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年轻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124章 年轻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连胜到一旁选好跑道,深吸一口气,继续做她的蛙跳、高抬腿和冲刺。

    场内人数比昨天多了一倍,也热闹了不少。部分人因为设备有限的原因,被无情赶去二楼。其余人分散开,根据要求,做针对身体各部的强化训练。

    这一次训练的内容比之昨天,要更加多样化。

    赵卓荦等领军学员背着二十千克负重,在旁边一圈接一圈的奔跑。一批罚跑的学生跟在后面,试图跟紧他们的脚步,最终被无情的甩开。

    场地中间的射击台降了下去,清空后改装成简单的布局,不少二队的人正在那里做俯卧撑或引体向上。

    二队狙击成绩在对比下普遍较弱,教官认为是他们手臂力量不够,端枪不稳的缘故,所以给他们分配的多是手部训练。

    之前冲刺的时候,他们消耗的是腿部肌肉力量,这时候进行手臂锻炼,对他们并没有太大压力。他们一面卯劲拉伸,一面讨论之前的比赛。交流经验,反思自我不足,顺便总结下一次的对战策略。包括对速度该怎样调配,对红线该怎么利用,射击的时候,有什么特殊的技巧。

    竞争似乎充斥在每一个角落。真是争分夺秒,不敢浪费。

    众人受罚的气势高涨,一片热火朝天。

    当然,这和连胜都没有关系。

    她依旧以软绵无力的姿态,在外围悠悠的跳跃。脑海里精准的计算着时间和体力,然后让肉体一步步跟上。

    教官每次扫过去看见,都想踢她一脚。

    其实保持热情才应该是正常状态。他之前说了楼上会有传感训练,是故意说得语焉不详,让学生误会。

    都是从年轻走过来的,她当然知道机甲对他们的诱惑。一是源于神秘,二是源于力量。那是他们曾经废寝忘食也想去一窥究竟的东西。

    然而,这边虽然是重要军事基地,也有许多远征军的预备队员,但没有能给学生摸的机甲,他们只是准备基于自己平时的训练,尽可能的点拨一下他们而已。

    但现实如何并不影响这群不明真相的青年。

    看看这群小年轻,多好的表现?再看看连胜,多糟糕的斗志?

    自己当年二十岁的时候,是这样的吗?不知道冲动和愚蠢,是年轻人的特权吗?

    连胜跳了一会儿,重新坐到地上休息。她的一组训练耗时很短,所以并不紧迫。

    赵卓荦的罚跑任务顺利完成,过去刷了下卡,和教官打报告,准备往四楼过去。

    随着他动作,房间内诡异的安静下来。众生以各式复杂的目光盯住了他,想亲眼看着第一位勇士从这试炼场走出去。

    赵卓荦抬手揉了把额前的短发,转向到连胜旁边,停了下来。弯下身小声道:“不要再拖延了,最好快点把这边的任务做完,到楼上去。”

    连胜抬起头。

    赵卓荦解释说:“训练会慢慢分出批次,我想你也知道了。一味的提高训练难度,对先批成员来说没有什么大意义,教官们会不断改变训练内容。”

    赵卓荦:“之前的跑步对战交替训练,是两轮次选出了一百人。这一次的攻防射击训练,也已经两轮次了。”

    “最先是耐力和对战力的多项考察,再是爆发力和射击水准的多项考察。他刚才说了四楼是传感训练,我想,之后应该会是身体素质的单项考核,再慢慢区分学生。”赵卓荦摸了下耳后,“早上已经是射击训练的第二轮次了。二楼还有之前的学生,应该会慢慢顶到楼上来。我们现在是绕全场跑的状态,就人数来说已经到了该训练设计的极限,所以他们肯定会再分出一批次的人,只是不知道具体的人数多少。告诉方见尘,让他也赶紧跟上,不要落队。”

    连胜点头。

    虽然教官说了完成训练的人去四楼,可是如果完成的人太多,上面一句人员已满,把你打回来那就好笑了。

    旁边的学生很努力的想偷听两句,毕竟这是来自胜利者的指导。然而距离太远,没能听清。

    教官在远处眯着一只眼道:“训练完毕的同学赶紧上去啊,不要在这里干扰其他学生的热情。不然要留下来再加一组训练吗?”

