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 请求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43章 请求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农门青云路不死佣兵韩娱之张三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连胜说完,方见尘就笑了起来。他搭着季班往旁边走。

    季班回头看了连胜一眼,连胜一招手示意他自便,放轻松一点。

    方见尘低头问:“你去过一军没有?”

    季班摇头:“没有。”

    “没有就不要去了,他们一点也不好。跟我们联盟大学简直八字不和,五行犯冲。”方见尘不遗余力的诋毁。总之他对一军整个都没有好感。方见尘道:“对了你是怎么认识连胜的?”

    季班实诚道:“别人介绍的。”

    方见尘咋舌道:“那你可以跟他绝交了,那人太狠了,简直是在坑你。”

    季班:“……”

    季班朝赵卓荦等人走近一点,说道:“你们真有意思。”

    他穿着长裤,腿上的辅助机器被遮住了,一般看不怎么出来。但赵卓荦他们,都是锻炼肌肉,学习散打的,所以清楚的看出他走路的姿势偏向僵直,是有点不对。

    季班问道:“军校好玩吗?”

    “兄弟好玩,上课不好玩。”方见尘说,“不过学校嘛,玩只属于附加福利,主要还是来受罪的。”

    程泽轻轻踹了他一脚:“别教坏小朋友同志,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程泽看向季班,扯起一个友善的微笑,说道:“学校,是我们学习成长,增长见识的地方。在这里就像遨游在知识的海洋……”

    季班起了身鸡皮疙瘩,看着他一脸黑线道:“我已经应该和你们一样大的了。”

    还真是看不出来。

    季班很小两腿就残疾了,为了搭配他的上身高度,同时减轻下身负担,腿部机械做的也不长。加上一直呆在工厂里,很少运动,整个人有些发育不良的模样。

    尤其是站在这一群糙汉的旁边,对比就更明显了。你说他才上初中,那也是有人信的。

    赵卓荦看向连胜,新奇问道:“你从哪认识的人?”

    连胜:“刀哥介绍我的。”

    赵卓荦:“那你带他来这里?”

    连胜说:“过来看看嘛。他都呆在家里,也没有事。”

    季班走到旁边盘腿坐下,两手放好,说道:“我看你们打拳。你们继续训练,不用管我了。”

    操场上还有许多其他学生,跟着一起训练。季班过来的时候,他们好奇多看了两眼。但是一直盯着他也不好,所以打了两圈,就朝他这边靠啊靠。

    方见尘以照顾小弟的姿态,把他们都推了回去。

    赵卓荦想季班难得来联盟大学玩,只是坐在地上旁观,未免太遗憾了,于是邀请他道:“这边也有拳法呀,你可以跟着我们一起打。”

    季班抽出光脑摇了摇:“谢谢,但是我用这个做训练!”

    季班催促着他们道:“你们快过去啊,让我看一看!”

    众人没有勉强他,走回旁边的大部队,继续他们的日常训练。

    季班打开光脑,放在腿上。活动了一下手指,很认真的按摩各个关节和肌肉。等准备完毕,才抬头看着连胜等人的方向,然后手指不停的在光脑上点动。

    那手速真的是相当恐怖了。就算是数据分析师看见也要自惭形秽。这绝对已经达到了专业中的尖端水准。

    当然,手速并不一定代表着水平,更重要的还是准确度。

    季班哪里的肌肉都不发达,只有手臂上有明显的肌肉纹理,连带着上面的青筋都尤为粗壮明显。

    或许是因为长期按动键盘,他的指尖不像平常人一样带着圆润的弧度,尖端已经被磨平,顶着一层厚厚的老茧。仔细去看,他的手并不好看。

    要知道光脑的指尖感触是很灵敏的,就算长期使用,也不至于点成这个样子。

    只能说他接触手操的时候真的还小。

    连胜停下手,走过去,蹲到旁边问:“你在干什么?”

    季班抬起头道:“我也在训练!”

