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 朝鲜女官33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246章 朝鲜女官33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破道[修真]BOSS穿成小可爱[快穿]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坐等飞升丹宫之主本着良心活下去[综]     长今按照林珍的吩咐,收拾了连生在御膳厨房的时候的衣物, 带着一个提行礼的杂役宫女, 去了连生所在宫殿的厢房。

    “尚宫娘娘,御膳厨房徐内人在外求见。”守门的杂役宫女通报了长今的姓名。

    连生一听来人, 便知道一定是长今。她心下欢喜,急声道:“快请进来。”

    连生连忙整了正衣摆,又抚了抚假髻上的配饰, 正襟危坐,等着长今给她行完了礼, 才急忙拉住坐在她对面的好友的手, “长今,我好想你!”

    长今也很担心连生,要不然她不会肯求林珍让她专程来这里一趟。“我很好, 娘娘你别担心。”

    “长今, 你还像以前一样叫我连生好不好?”连生有些难过,她觉得长今现在跟她疏远很多。

    “娘娘, 这样于礼不合,若是被别人听到对娘娘跟奴婢都不好。”长今的心中也很酸涩, 她跟连生到底不同了, 她们幼时最纯粹的友谊也要被身份地位隔开了。

    “我们私下里叫, 怎么样?这样就没关系了吧!”她不要长今跟她生分, 她还希望她们两个能像从前一样。

    “这对娘娘不利, 娘娘还是小心隔墙有耳, 奴婢这次来, 除了给娘娘送来娘娘旧时的衣物外,还是要给最高尚宫娘娘的话带给娘娘您。”长今的礼仪完整,毕恭毕敬,她不能给别人留下任何把柄,她还有娘的遗愿没有完成。

    “最高尚宫有什么话要带给我?”连生知道,林珍是一定有话要嘱托的,她知道尹尚宫是不会不顾她的,连崔家姑侄那么对尹尚宫,尹尚宫都保下了,何况是眼看有飞黄腾达希望的她呢!

    “娘娘要我跟你说,御膳厨房会保你在女官中无忧,但是上殿的事,御膳厨房不会参与。还有就是,大王有可能要试探你,或许会冷落你一段时间,让你坐好准备,不要急功近利。”长今这次来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这两句话。

    本来,林珍是想让一个杂役宫女带个口信,只是长今非要亲临,她也没办法,只能把这件事交给了长今。

    听到林珍的口信,连生的笑容从她微勾的嘴角荡漾开来,她就知道尹尚宫娘娘不会不管她的。

    ……

    中午的时候,林珍收到了尹莫介从家里带来的尹令则的信,信上说令则准备今年参加生员的考试。

    尹令则在四岁的时候,就被林珍喂了七窍玲珑丹,不说过目不忘,过耳成颂,也不差什么。

    只是参加个生员考试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不过她想她得抽空回家一趟了。

    好在她现在是最高尚宫,自己手中就有出入宫廷的汉符,想请个假什么的,根本就不需要通过别人,只要安排好大王的御膳就可以了。

    既然明天要抽空回去尹府,那么林珍便开始收拾手头的东西,她有不少绸缎布匹,都是上殿们赏赐的。再有就是她花钱请针线房的内人给她爹娘跟弟弟做的衣服,这些都是要带回去的。

    翌日,林珍从退膳间出来,早膳也没用,便带着前一天收拾好的包裹,带着汉符,身后还缀着个死活要跟她出去的阿昌,一起离开了宫廷。

    林珍看着也收拾了一个小包裹的阿昌,小心翼翼的跟在自己身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行了,你也归家去吧,别忘记时间,直接去宫门口等我就行。”

    阿昌听见林珍的话,顿时眉开眼笑,“谢谢娘娘,”她抱着手中的包裹,朝林珍行了一礼,便飞快的朝自己家跑去。

    林珍刚一转身,就碰到了正要出宫的闵政浩,互相见礼后,闵政浩正要离开,便被林珍叫住,“闵大人,我能问你一下关于我弟弟的事吗?”

    “尹尚宫娘娘请问,”闵政浩与这位最高尚宫娘娘虽然合作过两次,但算不上多熟识,不过却与这位尹尚宫的弟弟还算相熟。

    “我听我叔叔说,我弟弟,他准备今年参加生员考试,不知他现在的学识如何了?”林珍觉得还是要跟这位男主大人打听一下弟弟的学习情况为好,记忆力好,不代表他就会写文章。

    “原来令则要参加今年的生员考试啊,以他的学识,是必过的,排名也是必定靠前的。”闵政浩在那次崔家商团覆灭后,便带着尹令则去见过领相大人,回来以后,他们两个还因为学问上的问题屡次有了接触,那是个勤学不缀,很是有些天赋的好孩子呢!

