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第15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5章 第15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恶毒炮灰他弟[星际]回到七零年代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55章

    毛头怎么都搞不懂, 为啥家里的傻子那么多, 都跟他说了打错了,非拧着脖子较劲儿。作为聪明人又是当哥哥的,毛头很无奈的选择了妥协。

    “你这样, 先挂掉电话待会儿, 等我去奶那头,叫她给你打电话, 成了吧?”要这样还不成, 毛头只能爱莫能助了。

    “噢,我懂了,原来奶出门了, 不在家里啊!”扁头恍然大悟,“那行, 毛头哥你赶紧去, 就说是特别要紧的事儿。”

    “……行吧行吧,就这样吧。”毛头一脸憋屈的挂了电话,其实他也可以让扁头把事儿告诉他, 再由他转告给赵红英的, 就凭借他那绝佳的记忆,决计不会出现任何遗漏。不过,他明显不打算这么做, 傻孩子还是让奶去应付吧, 哪里用得着他瞎折腾。

    快速的穿上军用小背心和军裤, 毛头真不愧是在军营里被摧残许久, 旁的不说,单就是这起床的速度,绝对叫人侧目。

    三分钟时间,他就已经把这个收拾了个妥妥当当,临出门前还不忘冲着厨房大吼一声:“妈!我回我奶那儿去了!”

    “咋这就走了?你中午来不来吃饭?”张秀禾举着锅铲子冲了出去,就这样连毛头的背影都没能瞧见,只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真是儿大不由娘……可人家好歹是有了媳妇儿忘了娘,咋毛头就惦记着他奶呢?唉!”

    完全不知道被亲妈吐槽了的毛头,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他奶那头冲去。还真别说,尽管他跑步的速度是没法跟臭蛋相比的,可因为他在军营里时,没人被带着一道儿拉练,基本上还是负重行军的,这么点儿路真难不倒他。

    而等他到了目的地后,喜宝也不过才刚洗漱完毕,琢磨着今个儿早饭吃点儿啥。

    “奶!扁头有急事儿找你,你赶紧给他回个电话。”毛头丢下这句话,就熟门熟路的冲进了厨房,“宝!我今个儿突然想吃炒饭了,不要蛋炒饭,那个太单一了,你给我多放点儿料,什么肉丁啊蘑菇啊玉米啊……你看着办,我都成!”

    赵红英听着声儿从屋里出来,纳闷的瞧了眼院子,又回到了堂屋里,拿起电话拨了起来。

    约莫二十来分钟后,喜宝这边也已经做好了早饭,由毛头跳着脚端到了院子里的石桌上。虽说现在是夏日里,可因为这才五月初,天气其实也不是特别热,加上这会儿时间也还早,太阳尚未完全升起,反而院子里有微风吹过,倒是叫人觉得分外的舒坦。

    “奶!你那头好了不?”喜宝分好了筷子,高声叫着她奶。至于老宋头和放假回家的宋卫军倒是不用人催,早不早的就围坐在石桌旁了。

    不多会儿,赵红英也出来,嘴里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个两个的都是蠢货,我咋就生了这么一窝蠢东西呢?癞毛头!”

    “我可不蠢,就那扁头最是傻,明明打错了电话非说我接错了,有这么个道理嘛?倒是累得我大清早的往家里跑一趟。对了,奶,他找你干啥呢?我好像听他说,建设叔啥啥的。”

    “你不蠢,你傻!他打错了电话,你不能给我拨过来?非得大热天的跑这么一趟,我看你是专程来蹭饭吃的!”赵红英没好气的怼了毛头一句,随后接过了喜宝递过来的筷子,一屁股坐在石凳上,端起跟前的大碗,埋头吃了起来。

    毛头:………………我去,这是真给忘了!!

    赵红英扒拉了好几大口,稍稍填了下肚子后,这才抬头扫视了一圈:“扁头给我说了两个事儿,一个是你们二奶奶家的小孙子,之前不是要生二胎吗?躲了好几个月,总算是平安生下来了,结果又是个丫头,这不瞎折腾吗?听说要罚一千多块,吓死个人哟,他们家不想要这孩子了,问问咱们家要不要。”

    这话一出,全体人员都停止了吃饭,目瞪口呆的抬头看向赵红英。

    见状,赵红英拿筷子瞧了瞧大海碗的边沿:“吃啊,接着吃啊,瞅着我干啥?放心吧,我才没答应。你们那二奶奶也是傻的,这要是跟你们一个辈分儿的,要也就要了,那是你们堂哥的娃儿,咋要?咱们家除了丽丽,哪个结婚了?要了咋办?以后还嫁不嫁,娶不娶了?瞎胡闹。”

