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逆转

【书名: 第一战场指挥官! 第26章 逆转 作者:腿毛略粗

强烈推荐: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不死佣兵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连胜让他们找好位置, 重新强调了一下各个小组的行动时机和任务安排, 选好方向,一齐冲进去。

    前锋踏进攻击范围的时候, 一声枪响,直接拉开了战争的帷幕。

    付教官抬起枪说:“还是省点用啊,我怕子弹不够。”

    连胜第一次缴纳的子弹基本已经用完了, 第二次也就五六十枚, 他们六个人, 分配后依旧寒碜。

    “够了, 也就这么几个学生。”旁边的教官说, “不知道你学生身上带着多少。”

    因为那物资箱附近没有可以有效遮蔽的障碍物,众人只是看似往那边奔跑,听到枪击声响,迅速转向, 朝着旁边的大树跑去。

    往各处一靠,准备反击。

    “咦。”教官皱眉, “范围拉太大了。是不是他们早有准备?”

    感觉是故意上前,引他们开枪,就是奔着那边的隐藏点去的。不然反应也太快了。

    另外一名教官说:“再看看。”

    因为学生快速调整状态,教官们失去了趁乱刷人数的优势。粗略点了点,发现进来的人大约是七八个,不足为惧。半蹲在远处的草后, 开始慢慢移动位置, 寻找有利的角度。

    连胜挥臂, 指了指几个大致的方向,让二组小队上前。

    众人分散开,站到那些指定点的背后,寻找教官的身影,准备狙击他们。

    暗处,身上背着厚重草堆的鲁明远打了个响指:“上!”

    五人一人一个方向,混入群众中间开始伏击。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食物链的传递,顶端的人总是更容易猎捕到自己想要的猎物。

    众教官开始自由射击,略一移动,到达危险的位置,脚边就会出现子弹。他们歪过头,重新挪了回去。

    显然后面还有狙击手在掩护,瞄准了他们。来的人数还得翻个倍,估计他们的目标也不只是物资了。

    行动间受到掣肘,很不爽快。

    这是一场有计划有预谋的挑战才对。跟连胜说的可不一样。

    “这群人有备而来啊!是不是你们上次遇到的那一拨?”教官说,“你们上次陷害是季方晓的队伍?可不是好惹的茬,不会是报仇来了吧?”

    上次参与过的教官说:“上次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对面基本没有怎么反抗,后方又有人接应,干掉了不少人。没这么快东山再起吧?”

    教官咋舌:“老付,你的学生这是给我们丢了个烫手山芋啊。”

    付教官心中隐隐觉得自己被连胜坑了,但是偏头往外一看,发现在某些隐蔽的地方,的确有人在帮他们清扫障碍。

    不像是坑人。坑人还能做得这么全套?

    教官们虽然嘴上这么说,心中也有些疑虑,但并没有退缩。握住枪,眼神四散,寻找可以移动的点,和敌方现在隐藏的位置,准备逐个攻破。

    实在是什么,这群学生本身实力略渣,加上大晚上的看不清楚,命中率低的有点可怜。

    双方你来我往,打得热火朝天。

    连胜不敢说话,因为她的声音会被付教官辨认出来,现场总指挥暂时转交给赵卓荦。他压着嗓音报备教官所在的位置,引导学生集中射击。

    几分钟后,学生渐显颓势。

    因为包围圈太大,而他们总共也才二十几个人,还分成了内外两组,外组中还有一批人在时刻准备着撤退前去埋伏,因此各人位置分散的很开。

    除了包围圈里的人是肉眼可见的,其他都隐藏在暗处。看不见各自的身影,又不敢说话打扰赵卓荦指令,互相间只能能子弹来交流。

    这直接导致了,外组人员在不断减少的时候,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发现。

    当耳边沉闷的射击声许久没有响起,才意识到战友已经身亡了。

    什么时候的事哪里来的子弹怎么做到的?他们思考了片刻,终于得出了结论。

    “我靠!”一学生喊道,“对面不止六个人啊!”

