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吓死我了!(二合一)

【书名: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第62章 吓死我了!(二合一) 作者:衣落成火

强烈推荐:红楼之公主无双审神者宇智波炑叶[综]超英的小团子[综英美]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山村名医四爷娇宠:皇家小福晋韩娱之张三     在亚岱配制出了第一批药剂、得到时淮的夸赞之后, 他很快就开始了第二批——实际上就是第二种药剂的配制。

    还是只用了一份药材,一出还是十管优秀药剂,一点不多一点不少, 非常地精准。

    时淮再夸奖:“亚岱真厉害!”

    亚岱一脸骄傲,开始第三批药剂的配制。

    如果说,第一批药剂的成功配制让雅安震惊, 第二批让他震动,第三批让他惊讶, 第四批第五批第六批……一批批被轻易地配置出来以后, 他就麻木了。

    雅安搞清楚了。

    哦, 不对劲的是男爵大人, 不是他也不是这个世界。

    发生在男爵大人身上的事情, 多奇怪都很正常……说着有点别扭,但大概就这个意思。

    在不再继续怀疑世界之后, 雅安看亚岱配制药剂的时候就更仔细了。

    他能看出来,男爵大人配制的药剂都很复杂,可是等级是不同的,手法也是从相对简单点到越来越复杂,而前面相对简单的他多少能看懂一点, 等到后面越来越复杂了, 他就一点也看不懂了——尤其男爵大人的手速还特别快, 只能让他眼花缭乱,觉得是无以伦比的完美手法,能看到开始和结束的动作而已。

    至于更多的, 完全不行。

    雅安越看,就越觉得自己还差得远。

    以前他只是知道药剂师很难得很受人尊敬,药剂很难配制而且非常厉害,现在直观面对以后,他就对这门学问更加向往,也打从心底里更加热爱。

    当然,他对在这门学问上走得那么远的男爵大人,也多出了更多的敬重感情。

    亚岱配制药剂很快。

    总共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就完成了所有的单子。

    在旁边的木架上,密密麻麻地摆满了一百多支药剂,每一支药剂都是优秀级别,所有的异植全部用完,没有一点剩余。

    时淮看着这么多药剂,对着亚岱竖起大拇指。

    亚岱粘着时淮,把头搁在时淮的肩膀上,眼神却朝着雅安递过去。

    雅安很有眼力见儿地说道:“先生,男爵大人肯定很累了,雅安就先出去了?”

    时淮朝着雅安摆摆手:“晚餐做好了再叫我们。”

    雅安退出去,把门关上:“是,先生。”

    等雅安走了以后,亚岱倒在时淮的怀里,露出那瘦白的胳膊:“阿坏我好累。”

    时淮急忙给他捏捏:“哪里累?捏一捏好点没?”

    亚岱鼻子里发出撒娇的鼻音,翻了个身:“背上也好僵……”

    时淮握拳轻轻地捶:“现在呢?还僵不僵?”

    亚岱伸开长腿,没力气地抬起来:“还有腿……”

    时淮又连忙给他揉一揉:“舒服一点没?”

    亚岱哼哼唧唧,不是这里僵硬又是那里不舒服,总之就是要让时淮给他摸摸这里捏捏那里,差不多就要来个全身按摩的样子。

    时淮也宠他,亚岱怎么说他就怎么做了,做到后来亚岱好像有点不好意思,一瞬间变成一只雪白的狐狸崽儿,埋头往他怀里一钻——他就咧嘴笑出一口白牙,开始撸狐狸了。

    狐狸崽儿仰头看着时淮,感觉到时淮特别开心的样子。

    他默默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小爪子,抬起来萌萌地送到时淮的手中。

    时淮喜出望外:“给我捏的?”