    听了闵正浩的夸奖便宜弟弟的话,林珍倒是心花怒放,虽然这辈子姐弟见面很少,可是他们经常通过尹莫介通信,二人的感情还是很不错的,至少比跟原主的爹、娘比还是更亲近一些的,“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我弟弟的资质我知道,我主要是怕他倚仗资质太好,就贪玩,现在听闵大人这样说,我就放心了。”

    跟这林珍一边往前走,一边听林珍说的话剧情男主闵政浩:“……”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他说的是实话,可未免也有客气客气的意思,尹尚宫娘娘,您这样自恋真的好吗?

    林珍在岔路口前停下,转身对着闵政浩先行一礼,“那么就先谢谢闵大人了,我回家,往这边走,” 林珍礼貌的对闵政浩笑了笑,便行礼告辞了。

    而留在原地的闵政浩闵大人,还有点脑筋转不过弯来,这位尹尚宫娘娘好像对自己的弟弟很有信心的样子。

    还好自己刚才选择实话实说夸奖了一下他的弟弟,幸亏还没等到自己发表自己的看法,认为她弟弟年纪太小,最好再过个一、二年再考,否则这位尹尚宫一定不是笑眯眯的跟自己告别,他的直觉一想很准的……

    若是林珍知道闵政浩大人的内心想法的话,她一定会说,你的直觉确实很准……

    “爹、娘,我回来了,”林珍朝尹父、尹母行礼问候,她有的时候就觉得纳闷,怎么朝鲜人动不动就鞠躬呢?一天行的礼不比走的路少几步吧。

    “昨天晚上,听你叔叔说了娘娘要回来,民妇给娘娘做了,娘娘小时候爱吃的炒年糕,一会儿民妇给娘娘端来,娘娘您尝尝。”尹母拉着林珍的手,很是开心的说道。

    尹母总是跟她相熟的妇人道:“她这一辈子值了,她以往不过是家中庶女,嫁的人也是尹家的庶子,唯一好一点的是,她的出身是中人,她可以让她的儿女挺胸抬头的学习汉字。

    她的女儿早年进宫,二十出头就当上了大殿最高尚宫,那是才华横溢,曾经还被王大妃娘娘她老人家夸奖过!再说她的小儿子,那也是聪明伶俐,书读的好,很是上进呢!”

    “娘,您别总是民妇、民妇的,我是您的女儿,您不用如此。”与母亲说完话后,林珍又看向父亲,她微笑的对着父亲道:“爹,您跟我娘的身体最近都好吗?”

    “都好,都好,就是老是想到娘娘您,您在宫中过的可好?”尹父跟尹母一样,见到这位在宫中每天能够见到大王,对他们这些普通人来说,算是位高权重的女儿很是拘谨。

    就在这个时候,外间又走进来一个看起来十二、三岁的男孩,长得与现在的林珍有三分相似,很是清秀。

    “娘娘、爹娘,令则进来了。”刚刚走进来的就是林珍这一世的弟弟尹令则。

    就在尹令则进来以后,尹父跟尹母两个人明显放松了不少,笑容更真诚了一些,林珍在心中暗自苦笑,她长得像老虎吗?干嘛这样怕她?

    “令则来了,快给娘娘说说你的学问。”尹父不知道要怎么跟这个一年见不到几次的女儿说话,只能把儿子推了上来。

    尹令则正要跟林珍说话,便听林珍笑眯眯的对着他道:“我听叔叔说,令则今年要参加生员的考试?”

    “是,娘娘。”尹令则规规矩矩的给林珍见礼,又规规矩矩的回答着林珍的问题。虽然眼中看她的眼神还是一样的慕濡,但举止见却很是生疏,不见幼时的亲昵了。

    林珍默默的在心中叹了口气,只能安慰自己,也许原身的家人审美不一样。

    她只得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给爹、娘、弟弟做的绸衣,以及从宫中带来的糕点,还有在路上顺道买的一些杂物。

    “娘娘,小民在家中,用不上这些东西,衣服有两件够穿就好,娘娘还是多多关心自己就好。”令则很想跟眼前的姐姐像小时候一样亲近,奈何爹爹跟娘总是嘱咐自己姐姐跟以前不一样了,现在可是尚宫娘娘了,不过分亲近,他真是很无奈。

    林珍看着这个比她稍矮半个头的少年,有些单薄却更显挺拔的身形,配上眉目俊朗,鼻梁高挺,和有些秀气稚嫩的脸庞,这要是放在林珍第一世的那个时候,就是妥妥的小鲜肉啊!