    觉悟的真是太快了。死光前居然就被他们发现了。

    赵卓荦喊道:“几个人都不重要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同志们杀!注意安全!”

    众人不得不重新提起精神。原先很是自信,

    对手人数不明,位置不知,可能就混在他们其中。而他们不过是临时搭建的散队而已,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隔壁趴的是谁。

    如此混乱的局面,他们怀疑等不到教官撤离了。这还需要撤离吗?一网打尽了啊!

    这是一大错觉。原因是教官有三次被击中的机会,所以看着总人数似乎久久没有减少,而学生这边已经阵亡了近二分之一。加上还有暗处不知人数多少,似乎一直在变换位置,混在他们中间的几位“教官”,就更糟糕了。

    赵卓荦有意引导散兵们避开鲁明远几人,反而他们的存在让显得更加神秘莫测,难以防备。

    那弹路,多么风骚啊!

    连胜的任务是刷分,她数了数,自己就打中了好几次。这群散兵的射击率的确有点感人,但是他们子弹够多,攻击够密集,在指挥下,靠运气也可以拿个几分。

    对面只有六个人,十八分。接下去,应该差不多是退场的时刻了。战局要开始逆转了。

    场内,教官低头看了眼自己的信号灯,攻势减缓。

    “不大妙哦。”一教官唏嘘道,“我要被送回去见统计了。”

    另一教官摸了摸自己的信号灯说:“我也觉得不大妙。对面有几个射击水准明显不在一条线上的学生。轻敌了啊。”

    教官问:“老付,你那学生的射击听说不是很厉害的吗?现在人呢?到底在哪边?”

    付教官纠着五官,其实他也不知道,转移话题道:“对面人不多了。”

    的确不多了,里外加起来也就剩十几个了,他们还有六个人,不出意外应该可以拿下。

    “现在学生素质确实越来越高了哈,你看这样的对战,都稳定起来了。如果开始乱就好打了,但是还井然有序的。”教官摇头感慨道,“不知道是骄傲还是生气哈。”

    一教官点评说:“一个指挥的问题。一个有组织有实力的团队,必须要有指挥,才能称得上团队。可惜的是,他们光知道合作不知道服从。组的什么团?跟搞笑一样的。以为人多就是军队了吗?赶集人也多呢。”

    付教官凶猛回头,说道:“超市半价活动开场的时候,那人多的啊……哇——!”

    众教官回忆了一下,异口同声道:“哇——!”

    那杀伤力是比军队还厉害啊。

    几位教官忽然就聊开了。抱着枪咋舌。

    “这群学生还是太年轻气盛,谁都压不住。就觉得自己是老大,不知道服从命令。”

    “哎呀,有利益冲突的时候,每个人都要为自己谋利,确实很难合作的。大家都想着什么时候结束,你要是及时抽不出身,你就亏了。所以关系不牢靠,合作就是为了结束分赃,管你谁是指挥了。越到关键时刻越容易内部崩裂。”

    “正常嘛,你看古时候那些农民起义,不都是因为内部冲突失败的嘛。”

    教官抬起枪:“干干干!先解决了他们,回去好好训兵!”

    连胜动了动手指,长时间趴着腰背有点受不了。对面似乎开始调整节奏了。她往旁边挪了挪,朝天上空鸣一枪。

    附近赵卓荦会意,喊道:“三组行动!”

    在场的学生有些迟疑,没有回应。

    现在走?现在走的话,现场就剩五六个人了,基本和教官人数持平,那还刷什么?他们难道还能一对一的击败教官,逼教官撤离?开玩笑呢?

