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第15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6章 第15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恶毒炮灰他弟[星际]盛世医香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56章

    叶冰坨沉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姑娘。

    没错, 在他眼前, 喜宝这样儿的就是个没长大的小姑娘。不单是因为喜宝的年岁不算大,最主要的还是她表现出来的状态,像是个未经社会历练的孩子, 就连那姣好的面容上还带了点儿可爱的婴儿肥, 眼神里更是满满的天真无邪。

    不由的,叶冰坨开始沉思, 到底自己做了什么, 才让他奶误会自己喜欢这种小妹妹型的?忍不住又抬眼看了下喜宝,他觉得这姑娘可能还没成年。

    “奶……”

    “你跟宋小姑娘说说话,找奶干啥?”叶老太面上倒还保持着笑, 扭过头来看向大孙子时,眼里却是满满的警告和杀气, 一副“你敢作幺蛾子, 我就怼死你”的气势。

    没法子,叶冰坨只能咽下了到了嘴边的话,转而想辙儿跟喜宝搭话:“你……你多大?”

    喜宝恍惚间, 好像自个儿碰上了她奶的朋友, 毕竟大妈大婶之类的最喜欢问的几个问题就是“你多大?”、“还在上学还是上班了?”、“找了对象没?”……

    忍着内心的吐槽,喜宝乖乖的回答:“二十二了,过几个月就毕业了。”

    叶冰坨显然在来之前并未听说过任何关于喜宝的事儿, 事实上他根本就是被他奶硬拖过来的, 连哄骗都算不上了, 根本就是绑票。也因此, 听到喜宝这话时,微微有些愣神,心道,他奶可真看得起他,居然给他介绍了个女大学生。

    “你这孩子,咋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来呢?你以前,给那些个兵蛋子们开思想报告会议那会儿,不是挺能说的吗?”

    “那不是能说,那是能……训人。”叶冰坨原本想说的是骂人,考虑到情况的特殊性,临时改口成了训人。想法倒是不错,可惜效果欠佳,他奶依旧很不高兴。

    说实在的,叶老太真的很想敲开大孙子的脑壳,看看里头装的到底是不是水!又想起早先赵红英同她说的话,她忙再度开口:“一江,你可别小看了人家宋小姑娘,她可是京大的学生,可厉害呢。”

    “京大……”叶冰坨迟疑了一下,似是想起了什么事儿,不过很快就又被叶老太打断了,她还特地侧过身子,凑到了大孙子耳边边上,咬牙切齿的低吼道:“你是男的!就不能主动点儿吗?人家姑娘害臊,你呢?拿枪扛炮没见你怕过,这会儿倒是怂了?”

    叶冰坨愈发无奈了,他倒是不怕他奶冲着他吼,问题是,家里的两位老人都是从战争年代走过来的,还是亲自上过战场的那一种。也因此,二老的身子骨一直都不怎么好,万一为了这事儿气出个好歹了,他这罪过就太大了。

    “好好,都听你的。”

    点心一碟碟的上来了,叶冰坨见没啥话题好说,只得帮着递点心,把几个一看就贵得要命的精致点心都往喜宝跟前堆:“多吃点儿。”

    喜宝:………………

    饶是喜宝没谈过对象,也隐隐觉得这个做派不太对劲儿。大方爽气倒是个优点,但是这一碟、两碟……十来碟点心都堆到了自己面前,饶是粤式点心都是少而精致的,那一碟里头也有三五块。叶老太为显大方,毫不手软的点了十几碟,依着正常情况下,如果没吃早饭的话,一个成年人吃个三四碟还是没问题的。可现在,看叶冰坨的架势,完全是一副打算把所有的点心都堆在喜宝眼皮子底下的架势。

    于是,当服务员再度过来送点心时,自诩见多识广也不禁被眼前的情形给震住了。

    一张不算小的木头圆桌上,假如全部坐满,大概能做六七人,他们这会儿坐了四个人还算是挺宽敞的。唯一叫人侧目的是,除了每个人跟前都有粤式奶茶外,所有的点心碟子这会儿都堆在了那个小姑娘跟前,足足有十二三碟之多。

    真能吃啊!

