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章 朝鲜女官35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248章 朝鲜女官35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破道[修真]山村名医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丹宫之主带着空间闯六零坐等飞升     连生到底是连生, 她确实得到郑尚宫的真传, 那一手豆腐味增火锅做的确实很有郑尚宫的味道。

    她到底是留下了大王, 并且成功的怀了身孕。只是她的身份对大妃娘娘实在够不上什么威胁,而又隐隐投靠于她,便懒得理她肚子里的那块肉。

    后宫中可以有孩子, 只是这孩子出在谁的肚子里,得是大妃娘娘说的算。

    林珍猜测,现在连生怀有的这个孩子,应该就是正史中原来的那位孝静翁主了。

    既然连生这胎, 大妃同意生下来,她便不用再理会了,她做了这些也算是对得起她们这十几年的情谊了。

    虽然她留了后手, 写信用的墨是空间中第三任主人, 那位历史上没有的大周朝中的, 皇帝的宠妃留下的墨。这种墨的特点就是用特定比例的碱水研磨,可以控制墨迹显现的时间。

    她更好控制碱水的比例,把这个墨迹控制在一个时辰内有效,一个时辰后,用这种墨写的字便会挥发,一点痕迹都留不下。

    这就是她留的后手,就算当时长今不提醒连生, 一个时辰过后, 那份她写的信也不会留下把柄。

    林珍看着连生在大妃有意无意的照拂下和长今的暗中帮助下成功的诞下了一位女孩。

    她的位份也成功的升为正四品淑媛, 自此后宫中再也没有小看这位宫女出身的李淑媛的宫女内侍。

    而御膳厨房并没有因为出了淑媛娘娘而有什么起伏, 一切都在林珍的管控之下。

    油水可以捞,但不能往死里捞,也不能捞过界。现在的御膳厨房,从里到外都很是和谐,最主要的是,御膳厨房的开支减少了两成,这对大王来说是个喜事。

    两成对于整个朝鲜的赋税来说其实不算什么,可是大王在这里看见的是一个人的管理能力。

    这位最高尚宫不但把御膳厨房的开支节约出来,还能使各个方面的利益保持平衡,没有任何人提出反对意见。

    中宗大王很是好奇他的这位最高尚宫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不是不知道宫内采购的食材以及物品被各个世家以及后宫女官的家族瓜分了利益。

    可他没有任何办法,不管换上任何人,只要想要查账,打破这个利益平衡点,就会在朝堂上掀起风浪。

    但是他的这位平日里不苟言笑的最高尚宫尹尚宫,却能轻而易举的做到,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呢?

    他那带着探究的目光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林珍早就察觉了。她其实懒得理会,所以只是不着痕迹的避开。

    现在很多能让阿昌做的事,已经都由阿昌来做了,在大王用膳的时候,她也是带着阿昌,能不用她回话的地方,她都让阿昌代劳了,她并不想引起这位棒子国国主的注意,这样会影响她以后假死逃亡的成功几率的。

    她没灵根,武功又不高深,而且外面又没有人接应,所以即使她有空间这个作弊器,还是有逃脱失败的可能的。她可不想连累尹家父母以及她那个跟她关系不错的弟弟的。

    尤其是尹令则已经通过生员考试,现在在成均馆就学,准备来年看脚进士考试。

    若是这次通过的话,她这个弟弟就可以入仕了。

    这样,他若正常发挥,也应该能在十六岁的时候成为以为低品文官,这可比十六岁通过“司马试”的闵政浩还厉害了吧。

    不过她这个弟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崔家出事那年见过一次闵政浩后,就对此人推崇不已,总是跟在他屁股后头乱转。

    而闵政浩好像也对尹令则很是另眼相看,看他的样子,是想让令则也去内禁卫历练一番呢。

    只是林珍却不想让尹令则去武官那里历练,尹令则不是闵政浩,闵政浩可以任性,一言不合连领相的面子都不给,他可以撂挑子不干,直接走人。

    那是因为他有个好家世,可是她家令则可什么都没有,她准备有时间给令则说说这件事,看看令则自己的选择,若是他执意还要去内禁卫府的话,她也不拦着就是了。

    林珍因为弟弟尹令则的关系,对原剧情男主闵政浩,或多或少也关注了一些。

    她发现,没有了剧情中跟女主徐长今的各种偶遇,各种共患难后,他虽然还是一个任性的人,但还是听从家中的安排,娶了一位家世相当的世家贵女,生了儿子传宗接代了。

    他现在已经官至同副承旨,很是年轻有为呢。一心恋慕她的崔金英在家族遭逢巨变之后,又听到了心上人娶妻生子,整个人看起来冷得像是冰块一样。

    与剧情女主长今还是为她的最高尚宫之路努力着,只是她可能要失望了,这个御膳厨房最高尚宫之位的御膳竞赛应该也只能办那么一次,她的下一任大王一定会示意提调尚宫让被她亲自教导的阿昌接任。