    弟弟尹令则的眸光微闪,那想要亲近却又很是顾及的表情写了满脸,“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的林珍,更是把这个弟弟逗的面红耳赤。

    “好了,令则,我们是亲姐弟,稍微亲近些又如何?”她还是蛮喜欢这个很少能见一面的弟弟的。

    相较于父母掺杂着利益与顾及的疼爱与思念,林珍还是跟这个叫尹令则的弟弟感情更深。

    她穿越过几个世界,也有过几个弟弟,只有这个弟弟,她花费的心思最少,她还想要培养这个弟弟给原主的父母安稳的晚年,相较于其他世界的弟弟,这个弟弟的负担更重,她看着尹令则柔和的笑了笑。

    看着姐姐满脸笑意的望着自己,尹令则也笑弯了眉眼,他还记得,他小的时候每个月都盼着姐姐回家的那天。

    那个时候,只要姐姐回家就会给他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自从有了姐姐回家探望他们一家,叔叔的孩子再也不敢欺负她了,嫡祖母跟叔母再是看不顺眼他,也不敢明目张胆的找他们一家的麻烦了。

    他一直知道,那个时候,是这个早早被送进宫里生活的姐姐保护了他们一家。

    他一定要考上生员,再考上进士,他一定要入朝为官,努力升为两班贵族,让他的姐姐即使在宫中,也有依靠。

    “姐姐,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考上生员,明年也会考上进士。我会跟那个闵大人一样,在十六岁前就通过“司马试”,我会比他更厉害,我一定能保护姐姐的。”

    尹令则定定的看着林珍,她能从这个弟弟的眼中看出,他无比坚定的决心。

    他早就知道他的姐姐被送进宫廷的原因,那个时候他还没出生,无能为力,他不要他的以后的女儿、孙女重复姐姐的道路。

    他早就知道,被送入宫廷的女孩是什么下场,她们不是死与宫廷争斗,就是孤独终老。

    若是他不想要从小就对他很好的姐姐被宫廷的争斗中牺牲,他就得努力成为一个位高权重的两班贵族。

    “姐姐相信你,”林珍摸了摸尹令则的发顶,笑得温柔,“但姐姐虽然相信令则,却也希望令则不要急功近利。令则不要着急,你要相信姐姐有自保的能力才对。姐姐是令则的亲生姐姐,令则那么厉害,姐姐怎么会差?所以令则相信姐姐在宫廷中有保护自己的能力吧。这样令则才能一步一个脚印的前进,成长,才能在姐姐失去保护自己的能力的时候,保护姐姐,令则说对不对?”

    尹令则听着林珍温柔的话语,他不自觉的点了点头。近段时间的烦躁跟焦虑一下去了不少,他是有些焦急了。

    “这就对了,我们令则这么聪明,其实早就想明白了个中关键,只是太关心姐姐了,所以才显得不那么稳重。所以姐姐并不反对令则考生员考试,但姐姐希望你不要太注重一时得失。”林珍在接到尹莫介口信的时候,她就猜到弟弟尹令则这边可能是因为崔家的事失去了平日的冷静了,否则令则应该不会在还未满十五岁的时候,就要着急的参加那个生员的考试。

    她家跟男主闵政浩不一样,闵家本事就是两班贵族士大夫家庭出身,这样的人小小年纪就有一番成就,那是他年少英才。

    而他们尹家虽然姓尹,可跟王大妃、大妃的坡平尹家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们家不过是普通的中人家庭,若是出了个年幼神童,力压一众贵族人家的少人,她都可以想象得出来,他的弟弟会如何被那些人排挤打压。

    这里是比大明更重视门第,朝堂上还是大半世袭的朝鲜呢,看看前段时间的那个“己卯士祸”发生的时候,那个儒生的代表,寒门学子追捧的表率是个什么样的下场就知道了。

    被林珍安抚的尹令则眼中的迷茫跟焦躁已经尽去,他低头沉思了一会儿,便重新抬起了头,自信的眼神又回到了他的眸中,最近一段时间忧心忡忡的尹令则逐渐便会了原来那个充满自信,沉稳冷静的尹令则。

    “姐姐,我知道了。但我还是会参加这一次的生员考试,不过我决定,待考过生员考试后,去成均馆学习一段时间再去考进士。”尹令则察觉到姐姐对自己的忧虑,也明白姐姐说的都对,他不想令姐姐担心。

    “令则这么聪明,一定能处理好自己的事,姐姐只等着享姐姐福了,”见尹令则想通,又提出自己的新规划,林珍暗自点了点头,放下了心来。

    在过八年,就是“灼鼠之变”宫廷跟朝堂都有大变动,林珍其实并不想尹令则过早的接触朝廷,他应该安下心来,好好的学习一番。

    “恩,姐姐。我一定会努力的。”尹令则再此跟林珍保证,他也会成为能够保护姐姐的参天大树。

    一旁看着姐弟情深的尹父跟尹母,虽然听不大懂女儿跟儿子说的这些,但也很是高兴。

    不一会,便有仆妇端进来两个膳食桌,这是尹母知道林珍今日回家的时候,早早便让仆妇备下的。

    她的女儿难得回来一次,她希望也能像其他那些女儿出嫁后,回娘家看望父母那样,也给女儿准备一桌丰盛的菜肴。

    这样也能联络一下女儿跟家中的感情,希望女儿以后能多多照顾一下她的弟弟呢!

