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第164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64章 第16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64章

    结婚是个大事儿, 跟订婚是完全不能比的, 不过对于喜宝来说,差别也不是很大,横竖就是她把自个儿照顾得好, 旁的事情并不需要她分心。

    最近两三年, 流行国外的婚礼,就是西装和白婚纱的, 其他地方且不提, 反正在京市里是挺流行的,毕竟京市这边外国人、留学生都多,像谢家, 小辈儿的人里头,去过国外的占了多半。

    谢长峥的意思是, 还是参考国外那种方式, 不说别的,反正他的堂姐表姐,以及周遭小伙伴家里的姐妹们, 都更喜欢浪漫元素满满的西式婚礼。他深以为, 就算喜宝对其他事情的感触不深,对于自己的婚礼总该是充满了期待的。

    还真别说,并没有。

    在喜宝的脑海里, 她对于婚礼的印象还停留在乡下老家, 吹吹打打迎新娘的阶段。当然, 酒席是必须要摆的, 也就是以前年景不好的时候,才会省略这个,但凡家里过得去的,那是必须要摆上几桌好酒好菜,好好招待亲朋好友的。如果是在乡下地头,全村都会赶来贺喜,假如换成了城里,稍微走得近一些的街坊邻里也得请过来。再有就是,得准备大量的糖果点心作为回礼。

    这边喜宝的想法,当然也代表了宋家那头的意思,总得来说就是,摆酒、分喜糖,这两个是重点,没办法省略的。

    等谢长峥找了几个以前有西式婚礼经验的小伙伴,认真的规划了一份方案,拿给喜宝看后,喜宝才算是真真正正的大开眼界。

    谢长峥是想着,先让喜宝过目后,等她满意了再去询问下赵红英的意见。其实,他也不是不可以先找赵红英,想也知道喜宝不可能反对的,可这么一来,简单是简单了,却显得敷衍了。

    好在,喜宝确实没啥意见。

    这多亏了谢长峥不单认真做了策划书,还特地找了几张图片,都是关于西式婚礼的。当然,这仅仅作为参考,具体的婚纱样式还得从长计议。

    “真漂亮。”这是看完图片之后,喜宝第一个反应。

    没法子,谁叫她都没参加过几次婚礼呢?离得最近的恐怕就是她大姐春丽了。然而,那会儿陶安考上了大学,春丽走得太匆忙了,根本就没在乡下摆酒,听说只是在陶安父母家里摆了两桌宴请亲戚。也因此,喜宝还道结婚买身新衣裳就够了,完全没接触过这些,毕竟就算她是英语系的,主攻的也是语言类,算上她平日里翻译的那些文学作品,也都是科研、教育方面的严肃文学。

    不过,她很喜欢就是了。

    见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图片上的婚纱,谢长峥心下一喜,稍片刻后,又提起了另外一个事儿,也就是西式婚礼独有的伴郎伴娘习俗。

    这原本不算啥,就算谢长峥的亲哥堂哥表哥都结婚了,他圈子里未婚的小伙伴儿还是有很多,叫他最无奈的是,当初年少无知,答应了叶一山,将来谁先结婚就会请另外一个人当伴郎。哪怕从时间上来算,叶一山确确实实赶得及婚礼,他也不敢放手让叶一山过来。

    如果有可能的话,谢长峥都不希望他来参加自己的婚礼,哪怕原先没啥想法,看着也特像炫耀挑衅不是?肉得埋在饭里吃,他真的完全没有显摆的意思。

    要是不请叶一山,作为弥补,谢长峥倒是可以豁出去脸面把叶一江请过来。哪怕他俩本身没啥交情,因为两家是世交,请过来帮忙当个伴郎还是没问题的。

    至于叶一江曾经跟喜宝相亲这个事儿,他早先就知道了。不过就是碰个面吃个饭,完了从此不再联系,根本就没啥好在意的。最重要的是,谢长峥很清楚叶一江喜欢的是那种个性独立、能闯能拼的女子,像喜宝这样打小被宠着长大、根本就没经历过太多事情的小公主,叶一江会喜欢才有鬼了。

