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第16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66章 第16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嫡女毒谋     第166章

    真丑……

    听着这两个字从喜宝嘴里出来, 赵红英只觉得眼前一黑, 差点儿没气得撅过去。她很想问问喜宝,这是你亲生的娃儿不?是不?!

    是倒是,这不喜宝不知道她长了一张怎样的嘴儿吗?

    这边的赵红英已经生无可恋了, 结果那边护士还在安慰喜宝, 说啥刚出生的孩子都不好看,等仔细养一养, 养胖了长开了, 自然会好看的。

    喜宝忍着倦意仔细的看了看孩子,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我瞧着挺胖的啊!”

    “你赶紧歇着吧!”赵红英恨不得伸手捂住了喜宝的嘴,听听都是啥话, 丑啊,胖啊, 你就不能当一个安静的产妇吗?

    悲愤不已的赵红英甚至都没心情询问喜宝生的娃儿是儿子还是闺女, 见剩下的事儿有护士操持,她忍不住起身扶着墙走出了产房。

    扶墙是因为她腿软……

    产房外头,谢家和宋家的人都陆续到了, 一见赵红英这颤颤巍巍的模样, 哪怕刚才隐隐约约有听到孩子的哭声,那也不能肯定就是自家娃儿,忙齐刷刷的将目光集中在了赵红英脸上, 争抢着问:“生了没啊?”

    “孩子咋样了?”

    “男的女的?”

    赵红英先是点头, 后是摇头, 这天儿本来就热, 可把跟前这一群人给急得一头一脸全是汗,擦都来不及。好在,略缓了缓后,赵红英还是开了口:“生了,都好,我没注意是男是女。”

    ——她光顾着注意那句‘真丑’了。

    男女很重要吗?假如孩子真应了喜宝那句话,有这么两个相貌出众的父母,自个儿却丑不拉几的,你让孩子怎么活?这么一想,似乎还是儿子好,再丑还能丑得过毛头?

    “妈,你在里头干啥呢?咋连孩子是男是女都没瞧见呢?”宋卫国忍不住抱怨了一句,他可是早就听春梅提过了,现在年轻小夫妻生孩子都喜欢往医院里跑,说什么既安全又不遭罪,这具体咋样他是不知道,可都在医院里,旁的活儿有别人来做,咋他妈连瞄上一眼都不会了?还不如以往在老家那会儿,生火烧水、接生洗涮,一溜儿全做了,还不带遗漏男女的。

    正这么想着,宋卫国还想抱怨两句,抬眼就看到赵红英黑着脸杀气腾腾的瞪着他,顿时两腿一软,赶紧改口:“妈,您可受累了,强子你倒是扶着点儿你奶啊!”

    又一年过去了,强子和大伟再度换班,可怜的强子觉得自己大概也许可能……活不到年底了。

    扶着赵红英走到旁边靠墙的椅子上坐下,在外头人五人六的强子,这会儿却怂怂的缩在一边,而离他大概三五步远的地方,则戳了个人形木头桩子,那玩意儿还有个名儿,叫癞毛头。

    毛头:……我不就是离开家去外头拍了一年戏吗?咋走的时候妹子刚相亲失败,回来了却连娃儿都有了?

    就在这时,产房里头的护士走了出来,大概是因为谢家早就跟医院打好了招呼,人家护士径直走到了谢母跟前:“是个大胖闺女。”

    赵红英刚还嘀咕着喜宝不会说好话,啥丑啊胖的,还祈祷着最好生个儿子,寒碜就寒碜呗,毕竟男人又不怎么看外貌。结果,这才祈祷着呢,就听到了“大胖闺女”这四个字。

    一时间,她的悲伤逆流成河。

    联系喜宝在产房里说的话,那岂不就是个又丑又胖的闺女?凉了凉了,彻底凉了。

    相较于赵红英这边的绝望,谢母反而乐淘淘的:“好,闺女好,我家大儿媳生了个胖小子。”又对宋家这边说,“我们老谢家,长峥这辈儿有六个小子两个丫头,往下这不是摊上计划生育了吗?又是五个小子,要是政策不变,这娃就是他们这一辈儿独一个姑娘了。”

    平心而论,乡下人家极少有不重男轻女的,这要是搁在早些年,大不了来一句“先开花后结果”,可如今这不是政策变了吗?每家每户都只能要一个孩子,一听说生了个闺女,老宋家这边就有些尴尬,再听人家谢母已经定了基调,忙跟着附和。

