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朝鲜女官32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245章 朝鲜女官32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山村名医红楼之公主无双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宫女有双大大的杏眸,无措的看着张尚膳一开一合的嘴巴, 对他口中吐出来的字眼儿似乎还有些不明白。

    “尚膳大人, 我, 我……”连生不知所措, 一时间被吓得不知道要说什么, 无助的看向张尚膳。

    尚膳大人看着眼前有些瑟缩的小姑娘,安慰道:“连生, 你别担心,大王喜欢你, 是你的福气。”

    这个李内人尚膳大人认识,是原来跟在与他关系不错的郑尚宫的身边,若是可以, 他也愿意多加照扶一下的。

    “大、大人,我,我有点害怕……”连生还是很紧张,她看着一行朝她走过来的司寝尚宫娘娘以及内人, 心中的彷徨更加高涨。

    “连生, 别担心, 只要顺从大王就可以了, 你的大福气还在后面呢。”尚膳安慰了连生便率先去追寻大王离开的脚步了。

    而被一群宫女簇拥在中间低着头走路的连生, 嘴角微微勾起,原本被惊吓到流出眼泪的眼睛也慢慢的弯了起来, 也许她成功了。

    林珍从空间里拿了个屏幕大的智能手机, 下了不少电影、综艺、小说什么的, 带着耳机,趴在被窝里看。

    这样她不就不必担心上殿那里临时有事,那些传话的宫女找不到她了。

    虽然她在空间里一样可以探查外面的情况,可就怕有突发事件发生。那样就不太好解释,为什么她这个最高尚宫大半夜的不在屋子里睡觉了。

    长今本来躺在被子里已经睡着了,可是她半夜醒来准备解决个人问题的时候,突然发现,跟她同屋的连生的铺盖根本就没有被动过。

    她登时整个人都慌张了起来,眼前的一切都说明,今天晚上连生根本就没有回来过。

    这么完了,她一个女孩去了哪里?宫廷里也不是绝对安全的啊!长今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她娘。

    她娘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却没有选择沉默,所以才被人灭口的,她现在突然害怕起来,会不会?会不会连生也跟她娘一样?被人……被人灭口?

    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她不能让长今有事,她得去找人!不,不,得先去找韩尚宫娘娘……

    ……

    这个时候的林珍一边看着电影一边打着哈欠,她的睡意来袭,念头一闪,手上的智能手机便被她收进了空间。

    而就在此刻,外面传来韩尚宫跟长今的声音,“娘娘,是我跟长今,找您有要事。”韩尚宫不敢大声声张,这对连生的名声有碍。毕竟宫女夜不归宿什么的可是犯了宫规的啊!

    “进来吧,”现在的林珍只能庆幸,今天自己看电影看得太入迷,所以没有换她平时穿的真丝睡衣,而是穿着时下朝鲜王朝流行的白棉布做的里衣睡觉了。

    韩尚宫跟长今,急切的拉开拉门,就见到林珍披着最高尚宫的丝绸外套,双眼还有些迷茫。

    “哈欠……有什么事?”林珍一手捂着嘴,打了个呵欠,口气不是很好,任谁被打断睡意心情都不会很美妙。

    “娘娘,连生那孩子不见了,我们哪里都找过了,可是就是找不到她啊!”这孩子到底到哪里去了?真是令人心急啊!

    “连生?她被皇上带走了!”林珍没想到她们是为了这件事来的,她不禁想起,一个时辰前在花园里看见的娇俏宫女不惊吓落水的那一幕。

    “娘娘,您说什么?连生她被皇上带走了?她,她不会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错吧!”长今的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连生一直都很胆小,根本就不敢犯什么大错的呀!

    林珍笑眯眯的对满脸焦虑的长今道:“连生她没犯错,她是被大王看中,从此以后与我们的身份就此不同。”其实林珍觉得长今若想报仇就应该像连生一样,孤注一掷直接上了棒子。

    而且凭着长今的聪明才智以及手段,还没有成为最高尚宫的崔尚宫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娘娘,您是说,您是说,大王,他…连生…她……”长今因为母亲的嘱托,一直向着最高尚宫的方向努力,所以根本就没往别处想过。现在听到林珍的话,整个人都懵了。

    林珍看着一脸呆滞的长今以及还在震惊中的韩尚宫道:“好了,你们都回去吧,以后李尚宫的事就不是我等该管的了,现在她已经是大王的女人了。”

    当然,若是论宫规,她们都是大王的女人,可女人和女人可不一样。她们这些有品级的女官,其实并不如何羡慕那些被大王宠幸过的女人,尤其是那些大王只临幸了几次就被忘在后脑勺的特别尚宫,或者叫承恩尚宫。

