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影片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46章 影片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既然说了晚上可以观影, 众教官又一致保持神秘, 众生开始渐渐散去。现在肚子饿了,都赶着过去吃晚饭。

    蒋嘉柯有点害怕。

    因为再那么仔细回忆一遍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 觉得有点羞耻。如果对方把自己开场骂人和歧视连胜的话给剪出来,完了!那打脸“啪啪啪”的,绝对能成为他一生的阴影。

    主动让权是一回事, 指挥半路被夺又是另外一回事。仔细想想这后果是很惨重的。

    当下趁着时间还早, 跑去找了负责剪辑的技术工,想跟他商量商量。

    房门是虚掩着的, 他悄悄推开一条缝, 发现里面只坐着两个人。大约也是去吃饭了。

    林医生正在跟技术工讲解自己的电影美学。

    “那个。”蒋嘉柯出声, 走出来道:“教官好。”

    二人扭头看了他一眼, 又迅速扭回来看了眼屏幕。然后面无表情的点头。

    “……”蒋嘉柯手里拿着两袋饮料,放到桌上:“是关于影片的事情。我本场的表现确实有点不佳, 就是关于我的镜头……”

    技术工说:“明白明白,你放心吧。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情我见得多了,我们有分寸,不会让你难看的。”

    蒋嘉柯:“可是教官, 你的分寸跟我分寸可能有点不大一样, 要不你先让我看一眼?”

    技术工皱眉道:“去去去!随便什么人都想来看一眼,我们还给他们专门剪拍小电影了?”

    蒋嘉柯说:“可我是主角啊!教官, 我不是随便什么人, 我是主角啊!”

    技术工眼睛一眯, 回说:“连胜才是主角, 你们都是配角。”

    蒋嘉柯:“……”无言以对啊!

    林医生说:“放心,争取给你做到一晃而过。”

    蒋嘉柯:“……”

    他退到门口,又听两人对话。

    “在不是纪录片,这是电影,今天晚上是观影课。”林医生说,“很多人已经参加过这次演习了,你不润色修改一下,他们不会喜欢看的。这四个多小时,也太长了,删。”

    技术工虚心求教:“你怎么看?”

    林医生:“这次观影总是有目的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教育。所以你需要凸显主角,一切围绕着主角去进行。留两个对手,作为衬托。你看,名单都已经很确定了。像这个谁谁谁,随便给个镜头就可以,不要浪费那么多时间。”

    技术工惊道:“可他怎么说也是个总指挥啊,算配角吧?”

    林医生:“没有贡献的,都是龙套。人设再高也没用。而且这表现,你把他剪进去,他估计也不会高兴,你不如忘了他吧。”

    蒋嘉柯:“……”

    这是在说他对吗?为什么听着这么心酸呢?

    但好歹是不用担心了的意思是吧?

    这是他们第一次把学生的演习实况剪辑成影片,因为意义重大,开创先河,估计以后也会流传下去。所以,出于影响考虑,肯定不会将学生的负面表现剪进去,反而会进行一些润色。

    当然本场白方总指挥的表现,似乎已经到了无法润的地步,但是依旧可以避重就轻的圆过去。

    晚上八点,技术部集体赶工,将影片做了出来。

    基本就是截取监控上的画面进行拼接。他们之前全程跟踪了这场演习,知道哪里是看点,哪里应该截取语音。

    虽然粗制滥造,但内容足够震撼。

    放映地点选在露天司令台。

    教官们帮忙搬来设备。众学生盘腿坐在地上,仰头看着前方,等待开始。

    真多维的全真投影,连胜乍一看见的时候,还是惊了一下。

    画面中一个人蓄力冲了出来,仿佛近在眼前,连胜下意识的抬手去档。

    郑磊看她动作,以为她要喝水,于是殷勤的递了过去。

    众生安静下来,静静观看。

    开场是空中俯拍,双方身影藏在各自的阵营中。然后哨声吹响,镜头拉近。众人背着枪,跨过野草,往前面突进。

    这一段,就是双方士兵出发的画面。但是视角切换的尤为高端,让人目不暇接。

    开场节奏较慢,无声的放了半分钟,通过各种角度,让众人把双方开场的排兵情况看清楚。终于出现了声音。

    细小的树叶窸窣声,然后声音的主人停了下来。

    季方晓低沉的音调响起:“以我对蒋嘉柯的了解,他应该会集中兵力防守阵营线。那么白队后防空虚,如果能攻进去,就是我们的大好机会。”

    季方晓盘腿坐在阵营的后方,看着眼前的地图,说道:“蒋嘉柯是第一次做总指挥,对细节指派可能不到位,这就是我们的机会。虽然不能确定,但我们可以试探一下。如果成功,那我们就可以……”

    随后三个排被点名,前去两侧尝试突围。

    画面直接转到阵营线处,连胜的排对上了方见尘。

    双方展开枪战,狙击手互秀技术。

    连胜的声音作为背景音,和在枪声中:“我知道你们的作战策略,随意猜猜啊。你带人……”

    几乎全盘猜中,没有疏漏。

    双方攻势暂歇,方见尘如实汇报。季方晓那边陷入沉默。

    众人捂住嘴,阵阵惊呼:“……不会吧!”

