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北宋武侠09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63章 北宋武侠09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矮人在未来     第9章再见管青衫

    “何人击鼓, 带上堂来。”县衙正堂传来一个威严而清冷的声音。林珍一时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

    这时,堂上传来‘威……武……’的声音, 紧接着林珍就跟着孙夫长和两名守卫带着叶二娘进了公堂。

    林珍抬头一看, 发现坐在堂上的县令竟是熟人。此人正是林珍在去大理都城的路上,遇见的管青衫。

    而管青衫此时,心中也起了波澜。这位姑娘怎地和自己在几年前, 到大理游学的时候,认识的李青李公子的面貌如此相似?难道是李公子的妹妹或姐姐?

    林珍眼珠一转,从袖袋里拿出一本册子递给了堂上的衙役, 让衙役转呈给县令大人。

    管青衫接过册子, 竟然是一份身份文牒!他翻开来一看,正是当年他带着李青李公子, 在开封所办理的那一份。

    管青衫当下明白, 原来那位李青李公子原是一位女公子, 也就是堂下的这位姑娘。

    林珍这是公然的走后门,可就是她正大光明的样子,谁也没以为她是在走后门。

    不过不论如何,审案的规矩和过程是要走的,管青衫立时喝问道:“堂下所立何人,有何冤要申, 可有诉状呈上来?”管青衫的语气虽严厉, 但眼中却带着笑意。

    林珍和他朝夕相处一年之久, 对他也算是了解了, 见他如此行事, 又眼带笑意,便明白他是认出自己了。

    没有跪拜,只是俯身一礼再道:“小女姓李,家住开封府,自幼习武,今天,正要从此地路过,赶回老家河南信阳擂鼓山。恰巧路遇这个恶妇,少室山脚下的石凳上折磨我怀中所抱这名婴孩儿。

    婴儿哭声之大,令人听之心里发疼。我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少室山脚下虽荒凉,但并不致了无人烟,婴儿哭声如此之大,为何没有人出来制止?

    小女不明所以,便前去探查,发现此毒妇,正是恶贼二娘,专门偷取别人家的孩子,供自己折磨取乐,此毒妇可能已经作案六年之久了。

    此事起因是这毒妇的姘夫,少林寺主持方丈玄慈,伙同二十几个江湖好手劫杀了另一位武林人士,期间误伤了那位武林人士的妻子,遭到报复,那位武林人士为报复少林寺主持方丈玄慈,把他和叶二娘的私生之子盗走。叶二娘性情大变,你偷盗别人家的婴孩儿折磨取乐,死了一个就再偷一个。

    如此作案已经六年之久,而少林寺主持方丈玄慈明知此事,却不加以制止,还放任不管,更是助长了叶二娘的恶毒气焰。

    以致好多家庭遭遇了如此迫害!我救下此婴孩儿,又了解事情始末,便废了这毒妇叶二娘的武功。

    带着她偷来的这名婴孩儿与她来到县衙报案。因事急从权并未来得及书写诉讼状纸,还请县令大人见谅则个。”

    管青衫听了林珍的话,当下也是骇然:“李姑娘所讲此事,真是骇人听闻。但本县令,不能听你一面之词。还需查实此事,再做定夺。”

    林珍听了管青衫的话,只是微微一笑:“正该如此,县令大人,公正贤明,定会还这些含冤而死的婴孩们和他们的父母一个公道!”

    “来人带少林寺方丈主持玄慈前来”,管青衫还要传唤玄慈,听听他怎么说?

    几名衙差领命刚要出去,林珍出声道:“且慢,大人,那少林方丈玄慈武艺高强,又在江湖人士中威望颇高,我怕有江湖人士上前阻拦。这些衙役并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还会枉送了他们的性命。不如带一队弓箭手随行护卫,不知县令意下如何?”

    管青衫想想觉得林珍的提议也好。他也不想手下的衙役出任何差错。于是传令:“传令下去,由20名弓箭好手护送衙役去办案,如有反抗,格杀勿论。”管青杉留了个心眼儿,万一那群江湖匪徒真有敢抗令的,不能叫自己身边人吃亏。

    待衙役出了公堂,管青衫便让身边的下仆给这位李姑娘搬了把椅子,请李姑娘稍等,示意林珍可以坐在椅子上的。

    此时公堂大门之外,已经人山人海,也有不少丐帮弟子在外徘徊,为的应该是帮助少林探听消息。

    这丐帮在帮主汪剑通的带领之下,多是以少林为马首是瞻,现在听说少林出了此等大事,定要第一时间通报帮主。

    林珍猜得不错,丐帮帮主汪剑通此时正在洛阳,不过在他接到手下弟子传来的有关玄慈的消息时,已经是第二天了。那时早已判决完毕。

    而此时少林寺已经接到丐帮所送来的消息,玄慈静坐不出声,玄苦、玄难、玄悲见玄慈如此,便已明了此事怕是真的了!