    长今仍旧有些呆愣,她任由韩尚宫拉着她走在御膳厨房的宫女处所中的小道上。

    她很是迷茫,她不明白连生怎么会被大王带走?她不傻,最近连生总是有些焦虑,双眸中的眼神总是含着隐隐的兴奋。她其实就是不想承认,当初那个什么都愿意与她一起承担的傻姑娘已经不知不觉消失在着冰冷的宫廷中了。

    夜半寂静,只有天上的星星偶有闪烁,韩尚宫的声音突然悠悠的响起,“不要再想了,其实这样对连生也是很好的选择。”

    过来好半晌,连韩尚宫都觉得长今不会回答她了,才听长今道:“是,我知道了,娘娘。”

    此时此刻的长今其实是有点迷茫的。她一点也不明白连生为什么要这么做,她以前不是最讨厌大王了吗?

    韩尚宫看着有些失落的长今,只能长长的感叹一声,“哎……”然后又面无表情的继续走向属于她的处所。

    林珍见长今跟韩尚宫走了,睡意被打断,睡不着,便熄灭蜡烛,自己进了空间。

    一进入空间,她便有种全身舒爽的感觉,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像是在呼吸,那种清透的沁人心脾的感觉,令林珍心旷神怡。

    “啊!”这才是生活嘛!林珍打算等弟弟尹令则再长大一点,原身的父母分府另过的时候,就找个机会假死脱身。然后便乘船去大明,也不知道她这一世能不能活到□□哈赤出生的时候。

    林珍去了空间里的林珍小筑,手里拿了一包薯片,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刷起她穿越之前下载的电视剧来。

    她想根据她现在穿越世界的特点来看,她得多看看这些电视剧、电影、小说之类的了。否则到时候别穿到一个世界,她还不知道她穿到了什么地方。

    翌日,御膳厨房内,阿昌打着哈欠跟她旁边的长今搭话,“长今,你也没睡好吗?你的黑眼圈好浓哦!”

    “还好,你怎么了?没睡好?”既然说也,那么就是阿昌也没睡好咯,她是因为担心连生,难道阿昌也知道连生被大王带走的事了?

    “还不是因为金英,她最近每天晚上都偷偷哭,我都被吵醒好几次呢,”阿昌有些抱怨,这个崔金英老是半夜哭,有一次她半夜起夜,回来的时候就听见她跟金英的房间内穿出一阵阵低哑的哽咽声,她还以为闹鬼了,可把她给吓懵了。

    “是因为崔家的事吧?听说她大伯一家都被流放了,家产也没了,”长今到是挺同情她,她觉得崔家做的恶事跟崔金英没多大关系,那些坏事都是她大伯跟她姑姑坐下的。

    阿昌撇撇嘴,心中暗道,这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还一天到晚哭个没完,好像是别人不知道她家破人亡了似得!

    “崔尚宫跟金英并没有被降位也没有其他处罚吗?可见这两位都不是什么大恶之人。”阿昌其实也知道金英确实心情不好,只是她并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这位一直以高冷闻名的御膳厨房的同窗。

    听到阿昌说崔尚宫的事,长今的眼神一眼,她的神情有些古怪,她其实对这样的判罚心中是有些不愤的,凭什么?她娘就要白死了吗?她娘就是被当时还是内人的崔尚宫给害死的。

    崔家人没有一个好东西,为什么崔尚宫没有遭到应该有的报应?长今声音有些冷,她愤愤不平的道:“她们不是大恶之人?她就是大恶之人,你难道忘记了郑尚宫的身体是怎么败坏的吗?她是怎么被崔尚宫她们陷害,又如何离宫的了吗?”

    被长今一连串的“吗”和她那怨愤的语气弄得有些头皮发麻的阿昌,抬头看向了林珍的方向,连忙跟长今道了声:“长今,尹尚宫应该找我还有事。”便匆匆去了林珍的身边。

    “娘娘,您来了。”林珍看着有点心有余悸拍拍胸口的阿昌,笑眯眯的道:“今天早膳本来是连生给大王讲个关于饮食的故事,但她昨天被大王带走临幸了,以后便不再是御膳厨房的宫女了,所以今天早膳的故事,有你补上,能行吗?”