    伴郎伴娘还是得提前说好的,谢长峥就想问问,喜宝这边是打算请谁来当伴娘。

    喜宝想都没想就开了口:“请我二姐,她要年底才订婚,现在就是未婚的。”

    谢长峥在脑海里转了转,忽的想起宋家大房那二闺女好像是跟丁家那个在一起,跟喜宝确认了一下后,就有了主意。

    丁家不是从军也不是从政,而是从医的。丁老太当了几十年的护士,而已故的丁老爷子曾经是个享誉京市的知名大夫,很早以前还上过战场当过军医。这原先吧,只能算是知道有这么户人家,论交情是真的完全没有。可谢长峥也明白,先前是先前,等他跟喜宝结婚后,再过段时日,那位丁医生就该是他连襟了。

    那还不如叫这俩当伴娘伴郎得了。

    打定主意后,谢长峥就去联系人了,他其实也没干啥,就是先跟赵红英通了个气,之后找到了丁医生,来了个亲切友好的交谈,再然后就把事儿给定下来了。

    凭良心说,丁医生是姐夫,谢长峥是妹夫,然而谁叫姓谢的动作迅速呢?他已经是喜宝的准未婚夫了,等国庆领了证办了酒,那就是老宋家名正言顺的孙女婿了。也是到了这一刻,丁医生觉得是不是应该加快速度了,哪怕春梅要读服装设计,那也并不妨碍两人结婚呢。

    这边,谢长峥初步确定了伴郎伴娘人选,那边,丁医生找了春梅来了一番情真意切的谈心,主旨在于,把订婚、结婚一并儿提前。

    与此同时,乡下老家那头也轰动了。

    还是那句话,订婚跟结婚是比不了的,早先倒是听说老宋家这边的臭蛋订婚了,跟着没多久又听说年底春梅要订婚,再后来就是喜宝了。

    按说,一个村子的,尤其是那些个沾亲带故的,还是很想去粘粘喜气。别的不说,奥运冠军臭蛋和京大学生喜宝,这对姐弟俩的喜气,他们是做梦都想沾上一点儿。可这不是路途太遥远了吗?加上这两年里,他们这边也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莫说县城了,单就是乡里,也开始搞起了建设,光是今年就修桥铺路,如今从他们村子去各处就方便太多了,保不准以后还能开通公交线路呢!

    交通方便了,经济自然也就跟了上去,他们现在多半人还是以种地为生,种的却不再是红薯土豆之类的粗粮了,而是各种经济作物。像花生是最多的,能自家吃,能送到城里卖钱,还能去油作坊里榨油。再有就是,山上那一大片地儿,也叫村里人给承包了,种些果树,估摸着来年就该有收获了。当然也有不少人选择了养殖,像赵红霞家里,就改建了猪圈,先前还去老宋家收了不少猪崽子,毕竟袁弟来玩不转那么多猪,断断续续的卖掉了不少。

    钱有了,闲却没了,大家伙儿再也不能像前几年那样,说走就走,齐刷刷组团杀到京市去抓渣男了。

    可凡事都有例外,反正赵红霞这边是笃定要去一趟的,喜宝要结婚了,身为打小看着她长大的二奶奶,哪儿能不去讨这杯喜酒呢?她一确定,她老头子和儿女、孙辈儿们,但凡是抽的出空来的,都纷纷应承了下来。

    好就好在,喜宝的婚期是定在国庆节的,有三天可以休息,再前后请个几天假,凑一凑还是没问题的。

    赵红霞定了下来,赵建设哪里愿意落后?尤其是他老子赵满仓,这几年年岁更大了,总念叨着不知道还能见亲人几面,如今有了机会,自然眼巴巴的想一道儿去。

    还有就是曾校长了,他本就是京市人,来这边当了知青,一晃就是二十年了,他也想回去,可这个事儿那个事儿的,总有意外绊住他。想着家里的父母都已年迈,他到底还是下定了决心,打算跟着一道儿去凑个热闹,当然也让媳妇儿和儿女们,瞧瞧他的父母兄弟姐妹。

    很多事儿,只要有人响应了,接下来就会顺畅很多。旁的不说,宋卫民就坐不住。

    “咱们也得去,喜宝结婚,咋能不去呢?”