    赵卓荦将外套往上一提,跟她点了下头,小跑着走出训练场。

    连胜两手捶着自己的大腿,目送他离开。

    方见尘面色狰狞的朝连胜这边跳过来,然后围着她将本组剩下的米数跳完,两膝下沉,直接跪地,问道:“他跟你说了什么?”

    连胜说:“让我们抓紧训练,他在上面等你。”

    “他竟然不来跟爸爸告别,而是来跟你。”方见尘沉痛道,“儿大不中留!”

    “儿大不是不中留,是带不动啊。”连胜指着门口说,“你看,你几位爸爸相继都要离开,只有你会继续留在这里。”

    方见尘:“……”

    叶步青脱了外套扛在肩上,也差不多完成惩罚,准备前往四楼。见他们看来,抬手打了声招呼。朝上一指示意,然后朝他们颔首轻笑。

    方见尘:“……”

    “啊——!”方见尘在地上打滚,“这个世界就是操蛋!”

    连胜对了下时间,目前还符合自己的计划,应该不会出现意外。但是既然赵卓荦这么说,还是早点完工,以免出现意外。

    她不是非常喜欢这场披着射击训练外皮的冲刺训练。

    连胜觉得腿部肌肉已经恢复一点,就爬起来继续训练。

    不知道是修复液的作用,还是最近极限式的训练出了奇效,练的越久,连胜越能感受到自己肌肉强度的提升。

    原本应该放弃倒下的地方,现在能一而再再而三的压榨出力量。不走到濒临极限的一步,真的发现不了。

    时间分秒过去,教官没有对他们做出任何的催促,只是放任学生们自己分配时间和任务。

    他不停的在场中巡逻,纠正学生逐渐变形的动作,同时回答一下他们的问题。有人找他聊天,他也很乐意的陪他们聊天。

    这位教官看起来和善可亲,有求必应。二队众人很快就被他的温柔感动了。

    场内人渐渐少去,越来越多的学生选择坐下来休息。然而一旦开始休息,就会丧失斗志,加上周围人的影响,感觉状态逐渐松散。后半场的气氛,显然有些过于平静。

    连胜目不斜视,咬牙重新拉伸一下自己的筋骨。

    在不断的蛙跳之中,她深刻认识到了青蛙的不容易,也终于明白青蛙为什么会有两条这么健壮的后腿。

    感觉肌肉是酸软的,但是用手去捏,却是硬邦邦的。

    她不敢强行跳跃。昨天林医生警告过,蛙跳是种剧烈的下肢运动,对腿部训练效果显著,但是如果过量的话,也会造成身体伤害。容易引起膝关节的软骨板骨折。

    连胜等那股劲头过去,重新蹲好,开始蛙跳。

    教官闲得没事了,就守在她旁边,盯着她搞事道:“这次不算啊,重新来。”

    “这叫蛙跳啊?你这叫青蛙扑水。看看你这姿势,丑毕了!什么玩意儿?”教官嫌弃道,“表演什么呢?噗通噗通跳下水?高度给我出来!远度也给我出来!力量给我出来!我没让你做原地蛙跳啊,”

    教官站在她的身后,鉴于她是女生,没有上腿去踹,但嘴上丝毫不客气:“身体前倾,两手负后,先摆出准备姿势,两腿用力蹬伸,给我跳!”

    连胜往前蹿出一段,然后停住了。

    教官跟在她后面,指挥着她一步步训练。旁边学生纷纷看向他们,眼神里说不清是羡慕还是嫉妒。

    虽然教官的语气里无不带着嘲讽和揶揄,但是他一直在关注连胜,无疑是很看好她的。而连胜确实也是所有学生里最有潜力的一位女性。尤其是以她的体力坚持到现在,甚至跟上了最先批的部队,不得不让人敬佩。

    他们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牌。

    差得好远,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训练?来基地的第三天,想到自己将来的生活,闪现的第一个念头,已经不是我可以,而是我能做到吗?

    所谓实力,只能在这样痛苦的消磨中被激发出来吗?

