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傲慢与偏见2(二合一)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90章 傲慢与偏见2(二合一)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山村名医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红楼之公主无双韩娱之张三     用过早餐后,林珍就跟着伯特去蹭伯特的家庭教师的课。原本在卢顿市的时候,家里有请了一个教夏绿蒂和玛利亚的女家庭教师。

    可搬来了郎博恩后,由于夏绿蒂已经快成年了,完全可以担任教育妹妹们的责任,再一个家庭开,支已经不允许她们再请一个家庭教师了,所以卢卡斯夫人便辞退了家庭教师。

    只不过,今年伯特已经八岁了,卢卡斯先生想等他十三岁的时候,送他到伦敦的学校去读中学,所以现在要学习的内容已经不是卢卡斯先生或是夏绿蒂能应付的了。

    请一个家庭教师便成了卢卡斯家的头等大事,但卢卡斯家的现有情况,不能支付这笔多出来的开支,也就是因为这样,卢卡斯先生辞掉了一个男仆和三个女仆,以应付这项开支,所以卢卡斯家才变成只有一个女仆的尴尬情况。

    而林珍对这件事表示赞成。因为这一时期的女性家庭教师所能教授的内容明显没有男家庭教师教的丰富深奥。这和男人与女人所受的教育程度不同及社会地位的不平等有关。

    一个普通男家庭教师的薪资大约是一百二十到一百五十英镑之间,是女家庭教师的三倍到五倍。若是贵族家庭的男家庭教师年薪更是在两百到三百英镑之间,这样的年薪足以让一个普通的家庭过上非常富裕的生活了。

    卢卡斯家的家庭教师叫琼森怀特,这位先生的年薪就是一百二十英镑,在加十英镑,希望他能让卢卡斯家的小女儿旁听。

    琼森先生曾经受到过良好的教育,并且毕业于英国最好的大学之一的牛津大学。

    只可惜,他因为年少轻狂败光了家中的产业,又欠了三千英镑的赌债,最后被追债人打得身体重伤。

    还好他有一个关系不算多远且年收入一千五百英镑的叔叔肯为他垫付赌债,而不要他支付任何年息。

    只不过,这位琼森怀特的身体因为受过重伤不能劳累奔波,只能做工作相对稳定,不用奔波的家庭教师的工作。

    开始的时候,没有人愿意雇佣这位债务缠身且体弱多病的年轻人,也是他的叔叔帮助了他,为他介绍了第一份工作。

    现在他已经快四十岁了,听说他早年没结婚的时候,一年一百二十英镑的年薪有八十英镑要扣给叔叔还赌债,剩下的四十英镑还能存二十英镑,这样拮据的过了几年,攒下了一百英镑,五十英镑投资了一家小纺织厂,每年能得到四到五英镑左右的分红,五十英镑买了股票,约有十五英镑的收入。又是几年下来,琼森先生一年能还给他叔叔大约一百英镑,自己还能留一百英镑。

    琼森先生很幸运,他三十岁的时候与一个年收入三百英镑的小乡绅的二女儿相爱了。她至少有三百英镑的嫁妆,他用这笔钱投资,很大程度上缓解了他们一家经济上的窘境。

    现在每年可以还给他的叔叔两百英镑自己还能留下一百英镑让妻子和儿子及女儿过上舒适的生活。这样他可以在四十二岁的时候还完这笔对他来说巨额的欠款。

    卢卡斯先生在跟他聊天的时候还得知,他会在六十岁的时候退休,这样就能够存一笔可观的退休金,他很悔恨年少时候的误入歧途,可他更感激叔叔,给他救赎的机会。

    林珍对这位琼森怀特还是很看好的。能经受住生活给予的迎头痛击,没有被打倒,他有着这个时代大多数英国人所没有的坚韧和毅力。

    夏绿蒂和玛利亚有的时候也会请教琼森先生一些关于法语和拉丁语的语法与发音问题。

    不过林珍觉得,她们还可以问更多问题,这样才能更有效的利用那多付出的十英镑。

    从那天早上林珍对卢卡斯先生用了传音搜魂大法后,卢卡斯先生总是往来于伦敦和卢家庄之间,奔波忙碌。

    一年后,在林珍十三岁生日的第二天,卢卡斯先生宣布,他们家明年将会多雇佣两个女仆来帮助家中做家务。

    这里最高兴的便是夏绿蒂和玛利亚了。她们终于可以摆脱令人厌烦的家务,做自己想做的事了。

    “我真是太开心了,这样我就有更多的时间钩花边了,要知道,我早就相中吉英的新裙子上的花边了,可就是一直没有时间去弄。

    还有那本《格列佛游记》我一直没有时间看完,我还有好些想做却没有时间做的事。”夏绿蒂从来不会对别人抱怨做家务的烦闷,但现在所有人都能听出她对于不用做家务的欣喜。

    “对,对,夏绿蒂,你要多做两件裙子,要知道你已经二十岁了,趁着你还年轻貌美,找到一个如意郎君才是最重要的。要知道在郎博恩也只有班内特家比你小三岁的吉英能与你比肩,而且她还有一千英镑的嫁妆,不过不用担心,你是爵士的女儿。”卢卡斯夫人神情温婉的对夏绿蒂进行催婚教育。