    狐狸崽儿歪头“呜”了声。

    时淮、时淮还没听狐狸崽儿这么叫过,他坚强地挺直了很久没软过的腰,然后抓住了那个小爪子,在中间鼓起的小肉垫上捏捏。

    肉垫有点硬,但是小巧玲珑手感绝佳……时淮一个没忍住,把整只小狐狸抱在怀里,四个爪子全都捏捏捏,捏了好几遍!

    狐狸崽儿:“……”

    兽形总是比人形在自家正君那里受欢迎怎么办?

    他对正君的追求之路,似乎还是任重而道远……

    晚上,时淮惯例交易了一些兽血给几个小伙伴后,就带着亚岱上了星网,传讯给宁少。

    也许是因为要交易药剂的缘故,宁少这次来得频繁些,才刚把通讯发过去,那边就及时有了反应,还很快就找了过来。

    交易地点是个星网内的加锁房间,时淮用光脑扫描了亚岱配制出来的那些药剂的影像,带到了星网里,跟宁少见面。

    宁少坐在桌子对面,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么快就配制好了?”

    时淮得意道:“亚岱配制药剂很厉害的,你先检查一下成色?”

    宁少对于时淮还是挺相信的,既然时淮这么说,他就点点头:“好啊。”

    时淮靠在大狐狸身上,把药剂箱拿出来打开,露出了里面一排排的药剂。

    宁少是贵族家的亚兽,对于药剂也是很了解的,他看着那些药剂,眼睛顿时睁大了:“全、全都配制出来了?”

    时淮嘿嘿一笑:“那当然!”

    宁少深呼吸。

    他这时候才发觉,自己可能是小瞧新朋友的丈夫了。

    之前他是列出了那些单子,但也没想过“使坏”的丈夫真能全部配制出来,而且配制出来就算了,他打眼看过去……成排的都是优秀级别的药剂!

    宁少不禁私下里捏紧了拳头。

    这是捡到宝了!

    他强行按捺住内心的激动,觉得自己因为刚……心情郁闷所以专门挑了个偏远的星网区域散心,结果遇见“使坏”和他的丈夫这件事,真是太幸运了。

    “使坏”是朋友,也是他的开导才让他没有钻牛角尖,而“使坏”的丈夫是优秀的药剂师,能让他可以囤积更安全的药剂,给自己增加助力!

    宁少也不再是曾经那个愚蠢的自己了,他强迫自己很快冷静下来,问道:“使坏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们吃亏的。所有的药剂,我都会用高于市价的价格买下来。”

    时淮一摆手:“用不着,我看你也不容易,按市价来就行了。就是有一点得拜托你。”

    宁少严肃地问:“是什么?”

    时淮说道:“别把这事儿告诉别人,我和狐狸崽儿都不爱出风头的。”

    宁少没想到是这个,但他求之不得,急忙说道:“放心,我不会让其他人发现你们的。以后咱们再交易,也都是我自己来。”

    时淮点点头:“那就好了。”

    宁少心情轻松,也露出一个浅笑:“能认识你们真是太好了。”

    时淮有点同情这个时时刻刻生活在糟心里的倒霉蛋,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行了,能帮的我和狐狸崽儿都尽量帮你,以后你要什么药剂就开口,狐狸崽儿能配的我都让他给你配出来,要是不能配的,你要是有配方,咱们也想想办法。”

    宁少的心里很感动。

    他们之间的交情其实不深,但是“使坏”却这么热忱。

    同时他心里更忍不住产生一丝愤恨……连新认识的朋友都能这样出手相助,可他曾经的挚亲挚爱却那么残酷地对待他……

    压制住恨意,宁少认真说道:“嗯,多谢了。”

    时淮又一摆手:“甭客气,你也是出了信用点的。”

    宁少笑了,笑容里毫无阴霾。

    接下来,时淮跟宁少交流了一下收货地址的问题。

    宁少说道:“直接寄给我弟弟吧,他有隐秘的地方。”

    时淮表示没问题:“一共一百三十支,每一种药剂十支。”

    宁少付款也爽快:“我直接给你三十万信用点,怎么样?”