    光脑上左侧页面上写着一整排的不规则指令,右侧则是他的机甲模型,此时正站立不动。

    连胜扫了一眼,觉得头疼,她是完全看不懂上面的字母,感觉那就像是随意敲打出来的乱码一样。反正与机械等前沿科技有关的知识,跟她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产物。

    “你看。”季班指着说,“这个也是很有意思的,就跟打游戏一样。”

    他说着又开始输入指令,右侧的机甲模型随之动作了起来,打的正是他们刚刚训练的动作。

    因为他的机甲就算变换形态贴近人形,那构造也有很大区别。动起来以后,有一种滑稽的感觉。

    方见尘从前面冒出来,接嘴道:“哟,你还喜欢打游戏呢?”

    季班抬头看了他一眼,退出训练页面,然后说道:“不是很喜欢,因为没什么挑战性。”

    方见尘跳过来说:“怎么会?你打的什么游戏?放置类?益智类?冒险类?用的是什么游戏机?”

    季班说:“不是的,我玩的都是大型网游。但是没什么意思。”

    现在大部分的网游,都是全息传感。如果季班没有腿,那玩起来可不是没意思?

    “额……”方见尘愣了两秒,才回过神,点头笑道:“对哈,没什么意思,所以我现在也不玩游戏了。”

    季班打游戏不用传感。传感说到底也是一种数据转换,其实每款大型网游都有第二种操作途径。

    他就是通过编写独立代码,进行二次转换,用手操来进行游戏。

    网游没有驾驶机甲那么多规则,手操独特的准确性,完全就是开挂般的存在。

    凭他的手速,虐菜嘛……确实没什么意思。

    因为连胜之前明显误导了方见尘。季班知道他现在想歪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说出来。

    方见尘坐了片刻,跟他们挥下手,又出去跑圈,锻炼一□□能。

    等他走开,季班才重新打开光脑。

    季班打对战的时候,套路比较少,但是往往能直中要害。

    他的打法很单纯。防就是防,攻就是攻。

    连胜问:“你在厂里也经常看比赛吗?”

    “看啊。不看不知道怎么打。而且这样训练起来多有意思?”季班说,“不过我都是看着的比赛,然后自己和自己打,没有人愿意和我打。”

    连胜:“你爸爸也不陪你打?这些全是你自学的?”

    “家里有很多书的,就算我不识字,默示也可以读给我听。”季班说,“他很忙。每天都在锻造室里。他要安排工厂的事情,还要修建机甲。修建工作他不能分派机器人去做,只能自己去。没有时间陪我了。”

    季班说:“他对我很好的,但是我不需要他太照顾我了。”

    连胜不由想起林冽女士,算起来已经半年多没有见面了。如果不是赵卓荦和她是一样的境遇,她都要以为自己不幸成了遗弃儿童。感慨道:“看来大家都差不多啊。”

    下午的时候,教官拎着两箱水过来,丢到地上,喊道:“给你们的!都过来休息一下!你们午饭还吃不吃啊?”

    科研院分院内。

    林冽手扶在下巴上,紧紧盯着屏幕中的画面,一言不发。

    一位研究员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变形机甲吗?当时要发布的数据应该就是这个吧?那真是跨世纪的技术。可惜和传感操作完全相冲,被彻底摒弃了。”

    他旁边的人拿着光脑,说道:“不,这应该是在原先的基础上调整过的。看这边的零件,全部都是最新型的零件。后面的衔接方式,是根据新型零件的形状进行设计的。”

    他抬起头说:“如果是这样,我们就算拿到旧的设计图纸也没有用,必须和建造者仔细沟通一下才行。”

    研究员感慨道:“太精确了,这台机甲的每个衔接,跟数据模型一样精准。制作这台机甲的人,一定耗费了很多的精力,他一定很热爱这门行业。”

    同伴说:“如果不热爱,也不会在手操机甲没落近一百年里,还在不停的研究创造。”

    从数据模型到实际建造,他们在建造的过程中,会允许一定的误差。毕竟就算是同一个模具里做出来的器械,也不一定完全的契合,它们需要一定的磨合。当然这种误差是非常小的。

    而默示

    且在零件组合中,没有任何的空间浪费。对空间的利用,已经达到了极致。

    身为研究员,他们尊重所有用心工作的技师。尤其是这种一辈子都奉献在里面,追求完美,不求结果与回报的工匠。

    一位研究员道,“如果手操机甲可以变形到一定程度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着,飞行机甲也是有可能性的?”

