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北宋武侠08

【书名: 林珍的综穿人生 第62章 北宋武侠08 作者:躲懒小馋猫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矮人在未来     路遇叶二娘

    林珍快到少室山的时候, 遇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这人左右脸颊上各有三道血色旧痕, 手中抱着一个刚刚出生不就的婴孩儿正在磋磨。

    此地虽是少室山下, 荒凉冷僻,少有人烟,但也不至于此婴孩儿哭的如此大声都无人来救。这是叶二娘!

    林珍看得心下怒火飙升, 愤怒至极,该死的玄慈,什么慈悲为怀, 什么普度众生, 任由叶二娘祸害这样幼小的生命,不多加管束, 还任由纵容, 她林珍今天就要扯下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心思丑陋的真小人的遮羞布,让天下人看看这少林主持的真面目。

    林珍运起北冥真气,扬起右臂,伸出右掌把叶二娘怀中的婴孩儿吸了过来,抱在怀里。

    她厌恶急了叶二娘这人,定要废了这叶二娘, 让她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

    自己的孩子被偷走了, 就要偷别人的孩子来折磨。她真真是死有余辜, 但若是让她死了, 那样的惩罚比起她所犯的罪行实是在太轻了。

    她应该为她所犯下的罪行恕罪, 应该让这场悲剧的源头玄慈受到应有惩罚。

    但就算这样也不能弥补她所犯罪行的一二,也不能让那些丢失婴孩儿的母亲和家庭释怀。

    少林寺和寺中主持玄慈对此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应该对那些被害家庭予以补偿。

    正好现在被她给碰上了,若不废了叶二娘,还不知道要有多少婴孩儿遇害,要有多少母亲和家庭承受失去孩子的痛苦。

    她就算看原著的时候稍微同情了一下叶二娘的遭遇,但是见到此情此景,林珍只能更加厌恶这个可悲的女人和她的可恶的男人。

    叶二娘在少室山下横行惯了,今天看到有人敢管她的闲事,登时大怒,扬声怒喝道:“你敢坏我的事,把孩子还我!”

    “你不配如此和我说话,”林珍懒得理会叶二娘,未等此话说完单手抱着婴孩儿,这就攻了过去。

    一来一往间就一掌拍在了叶二娘的丹田,废了她的内力,再一掌拍在了她的后心,震碎她全身经脉,此后就算叶二娘内伤全好,也再不能练武,只能做到正常走路而已。她再也不能危害任何小婴孩儿了。

    叶二娘此时还没加入西夏一品堂,也不是什么四大恶人的老二,武功弱得只能算不入流,她也就能去普通农户家偷偷婴孩儿,和折磨这些偷来的婴孩以泄心头之恨。

    她此刻栽倒在地,满身尘土,模样很是狼狈,且由于林珍的两掌打的着实不轻,现在的叶二娘已经疼晕过去了。

    林珍见此无法,只得拽起叶二娘的衣裙一角,运起凌波微步来到登封城外。

    进城便不好使轻功了,只得一手抱着已经被林珍安抚睡着的小婴孩儿,一手拽着叶二娘的一角,拖着她走路。

    而城外进出城门的百姓们看着这一幕都觉着甚是奇怪,围在一旁指指点点。

    林珍见此也觉得就这么进城也甚为不妥,眼珠一转,又有了好办法,便清清嗓子道:“小女初来宝地,见到此毒妇正在少室山脚下折磨我怀中抱着的这个婴孩儿,便出手制作,打斗间发现,此女就是毒妇叶二娘,大家可能不知道,这叶二娘是何许人也,但是她的姘头这登封城的人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正是少林寺方丈玄慈是也。

    不错,现下躺在地上的这名女子正是主持玄慈的外室,玄慈因为数年前错杀他人妻子,仇人来寻,便把他与这叶二娘的私生之子偷了出去。

    这叶二娘从此便以偷别人家孩子来折磨取乐,死了一个再偷一个,我怀中抱着的这个婴孩儿,正是她偷来折磨的。

    小女见此,救下这个婴孩儿,打伤了这个毒妇,烦请有愿为此婴孩伸冤者,去城门处请一军士过来,由军士押解此毒妇去县衙报案。

    再有,知道谁家最近丢失婴孩儿者,帮忙转告,以求这名小婴孩儿快速找到他的生身父母。

    小女见这名婴孩儿的襁褓用的是上好的细棉布,他也应当是好人家的孩子,万望各位多加相助了。”

    周围百姓听到如此骇人听闻的秘辛,无不瞠目结舌,有好事的人就跑去城门处请军士了。

    而围观的百姓纷纷议论,甲说:“不能吧,听说这少林寺的主持可是得道高僧。”

    乙说:“怎么不能,你没看这位姑娘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丙说:“恩恩恩,这位姑娘说的有理有据,还要报官,怎么可能是假的。”

    丁说:“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那个玄慈大师,还主持过施粥事宜,我见着还觉得慈眉善目来的……”

    林珍听此言论微微一笑,突感一道怨毒的目光射在自己的后背,回头一看,确是叶二娘已经醒来。

    林珍朝叶二娘微微一笑:“怎么?恨我?怨我?是恨我捉了你为民除害,还是怨我曝光了你的姘头?”

