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遇人渣(二合一)

【书名: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第140章 遇人渣(二合一) 作者:衣落成火

强烈推荐: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红楼之公主无双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1号大街。

    帝都里的街道很多,但是最出名的还是十二条数字大街,其中东西最多最齐全的就莫过于1号大街了。

    尚少宁既然说了时淮乔迁新居后要给他置办一切家居用具,那当然就一点儿也不含糊,很快就带着他们一群人上了街。

    这期间,阿伯塔戴上了面具,时淮……也戴上了阿伯塔赠送的面具。

    时淮一边走一边摸摸自己的脸:“这面具挺有意思的,就是不太好看。”

    以至于他们家亚岱走在自己旁边,更像傍大款的小白脸了……

    尚少宁跟时淮相处这么久了,也看出时淮是有点自恋的,就笑道:“没办法,谁让你长得跟时家那个一样?你要不戴也行,那肯定麻烦事儿多啊。”

    时淮撇撇嘴:“就不能做个样子好看点的面具?”

    尚少宁摊手:“面具本来就是为了不显眼,太好看了当然不行。”

    时淮也明白这个道理,抱怨两句以后也就算了。

    走了一段后,时淮看准一家看着就特别贵的家私城,指了指:“我要进去买买买。”

    尚少宁好笑,背着手说道:“你放心买。”

    时淮:“……”

    等你结账的时候,再笑一个试试。

    也许是太熟了,两人在面基以后,第一次还将就,第二次开始就没什么客气的,互相怼一怼也是常事儿了。

    亚岱和阿伯塔并不掺和,只是偶尔心里泛个酸,把两人拉一拉,

    几个人走进了家私城,时淮回想了一下之前看过的自家那别墅里的设计,直接看准了一整套的室内家具:“要这套,搭配所有房间的。”

    尚少宁表示没问题。

    而这里的导购员一报价……

    五万信用点。

    时淮顿觉无语:“这也太便宜了吧。”

    虽然说如果是他在这个世界刚醒过来的时候,肯定觉得贵来着。

    ——不过想想也不奇怪,这个世界也算是以武为尊了,肯定是跟实力有关的东西贵一些,这些家具虽然多而且精细,但是既不是异植也不是什么战力储备,能有多贵?

    亚岱看时淮有点“输了”,在一旁微笑补充:“所有皮革都换上五级异兽皮毛。”

    导购员也微笑:“二十万。”

    时淮眼睛亮了。

    还是亚岱有办法,这不价格就提上来了吗?

    宁少这个土豪,区区五万完全让他体会不到打土豪的快感啊!二十万就好多了。

    尚少宁哭笑不得。

    其实对他来说,二十万跟五万的差别,也不是很大。

    玩笑之后,尚少宁到底还是感激时淮在他重生后给他的种种帮助的,在离开家私城的时候,他暗地里跟导购员说了,所有皮革用六级最合适的皮毛,这样一来,整套家具的价格也就要高达百万以上了。

    导购员没意见,阿伯塔不发表意见。

    时淮不知道这件事,本来打土豪什么的也就是他开的玩笑而已,但亚岱却是听到了尚少宁跟导购员的交代,挑了挑眉——百万信用点不过是件小事,尚少宁这个气运之子对他家正君的那点真心,还算让他认可。

    家具迅速地买好了,前世糙汉子的时淮压根就没什么精挑细选的天赋,买完了家具就去买一些窗帘被褥之类的其他家居用品,也都是看过以后立马定下。

    大概一个小时过去,时淮就顺利地把所有东西买完,那么问题来了……这还没到中午呢,剩下的时间,他们干吗?

    尚少宁笑道:“我请你们吃饭吧。”

    时淮想了想:“只选贵的?”