    袁弟来是真的不想去凑这个热闹,她有一种预感,要是真的去了,只怕将来会更后悔,尽管她现在已经隐隐有了悔意,就是死鸭子嘴硬,愣是不愿意承认罢了。可甭管怎么说,事情已经这样了,就不能撇开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和事儿,让他们一家五口好好过自个儿的平静日子吗?

    “一个丫头片子结婚,犯得着眼巴巴的跑去吗?算了吧。”袁弟来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句话来。

    宋卫民是真的烦了,假如他足够硬气,完全可以拿出一家之主的能耐来,狠狠的镇压住袁弟来。毕竟从表面上来看,能耐的是老宋家,至于袁弟来一个没有经济来源,又没有谋生手段,连娘家都靠不住的中年女人,是真的算不上啥。可谁让宋卫民怂呢,想着横竖已经这样了,过一天算一天吧,还能离咋地?

    可眼下这事儿却是戳了他的肺。

    “我带着扁头和东子西子一起去,你爱去不去!”烦了,也彻底绝望了,宋卫民索性懒得再商议,自顾自的做下了决定。

    然而,袁弟来并没有放在心里,家里的钱全捏在她的手里,宋卫民想带着仨儿子去京市?这是汽车票不要钱,还是火车票不要钱,或是吃的喝的用的不要钱?她十分的淡定,一直到听说宋卫民找了赵建设。

    找临时借点儿钱还不容易?宋卫民就算再怂,他的人品还是有目共睹的,没有任何恶习,只是手头上临时短了钱,凑不够去京市的路费。赵建设都没细问,也没让他立字据,就说到时候订票的时候,会帮他们也一并订了的,正好一道儿上京也有互相有个照应。

    得了消息后,袁弟来一脸懵圈,更叫她抓狂的是,张秀禾娘家妈还挤出时间来村里问了下,留下钱和人数,叫赵建设也帮着订了票,到时候他们要一道儿上京去喝外孙女的喜酒。

    张家老太太一口一个外孙女,别说袁弟来了,袁母都差点儿气得抹脖子,二话不说拿了压箱底的钱,愣是凑齐了旅费,让几个孙子都出去长长见识。

    等一周后,赵红英接到来自于老家的电话,意外的得知这回来的人还真不少,大家也没旁的意思,就是想沾沾大学生的喜气。对了,赵红英在前头告诉老家人时,也提了一句,是关于谢长峥的,尽管没细说谢家的背景,倒是说了谢长峥也是个大学生。

    俩大学生结婚呢,从来没瞧见过的事儿!

    有孩子的人家还打算到时候抱着孩子多吃两口喜面,保不准孩子就开了窍呢?不图考上京市里头的大学,就是考个中专也好啊,国家包分配的!

    赵红英在大致的确定了人数后,就开始折磨大伟了,哦对了,强子是来喝了订婚酒,可他很快又离开了,毕竟从订婚到结婚又有将近三个月时间,他不可能丢开南边的事情不管。

    也因此,赵红英眼下能折磨的,也就只有大伟了。

    老家来了人喝喜酒,作为主家的老宋家能完全坐视不理吗?考虑到人挺多,时间估计也会挺长,赵红英的意思是,看看有没有闲置的房子院子,好暂时挪出来安置老家的人。

    大伟盘算了一下,京市附近有个空院子,就是喜宝隔壁那个,可那个太小了点儿,端的是地段好,又不是住的开。还有就是他以前赶时髦买的楼房,那就更不像样子了,太小了,住惯了大房子简直就是逼死个人。还有几处则是门面房,前头当商店,后头做仓库和员工宿舍的,倒是不小,就是东一处西一处,再说瞅着也不像样儿。

    赶巧的是,大伟在上次喜宝的订婚宴上,认识了好几个原本接触不到的上头人,人家知晓他是生意人,随口告诉了他一个信儿,大概就是在半年或者一年里面,会将商品房纳入国家计划,还会开放土地拍卖。

