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第163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63章 第163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63章

    会亲家结束时, 已经是半下午了。

    尽管喜宝和谢长峥两个人还未正式定亲, 可既然都到了会亲家这个步骤了,也就是得了两边家里人的认可。因此,在结束后, 老宋家的人全然不曾插手, 由着谢长峥送喜宝回京大。

    这并不是谢长峥第一次去京大,却是两人头一次以男女朋友的身份一起走进京大校门。

    喜宝倒还能保持平常心, 也就是在谢长峥伸手拉她的时候, 两眼晶晶亮的看了他一眼,全然不知这是一种彰显主权的行为。

    光这些自然还不够,谢长峥早就知道喜宝报考了研究生, 并且通过的概率相当高。一想到喜宝至少还得在学校里待两年时间,甚至更久, 他当然得让学校里的狼们知道谁才是正主儿。

    稍稍琢磨了一下, 他就有了主意。

    去食堂吃饭!

    只要还没放假,到饭点的那一刻,学校食堂绝对是人口最密集的地方。毕竟, 八十年代还不是后世, 学生们哪怕是家境极好的,也不可能一天到晚在外头吃饭,就像喜宝, 充其量每个月去外头打个牙祭, 更别提临近期末所有人都忙得飞起, 这个时间去食堂, 绝对能引起轰动。

    就这样,喜宝就被哄着去了学校食堂。

    他们到的时候,正是晚饭的时间,因为前段时间离校实习的同学们都回来了,喜宝又是他们这一届格外闪耀的学生,她跟谢长峥手牵着手走进食堂的那一刻,立马唬住了不少人。

    那一刻,食堂里甚至有一瞬间的噤声,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学生们再度闹哄哄的吃起了饭,最多也就是偷摸着那眼角瞥向他们。

    谢长峥深以为他的计划相当完美,可惜他还没来得及暗自窃喜,就听喜宝问:“你想吃什么?我带足了饭菜票。”

    食堂用餐是肯定跟情调无关的,假如是万众瞩目的话,还能自带柔光,让谢长峥无比尴尬的是,这顿万众瞩目的晚饭却是喜宝请客的。

    谁叫他不是京大的学生呢?

    他没饭菜票啊!!

    装逼没能装全套,谢长峥在囫囵吃了个半饱后,就把喜宝送回了宿舍,他还记得当学生的时候,每次都需要去开水房打水,忙叫喜宝拎了空热水瓶下来,由他拎着一道儿去了开水房,再返身送喜宝回宿舍。

    这些之后,他才顶着林荫道两边恶狠狠的目光,离开了京大校园。

    而此时,喜宝也回到了宿舍里,再一次接受全宿舍的拷问。

    “你说你是去相亲了!这是相亲?”

    “我们没失忆好吗?那不是大二那会儿来过咱们学校的谢干事吗?你们还有一起去美国了,刘晓露也去了。”

    “对,我去了,我还看出来谢干事对你有意思。等回了国后,你还被上头留下来特训了两周。我以为你们已经开始了,后来才发现是想多了。结果呢?你们这是啥意思?到底是成了还是没成啊?”

    “成成成!这么帅气的男青年,听说还是文化.部的?家里还是特能耐的国家功臣呢,宋言蹊你要是跟他处对象,以后可有福了。”

    “这算啥?宋言蹊家里也不差呢,她爸不也是人民英雄吗?她回头还得念研究生呢,谁比谁差了?对了,那个谢干事是什么学历?”

    别怪女大学生们讲究这个,毕竟京大学生这个身份,已经足以使她们成为真正的天之骄子。这要是仅仅是别的大学的,她们还能接受,假如找个高中生初中生什么的,都不好意思说出去。

    喜宝被舍友们一通狂轰乱炸,整个人都懵圈了,只得叫她们慢慢来,但凡能解答的,她一定会原原本本的说出来。

    ——能解答的意思是,她奶没说要保密的。

    一晚上的工夫,喜宝就把自个儿的相亲经过说了个七七八八。

    刘晓露等人也是万万没想到,喜宝说是去相亲,还真就去了,半点儿都不带夸张的那种。而早在大二就开始穷追不舍的谢长峥,居然还真就是自由恋爱没成功,不得不回家搬救兵,这才成了这桩婚事。