    他说着看向了旁边的林冽。

    全速前进中的机甲要保持飞行状态是可行的,可以增加飞行翼,同时提供一定的动力。但是缓速状态中的机甲要保持稳定飞行,那是不可能的。

    机甲在战斗过程中质量会不断变化,飞行高度根本难以固定。动力的控制非常复杂。

    没有风力气流做辅助的话,且要用推进器,完全支撑起机甲的重量,那么动力系统,以及能源的压力都会大幅增加。

    重要的是,机甲重心控制也会变得异常艰难,对驾驶员来讲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还不如直接用装在武器的飞行机来得更加自由。

    林冽摇了摇头,显然不大看好:“目前没有必要去追求机甲空中作战。投入产出不成比例。我要先知道这台机甲上的武器装载量,最高可以到达多少。”

    “三夭的数据还是可以信任的,我们把它的数据调了出来,大致可以确认机甲的功能。”前方研究员说,“它的其实体积不大,为了节省空间减轻质量,很多武器是隐藏式的。除却最主要的脊椎支撑,其余部位,全部安置了武器。用紧密的排列,来支撑机甲的质量,直接代替了普通填装材料。我觉得有很强的参考性。”

    “那么它最大的问题,就是在攻击状态下,防御会偏弱吧?”

    “有舍有得。我觉得牺牲了部分状态下的防御,换取整体机能的大幅提升,这个想法是值得的。”

    研究员看向林冽:“总之先派人去看看吧。我们已经联系好了时间。指派现在在二区的研究员过去吗?”

    林冽沉思片刻,说道:“不用了,我过去安排。”

    众人都是一惊:“林冽上校,您亲自过去?”

    林冽拿了外套披在身上,点头道:“对,我回去一趟,还要实地检验一下它的数据,不然我不放心。你们现在就帮我订车票。”

    研究员低头看了眼光脑:“那这边的研究怎么办?”

    “孙颜少校会帮忙监督,到目前为止都非常顺利,最危险的部分已经过去,我相信不会出现什么大的意外。她对这边的进度也很熟悉。所有人都要听从她的调派指令。我不在的期间,不允许消极怠工。有事情及时向我汇报,我会进行远程指导。还有什么问题吗?”

    林冽做事向来雷厉风行,没有他们质疑的余地。于是无人出声。

    林冽见他们没有异议,点了点头,回去整理行李。最后再将事情交代一遍,决定当天就赶回去。

    还好他们所在的分院,虽然偏僻,但还不算远。

    她是临近中午出发的,到达二区的时候正好是第二天七点。在飞行器上又将默示研究出来的数据看了一遍。

    降落之前,林冽先联系了季衡,季班的父亲,确认他正在工厂,可以接受招待。然后直接打回科研院,点了几个不同科室的人,让他们带上自己的装备,准备前往季衡的工厂。

    一行研究员还没到上班时间,都呆在家里,接到通知的时候,才慌忙出门。

    林冽最先抵达,站在工厂的门口等着他们。

    等人到齐,翻过光脑,让他们自己看时间,说道:“我是武器研发部的,不是你们的直属领导,你们可能没有见过我。但是从今天开始,你们都是我的研究组员。做好随叫随到的准备。情互相谅解。”

    几人挠了挠头发,听说过她的大名。但脑子还有些发懵,只是点头称是。

    林冽转身朝里走去。

    季衡依旧穿着一身蓝色的工作服,正坐在厂房的门口等待他们。

    “您好季先生,让您久等。”

    林冽朝他微微前身,对方也颔首示意。

    这是一个木讷不喜欢说话的男人。

    林冽:“请问,您手上有最完整的设计图纸吗?”

    季衡说:“没有,能给你们的我已经给了。后面是我自己一点点改装的。”

    林冽:“那我能带人过去看看吗?”