    谢母何等的人精,见他们这样立马就明白了过来,不过她也不以为意,说白了这是他老谢家的孩子,她这个当奶奶的都不说啥,作为外祖家,傻了才会拆台子呢。

    好在这个时候,产房里头有了动静,因为是顺产,喜宝和刚出生的孩子都被推了出来,再度回到了先前住的单人病房里。

    赵红英也顾不得为外曾孙女的颜值和身材担忧了,赶紧撵了上去。一群人又风风火火的转移阵地,冲到了病房里。

    眼见人多,赵红英一个眼刀子下去,当下老宋家这边就退了大半,也没完全离开,就是没敢再往病房里头去,而是缩头缩脑的待在外头走廊里,时不时的往里头瞄一眼。

    喜宝已经又累又困的,虽然周遭有些吵闹,可回到病房后没多久,她就盹过去了。可没过两分钟,她就被一阵大哭声吵醒,却是刚出生的大胖闺女“嗷嗷”的哭了起来。

    谢长峥早在半个月前就跟护士讨教了抱孩子的正确方式,其实他家里侄子多,以前也不是没抱过,就是刚出生的孩子太软了,他还是得重新学习。

    等闺女入了手,他第一个反应是:“怎么这么重?”见闺女哭得惨烈,他又赶紧把孩子交给谢母,“妈,你掂量掂量。”

    “哟,得有七八斤吧?”谢母哄了哄,却几乎完全没有效果,孩子该哭还是哭,且一副中气十足的模样。

    赵红英瞧着眼热,刚才在产房里,她就只瞥了一眼,就觉得孩子皮肤红彤彤的,又被喜宝吓了一大跳,这会儿在亮堂地儿一瞅,仿佛也不是很丑?

    伸手跟谢母要了孩子,赵红英用宛若买猪肉的手法数量的掂了掂,肯定的说:“八斤一两。”

    “哟,那是怪不得喜宝的肚子会那么大了。”谢母道。

    “如果不是跟小叔重了名,这个小名倒是容易取了。”谢长峥帮喜宝拉了薄被,示意她先眯会儿,喜宝也想睡啊,这不是孩子“嗷呜嗷呜”的哭个没完吗?

    折腾了有半小时,大胖闺女终于盹了过去,病房里也终于恢复了昔日的宁静。

    那些瞎凑热闹的宋家人都被赵红英连推带撵的给轰走了,只除了老宋头,以及完全石化了的毛头。

    谢家这边,谢长峥铁定不会走,谢母还想着亲自跟家里的老太太说一声,告了声饶,就先行离开了,横竖请了专业护士轮流值班,光人手来说,是绝对足够的。

    喜宝是午饭以后发动的,出产房时已经是傍晚了,可她一点儿都不觉得饿,只感觉身上所有的骨头好像被打碎又重组了一遍,除了疼之外,还有无穷无尽的疲惫和困意。等大胖闺女一闭嘴,她就妙睡过去了。

    这会儿,赵红英搂着睡得喷香的外曾孙女,谢长峥和老宋头都在旁边瞅着,因为刚见识过这娃儿的哭功,他们都不敢伸手碰触,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唯恐又把这胖姑娘给惹毛了。

    还是赵红英淡定,仿佛在接受了外曾孙女又胖又丑这个设定后,单就是爱哭这个特性,完全算不了什么。再说了,谁家孩子刚出生的时候不哭?不哭也得把她打哭,哭声越响亮就证明孩子身子骨越好,脑袋瓜越聪明!

    典型的性子就是毛头。

    “毛头呢?老头子,你去安慰一下毛头,这孩子也挺惨的。”后知后觉的,赵红英心疼了下毛头。

    可不是挺惨的吗?也就离家一年,就好像错过了一整个世界。

    妹子相亲了,妹子定亲了,妹子结婚了,妹子怀孕了……喏,也算是毛头来得凑巧了,起码赶上了妹子生娃。

    一想到毛头在短短几个小时里遭受的煎熬和磨难,饶是铁石心肠的赵红英,也不禁替他鞠了把辛酸泪。

    毛头在老宋头的召唤下,僵硬着身子同手同脚的走进了病房,两个比皮肤更黝黑的眼珠子先是直勾勾的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妹子,过了差不多半刻钟后,又将目光挪到了赵红英怀里的胖娃儿上——就是那种眼珠子不懂,脖子平移的超高难度动作,配上他怀疑人生的神情,令人忍不住心生同情。

    惨啊,真是太惨了!!

    瞧,把人孩子都给吓傻了!!