    这宋二拐和赵红霞有没有瞎胡闹,他们这边管不着,哪怕老宋头好了,虽说他是长兄,却也没道理去管已经七老八十的弟弟。一听说赵红英没揽下这事儿,他们就没了言语,该吃继续吃。

    “这第二个事儿呀,是建设让扁头跟我说的,这才是紧要的。”赵红英顿了顿,一本正经的同毛头说,“横竖你闲着也是闲着,回头再跑一趟,去找找大伟。就跟他说,咱们老家县城那头好像打算大力扶持……那啥乡镇企业,还有什么修路造桥,改建房子啥的。你找到大伟以后,让他跟强子商量一下,要是能拉拔一把的,就帮吧,到底是老家。”

    毛头放下筷子,翻着死鱼眼看向赵红英。

    “你咋了?长大了翅膀硬了,奶都使唤不动你了?”赵红英眯着眼睛,气势开始增强。

    “哦不,我只是怪扁头那小子太磨叽了,为啥不早点儿说呢?大伟哥他大清早就出门了,我咋知道他去哪儿了……不对,他不是被奶你给叫走的吗?”

    “他带芳芳去医院了,等下应该会直接回你爹妈那边,你去守着。要是有强子的联系方法,你趁早给他说一声。”赵红英又想了想,扭头看向喜宝,“宝啊,你今个儿没啥事儿吧?”

    喜宝不像他们几个边吃边聊的,这会儿大半碗炒饭下了肚,闻言忙咽下嘴里的饭,摇头道:“没事儿。本来是想陪芳芳姐去医院的,可她……”

    “那就行了,等下收拾收拾,跟奶出趟门。”说罢,赵红英也不多做解释,继续低头扒饭。

    换个人就该打破砂锅问到底了,可谁让这会儿摊上事儿的人是喜宝呢?她听到赵红英这话时,倒是微微一愣,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点头答应了一声,连句缘由都不问。

    横竖她奶也不能把她给卖了,问啥呢?等下自然会知道的,费那个力气干啥?

    正是因为没多嘴问,等两个小时,在茶楼里看到叶冰坨时,喜宝惊呆了。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

    而此时,扁头完成了这件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后,哼着得意的调子,一步一摇晃的往家里走去。

    本来,只是个传话任务,也没必要让他来。可他们家这情况吧,宋卫民最近几年简直是越来越沉默了,比老宋头更像个锯嘴葫芦;袁弟来倒是能把事儿说清楚,可她如非必要并不想跟赵红英对话;宋东宋西倒是愿意跑腿,却被扁头两个眼刀子下去,吓得拔腿就跑,转眼间就没了踪影。

    于是乎,临近中考的扁头就得了这个总算能让他乘机松口气的活儿。

    然而,就算他再怎么磨叽,回家的路就这么长,不多会儿工夫就到了家。乡下地头起得早,等他回到家时,宋卫民早已扛着农具去了地里。宋东宋西则坐在堂屋里,扒拉着碗筷疯狂的往嘴里填吃的。

    听到扁头回来的声儿,袁弟来拿手背在围裙上蹭了蹭:“赶紧吃饭去,我给你煮了俩鸡蛋。”

    扁头瞬间欲哭无泪。

    说起来,他小时候真的特别喜欢吃鸡蛋,可那不是因为肉难买吗?在当时,鸡蛋已经算是相当美味的食物了,差不多就等于奢侈品了,所以每天一个鸡蛋几乎就是他的执念,就跟袁弟来心心念念的麦乳精差不多。

    可现在都八六年了,鸡蛋啥的,还是白煮蛋,完全没了丝毫诱惑力。

    “我吃完了!”

    “我也吃完了!”

    宋东宋西这对双胞胎,动作一致的抹了一把嘴巴,然后飞快的跳下条凳,冲出了家门。

    扁头一脸羡慕的看着他们,然后就看到了他今个儿的早饭,一大碗白米粥,两个已经拨好了的白煮蛋,这些都是由袁弟来端进堂屋的,而原本的饭桌上还摆着一碟咸菜一碟腌萝卜。

    行吧,凑合着吃吧。

    吭吭哧哧的往嘴里塞着东西,扁头还不忘盘算自个儿还有几年活头。亲妈对他的期待值太高了,以至于他一直觉得,都不必等高考了,中考就基本上是他的死期了。想也是,要考上大学,最起码也得先考上高中,可就他这破成绩,那是百分百的考不上。