    现在分散战力,等待他们的可能会是真正的全军覆没。一切白瞎。

    这群人不予配合,赵卓荦也不等他们。

    不愿意走就算了,他没有时间去说服别人相信他。跟连胜比了个手势,率先行动,带着孟江武悄悄离开此处。

    连胜提枪移到了左边,准备进行最后一次诱攻。

    赵卓荦走出来,中途停了一下,抬手指向右侧的位置,然后才离开。

    程泽等人看见他的动作,思考片刻,多少明白现在的局势。他们的目的是控制双方人数,而现在明显是教官占据优势。那么他们的目标,也应该转成教官。

    当机立断,几人提枪转换位置,移向右方。

    程泽拍了个人:“郑磊,去告诉连胜我们准备好了。”

    “啊?”郑磊说,“准备啥?”

    程泽:“……过去就对了。”

    剩下的几位团员在心中盘算了一下。

    如果这边失败了,那他们留在这里,也是于事无补。等待他们的只有阵亡。现在走还能逃过一劫。

    如果这边成功了,一切照连胜的推测走,那跟过去埋伏,可以拿到额外的食物,或许还能刷到宝贵的积分。

    怎么想,都是过去比较值。于是他们慢了一步,也过去了。

    战局忽然开始冷却下来,付教官听见偏侧有些动静。虽然不是什么危险的站位,但也有些敏感。指着那边问道:“那里有人在吗?”

    “有!”连胜拖长音道,“在换子弹!”

    付教官哼了一声,决定再等等。

    连胜重新架好枪,等待时机。右侧程泽几人做好备战,准备开始反击。

    不过短短几分钟,他们的团队又阵亡了两个,士气已经开始动摇了。有些人蠢蠢欲动,想要撤离。

    众教官能够感受到他们的情绪。

    付教官说:“再接再厉,就快结束!”

    郑磊到了连胜身边,跟她汇报准备妥当。

    连胜扭头,立马开始射击。

    几位教官的位置从刚才起她就摸得一清二楚,而对方对自己现在还放松着警惕。

    这里角度有些偏,不容易直接命中。但只有把握得当,流弹二次伤害的可能也是很大的。或者把教官逼出遮蔽点,也算成功。

    这几发攻击紧密而刁钻,忽然就在他耳边咻咻飞过。

    那教官一惊,下意识的往旁边一挪。他刚出来一点,右边程泽的子弹开始不客气招呼。

    那教官的信号灯原本就转红了,运气不好,直接熄灭。

    连胜小跑着转向第二个点,狙击另外一个教官。这次对方直接死在了她的枪下。

    对面攻击忽然变得犀利而强势,又重新打起了配合,和之前截然不同。

    几位教官察觉异常,还没做出应对,同伴已经阵亡了两个。

    对面还有这么多人?

    “情况不对!他们反了!”教官脸色一变,说道:“撤!”

    幸存四人伺机撤离。一个主动留在后方掩护撤退。

    围在四周的学生一看,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看他们移动了,且节奏有些混乱,知道机会来了。

    跟跟跟!跟一发!

    那位掩护的教官反身随手开了两枪。现在两边都乱,连胜这边的人因为激动也不顾隐藏。教官倒下的时候,顺走两个人头。

    另外三名教官趁机逃了出去。

    三人迈腿狂奔一路向下。

    “我去!”教官大呼一声,“被你的学生坑了!”

    将整件事情连起来一想,终于回过味来。不明白也该明白了。连胜在两头骗,渔翁得利。

    “什么合作,原本就想着坑我们呢!”教官说,“我们还想最后再坑她,她从一开始就在坑我们!哎哟!”

    付教官心中大为后悔。居然让连胜先行反水,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直接一枪狙击了她。

    “早想着靠抢了吧?让我们先互相清一波对手,剩下几个人好分物资?”另一教官咋舌说,“你这学生怎么那么黑呢?”

    “年纪轻轻怎么就那么黑呢!不愧是指挥系的人啊!”教官复议道,“我一直以为我带单兵系是倒了血霉,怎么你们指挥系更不好搞啊!”

    二人轮番吐槽一遍,付教官默默闭嘴不说话。

    他们唏嘘感慨过后,又开始反思自己的错误。

    教官叫道:“难怪诶我说!对面来的那么有准备,进退有度还有掩护,关键中了埋伏还不乱,先批拿了那么多分就很不对劲了。白陪他们玩了!”