    又过了好一会儿,久到赵红英开始认真的思考,万一毛头这孩子真给吓傻了该咋办时,毛头终于一步一挪的蹭到了她跟前,用无比虚弱的声音问:“奶,现在是几几年?”

    赵红英:………………

    毛头想起他以前演过的《西游记》里面,有“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说法,他觉得这个解释还算靠谱,不然咋就变化那么大呢?

    当然,他最终还是失望了,继续戳在病房里瞪着喜宝刚生下来的大胖闺女,开始了新一轮的思考人生。

    喜宝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天黑,而且她还不是被饿醒的,也不是自然醒的,完完全全就是被她的大胖闺女给嚎醒的。

    一觉醒来,喜宝觉得,她的闺女好像比刚才又胖了一圈,尤其那哭声,仿佛更嘹亮了。想起以前哄过扁头和宋东宋西,也不是咋哄,一般说一句“别哭了”了,几个孩子就会瞬间老老实实的,她也试着对自家闺女说了声,可惜,毫无效果。

    大胖闺女还是刚才咋哭现在还是咋哭,扯着嗓子嗷嗷叫,就是光打雷不下雨,一滴眼泪都没有。

    赵红英隐隐觉得有些奇怪,可因为这一天发生的事儿太多了,她也就没在意,而是站起来搂着孩子在房里走了两圈,等哭声小点儿了,才说:“这娃儿叫啥好呢?我看,要不就随癞毛头,叫……胖丫头吧。”

    喜宝还活在梦里,一旁的谢长峥差点儿没给吓趴下,他就不明白了,为啥他的闺女要随毛头呢?

    这时,之前一直跟个木头桩子般的毛头,徒然间一跃而起,大声说:“就这么办!她小名就叫胖丫头,大名叫谢丫头!”

    谢长峥:……我谢谢你全家!!

    胖闺女——哦不,胖丫头还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已经被极其草率的定了下来,刚被她阿太哄得弱下去的哭声,随着毛头的这声大叫,“哇”的一声再度响起,而且比刚才更为嘹亮也更为惨烈。

    这下,除了胖丫头之外的所有人都用无比谴责的目光看向了毛头。

    毛头:……好的,我闭嘴。

    ……

    因为是顺产,喜宝只在医院里待了三天,其实也可以继续待下去的,可她深以为医院不如家里舒服。于是,在医生确定她的身体无恙后,就让她出院了。

    自然,胖丫头也随之离开了医院。

    考虑到老谢家那边时不时的会有人过来看胖丫头,老宋家的房子又不够大,两下一商量,就决定让赵红英跟着走,她主要就是负责哄着丫头,旁的事儿还是有专人管着的。

    事实上,胖丫头也有人管,就是别人都哄不好她,唯独只给赵红英面子。

    “丫头哟,就跟她妈小时候一样,黏我。”赵红英心里美滋滋,想着丑点儿就丑点儿吧,自家的娃儿自家疼,再丑她也不嫌弃。

    碰巧过来看喜宝的张秀禾认真的回忆了一番,她咋不记得喜宝小时候黏人了?明明是全家所有孩子里头最乖巧的一个,尤其当时又有癞毛头那个混账小子作为对比,衬得喜宝格外得讨喜。

    可这话,张秀禾可不敢说出来,跟婆婆作对没好处,尤其她婆婆比一般人更为彪悍。

    张秀禾默默的选择了闭嘴,只凑到跟前低头瞧胖丫头:“这孩子长得可真有福气。”

    是挺有福气的,肉嘟嘟的大饼脸,因为肉太多,都快被把五官给挤没了,反正两只眼睛已经挤成了一条缝,真有福气啊!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丫头满月这天。

    这一天,家里人在饭店里订了二十桌,邀请亲朋好友吃喝庆祝丫头满月。

    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是成年人,兴许变化不大。可丫头是个刚出生不久的小宝宝,从刚出生那会儿叫人嫌弃的红皮肤,到现在已经彻底白皙了起来,加上这一个月来,她真正使出了吃奶的劲儿来吃奶,把自个儿养得是白白胖胖,一眼看过去,就像是个大肉包子。

    唉,别人家的娃儿是小团子、小包子,只他们家的就像个特大号的肉包子!

    肉包子就肉包子吧,偏偏来喝酒的宾客里头,有人就瞅着丫头看了小半天,吭吭哧哧的憋出一句话:“这丫头咋长得那么眼熟呢?”

