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不要买,凑字数的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281章 不要买,凑字数的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带着空间闯六零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农家乐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汉侯非常规好莱坞生活     此为防盗章 v章购买比例:30% 防盗时间72小时, 显示随机  姐弟三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长姐说这些是什么意思,他们本来就是如此啊?但还是都点了点头。

    林珍继续往下说, “今天招来了钱牙侩和他介绍来的牙婆主要是为了我们四人的产业和家里的下人。”林珍拿了三张纸分别给了姐弟三人后接着往下说,“你们手中拿的纸上写的都是今天给你们各自置办的产业。廉哥的是一座五进宅子二千三百两银子、五顷下等田庄两个五千两银子、一顷下等田庄两个一千两、面宽五间带院子的铺子两个也是两千两, 这些一共花去九千三百两, 还剩下四千七百两现银。珠姐儿和琦姐儿都有五千两银子置办嫁妆, 之前买宅子每人花去一千七百两银子,现今又添上一顷的中等田庄每人一个每个庄子八百两、一顷下等的田庄一个各五百两、每人两个三间的铺子各一千两, 这样算下来就是你们姐妹各自还剩现银一千两。都还有别的疑问吗?”

    林珍见姐弟三人都带着点兴奋和欣喜的摇摇头, 也微笑了一下,“长姐的意思是廉哥年小、珠儿和琦儿未嫁、长姐又以出嫁,都不适合经营你们手上的这些铺子, 所以要先租出去怎么样?”

    林珍示意三个发表意见,可是三人中只有邢珠刚管家两个月,都是不懂经营,也没有个主意。“那就这样, 廉哥的铺子大, 钱牙侩与我说每年每个能得租金二百百两。珠儿和琦儿的每人每个铺子能得一百二十两。虽咱们买的都是下等田和中等田,你们也不用担心, 请积年的老农种上养地的作物养上两三年就是上等田了。而且虽现在正值秋收, 要等上人家收了庄家才能把田庄倒给咱们,可是离来年还有四月能播种还有六个时间, 我们可以样些出栏快的禽畜来卖, 这京城富户多, 不愁卖不掉。冬季更是可以盖暖房种些鲜蔬来卖,是不是?你们就拿今年铺子收的租子投了进去,赔了也不会伤筋动骨,怎么样?”

    三个听着林珍的叙述都对未来充满希望,有了产业就有了进项,就不会坐吃山空了。

    “长姐,长姐……”听着他们七嘴八舌的诉说的自己的畅想,林珍会心一笑,“好了,你们一会得搬去珠姐儿陪嫁宅子上住,东西都收拾妥当了吗?”

    三人一口同声答道:“收拾妥当了。”几人互看了一眼又呵呵笑了起来。

    “这院子眼看就到期了,这次搬家就不会再回来了,你们一定要仔细收好自己的东西。”

    刚说到这,王善保家的在外面扬声:“太太,邢大力和王善保回来了。”

    “叫进来吧。”

    二人进来后,还是先向四位主子见礼,然后汇报了去官府置办文书的过程,邢大力拿的地契、王善保拿的卖身契都递给了王善保家的就退后一边站好。

    林珍接过手中的各种契书,先把卖身契又给王善保家的。“这些卖身契都放在我这,待到珠儿、琦儿出嫁前,长姐会把你们的陪房卖身契给你们自己保管。廉哥考上秀才有了功名,长姐也把这家里的下人的卖身契还给你。再一个就是,新买的庄子都记在长姐名下,这样可以省去税银,带你们出嫁前再过给你们名下,廉哥也是,考上功名在过到你名下。但这地契还是你们各自收好。”把他们各自的地契发给各自,林珍心里又轻松不少。

    带着王善保家的去把贾赦和贾琏叫醒,得赶在晚膳前回去,林珍可不想给二房落下话柄。

    进了荣庆堂,先给贾母请安见礼,刚一战定,贾琏就要把那三朵绿云给老太太。

    “这琏儿还是和母亲亲热,不愧养在母亲身边,这一路上媳妇儿想帮忙拿一下都不给,”这酸溜溜的语气逗的贾母一乐。

    贾母笑呵呵接过已经是掉瓣的菊花,仔细一端详,“这怕不是绿云吧。”

    “母亲真真是侯门千金国公夫人,这见识也是咱们不能比的,要不是媳妇儿看见过这花原来的模样,还真是认不出来。这三朵正是绿云”林珍眼也不眨的瞎掰奉承话。

    “打哪来的,不会是陈大夫家的花园子里摘的吧。”贾母眼睛都不用转就知道这花的来处。

    “母亲猜的不错,正是姨母家花园子里的,是大表嫂周氏新摆上的,今天他们家小子招待这琏儿和表姐家的侄儿立行在花园中游戏。摆饭的时候就见着这三个小子人手一把。”说到这林珍呵呵一笑,“媳妇儿看大表嫂的眼刀子直往她儿子身上甩”。