    更吓人的是,喜宝还告诉她们,自己毕业就要订婚了。

    舍友们:………………

    平心而论,像她们这样二十二、二十三的年岁,别说订婚了,从法律上来说,都能直接领证结婚了,甚至搁在农村里,孩子都能满地跑了。可话是这么说的,大学生到底是特殊人群,又不是老三届那会儿了,背着孩子上学的都一大堆,像她们八二年这一届,几乎都是应届毕业生,也就那么一两个是复读的。可以说,一个已婚都没有,且至今为止,没听说哪个人要订婚、结婚。

    “宋言蹊,你可真行,咱们几个比你更早谈对象,结果却叫你赶了先。对了,你干脆直接结婚呗,还订婚干啥?”

    喜宝想了想:“我听我奶的。”

    舍友们面面相觑,大概明白了她这话的意思。也就是说,她奶让她订婚,所以她就订婚了。换句话说,假如今个儿她奶让她直接跟人扯证,她也就……乖乖去了?

    两个法语系的女生悄悄的咬耳朵:“这不是哄傻子吗?宋言蹊她家是把她给卖了?卖傻子?”

    “我想当傻子。”另一个女生满脸颓丧的叹了一口气,“你说为啥我家里人不把我卖给一个玉树临风、才华横溢、家世出众、全心全意爱我的大学生呢?对了……”

    那女生忽的提高声音问:“宋言蹊,你对象是哪个大学毕业的?”

    方才,喜宝只说了学历,没提具体学校,本来想悄悄瞒下来的,结果舍友追问,她没了法子,只得托盘而出:“他是清大的。”

    哦,原来是清大。

    清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舍友们嗷嗷的叫唤了起来,有个受不住刺激冲了出去,在楼道里大喊:“宋言蹊她找了个清大的对象!清大!”

    喜宝弱弱的往后缩了缩:“我记得也有其他人找了清大的。”

    刘晓露微微一笑:“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咱们去美国那会儿,我就打听过了,所以我才没直接告诉你,他在追求你。你要是自个儿想明白了,那就没办法了。不然还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好。”

    又顿了顿,刘晓露向几个舍友招了招手,用很神秘的语气说:“其实我也找了个对象,去实习那会儿在单位里找的,也是清大的。”

    刚才疯跑出去的舍友已经回来了,还带来了一串人。

    大夏天的,姑娘们都穿得挺清凉的,踢着拖鞋“啪叽、啪叽”的串门子:“干脆咱们来算一算,就咱们学院这一届毕业生有几个被清大男生勾走了。”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光她们院系就有至少二十六个,这还不包括恋爱保密的人。

    “男生们恐怕要气死了……唉,世态炎凉哟!”隔壁的宿舍长做了最后的总结,然而她本人也是其中之一。

    喜宝早已被挤到了自个儿的床上,怕怕的抱着膝盖坐在最里头。

    京大和清大,就像是京电和京戏,天然的冤家对头,相爱相杀。考虑到喜宝是女生,所以处境还好,就是不知道在消息曝光后,谢长峥再度来到京大时,会遭遇怎样惨烈的情况了。

    对了,还有毛头,也就是他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不然他早就被京戏的男生们打死了。

    又几天后,喜宝还没接到订婚的具体日子,倒是先得了个期待已久的好消息。

    她考研过了,跟她一起通过的、并投在同一个教授门下的,还有同宿舍的王丹虹。

    不好的消息也好,比如说,她们隔壁宿舍那个苏凌就没过,她用亲身经历证明了,什么叫做鱼和熊掌不能兼得,哪怕曾经努力过,却是实习成绩和考研成绩齐刷刷的落后。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苏凌到底还是顺利通过了毕业论文和答辩,工作也保留了下来,就是可以想见,到时候分配的岗位恐怕不会尽如人意。

    京大本身就是个金字招牌,作为毕业生,他们一入社会,就比别人更有优势,假如人生就是条起跑线,他们已经走在了多数人的前面。

    而就在这个周末,谢长峥再度来到了学校。

    要相信京大学生们的素质,反正等喜宝听人说了之后,立马下了楼,就看到谢长峥站在宿舍楼前的空地上,而他的周遭则是虎视眈眈的男生们,有毕业生也有其他年级的,甚至里头还包括两个年轻的实习老师。