    众人一瞧,好像是挺眼熟的,可瞅瞅当妈的喜宝,以及当爹的谢长峥,并不觉得有多少相像,真要说的话,肤色挺像的,白嫩得很。

    本以为这只是心理作用,可随着类似的话出现的次数越来越多,频率也越来越高后,赵红英开始发挥名侦探的能耐,挨个儿的给盘查过去。

    喜宝和谢长峥已经排除了,那紧接着就是谢长峥他父母哥哥了,还有他那个已经六岁了的小侄儿。没找出真相来,赵红英就继续查找,在老宋家这边,一个一个的看过去,甚至还特地回忆了一番人在老家的宋卫民和袁弟来的长相。

    没有,依然没有。

    在这过程中,毛头还特地过来凑热闹,口口声声说他外甥女像他。这不是有句老话说,生儿子像舅,生女儿像……哦,那就是老谢家的锅了。

    明明已经排查过了一遍,赵红英在听了毛头的话,又动手抽了他一顿后,再度将怀疑的目光对准了老谢家那边。可谢长峥并没有亲姐妹,堂姐妹、表姐妹倒是有,可跟丫头完全是两个类型。

    这是咋回事儿呢?

    终于,在丫头满周岁的时候,真相曝光了。

    谢长峥请了个拍照师傅全程跟随,不单给小寿星丫头拍了一摞照片,还让家里每个人抱着她摆拍。当时,大家伙儿还没觉得有问题,直到照片洗出来了,摊在床上看,丫头吭哧吭哧的爬过去,抱着一张照片,笑得牙豁子都出来了。

    那张照片里,赵红英笑得见眉不见眼,两眼是真的眯成了一条缝,而她怀里的丫头,兴许是凑巧,正好冲着照相机,也笑眯了眼。

    一老一少,笑得几乎如同是复制黏贴,更要命的是,除了这一模一样的表情,连带脸型、五官、气质……就好像是赵红英做了磨皮和增白后的效果图似的,那可真的是一般无二。

    赵红英有点儿懵。

    半刻后,她搂上丫头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想她这辈子生了四儿一女,底下更是十来个孙子孙女,之后想来曾孙、曾孙女、外曾孙、外曾孙女一大堆。可能跟她长得这么想的,只怕就丫头这独一个了。

    高兴到几乎要飞起的赵红英,当下就把这个重大发现告诉了每一个人。

    “丫头像我!”

    “我家宝那闺女哟,长得可像我了!”

    “真的一个样儿,那眉眼那脸盘子,就跟照镜子一样。哎哟,这孩子真可人疼啊,阿太的胖丫头,阿太的好丫头!”

    赵红英是高兴了,家里其他人却是懵了,只除了喜宝。喜宝本来就是个奶宝,见闺女长得像她奶,在短暂的惊讶后,也跟着高兴起来。

    哦对了,丫头也很高兴,虽然她压根就不知道自个儿在高兴些啥……

    兴许是为了不让亲妈和阿太失望,丫头在赵红英每天辛勤的投喂下,身上的肉肉急速增长,很快就发展成了身高和腰围等同的滚圆形肉球,配上饼脸和小短腿儿,真叫人担心她走着走着就“啪叽”一下摔地上,然后滴溜溜的滚走了。

    幸好,这么惨烈的事情暂时还没有发生。

    丫头一周岁后不久,就到了九月开学季,喜宝因为早先缺课太多,只能从头开始上,好在她肯下苦功夫,加上丫头又有人带,倒是不至于耽搁她继续进修。

    与此同时,谢长峥也因为去年换了单位今年又遇到提干,忙得不可开交。

    夫妻俩都觉得不能光由赵红英带着丫头,毕竟赵红英年岁大了,怕她吃不消。仔细商量了一番后,终于决定让丫头两边跑,谢家待半年,宋家待半年。当然,具体还得看丫头的适应能力,不行的话再商量。

    事实证明,大家伙儿担心太过了。

    丫头的适应能力非常之强大,十五个月时,她第一次去奶奶家玩,就把大了她整整五岁的堂哥给打趴下了。

    谢远志都懵了,他就是瞅着眼前这个大肉团子蛮好玩的,想上去试试手感,结果也不知道咋了,大肉团子伸出肉乎乎的拳头,一下就砸在了他脸上。疼倒是不咋疼,却把他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然后又“噗通”一下,仰面摔了个四脚朝天。