    “你这促狭鬼儿,还编排上你表嫂了。这几朵绿云虽非极品,但也属上品,被琏儿这么一摘也得三五千两没了吧。”贾母不动声色的看在林珍。

    不过林珍也不以为意,“可不是呢,不过听说是表嫂从娘家要来的,没花钱。”

    “还是寻两盆还上就是,别碍着人家说嘴,”贾母并不在意两盆花,她怕折了荣国府的面子。

    “母亲无须费心,媳妇儿的庄子上也有个暖棚就种着这些个花花草草,其中就有两盆绿云,改天就给表嫂送去。断不会落了咱们荣国府的面子。”

    贾母见此事也有着落就放在一边,虽名贵一些但也不过是两盆花罢了,“你姨夫、姨母身体可好?这廉哥的夫子可是有着落了?”贾母也见过廉哥儿,见其长的好也关心上几分。

    “姨夫说廉哥儿资质不错,寻夫子的事包在他身上。不过一时没有合适的,得细细寻访一番。”

    “这是正理,这夫子的学问要好,人品也要仔细打探。”其实贾母很是有些见识。

    众人陪着贾母用了晚膳,各自回房,又是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林珍早起服侍贾赦起身后,就去了贾母处请安。贾母用过早膳不大一会儿,东府贾敬的夫人付大嫂子带着贾珍就过来了。现如今贾敬去了道观修道,家里只剩下付氏和还未娶亲的贾珍理事。

    互相见过礼分宾主落座后,付氏说明来意,“马上九月初九重阳将至,侄媳妇儿,想这九月初五这天发放给族中老人的节礼。这是贾家族人的福利,凡是过了六十岁的贾姓族人或贾家媳妇在九月九重阳节这天宗族都会发一份节礼。也不是多贵重,大概就是五两银子和五两银子的米面肉蛋。说多不多,但说少也不少了。这个年月一户中产之家一年也就花个二十两银子就够了。

    以往每年都是付氏带着张氏在宁国府宗祠前发放这些,后来张氏去了,就是付氏带着王氏了。可今年,荣国府这边贾赦娶续,有了圣旨新封的一品诰命大太太,就应该这邢氏去了。付氏也不能越过贾母直接邀了邢氏去办这件事,所以这才估么这时间来了西府,算准了邢夫人和王夫人这会都在贾母这儿。

    林珍无所谓,她不是古人也不在意这些虚名。而且她知道,贾母这次必定会让她去。

    王夫人看这林珍的眼神闪过一阵愤怒又马上隐去,只又面容慈和的笑了笑,手中念珠捏了又捏。

    不出林珍所料,贾母吩咐林珍九月初五随她敬大嫂子去东府发节礼。定下人选,付氏还有一样就是关于贾珍的婚事请教贾母。

    “珍儿都十五了,他洗三那会儿的情景还在眼跟前呢。珍儿都这么大了,我也老喽。”贾母听说贾珍要娶妻也是一阵感慨,觉得岁月催人老。

    “这珍儿可和大嫂重了名,哪天来着,弟妹听见大伯也这么叫过大嫂吧。”王夫人虽然现在也是面容慈和手拿念珠,可还不是二十年后心机深沉,手段狠辣的王夫人,这忍功就差了一大截。

    待王夫人说完,场面就一时陷入尴尬。这可不是西方给孩子起名可以沿用成就伟大或者长辈的名字。就是到了现代,大多是中国人还是讲究避讳的。小辈叫了长辈的名讳一般都是不可以的,卑者不可犯尊者讳。叫王夫人这样一说,贾珍还不得改个名!

    这会连贾珍都手足无措了,他虽是族长,但他辈分小,年纪小,这回来不过是个听声的,一切都是他娘做主,可他也不想改名啊!

    其实,这件事大家早都知道,只是这女子的名讳只有丈夫和亲近的人能叫,所以就装糊涂那么过去了。可让王夫人这么大巴巴说出来,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贾母此事的眸光幽暗,那次的事她绝不允许发生第二次。这个王氏真真是个心狠手辣的,弄死了张氏也就算了,还把她的大孙子贾瑚给弄死了。可惜的她的大孙子了,她虽不喜先头的大儿媳,但是孙子还是很喜欢的,那说到底也是荣国府的长房嫡长孙啊。张氏这个没用的,就能仗着太婆婆和娘家的势在自己婆婆面前耍横,给自己婆婆没脸。连儿子都护不住,被老二家的弄死也活该。

    王氏回到二房就发了一顿脾气。把屋中能摔的都摔了,茶杯茶壶,花瓶摆件。给她身边的大小丫头吓的都跪在那里瑟瑟发抖不敢抬头看她。等王氏发泄够了,吩咐小丫头来打扫,并把周瑞家的叫了过来。她是不会放过邢氏的,这次的事她没完,竟敢害她和她的珠哥儿和元春。邢氏!她要邢氏生不如死!

    周瑞家的等这小丫头打扫完了满地的狼藉,才开口“太太,您这是?”