    时淮想了想:“给多了。”

    宁少笑着说道:“没给多,这样全优秀的药剂不多见,见到了也很难买到,严格说我还是占了你们的便宜呢。”

    时淮又想了想,很耿直地摇头:“没占便宜。”

    宁少忍俊不禁,心情更好了。

    大狐狸的长尾巴绕着时淮的腰转了一圈,尾巴梢儿在他的前面甩了甩。

    时淮一把抓住大尾巴。

    宁少顺势就给时淮转了账。

    时淮也就没拒绝,只提醒道:“你们家那情况,小心被人追查你的信用点。”

    宁少的笑容淡了点,但对于时淮的关心还是感激的:“放心吧,这点我会注意的。”

    时淮也就放心了:“那成,下次有什么单子你再跟我留言,先走了。”

    说完后,他当场下了线。

    跟他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大狐狸。

    宁少静静地看了一会儿他们消失的那个地方,轻轻叹了口气。

    他没有福气遇见那只大狐狸一样好的雄性,就觉得天底下的雄性除了他的亲人以外,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但“使坏”和他丈夫这么恩爱的一对,多少还是让有了点信心,希望能在未来遇见一个值得他真心付出的对象。

    当然,他现在最先要做的是保住真正的亲人们,报复曾经害过他的人。

    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之后,宁少也消失了。

    在时淮跟宁少交易的这段时间里,乌达小镇的战士选拔大赛结束了。

    伦斯和拉里再度上门。

    时淮连忙一拉亚岱。

    亚岱瞬间就变成了狐狸崽儿。

    时淮:“!!”

    他其实是让亚岱掉一条尾巴变个分|身来着!

    不过,狐狸崽儿更好。

    单单一条尾巴变成的哪有全须全尾的好啊。

    然后雅安就去开了门,放那两兄弟进来。

    伦斯和拉里在进来的刹那,已经不着痕迹地打量了房间里的所有人。

    他们意外地发现,那个美貌的亚兽少年居然不在?紧接着他们的目光落在了狐狸崽儿的身上,就发觉这回的狐狸崽儿皮毛柔亮,精气神一等一,再没有一点上次见到的萎靡不振了。

    拉里严肃的表情微微地松了松。

    伦斯也放心了一些。

    但是尽管这两兄弟的变化非常细微,还是被狐狸崽儿发觉了。

    他微微地眯起了眼,眼里划过一抹寒光。

    难道说,这对兄弟发现了什么?

    暗暗有了算计,狐狸崽儿并没有表现出什么。

    那边伦斯和拉里也看到了时淮跟狐狸崽儿的相处还是跟以往一样亲密,甚至关系更融洽的样子,也就只当上次是意外,没往心里去了。

    伦斯拿出一份文件,递给了时淮:“正君大人,这是选定的十个名额,也是这一次选拔大赛的前十位,请您看一看是否有问题。如果您觉得没有问题的话,那么名额就确定了。”

    时淮对那个大赛看得不怎么认真,对于小镇上的人也不怎么了解,在随便看了看那十个人的资料后,就说道:“我相信你们城卫队的选择,既然决定是这些了,你们调查过他们的人品也没问题的话,就他们吧。”

    伦斯很喜欢时淮这种不乱出主意的性格,就认真回答道:“正君大人放心,这里面每一个人我们都是调查过的,他们不仅都是三级战士,而且代表我们乌达小镇去县城里继续选拔的时候,也一定不会给我们丢脸的。”

    时淮笑了笑:“这样就好。”

    拉里对于自己兄弟两个之前怀疑过时淮的事情感到歉意,这时候有点愧疚地说道:“还有那位马文男爵的事,我们也已经处理了。虽然对方还保持着仇恨的心理,不过他不敢在乌达小镇里有什么其他的做法的。”

    时淮听着一愣,他已经把那个什么马文男爵给抛到脑后了,可现在既然拉里提起来了,他也就顺口问道:“那我们要是不在乌达小镇了呢?”