    尽管这个消息还不能完全确信,可只要有一半的可能性,那么这就是个送上门来的大馅饼。

    在思量了半晌后,大伟又打电话同强子商量了一下,最终决定先将手头上的资金集中起来,暂时不买门面房了,而是先购入一些住宅。

    ……

    打死赵红英都不会想到,她不过是因为心疼招待所的钱,而让大伟帮着找地儿安置乡亲们,结果大伟转个头就在京市里买下了成片的院子。当然不是四合院,就是普通的民居,有点儿类似于京大附近那两个,兴许更旧一些,地段不是顶好的,可只要是在市区不就行了?大不了回头他租个大巴车,来回接送乡亲们。

    这一票,大伟就把自个儿的家底给掏空了,好在这又不是一次性买卖,房子这玩意儿只会越来越值钱,哪怕只是个老破小。

    等大伟这边忙活了个大半后,时间也已经到了八月份。

    在这期间,喜宝破天荒的没跟书本待在一块儿,也没闲着,而是被谢长峥大街小巷的带着跑,看家具、买家电、布置他们的新家。

    他们的新家,就是位于老宋家后头的带花园三进四合院。

    从外头看,只觉得是高墙大院,还没太大的概念,及至喜宝第一次受邀进了里头,这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深宅大院。

    这是一座完全未经破坏的古四合院,院套院的,还有个带了假山流水的后花园,又因为时常有人收拾、打理,瞧着虽然不像老宋家那边充满了人情味,却是真的古色古香,满满都是历史的感觉。

    不光是房舍,就连里头的家具都是有年头的,饶是喜宝从不关注这方面的事儿,单就是那种厚重的历史感,就骗不了人。

    真要说缺的话,大概就是各色家用电器了。

    谢长峥自打买了房子后,其实统共也没来住过几天,倒是他奶奶谢老太,偶尔住腻味了大院里的三层小洋楼,会过来晃悠几圈,可也因此,家里几乎没什么家用电器。

    电灯是有的,线路都没啥问题,厕所也是经过了改造的,可像电视机、电冰箱、洗衣机一类的,却是一个都没,毕竟老太太本身也不喜欢这些东西,再说了她有人随身照顾,根本用不太着。

    于是,已经是未婚夫妻的喜宝和谢长峥,在这段时间里,就光忙活这些个事儿了。

    这一忙,就忙到了预估的军舰回归日子。

    军舰那头,只是依着上头的命令,同意剧组上舰拍摄,当然前提是不能影响到他们的日常工作。也正因为只能在空闲时间拍摄,所以才会拉长拍摄周期。而除了军舰上的部分拍摄外,等之后他们下来军舰,还得去不少地方取景拍摄,当然后续工作仍然不少。

    至于回归的日子,原本是不存在回归一说的,就是行了个方便,在拍摄进度完成后,就近找个地儿把人丢下。还不是靠码头的那种,而是在离码头还有蛮长一段距离就停下,让剧组一行人坐上小艇,自个儿找地儿靠岸去。

    当然,还是有陪同人员的,譬如倒霉催被亲爹报复丢上军舰的叶一山,以及满心热切打算参加侄子婚宴的谢八一。

    原本盘算得好好的,摄制组那边也基本上已经完工了,又因为没法子补镜头,他们特地多拍摄了好几个版本。可以说,现在就该找地方停靠了,万万没想到,鬼子闹事了。

    也不是啥大事儿,危险系数几乎为零,军舰得了消息立刻全速前行,为的也是震慑,而非发动战争。

    一切顺利,除了时间上赶不及了。

    谢八一眉头紧皱,都快能夹死苍蝇了,他是真的想去参加谢长峥的婚礼,可也明白眼下这个情况已经没可能了。

    已经是九月初了,不说谈判调解期间,他们必须在这边震慑,单就是现在立刻回头,除非全速前进,不然绝没可能按时赶到。而全速前进是需要上头命令的,依着正常速度,最快最快,也肯定得十月中了。

    毛头倒是无所谓,相反,他还很高兴的跟导演和编剧讨论起了原定的剧情,又特地询问了归期,觉得完全可以趁这个时间,再补一些镜头,好让整个电影更为立体形象,更加丰满具有深度。

    导演和编剧同意了这个说法,而军舰那边的人,估计也是被鬼子气得不轻,丝毫不在乎他们把鬼子算在内。用谢八一的话来说,老谢家那些儿郎,但凡是年岁长的,哪个还没杀过鬼子?在战争片里加入有关鬼子的剧情相当合适,甚至得了空,谢八一以及他那些战友们,特地过来看了看新改编的剧本,帮着添加了一些剧情。

    最气的反而是叶一山。

    刚得知谢长峥结婚的消息时,他是多么的开心、兴奋,简直恨不得跳海游上个好几圈,来抒发自己的激动之情。

    ——小伙伴终于要结婚了!以后再没人跟我抢女神了!女神是我的!我的!!我的!!!