    白队因为连胜被禁言,前场几乎没有听到连胜的意见。原来从一开场,她就打开了上帝视角?如果蒋嘉柯能听她一句话,白队怎么会陷入之后那样窘迫的境地?

    红队成员也很纳闷。起初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他们内部都有些动摇了。战略被猜中,关系着主动和被动的完全转变,白队竟然没有采用。他们想不明白啊。

    蒋嘉柯老脸泛红,保持着姿势不动。装作没有听见周围的窃窃私语。

    似乎是为了给他挽尊,额外出了教官的声音。简要解释了一下在战场上,一名总指挥要面临的各种信息和难题。

    “恩。非常可惜。但是情有可原。这对指挥水平的考验是相当高的。”

    随后,直接跳到了白队被红队集结的部队强攻的画面。

    从俯拍的画面中可以看出白队溃不成军的样子。

    完全就像一支没有指挥的队伍,四散乱逃。背景里是蒋嘉柯声嘶力竭的指令,但是没有人听从。

    在场上,他们只能看见自己眼前的事,但是现在宏观一看,才发现局势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不利。

    人群散乱,军心动荡。多数人在追捕下已经开始慌不择路了。

    “走到这一步,已经是先期决策的重大失误……再稳不住局势的话,恐慌要开始了。”周师锐整理着图纸,一派从容的起身,说道:“我觉得你可以问问连胜的意见。”

    “连胜,想问问你对局势的看法。”蒋嘉柯说,“想问问你对现在局势的看法。”

    大家都知道,这中间肯定被剪过,于是视线若有若无的朝着当事几人飘去。

    连胜一个大力,从地上坐起。声音都欢快了,大声喊道:“所有人听我指挥——!”

    就是从这句话开始,影片中出现了背景音乐。

    有节奏的鼓点,伴随着连胜震颤人心的鼓舞和呐喊,一直在耳边回荡。

    技术工截选了一段通讯器里杂乱的叫人头疼的报告声。连胜叉腰细听,鲁明远快速作画的画面。

    连胜耐心应声,等对面汇报完毕,抬起手臂,直指苍穹。

    就单单“听我指挥!”四个字,就带着无穷的力量,仿佛一切尽在她的把握。

    她的身影背对着画面,一条接着一条冷静的下达指令。

    过快的语速,但是清晰的咬字,还有间或插上的安抚……

    多个画面重叠在一起,连胜的背影,士兵冲击的身姿。地图中慢慢汇集的人群。

    然后在震天喊声中,白队一起冲出了重围,来到红队的阵营。

    “哇——哇!!”

    现场惊叫不断。

    亲身体会和外场观看那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连胜仰起头,张开双臂。无数的虚影闯入她的眼睛。自信,强大的光芒笼罩着她。

    光靠着人力对数据进行推算,竟然将原本混乱的友军直接会成一股。

    这不仅是数据分析师的水平高超,对各处及时的应对和指派,说明连胜心中,也绘画着一副完整的战场图。

    众人的疑惑终于得解。为什么白队可以绝地反击?不为什么,就是因为指挥有着绝对的实力。

    他们敢说,纵观整个指挥系,能做到这件事的,也没有两个。

    现场自觉的响起掌声,声音甚至盖过了影片。

    再之后,影片高^潮不断。

    全篇都是两位指挥之间的猜测和推理。

    二人的对话不断随着镜头转换,顺应着战局向下。就是一部尔虞我诈的战争片。

    季方晓的步步为营,连胜的算无遗策。红队的自信满满,连胜不断的鼓舞打劲。

    最终还是因为连胜对季方晓的了解,以及季方晓对连胜的过多顾及,分出了高下。

    在连胜高举双臂的指令中,白队纵身扑出,玩命射击。影片落下了帷幕。

    枪声停下的一刻,众人回不过神来,一阵的怅然若失。

    印象最深刻,竟然是连胜的声音。

    从清亮,到最后的沙哑。一字一句,几乎吼出了他们血液里的好战因子。

    这就是一个——指挥的秀场啊!