    大王希望后宫一片平静,他一点都不想后院起火,而这个后宫的平静不紧紧指的是妃嫔,还有女官。

    所以一个懂得平横利益的最高尚宫不可或缺,而阿昌无疑是林珍最好的接班人。

    所以没有了男主的暗中支持,没有了在各种磨砺中成长的长今,是不会成为那个合适的人选的。

    只是这件事崔尚宫能看得清楚,韩尚宫也未必不会没有察觉,可长今却还很天真。

    时光匆匆流淌,八年的时光一晃而过。宫里最近为着世子的生辰宴非常忙碌。

    可能是因为喜事的原因,宫中的宫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的神情。只要等到世子的生辰宴后,他们这些人一定会得到上殿们的赏赐的。

    只是林珍看着这样的场景皱了皱眉头,大妃娘娘下令,非要把今年世子的生辰大办,那么这件事是她做的?还是她只是得到了消息,想要推波助澜?

    现在的大妃娘娘可是连生了三个女儿,根本就没有儿子呢!所以林珍猜测这件事应该不是这位文定大妃做下的。

    她充其量不过是提前得到了消息,推波助澜而已。而且虽然后世说敬嫔跟她的儿子成为这此事件的牺牲品,可实际上,中宗再怎么说也是一个国家的国王,怎么可能真的那么懦弱无能?

    从后世可以看出,中宗在位期间朝鲜是最为繁荣的时期之一。而且他成功的那些所谓的“反正大臣”推翻他哥哥燕山君的统治,登上王位,谁能说他软弱到连妻儿都保护不了?

    他难道真的能因为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去废掉自己的嫔妃?还是那句话他是一个国王!没有切实证据,就算两班大臣也不会真那么傻的非得得罪他们的国王。

    就像中国古代很多犯了错的妃子一样,有些错误不能明面上说,都是用一句御前失宜来掩盖的。

    所谓相较与那些历史学家抨击中宗如何软弱,如何被士林派跟勋贵派两党左右,林珍觉得还是那位敬嫔真的做了什么才会被废,从而联络自己的儿子的。当然,也或许是她儿子连累的她也不一定。

    不过林珍懒得探究这些事,反正这件事只要不殃及她,殃及御膳厨房,她都不会出手。

    林珍坐好全部防范意识的灼鼠之变是真的来了。原本充满喜悦气息的宫廷,顿时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的‘落汤鸡’。一下子惊住,却又不知所措起来。

    不知道正史中,这件事是怎么才能够真正实行的,可在这个平行世界,没有了吴兼护等人在朝堂上兴风作浪,没有了崔尚宫在后宫中把持女官,这一切还是发生了。就那么在己方人马的交织下发生了。

    而这场多方筹谋的“盛宴” 落下帷幕的时候已经是寒冬腊月了。原本煊赫后宫,敢跟大妃娘娘对着干的敬嫔与她跟大王的第一个儿子福城君李嵋也被送出了宫廷。

    朝堂上,大批原来拥护敬嫔朴氏所出的庶长子的官员出了事,被夺去官职,抄家的抄家,流放的流放,砍头的砍头。

    宫廷内的宫女内侍们换了大批的新鲜血液,只有御膳厨房,没有人参与后宫的事,只有这里,没有任何人出事。

    她们早就被林珍教导过,在宫廷里,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而她们的主子去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座宫廷的主人,朝鲜的历任大王殿下。

    “真是奇怪,为什么已经定下的世子的名分,怎么还会有那么多人还想要犯上呢?”长今有些糊涂,就像是那个时候的她娘的死,明明是做了对的事,却要被诬陷而秘密处死。

    “因为那是为了荣华富贵,跟金钱权利,”林珍在她身后悄无声息的出现,长今吓了一跳,她突然听见身后的声音吓得一下子蹦了起来。

    可看见出现在身后的竟然是最高尚宫尹尚宫,她连忙行了一礼,“娘娘。”

    她不知道尹尚宫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背后的,可她听见了自己不小心发出声音的喃喃自语看来却是真的了。