    尚少宁忍俊不禁:“保证是最贵的。”

    时淮也乐了:“行了,还是选好吃的吧。”

    事实上,作为大皇子的阿伯塔很忙,作为重生主角的尚少宁也很忙,于是两人其实对帝都里合适且好吃的餐厅没有半点了解。

    可如果真说自己不了解,那不是太丢脸了吗?

    所以尚少宁悄悄给大皇子发了个通讯,由大皇子在光脑上找到了一家帝都口碑很好的餐厅,然后就带着一群人进入那餐厅里了。

    餐厅是自助的,有不同的桌子,有大量的食材,想吃什么拿什么,可以自己动手也可以让餐厅的厨师进行烹饪。

    时淮对这还挺感兴趣的,就让尚少宁大大地松了口气——他要是真在自家这好友面前丢脸了,百分百要被嘲笑至少一年的。

    然而尚少宁没想到的是,他的运气实在是不怎么样。

    这事儿,要从他们进餐厅以后说起……

    时淮拉着亚岱,俩人在食材区里逛着,亚岱负责抱着大大的托盘,而时淮则是大摇大摆地在前面走,每次看到觉得不错的食材了,就捞起来直接往托盘里放。

    没多久,亚岱托盘上的食材就起码几十斤重了。

    而大概是亚岱实在貌美如花的缘故,在食材区里的不少人都对时淮产生了一种深深的不爽感,以至于时淮走一段,都能感觉到如芒刺在背啊,到处都是谴责的眼神。

    时淮耸耸肩,然而并不在意。

    ——他有什么办法呢?自己投胎做了个亚雌却总被人忽略,明明是个雄性的丈夫则老是被人看成亚兽,他也很无奈啊。

    走了一圈后,托盘里的食材起码上百斤了,时淮才意犹未尽地往自家的餐桌旁走。

    但是吧,他才刚走近呢,就发觉……那里有事儿啊。

    时淮瞬间拉住亚岱:“别动。”

    亚岱愣了愣,他走在时淮的后面,因为个子矮,视线全被托盘上的食材给挡住了,而现在他听见自家正君的话,果然不动了,然后把头从旁边探出来,看向前方:“怎么了?”

    时淮摸了摸下巴:“我们可能碰上了小说里的狗血戏码。”

    亚岱稍微思考:“尚少宁和恶毒炮灰的?”

    时淮想了想:“不,应该是主角受、主角攻、恶毒炮灰以及渣攻,四个人修罗场。”

    亚岱:“……”

    在前方,尚少宁正把他托盘里端来的食材一样样下到大锅中,他对面的阿伯塔在调酒,并且给每一只杯子倒上。

    桌边,英俊的雄性兽人面带笑容,殷切地看着尚少宁,温和开口:“少宁,难得在这里碰上,介意我拼个桌吗?”

    尚少宁面无表情。

    阿伯塔开口:“介意。”

    在他旁边,跟时淮长着类似脸蛋然而气质一眼就能让人区分的精细版·亚雌,安静地站在那里,这时候微微皱眉:“先生,你这样说,是不是有些越俎代庖了呢?”

    把一切收入眼底的时淮眉毛高高地扬起。

    ——嘿,还真是修罗场啊。

    像这种情况,他身为主角受的好朋友,恶毒炮灰他弟,他就应该……

    亚岱:“阿坏,要过去吗?”

    时淮:“不,咱们看看热闹就好。”

    别怪时淮不够义气,主要是他这个身份吧,就算说了一万遍跟时家没关系,要真出现了,尚少宁那边肯定还是会顾忌一点的。

    而对于时淮来说,他还是更喜欢看着主角受折腾恶毒炮灰啊。

    于是两个人开始看热闹。

    亚岱把托盘放到一旁,跟时淮肩并肩站在一起。

    时淮指了下那个英俊的雄性:“这个是齐宇吧?”

    亚岱努力地回想。

    ……不得不说,对于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九尾大狐狸来说,齐宇只是他漫长生命中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插曲,简单来说,就算一个人的记性再好吧,他能记住自己两岁时不小心踩死的一只蚂蚁的样子吗?

