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第15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9章 第15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59章

    统共也就一天的休息日, 很快就过去了。

    后头半下午的时间里, 喜宝一直在忙活,整理了衣柜,把稍微厚点儿衣服薄被全都收起来, 再把小毯子拿出去洗洗晒晒。回头又看到堂屋里的沙发上还铺着薄巾子, 索性都拿出去洗了,又从柜子里寻出了草编的坐靠垫, 摆弄好了才算完。

    这还不算完, 她还开了她哥和她爸的屋,把两间屋子都收拾了一遍,横竖短时间内这俩应该也不会回来住。

    话说回来, 毛头哥到底上哪儿去了?

    尽管心头很是纳闷,不过这却并不影响喜宝干活的速度, 等赵红英和老宋头歇完午觉起来后, 外头的院子里已经挂满了各色衣服、被褥等等。

    “宝啊……”赵红英又是感动又是心疼,她明白喜宝这是心疼她,才帮着干那么多活儿的, 要知道, 有时候千言万语都不如实际行动。可喜宝心疼她,她也一样啊,想着喜宝平日里在学校一定忙于功课, 好不容易放假休息一天, 还忙里忙外的, 叫她咋舍得呢?

    “奶, 等过会儿太阳下山前,我会记得收拾好归整好的。”见赵红英起来,喜宝又欢欢喜喜的奔到了厨房里,不一会儿就端了一小锅的绿豆汤出来,“我先前熬的,现在都凉透了,你和爷都来尝尝吧。”

    哪怕才初夏,半下午这会儿也挺热的,来一碗消暑解渴的绿豆汤那肯定是再好不过的。又因为赵红英和老宋头年岁都大了,像那些年轻人很喜欢的冰棍、雪糕、沙冰等等,他们都不能吃,伤胃,就连绿豆汤最好也是自然凉下来的,如果是冰镇的,一样吃了难受。

    赵红英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招呼老宋头:“老头子,你孙女给你熬了绿豆汤,赶紧出来吃。”

    “我拿去堂屋里吧。”喜宝说着,就直接将绿豆汤连锅子一道儿端了进去。这要是早上或者傍晚,在院子里的石桌上用餐挺好的,可这会儿却是半下午,还是别折腾了。

    喜宝放下了锅子后,又返身走出去,打算去厨房拿碗筷,不过这会儿赵红英却已经拿着碗筷过来了,身后还跟着刚睡醒不久还在揉眼睛的老宋头。

    喝着绿豆汤,顺便闲聊着,赵红英难免又提起了早先的事儿:“宝啊,你觉得小谢咋样?跟奶说说。”

    其实,早在几个钟头前,喜宝刚从外头回来时,赵红英就问过了,可那会儿因为喜宝认真的跟她讲解起了电影剧情,甚至还说了观后感,弄得她一头雾水不说,还被带偏了想法。及至后来,老宋头归了家,二老回屋睡午觉时,她才静下心来仔细的想了又想。

    怎么说呢?喜宝这孩子心地肯定是好的,赵红英对于自己亲手带出来的孩子还是很有信心的,当然,如果喜宝心不好,那也不可能成为百世善人。唯一的问题就是,这孩子呀,太实心眼,也太缺心眼。

    赵红英下午肯定就没歇觉,就闭着眼睛一门心思琢磨这些,她本来想跟老宋头好好唠唠的,结果倒好,老宋头从外头遛弯消食回来后,躺在床上倒头就睡。不过,也不差那么一会儿,等喜宝回了学校后,老俩口有的是时间慢慢琢磨、讨论。

    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想先弄清楚喜宝对谢长峥的感觉,要真是毫无感觉,甚至讨厌的话,那就没必要浪费时间了。亦如上周的叶一江,也不是说他人不好,而是两人不合适。

    叶一江工作太忙,性子又太硬,只能找那种独立性强的女孩;喜宝脾性太软,又没经历过任何挫折磨难,她需要的是一个能让她依赖又真正把她放在心上的人。

    这般想着,赵红英一脸期待的看着喜宝,等着她的回答。

    喜宝喝了两口绿豆汤,抬头很是不解的看着她奶:“谢干事?他人挺好的。奶,我其实老早以前就跟他认识,就是两年前,臭蛋去美国参加奥运会,我那时候不是随行翻译吗?谢干事是文化.部的,领队之一。”

    “那就是有缘啊!”听了这话,赵红英才忽的想起,当时在茶馆那头,俩人一见面就打了招呼,似乎只听到了谢长峥的介绍,喜宝压根就没有,“怎么他知道你的名字,你不知道他的?”

