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该面基啦(二更)

【书名: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第125章 该面基啦(二更) 作者:衣落成火

强烈推荐: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六零年代好生活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嫡女毒谋不死佣兵农门青云路回到七零年代     阿伯塔敏锐地发现了尚少宁的喜悦,问道:“发生了什么好事?”

    照理说,以他们俩现在似亲近又不算太亲近的关系,这样的问题是不该问的。但是阿伯塔问了,尚少宁居然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尚少宁的心情是真的很好:“阿坏来了。”

    阿伯塔立刻反应过来:“星网上的那个?”

    他知道那个“使坏”就是他们在星网上认识的亚雌,本来他对他的印象不算太深刻,毕竟真正给他解毒的人是那只狐狸兽人,可架不住在解毒的那些天里,每次尚少宁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时不时会提到那个亚雌啊,所以,他直接就想起来了。

    尚少宁兴奋地点头:“对,他和狐狸都来了,说要过来跟我见一面。”说到这里,他忍不住似怪似嗔地埋怨,“这个家伙来之前也不通知我,现在直接告诉我他们到了帝都,开口就要约时间,也太不讲究了。”

    阿伯塔却能听出,尚少宁并不是真心有什么埋怨的意思,就说道:“我也有兴趣跟他们见一面,能带我一个?”

    尚少宁笑道:“阿坏说了,让我们把你带过去,也顺便让狐狸给你再检查一下,确定没有其他问题,就算这次交易完全成功。”

    阿伯塔点点头:“这样也好。”

    尚少宁想了想,还是说道:“阿坏大大咧咧的没什么坏心思,不过他那个丈夫有点瘆人,本事挺大的。学长,我觉得狐狸要把你也带上,除了做个收尾检查以外,可能还有想跟你进一步合作的意思……狐狸对阿坏那是真爱,阿坏看着不喜欢麻烦,狐狸也不愿意让人知道他的存在。这么一来,他最好的合作对象就是你了。”

    阿伯塔倒是没想到尚少宁会跟他说这些,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你不愿意让你外祖那边跟狐狸成为合作者?”

    尚少宁笑道:“外祖那边有我做代理人就行了,但如果想彻底掩盖住狐狸他们的身份,光外祖肯定不行,怎么也得借助学长的力量。既然这样,外祖那边干脆我做代言,也省得阿坏不耐烦跟很多人打交道撂挑子了,学长这边只用学长做主,咱们俩跟他们也熟悉了,应该是最能让阿坏满意的。”

    阿伯塔并没有跟时淮、亚岱有过太多接触,但是少有的几次里,他也能看出那两个人的确关系非常好,而且狐狸对那个亚雌是真的百依百顺,那亚雌也是真的不喜欢跟太多人打交道。这么看来,尚少宁的说法也是很准确的。

    而遇见这么两个低调的人,无疑对他来说也有很大的好处。

    只要给足了利益,这两个人应该会是他不错的帮手。

    阿伯塔直接问了:“什么时候见面?”

    尚少宁说道:“他们说看咱们,什么时候有空他们都行。”

    阿伯塔思索下:“我这边安排一下,到时候由你通知他们。”

    尚少宁笑了:“没问题,学长。”

    因为网友终于可以在现实中见面,尚少宁一点坏心情都没了,就算是齐宇和时岚这两个上辈子的仇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也不至于和之前一样怎么安抚自己都少不了郁闷。

    简单来说,就是友情盖过了仇恨啊。

    然后,尚少宁也没什么心思在这里虚与委蛇了,反正他已经在这呆了不少时间,该给的面子给了,他就算离开,也没人能说什么。

    尚少宁还在看光脑上通讯里的那一行字,脸上忍不住笑:“学长,咱们先走吧。”

    阿伯塔当然没意见:“好。”

    他本来就是因为知道这舞会是齐家召开,为了尚少宁过来的……算是报答救命之恩吧。

    别墅里铺上了厚厚的地毯,厚厚的地毯上趴着一只好几米长的巨大白狐狸,五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像在外面时藏着只一条,而是全都露出来,堆成了一大片。

    每一条大尾巴都像是一床厚棉被似的,左一缠右一绕,几乎把时淮给压在底下了。

    时淮倒是很享受,他往大狐狸身上一靠,深陷长毛不可自拔,抬着手看通讯:“亚岱,宁少说他已经跟大皇子说好了,这两天会定个时间跟咱们见面。”

    大狐狸低柔的声音从时淮身后响起:“我猜,应该就是明天了。”

    时淮听他这么说,好笑道:“那万一要是人家大皇子事儿多,定后天呢?”

