是协助当地采矿集团工作,同时获得使用这边的机甲的权力。其实也没什么新鲜的,你们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一般就是将挖出来的大型矿石,搬运到指定地点。到时候会进行两人分组,一个人驾驶机甲,一个人负责在地面上进行指点。”

    众人听到可以亲自驾驶机甲,心还是不可抑制的剧烈跳动了一下。

    连胜问道:“用的传感驾驶,还要双人驾驶?”

    “要的。因为矿石很大,会遮住你脚下的视角。毕竟是传感操作,频繁转换视角,不是非常方便,也很容易出现意外。”鲁明远说,“而且这边的机甲配置已经很老旧了,走起来不是非常稳当,一定要小心,不要急。我们只求稳不求快,因为矿石摔碎以后,就不那么值钱了。会有人在旁边监督,如果出现什么问题,可以找他们求助。”

    连胜说:“只是搬运的话,为什么要用机甲呢?普通的重装车不行吗?”

    鲁明远说:“矿区那边的路面没有经过处理,地上全是坑洼和石堆,车底盘太低了,什么车都开不进去。飞行器么没有那条件,机甲是军部赞助的,只有机甲方便。”

    连胜:“那白天就都是运矿?”

    “对啊,反正我们刚来的时候就是这样。”鲁明远说,“你们两人,一人轮一天,互相适应一下。等时间久了,会有教官过来给你们分派其他的任务。”

    后排一男生小声道:“所以这究竟是训练还是招工啊?远征军这基地建在这里也太奇怪了吧?”

    鲁明远没有回答,捶了下手说:“哦对了!你们千万要注意,这边的传感设备不是非常灵敏。部分机甲手部力量的感觉传递故障了,所以抱住矿石以后,尽量保持不动,不做调整,以免出现意外。”

    鲁明远大大小小的叮嘱了一遍,又被众多学弟们拉着说了许多这里发生的事情。但其实他们每天都很枯燥,只是不停重复昨天的工作。唯一可以聊聊的,大概就是他们如何被各种唾骂和批评。

    这是他们经历过最艰苦的生活。为以前嫌弃集训伙食而感到深深的忏悔。

    因为连胜他们这批训练人员还没有全部到齐,采矿队伍也不敢让他们第一天就上手。于是这两天,他们就前往指定区域进行观摩。

    工作的地方在郊区。送他们过去的车,沿着一条狭小且扭曲的道路不断前进,中途还起起伏伏的不断颠簸。最后远远停在路边,喊众人下来。

    郊区这边,马路两旁巨石密布,有些隐隐冒出头,有些已经可见的庞大。还有不少的山。

    临近马路的几座都有被轰炸过的痕迹,截面突兀,还有些发黑。然而路还是绕着它过去了。中间发生的事情完全可以脑补。

    果然,鲁明远说道:“这边的石头,非常硬。他们申请不到爆破力更大的炸药,只能重新从这里绕过去。”

    越到里面,路越不好走。这边完全没有经过开发。

    到了矿山的时候,山脚还堆着许多的碎石,没有一处平坦的地方。

    负责驾驶机甲的人,到旁边去启动机器。

    新生们跟着鲁明远等人跑前跑后,帮助他们一起指导机甲落脚。一天下来吼得嗓子沙哑,基本不想再说话。

    这两天里,连胜吃到了带有腥味的白水煮鱼肉,和带有饲料味的白水煮猪肉,以及带有膻味的白水煮牛羊肉。相比起来,跟纸一样味道的鸡肉,是最好吃的了。加点林冽牌蛋白_粉,每天都是不一样的美味。

    基地里面是不允许任何浪费的,他们必须得吃完每顿的例餐。晚上训练结束以后,还要进行常规检查,确认是否需要补充额外的蛋白质。

    鲁明远牢牢跟着连胜几人,伙食质量得到了质的提升。看连胜的目光,那也是充满慈爱。

    这是救赎!这毫无疑问是生命的救赎!