    夏绿蒂对母亲的说辞还是很信服的,接着卢卡斯夫人的话道:“我还有一个更有教养的母亲和妹妹们,最重要的是我们家的土地不是限嗣继承制而且我们家有小伯特,不用担心家里的产业会被任何人抢走。”

    “要我说,咱们应该把卢家庄到班内特家之间的草地和后边的林子也买下来,据我所知,这片地方还是没有主的。”林珍是经历过中国蜗居式生活的现代人内芯,对于买房子置地有这相当的执着。而且等以后,土地会越来越贵,想买都没处买了。

    “那我要一把□□,冬天的时候带着约翰去自己家的树林里打猎。”自从卢卡斯先生送给伯特一只一个月的比格犬,他就成天幻想着自己去深林中打猎的英姿。

    “小伯特,你的那只小比格才三个月,再配上你现在的身高!相信你们现在也就能追追兔子吧!”哈哈大笑的玛利亚得到了伯特怒瞪。被卢卡斯夫人拍了拍肩膀,她整个人才停止了抖动。

    林珍真没觉得这有什么好笑的,外表英国人内芯中国人的她,真心觉得英国人的笑点跟她不在一个维度上。

    “好了,伯特可以多喝些牛奶,这样就能快些长高了。玛利亚,你没什么事的花帮我缠钩花边的线好了。”夏绿蒂根本就不知道,他再一次踩到了伯特的脚痛。他在同龄人中算是最矮的,与他同龄的班内特家的五女儿莉迪亚都比她高半个头。

    “珍妮~”,伯特眼眶红红的,委屈得像是马上就要哭出来了。林珍只得走到他身边,亲了亲他的脸颊,对他道:“好了伯特,你是男子汉。干嘛跟玛利亚一般见识?她比你大七岁,她的画画得糟糕透了。想想这个,你会高兴很多。”

    伯特泛着鼻音,囔囔的说:“她那么笨,谁要跟她比这个?”玛利亚根本就不懂什么叫绘画艺术好吧。

    “哦,伯特!你怎么可以那么说我?还有珍妮,谁都有一两项不那么拿手的事,干嘛总拿来说嘴?”玛利亚也很生气,她画个苹果像橙子也不能怪她啊,谁叫她就在这方面少根筋呢!

    “那你也不要总是笑伯特。”林珍懒懒的怼了一句,总欺负小那么多的弟弟算什么本事。林珍此时已经忘记自己也总喜欢欺负逗弄伯特,她的双重标准,总是能在适当的时机发作。

    “好了,好了,不想在起居室待着的,都去睡觉。”夏绿蒂揉了揉额角,她弄了一天的花边有点眼花,可不想再听见弟弟妹妹们的吵闹声。顿时起居室安静了下来,夏绿蒂还是对下面的妹妹们和弟弟还是很有威慑力的。