    活一天算一天吧。

    “你把事儿跟你奶说了没?她咋回的啊!赶紧跟我学学,回头我还得去你二奶奶家呢。”袁弟来随口问着。

    “哦,你说小毛丫头的事儿啊?奶说不成,没这个理,就算要过继,那也该二奶奶家的其他孙子,轮不到咱们家。”毛头想了想,又添了一句,“乡里建设那事儿吧,奶说她要问问强子哥和大伟哥,以后再说。”

    袁弟来边喝粥边吧唧着嘴,闻言很是不屑的撇了撇嘴:“我就知道,你奶平常说啥生伢子生丫头一个样儿。啥一样啊,丫头片子有啥用,不想要就扔了呗。”

    “妈,你咋这么说奶呢?她说的生伢子生丫头一个样儿,那是说咱们家的人,二爷爷那头隔了一房,哪儿能一样?他家的伢子也比不得咱们家的丫头片子呢!”扁头很是不乐意的顶了一句,“照你这么说,那要是我以后生了丫头片子,咋办?”

    “咋办?离婚,再找个媳妇儿,重新生!”袁弟来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每家每户只准生一个了,那还要丫头片子干啥?能传宗接代、养老送终不?真成了绝户,还不得叫人笑话死?”

    扁头翻了个巨大的白眼,也懒得跟他妈掰扯了,只在心里吐槽着,将来他要是真得了个闺女,亲妈和闺女只能留一个话,他一定把他妈轰走,谁爱笑话让他笑去!

    “快点儿吃,吃完赶紧复习功课去,马上就要中考了,你就一点儿也不着急?记得啊,就考县一中,毛头以前念过的学校。”袁弟来边吃边叮嘱道。

    “为啥非要是毛头哥念过的?我姐不也跟他一个学校?”

    “那有啥用?丫头片子念再多的书也没用,你看看,毛头都演了好几部电影、电视剧了,肯定赚了不少钱;臭蛋每个月都往家里寄钱,这些年肯定又涨了工资;还有强子、大伟,都是能耐的……所以说,还是得生儿子,闺女有啥好的?喜宝到现在都没赚一分钱,她就是个赔钱货!”

    扁头气鼓鼓的扒着饭,几口下去后,索性把筷子往桌上一拍:“我吃饱了。”随后立马转身从堂屋旁边的楼梯上了二楼。

    袁弟来见他是去二楼了,倒没啥反应,只是颇有些不解的嘀咕着:“这小子又犯什么浑?我还说错了不成?”

    没错啊,家里的男孩子们,除了年纪尚小的扁头和宋东宋西,哪个不是赚了钱的?反观丫头片子,除了花钱还能干啥?就算将来喜宝大学毕业了,也上班赚钱了,那也到了该嫁人的时候了,钱还能给老宋家?这不都白瞎了吗?

    嘀嘀咕咕的收拾着碗筷,袁弟来也没忘往宋二拐家去一趟,毕竟当初是答应了帮着问下赵红英的。当然,她当时之所以答应下来,就是笃定了赵红英绝对不会应承这事儿,又不是自家的孩子,凭啥养着?就是自家的,要是来了个丫头片子,她也照样不想养。

    却说赵红霞那头,也确实在等着消息。

    其实吧,她也不至于真的不想养这孩子,问题是,这不得交钱吗?具体数额还不清楚,只听人家说要交一千多块,家里凑一凑倒是能勉强凑够,可这钱却是她三个儿子攒下来的,现在全拿给小孙子,别说她大儿子二儿子不服气了,就连老三家那个大的,也一样不会同意的。

    等啊等啊,最终赵红霞还是等来了坏消息。

    “算了,那就先搁这儿吧,别上户口了,就说这孩子是我从河摊上捡来的。”

    袁弟来帮着传了口信,就觉得任务完成了,听了这话也没说啥,撇了撇嘴就走了。别看她一贯的言行举止有些奇葩,不过说真的,她并不是那种爱多管闲事的性子,只要别来占她的便宜,她才不在乎隔房作啥幺蛾子。

    只是在离开赵红霞家时,袁弟来的脑海里忽的闪过一个念头:要是叫喜宝往后也生个闺女就好了。

    ……

    被袁弟来惦记着的喜宝这会儿在干啥?