    堂兄妹第一次交锋,以谢远志嚎啕大哭的去找爷爷奶奶为终点。

    哦不,应该是中点。

    没一会儿,谢父和谢母就被大孙子拖过来了,瞅着大孙子哭成这样,他们还道是叫其他两房的大孩子给欺负了,毕竟像谢长峥的大堂哥、二堂哥家的两男娃儿,都已经上学了,最大的都十岁了。

    结果,就看到矮墩墩的丫头戳在客厅里,一脸懵圈的看着刚才那个讨厌的小哥哥拖着奶奶过来。

    丫头虽然不认识小堂哥,可她是认识奶奶的,毕竟以前住在自家时,奶奶也常过来看她,尤其是奶奶,最喜欢拿撕得碎碎的小肉丝喂她,后来还送给她一大罐味道超级棒的肉松。

    “奶!”丫头喜欢阿太,喜欢爸爸妈妈,也喜欢这个成天笑眯眯的奶。

    然后,那个坏的流油的小堂哥就开始指控她了。

    谢远志仿佛是有了靠山,一手叉腰一手指着丫头的肉鼻子,他比丫头高了半个身子,雄赳赳气昂昂的道:“她打我!”

    丫头懵了一下,然后弱弱的点了点头:“对呀,我打他了。”

    一个指控,另一个则毫不犹豫的承认了,从理论上来说,这事儿已经真相大白了。然而,受害者今年六周岁了,施暴者才一岁半,更确切的说,是一周岁零三个月。

    谢母先是看了看丫头,压根就没理会大孙子,只弯下腰把丫头搂在怀里:“丫头不怕,奶给你做肉汤喝。”

    “吃肉!”丫头不想喝汤,丫头只想吃肉。

    “好好,吃肉,不给谢志远那浑小子吃。”

    丫头这才知道,那个哭得鼻涕都冒泡的坏小孩名叫谢志远。不过,那一点儿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吃!肉!

    吃完了肉干什么?当然是听太爷爷太奶奶讲故事。

    谢老爷子、谢老太太都是老革命,尤其是谢老爷子打了一辈子的仗,不过早几年就已经退下来了,横竖儿子孙子都能耐,哪里用得着他折腾?含饴弄孙的悠哉日子多好呢!这不,搂着胖孙女讲以前打仗时候的故事,就是他目前最大的爱好了。

    等丫头吃饱了,谢母就把她丢给了公婆,转身撸起袖子去收拾大孙子了。

    都六周岁了啊!要不是这孩子生日小,今年秋天就该上小学了,本想着让他在家里多待一年,省得去学校了叫大孩子欺负,他倒是好,居然欺负起小堂妹来了!

    这边,吃得肚子鼓鼓的丫头坐在太奶奶的怀里,听太爷爷讲那些年的故事。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再到抗美援朝……听得两眼放光不说,口水都快下来了。

    谢老太太伸手摸了摸丫头的肚子,纳罕道,这不是吃饱了吗?咋就馋得流口水了?

    就在谢老太太琢磨着要不要给丫头冲杯奶粉时,谢志远终于逃离了他奶的魔爪,用手背抹着眼泪来寻这边哭诉了:“太爷爷、太奶奶,那个妹妹她打我!”

    “丫头!”丫头拍了拍胸口,抢先做了自我介绍,呃,也可以理解成为,她又一次认罪了,承认谢志远所说的是事实。

    谢志远好气啊,又生气又委屈:“对!就是你打我!丫头打我!”

    丫头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呀,就是她打的。

    事实倒是事实,可惜谢志远依然没有寻到公正。直到放学后,他几个堂哥过来了,他又一次告状。小男孩觉得,大人可能真的没啥用,可大堂哥和二堂哥就不同了,他们已经是小学生了,大堂哥都念四年级了!

    听了谢志远的哭诉,大堂哥和二堂哥摩拳擦掌的准备给自家堂弟报仇雪恨,然后就瞪着窝在沙发上的肉团团发呆。

    “哥哥!哥哥!哥哥!”丫头看看这个,又瞅瞅那个,再瞧瞧另外一个,惊讶得眼睛都瞪大了,起码不再在是一条缝了。她觉得太爷爷家里太好玩了,不像自家,虽然有个对自己超级好的阿太,可没有那么多小哥哥啊!

    呃,时间过去了太久,她已经忘了早先跟小堂哥谢志远的矛盾了。

    蹭蹭蹭的滑下沙发,丫头决定跟哥哥们去玩儿,当然玩着玩着就变成了打拳——谢家的传统是,每天放学后打拳半小时。

    这就是丫头的日常。

    吃吃喝喝,听听故事,打打拳,偶尔跟谢志远发生点儿小矛盾,不到一个月,谢志远主动投降认输,哭着跟爸妈表示,他愿意去上学。

    太爷爷家好可怕,有个老欺负他的小妹妹!