    “那我去弹首曲子吧。”林珍翻开钢琴盖子,并没有弹平时的练习曲,或是其他的舞曲,她想了想弹了一首旋律舒缓轻柔的《薰衣草》。

    “珍妮的钢琴弹的越来越好了。”进来一会的卢卡斯先生说,他指的好,并不是技巧,而是指林珍善于用琴声抒发情感。

    那琴声中蕴含着的清新自然和自由的芬芳以及深深的浪漫并不是每一个熟练掌握钢琴指法技巧的人都能表达出来的。

    “是的,爸爸。我喜欢弹钢琴,喜欢画画。”这一世,林珍所能接触到的乐器就是钢琴、小提琴,虽然她是来了这里才开始学西洋乐器的,

    但她的古典乐器像是琴、筝、琵琶、笛子学的都很好,又有无崖子的悉心教导,从乐理到情感的掌握,都恰到好处,学起西洋乐器当然福至心灵,一通百通嘛。

    其实小提琴她学的更好,不过家里只有一把小提琴,放在卢卡斯先生的书房中。

    所以林珍在闲暇的时光中,都是坐在起居室的钢琴前来上几首。感受着音乐带给她心灵上的宁静和舒缓。

    “那很好,等珍妮办成人舞会的时候,要给他们来一曲,让他们见识见识,什么才是演奏家。”卢卡斯夫人指的是,没事就到处炫耀自己女儿的班内特夫人。

    她总是说自己的女儿有多么优秀,钢琴弹的有多好,技巧有多么娴熟,包含的情感有多么丰富。

    每次听这个女人炫耀的时候,其实卢卡斯夫人都有点不忿,她的大女儿、二女儿也不比班内特家的差,可她的教养,使她不能跟这样的女人一较长短。

    但卢卡斯夫人就是憋着一股劲儿,准备等她的三女儿成年,可以交际的时候,好好的炫耀一番。

    圣诞节前夜,卢卡斯夫妇趁着四个儿女都睡觉去了,把准备好的圣诞礼物一一放进了他们各自的圣诞袜子里。

    夏绿蒂的是她一直想要的是一条红宝石项链,她需要一条这样的项链在舞会中提高她的身价。棕发棕眸的她配红宝石项链一定光彩照人。

    玛利亚与夏绿蒂的红宝石项链做功一样,款式类似的绿宝石项链,绿宝石和玛利亚那双绿色的大眼睛一样的眼神,像是一池碧绿的湖水,让人忍不住去亲近。

    给三女儿珍妮的她要求好久的《大英百科全书》第四版。哦,卢卡斯先生确实很偏心三女儿,这个礼物是所有礼物中最难买到的。

    小伯特的礼物最好办了,送给他的就是他一直心心念念的新马鞭。他去年刚得的一匹小马驹,枣红色的,响鼻打的特别响,伯特几乎每天都要去看看它。

    林珍是全家人起来最早的一个,她要去收获她的圣诞礼物。她早就知道卢卡斯夫妇送她的是什么,为了不让夏绿蒂和玛利亚嫉妒,她要先把这份礼物收起来。

    “哦,早上好,珍妮小姐。圣诞节快乐,您起的可真早。”刚收起礼物,她迎面便遇上了,给客厅的花瓶换水的女仆艾米。

    艾米就是今年新雇佣的女仆之一,她家是卢卡斯家的佃户,今年二十岁,原本在伦敦给一个律师家庭做女仆,听说家里人说,自家的地主家要雇佣新女仆,她为了能离家近点,就近帮衬家里,便在原来的主家辞职,来了卢卡斯家。

    “早晨好,艾米。圣诞节快乐,你头上的小碎花很配你哦。”林珍觉得这个艾米在手工方面是个人才,用缎带做的头饰真心挺好看。

    当然,这个时期的英国女士都会做这玩意儿,但做的别致又好看的,却没有多少。

    “是吗?我那还有两朵,珍妮小姐要是喜欢的话,送给你好了。”艾米听了林珍的话亮起了大大的笑容,她喜欢别人夸她的头饰做的好,她最擅长的就是做这个。

    “早上好珍妮,早上好艾米。圣诞节快乐。”同样因为礼物早早起床的伯特,见到正在说话的林珍和艾米便上前来打招呼,但是他等不急她二人的回话,就蹭蹭的跑去看他的圣诞礼物了。

    接下来,夏绿蒂和玛利亚以及卢卡斯夫妇陆续来到餐厅,等女仆把早餐都摆好后,要做虔诚的祷告。

    按照卢卡斯先生的要求,今天是圣诞节,这一天在卢卡斯家是绝对不能省略掉餐前祈祷的。

    等卢卡斯先生念完长长的祝祷词,林珍便优雅的吃起了自己的早餐。

    都说英国的饮食为黑暗料理,其实这也是对英国的饮食文化的一种偏见。它可能没有多好吃,但你要是说绝对难以下咽,其实也不然。

    一块松软的白面包,夹上一根烤的焦香的德国白香肠,再来一杯奶油香菇浓汤和一小碟生菜沙拉,林珍吃的饱饱的。

    她准备先去树林那边逛一圈,然后趁着阳光还好,靠在床上看会儿书。等下午茶的时候,让安做个奶酪蛋糕,再来杯红茶。

    林珍很想抻个懒腰,在“哎”的一声叹口气,然后再嘀咕一句,“这就是人生”。不过,很显然,这样的动作只能在没人的时候偷着做。

    白雪或压在树杈上,或压在枝头,给冬天的树林添上了纯洁的色彩,林珍走着走着,便见到前面有个黑发姑娘。能这个时候在这边散步的,一定是班内特家的三女儿玛丽班内特。

    “嗨,玛丽,等等我!”林珍挺高兴在这里遇见同路人。快跑几步追上不远处站定的玛丽,“圣诞快乐,亲爱的玛丽小姐。”

    “圣诞快乐,亲爱的珍妮。”玛丽班内特并不是一个善于与人交流的小姑娘。她和林珍打了招呼后,只是腼腆的一笑,就与林珍并排走在铺满积雪的林荫小路上,也不出声。

    林珍看着这样安静的玛丽,回想着她在原著中的形象。原著中的玛丽是一个因为父母的忽视和平庸的外貌而自卑,又有些虚荣,还有点不谙世事的小学究。

    她能背下并理解那冗长的描述哲学思想的语句,能把指法难度高深的钢琴曲弹的很娴熟。

    可见她多努力,就算缺少天赋,也可以多加雕琢便能成材。只可惜,她的父母、姐姐们并没有发现这些。最后,让她变成了一个故作高深,生气全无的书呆子。

    林珍想来想道:“我收到一套《大英百科全书》,作为圣诞礼物。如果你要是感兴趣,可以来我家看,但是不能带走。”可能这个话题能让玛丽感兴趣?