    大狐狸也轻笑起来:“不如打个赌?”

    时淮问:“怎么赌?”

    大狐狸说道:“我赌明天,阿坏赌后天,我们谁应了,谁就答应对方一件事。”

    时淮满脸的狐疑:“你先说说,想让我答应你什么事儿?”

    大狐狸微微低头,舌头在时淮的侧脸上舔了一口:“我要是赢了,阿坏就跟我做|爱吧。”

    时淮一懵。

    做、做什么?

    他顿时瞪大了眼,卧了个大槽的,这是在跟他开黄腔吗?!

    大狐狸的笑声很愉悦:“阿坏是不是不敢?”

    时淮木着脸:“我说,你对这种事这么感兴趣?”

    大狐狸叹口气:“阿坏,我们结婚很久了,可怜我一直独守空房……再说了,我这么爱你,当然对你感性趣。”

    时淮:“……”

    独守空房什么鬼?守过哪怕一天吗?

    还有,别以为他没听出里面重读的俩字儿。

    大狐狸又开口了:“阿坏,我想跟你真正地在一起,好不好?”

    他的嗓音有点微微的嘶哑,含着一丝□□,让时淮听着耳朵发烧,整个人都有点不好了。

    这个,他该说好……还是该说不好呢……

    时淮听见自己的声音:“行吧,赌呗。”

    大概,他也该借助这件事,给自己一直有点纠结的那档子事儿推一把手。

    大狐狸眸子里浅浅的金色,在这一刻变得浓郁。

    他低声说道:“那就说定了。”

    第二天中午,宁少的通讯来了。

    时淮默默地看着通讯上写明的时间。

    下午五点,德思妮咖啡厅,a级雅间。

    趴在地上的大狐狸一瞬间变成了银发的美青年,他毫不客气地搂着时淮的腰,在他侧脸上亲了亲,并顺势从侧脸往下滑,一直亲到他的脖颈,吮吸一口。

    整个过程不超过三秒,让时淮压根都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了,捂着脖颈一跳一米远,一脸通红地看着美青年。

    亚岱调侃道:“我的正君在想什么,怎么脸这么红?”

    时淮用手拍了拍脸,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什么你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亚岱忍俊不禁,身体一下子闪到了时淮的旁边,再次抱住了他:“我心里太有数了,哈哈哈!阿坏,愿赌服输啊。”

    时淮看他这么得意,一时间恶向胆边生,手往下一探,直接抓住亚岱那不可说的部位。

    下一秒,那个部位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变得坚硬如铁。

    时淮稍微用力地捏了两下,捏得亚岱喉咙里溢出一声低哑的□□,手臂也是一僵,然后时淮才迅速松手,猛地跳起来冲进房间,锁上了门。

    亚岱:“……”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了解自家正君了,但没想到还是严重地低估了他。

    接着他低头看了看那个被撩拨起来又被恶意抛弃的地方,用手捂住了不知什么时候变成灿金色的狭长眼眸,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不愧是他的正君。

    简直太让人爱不释手了!

    亚岱走到门边,轻轻地敲门。

    里面的人没理他,才反应过来似的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掌发呆。

    他刚才的动作,怎么就那么顺手呢?而且顺手抓完以后,居然是脸红心跳,没觉得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时淮陷入了深刻的自我怀疑。

    他……真他妈的,弯得好彻底啊。

    时淮再怎么自我怀疑,因为约好了见面的时间,他也不能把自己关在房间一下午。

    于是,在下午三点左右的时候,他的房门开了。

    时淮从房间里先探出一个头,左右看了看,没见到那个熟悉的银发身影,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他是有点心虚啦……

    不过,等他真正走出来还是没看到亚岱的时候,却皱了皱眉。

    不是吧,他不就睡“出手”了吗,没用多大力气不至于弄疼啊,至于突然消失不见吗?