    “你不必害怕,这没什么大不了,”林珍看着长今眼中有些心虚、有些惊恐的眼神,便开解她道。

    “这就是宫廷,这就是权利,若你还有你的目标,你就要习惯,”林珍只是看了一眼仰起头看向自己的长今,便转身离去了。

    长今看着这样的走远的最高尚宫,心中突然很是彷徨,最高尚宫的眼神好像看着她,又好像没有看着她,她有些不知所措。

    ……

    林珍已经厌烦这了做在棒子人眼里无比华丽的宫廷,她讨厌这里有些低矮的宫殿,讨厌这里只能穿着千篇一律的高腰韩服。

    林珍一路走回她的处所,她忽然觉得自己当初选择阿昌做自己的接班人没有错,长今是一个不知道如何妥协的人。

    她的眸中闪烁着天真、正义跟执着,这样的人也许适合做一个冲锋陷阵的先锋,却不是一个合格的将帅之才。

    她或许有高尚的人格,对自己要求严格,可同样的,这样的人眼中也揉不得沙子。

    她对身边的人也要求的同样苛刻,所以这样的人真的没什么朋友。也只有阿昌的万事不走心,跟连生的柔弱与依赖,才能与长今成为好友吧。

    若是长今顺着剧情,一步一步走来,在充满荆棘的人生道路上踏行,她也一定能成为后来在《朝鲜王朝实录》里那些片言只语的记载。

    只是不巧林珍穿成了令路,改变了这一切。她早早则断了长今在宫外的外援闵政浩,也扫平了长今前进的荆棘。

    可这样同样也砍断了长今成为历史上那位得中宗信任的首位御用女医师的道路。

    ……

    “娘娘,今天最高尚宫对我说了奇怪的话。”长今回到处所心中很是不安,最高尚宫好像发现了她的秘密。

    “她说了什么?”韩尚宫难得的语气有些急躁,她可不想长今出事,她现在的死对头崔尚宫成天过得战战兢兢,她内心其实很是舒坦。

    她早想明白了,让一个人接受惩罚,并不是一定要让她死去,而是要让这个人失去一切的活着,活的小心翼翼,活的没有希望。现在可是难得的好日子,长今可别再出事了。

    “娘娘,最高尚宫娘娘,与我说……”长今把她今天不小心把自己心中的问题小声说出口,和最高尚宫出现在她面前的事告诉了她最信任的韩尚宫。

    韩尚宫敛去眉眼中的紧张,先是责怪一番:“你怎么能这么不小心,这么不谨慎?难道你不知道宫中刚经历一番波涛,正是人人自危的时候吗?”

    “娘娘,那现在怎么办?尹尚宫娘娘会怎么做?”长今有些忐忑,她与令路是因为幼时跟连生和阿昌交好才有些熟悉的,可她其实并不了解这位才华出众的幼时友人,也看不透她。

    “这你不用担心,她是在点拨你,既然她肯点拨你就不会对你怎么样,你只要还向以前一样继续努力就可以了,”韩尚宫并不想太早告诉她,那位厨艺上的天才尹尚宫得了心悸的毛病,已经在内医院拿药了,而且大殿的提调尚宫因为这次的事,不再被上殿信任,有意想换掉现在的提调尚宫,让尹尚宫担任。

    所以阿昌势必将会成为下一任最高尚宫的人选,那么阿昌的左右手一定不会是她这个资历高出阿昌,会给阿昌压力的韩尚宫,也不会是身份上有污点的崔家姑侄,那么就一定会是长今,以及现在已经接任闵尚宫之位成为侍女尚宫的调芳。

    看来当初,在连生生下翁主成为淑媛时,被派到李淑媛娘娘那里的致密尚宫也是尹尚宫特意安排闵尚宫的了。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尹尚宫的心悸并没有多严重,她现在这样做是为什么?

    ……

    林珍一口喝下医女呈上来的汤药,赶忙拿出一颗蜜饯放在嘴里压下药味,又把碗放在医女一直端着的托盘中,打发医女下去。

    待医女出去,林珍便让人守着门口,自己进入空间。她一直在整理空间中,凡人能够使用的东西。为她将来“死遁”去大明做准备。

    她看了一眼林珍小筑客厅中放着的塑料小桶,里面装的赫然就是她刚喝入口中的那碗汤药。

    她其实只是用内力改变了自己的脉象,让自己的脉象类似于得了轻微心悸的症状。她准备在这两年间,处理好尹家跟御膳厨房的事物,就可以离开了。

    毕竟现在的尹府中的老太太,也就是尹父的嫡母已经过世,尹父便带着妻儿分家别居了。

    尹令则跟随闵政浩稳步升职中,而起林珍用神识观察的时候,还发现,那位男主闵政浩追随的领相大人便是文定大妃的支持者。

    看来男主的气运已然强劲,没有了与女主的纠缠,他的气运全都用在了官场上,令则跟随他,林珍很放心。

    她给阿昌准备了一本她这些年读书的心得手札,不多,只是薄薄的一个册子。她把未来会发生的几个见大事的解决方法都隐秘的写在里面,其中就有关于她妇人怀孕了双胎,却流产了一个孩子,另一个成为死胎已然留在肚子里的症状。