    季衡起身,直接在前方带路。

    他们走到地下室,里面一片漆黑。季衡径直打开墙壁上的开关,显出中间那台纯黑色的机甲。

    灯光亮起的时候,几位研究人员眼睛一亮,都是兴奋惊呼了一声。

    他们的工作虽然是研究机甲的,但都被分拆开负责某一部分,担任部件设计。除却负责调试和质检的工作人员,一般都没有见过完整的机甲。

    何况还是这种形状的手操机甲。

    林冽转身看着季衡,季衡会意,把钥匙丢给他们,说道:“你们看吧,我在外面等。”

    等到他离开,一群研究员才上前,摸着机甲,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子小声道:

    “不会真是一个人建的吧?我的天呐,世界上还真有这种牛人?整个工厂也没有看见其他的员工啊。机器人又不可能研发机甲。”

    “听老一辈的人说是的,他们当时都是全能型技师。以前三夭没有那么多讲究,只有技师了解整台机甲的构造,才能明白每一个零件安装的意义,才更方便做调整。”

    “部件设计就快搞疯我了,还全机设计?简直要命!”

    “要是真能让你每天实打实的摸到机甲,也不是没可能。但是研究院显然不允许啊。”

    以前最前沿的机甲研发资料,都被掌握在一家私企手里,可想而知当时科研院在联盟的地位。

    为了获取足够的研发资金,院长不得向当时的政客发出请求。导致很长一段时间,科研院的权力都被捏在政客手里。

    也是因为这件事情,联盟草木皆兵。

    当时科研院招收了很多来自三夭的研究员。不管这群人是真心投靠还是假意试探,一律采取防备的手段。

    为了保证机密,防止他们离职将最新技术带走,机甲各部件的制作,都是分开设计再进行组合,审核不够重新返工。所以才显得要命。

    对于老一辈的技师来说,此举有如脱裤子放屁,严重阻碍了机甲研发的技术进步。

    林冽越开众人上前,登上驾驶舱。用钥匙启动了机甲。

    这是默示第一次被启动。

    沉重的发动机的声音,在房间内回荡。似乎带着一丝躁动和兴奋的感觉。

    随后声音减轻,开始趋向平稳,林冽才开启驱动。

    众研究员退开一步,打开光脑,开始实时记录。

    地下室范围还是太小,速度测评显然不大允许,但是高度还可以,弹跳力和柔韧性可以做相应记录。

    林冽切入它的后台,找到机甲变形的相关代码,依次进行试探。

    代码是季班设计的,他设计的非常详细。

    每一大类变形下,又有数十种子项目变形。大类有高速侦查模式,远程狙击模式,防御模式等等。也就是说他可以通过机甲大幅度变形,让自己兼具不同类型机甲的功能和特点。

    至于子项目变形,就是大类下的微调。譬如武器的形态,机臂的长度,机身的高度等等。

    林冽一一试探过去。

    “真看不出来,这是旧技术。”青年研究员道,“有些技术,完全就是现代的风格啊。”

    林冽说:“谁告诉你这是旧技术?一个人长年累月的对着机甲研究,他对机甲的了解,和对结构的设想,比他们现实多了。”

    林冽进来的时候就发现了,他们这边设备非常齐全。很有可能是当年从三夭搬回来的。平时用于生产机甲零件进行销售,但也为修建默示提供了条件。

    众人不说话了,继续看着机甲。

    默示的组合变形技术,可以说相当优秀。它的变形不仅局限于外形,还有推动器与武器,以及各种防御性装备的切换。

    譬如它的防御盾,就是用自己的武器展开形成。

    它的武器包括机身,不同于普通机甲,多数是用无数的小块拼接而成。

    这意味着,任何一个部位损坏了,它的维修都会变得非常麻烦。

    它的优点跟缺点一样的明显,和传感机甲的发展方向截然不同,但又有种殊途同归的感觉。

    操纵着机甲,无数的灵感从林冽脑海里冒出。这种感觉太稀奇了,又太珍贵,让她此刻也有点激动。

    林冽觉得,当年放弃手操机甲的研究,一定是他们最错误的决定。

    林冽的思绪逐渐飘远,并在心里模拟传感机甲进一步变形的可能。

    旁边的研究员大喊了一声,然后指指上面:“林上校!”

    林冽将实现上调,然后放大。发现一位男生穿着睡衣,坐在栏杆边上,拼命的往下张望。

    他没有穿鞋子,带着冷感的机械足晃在半空。

    季班发现他们在看他,摇着手臂问:“好开吗?”

    林冽觉得这个问题太尖锐了。

    季班又问:“我可以开开吗?”