    她正一脸懵圈的看着同样有些回不过神来的叶一江。

    叶一江,人称叶冰坨,也就是那位出了名的傻甜白叶一山的亲哥。

    这么说兴许还有些不大明了,简单地说吧,喜宝是叶冰坨他弟的女神,追了将近四年光景,恋情都无丝毫进展的女神。

    见俩孩子都在发愣,赵红英和叶老太倒是笑开了花,互相打了个招呼后,就忙着叫服务员上菜。

    说起来,也就是这一年的事儿,京市这边也不知道咋的,忽的就学起了南方粤市的习惯,莫名就有了好几个茶楼,流行起了粤式早茶。

    粤式早茶的种类相当丰富,各种茶水点心足有数百种之多。较之于老京市人这种一碗豆浆两根油条,或者两个包子就解决了的早饭,粤市那头的早茶简直可以闪瞎人眼。反正,头一次来到粤式茶楼的喜宝,被旁边几桌那摆放得满满当当的盘碟杯碗给震住了。

    “宋小姑娘想吃点儿啥?来来,你点,想吃啥就点啥。”叶老太真的是满面挂着笑,原本她还以为昨个儿是做了无用功,哪知等赵红英演完过来寻她,话里话外夸着她大孙子,即便人家没明着说,她这心里还有啥不清楚的?

    宋家的是闺女,她家的是臭小子,既然赵红英已经透了点儿口风,她要不赶着上来,那是不是傻?

    当然,机会是创造了,至于能不能成,肯定是得看俩孩子的,别看叶老太自个儿是上头帮着牵的姻缘,她却是相当得民主,坚定的认为强扭的瓜不甜,但凡有一人不乐意,绝对不会强迫。

    话是这么说的,叶老太看向喜宝的眼神里,还是满满的疼爱,那可真是咋看咋满意。再扭头看向自家大孙子,她眯了眯眼睛,一瞬间很想掏出手.雷,砸他个满头包。

    机会都创造了,这傻小子咋就不知道往前挪挪呢?

    幸好,尽管俩孩子都没配合,可赵红英还是极为配合的:“咱俩也是头一回来,还是你点吧,没事儿,不挑食没忌口的。”

    “那也行。”叶老太恢复了满面的笑容,回忆着以前跟儿媳妇儿一道儿过来时,儿媳喜欢的那几道点心。她这也是没法子,毕竟家里没孙女,真不知道年轻小姑娘爱吃啥。至于她大孙子喜欢吃啥……有的吃就不错了!还敢挑嘴儿?打死!!

    边回忆边挑着,叶老太是真不手软,除了那几道自家儿媳喜欢的点心外,她还挑着最贵的几样招牌点心全给叫上了。这便宜没好货,反之贵的,哪怕味道不是很出众,也不至于难吃的,再不济摆盘肯定是漂亮的。年轻小姑娘嘛,瞧着精致的点心肯定会高兴点儿的。

    事实上,叶老太这个想法也没错,问题只在于,喜宝的脑子跟一般二般的年轻小姑娘不大一样。

    这么说吧,及至早茶都上来了,喜宝依然处于大脑死机之中。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在场的人中,除了赵红英外,其他俩人都不了解喜宝,还以为这姑娘是害羞了,毕竟相亲嘛,还是头一回,羞涩也是很正常的。他们不知道的是,喜宝是结结实实的懵圈了,偏她以往在学校里已经习惯了摆出高冷女神的态度,若非相处许久的人,普通人还真瞧不出来。

    粤式早茶很精致,味道也相当得不错,可喜宝在家里已经吃过饭了,还是毛头钦点的八宝炒饭,因为是自家做饭,跟外头赚钱的还不同,喜宝是把各种料都放得足足的,她还吃了一大碗,这会儿瞅着一叠叠精致的点心,她除了懵圈外,还有种格外饱腹的感觉。

    可茶点都上来了,她只能默默的接过来,用最为淑女的状态,一丁点儿一丁点儿的啃了起来。直到啃了有那么三五分钟,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个儿拿了个香芋酥,别说,味儿还真好。

    就是吧,她觉得自个儿撑得慌。

    对于喜宝这个状态,赵红英早就已经有所预料了。打小养在跟前的小孙女,她还能不了解?若是在以前,她还道是喜宝这孩子开窍晚,照现在看来,这就是单纯的不开窍。都二十二岁了,搁在以前,孩子都生了好几个了,保不准老大都可以准备上小学了。可自家宝儿呢?

    还!没!开!窍!

    没法子,赵红英只能亲自撸袖上阵,笑呵呵的同叶老太配合着:“我家这丫头,就是太害羞了,胆子特别小,也不大爱说话。以前吧,觉得这样也成,小姑娘文文静静的,多可人疼呢?可哪曾想,这一转眼,孩子就长大了……”

    曾经捧在手心里疼着的宝儿长大了,没本事谈恋爱,可不得她这个当奶的多操操心?叶家这老大,瞧着是冷了点儿,可男人嘛,品行好有本事就成了,等成家之后,自然会疼老婆孩子的。

    嗯,就是这样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