    服务员在内心感概着,顺手就将刚上来的两碟也往喜宝跟前摆,并且格外有礼貌的答道:“请您慢用。”

    喜宝是绝望的,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可毕竟是第一次相亲,又是头一回来到粤式茶楼,加上她一直觉得自个儿不擅长人际关系,所以在默默的瞥了眼一脸正经严肃的叶冰坨后,拿着点心吭哧吭哧的吃着。

    吃得好撑,吃不下了。

    “你尝尝这个。”叶冰坨把时间掐得极好,几乎是喜宝好不容易啃完一个,他立马接上。而且,他虽然不知道喜宝的喜好,却也会有样学样,瞥了眼隔壁几桌,立马就学会了倒好蘸酱,挑做得最精致好看的点心送上,还格外有卫生意识的用了公筷。

    喜宝心好累,她觉得自个儿大概要成为第一个在相亲宴上被撑死的倒霉蛋儿了。

    本来吧,既然是相亲,就该男女双方聊一聊,像什么自我介绍啊,兴趣爱好啊,学历工作啊……反正就是没话找话,万一碰巧找到了两人都感兴趣的话题,那就太棒了,赶紧顺势说下去,这样气氛就会一下子好很多。当然,也有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每一个话题都无法继续,一个个的轮换下去,坚定不移的进行尬聊。

    而叶冰坨和喜宝如今的情况却不是两者之一。

    事实上,叶冰坨一直在努力找话题,就是话题太单一了,无非就是“这个看起来好吃,你尝尝!”、“喜欢吃甜的吗?”、“多吃点儿,别客气。”……

    至于喜宝,她很早就吃不下了,可对方压根就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努力的给她挟着点心,并且伴随着实时解说,尽管那些解说听着就特别尴,可起码确实没有恶意啊!

    不由的,喜宝想起了曾经听同宿舍的刘晓露提过,去动物园里喂小猴子,她觉得她现在就是被投喂的猴子……

    终于,令人无比尴尬的相亲宴结束了,喜宝觉得她大概就快没气儿了。

    “那你就送她回家,我和老姐姐去街面上逛一逛,很快就回去了。”叶老太笑得喜气洋洋,深以为下一步大概就是可以准备订婚了。

    赵红英也道:“去吧,要是还想玩玩,晚点儿回去也行,横竖你都吃饱了。”

    喜宝很想抗议,她这不是吃饱了,是吃撑了!

    叶冰坨也很无奈,刚才在茶楼里,他还能找到事儿做,顺便把话题凑一凑,这要是逛街的话,咋办?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叶老太提议道:“不然你俩去看个电影也成,或者去公园转转?这会儿十一点都没有,随便转转,咋样都成。”

    在笑眯眯的面庞下,叶老太也没忘了给大孙子一个警告的眼神,逼得叶冰坨不得不退让一步,先答应了再说。

    “行,那你俩就去逛吧,记得多问问人家的意见。”叶老太终还是满意了,放过了叶冰坨,也放过了喜宝,跟着赵红英携手而去。

    等俩老太太都离开后,站在粤式茶楼前,叶冰坨无奈的望天长叹,转而低头看向喜宝:“那……你现在想去哪儿?”

    喜宝认真的想了想,刚才叶老太说的那几个地方,她一个也不想去,可她奶也说了叫她去逛逛,所以,去哪儿好呢?

    “要不,咱们去图书馆?新华书店?”

    叶冰坨差点儿没被这话给噎死,默默的看了喜宝好一会儿,一脸沉痛的点了点头:“听你的。”

    平心而论,喜宝是真的不擅长察言观色,主要是她从小到大都不需要看人脸色行事。也因此,她很不幸的没发现叶冰坨的悲伤,领着他去了附近的一家书店,开始认真的挑选书籍。

    一进去书店,喜宝就跟换了个人似的,她在书架之间穿梭,熟门熟路的按着书架两侧的标签找书,没一会儿就在其中一排书架前站住了,修长漂亮的手指轻轻的划过书脊,然后在其中一本上稍作停留,稍稍用力将书本抽了出来。

    叶冰坨已经作好白耗时间的准备了,可他对这一屋子的书实在是没有任何兴趣,眼见今个儿相亲的小姑娘半低着头看了起来,一时间起了好奇心,走过去瞧了瞧,想知道喜宝对什么科目的书感兴趣。

    他没直接走到喜宝跟前,而是在她身边约摸三步远的地方站定,凝神定睛看向书架,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头一次,他为自己感到悲伤,一书架的书啊,他全没看明白。不是吃不透的那种,而是光看书脊上的名字,就已经一头雾水。不死心的绕到书架侧边,他抬头看了眼上头的标签。

    法文、德文、意大利文。

    很好,他果然是个文盲。

    叶冰坨放弃了,他双手交叉抱胸,决定站在旁边发呆,直到喜宝选好书。

    不然还能怎样呢?进一步证明自己非但是个文盲还是个傻子吗?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喜宝就算爱书,也不会丢下别人彻底不理会。因此,在挑中了两本书后,她又在旁边的考试书籍区选了几本复习资料,就去柜台那头结账了。