    之后,学员陆陆续续到齐。但是还缺了季班。

    季班的情况,的确不适合过来跟着他们训练,但季班说过他会来。签到表上,他的名字后面写的也是请假,而不是缺席。

    全部学生到齐之后,连胜等人作为初期人员,终于有机会坐上机甲。

    虽然这种行为等同于打白工,学生们依旧很兴奋。一大早就起床,在车边等候。

    连胜和赵卓荦被分为一组。考虑到她的适应能力,赵卓荦让她先上去试试感觉,然后再和他传授经验。

    连胜在带领下过去领取机甲。脱下外套和鞋子,走进驾驶舱。

    那驾驶舱非常狭窄,或许是因为这边的机甲,都是被军部淘汰的老式机甲,设备穿在身上,有一股很明显的违和感。感觉身体各处,都在忍受着不均匀的力道。时间如果久一点,估计会浑身酸疼。

    连胜挪动了一下身体,适应这种真实的感觉。

    将机甲从仓库里带出来,排队过去矿石区,挑选足够大小的矿石,然后小心起身,朝着马路旁边的运载车移动。

    旁边负责监视的人,应该是开采团队的,穿着一身工作服,不停的嘶声呐喊:“你们!抱住矿石以后保持手臂不要动!不要探头探脑,听从指令!除了腿不要做任何肢体移动!你们的视野只用来盯紧自己的矿石,不要看其他的!”

    他喊得很急促,比他们这群学生还要紧张。看着他们稍稍打晃,就激动的攥紧手指尖叫。

    连胜上手以后,才明白鲁明远的意思。

    手部的传感真的坏了,搬起矿石以后,两手依旧是轻飘飘的感觉。矿石的压力没有转给他们,无法进行细节调整,他们只是根据视野,来判定目前的搬运状态,而机甲的视野也相当有限。

    那矿石体积很大。如果上身扭动,或者左右偏移,都有可能将它摔出去。连胜站起来以后,也不敢随意动作。

    赵卓荦在下面吼着嗓子指明方向。落脚应该在什么位置,抬脚应该要多少高度。小心矿石有所偏移了。身体不要后仰……诸如此类。

    连胜时常需要保持金鸡独立的姿势,方便根据赵卓荦的指示详细调整。这种时候,单脚站立,传感器对于腿部的压力会增大。同时为了保持平衡,肩膀处也要做适当的调整。

    就跟身上绑了块巨石一样,行动艰难。

    赵卓荦在下面却也不轻松。他要一路跑动,保证观察到所有这边的地势,然后靠两条腿跟上她的速度。

    搬运的路途很远,走的速度又很慢。看似没有训练难度,却需要做到非常细致。两边人都累。

    基本上一趟下来,什么乐趣和激情都被消磨了。

    众人休息了一下,活动肩膀和腿。然后抹把脸,又要开始新一轮的搬运。

    他们此时已经可以确认了。

    招白工!这绝对是招白工!

    但是采矿的经历,让他们深刻明白。驾驶机甲,会给身体带来严重的负担。传感机甲真的需要强大的体能,和足够支撑各种压力的肌肉。所以女生从本质上来讲,并不适合。

    也难怪各种集训的时候,教官从不对男女的训练量进行区分,始终保持一致。

    因为机甲不会辨认男女,它不会根据驾驶者自主调控难度。机械没有性别优待,想走下去,就得做到。

    就这样过了一个多星期。

    打白工他们还算可以接受,传感器各种力道的感受,是非常珍贵的训练。

    但是打完白工,还让学生吃那淡出鸟的面和米饭,他们不能接受。

    连胜都有点腻了,她觉得自己的牙开始发痒,蠢蠢欲动。

    方见尘想到自己带来的零食,就觉得浑身躁动。每天掰着手指,掐算休息时间。

    终于,他们迎来了集训时的第一个假期。虽然只有十二个小时的时间,但也足够他们一个来回,吃顿饱饭的了。

    他们邀请了鲁明远一起过去。

    六人一道坐车前往出租屋。

    方见尘率先推门进去,冲到柜子前,大笑着拎出自己的行李箱,。上手一提,发现有些许不对劲,笑容瞬间凝固。

    他将手上的东西一丢。行李箱正面被砍出一个大洞,里面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众人呆在原地,保持沉默。

    连胜叉腰,第一个出声道:“我说什么来着?你们真的是太依赖自己的光脑了。”

    他们从出生起就接触到了光脑,所有的信息都可以从上面获取。习惯了这种方便的生活,当然离不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