    在谢家待了半年光景后,过完年,成功的把自己喂成特大号肉包子的丫头回到了赵红英的身边。

    赵红英:……虽然半年没见,可丫头依然长得就好像一直待在自个儿身边一样。

    上去掂了掂份量,赵红英思考了一下,为了她的老腰着想,她放弃了抱着丫头出门的打算,改抱为牵。

    ……

    转眼,丫头已经三岁了。

    三岁已经不是包子了,那就是个长着人脸的猪。亏得她没有逼人家抱她的习惯,更多的时候,她更喜欢自个儿迈着小短腿吭哧吭哧的往前走。

    这天,她跟着阿太来到了京大。

    随着喜宝的工作越来越忙,以前还能每周回去看看丫头,现在就变成了赵红英领着丫头过来看她。还好,学校附近就有个院子,有落脚处就方便多了,再一个,赵红英觉得吧,让丫头时不时的去京大转转,熟悉一下,以后上了大学不就轻松多了?再不然,多熏陶熏陶,兴许气质就变了呢?

    想法很好,现实却不止一点点的残酷。

    丫头倒是没被这充满了学术气氛的校园给熏陶出任何气质来,而是在用心的观察后,她发现她妈是从学校出去的。

    更确切的说,有好几次,赵红英领着她等在京大门口,亲眼看着喜宝从那个大门里走到了外面。

    今个儿是喜宝的生日,家里准备了可多可多的好吃的,丫头想吃,可阿太不让,说要等喜宝回来一起吃。于是,丫头就搬了把小板凳,坐在小院门口,眼巴巴的看着外头的小道儿,直到她终于忍耐不住了,迈开小短腿儿,循着记忆中的路,晃晃悠悠的走到了学校里。

    京大是有门外的,还挺负责,看到陌生人进出都会要求登记信息。无奈丫头腿短人小,直接从门卫的窗户底下走过去了,走了一会儿她还知道找人问路。

    “我妈叫宋喜宝,你知道她在哪儿吗?”

    不知道,谁知道那是谁呢?

    丫头也没有想到她妈居然那么没有名气,问一个,不知道,问两个,还是不知道,再问几个,依旧都是不知道。咋会这样呢?像她,在大院那边,一说丫头,人人都知道。

    小短腿没劲儿了,走不动道儿了,丫头颓废的蹲在林荫道中间,表示要中场休息。

    歇了一会儿后,她继续迈开腿往前走,忽的眼前一亮,前头一群人里头,打头的不就是喜宝吗?

    当下,丫头敦敦敦的跑过去:“喜宝!喜宝!!”

    一口气冲到了喜宝跟前,丫头高兴坏了,长开双手扑到了喜宝怀里,大声喊着:“喜宝我来找你了!喜宝你下课了没?喜宝我要吃鸡腿!”

    喜宝:…………………………

    如果说,三岁的丫头就已经领悟了离家出走技能,并且成功的让喜宝懵圈到怀疑人生,那么等丫头上学后,惨剧才真正的拉开了序幕。

    因为丫头是七月的生日,她成功的在六周岁就入了学。没人担心她被人欺负,只因这些年来,她跟着谢老太爷以及五个堂哥一起打拳,不说打遍天下无敌手,最起码在同龄人之中,是不怕吃亏受委屈的。

    话说回来,真要是被人欺负了,她完全可以一屁股坐死人家,来个天下一绝的“泰山压顶”。

    不过,还是希望用不到这一招。

    可事实上,上学第一天,丫头就被请了家长。电话打到了家里,赵红英拎着菜篮子就去了。

    小学嘛,无非就是学学拼音学学算术,万万没想到,这才第一天,就被老师盯上了。

    丫头没上过幼儿园,可这并不代表她就没有基础。事实上,自打赵红英来到京市以后,就一直没有放弃知识储备。如果说,在乡下老家那会儿,她只是个普通的农村劳动妇女,那么在来到了京市后,她努力上进、奋勇直前,别说识字写字了,她连英语都学了几句,沟通当然是很有问题,好在显摆倒是够了。另外,她还学了拼音,还能教丫头画画。

    除了赵红英这边,谢家的老太爷和老太太也不遗余力的教导了丫头。那是真的半点儿没有藏私,教的人认真,学的人也认真。

    可以说,丫头的学前教育是在她阿太——乡下老家的农村劳动妇女,她太爷爷——跟着太.祖打天下的泥腿子八路,她太奶奶——巾帼不让须眉的红色娘子军,倾力教导而成的。

    这样的学前教育,能教出怎样的结果来,多半人大概也心里有数了。

    丫头的小学老师太绝望了,这有基础还不如没基础呢,一口带着南方乡音的普通话,完全不知道歪到哪里去汉语拼音,画得如同毕加索亲传弟子的绘画水准……

    还不如啥都不懂呢!!