    只能说,假如眼神能够杀死人,那么谢长峥恐怕已经千疮百孔、血流成河了。

    谢长峥:……………………

    事实证明,就算京大的男生们再怎么怨念,喜宝还是跟着谢长峥走了,还是满脸喜悦的牵手离开。

    等他俩一走,愤怒的男生们聚在一起商议对策,誓要守护如花似玉的师姐师妹们。

    ……

    喜宝和谢长峥的订婚日子,由谢家那边找人算了下,定在了七月十日。

    除了考虑到良辰吉日外,主要也是给喜宝的学业让步,哪怕她考上了研究生,临近毕业还是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琐事。再就是,赵红英还是挺希望三房过来的,哪怕不能全部人来,扁头哥仨总可以吧?横竖他们又不下地干活的。

    七月十日,学生们都放假了。

    想法很美好,现实叫人忍不住落泪。

    就在喜宝忙于毕业前的最后收尾时,人在家中的赵红英突然接到了来自于乡下老家的电话。

    打电话的人是扁头,一接听就“嗷嗷”的哭了起来,那哭声要多惨烈有多惨烈,饶是赵红英自诩胆识过人,起码在接起电话的那一瞬间,还是被吓了一大跳,直接丢下电话听筒,扯着嗓门叫老宋头:“你孙子找你呢!”

    老宋头拎着他那从不离身的旱烟杆子走进了堂屋:“强子啊?你跟他说呗。”

    强子现在人还在南方,不过他答应了会在正日子之前赶回来了的。老宋头还道是那小子临时变卦了,心下暗想,咋老婆子不骂他呢?

    “不是强子,是扁头!”赵红英忙把电话听筒塞给老宋头,紧接着立刻拿手指摁住了太阳穴。刚才扁头嚎得那一声太惨烈了,她这会儿太阳穴还突突直跳呢。

    万幸的是,老宋头不嫌弃扁头,还真别说,他挺想念扁头这个孙子。

    “扁头你咋啦?你妈又骂你了?你姐要订婚的事儿,你知道不?啥?你妈没跟你说?不是……”

    老宋头刚说到这儿,电话听筒就被赵红英强行夺走:“你说啥?你妈没跟你们说,喜宝要订婚的事儿?好嘛,这才多久呢,能耐了?让你爸给你们仨买火车票,来京市吃订婚酒!”

    “奶,你孙子我怕是没命来京市了,我毕业考考砸了,我毕不了业了!奶啊,爷啊,咱们要永别了!!”

    按说,喜宝订婚对于扁头来说绝对是个大喜事儿,因为早在很久以前,赵红英就答应过,只要喜宝嫁了,就同意扁头找对象。

    然而,找对象的诱惑力那是肯定比不上活着的,扁头觉得他大概已经看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了,因此得了消息也完全不感动。

    要说这世上最尴尬的事儿,莫过于他妈让他考重点高中、考京大,结果他连初中毕业考都没能过。

    这不是糗事,这是惨剧、是血案。

    甭管赵红英怎么吼,之后她还让大喇叭喊来了宋卫民和袁弟来,然而或许是因为天高皇帝远,宋卫民是没话语权,袁弟来则是坚定的反对仨孩子上京市,她要求扁头复读,还是狠狠的教训一顿后,再复读。

    “我管你打不打扁头,你就是打死他我也懒得管。我就问你,喜宝订婚真不来?”赵红英也来了气,哪怕早先就有了心理准备,她还是生气,这就好比自己视若珍宝的心肝儿,在别人眼里却一文不值。

    不过,最后的最后,袁弟来还是松了口。

    “订婚就算了,要是结婚,甭管哪个结婚,我们一家子都过去。可得事先说好,火车票啥的,得叫结婚的人出。”

    赵红英好想喷死她,又想着离喜宝订婚日子不远了,硬生生的忍下了这口气:“到时候你不用来,就叫老三带着仨孩子上京市。你要是非得来的话,你那份钱我是不会给的!”

    撂下最后这句话,她直接挂了电话,气呼呼的坐了好一会儿:“我咋就生了这么个废物东西呢?连婆娘都压不住,他有啥用?”