    叶二娘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我不会叫你得逞的。”说完就要嚼舌自尽。

    可林珍哪能让她如愿,快步上前,咔吧一声卸了她的下巴。又对围观的群众俯身一礼,道:“烦请诸位做个见证,我并非要折磨,虐待与她,只是她情知事情败露,要自尽,小女才卸掉此毒妇的下巴的。”

    又有好事者道:“姑娘放心,我等都是见证。如此人真当做了姑娘所说的那等恶事,真该千刀万剐。”

    叶二娘现在正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只得狠狠的盯着林珍,那怨毒的目光犹如实质,如说目光能杀人,林珍是当真要死上千遍万遍了。

    “大家放心,小女正是查明此事,才敢带此毒妇见官的,小女自幼习得武艺,为的就是行侠仗义于世间。

    见不惯此等恶人行此等恶事。定要让那虚伪小人暴露于阳光之下,必要让那被害而死的婴孩儿们的沉冤得以昭雪”说完,又对这周围人施了一礼。

    四周民众都纷纷叫好,也有几个江湖同道出声质疑,“你怎么知道如此秘事?玄慈大师德高望重,怎会行此恶事?你如此抹黑少林方丈,说出你的目的!”

    林珍不慌不忙的道:“我如何知道的不要紧,要紧的是我说的是不是真的,我知各位同道一时不能相信小女所说的实话,可一会见了县令大人,让县令大人查明一切就好。”

    那几个同道一听要见官,本能的厌恶,“这件事乃武林之事,我观姑娘也是江湖中人,为何执意要见官?不能以武林之间的方法解决此事?”

    林珍皱了皱眉头:“此毒妇所杀害的婴孩儿不是武林人士,被杀的婴孩儿们的父母不是武林人士?为何要用武林的方法解决?再说,如何用武林的方法解决?比武吗?谁不知道玄慈武功高强,怎么?他打赢了我这个抓住他姘头的事,和他姘头杀害众多婴孩儿的事就能了了?那些婴孩儿和他们的父母怎么办?他们怎么甘心?难道要让他们跟玄慈比武吗?”

    周围的普通人都纷纷点头,对他们来说,少林寺主持身份虽高,可却高不过官府,而且现在国泰民安,大多数人更相信官府,这是与所谓的江湖中人和武林人士完全不同的,对于武林人士,少林寺就是他们的高山,主持公道的地方,现在这样一个地方的最高主持者是这样的人,完全不能令他们接受。

    林珍瞧见几个乞丐打扮的人已经悄悄离去。并不多加理会。现在丐帮帮主应该还是汪剑通。他要是来了更好,一起送官,汪剑通也不是个好东西。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守卫城门的十夫长就来了(不知道叫什么)。之前守门的军士听了来人禀报,觉得这事不小,得报告长官,于是来的就是守卫的十夫长。

    来人姓孙,是个十夫长。见人群中站着一个衣着华贵的,气质高华、美貌非凡的小姑娘,心想此人非富即贵,出身应当不低,不能得罪,于是上前抱拳道:“可是这位姑娘有事要禀报县令大人,我是这对守卫的夫长,姓孙。”

    林珍抱着孩子给这位孙夫长俯了一礼:“恕小女抱着这个婴孩儿,怠慢孙夫长了。小女姓李,路遇这恶贼在少室山下的石凳上磋磨这个婴孩儿,料定这不是这个女子的孩儿。便悄悄靠近了瞧个仔细。结果走进一看,便认出此人正是那作恶多端的大恶人。这就是那偷婴孩儿的恶贼叶二娘,她的姘头就是那少林寺的主持方丈玄慈 ,我想带着她去见官,可抱着婴孩儿,又拖着她,这样进城影响也不好,所以想请孙夫长押解此犯妇去县衙。”

    孙夫长见这位姑娘虽武功高强,但行为举止确是大家闺秀的做派,有可能是武将之后,更加不敢得罪,想着如果办好此事,说不定能攀上棵大树,虽还是对林珍不卑不亢,但更显殷勤:“即是如此,我带两名侍卫押解此犯,若是她的奸夫来截囚,就不美了。”

    林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林珍与孙夫长走在前,命城门守卫驾着叶二娘在后,来到县衙。后孙夫长带着的这两个守卫也是他的亲信,都是机灵人,见孙夫长对这位姑娘很是恭敬,也是点头哈腰,其中一个更是帮忙敲了两下鸣冤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林珍的综穿人生相邻的书:天敌蜜爱360度:hi,傲娇老公九宵仙途网游之吞天妖帝四爷宠妻日常七薰传当我百世之后[快穿][综]黑魔王日常[综武侠]吾命将休侧心术迷人的她[快穿]快穿之掠夺金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