    又有关于多人食用腐烂的蔬菜然后食物中毒,又被大夫误诊为瘟疫的症状与解决方法。

    还有自己担任大殿最高尚宫的时候,发生的那起大王晕倒事件。她在那本手札中写到,她怀疑大王得的根本就不是伤风,而是被在张仲景的医书《金匮要略》中提到过的狐惑,以及大王身体的症状以及解决的方法。

    她想着,长今有一个她母亲留给她的手札,那么她也来做一个正好送给阿昌,这样也可以帮助阿昌在未来有难以解决的困难的时候,解决难题。

    最要紧的是,把剧情中长今在当医女的时候治疗天花的心得跟药方的名称写在了上面。

    不过她并没有把太后的脚气病写在里面,虽然这也是重要的情节,可林珍知道,长今在这里,她应该能够解决这些问题。

    果然,没到一个月,提调尚宫朴尚宫被人告发收受贿赂被赶出了宫廷,林珍顺利的成为了大殿提调尚宫。但她要管理忙碌的事情却更多了。

    “娘娘,您要多多休息才对,”身着白色上裳深蓝色的长裙的医女服侍的大殿医女这样对林珍恳求道。

    “没办法,事情太多,章程不明确,我的工作很麻烦,”林珍就是想让自己在这两年里使自己病得不得不出宫,在宫里是逃不掉的。

    “娘娘,您再这样下去,病情会继续恶化下去的。”医女看着这位面色没有一丝血色的提调尚宫,她虽然不年轻了,但五官长得很精致,若不是皮肤不太好,否则后宫那些上殿娘娘们肯定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

    “恩,我知道了,谢谢你了。”看着这位宋医女一直如此担心自己,她也只能表示一下感谢。她总不能告诉人家,我其实没病,脉象什么的都是自己弄的吧。

    眼看着自己的病人不配合,宋医女也没什么办法,只能行礼后退了下去了。

    林珍看了看眼前的药碗,看来自己的计划很是顺利。她已经拜托弟弟找好了民居,打算在过一段时间便向上殿们提出退宫的要求。

    两年的最高尚宫生涯,阿昌的威严已经积累的足够了。再有长今作为最高尚宫的辅助,她虽然年轻,可担任提调尚宫完全不是问题,尤其是已经有了一个跟她一样年轻的自己,已经担任过提调尚宫,所以年龄、资历完全不是问题。阿昌有能力担任这一职位。

    ……

    “长今,你要现在就做好准备了。”韩尚宫看着做在自己对面的长今,郑重的道,她那本就没什么表情的面容显得更加严肃。

    “娘娘,准备什么?”长今还很是懵懂,她并不明白韩尚宫这番话的含义,她还有些雨里雾里的。

    “我打定到,提调尚宫已经让她的弟弟,同副承旨大人,在宫外给她置办退宫后的宅院了。”韩尚宫闭了闭眼睛,她此时不知道是高兴还是该难过。

    那个原本她也不怎么放在眼里,被崔尚宫放养的天赋很好的宫女已经踩在她的头上很久了,她其实怨恨过这个也算是她看着长大的女孩。可她的身体终于不好起来,每况愈下,已经在为退宫做准备的时候。

    她又有些伤心,她办到了郑尚宫跟她一直想做的事,让御膳厨房,这个做食物的地方变成一个有规矩的地方,不再是崔家的敛财工具。只是现在不管如何,她都要为她唯一的弟子打算了。

    “哎?提调尚宫的病情又恶化了吗?难道提调尚宫要退宫?”长今很是聪明,她听了韩尚宫的话,便知道她话里的含义。

    “是的,踢掉尚宫退宫后,已经担任两年最高尚宫的昌尚宫一定会接替提调尚宫的位置。

    成为新任提调尚宫的,这样一来最高尚宫的职位就会被空出来,可提调尚宫是绝对不会考虑我的,我的资历在昌尚宫之上,我担任最高尚宫会给昌尚宫的领导带来阻碍。

    但崔尚宫也没有机会,她的身份有污点,上殿也绝不会允许的。所以这样一来,有机会成为最高尚宫的只有你跟调芳了!”韩尚宫激动的说了这一大段话,紧紧的握住长今的手,继续道:“长今,这是你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