    拉里顿了顿。

    伦斯说道:“那位马文男爵的背后并没有依附什么大贵族,相信他也不会仅仅因为找不到犯人就迁怒您和男爵大人的。”

    时淮也就点点头:“那行。”

    伦斯和拉里也没准备在这里久留,解决了名额的事情后,就准备告辞了。

    时淮也没留客,只是站起来算是送一送。

    伦斯和拉里都走到门口了,心思更细的拉里迟疑了一会儿,还是问道:“正君大人,男爵府最近是不是……增加了人口?”

    时淮一愣。

    不过他马上反应过来,这说的是人形的亚岱吧?

    一时间他也没想到拉里会问起这个,张口就说:“哦,你们说阿狩啊,他是我们男爵府里新来的仆人,长得挺顺眼的,我就让他在府里打扫卫生了,也养眼不是?”

    伦斯:“……”

    拉里:“……”

    雅安有些无语。

    他们家正君大人的借口真是清新脱俗,打扫卫生的跟养眼有什么关系?

    时淮脱口而出后也发觉里头的逻辑有点不对,然后强行逻辑了:“这个,我是说,平时我们府里打扫卫生的人要晃来晃去,要长得不好看,那就碍眼了。”

    说完以后他理直气壮。

    其实这个逻辑没毛病啊,打扫卫生的本来就是晃来晃去,长得太丑那就是让人看不爽嘛。

    伦斯和拉里看时淮这么坦然,完全没有什么其他心思的样子,也只能是当作这位男爵正君的性格古怪了——但不管怎样,不是他们先前那种最不好的猜测就行。

    然后,他们俩就真的告辞了。

    等人走了以后,狐狸崽儿一瞬间变成了美少年,身体不变还是趴在时淮怀里的。

    他仰起头,眼睛里带着水花:“我是打扫卫生的?”

    时淮一个激灵:“不,我才是给你梳毛的!”

    亚岱瘪嘴:“你只愿意给我梳毛?”

    时淮从旁边迅速拿过来梳子,顺着亚岱的头发梳了两下:“我还给你梳头啊。”

    他为自己的反应飞快而给自己点了个赞。

    亚岱见时淮这样,破涕为笑。

    ……他迟钝的正君都被他变得这么急智了,他也见好就收吧。

    晚上,时淮睡着了。

    亚岱本来是变成狐狸崽儿被他抱着的,看他睡得正香,就褪下一条尾巴,变成另一只狐狸崽儿取代了自己,被他抱着。

    时淮无知无觉,只是用手搂得更紧了点。

    亚岱站在床边静静地看了时淮一会儿,眼里逸出一丝温柔。

    随后他轻盈地跳上了窗台,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亚岱这一次出去,并不是要去狩猎区吸食兽血,而是直奔着城卫队的宿舍区而去。

    白天伦斯和拉里的异常让他很在意,为了能省点事,他决定还是尽快去看一看这两兄弟,搞清楚他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多久,亚岱就到了城卫队。

    城卫队的防御当然是非常严密的,外区还好,进入内区后,防护罩就是日夜不停地打开着。

    宿舍区也在内区,如果有人要强硬突破防护罩,就会引起强烈的警报声。

    但是这对于亚岱来说并不是问题。

    在夜色里,他长长的尾巴甩了甩,就好像产生了一股迷雾一样,把他整个人都包裹住了,没流出他一丝一毫的气味,让防护罩根本无法感应到——或许级别最高的防护罩可以,可乌达小镇城卫队的这个,是不行的。