    林珍看着一桌子的泡菜,真是没什么胃口,不过她还是很给面子的跟尹母坐在一张膳食桌上,喝了两口微增汤。

    只是林珍的口味早就在御膳厨房被众多手艺超凡的尚宫娘娘们养刁了,她根本喝不下这样粗糙的大酱汤。

    虽然朝鲜物资贫乏,烹饪手段也就那样,可这真是不包括宫廷中,尤其是御膳厨房。

    而且林珍身为最高尚宫,她的膳食可都是大王的膳食提前预留的那部分啊。就算她没成为最高尚宫的时候,也会经常偷吃空间中储存的菜品解馋。

    所以林珍虽然传来朝鲜这么多年,却还是不能忍受这些泡菜,尤其是尹家的这个厨娘的手艺真的没有多好。

    林珍看着一桌子没什么肉丝的咸菜,便知道即使有她最高尚宫的身份,其实这对夫妻与她的弟弟,在这府中也不是多好过。

    她可是知道,叔叔那一房可是餐餐都有牛肉的。她从袖袋里拿出一个早就准备好的荷包,里边装的都是一些散碎的银两。

    (其实小猫之前查阅的资料都是说,朝鲜这个时候没有货币,可是大长今里,他们却都用的是铜钱,所以小猫在这里折中一些,女主财大气粗,给原主父母弟弟留下的是银两。)

    “爹娘,这是女儿在宫中的俸禄,还望爹娘莫要推辞。”林珍看出尹父尹母眼中的拒绝,便又道:“现在令则还有进学,家中艰难在所难免,可是等到令则有了出息,考中进士,入朝为官后,就好了。到那个时候,女儿还指望令则给女儿撑腰呢!”

    “那也不能要你的俸禄,”尹父虽然有些意动,但却狠狠心,又推了回去,他已经默认弟弟把女儿送进宫里,其实不是一点愧疚没有的,他再是不能要女儿的俸禄了。

    “都说了,我现在用不上这些,在宫中吃穿用度,都有宫里的派发额度,以我现在的身份也不需要如何打点了,再说女儿还有,上殿们时不时的赏赐呢!”她是真用不了什么银钱的,她以前只是一个普通宫女的时候就从不用银钱打点那些宫人,更何况是现在,那都是别人孝敬她好不好。

    尹母看林珍并不收回荷包,便有些意动,家中最近确实有些艰难,令则在私塾的学费虽然是公中出了,可是笔墨纸砚,哪一样不要钱?小儿子在外上学,她还不想让他太寒酸,给这个儿子买的东西虽不说多好,可也不是次等的,省得让同窗笑话。

    尹父瞪了一眼尹母刚申出来的手,便道:“那这些银钱,就给令则拿着买笔墨书本吧,但你且记住,这都是你姐姐的血汗钱,将来你有了出息,可得对你姐姐好,等你姐姐退宫了也得给你姐姐养老。否则我可不饶了你!”

    尹父想了想,还是然尹令则收下了这个荷包,他也想让这姐弟两个感情再好些,让儿子多承他姐姐的情,以后女儿也可以理直气壮的依靠儿子。

    林珍见尹父已经有了决断,便把荷包递给了令则,她也能明白尹父的意思,也是爱护她的好心。

    撤去膳食桌,林珍便得跟尹父与尹母告辞了,她得早大王用晚膳之前回宫。

    只不过林珍在她临走的时候,又私下里塞给尹母一个荷包,“娘,我这里还有些银子,不多,有五两,给家里添些肉菜,您跟爹也别太俭省。”

    尹母知道,女儿的俸禄也没有多少,每年攒下的钱财还有预备老了,退宫的时候,用来养老,而且之前已经送了些银两给令则,这个她并不打算手下,“你拿回去,宫中还有比你高阶的娘娘要孝敬,用钱的地方多着呢!”

    林珍见尹母如此,便悄声道:“上次御膳厨房竞赛的时候,崔家弄坏了我的食材,被我抓了正着,陪了我好些银两,就算我吃山珍海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