    “好啊,那我明天去你家可以吗?”玛丽听到这套书名,眼睛一下亮了起来。她那向往的眼神好像在发光,此时她相较于欧洲人有些柔和的五官看起来也明艳了好多。

    “其实,要我说,玛丽,你应该减肥了。”这是林珍的真心话,班内特家的人都比较丰满,玛丽也是。脸上的肉已经把她本不甚清晰的五官轮廓包裹的更没有立体感了。

    难怪玛丽自己也觉得她不漂亮。若把脸上的肉减下去,玛丽的五官绝对能立刻清晰立体五个度。

    “你说减肥?为什么?”玛丽有点不太明白林珍的话,盯着她再一次确认自己有听错了。

    “你不觉得,你没有吉英她们漂亮是因为脸上的肉太多的缘故吗?”林珍还是觉得跟玛丽说话要一步到位,委婉一点她未必能听得明白。

    “真的吗?是这个原因吗?减肥以后,我就能变漂亮吗?”听说,减肥能便漂亮,玛丽一把抓住了在她身边的林珍。双眼像是藏着星星一样,一闪一闪的,好像在祈求林珍给她肯定的答案。

    “当然,你的轮廓不够立体,所以把肉减下去,让五官便的清晰立体起来,不就漂亮了吗?”现在确实是满脸肉啊。

    可算找到不漂亮的原因了,原来是肉太多的原因。可吉英她们都很丰满,为什么就自己不漂亮呢?玛丽有点困惑的看着林珍,再一次确定道:“是吗?”

    林珍看着玛丽认真的点了点头,大声的说,“是”。不过肥肉减掉后也一定没有吉英那么漂亮,相信玛丽应该不会因为这个原因而嫉恨她吧。

    玛丽回家后,默默的回了房间,在梳妆台上的镜子前,认真的看这自己。她不得不承认,卢卡斯家的珍妮没有骗她,她的脸上肉是挺多的。

    玛丽得到这个认知后,便决定每餐都只吃平时一半的量,而且不吃炸鸡腿一类的油炸食品,炸土豆也不吃,多吃生菜沙拉这样的食物。

    待一个月后,玛丽已经成功减下十五磅的时候,班内特一家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玛丽在减肥,可见玛丽平时被忽视的程度。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玛丽拎着一个装着家里女仆考的小饼干的小篮子,哼着乡间小调,来了卢卡斯家拜访。

    “嗨,珍妮,怎么就你自己?”玛丽想让珍妮看看她减肥的成果。她觉得还是挺成功的,她的脸变小了不只两圈。

    “我父母带着夏绿蒂和玛利亚以及伯特去伦敦参加社交季了。”家中留了一个女仆照顾她,所以说,现在卢家庄她老大。

    “那你怎么不去,那是去伦敦呢!”玛丽有些羡慕夏绿蒂他们能去伦敦,她也只有去舅妈家做客的时候去过一两次。

    “去干什么?我又不能去参加社交季。要我说伦敦即使是冬天,空气也不怎么好。我去了也是在屋子里待着,若是去逛街买东西,又没有足够的钱。”

    “说的也是,你才十三岁。”自己也才十二岁,自己还要三年才能去社交,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能不能去伦敦参加社交季。

    “咦?你瘦了好多啊!我说的不错吧,只要你瘦下来,就会变漂亮的” ,而且也比以前精神了。

    “还是比不上吉英和你,”再怎么瘦也不是最漂亮的那个。玛丽撇撇嘴,有点失落。

    “……”,这还让人怎么接啊,她能说不光比不上吉英和她自己,还比不上玛利亚、夏绿蒂、伊莱扎和莉迪亚,也就和吉蒂差不多。

    伦敦的社交季结束后,卢卡斯一家便驾着马车回了郎博恩。“爸爸、妈妈,欢迎回家。”林珍先跟已经脱掉大衣的卢卡斯夫妇拥抱,两个多月没见,她一个人在家有点冷清,还挺想他们的。

    “欢迎回家,夏绿蒂、玛利亚还有伯特。”一一与林珍拥抱过后,卢卡斯夫人宣布了一个重大消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