    “算了吧,卫民都那么大了,由着他吧。”

    老宋头倒是觉得,假如今个儿是宋卫民提出来离婚啥的,他们当爹妈的一准儿支持。问题是,本人都不在乎,其他人就算再着急又能怎样?最最关键的是,老宋头其实并不心疼宋卫民,他心疼扁头哥仨,可离婚又不代表彻底断了一切关系,到时候宋卫民倒是解脱了,扁头哥仨咋办?

    唉,还是算了吧,四个人平摊火力,总比单叫扁头哥仨吃苦受罪来得强。

    三房不会来京市的事儿,赵红英也通知了其他人,又在这周喜宝回家时,顺口跟她提了一句,当然也说了扁头中考失利……哦不,毕业考考砸了的事儿。

    喜宝有点儿懵。

    她从不觉得扁头能考上她和毛头的母校——县一中高中部,可与此同时,她也完全没想过,扁头居然连高中都考不上。哦不,这已经不是考不考高中的问题了,而是他连初中毕业考都没通过。

    “奶,扁头真没通过毕业考?”懵圈之后是震惊,喜宝忍不住找赵红英确定消息的准确性。

    赵红英:……我以为你会问三房为啥不来参加订婚宴,结果你却只关心扁头那小兔崽子的考试?

    祖孙俩虽然震惊的点截然不同,可在这一瞬间,面上却露出了一模一样的困惑与不敢置信。

    相互解释了一番后,喜宝先说:“臭蛋订婚那会儿,三叔三婶都没来,那他还是三叔三婶亲生的呢,这都不来,他们咋可能来参加我的订婚宴呢?”

    紧接着赵红英也开口道:“对,他们不来了,你不生气?好好,不气就好。可扁头考砸了有啥好奇怪的?你还真当他能考上京大?”别闹了,扁头要是真的考上了京大,百年名校的荣誉都得毁了,“对了,你以前有考过毕业考吗?我咋不记得了?”

    “奶,我应该考过的,就是我也不记得了。”喜宝想了想,“当时周考、月考、模拟考,谁知道哪次考试是毕业考了?我连初中毕业证都没拿,直接就升到了高中部。”

    “那你的意思是,扁头没初中毕业证?你也没?”

    喜宝再度回想了一下,她真的不确定自己有没有拿到过初中毕业证。主要是她念的县一中分为初中部和高中部,她当时是直升的,压根就没注意那档子事儿。再说了,谁在乎一个初中毕业证呢?

    见喜宝一副思考人生的神情,赵红英冲着她摆了摆手:“你忙你的事儿去吧,这事儿横竖你管不了也不该你来管。回头我给建设挂个电话,叫他去问问曾校长吧。”

    赵建设:…………姑,求放生我。

    曾校长:…………我是小学校长,小学哒!!!

    然而,再多的悲愤也救不了他们,不过那就真的跟喜宝没啥关系了。

    此时的学校里,早已再度恢复了平静,除了少数几个不幸遭遇坑爹考试周的学生们,多半人都已经选择了离校。

    对了,应届毕业生们都已经将行李搬空了,刘晓露几个离开时,喜宝还帮着提了行李送行。哪怕明知道还在同一个城市,离别的滋味依然不好受。不过,也不算太夸张,因为喜宝给她们发了请帖,邀请她们去吃订婚酒。

    分开时,刘晓露郑重的告诉喜宝:“我希望能尽快收到你结婚的喜帖。”

    喜宝:“你想太多了。”

    依着喜宝的想法,她大概会跟臭蛋一样,先订婚,等过个几年再结婚。如果是臭蛋的话,可以等退役后,她嘛,完全可以等念完研究生呀。

    把这个想法跟刘晓露一说,后者神秘的一笑:“比起你,我更相信你那个奶。”

    第一次相亲确定关系,第二次约会确定会亲家的日子,第三次直接会亲家顺便确定订婚的日子……这叫刘晓露如何不被喜宝她奶折服,坚定的相信那老太太一定会在订婚宴上闹幺蛾子,结婚啥的,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喜宝说不过她,只得赶紧把人送走。

    宿舍里,又一次只剩下了她和王丹虹。不过,她俩也住不久了。

    早先,王丹虹就去打听了一下,她得到的消息是,研究生宿舍得到下学期秋季开学后,才会由学校统一安排入住。偏偏这边的宿舍楼,得在七月之前就彻底腾空,下一次入住的就是新生了。