    播映中途的时候,还是哄笑连连。此刻反而安静了下来。

    他们以为已经结束了,正要鼓掌,屏幕中黑色画面闪过之后,又出现了连胜的声影。

    这不是一个连贯的画面,而是零碎的片花。

    画面中,连胜气喘吁吁的跟在队伍最后面。她微弯着腰,脚步打晃,呼吸声沉重急促。背后沉重的狙击^枪,痛苦前行。

    她前面的战友越跑越远,而她还要捂着心口继续动员。

    趴在草地里埋伏的时候,头磕着地面,疲惫的无法动弹。通讯器却还是她一阵轻松的语调,教导众人如何演戏,骗取对方的信任。

    架枪的手一阵颤抖。低头猛呼口气,然后死死抓住枪身,对准目镜。

    小兵执行错了指令。她沉默片刻,传来一声几不可闻的轻叹,然后继续信心十足的语气说:“没事,听我指令——”

    这声叹息,就是所有片花的结尾。

    也是这声叹息,揪起了所有人的心神。

    是的。她并不是那么游刃有余,也并不是那么强大无敌。众人最初对她的偏见不是没有道理,她的确有着许多的不足。

    这一场战役,对于她来说,跟上众人的节奏已经很是艰难。可她硬生生的,用她的魅力,让人忽视了她的不足。

    但她不仅担起了指挥的重任,更是撑起了整个团队的灵魂。

    在他们自乱阵脚的时候,重新赋予了他们抗战的热情和胜利的信心。带领着他们一步一步走出绝境。独自在背后忍受着压力。

    他们是靠着连胜站起来的。

    她强大的意志,坚定不移的信念,她的这种担当和勇气,又有几个人能做到?

    为什么他们这么不可靠?最后还是免不了让她短叹?

    再回去反思一遍,他们对自己也很失望。

    连胜这样的功劳,最后居然是零分!

    郑磊扭过头,泪眼茫茫道:“连姐,谢谢你。真的。对不起。”

    连胜看着他感动的样子,没有说话。

    那个叹息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他们有点……蠢。

    众生情绪激动,尤其是白队。

    周围重新亮起灯光,一位教官从周围走了出来,站到众人前面。

    学生们迅速安静下来。

    教官问:“看完比赛之后,还有人认为,红队的失败,是因为指挥失误吗?”

    众人噤声。

    “从士兵的水平来看,确实,红队从始至终,都处于优势。他们更冷静,更有组织,更加富有战斗力。可是,当你们站在季方晓这个位置的时候,能不能够做的更好呢?我想大多数人是不行的。”教官舒了口气说,“从刚才的画面来看,我觉得季方晓已经非常优秀。他在完全不知对面情况的时候,做出了大胆的假设。他会在队友发生争吵的时候及时遏止。在队友提出建议的时候适当采纳。处于优势的时候,不骄不躁。落入全套的时候,不慌不乱。”

    众人点头。

    确实不错。从最后双方的精彩博弈来看,季方晓已经做到了一个指挥应有的风范。只怪敌人太狡猾。

    “一个人处于劣势的时候他敢放手去博。可是当你占尽优势的时候你敢吗?你肯定不敢。所以这是人之常情。”教官说,“我觉得季方晓会失败,最大的原因是,他的对手,是一个比他更为了解自己的人。”

    “我之前跟你们说,你们失败,不是没有理由的。这场演习,你们输的不冤。”

    教官的话一字一句,振聋发聩:“这世上就是有一些人,他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做的很优秀。他似乎永远比你们更接近成功。但这,也只是因为似乎而已。永远没有那么简单的成功。你们会觉得很轻松,是因为你们很幸运,因为有人已经承担了这些艰苦。”

    众人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心。

    无论是胜利的喜悦,或是失败的郁闷,现在都被冲刷的差不多了。

    教官侧过身问道:“连胜同志,请上来。你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连胜走上前,看着地下一个漆黑的脑袋,和注视着她的眼睛。一时间有些恍惚。

    连胜很羡慕他们。他们真的太幸福了。

    演习的时候,还可以喝上热汤,吃上热饭。有着先进的装备,丰富的学识,完善的分工。有着看似严厉实则关心他们的教官。有着时刻待命,医药储备丰富的医疗后勤。

    他们有无数可以重来的机会,他们还有可以后悔的选择。

    而她没有。

    用白骨垒成的战场,从站上的一刻起,就没有后悔的机会,也没有后退的余地。

    可是,这样也是挺好的。她以前描绘想象的美好未来,甚至不及这里的十分之一。

    如今的她,也不过是那么平凡的一个人。

    她能对他们说什么呢?

    连胜嘴唇微张,点头道:“努力吧。”

    没有痛苦做历练,就请一步一步,坚定的向前吧。

    教官想说再来一句,底下众人已经非常配合的开始鼓掌。

    “好——!”众生大为捧场,“说的非常好!!”

    教官:“……”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