    另一教官说:“我知道他们有准备的啊,怎么可能不知道,就觉得他们有准备也没个屁用!”

    付教官咬牙说:“下次再杀回去,还是太小看他们了。”

    “你挑得出她啊?”教官说完想了想,连胜还是很显眼的,点头说:“确实挑得出。”

    他们现在信号灯都转红了,有点危险。需要有人掩护。付教官说:“找李达匀一匀,人在哪儿知道吗?”

    他尾音未落,一道子弹直直射在他的胸口。

    变故骤生,三人一起停了下来。

    付教官已经阵亡,他后知后觉的摔倒在地上。另外两人迅速闪到旁边的树后,开始观察四周。

    他们没想到这附近竟然有人在埋伏,光顾着跑路,一时没有注意。

    随后,数发子弹从正面,一起对着他们攻来。等他们意识到,已经躲闪不及。直接阵亡。

    他们这还是……被包围了?!

    六名学生分别从前后走出来,朝着他们嘿嘿轻笑,站到他们面前。

    还真是被包围了。大晚上的视线就是不清楚。

    几位教官暗叹,聊得太开心,松懈了。

    付教官想不明白啊。

    这是什么时候派出来埋伏的?刚刚的主导权不是一直掌握在他们手里吗,怎么就确定他们会走这边了?还有连胜队伍哪里还有这么多人的,不是死了一大波了吗?为什么这些人会听连胜的指令?

    我去他想不明白啊!

    孟江武在三人中间辨认了一下,然后蹲到付教官的面前。

    “那什么,连胜让我带给你一句话……”孟江武说到半茬忽然顿了,扭头对赵卓荦请求道:“他不是你的教官,还是你来说吧。”

    赵卓荦于是说:“连胜说,没能亲自拿下你的人头分真是太可惜了。但是请放心,她没有缺席。”

    付教官恨恨瞪眼。

    呸!

    “不在这里,在更前面一点。你们撤的有点快。”赵卓荦尽责的往前一指,“下山的时候可以看看,我们在前面替她写了一行字。”

    孟江武:“付教官败于此树之下!”

    付教官:“……”

    她以为她是孙膑啊!有病啊!

    孟江武说:“位置有点不大对,给她挪过来吗?”

    赵卓荦没那个兴致,因为他觉得挺无聊的。旁边几位同志却很感兴趣,主动请缨道:“我来我来!一个都不能少啊!”

    于是他们去翻了教官的胸牌,把名字都记下,然后拿着石块,一个个写在他们旁边。

    到底还是脑子没抽,没把自己的名字留下。

    赵卓荦给孟江武使了个眼色,两人先行离开。

    那几人写完,拍拍手道:“回去领面包了。”

    面包可能已经没有了。

    教官退走后,众人已经可以预想到之后的走向。

    怎么发展到这一步,那两位教官又是怎么死的,他们不知道。但这不重要,反正他们参与了这激动人心的一刻。还来不及兴奋,连胜提枪走出来,径直来到物资箱的前面。

    众人跟着出来,围在一起。

    一男生问:“不等他们回来吗?还有几个人吧?”

    “死了的怎么分啊?依次轮给队友吗?我看数量可能有点不够。”

    连胜弯下腰,在众人的目光中伸手去拿。

    众人讨论的声音顿时安静了一秒。然后一男生说:“不是说先锋和埋伏的人先分配吗?你就是外围狙击的吧。喂,不是你自己定的规则吗?”

    连胜恍若未闻,直接拿了八个面包,还有两瓶水。面包夹在腋下,水拎在手里,满满当当的准备离开。

    “喂!”那人越发激动,拦住她喊道:“你们只有三个人还拿那么多,过分了啊!”

    旁边的男生也黑脸说:“别仗着自己是女生,以为我们不打女人啊。”

    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放下,重新分配!”