    连胜在教官叫嚷下跳完一段。

    教官摘下帽子,在手里转着玩,又是一副嫌弃的表情,说道:“停了。先休息一下。你这样的距离,一次还跳不完五十米哦。自己看着办啊,你胜利就在不远处。”

    连胜的二十五组已经快完成了,频繁的训练也几乎到达了她的极限。这一次她没有中途去医务室治疗,而是靠着自己的潜力完成,所以到最后,体力实在支撑不住,只能磨洋工一样的磨着最后的几组。

    教官看了眼时间,觉得她应该没有问题,就放心走开。

    中午十一点半,早上的训练正式宣告结束。有一半多的人还在痛苦挣扎。

    “准备去吃饭,不要再训练了!”教官拍了拍手说,“中午的射击训练继续,还是照旧,规则小幅调整,到时候听我指挥。已经完成训练的学生,我尤其点名一个人,对,就是你连胜。站着茅坑不拉屎我让你上去你还蹲在这里占地方,下午滚楼上蹲去!”

    两腿发软正站不起来的连胜:“……”

    教官说:“我再重复一遍。十一点半前打卡完成任务的人,中午可以去楼上报到,其余人中午依旧在这里集合。”

    众学生知道自己被踢出出了先批部队,有些急眼。一人举手道:“教官,我马上就好了!求你再给我十分钟!”

    “十分钟个屁!老子叫你们去吃饭听懂了吗?”教官顿时大怒,朝着他们吼道:“急什么急?教官这边都有安排。你们只要服从命令听指挥!教官不接受反驳知道吗?”

    他大手一挥:“都吃饭去!”

    连胜从地上爬起来,准备朝食堂摸去。

    方见尘在完成训练后,也留在了原地。他主要是害怕相同的事故再次发生,想等赵卓荦等人回来,给他通报情况再过去,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于是两人正好搭伴,以食堂为目标进击。

    他们吭哧吭哧的到了地方,环顾一周,却没有看见赵卓荦等人的身影,甚至没有看见任何一位先批学生的身影。

    有些惊讶,但是没有多追究。二人过去窗口端了饭,选了位置坐好,表演新一轮的狼吞虎咽。

    吃过午饭之后,连胜试图站起来,后遗症开始显现。她觉得自己腿部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肯定无法支持她下午的训练。

    她放下餐盘,和方见尘知会一声,又往圣地医务室而去。

    在医务室那里坐了半个小时,决定回宿舍小睡一会儿。

    这一次,连胜终于在清醒的情况下,在宿舍看见了自己的几位室友。

    她有四位室友。

    一个女生已经回家了,她无法想象后面还会有更艰苦的训练。早上的时候,将床铺整理完毕,然后拎包离开了基地。

    连胜觉得有点遗憾。

    其实她觉得整个基地最难的地方她已经熬过去了。所谓的层层递进,也只是因人而异。对连胜来说,最近做的二十五组冲刺训练,远比不上他们第一天的负重慢跑六个小时。

    她第一天跑过了六个小时,最后却还是因为六个小时的恐惧停在了原地。

    她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这情况让她失去对未来的希望。

    第二位是早上和她一起训练的女生。

    那女生看见她进来,只是抬头扫了一眼,然后又重新低下头去,没有说话。她正坐在床边擦药。

    最后一位,就是早上叫醒她的那个姑娘,也是之前跑步痛哭投诉的那一位。她正在努力的脱袜子,她的袜子被粘在了自己的脚上。

    连胜坐到自己的床铺边缘,看着她一点点动作,问道:“早上怎么样?很累吧。”

    “恩,早上最累了,要跑六个小时呢。”女士抬起头笑道,“不过我今天拿到三个胜场,还泡到了修复液。我们校医满心欣慰,说总算是给我用上了。今天可有成绩感,还休息了一段时间,所以没有之前那么累。”

    那女生脱下了一只袜子,丢到旁边,单脚小心的踩在鞋面上。然后开始脱另外一直的袜子。

    因为长时间的奔跑,脚底被磨破了皮,还有一些水泡。时间一长,伤口和肉长在一起,要脱下来,得带下来一层刚结好的皮。

    连胜自己也是长过的,但是看别人撕,就觉得特别疼。于是在旁边主动的抽气呲声。

    女生:“……”

    “你别这样!”女生停下手里的动作说,“你这样我下不了手!”

