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北宋武侠11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65章 北宋武侠11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丁春秋之死

    “星宿老仙,法力无边, 攻无不克, 战无不胜;星宿老仙, 法驾中原, 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星宿老仙,法力无边,仙福永享,寿与天齐”, 声音是从远处传来,紧接着是一阵喧天的锣鼓声。

    无崖子极目望去,永远急进的一行人身着白衣,队伍长达百米左右, 前后又有锣鼓乐队击鼓奏乐, 队伍中间有八人抬着的肩舆 ,队伍中的人无不是喊着口号。

    无崖子见远处这一行人,便心中有数。队伍中间,八人抬着的肩舆上坐的必然是他的逆徒丁春秋了。

    听说他在星宿海, 建立的门派就叫星宿派,而他便自称星宿老仙, 看来是果真如此了。

    这派头也是随了他的性子,端地是既恶俗又嚣张!

    “天意!”无崖子看了这对人一眼暗道, 我本是急着回聋哑谷, 想早点知道, 女儿的消息,并不会现在就急着清理门户,给自己报仇。

    可奈何逆徒就在眼前,这门户不清理都不行,不报仇都不行了。

    逍遥派就是随心随意逍遥行事,但也尊重天时地利人和,仇人就在眼前,这就是天时地利都在叫你现在行事呢。

    无崖子只能心里暗道,看来青萝的消息得晚一点才能知道了。又暗怪丁春秋出现的不是时候,耽误了他和女儿见面的时间。

    想到这里登时有点恼了,且看他双臂扬起、两手一挥,立时宽大的道袍迎风飘起,大袖舞动,双掌向前一推,内力引着飓风狂沙,向前方已然走进的丁春秋的队伍袭去。

    顿时,丁春秋的队伍东倒西歪乱作一团,鼓乐礼器,纷纷噼里啪啦掉落在地,丁春秋乘坐的八人抬肩舆也翻倒在地。

    不过丁春秋此人武功高强,肩舆虽然翻倒,但他却安稳的落在了地上。只见那丁春秋,一身白色道袍,须发如墨,手持一根拂尘,很是有一派仙风道骨的气象。

    不过此刻他的面色,可不是多好,眼看自己的弟子门人个个摔倒不起,哀嚎遍地,丁春秋已经气愤到了极致。

    不过他也不傻,能够一招制敌与如此的人,武功定然不低,内力比他只强不弱,在惹不起的人面前,丁春秋还是很有分寸的。

    他没有立时出声喝问,他还有众多弟子,不怕没人上前叫阵。

    “前方何人?敢阻我星宿派去路,可是不要命了吗?还不速速跪下?给本公子的师傅,星宿老仙,赔礼道歉!” 出声的,此人正是星宿老怪的大弟子,道号摘星子,星宿派的大师兄,是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面目颇为英俊,内力、轻功均不错,出手狠辣。

    而且他惯是擅长拍马和揣摩丁春秋的心思,他逢迎丁春秋的功力更是一绝。

    现下就是他对师傅表中心的机会。虽面容不错,可表情狠沥,眼神恶意尽显,这哪配做逍遥派的弟子。

    无崖子认为,此时丁春秋还未被逐出师门,他所收的徒弟,自然规属于逍遥派,看着丁春秋自甘堕落到如此地步,心头火顿时呈燎原之势串起老高,也不知师妹当初看中丁春秋什么?

    长相没有自己俊俏,武功没有自己好,人品更是差的离谱,师妹这是什么眼光,哼!

    思及此处,无崖子更是气愤难当,又是一个挥手,丁春秋等几个能站着的在此被扫倒在地。

    又被这种劲道少落在地,丁春秋才仔细观察此人,定睛细看,才发现,一个不可能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就那么站在自己的面前,

    他还以为自己遇到了鬼,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消失,这才确信确实是师傅针对自己的面前!(哎呀妈呀,这不是师傅吗?)丁春秋登时吓得肝胆俱裂,差点就要跪在地上求饶。

    不过,丁春秋转念一想,当时他确信自己已经把师傅的全身筋骨打到碎裂,他根本就不可能再有能力对自己产生威胁啊!

    嗯,刚才那两招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若是现在擒住这老东西,说不定还能逼问出北冥神功的下落,顺便夺得七宝戒指,成为逍遥派的掌门。

    他这就便道:“师傅多年不见,别来无恙啊?亲自来见徒儿,是否是要传给徒儿本派镇派之宝,七宝戒指?还是想要将那北冥神功传给徒儿,再让徒儿继任掌门之位啊!。”

    逍遥子眼角抽搐,顿时觉得最瞎的还是自己,当年怎么就看着这小子长相不错、根骨还行,收了他做徒弟的?难道当时自己脑子进水了不成?