    尽管叶冰坨不想待在书架前跟那一排排自个儿看不懂的书对视,不过他还是有注意着喜宝。与爱情无关,纯粹就是得了他奶的吩咐,要尽全力看好这小姑娘,直到把人安全的送回家。

    因此,眼见喜宝去柜台那头结账了,他赶紧跟上,抢先付了钱,并在喜宝开口之前,先道:“如果我奶知道我让你自个儿掏钱买东西,她一定会揍我的。”

    喜宝:…………好的,你付吧。

    比起在如今还算是奢侈品的粤式茶楼点心,几本书而已,真的不算贵,价值大概相当于两碟香芋酥。

    “那么,现在我们去哪儿?”出了书店的门,叶冰坨再度询问,反正他已经想好了,权当是带孩子了,以前也不是没有过。旁的不说,他弟小时候就是他带着的,唯一不同的是,他从来也不会征询他弟的意见,不想挨揍就乖乖跟上,皮一下下就老拳伺候。

    现在,熊弟弟换成了萌萌的邻家小妹,叶冰坨的耐心相当足。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爷奶爹妈压根就不管他怎么收拾熊弟弟,而眼前这个……

    不敢动、不敢动。

    与此同时,喜宝也在很严肃的思考这个问题,想了半天,她决定遵从本心:“我想回家了。”

    叶冰坨瞬间长出了一口气,原本严肃的脸上也总算稍稍多了点儿笑意:“走,我送你回家。”

    喜宝平常周末放假也有在京市瞎逛,横竖她只白天出来,逛的又是繁华热闹的街面,加上这里是天子脚下,又不是什么荒郊野岭。只不过,就在她打算说出自个儿能回家这话时,忽的想起了她奶的叮嘱,话到嘴边改了口:“好,那麻烦你了。”

    一想到把小姑娘送回家,陪逛陪玩陪聊这个艰巨的任务就完成了,叶冰坨心情大好,尤其人家还那么有礼貌,叫他不禁开始思考,假如当年他爹妈给他生的是妹妹,而不是弟弟,是不是他的脾气就会好上很多了?

    老宋家住的地方离粤式茶楼不算远,而之前喜宝离开茶楼后,又是挑了一家离得最近的书店,还是朝着她家方向去的。也因此,约摸一刻钟过后,喜宝就站在了自家院门口。

    “我到家了。”喜宝犹豫了一下,她确定自个儿跟叶冰坨不熟,可这人是她奶的朋友,是应该请人家进来坐坐吧?“你……要不要进屋坐坐?”

    “还是算了,下回吧。”叶冰坨看出了这小姑娘只是出于礼貌,加上他也的确不想凑这个热闹,干脆也礼貌的拒绝了。

    喜宝略松一口气,点头道:“那好,等回头你可以同叶奶奶一起来我家。”

    “好的。”

    相互道了别,喜宝高高兴兴的开门进了院子,迎面就是毛头生无可恋的脸:“宝,你上哪儿去了?刚才你在同谁说话呢?你手里这是啥啊?”

    “我跟奶去喝茶吃点心了,刚才那是奶的朋友,这是我买的书。”喜宝心情很不错,其实除却在茶楼吃得有点儿撑外,平心而论,点心的味道还是挺不错的,而是叶冰坨人也很好,送了她书,又送她回家,真不愧是她奶的朋友。

    听说是奶的朋友,毛头瞬间脑补出了一个老太太的模样,只道是哪个小老太,立马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只去哭求喜宝:“宝啊,我饿了,妈她没给我做饭。”

    “那我给你做。”喜宝把书递给了毛头,“你帮我搁屋里去,我去做饭,你想吃啥?”

    毛头上下嘴皮一秃噜,就报出了一串菜名,随后赶紧把书放回去,就跑去厨房帮着洗菜切菜。还真别说,他除了做的饭菜超级难吃外,关于烹饪的准备工作却是一点儿也难不倒他,甚至于切工都比喜宝更棒。

    做了一半,喜宝忽的想起:“爷呢?”

    “爷说,奶早先跟他讲过,叫他今个儿去啥老陆家吃饭。”毛头委屈极了,咋全家就他一个跟捡来的孩子似的,没人惦记着呢?

    喜宝可不知道他心里想的啥,听说爷的午饭有着落了,就愈发手脚麻利的开始做饭。不过,她就算了,粤式茶楼那一顿,哪怕逛了一圈书店,又溜达回了家,她依然感觉肚子胀鼓鼓的,离完全消化还早着呢。

    等毛头吃过妹子亲手做的午饭,拿手背一抹嘴,就收拾了碗筷去水槽那头洗了,边洗边道:“宝啊,我听大伟哥说,芳芳姐被二婶给关了起来,那咱们下午去外头逛逛?你不是喜欢去书店吗?扁头就快中考了,咱们应该给他挑几本书,再挑些小学的,一道儿给寄回去。”

    “我挑了两本中考的。”喜宝想起了她之前买的书,去房里拿了出来,“可我觉得扁头大概不会喜欢的。”

    “三婶喜欢啊!”毛头大义凛然的道,“学生就该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咱们当哥哥姐姐的,关心弟弟的成绩是应该的!”