    连胜淡定说:“我们有八个人。”

    男生气急败坏说:“开玩笑你们哪里来的八个人?!透明的吗?”

    连胜打了个响指,鲁明远程泽等人从暗处走了出来。手上还提着枪,枪口正对着他们。

    几人顿时噤声。脾气暴躁点的男生忍受不了,也直接提枪对准连胜。

    场面一时剑拔弩张。

    连胜不慌不忙说:“要我跟你们算算分配?可以。”

    连胜换了个姿势,随意的站着,一字一句说道:“知道刚刚那一波反转,是谁打出来的吗?如果不是我们,现在躺在地上的已经不知道是谁了。某人现在也不能拿枪指着我,跟我谈分配。”

    “你再问问,谁是本场指挥?谁先发现的这里?谁在本场刷分率最高?我们打出了多少掩护?就你们那枪法,自己说出来有信心吗?我们还有两位队员去埋伏教官了,凭我们做出的贡献,一人只拿一个面包,过分吗?”

    连胜的话像一桶冷水,男生气焰渐渐被浇了下去。

    她的语气当中虽然不带一丝愤怒,声线一路平坦,但是隐隐能察觉出一种讽刺。

    “什么水平就拿什么奖励,你敢说出你自己做了什么吗?”连胜嘲讽道,“我看你本场最值得一提的举动是,结束后拿枪对着你们的指挥,兼本战役最大的功臣,要她放下属于自己的一个面包。骄傲吗?为自己的英雄气概。”

    哦,的确是有讽刺,还非常明显了。

    郑磊远远喊道:“你害不害臊啊?”

    那男生脸色微红。

    他觉得自己明明应该是对的,怎么反而就变得骑虎难下了呢?

    他不自觉就跟着连胜的节奏走,绕了一圈掉回头才明白过来,又挺起胸膛道:“原先说好了分配的方法,不管你是什么功劳,好歹也要等所有人都到齐了再分配吧?你自己先拿走了,叫其他人怎么看?谁还遵守规则啊?讲不讲道义了啊?”

    他们讲不讲道义,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我制定的规则,目的是为了物资。别跟我谈道义。我刚才完全可以趁你们不注意,让我的队友全部淘汰了你们,然后霸占所有的物资,也免了所有的麻烦,这就是我给你们最后的道义。”连胜厉声道,“本来就只是一次临时合作的不牢靠关系,你们还指望持续多久?难道刚才自己没想过临阵脱逃吗?”

    男生又吃瘪。

    连胜:“我当然是拿完属于我自己的奖励就走了,还陪你们一起玩下去?有意见?”

    那男生迟疑片刻,慢慢放下自己的枪。旁边几人也没有异议,去数剩下的物资。

    连胜转身就走,不理他们。

    那男生抬头看向程泽,忽然明白过来,又一次抬枪质问道:“站住!刚刚教官只有六个,那后面在狙击我们的人是谁?”

    连胜停下脚步,挑眉,回过头说:“我不知道你在说谁。我只是留着队员在这里维护秩序而已,毕竟我只是一个羸弱的女生。”

    连胜重音强调了一下“羸弱”两字,然后说:“而且,他们可没有偷懒。一直在攻击教官。”

    程泽对着那男生跟前,直接开去一枪。

    男生顿时大惊,朝后一跳,撞到旁边人的身上,险些一起摔跤。

    程泽往地上呸了一口,凶狠道:“找茬是吧?别给你们客气当福气。什么意思啊?想给我单兵系泼脏水是不是?”

    连胜快步撤走,路过教官旁边。地上的“尸体”忽然抬起手,对她比了个拇指。

    连胜低头,谦虚欠身回礼。然后火速离开此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第一战场指挥官!相邻的书:末日逃杀穿成男主前女友[穿书]重生八零管家媳网游之焦土dota荣耀轮回在起点符界之主大妖经快穿之桃花朵朵开都市妙手仙医重生之踏破虚空医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