    时淮本来心虚,然而找不到人的时候,就有点恼火了。

    一个大老爷们儿,要不要那么小气?信不信他……

    正在时淮想法子要怎么□□亚岱的时候,突然间,一抹白光突兀地往这边跳了过来。

    时淮吓了一跳,赶忙要躲,但是那白光的速度也太快了,眨眼间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瞬间跳进了他的怀里。

    这一刻,他手掌上多出了一小团温热的重量。

    时淮眨了眨眼,低头一看,就见到一只白乎乎的狐狸崽儿萌萌地看着他,一双眼睛闪亮闪亮的,特别纯洁无辜的样子。

    他顿时乐了:“哟,好久不见哪。”

    狐狸崽儿软乎乎的声音响起:“正君你不要生气了。”

    时淮高高地挑起眉毛:“不是你在生气吗,怎么变成我生气了?”

    狐狸崽儿摇一摇小脑袋:“我不生气,正君的手……”他突然露出个猥琐的笑容,“……好舒服嘿嘿。”

    时淮:“……”

    得了,什么也别说了,他把狐狸崽儿从头撸到尾巴梢儿,直到全身的毛都被他撸得乱七八糟后,才终于肯停手。

    一只小崽子这么调戏他,就算知道实际上不是个崽子,也很羞耻的好吗!

    玩闹了好一阵子后,狐狸崽儿变成了银发美青年,两人搂在一起,下午前的那点尴尬窘迫的气氛,终于是消失不见了。

    时淮靠在亚岱的怀里,觉得挺舒坦。

    亚岱温柔地看着时淮,帮他理了理头发:“我们准备一下,就该过去了。”

    时淮懒洋洋地说道:“好——”

    还是由雅安开车,很快就通过导航找到了那家咖啡店,来到了那里。

    正式抵达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半了。

    时淮和亚岱下了车,让雅安自己玩去,不用等他们。

    雅安知道两位主人应该是有事,就很顺从地开车回去,把独立空间留给了两人。

    接下来,时淮就带着大狐狸形态的亚岱,走进了咖啡店。

    在进去的时候,他俩还引起了一些注意。

    这年头,雄性以兽形大剌剌走在街上的,还是很少见的……

    因为早就有预约,两人顺利地进入了那个a级雅间。

    a级雅间已经是保密性最好的了,推开门以后,大狐狸先走了进去,然后轻声地呼唤着:“阿坏,你也进来。”

    然后,时淮走进去。

    才刚看到已经等在咖啡桌前的两个人后,他就先对其中那个长相俊秀的抬起手,笑嘻嘻打了个招呼:“哟,你就是宁少吧?”

    在对面,那两个人也是见到大狐狸以后,就站起身来的迎接的。

    左边的亚兽身材不高不矮,有点瘦,但整体给人的感觉是很舒服的,右边的雄性则很高大,青年面貌,气势很强,存在感也很强。

    然而那个亚兽在看到时淮的刹那,脸上的笑容就微微一僵,接下来,那脸色,可真是“姹紫嫣红”啊。

    作者有话要说:  你们造吗,每一天码字更新的时候,我都只坐了椅子的三分之一,多艰苦的!至于另外三分之二?被狗妹儿霸占啦!乃萌问为啥这么小一只不到八斤能占三分之二?当然是因为别人家的狗狗都趴着睡,我家的要侧卧啊!侧卧就算了,还要把四条小腿儿伸直了侧卧,动不动还努力地伸长伸懒腰,动不动就用脚怼我……所以哪怕她是个小短腿儿呢,也一样占掉三分之二了……_(¦3∠)_

    人生就是这么杯具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相邻的书:男色担当性别女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却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嗨,你的锅铲我真的不会演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神域(全息网游)星际女配种田日常陷地之城奶爸的异界餐厅[综]熊孩子的日常生活金玉其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