    阿昌还在长今的怨愤中没反应过来,结果她一心跟随的最高尚宫又给她了一记闷雷,这下可真把阿昌吓到了。

    “娘…娘娘,你说的…不会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吧?”阿昌小声的试探问了一下还在一旁忙碌的林珍。

    她真是没想到,连生竟然行动的这么快,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可她也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样快。

    “好了,赶快去忙早膳的事吧,不要在这边杵着了。”林珍挥挥手,打发了有些愣怔的阿昌。

    御膳厨房少了一个还算能干的上赞内人,当然还需要一个人来打替补,但在用膳时给大王讲故事这件事就不必增加新人了。

    林珍抬头看了看在烙鸡蛋煎饼的闵尚宫,心中叹了口气,她估计闵尚宫也在御膳厨房待不长了,连生还缺个致密尚宫,可她信任的人有限,大概也只有闵尚宫能去她那里了。

    林珍有些郁闷,她抬眼看了看烧厨房里穿红色衣裙的内人,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这些人为人处事的特点,才唤道:“调芳,你过来一下。”

    “是,娘娘。”调芳比林珍进宫的年岁大,也早进宫几年,跟金英是同年,不过她们都是在一起比试,所以也算做同窗。

    “你先跟在闵尚宫身边试试。”这个调芳手艺也算是在御膳厨房众多内人中一等一的了,她只不过是被更具锋芒的她、金英、还有长今占时压制住而已。

    可是现在,长今跟韩尚宫占时沉寂,金英被家族连累不得不暂必锋芒,而她则已经是最高尚宫,不算在内人之烈,所以现在的御膳厨房,虽然因为她的原因,隐隐以阿昌为首,但调芳却能跟她形成分庭抗礼之势。

    “是,娘娘。”调芳很是欣喜与最尚宫尚宫娘娘的安排。她在御膳厨房这么多年,眼看着连生最近的行事那样露骨,还有什么看不出来,今天连生没有出现在御膳厨房,尹尚宫娘娘又让她代替了连生的位置,那么现在的连生应该已经被大王带走了。

    不管连生是否成功,她都不可能再回到御膳厨房了,更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位置了。

    既然她要用身为御膳厨房宫女最为不齿的身体去取悦大王,以获得更多的恩宠,那么她调芳就不客气的占了她的位置了。

    再说,在这御膳厨房的内人中,她自认出了长今、金英,就属她手艺最好,那个阿昌跟连生凭的还不是跟最高尚宫尹尚宫娘娘的关系好吗?

    调芳满心欢喜的去了闵尚宫身边,打算给她打打下手。“娘娘,最高尚宫娘娘让我来您这里帮忙。”

    闵尚宫看了一眼在她身前笑的矜持的调芳,她心中叹了口气,有点无力的道:“那比帮我把味增汤要用的配菜准备一下,我待会要用。”她早上刚得到消息,李连生那个臭丫头,昨天晚上在宫里瞎逛,被大王看上,给带走了。

    怎么她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能攀上高枝儿呢?难道她长得很像踏脚石或是梯子吗?

    闵尚宫狠狠的瞪了一眼低头正在忙碌她刚才吩咐下去的工作的调芳,暗中发誓,若是调芳再敢不老实的攀高枝儿,她就一定给她好看。

    林珍眼看着闵尚宫瞪眼的小动作,懒得去管她,反正她在御膳厨房这里也待不长。

    林珍有些无聊的看着这群宫女,她见着一边干活还有闲功夫在跟长今聊天的阿昌有些不顺眼,决定以后御膳厨房的工作完成后,她得加倍训练一下阿昌,否则阿昌岂不是太清闲了吗?

    正在一边干活,一边跟长今聊得欢快的阿昌没由来的,突然间后背一紧又浑身发凉,她被吓得一个激灵,她抬起头左右转转,四周看了看,

    所有人都在忙碌自己手头的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异常。

    阿昌心中暗暗一惊,刚才那一瞬间的感觉是怎么回事?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在刚才接近了她吧!妈呀,吓死宝宝了,宝宝要最高尚宫娘娘,啊啊啊!

    没有人能听见阿昌心中的呐喊,就在大王的膳食桌刚准备好的时候,膳食大人派他手下的小内侍来传大王的口谕,“大王已经册封御膳厨房上赞内人李连生为特别尚宫了。”

    林珍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并没有什么意外,她只是对着身着墨绿色内侍府的高级绸衣的内侍点了点头,说了一声:“知道了,”便带着身后抬着给大王准备的早膳的膳食桌的调芳跟长今,朝大殿的方向走去。

    跟剧情一样,连生还是被封为了特别尚宫,并没有一举被封从四品淑媛,不过是正五品的特别尚宫。看来连生若想要再获得晋封,还有得熬呢!