    ——好想立刻回去帮着出主意安排婚礼,他很经验的,哪怕至今为止也没跟女神搭上线,可他早已脑补了很多很多的剧情。像婚后住哪儿,生儿子叫什么生闺女叫什么等等,他全都仔细琢磨过了,更不用提婚礼筹备了。

    ——对了,他还答应过谢长峥,要当伴郎的,可不得提前回去做一身能够凸显他英俊帅气的西装。不求把谢长峥比下去,也得让其他宾客瞧瞧,他叶一山也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的。

    结果,该是的脚盆民族又来搞乱了!!

    哪怕打小就是听着家里长辈讲述那些过去的惨烈历史,叶一山也从未有过这般的感同身受。

    得了,婚礼赶不上了,当伴郎的梦想也泡汤了,那他还能怎样?要不去剧组凑个热闹,当一下背景板过过瘾?

    不得不承认,智障青年的确是欢乐多。

    叶一山气了好几天,可一旦想通了,就又乐颠颠的胡闹去了,并且成功的当上了汉奸,有两句台词的哟!

    军舰这边的情况,自然也告知了军区那头,再由那边通知了谢家和宋家。等喜宝知晓这个事儿后,已经是临近婚礼日子了。

    喜宝很失望,不过到底还是在谢长峥的劝说下,想通了。横竖她哥来不来,婚礼还得办,再说了,就算不来,那不还是她哥吗?

    反观赵红英,那就是完完全全的懵了。她仔细的回忆了订婚那天喜宝说过的话,愕然发现,那天喜宝仅仅是询问了毛头能不能准时赶到,并在得了想要的回答后,很是满意的……去干别的了?

    赵红英:……癞毛头,这回是奶对不住你,回头你补喜宝一个大红包吧。

    为了表达歉意,赵红英让喜宝将梁美霞请了过来,并给了她一个大红包,叫她务必要在婚礼当天赶来喝喜酒。

    梁美霞很痛快的答应了下来。

    再然后,臭蛋那边也有了消息,国庆节他们会放假,不过只放三天,最多可以通融的是,提前半天离开训练基地,但是与此同时,必须在第三天下午五点之前,回到国家队。

    不单是臭蛋,还有他的未婚妻到时候也会同来。

    对于国家队的安排,老宋家还是很认可的,主要是不认可也不行,那就索性高高兴兴的接受了。就是赵红英还多问了一句,臭蛋啥时候才能结婚。对方表示,国家队并不禁止队员结婚,最多不给放婚假,扯个证的时间还是有的,再就是提醒赵红英,俩孩子都还没到法定的结婚年龄。

    赵红英回头就决定,一到年龄就让臭蛋扯证去,省得跟他那些个哥哥们一样,成了老光棍。

    而在各项事宜都确认完毕后,喜宝先开学了。

    研究生开学跟刚上大学那会儿比起来,心境真的全然不同了,单是送她上学的人,也从爸妈爷奶哥姐齐上阵,变成了谢长峥送她上学。

    谢长峥的意思至始至终都很明确,不反对她上学,如果她愿意又能考上的话,读完研究生还可以继续往上读,甚至一辈子待在学校里,也是没关系的,只要她高兴就好。

    再就是——

    “下个月,我会调职去教育部。”

    就算喜宝再傻,她也明白谢长峥这次调职是为了她。诚然,教育部也不差,可他原先在文化.部干得好好的,领导器重同事友好,不存在调职的理由。

    偏偏她,现在念的是研究生,以后说不准还得继续往上念,甚至在念完了所有课程后,还有可能留校当老师。谢长峥去教育部,对他个人前途而言,变化并不明显,甚至因为离开了熟悉的环境,单是融入到一个全新的单位,就需要花上不少的时间和精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谢谢……”