    “既然要买,不如再多买两份。咱们老家那头找书不容易,除了扁头和东子西子,我还想给曾校长寄点儿去。”喜宝提议道,“要不咱们去西单!”

    “走!”

    比起跟陌生的“奶的朋友”逛街,喜宝肯定更喜欢毛头。尽管毛头本人不算书虫,可他相当乐于给扁头添堵,谁让那小混蛋大清早的吼他。当然喽,当哥哥的最要不得的就是偏心眼儿,因此他决定一视同仁,也给东子西子买上。至于给曾校长的,则更倾向于教科书类型的,喜宝还特地挑了好几本最新版本的字典、词典。

    逛完书店已经时间不早了,他俩又干脆去了邮局,因为是两份东西,可分开寄也不划算,商议之后,俩人毅然决定,将收件人写成赵建设。

    “好重啊,建设叔去乡里拿了包裹回来,会气坏的吧?”喜宝有点儿忧心忡忡,她觉得这么做挺坑人的。

    “怕啥,就说这是奶让干的!再说了,咱们这不是为了村小的学生们吗?”毛头就不同了,心理素质强到让喜宝咂舌,同时这话也相当有说服力。

    寄了包裹,顺便附上了一张便条,兄妹俩又赶紧趁着天色尚亮回了家。

    此时,赵红英和老宋头都回来了,前者正美滋滋的跟老伴儿说了早间的事情,并笃定这俩人有戏。

    没戏的话,老早就回家了,这会儿都下午五点了,还没见着人影,说明了啥?

    俩人投缘!

    一见钟情!

    难舍难分!

    赵红英越说越觉得这事儿有谱了,也因此在看到喜宝和毛头一道儿回来时,还有点儿诧异:“你俩咋一块儿回来了?搁门口碰上的?”

    “我跟哥逛街去了,逛了一下午呢。”喜宝颠颠儿的奔到赵红英跟前,全然没发觉她奶变了脸。

    最终,在赵红英的百般哄骗下,喜宝把早先的事儿一五一十全给说了。莫说赵红英和老宋头了,连毛头都惊呆了。

    “宝啊,人家是想跟你谈对象,你咋……算了,我看他也没这个心思,估计是拿你当孩子哄了。奶,你下回别给宝介绍这种傻不愣登的,你给找那种油嘴滑舌的。”毛头建议道。

    “滚!”赵红英怒指门口,毛头赶紧溜了。

    撵走了毛头后,赵红英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实在是拿喜宝没辙儿了:“宝啊,那你跟奶说说,你喜欢咋样儿的?”

    “我哥那样的。”喜宝恋恋不舍的看着毛头跑了,他们下午其实不单是给老家的扁头等人挑选了书,喜宝也给自个儿买了,可是书都在毛头手上,这会儿人跑了,书当然也被带回屋里头了。

    赵红英:………………

    想着这是自个儿心疼了二十来年的心肝宝儿,赵红英很艰难的摁住了破口大骂的想法,勉强挤出一个笑来:“那这样好不好,奶回头再给你介绍一个。你喜欢看书,又爱逛书店,奶给你介绍个大学生,成不?”

    像毛头那样的,赵红英打死也不干,不过如果只是像毛头一样是个大学生,那就容易接受多了。

    “成吧。”喜宝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不要一个劲儿劝我吃点心的。奶,我今个儿差点儿没被撑死,都这个点了,还没觉得饿呢。”

    “还有啥要求不?一道儿说了!”赵红英不怕喜宝要求高,就怕她啥要求都不提。

    “长得好?”喜宝犹犹豫豫的开口。

    “……你还是去找毛头玩吧。”

    赵红英放过了喜宝,也放过了自己,她决定以后都不问喜宝任何关于另一半的要求了。还是得靠她啊,宝不靠谱啊!!

    在心里盘算了一圈,赵红英眼前不由的浮现了汇演那天谢老太身边的小孙子。话说,那小伙儿叫啥来着?改明个儿逮着个机会去问问,不过在此之前,她还得先把叶家那头给回了。

    不提赵红英跟叶老太互倒苦水,只说喜宝,在第二天赶早就回了学校,照常上课复习了一周后,于周六下午迎来了她奶的大驾光临。

    她奶气势太足,又正好碰上王丹虹回来,稀里糊涂的就给领到了宿舍里。

    “宝!你现在就跟奶走,明个儿上午去相亲!别跟我提期末考试,横竖你回回第一名,就算让别人得次第一又咋的?走嘞!”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