    几乎没人能吧。

    亚岱也不能。

    不过他到底是个不断进化的生命,记忆力比起普通人来说还是要好上很多的,所以他认认真真地回想一番后,终于不知从哪里挖出了一点记忆。

    大概是很久远以前,从异兽群里爬出来的、遍体鳞伤的亚岱的实力终于达到了某种程度,于是他混入了星盗群里,逐渐成为了星盗头子。

    只可惜,那时候的时岚改头换面很久了,私底下不知道都做了些什么人的情人,让亚岱一直没找到时岚的准确信息。

    那种情况让亚岱很愤怒,又可能是中二期还没过或者什么原因,亚岱做了一个星盗头子应该做的事,就是没事儿就拿帝国出出气,攻打几次玩玩。再后来,亚岱发现自己手下有个雄性特别热衷于找帝国大家族齐家的麻烦,有点兴趣就去查了查,而正在那时候,改头换面的时岚为了能真正嫁给齐宇而认祖归宗了,这不就让亚岱发现一点踪迹了吗?

    再后来……

    亚岱记得自己直接把时家给抹掉了,然后……在抹掉时岚的同时,顺手也抹掉了齐宇一家?当然不是整个齐家,帝国的反应挺快的,他只能速战速决了。

    好像也是因为亚岱一抹抹太多,彻底成为了帝国的通缉犯。

    但在那后来亚岱也没什么其他兴趣,就偶尔逗狄更斯家玩一玩而已。

    时淮没听到亚岱说话,有点纳闷,扭头一看,就发现亚岱好像在苦思冥想什么,顿时笑了:“你在想什么呢?”

    亚岱微微笑:“在想这人是不是齐宇。”

    时淮好笑:“想不起来啊?”

    亚岱叹口气:“当年顺手抹掉的,我压根没怎么看那长相,反正都一样弱鸡。”

    时淮:“……”

    小伙子你很嚣张啊。

    转念一想,他又觉得,这么说来,上辈子的亚岱是给自己报仇的同时,顺便给被坑死的尚少宁也报了个仇?

    不过嘛,这样也好。

    如果尚少宁单纯只是主角受,时淮感觉就一般,但尚少宁跟他是好朋友,那么好朋友的仇人最后没落到好,他就放心了。

    想到这里,时淮也不计较亚岱记不得齐宇长啥样了,他顺手拍了拍亚岱的手臂:“小伙子做得好啊。”

    亚岱打蛇随棍上:“那我有什么奖励吗?”

    时淮一摆手:“只要我有的,随便拿。”

    亚岱眸光微深,笑容甜蜜:“好啊。”

    时淮大大咧咧继续看戏,而他自己也没发现,他不自觉地哆嗦了一下。

    齐宇脸上的笑容都要僵硬了。

    本来他这些天跟一个还不错的世家旁支亚雌有点暧昧,那个亚雌很善解人意,各方面都符合他的喜好,所以他就带着亚雌出来用餐,遇见尚少宁这个亚兽……是意外之喜,所以他就很迅速地过去套近乎了。

    没办法,为了得到唯一可能的兵团,齐宇作为这一代齐家最有可能的继承人,为了能保证地位,最好的办法就是做成这件事,立下足够的功劳。

    尚少宁是里面不可或缺的一环,他本来以为凭借自己的魅力可以轻易搞定的,可没想到的是,尚少宁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齐宇本来并没有把尚少宁交的男朋友看在眼里,也跟尚家的继室夫人说定了,让她解决掉这件事,没想到从那之后尚少宁根本没有回去,那个继室夫人也根本无法联系到尚少宁。

    这回在餐厅里相遇,是巧合,对他来说也是个机会了。

    只是,当齐宇自以为风度翩翩地跟尚少宁提议“拼桌”,却被他对面那个一点也不出众的雄性——所谓的尚少宁男朋友——果断拒绝。

    这简直太不给齐宇面子了!