    待林珍走后,原本安静的御膳厨房立马变得喧闹起来,“阿昌,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几个没什么事干的内人见没人管束,立刻就朝阿昌这里围了过来。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连生。”阿昌其实并没有因为好友被封为尚宫娘娘而高兴多少,她从小便受闵尚宫教导,早就知道后宫争斗的危险,她其实不明白,为什么连生明知道此行凶险,却还要一头扎进去。

    刚刚围上来的几个宫女内人见此时的阿昌脸色不是很好,也就讷讷的不在多话,各自散去。

    只有少数几个宫女窃窃私语,“你看昌内人的脸色,怎么那么黑啊?”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她!”

    “哎,你们说,是不是昌内人嫉妒李尚宫被大王看上了呀?”

    “怎么可能?不会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呢?都是要好的朋友,一个成了最高尚宫,一个成了大王临幸的特别尚宫,你们再看看她,不过还是一个小小的内人而已。”

    “嘁!说的好像你不是一个小小的内人而已似的。”

    阿昌懒得理会这些嚼舌头的内人,径自走出了御膳厨房,到了退膳间这里等候林珍。

    没有等到大王的谕旨,只有传口谕的内侍,躺在偏殿的连生有种说不出的失望。

    她暗暗给自己打了打气,现在的后宫中已经很久没有新近的妃嫔了。她是这里最年轻的,虽然她没有显赫的背景,但她是从御膳厨房出来的,她不信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最高尚宫娘娘会看着她不管。

    想到这里,连生又定了定心神,双眼中又露出了无比晶亮的光芒,她是不会认输的!

    林珍在大殿等候着大王用好早膳。正想退出去的时候,就听见,坐在上首的大王道:“尹尚宫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大王对这位尹尚宫好奇已久,据他观察,这位尹尚宫其实是一位真正的美人,可她跟本不懂得打扮自己,每天与料理菜肴为伍,若不是她的性子太过桀骜,皮肤不太好,他还真想把这位美人收入后宫之中。

    “没有,大王。”林珍根本懒得理会这些,她才不想掺和进这些乱七八糟的事中呢。

    大王见林珍如此不解风情,又这样冷淡,他也没了逗弄这个小美人的心思,挥了挥手便叫林珍退了出去。

    阿昌见林珍回来,急忙上前迎去,“娘娘,”她刚要开口,便被林珍一个眼神制止。这里人多口杂,哪里是说话的地方?真是的,这都多久了,还不改改这毛躁的性子。

    “用完早膳,你就跟长今来一趟我那里吧!”林珍面无表情的道,她其实在自己的心中翻了个白眼,看阿昌那样,就知道她要问啥,真是傻了吧唧的,她觉得是个火坑,可人家连生却觉得那是金窝呢!

    只要陪棒子睡一夜,直接就能从正九品普通内人直升为正五品尚宫,这可是多好的事儿呢!

    现在的连生不过是个刚刚被大王临幸的特别尚宫,她只有两个出身贱民的杂役宫女使唤,所以现在还只能窝在皇后娘娘早上给分派的厢房里,哪也去不得。

    用罢早膳,阿昌跟长今便去了林珍的处所,“娘娘,是我们,阿昌跟长今。”二人在外面自己通报,遭到了守在林珍门外的杂役宫女的偷偷瞪视。

    通报来访客人,本来是她们这些守门的杂役宫女的活,这个昌内人,总是倚仗最高尚宫娘娘的宠爱,来抢夺她们的活干。

    “进来吧,”林珍回了处所,完全不是在烧厨房或是大殿时候的高冷,一副慵懒的样子依在一边的靠垫上。

    “娘娘,您看您,真应该让外面那些人看看,众人口中高贵冷艳的最高尚宫尹尚宫娘娘,在私底下到底是一副什么样子!”

    “我是什么样子啊?”林珍无聊的拿着从大明进口来的团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扇着。

    “娘娘!”阿昌的眼泪都要滴下来了,她是真的难过,林珍转头看这长今,也是一副红了眼眶的模样。

    叹了口气,她也算心有感触,毕竟其实这里要算,其实是她跟连生相处的时间最长,在她没被提升为侍女尚宫之前,她一直都是跟连生一个屋子睡觉的。“这些本不是我们宫女有权利选择的。”

    林珍定定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轻声道:“你们要清楚,这也是李尚宫自己选的道路。我希望你们要明白,我们是从小与李尚宫一起长大的同窗好友,可我们更是御膳厨房的宫女!我们可以确保李尚宫不被底下的宫女、女官欺负,但绝对不能卷入后宫的争斗中,知道了吗?我们绝不可以给御膳厨房的其他人招惹任何灾祸,知道了吗?”林珍的声音陡然变得严厉了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