    连胜干脆扭过头不去看:“你继续,继续。”

    女生问:“你呢?在三楼怎么样?”

    旁边擦药的女生插嘴道:“她已经上四楼了。”

    “天呐这么快!”那女生震惊,看着她羡慕道:“真好啊,这么快就要上四楼了。你真是好厉害啊。”

    连胜说:“你比较厉害。像我,负重跑不了六小时。其实后面的比较简单。”

    擦药的女生没有说话,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放好药膏,转身躺下。

    女生看了眼旁边空出来的床铺,苦笑道:“你不用安慰我了。”

    宿舍里面四个人,只有她一个人还留在原地。

    连胜和另外一位室友的存在,让她不能再给自己找借口是训练计划不合理。毕竟她们都上去了,证明只是自己不够还优秀。

    仿佛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轨道,她们根本不是前往一个地方的。

    这时候走了一个人,她顿时有些慌神,也会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自信,是不是也应该及时醒悟,趁早脱身?

    “我真的合适吗?”女生有些迷惘道,“我就是拖大家的后腿,就算参加了机甲选拔赛,也肯定活不久。决赛就更不用说了。”

    连胜问:“那你为什么要报名参加这个?”

    “为什么?”女生沉吟片刻,成功扯下了自己的袜子。她两脚踩到旁边的脸盆边缘,小心的用水冲洗。她说:“为了证明自己。为了让别人不会瞧不起我们。”

    女生抬起头说:“我们军校女生很少,我不是自吹,我在她们里算是不错的。我觉得我是特别的,我想让她们明白自己是可以做的更好。我想说这里不是男生的世界,这里不可怕。”

    连胜问:“那你做到了吗?”

    “当然没有。”女生说完自嘲的笑了一下,以掩饰自己的尴尬,而后又耸肩表示自己的不在意:“我也只是冲动而已。我确实证明了我的实力,半吊子嘛。”

    她想证明这里不可怕,可是现在却发现这里的确很可怕。

    眼前是一堵堵翻越不了的高墙,从一开始,她就被拉下起点。

    差距,她看见了踮着脚也弥补不了的差距。

    “没有做到,那就继续去做啊。连一点结果都没有看见,你就开始迷惘了吗?可还远没有到你应该迷惘的时候。”连胜说,“冲动没什么不好的。凭着一腔热血莽撞去冲动,不是每个人都会有的经历,这段经历未必能带给你什么,但是,它永远都富有价值。”

    连胜摆正枕头,也准备躺下小憩。用手枕着后脑,说道:“能做的事情,想做的事情,该做的事情,这三种是不一样的,可是它们会交叉在一起,等你继续长大,学会分析利弊,慢慢变得狡猾,变得聪明。你就会困惑,你就会踯躅。能做的事情你会错过,想做的事情你也会错过。如果没有这股冲动,你只会按部就班的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所以这股冲动,就是年轻啊。”

    连胜偏过头问:“有人会觉得,年轻不好吗?”

    连胜就时常在想自己年轻的时候做过什么,自己现在又能做什么。

    她喜欢那个曾经会意气风发的说着大话,无畏而又无知的过去。多少被岁月磨出油滑和尖酸的人,曾经也有这样壮志凌云的岁月啊。

    “你……”女生听着她的话愣了愣,而后一直看着她道:“我觉得你好成熟啊。”

    连胜抬了下下巴,说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你放弃了这一次,你还会有冲动第二次的勇气吗?”

    女生摇了摇头:“你说的对,我才刚开始,根本不需要疑惑。会痛苦是因为我还能进步,我也觉得这两天我在不停的进步。而且我不是最差的一个人,我后面的人都没放弃,我也不会放弃。”

    连胜笑道:“这不就挺好的吗?”

    那女生抬起脚,脚上褪去了一大块皮。她伸手小心的摸了一下。

    如果坚持住,以后也保持这样的训练强度,再过一段时间,就会磨出茧,不至于这么容易破皮。

    如果能坚持住。

    她给自己上了药,轻手轻脚的躺下,也准备午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