    正想不出如何应对之际!玄慈站了起来,脱下长门□□,摘下僧帽,朝三位师弟作了个佛礼,“此事因老衲而起,便让老衲来结束此事。”说着,就想自断经脉而亡。

    玄苦、玄难、玄悲三位师弟,见此虽不忍,但也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来解决此事。

    这与少林寺来说并非光彩之事,若选择就此死去,一切就会不了了之!

    可就在这时,大殿中门被一股大力推开,一道青色身影闪了进来,伸手点住玄慈周身大穴,让他运不得内力,又一伸手,直接卸掉玄慈下吧。这是怕他学叶二娘咬舌自禁,而来人正是林珍。

    原来坐在公堂上,等着衙役回来的林珍突然想到,原著中的玄慈不就是为了少林清誉自尽而亡吗?

    所以林珍便对管青衫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若是这样不管此事真伪,少林寺就会摘的干干净净,凭什么?这如何让那些死去的婴孩儿的冤屈得到昭雪?

    于是,自告奋勇要亲自去带回玄慈。管青衫还是相信林珍的为人的。遂允其前去,也就有了刚才的那一幕。

    其实林珍也有些害怕,原著里少林寺中出现的那个扫地僧今天会出现,她都准备好用毒了,谁知扫地僧并没有出现。

    众僧见玄慈被制住,纷纷想要攻向林珍,却因她有玄慈在手,不敢急切上前。

    林珍见此状况便道:“众生念念在虚妄之相上分别执著,故名曰妄念,言其逐于妄相而起念也;或难知是假,任复念念不停,使虚妄相于心纷扰,故名曰妄念,言其虚妄之相随念而起也,众生由其不达一真法界,只认识一切法之相,故有分别执著之病。(随便摘抄的佛经,若有不好之处,请给小猫指出,马上改正。)众位大师你们着相了。”

    随后林珍扯着玄慈的僧衣,运起凌波微步,便飞将出去。她其实是在逃跑,虽然现在扫地僧没出来,难保再多待一会,他会不会出来!

    回程走到一半时,正好遇到了去往少林寺的衙役和弓箭手,林珍便落了地,把被点住周身大穴的玄慈交给了衙役。自己运起轻功回到了

    县衙大堂之中。

    出乎林珍意料的是,玄慈并没有推脱,而是供认不讳。还算有些骨气和担当,林珍也对玄慈刮目相看,发现他其实没有自己想的那么可恶。

    而被按上下巴的叶二娘,只是冲着玄慈摇头,低声呢喃着,“不要、不要……”就在此时此刻,她还想保护玄慈的名誉。

    可她做任何事情已经于事无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而管青衫判决如下,此事虽非玄慈所为,却因玄慈而起,又因玄慈对叶二娘做此恶事不加以阻止,罪加一等,然其是出家人,有度牒在身,不受刑罚。

    可本官认为,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才能算出家人。而玄慈此人,面对如此之多的婴孩受难,竟不加以制止,无动于衷,无有一丝出家人的慈悲之心。

    又有早年与叶二娘通奸,本也不是出家之人了,本官判少林主持方丈,玄慈,夺去度牒,废去武功,贬为官奴。

    此案首恶叶二娘,行事恶毒,无有顾忌,被捉拿归案,拒不认错,废去武功,贬为官奴,另赔偿受祸害的每一个家庭,纹银五十两。你二人可有异议?”

    叶二娘见玄慈不说话,便也不说话,管青衫可不管他们脾气如何?既然不说话,他就当是默认了,让他们签字画押。喊了一声退堂,衙役们又都高喊,‘威……武……’,而公堂大门就在这‘威……武……’的声音中徐徐关上。

    就在此时,林珍一掌拍在玄慈的任脉中枢之上,玄慈身上的内力源源不断的涌向林珍,而林珍也运起北冥神功的心法炼化这些外来的内力。好一会功夫才算完成。

    而此时的玄慈苍老了不只十岁,武功算是全废了。

    林珍做完此事便朝管青山点头道:“县令大人,小女帮你废去此人的武功。”

    管青衫不懂林珍武功的奥妙,见林珍行事完毕,便挥手让衙役们把叶二娘和玄慈,带下去到牢房关押。又命剩余衙役,去叶二娘在少室山下所在的居所抄家。

    管青衫看见林珍着女装的样貌甚是清艳,心下不由一荡,便道,“当年不知李姑娘是女子,多有唐突冒犯还请李姑娘海涵!”说完,管青山还朝林珍作了一个揖。

    林珍朝着管青衫噗嗤一笑道:“管兄,不必多礼,我是江湖儿女,管兄只管当我是男子便是。

    对了,我本名叫李青萝,李青是化名。当时,为了掩饰身份编了假名,也请管兄海涵。”说着也学着管青山一样,朝他做了一个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