    最可怕的是,丫头还特别顽固,就是认死理,轴。老师说你念错了,她说没错,她还能帮你纠正“错误”的汉语拼音发音。一节课下来,老师发现……她已经被纠成错误版本的了。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课间时候,有个男同学主动挑衅,等挑衅完毕后,他已经“啪叽”一下跟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这男同学可不是谢志远,人家吃了亏,立马起来准备打架,没一会儿又趴下了,继续起来挨揍……几轮下来,局势那叫一个惨烈,直到班主任得了信赶过来分开了他俩。

    不得已,班主任给她家里去了电话,在开学第一天就请了家长。

    好在,孩子虽然轴了点儿,家长的态度还是很不错的。赵红英接到电话十分钟后就赶到了,可跟她咋说?完全说不通,整个儿都不对,当然班主任也看出来了,丫头就是这个老太太带出来了,听听这口音,再琢磨下这遣词造句,完完全全的翻版。

    对了,这俩长得也像,看到赵红英,班主任完全能想象的出来,丫头老了以后会是个啥样儿。

    还能啥样儿啊?饼脸矮胖老太太,特轴的那种!!

    不得已,班主任先委婉后直接的告诉赵红英,请丫头的爸爸或者妈妈过来一趟。

    丫头爸在教育部开会,丫头妈在京大当副教授,俩人忙得方向不同,却是一样的连轴转。

    赵红英只得答应了下来,回家给喜宝办公室打了个电话,一个是因为小学离京大近,再一个就是,喜宝是老师,老师有午休。

    当然,作为一个小学老师兼班主任,对方也是很清楚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哪怕吃亏的人确实是那小男生,班主任也仍然往他家里去了电话。

    男生家里条件不错,父母都是公务员,就是平时太忙碌了,一下子又抽不开空来,就告诉班主任,孩子上大学的小姨会过来帮忙处理,让老师有话跟她说。

    刚送走了一个农村老太太,班主任这心里拔凉拔凉的,一听说男生的小姨是个大学生,心下总算好受了点儿,想着跟有文化的人沟通起来应当是不难的,横竖再怎么样也比跟个乡下老太太扯犊子来得容易多了。

    不多会儿,那男生的小姨就赶了过来,自我介绍是京大的学生,先跟老师道了歉,问过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再看到亲外甥那被打得青青紫紫的脸,京大高材生气炸了。

    “老师,我外甥有错,等回头我会让我姐姐、姐夫好好教育的。可就算说话不妥当,也不能一言不合就开打吧?这是学校,是教书育人的地方,是孩子们成长的乐园,怎么能说动手就动手呢?这女生的家长到底来不来?我一定要跟她好好谈谈。”

    班主任觉得不好说,来应该是会来的,可回想着刚才那满身土味儿的老太太,她内心仍然充满了绝望。

    丫头妈会是个怎样的人呢?是工厂女工,还是小摊小贩?不是她歧视个体户,实在是有些人呢,满脑子都是赚钱,连孩子的前途都不管了。现在都是一家一个孩子,别家成绩不好急得上火,这家却教孩子打架?这素质是有够低的。

    大概是猜到了班主任内心的想法,京大高材生更来气了,瞅了丫头两眼,倒是没跟个孩子一般见识,只在心里盘算着,待会儿对方家长来了,该怎么让对方家长认识到错误。

    不光如此,京大高材生才决定既要让对方家长知道错了,又不能抹黑京大,要拿出自己京大高材生的高素质来。

    又片刻工夫,喜宝姗姗来迟。

    方才还自信满满的京大高材生下意识的一个哆嗦,脱口而出:“宋教授好!”

    喜宝愣了愣,她已经荣升为京大外国语学院的副教授,可平心而论,她真的记不住全部学生,这会儿听到人家叫她,也仅仅是觉得面熟,叫啥名啥是哪个系哪个班的,她一如所知。

    “喜宝你来的好慢啊,你太慢了,你就不能快点儿吗?我阿太呢?她不是找你去了?怎么没跟你一道儿来?光你来有啥用呢?你连吵架都不会。喜宝,我要我的阿太!”