    千言万语化成一句谢谢,喜宝第一次烦恼自己不善言辞。

    谢长峥只是笑了笑,又道:“周末我来接你。”

    “好。”

    短暂的告别,是为了再度相聚的甜蜜,喜宝先是转身进了宿舍楼,而后快速的冲上楼梯,站在楼道窗口前,目送谢长峥离开,同时不由的微微翘起了嘴角。

    爱是相互的,喜宝不会主动付出,可在接受到了对方的爱意后,自然而然会被爱温暖了心房,也开始期待起了国庆那天的婚礼。

    当学生的日子,永远都是忙碌而充实的。不同的是,如今的喜宝心里有了别的期待,除了整日里苦读外,也渐渐的开始关心起旁的事儿来,学着开启心扉。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喜宝才忽觉她的舍友王丹虹有些奇怪,在认真的考虑了半天后,她决定实话实说:“我记得,刘晓露以前跟我说过,你找了个在京大的对象,还是行政科的老师?怎么从来也没见过他呢?”

    王丹虹虎躯一震,扭过头,满脸震惊的看向喜宝:“大小姐!我们分手一年多了!你真的不考虑去检查一下反射弧吗?”

    喜宝也很震惊,她倒是明白分手、失恋肯定不是什么好话题,就想着怎么把这个话题带过去。

    见喜宝没开口发问,王丹虹反而自顾自的说了出来:“我大三那一年,跟他吵了差不多半年,分分合合,最后还是决定彻底放手。那个时候,已经是大四上学期了,我原本就想考研的,可为了避开他,还是签了意向书,去实习单位报到了。后来,我想了又想,做错事情的人又不是我,凭什么要我躲开?我想继续念书,我想读研究生……所以,我又回来了。”

    刚开始那会儿,她还特别担心同学们追问,好在多半人都离开学校了,工作和上学不同,自个儿的事情都操心不过来,还真没人关心她的生活。唯一同宿舍的喜宝又是个好奇心几乎为零的人,总算让她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当然,现在事情已经彻底过去了。

    说完这番话后,王丹虹就坐等喜宝发问,自己为什么会跟对象分手。结果,喜宝只是长长的“哦”了一声,然后就低头看书去了。

    王丹虹:……你这样迟早会失去我的!!

    三分钟后,喜宝突然开口:“我是不是没有告诉你,我的婚礼定在国庆节?”

    “你是没告诉我,可我那天参加你的订婚宴了,所以我……听!到!了!”王丹虹好抓狂,偏偏喜宝说完这话后,又再度“哦”一声,低头继续看书。

    所以,她还能怎样呢?

    作西子捧心状的王丹虹,决定去盥洗室里冷静一下。

    好在,对于王丹虹来说,人生还是充满了希望的。自打从本科宿舍楼搬到了研究生宿舍后,见到了不少陌生的面孔。而作为喜宝的舍友,她被不少人视为信鸽,热情的请求她帮忙传递情书。

    这个时候,就是她最高兴的一刻了,问清楚情书是给喜宝的而不是给她的之后,她就会满脸真诚的表示,喜宝已经订婚了,国庆节结婚,您啊,哪儿凉快歇哪儿去。

    从开学到国庆节这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王丹虹以每天至少两到三个的频率,打击了七八十人。

    突然又有了活下去的动力!

    与此同时,喜宝也向她的教授以及同门的师兄弟姐妹们,发去了邀请函。这年头,吃喜酒还是讲究送个礼金的,不过数量不多,通常都是五毛一块的。对于月薪好几百的教授来说,这个钱完全不算啥,就是还在念书,也完全出得起,再说了,也可以好几个人凑一份红包。更别提,参加婚礼都是可以拿随礼,完全亏不了宾客,也不至于让新人因此欠下人情。

    发婚礼邀请函,本来是没错的,可这么一来,却是完全坐实了早先时候王丹虹拒绝帮忙送情书时说的话。

    女神是真的要结婚了!!!!!!

    这是真的!!!!!!

    不是那个丑八怪忽悠他们的!!!!!!