    林冽立马道:“不行。”

    研究员放声喊话:“你从哪里进来的?请你马上出去,我们正在做调查。”

    季班恳求道:“我就看看。我都没有见过它活的样子。请帮帮忙。”

    研究员:“……这个你应该是永远也看不见的。”

    林冽摇头示意:“随便他吧。”

    他们研究的很仔细,争取将每一个部件都记录下来。相关的系数三夭已经有了,再做粗略的对照。

    这其实是一个很枯燥的过程。

    林冽等研究员因为工作,忙得不可开交,小心对照。季班就坐在上面静静的观看,也不觉得无聊。

    时间转瞬即逝,等他们演示完基本的动作,已经是下午了。

    林冽站起来,走出驾驶舱。

    她擦了擦自己的手,看着机甲道:“先走吧。”

    随后率先走出地下室,后面的人紧步跟上。

    季班拿着光脑,拍了两张图片,然后发给连胜。

    季班说:“今天有人过来检查我的机甲,它被启动了,应该是联盟的人。会不会是要发合格证了!”

    “……”连胜,“……哟!”

    季班:“??”

    连胜:“这是我家的失踪人口。”

    连胜:“我妈。”

    “……”季班,“哟!”

    林冽等人出来的时候,季衡依旧坐在门口。

    林冽站到他的面前,颔首道:“季先生,我们已经看完了。”

    季衡:“嗯。”

    林冽看着来时的方向,说道:“我很敬佩您对机甲的了解与技术,在检查的过程中看见了您多年的努力。这台机甲建造的非常精密,我们粗略无法研究完毕,希望能将它带到科研院做详细的测量,请问可以吗?”

    季衡抬起头说:“你们可以来研究,但是你们不能把它搬走。”

    林冽颔首:“季先生,我能理解您的心情。这是你的心血,不放心交给我们。但是我可以保证,这也是联盟的重要财产,我们会绝对的小心,不破坏这台机甲的内在结构。”

    林冽说:“这架机甲放置在厂房也不能启动,不如给我们带回科研院。等研究完毕,我们会原样归还。不会超过半年。它的数据非常珍贵,希望您能理解。”

    “不行。”季衡放下手里的零件,扯过毛巾擦了擦手,站起来道:“我要留给我的儿子,他很喜欢这台机甲,不能让你们带走。”

    林冽愣了一下,继续说道:“如果您能让它给我们带走,它就是科研院的研究资料,我可以向科研院申请相关补助和奖励……”

    季衡干脆道:“不行。”

    林冽妥协道:“那三个月呢?”

    季衡依旧不为所动:“不行。”

    后面几名研究员有些骚动。

    一研究员弱弱道:“请您站在联盟的角度更多考虑一下。我们并不是要抢占您的机甲,只是想更方便的研究。”

    “我是联盟的居民,但我也是一个父亲。这是我同时拥有两种身份时给出的答案,不行。”季衡说,“我可以开放工厂的权限,你们可以自由出入。但是,晚上五点到早上七点,你们要离开这里。”

    后面的研究员有些激动,想要开口,林冽抬手,制止了他。看向季衡道:“我能听听您的理由吗?”

    季衡走到旁边,拿了一篮小型材料,在手上拼装。然后随手一指,示意他们自己找位置坐下。

    林冽扯过旁边的椅子,在他对面坐下。

    其余的研究员看了一圈,就站在后面。

    季衡很少说话,所以声音有点沙哑。

    “以前我也是传感机甲的拥立者。那时候我还年轻,我和所有人一样,觉得传感机甲的兴起,是时代的选择。手操机甲是必然被淘汰的,无论是它的反应速度,入门难度,以及未来前景。它放大了人类极限对操作的影响,我看不见它的发展潜力。”

    “我父亲五十多岁才生了我,我出生的时候,三夭已经改体了。当时他什么都没带回家,就带回来一堆没用的器械。虽然当时手操机甲被大力打压,他却依旧不能放弃手操机甲的研究,并且醉心于此。不听任何劝告,也不关心自己的家人。无论是我母亲还是他的朋友,都不能理解他的想法,认为他是一个顽固不化的人。”

    “当时的现实是,手操机甲没有存活的空间。联盟官方管制,所有的机甲都被回收了,打压是很严厉的。他只有一张图纸,以及大堆的材料。甚至连个轮廓都没有。”