    “丫头,不要胡闹。”尽管还没弄清楚刚才叫她“宋教授”的到底是哪个学生,不过她已经听赵红英说了个大概,这会儿瞧见站在墙边,哭得抽抽搭搭、一脸青紫的小男孩,顿时愧疚了。

    “老师,是不是丫头又打人了?”得到了确定的答复后,喜宝叹了一口气,转身面向那位京大高材生,“对不起,是我没有好好教育孩子,我向你道歉。”

    “不不不不不不不……”京大高材生吓懵圈了,只觉得两腿发软,忙不迭的摆手拒绝,“宋教授你不需要跟我道歉,是我没有好好教导外甥,家里就独他一个孩子,我爸妈、我姐姐姐夫,还有他爷爷奶奶那边,都宠着他惯着他。是我们不好,是我们错了,我跟你道歉!宋教授对不起!”

    喜宝忙制止她:“都是丫头的错,瞧她都把孩子打成什么样儿了,应该是我向你道歉。”

    “没这回事儿,就是我外甥他嘴欠,他欠揍。宋教授您放心,回头我一定揍他,您千万别把这个事儿放在心上,是我错了,是我家没把孩子教育好。”

    “不,是我的错。”

    “我我我!都是我的错!”

    “……”

    班主任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俩互相赔礼道歉,总觉得要么是世界疯了,要么就是她疯了。明明刚才那个京大高材生还一脸的气愤,表示非要好好跟对方讲道理,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那边,班主任已经开始怀疑人生怀疑世界,这边,京大高材生一把拽过她外甥:“你快点儿认错啊!不是你先挑衅的吗?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道歉!!”

    小男生愣了一下,紧接着“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没想到外甥这么不给力,京大高材生内心简直就是涕泪横流,她怕期末挂科啊,再有就是,像宋教授那么温柔的人,怎么可能会有一个动不动就挥拳头揍人的闺女呢?所以,一定是她外甥的错!!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了班主任的脑海里,不过她还是有点儿不确定:“那个……我能问一下吗?你是谢丫头的妈妈?能不能告诉我,你是做什么工作?”

    “京大外国语学院的副教授。”喜宝弱弱的说。

    班主任:…………………………我还能说什么呢?!

    还真别说,半晌后,班主任真就寻出了话头来:“那我再问一下,丫头的爸爸是做什么?”

    “教育局副局长。”喜宝再度回答。

    班主任觉得,她大概可以含笑九泉了。

    “所以,丫头爸是教育部的,丫头妈是京大副教授,那么请问,她为什么连普通话都说不标准,汉语拼音就像是自创的一样,数数也数不全,倒是拳法打得特别棒。丫头的妈妈,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喜宝觉得她没啥好说的,总不能怪家里三位太字辈的长辈吧?她满脸愧疚的低下头,无比诚恳的向班主任赔礼道歉。

    “道歉又有什么用呢?作为一个母亲,你不能光自己进步,不管闺女。如果真的不管,你生下她干什么?现在的有些家长啊,只知道自己的前途,就不能多花些心思放在孩子身上吗?我希望你回去后能好好想想,思考一下怎样当一个优秀的母亲。”

    班主任这番话不说是振聋发聩,至少听得喜宝面红耳赤。

    当初,她还在产假时,倒是有好好照顾丫头,可之后,就忙于学校的事情,又要读研,又要考博,还要当助教,每年都要发表至少一两篇论文,再后来更是各种评职称,甚至中间她还出国留学进修了一年。

    时光飞逝,一转眼,丫头就长大了……哦不,应该是长歪了。

    喜宝再一次诚恳的道了歉,不单向班主任,也向那位诚惶诚恐的京大高材生说了抱歉。同时,她也真诚的表示一定会好好反省的,并谢过了老师,还让丫头也向老师道谢。

    丫头瞪圆了眼睛,这个动作对她而言着实不容易,毕竟她不光长了岁数,也长了份量,更高了更胖了更圆了。这就是为什么,她能够轻易的把小男生打趴下再打趴下再再打拍下的真正原因。

    当然,小男生坚持不懈的起来挨打也是原因之一。

    “我不要读书!阿太说的,读书没用!太爷爷说的,以后让丫头去当女兵!太奶奶也说了,丫头要当红色娘子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