    “他是领队之一,肯定知道我们所有人的名字、资料啥的。他的话,我是听人家喊他谢干事、小谢,还有谢少啥的,还是今个儿才知道他的全名。”

    赵红英细细的品了一下这话里头的意思,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领队啥的,她没当过,可她有个当过生产队大队长的侄儿,哪怕赵建设当年很是尽责,那也不可能背下来所有人的名字,最多就是记住户主,记住哪个是哪家的。就这样,还是始终在一个生产队的,换成领队,还仅仅是其中一个,当初只相处了一两月,甚至这还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撇开谢长峥的记性跟毛头一样好,这个几乎不可能的猜测,剩下的唯一一种可能性就是,谢长峥本身就对喜宝有所关注。

    越想越觉得这个猜测没错,赵红英更来劲儿了,连绿豆汤都不喝了,忙不迭的问道:“你觉得他人好?那下回要是还一起出去看电影,你乐意不?”

    “乐意呀。”喜宝很是干脆的答道。

    “那要是去吃个饭、逛个公园,再不然就在街面上逛逛商店啥的,你乐意不?”赵红英又追问了一句。

    就是这句追问,差点儿没叫赵红英气到翻白眼。

    因为喜宝说:“中午看完电影后,谢干事就邀我出去逛公园来着,还说要跟我吃个饭,我想了想,奶你没说,就拒绝了。”

    赵红英:……怪我,怪我低估了你的缺心眼儿程度。

    心塞无比的赵红英索性端起碗,大口大口的把碗里剩余的绿豆汤一股脑的灌了下去,略带了点儿温度的绿豆汤顺着她的喉咙灌到了胃里,带出了一股子掺合着愉悦的凉意,好像浑身的毛孔都舒展了一般,甚至那丁点儿无奈都仿佛被冲刷了个一干二净。

    “宝啊!”赵红英舒服的长出一口气,想了想,索性又给自己盛了一碗,“你叫奶咋说你才好?”

    “不好喝吗?”喜宝看着她奶灌了一大碗后,又盛了一碗,面上满是困惑。

    “谁跟你说这个了?我是说小谢那头。算了算了,干脆这样好了,你不是明个儿早上还有课吗?索性先回学校好了,我回头得了空问问谢老太,你记得,下周千万要回家。”

    喜宝“嗯”了一声,三两口的喝完了剩余的绿豆汤,起身出了堂屋,回她自个儿那屋拿东西。

    其实,原本周一上午是没课的,可老师临时调了课,喜宝又不会骑自行车,如果毛头在的话,明个儿一早还能带她去学校,剩她一人了,坐公车就得起个大清早。横竖接下来也没啥事儿了,先走也无妨。

    及至喜宝临出门前,赵红英还在叮嘱她下周千万要记得回家,老宋头却忽的想起了什么,叫住了喜宝:“对了,上午你俩出门后没一会儿,毛头就打了电话回来,说他去那个啥……军舰上有拍戏了,还说有事儿找卫军,卫军知道怎么跟他联系。”

    到了这时,喜宝才明白为啥她哥突然失踪了,刚想再问两句,她奶已经摆手让她赶紧走:“毛头有啥好担心的?担心他把别人给坑了?没事儿的,放心吧。”

    “也对……那奶你记得把院子里的衣服啥的都给收起来。”

    “走吧走吧,家里的事儿不用你操心,你奶还没老糊涂呢,有空了多想想找对象的事儿,要是觉得小谢人好,就试着搁在心里。去吧,路上小心。”

    “嗯,爷奶再见。”

    直到喜宝背着小包的声音消失在了胡同口拐角处,赵红英才一脸无奈的回了院子,老宋头关了院门后,转身就看到她那副有气无力的模样,顿时纳闷道:“老婆子你咋了?担心毛头啊?你刚不是还说不担心他吗?”

    “我傻了我才担心毛头!”赵红英瞅着自家老头子一副耿直无比的神情,心下愈发无奈了,暗道,喜宝那孩子莫不是随了老宋头?哎哟,那可太糟了,还不如随她那个不靠谱的亲妈呢!

    得亏老宋头不知道赵红英的想法,见她蔫巴巴的进了堂屋,也跟着进去了,又问:“不是毛头还能有谁?”

    “当然是宝啊!”