    “可他不听。他依旧相信自己。”

    林冽垂下眼,看着他手上摆弄的零件。说道:“这世界上有许多不为人理解的人,因为不符合时代的大潮流。但是,有用还是没用,是历史来说的。历史的发展,很多时候就是赖于这些顽固不化的人。”

    “也许是吧。”季衡说,“我每天看他守在修建室里,为了和他说话,有时候也会过去帮忙。他对我说了很多关于手操机甲的事情。包括它的特点,优势。他试图说服我相信,手操机甲的未来。可就像他不听从我的话一样,我也一样不听从他的话。我以为我永远不会走上这条路。”

    林冽等人很用心的倾听。

    季衡说:“他去世之后,我儿子出生了。他只留下了一台半成品,放在修建室里,希望有一天能有人完成它。但是已经没有人懂机甲了,也没有人去关心。只有我儿子很喜欢,经常会去看。”

    “我儿子真的很喜欢机甲,他总是想开那台机甲,我说你将来可以开传感机甲,那才是真正的机甲。那样的机甲才有魅力。”

    众人越发沉默。

    显而易见的,季班不可能驾驶传感机甲了。

    季衡继续说道:“可是后来,因为一次外出,他出了事故,双腿截肢。他只能躺在床上,抓着我的手叫我爸爸。他康复以后,不愿意再去学校,他很害怕,因为他发现自己和别人不一样。”

    “我就想,没有什么不一样的。他依旧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能开什么机甲呢?我的脑海里瞬间出现了修复室里的那台半成品。我想这也许真的是命运。我跪在那台机甲前面想了很久,我觉得不应该那样放弃手操机甲,这就是最后的希望。”

    “然后我重新开始学习机甲。从零开始,我沿着父亲的研究一路做下去,做着和他一样的事情。我才知道,没有人理解他,是一件多么痛苦且可悲的事情。那明明是一项很有意义的研究。我没有去展望,所以我没有看见它的未来。可是有人在以此为目标,将它推回历史的舞台。就算绕了远路,它依旧追赶上了传感机甲。手操机甲不应该被埋没和误解。”

    “当时我父亲告诉我,所有的机甲出现,都是有它的初心和本意。而人们在淘汰它的时候,却完全忘记了这一点。我用了一辈子才明白其中的道理,也希望能告诉别人。”

    “这台机甲就是季班的希望,只有它在这里他才能睡得着。必须留在这里。这也是他爷爷留给他的。”季衡转过头道,“但是,如果你们需要的话,我可以全力帮助你们。图纸,构造,设想。我也不需要联盟的补贴和奖励。我只是希望有一天手操机甲能重新出现在联盟。”

    林冽闻言,起身朝他致敬:“我明白了,谢谢您,季先生。今后也要多打扰,请见谅。”

    不久后网上传出些许关于三夭更新的风声。众人猜对了一半。目的就是更新机甲数据包。然而,更新的并不是手操机甲,而是传感机甲。

    竟然需要用时五天,以如今的高速传输速度来看,得是何等庞大的变动?

    什么数据是必须得在选拔赛中途进行更换的?且毫无征兆用时颇长。显然是联盟终于要开放数据了。

    这样看来,季班的横空出世简直是天降福音啊!他们完全不介意再多来几个。

    就剩下那么一两天的功夫,网友完全按耐不住。在科研院和军部的鼓励下,官网首页被各种催促式的帖子所侵占。且三夭大名屡屡登上各新闻首页。

    停服五天对三夭的客户群体完全没有影响,甚至可能大幅提升人流量。

    普通人也抵抗不了了解联盟前沿技术的诱惑,就算是抱着涨涨见识的态度,也是很好的。

    所有人都在等着三夭更新完毕。守在传感器里面,看着倒计时,不停点击登陆按钮。

    焦躁与激动的心情并存。

    三夭更新完毕的那一瞬间,世界各地发送的同时登陆请求,甚至让三夭整个卡顿了一下。

    这也是多少年难有的奇遇了。

    众人直接跳开公告,第一时间点开机甲选择页面。

    机甲旁边增添了一个全新的功能详解与操作指南,后面跟着机甲的基础数据。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