    王丹虹家里路途还是挺遥远的,不像喜宝家在本地不说,还在京大附近有个小院子落脚。

    不过,京大也不至于那么不人性化,毕竟是本校直升研究生的,在得知了具体情况后,很是大开方便之门,不单尽快给安排了宿舍,还顺带帮喜宝也一道儿安排了。

    值得一提的是,京大给研究生的福利很好,她们可以直接从八人间搬到双人间,如果是特别出色的,还能申请住单人宿舍。

    喜宝倒是无所谓,横竖她已经跟王丹虹住了四年了,虽说一开始摩擦挺多了,到时候却是真的习惯了。王丹虹则相当乐意,她也认为喜宝留不长了,等喜宝婚后,哪怕名义上是双人间,还不得全归了她?

    谢长峥还不知道,喜宝的舍友们早已透过本质看到真相,认定了订婚后不久就是结婚。

    可就算真想到了这一点,她们也决计猜不到,这一天竟然来得那么快。

    搬完了宿舍后没多久,就到了喜宝订婚的日子,刚刚分别不久的舍友们再度相遇,甚至喜宝还悄悄的给梁美霞发了邀请,请她以朋友的身份来喝订婚酒,还有就是叫了她十几年姐的徐向东。

    这个时候,喜宝是真的以为订婚后至少会隔个三五年再考虑结婚的事儿,如果知道不到三个月就会结婚,她一定不会这般兴师动众。

    嗯,没错,在订婚宴上,当来宾们忙着吃吃喝喝时,谢家宣布,两家已经商量好了,就在今年国庆节,给俩孩子办喜事。

    喜宝看看谢长峥,谢长峥也正好回看她,两人的脸上都一片空白,明显这个事儿他们俩都被蒙在鼓里。再看两边的长辈,都是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模样,仿佛在问: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反正都已经订婚了,结婚不是早晚的事儿?你小子可别得了便宜又卖乖!

    谢长峥觉得,他迟早有一天会被爹妈给吓死。而喜宝在短暂的懵圈后,第一个反应就是去找她奶,问道:“那我哥呢?他能赶回来吗?”

    赵红英还能说啥?她总不能说,只要你想,癞毛头那小子一定就能回来吧?只得随口敷衍了两句,表示早就打听清楚了,那小子快的话八月中旬就能回来了,就算慢一点,还能磨叽过国庆节?

    这边,喜宝放心了。

    那边,谢长峥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中,他并不排斥毛头,可别忘了,军舰上不仅仅有毛头,还有他小叔谢八一,以及小伙伴叶一傻……哦不,叶一山。

    ——真担心叶一山知道了真相后,会不顾一切的跳海游回来。万一半路上被鲸鱼吞了,岂不是造孽吗?

    ——不然还是先瞒着吧,只告诉他自己要结婚了,到时候再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好了。

    打定主意后,谢长峥就跟他大伯商量了一下,毕竟现在这情况,能直接跟军舰通话的,也就军区这边了,甚至连宋卫军都不够格。既然这样的话,就只说他会在国庆结婚,隐去了喜宝的事儿。只是这样一来,就得连同毛头一起被瞒下了。

    谢大伯在订婚宴上喝了个酩酊大醉,愣是被谢长峥三言两语的给忽悠过去了,拍着胸口答应帮着糊弄人。全程目睹这一幕的谢长峥大堂哥、二堂哥默默的侧开身子不去看亲爹难得的犯蠢,没办法,他们已经被谢长峥收买了。

    在订婚宴结束的三天后,军区跟军舰那头通话,让通讯员帮忙转达谢八一,他侄子谢长峥将会在国庆节结婚。

    “长峥要结婚了?太好了!”谢八一无比欣慰,他本人虽然是同辈里最小的一个,可他那两个儿子都比谢长峥大,也早已娶妻生子。事实上,谢家就剩下谢长峥这个老大难了。

    不过,还有一人比谢八一更高兴。

    叶一傻几乎兴奋到恨不得跳海游个几圈,那模样倒像是他自个儿要结婚一样,看得偶尔经过这边的毛头很是感概,只道这俩人感情真好。

    毛头:……等徐向东结婚了,我也一定会替他高兴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