    “哦,宝找对象的事儿。”老宋头终于悟了,“咋了?人家不喜欢宝?那我看没救了,宝这孩子不大会喜欢别人。”

    “老头子你啥意思呢?合着我还真得给喜宝找个跟我一个德行的?这男女在一块儿,不是互相喜欢来着?真要是剃头摊子一头热,能长久得了?”

    老宋头把别在腰间的旱烟杆子摸了出来,又从兜里掏了火柴出来点上,慢吞吞的说:“看了那么多年,老婆子你咋还没看明白呢?喜宝这孩子,得你先喜欢她、疼她,她才会对你好,不然白瞎。”

    赵红英愣住了,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老宋头这话,好半晌才转了转眼珠子:“你是说,这孩子知道感恩?谁对她好,她会对谁更好。那要是对她不好呢?”

    “老三媳妇儿就对她不好,嫌弃她,不理她,你看她咋样了?”

    “一样不理不睬呗,谁耐烦热脸贴人家冷屁股?又不是贱得慌。”

    “那她生气不?”

    “这……”赵红英忽的变了脸色,认真的回想了一番,不得不承认,喜宝虽然对袁弟来不冷不热的,可真的从未生气过,哪怕袁弟来怀宋东宋西那会儿,严禁家里其他女孩子靠近,喜宝一样没有生过气。

    兴许袁弟来算是个特例,那就说宋卫国好了,喜宝始终误会了自己的身世,也就是说,在她的眼里,宋卫国才是她亲生父亲。然而事实上,他俩的感情很是一般,原因在于,宋卫国的性子就不是那种会关心孩子的,他连强子都没咋关注,对喜宝这个小侄女,就更别说了。

    赵红英细细的把这些年来的事情想了又想,好像的确是对喜宝越好的人,喜宝反过来对那人越好。就说家里人,喜宝最爱的是她这个当奶的,其次就是毛头和宋卫军了,早先她没想那么多,这会儿认真品了品,还真叫她品出了味道来。

    “老头子!”赵红英忽的抬手重重的拍了一下自个儿的大腿,“我有主意了!!”

    老宋头刚抽了一大口旱烟,冷不丁的就听到自家老太婆在他耳边一声大吼,吓得他连连咳嗽:“咳咳,啥?”

    而这时,赵红英已经不理他了,开始一门心思的琢磨并且完善她的计划。

    ……

    又一周后,喜宝依着赵红英早先的吩咐,周六下午放学后就立马往家里赶。

    赵红英自然是早不早的买好了菜,掐着点做了一桌好吃的,就等着喜宝过来了。而家里,除了他们老俩口外,还有极少有假的宋卫军。

    喜宝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爸也回家了,等一进院子,看到她爸时,顿时瞪圆了眼睛,惊喜得连话都不会说了。

    “咋了?这才半个多月没见面呢,我家小闺女就不认得我了?”宋卫军好笑的看向一脸激动的喜宝,脑海里不由的浮现了前不久赵红英跟他说的事儿。

    宋卫军并不知道百世善人这个事儿,赵红英没告诉他,可即便这样,在得了提醒认真回想过后,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爹妈说的对,喜宝这孩子的确是先要别人付出,她才会给予十倍百倍的回报。

    这性子挺奇特的,可谁叫喜宝是他闺女呢?甭管奇特不奇特,他就这么个闺女,还不得宠着她一辈子?

    “来,坐这儿跟爸说说话,你奶说今个儿她要大显身手,叫你别进厨房添乱。”宋卫军招呼喜宝坐下,一副谈人生的做派,“跟爸说,学校里有没有人欺负你?学习咋样了?毕业的事儿妥了没?你奶说你连读研的教授都找好了,真的假的?我闺女这么能耐?”

    喜宝笑嘻嘻的凑到她爸跟前,一反面对不熟悉人的态度,滔滔不绝的跟她爸说起了学校里、生活上的各种琐事以及未来的计划。

    诚然,谢长峥对于将来有着明确的规划,还十分的期待喜宝能参与其中。可问题是,一见钟情的人是他,而非喜宝,在喜宝的人生规划里,最重要的是她奶、她爸、她哥,以及老宋家的其他人。

    不是不接受别人中途介入,而是这需要一定的时间,就好像当年喜宝被过继给了宋卫军,一样有段时间沉淀,等她发现她爸对她那么好,好到无以为报时,她自然而然的会去回报。

    呃,就是得注意这个分寸,毕竟当初宋卫军大老远回家时,给喜宝带了很多好东西,还带她去县城里玩,偏生当时家里的条件不好,每天不是土豆就是红薯,喜宝就想让她爸吃口肉,结果……