    顺利突破防护罩,亚岱悄然进入了宿舍区,找到了那对兄弟的房间。

    已经很晚了,但是身为城卫队的队长和副队,在选拔大赛结束后也有很多事务要处理,所以兄弟俩都在伦斯的书房中,同样在这里的还有那个顾问方庆宇。

    亚岱进入书房以后,并没有被这几个城卫队的人发觉。

    但是他的浅金色的眼眸在这一刻却突然变成了血红色,而血红色的眸子深处好像产生了奇异的漩涡,在他跃起快速地从三人面前晃过时,这漩涡跟他们四目相对,让他们的眼神迅速变得有些呆滞起来。

    亚岱这才显露出了自己的形态。

    他悬浮在伦斯的面前,清冷的少年音响起:“今天到男爵府时,你和拉里副队在看向男爵正君的时候,为什么会是那样的反应?”

    伦斯愣愣地回答:“上一次男爵正君在观看选拔大赛的时候,被他抱在怀里的男爵大人精神不振,因此我怀疑……”

    他一字一句地把自己的猜测说了出来。

    听完了伦斯的话,亚岱的眼皮抽了抽。

    居然是怀疑他的正君跟外来的亚兽有不正当关系,还谋害了他?然而关键是,那个外来的亚兽,也是他……

    活了这么多年,绿帽子也不是没戴过,可自己给自己戴绿帽子,且被怀疑自己跟心上人一起害了自己这种事,还真是第一次遇见。

    来的时候,亚岱本来是想施一些手段,控制住这兄弟两个,让他们不能做出任何对他不利的事情来的,可来了以后却发觉,对方竟然还是一片好意?

    尽管亚岱并不喜欢他们对自家正君的怀疑,却也明白对方的怀疑并不是没有道理——归根到底,是他自己的占有欲让他的表现被发现而已。

    亚岱眯起眼,在房间里逗留了一会儿,尖尖的狐爪上,一缕冷光闪动。

    到最后,他还是解除了自己的催眠,离开了这里。

    被催眠的三个人不会发现他来过,就让这件事到此为止吧……他的正君不会想要看到他对对他有善意的人做出其他手段的。

    因为时间不长,亚岱路上拐了个弯儿,去狩猎区里吞食了大量的异兽血肉后,才回到了男爵府。见时淮还睡着,亚岱迅速收回了尾巴,自己则好像一道白光一样,迅速钻进了时淮的怀里,被他搂住。

    但是这一刻,本来沉睡着的时淮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亚岱察觉到,身体顿时僵住了。

    时淮低下头,看着怀里雪白长毛的狐狸崽儿,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

    亚岱心跳如擂鼓,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轻轻地问道:“阿坏,你怎么啦?”

    时淮伸手,从他的头毛撸到尾巴尖儿,才吁口气,说道:“我刚才做了个噩梦。”

    亚岱屏息:“阿坏做了什么噩梦?”

    “我梦见你跑掉了,我在后面怎么追也追不上,就给我留了条尾巴……”时淮现在还是心有余悸,撸毛的手速更快了点,“好在我醒过来后发现你还在我怀里,真是吓死我了。”

    亚岱:“……”

    他才是要被吓死了。

    他的正君,是不是越来越敏锐了……

    时淮说完以后,很快又睡着了。

    只留下了,还在伤脑筋的亚岱。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是二合一,等下没有啦~

    然后,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莲叶凝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00:22:35

    莲叶凝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00:26:53

    病娇什么的最有爱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01:25:05

    风寒冷冰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14:41:36

    汝尘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17:54:0八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1:15:1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1:1八:57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1::31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1:2八:35

    攒钱抱有药-月玉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1:31:51

    莲叶凝碧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2:36:42

    粼芸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22:36:53

    病娇什么的最有爱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12-19 :3八:06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相邻的书:男色担当性别女辛辛苦苦把孩子生下来了却不知道孩子父亲是谁!民国女配娇宠记[穿书]嗨,你的锅铲我真的不会演戏萌妻太可口:总裁,请克制神域(全息网游)星际女配种田日常陷地之城奶爸的异界餐厅[综]熊孩子的日常生活金玉其外[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