    齐宇还能站在这里不发火,已经是他这么多年在外伪装的演技发挥到了极限。

    幸好,他身边跟着的小亚雌替他指责了一句,不然他都不敢保证自己不会露出什么失礼的表情来——那样无疑对他的目的是不利的。

    然而下一刻,让齐宇更加愤怒的事情发生了。

    尚少宁将手里最后一样食材放进锅中后,对齐宇有礼却疏离地说道:“我的男友就代表我。很抱歉齐少爷,今天我和学长出来约会,所以……真是很遗憾也很抱歉。”

    齐宇终于绷不住了,他的手指几乎都要掐进肉里,随后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来:“是的,很遗憾。我告辞了。”

    说完后,他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勉强保持了自己不失态。

    跟在他身边的亚雌则是朝尚少宁开口,带了一点责备:“你怎么能这么辜负齐大哥的心意呢?没人会比齐大哥更好了。”

    之后,就紧紧追随着齐宇而去。

    ——当然,他这一句话的声音不大不小,肯定是会被齐宇听到的。

    尚少宁一脸的不爽。

    吃个饭还能遇见人渣,这不是倒胃口吗?

    也是幸亏时淮他们暂时没过来,不然拒绝的借口都不好找了。

    那个齐宇,为了兵权还真是够能放下身段的,竟然能这么死缠烂打……

    就在尚少宁烦躁的时候,不远处,熟悉的人影走了过来,正是端着巨大托盘的亚岱和在旁边甩手走路的时淮。

    尚少宁:“……”

    小小少年端着比他还高的食材,也真是够不“怜香惜玉”的了。

    但不得不说,看到这两人的样子,尚少宁的心情好了很多。

    甚至自打重生遇见时淮以后,他每次沉溺于仇恨的时候,总是能迅速清醒过来。

    时淮跟他打个招呼:“刚才怎么了,我看你心情不太好?”一边说,他一边招呼亚岱把食材都放到桌子上。

    尚少宁吁口气:“遇见你哥了。”

    时淮:“哦。”

    尚少宁跟时淮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我以前跟你说过有人想欺骗我感情的事儿吧,那个家伙刚才跟你哥一起来了。”

    时淮:“那你可真够倒霉的。”

    尚少宁看时淮一脸坦然地找食材往锅里放,不由得问道:“哎,你一点儿也不好奇?”

    时淮看他一眼:“多角恋呗,有什么好好奇的?”

    尚少宁噎住:“他们死缠烂打的特别讨厌,你给我提个建议怎么样?”

    时淮不以为意地说道:“没什么是打一顿不能解决的,如果一顿不行,就打两顿,两顿不行,打到听话为止。”

    尚少宁无言以对。

    总觉得这个建议真是特别熟悉,但是,这事儿压根就不是能随便做的好吗。

    时淮也是看尚少宁这样子挺可怜的。出了个馊主意:“我觉得吧,你要是明面上什么都不能做,找人帮忙给人渣套麻袋多打几顿也能解气。你也是傻的,有气就要出气,老自己闷着不觉着憋得慌?”

    尚少宁迟疑了下:“要是被发现了呢?”

    时淮满不在乎地说道:“就让个不会被发现的人去呗,你要是不行,可以请大皇子帮忙。”说到这里,他看向阿伯塔,“大皇子殿下肯定愿意帮忙的,对吧?”

    尚少宁也看向阿伯塔,不知怎么的心里有点紧张。

    阿伯塔点点头:“交给我。”

    时淮对尚少宁摊手:“看吧?要让专业的来。”

    尚少宁的心情好了很多:“对对对你说的都对。咱们吃饭吃饭,不想不开心的事儿了。”

    没有了不顺眼的人,这顿饭大家还是吃得宾主尽欢的。

    等吃完以后,几个人摸了摸肚子,慢悠悠地往外走。

    出门以后,尚少宁本来想着带时淮他们再去其他地方逛逛,正犹豫去哪呢,结果就有人把他给叫住了——用一种温和而不失坚定的语气。

    “尚少爷,我有一件事恳求你。”那声音很快地接近,越接近,越是好像有了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一样,“请给我一分钟时间,可以吗?”