    这么惨烈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回忆了。

    厨房里,赵红英在炒菜的间隙,透过窗户看向院子,心下盘算着计划的可行性。不过,想想以前的事儿,她安心多了,就说春丽好了,哪怕什么实事都没干,就光哄了喜宝这些年,一样得了喜宝的好感,至于后来自个儿作死,就怪不得别人了。

    喜宝从没让别人失望过,以前没有,现在包括将来,也不会的。

    赵红英:……好像也只能这么想了。

    等饭菜上了桌,一家四口围坐在桌前,美美的吃了一顿,期间喜宝也得到了一则最新通知。

    她明个儿又要去相亲了,确切的说,应该是约会,跟谢长峥的第二次约会。

    “好。”喜宝答应得相当干脆,就目前而言,她对谢长峥的感观还是挺不错的,再说了,奶决定的事儿一定不会出错。

    见喜宝应得那么痛快,赵红英老怀大慰。

    在这一周时间里,喜宝忙着学校里的事儿,她这个当奶的也没闲着,跟谢老太聚了几次,同时也没忘记帮喜宝打掩护。得亏喜宝是个姑娘家,说一声性格内向、腼腆害羞,别人也不会惊讶,反而很多老人家就喜欢这样的,至少谢老太是的。

    这也是为什么,她一定要把喜宝介绍给谢长峥,而不是家里另一位老大难春芳那假小子皮猴子。

    “记得,听人家小谢的话,看完电影后,跟着去吃顿饭,然后逛逛公园、商店啥的。人家要是给你买东西,你先收着,回礼的事情交给奶,就算最后没成也不算啥,大不了回头逢年过节时,再把这个人情还上。咱们这情况,他们也都知道,不会怀疑你是图他家的钱。”

    赵红英深以为,真要是拒绝也没啥,关键是她不大信任喜宝这情商,婉拒也是一门技术活,就喜宝这性子,她能一句话把天聊死,顺便把人噎个半死。哪怕事儿没成,自家也没打算跟谢家断了交。

    “还有最后一个事儿,你记得回头小谢要是送你回家,你就邀请他进家里坐坐。要是他没送你,那这事儿就算了,你自个儿回家来吧。”

    喜宝一面听一面点头,牢牢的把这些事项都记在心里,看得赵红英欣慰的同时,又一阵阵牙疼,忍不住吐槽道:“这一个两个的,乖的那么乖,闹的又是那么闹!宝啊,要是你能跟芳芳和一样多好呢。”

    刚把这些话都记住了,喜宝就听到赵红英后面那话,顿时诧异的抬头问:“芳芳姐怎么了?”

    “还能怎么了?她跑了!居然跑到南面去了,简直气死个人!”

    一提起春芳那疯丫头,赵红英就一肚子火气,这事儿跟喜宝那事儿不同,毕竟缺心眼儿啥的,也不是喜宝自愿的。可春芳呢?明明在京市好好的,冷不丁的就抽风去了南面,就算那边有强子接应,一个小姑娘家家,不待在爹妈跟前,大老远的跑去找堂哥算是啥意思?

    “我就不说别的了,她都二十四了,再不谈对象,以后还能找到好的?她想干啥呢?她爹妈也是,连亲闺女都看不住。还有大伟,还是亲哥呢,让他去追个人,回来跟我说,怕是火车都已经到站了!要他们有啥用?”

    偏偏,人已经跑了,追都追不回来,赵红英除了生气也没别的法子。

    哦,对了,她还把宋卫党、王萍俩口子骂了个狗血淋头,当然也没有放过大伟。

    喜宝炯炯有神的听着她奶骂了一通,总算是大略的知晓了事情经过,忙安慰她奶:“奶,大哥就在南面呢,再说南面经济发展比咱们这儿快,机遇也多。芳芳姐又聪明又能干,不会有事的,保不准还能干出一番大事业来呢。”顿了顿,又道,“谈对象的事儿也不用着急,这世上总有适合芳芳姐的人,万一在南面就遇到了呢?”

    赵红英差点儿没叫喜宝这话给噎死,拍了好几下胸口才勉强顺过了气:“可得了吧,一个姑娘家待在南面?我就盼着她在京市找一个呢。”

    “那就让她在南面找一个京市本地人呗。”喜宝眨巴眨眼睛,边回忆她奶给她安排的相亲对象,边说,“最好是家里条件好的,爹妈爷奶都靠谱的,对她也好的,还要是自个儿有本事的。对了,顶顶好是奶你认识的人。”

    “……行吧。”

    不然还能怎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