    丁春秋此番作态使得逍遥子原本想要逗弄丁春秋的心思淡了不少,返还了默然的神态,冲着丁春秋说道:“今天我就清理门户,废了你这逆徒!”

    而丁春并不把无崖子当成一回事,早已认定这他这师傅不过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并不在意无崖子说的什么话。

    只是想早点得到象征掌门之位的七宝戒指和北冥神功的武功秘籍。也不由分说,运起化功大法就向无崖子攻了过来。

    无崖子倒是真没想到,丁春秋有这么不怕死,敢直接攻过来,不过无崖子练的是正统逍遥派顶级功法,可比只学了皮毛的丁春秋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之前丁春秋能偷袭成功也是占了他神智不清、精神恍惚的便利,现下如何能让他得了逞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一眨眼的功法,二人就战在了一处。两人你来我往招招要害,都想直取对方的命门,可二人的招式却飘逸若仙、衣袍翩跹,让在一旁观看的星宿派弟子们忘了逃跑,只道二人像是仙人比抖。

    站在近处的摘星子更是心中骇然,他从不知师傅除了化功大法外还有如此多的招式。

    他观师傅叫那突然出现的着淡蓝色道袍的美男子为师傅,而那美男子却叫他师傅为逆徒,怪不得星宿派大师兄这个位置的规矩是如此,一定是师傅也做过同样的事。

    他眼见着师傅已然落了下风,就像趁着现在无人发觉赶紧逃跑。还没退出几步远,就听‘啊’的一声惨叫,他师傅丁春秋就倒底不起,原来是被无崖子一掌拍在了丹田之上费了内力。

    此时丁春秋见大势已去,正想趁机下毒,却又被无崖子啪!啪!啪……连着八掌拍碎了他周身所有大穴,若没有仙人之力,丁春秋这辈子是休想再活动四肢了!

    无崖子睨了趴在地上的丁春秋一眼,哼,就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让他尝尝自己前些年的那种滋味!他此人还是挺记仇的!

    无崖子一转眼就看到了,呆立在一旁的摘星子,只觉此人甚是碍眼,运起北冥真气,单手吸住一颗石子,食指一弹,正打在摘星子的丹田之处。摘星子顿时如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软在地,他这是武功尽费了!

    再看无崖子,掸了掸没沾染一丝灰尘的袖子,拂衣转身而走,身形潇洒,神态轻松,像是拔下了插在心头多年的硬刺!

    此番行事最是应和那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无崖子并没有要了丁春秋的命,可不代表星宿派的别人不会,丁春秋随身携带的东西指定不孬。

    那些没有被无崖子波及的弟子,当然不会放过了,就算只是些微银两也不错啊。

    星宿派的弟子可不是什么善人,再说丁春秋做师傅的时候也没与这些徒弟攒下什么师傅情分。

    此次自然群起而攻之,连带这摘星子也被杀之而后分赃。

    最后,丁春秋与摘星子竟然连内裤都被扒下来,赤条条的暴尸于荒野。

    林珍没过多久便等来了开封李府中的管家,与管家交代了此事后,她便撒手不管了。

    等金盏、银篓、玉翅、晶眸、乌金、端石四大侍女和两大小厮来了以后,林珍便招了他们六个过来。

    她是打算先置办些产业的。他们逍遥派是不缺钱,但也没有多富裕就是了。

    就说这聋哑谷也不是他们的地盘,也没有正式的地契,只不过是他们先占了去,而且这里地处深山,没有人来抢罢了。

    林珍现在想养活这么多幼年乞丐,就得努力赚钱。不过饭要一口一口吃,胖子也不是一天长成的。

    所以她打算先重操在红楼中的就业,在开封置办个花卉铺子。这花卉,成本低,回报率却高的离谱。

    说来不就是那么些长得别致好看的花草吗?爱的人觉得值千金,不爱的人弃之如敝屐。

    这事先是吩咐金盏主办,玉翅协理晶眸、乌金打下手,都上了轨道后再叫金盏回来,那个花店就由玉翅经营了。

    这样是看看金盏的办事能力。

    林珍看得出,这金盏是个有能力,有野心的,就是不知道她是否能沉得住气?对自己的中心有几何?能不能通过自己的考验?若是能,她是准备培养着金盏以后重用的。

    预备着手的事都吩咐下去,几个丫头和乌金也都去了开封,身边就剩了端砚,很是能沉得住气,稳得很。林珍就叫她给管家打下手去了。

    这回剩了林珍自己才好,这样方便她行事,毕竟琅嬛福地里的那些武功秘籍还缺降龙十八掌不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