    听到这声音,时淮就是一个哆嗦。

    真是……仿佛没什么不对,可就是不顺耳啊,鸡皮疙瘩掉一地的感觉。

    时淮都这样了,对于这声音无比熟悉的尚少宁那就更不用说。

    他真是想躲都躲不开!

    时淮默默地拉着亚岱,退到了旁边。

    ——来了!恶毒炮灰和主角受的对决!

    闲杂人等最好全部退散。

    留下来并且毅力拔群在外面等着尚少宁的,不是时岚又是谁?如今的时岚肯定没有从底层爬上来以后那么狡猾,可是从他的种种表现上已经能让人看出,他对于自己已经确定的目的,那是非常执着有耐心的。

    时岚挡住尚少宁,一脸的坚强:“尚少爷,您不觉得您这样对待齐少爷太过分了吗?他只是爱慕您而已,可您不该那样的、那样的……”

    尚少宁一脸木然:“我已经拒绝过他无数次。”

    时岚的眼里闪过一丝悲伤:“爱情是无法控制的,尚少爷,即使您不喜欢齐少爷,您也不该这样狠心。他待您那么痴情,您难道就不能对他的感情有一丝垂怜吗?”

    尚少宁:“我不想跟你废话,我有爱人了,你这么为他着想你就自己去吧,我相信你的痴情一定可以打动他……借过。”

    时岚的掩饰还不到家,在听完尚少宁的话时,他眼里那浮于表面的悲伤迅速被窃喜代替,但他却还是一脸愤愤不平,一脸伤心地要继续劝说尚少宁。

    然后,尚少宁绕过他,走了。

    时淮和亚岱悄悄从旁边跟上,等走远一点以后,时淮才忍不住吐槽:“他居然是这个画风的。当初他主动撺掇我那个便宜母亲送我去联姻的时候,可不是这样。”

    尚少宁:“这可真是没完没了了。”

    时淮哈哈笑:“你找个机会连他一起套麻袋呗,打着打着,世界就安静了。”

    尚少宁翻了个白眼:“要真这么容易就好了。除了套麻袋就是套麻袋,你就不能想想别的办法?有点技术含量好不好?”

    时淮同样翻了个白眼:“你行你上啊。再说了,招数不怕简陋,管用就好。人渣之所以是人渣,那都是打得不够。”

    本来心情很好的一群人,因为齐宇和时岚出现的这段插曲,弄得挺不痛快,于是也没怎么继续逛,就一起回去了。

    晚上,时淮指挥送货上门的那些人把家具摆到该摆的地方,忙活了好一会儿,直到快半夜才弄完。而这个时候,有人给时淮发了个通讯。

    时淮低头一看,挺惊讶的。

    嘿,大皇子他很给力啊,还真的让人把齐宇给套麻袋了?

    这效率杠杠的,宁少这么开心,也该以身相许了吧。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二合一,困死了……我去睡了……

    然后,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無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00:04:11

    箬銮在你的菊花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00:09:36

    樱桃鳄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00:29:1八

    晓羽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10:1八:06

    风寒冷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10:35:57

    风栖梧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八-01-29 12:19:47

    信徒甲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17:2八:31

    愿平安顺利-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20:51:46

    愿平安顺利-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20:51:53

    愿平安顺利-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20:51:5八

    atsurik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八-01-29 :5八:32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相邻的书:男色担当性别女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却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嗨,你的锅铲我真的不会演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神域(全息网游)星际女配种田日常陷地之城奶爸的异界餐厅[综]熊孩子的日常生活金玉其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