    丑八怪——王丹虹呵呵哒。

    结果,含泪接受了请帖的人们还得按时去喝喜酒,老教授倒是无所谓,顶多就是打听清楚喜宝的未婚夫是清大毕业生后,很是唏嘘了一阵子,顺便怒斥这几届的男学生太不行了。同是研究生的男生就悲伤多了,可已经答应了,还能怎么办呢?当然是一起去喜宴上喝个酩酊大醉啊!

    等到九月的最后一周,所有一切关于婚宴的事情都已经准备妥当。

    两天后,老家的乡亲们一起赶到了。赵红英亲自带队,先带他们去大伟买的院子里安顿下来,之后又领着他们逛遍大街小巷,毕竟关于婚宴方面的事儿,主要是谢家在管,作为女方的奶奶,赵红英还真就没分配到什么活儿。

    又过了两天,喜宝向学校请了假,在谢长峥的陪同下离校回了家,准备做一个最美的新娘子。当然,她的二姐兼伴娘也到了,这两天就跟她睡一屋。

    终于到了国庆节这日,所有的亲朋好友都已齐聚一趟,因为从的是西式婚礼,老宋家这边只能瞅着瞧热闹,好在谢家请了懂行的人从旁协助,就是在接新娘这一块,悄悄的松了点儿,少了一环敲竹杠不让新郎接走新娘的环节。

    因此,谢长峥顺顺利利的敲开了喜宝的闺房门,带走了美丽的新娘子。而老家的乡亲们,除了盯着喜宝看之外,也瞄上了春梅,悄悄的咬耳朵,互相询问着,那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伴郎是不是就是春梅的对象。

    很快,两位新人就都上了停在胡同口的轿车,伴郎伴娘也跟着上来,其余的宾客则在后续人员的安排下,分别由小巴车送到酒店。

    哪怕老家这几年经济发展也不慢,那也没法跟京市相比,前几天逛街时,就纷纷感概首都就是首都。到了今天,瞅着前头那一溜儿的车子,乡亲们都傻了眼,及至到了酒店门口,更是不知所措起来。

    酒店是谢家联系的,算得上是国宾级别的,不过有门路订几桌也不难,无非就是节假日难以安排。好在,谢家出手快,门路也广,不单订到了足够多的席面,还包下了最大的一个厅。

    在众人的见证下,谢长峥等在台上,亲眼看着喜宝由宋卫军领着通过一条铺满了鲜花的条形台缓缓的朝自己走来。

    说是西式婚礼,礼节方面还是简化了点儿,可由父亲将女儿亲手送到女婿手里这个环节,那是绝对少不了的。

    宋卫军心里多少有些惆怅。可瞧着往日里淡定到不似真人的小闺女,这会儿却是两眼晶晶亮,面上除了喜悦还要满满的期待,到底还是松了口气,只要闺女幸福就好……

    在场的亲朋好友等众宾客们,心中也都是五味杂陈,当然是以祝福为多,可也架不住心酸难受。

    譬如说,宋卫民和袁弟来。

    宋卫民眼睁睁的看着他四弟宋卫军将喜宝亲手交给了谢长峥,哪怕再怎么不懂西式婚礼,他也看明白了,这是当爹的把闺女交给女婿。而这个位置,原本该是他的。

    袁弟来则时不时的看一眼台上的喜宝,又扭头瞥向站在张秀禾身边的臭蛋。这俩不愧是同父同母生的亲姐弟,长得相像不说,连面上的神色都有七八分相似。这会儿,喜宝瞧看谢长峥的眼神里带着甜蜜,而臭蛋也时不时的瞄向他身边的未婚妻,光是外人看着,也能感受到一种发自肺腑的幸福和温馨。

    真的是她错了吗?丢了女儿,又丢了长子,现如今留下身边的仨儿子,不是连初中毕业考就通不过,就是小学年年没考不及格。

    大概真的是她错了,可惜一切都悔之晚矣。

    ……

    ……

    水晶灯下,身着西服的司仪神色郑重的念着宣誓词,新人相对而立,在万众瞩目之下,宣读誓词、交换戒指、互许终身。

    “我愿意。”

    “我愿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