    “哼!好哇,邢氏!此仇不报誓不为人!周瑞家的,你把上次从我妹妹那弄到的东西,悄悄的都给她送去。”

    “这,太太,咱们的人手不足,上次因为虱子的事咱们的人大部分都换了,得慢慢来。”周瑞家的小心翼翼的瞄着王氏的脸色。真不是她不办事,她也没办法不是,真没人。

    “哼,不就是需要时间吗?我等得起!我要邢氏生不如死。”周瑞家的都被王氏脸上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连忙退后一步低下头去,“奴婢一定办好此事。”

    王氏深呼吸一口:“下去吧。”就在周瑞家的刚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王夫人又叫住了她:“老爷呢?这么晚了,还没会来?还是在外书房?”

    周瑞家的深呼吸一口气,想着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便道:“老爷在红柳那里。”

    “贱人!”王氏怒吼一声砸了刚摆上来的一个茶杯。

    周瑞家吓得脖子和肩膀一缩头一低做个鹌鹑状,但也不敢有其余的动作,只等着王氏再发话。

    可能是今天又被林珍气着了,又回来发了脾气砸了一阵东西累了。只是对着周瑞家的挥了挥手手,自己走到内间的软榻上躺下。

    林珍虽被贾母下了面子,可对她来说不痛不痒,不让她去请安更得她的意。正好可以睡懒觉,至于和贾琏培养感情的时间嘛,现在又不冷,可以叫贾琏来给她这个嫡母请安啊,正好小孩子可以多动一动嘛。也可以在贾琏来请安的时候叫贾赦留下来陪着,正好培养父子感情。原著中不是描写贾琏事事以二房为先,被二房拢过去了吗?林珍怎么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不过,今天她受了气,可不能就这么算了,得让贾赦帮她出了,不能上贾母那里去闹,可是贾赦可以找他二弟聊聊啊。哼,她再不使些手段就被王氏那个毒妇当软柿子捏了。你不使手段人家也没当你是软柿子,人家当你是硬茬子,准备放大招呢。当然这些林珍是不知道的。

    回了大房,林珍跟贾赦说了今天的事。在贾赦看来,林珍的想法是一想天开,人家王氏可瞄的不是他贾赦这个人,人家瞄的是他身上的爵位。

    这个傻女人,也就她觉得他是个好夫君吧。以后还是对他的珍儿再好点,省得她老是对这些个无关紧要的人吃醋,一定是他没给她足够的安全感,要不生个孩子也不错啊。

    人家林珍根本没这么想,人家看过原著,这是你脑补的好不好?

    “夫君,你明天要出去吗?”林珍想起先前让贾琏来大房这边请安的事。

    “怎么?想让为夫在家陪你,嗯?”贾赦已经把之前林珍说的事忘了。

    林珍真想翻个白眼,然后拎着贾赦的耳朵吼一吼,不要随时随地乱发情!

    “夫君,既然母亲说这几天不让珍儿去请安,珍儿就不过去打扰了,但是琏儿的课业可不能落下,虽每天只认五个字,可积少成多嘛。所以,这几天就让琏儿到咱们这边来,玩一会儿怎么样?

    这琏儿来看望父亲母亲想来老太太也不会说什么的。”顺便给贾母上个眼药,不让贾赦过上父子团圆的日子,可都是贾母的功劳,当然二房的两个也养在老太太那边,所以大房也不能说要把琏儿要回来。他就不信贾赦不想见儿子。

    听说儿子要来,贾赦也很高兴:“那老爷我可得留下来陪陪珍儿。”

    这会林珍是真没忍住翻了个白眼,“夫君,你想儿子了就说想儿子呗,怎么还拿珍儿做筏子。”真是够了,能不能不这么别扭?要是想儿子就去看,老太太还能拦着不成?

    这贾家真有意思,孩子非得样在祖母身边,但这也不是不让亲爹娘看的。你说你没事的时候去看看啊。即使养在自己身边也不是时时刻刻都在一起的。就拿这王夫人说,她怨恨贾母史氏把她的儿子和女儿抢走,但是她有闲的时候宁愿在院子里躺着也不去荣庆堂后院看看。真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这贾珠和贾元春,每天见到自己亲妈的时间也就是都去给贾母请早安的时候罢了,还不如她这个继母每天都陪贾琏玩一会儿呢。

    贾赦早早起来,他还记得今天贾琏要来大房,非要拉着林珍给他选衣服,又去了前院书房旁边的库房,翻箱倒柜的找能哄小孩子的小玩意儿。

    带贾琏来了后,贾赦正襟危坐一脸严肃目光威严,不像个想儿子的父亲,反倒像个升堂的老爷。

    贾琏最近很是和父亲见了几面,又见过贾赦醉酒的样子,也就不像之前那么怕见贾赦了。

    可板着脸的贾赦还是挺唬人的,贾琏下意思的也把脸绷起来请安。这下,可把林珍逗笑了,两张五分相似的脸,面对面都绷着,看起了怎么那么有喜感?

    林珍上前抱起贾琏,把贾琏塞在贾赦的怀里,“既想儿子了,儿子来了就好好相处,老爷不是准备了好多小玩意儿吗?可是要陪着琏儿玩一会,教教琏儿如何玩?”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