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章 第152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2章 第152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52章

    大门口, 不单有好几个老太太结伴而来, 身后还杵着几个高个儿的大小伙子。

    眼见赵红英和丁老太太笑得那叫一个高兴,还主动迎了上去,待在一旁的春芳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侧过脸小声的跟喜宝说:“咱们也没急着心疼哥哥们了, 我瞧着今个儿咱俩就得先遭了。”

    喜宝不明所以的看过来:“为啥?”

    “你真以为今个儿只是来看奶演出?多长点儿心眼子吧,奶她明摆着就是想叫咱们相看相看。”

    “我知道啊, 奶就是想让咱俩多出来走走看看, 多认识一些朋友。”

    跟春芳想象中的不同,喜宝是知晓这个事儿的,只是她完全没有反对, 这个认知反而让春芳更无奈了。

    春芳好想伸手敲一敲小堂妹的脑壳,问问她到底是咋想的, 怎么就这么天真的呢?可一看到喜宝那精心梳妆的头发, 以及上头的发箍装饰,又及时把魔爪收了回来,只叹息着说:“哪个会在相亲会上交朋友?说出去笑死人了, 人家是想跟谈对象, 成不成一句话,谁谈朋友了?谈朋友不能去边儿找?喜宝啊,你要是不喜欢对方, 直接别理会, 不然回头你有理也变成没理了。”

    喜宝认真的思考了一下, 觉得这话跟她奶先前说的并不冲突, 横竖她奶也没规定她非要在这里头找朋友,权当是多见见世面,哪怕做了无用功也没啥。

    想到这里,喜宝冲着春芳点了点头:“嗯,听你的。”

    “……也不是这么说。”春芳徒然发现,她好像刚给自个儿挖了一个大坑,假如说,喜宝今个儿碰上了喜欢的人,她敢发誓,她奶一准儿顾不上她。可反过来说,那大事儿可就不妙了。

    她赶紧小心翼翼的瞥了喜宝一眼,果不其然,喜宝已经换成了一副挂着淡笑的模样。外人见了,兴许还会说一句这姑娘挺文静的,可春芳却相当清楚,她堂妹一旦摆出这模样来,差不多就是表现出冷淡疏离的态度来了。

    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眼瞅着赵红英快把人往这边带了,春芳急中生智,忙趁着喜宝没留神之际,悄没声息的往后头挪了一小步。她的个头虽然比喜宝高了一截,因为俩人挨得近,还是被挡住了身子和大半个脸。

    这要是光这样,效果兴许不太明显,可别忘了,喜宝的长相原就格外得出众,基本上有这么个活靶子立在身前,春芳觉得自个儿暂时还是挺安全的。

    前提是,亲奶别作幺。

    ……可能吗?

    很快,赵红英就边唠嗑边把人引了过来,还唤俩孙女的名字:“宝啊,芳啊,来叫人。这是你们叶奶奶,这是康奶奶。”

    喜宝和春芳很是听话的喊人,喜得后头来的俩老太太都笑得见眉不见眼的。

    而这档口,撇开从头到尾权当自个儿来玩的喜宝不提,其他人可都纷纷打量起了这些个年轻的姑娘小伙儿。

    搁在早些年,这当长辈的还真没那么着急,哪怕是城市里好了,多半也都是读完书工作之后,就自个儿开始相看的。即便提倡自由恋爱,可其实真的完全自由的恋爱是很少见的,很多都是互相介绍的。

    一般情况下,还在读书的话默认不会着急,横竖等上了班以后,就有热心的大姐、大婶、大妈帮着安排。要是没工作的,也不用担心,这不是还有居委会大妈吗?谁家有未嫁的姑娘,谁家有未娶的小伙儿,人家简直比当亲妈的更清楚。

    至于农村里就更别提了,到了年纪就相看,家里头条件好的,批一处宅基地,修几间屋子,再把家舍打几件,齐活了。哪怕条件不怎么样,腾出一间空屋当新房也成,横竖好的坏的,到了年岁自然会嫁娶。老光棍也有,像老宋家以前住的村子,就有那么几个,属于爹妈爷奶没本事、自个儿也没本事、长得丑还木讷,直接成了老大难。

    可那是以前了,现在的情况却是截然不同了。

    这一个两个的哟,也不知道咋了,不爱嫁娶了!

    叶家老太太瞅着喜宝和春芳,恨不得直接就给揽回家里去,可扭头一看自家大孙子,瞬间又蔫吧了。姑娘是好姑娘,可她家这个,却实在是太糟心了,整个儿就跟木头桩子似的,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恨不得一日三餐并成一顿,最好直接不吃不喝不睡的,就这样从早工作到晚。别说谈对象了,她这大孙子连回家都是三催四请的,愁得她恨不得把人绑起来直接送到洞房里头去。

    “一江!”叶家老太太咬着牙豁子喊了大孙子一声,见孙子回头瞧她了,她压着火气勉强挤出笑来,结果,还没等她再度开口,大孙子蹦出一句话:“奶,你牙疼吗?我送你上医院瞧瞧?”

    很难描述叶家老太太此时此刻的心情和表情,假如不是因为在公共场合,她真的很想揍孙子一顿。

    而另一边,春芳狠狠的掐了自己一把,这才勉强没笑出声来。她以为她已经习惯了自家这个时不时耿直一把的小堂妹,万万没想到,还有人能比喜宝更能耐。

    眼瞅着叶老太快发飙了,赵红英虽然脾气不好,可那也是分场合的,忙帮着圆场子:“叶阿姐,早先不是说你那俩孙子都会过来吗?这是有事儿给耽搁了?”

    “可快别提了。我家一山啊,就是我的小孙子,前头足足有两年光景,被他这个狠心的哥给折腾的,最开始还是去大东北,后来干脆被逮去了苏联那头。一山跟我说,苏联那头冷得哟,开窗泼一瓢水出去,落在地上就已经冻成了冰坨坨。”

    一提起这事儿,叶老太就是一肚子火气,尤其今个儿叶一山都欢欢喜喜的打扮好了,这正要出门呢,被他哥拿眼一瞪,直接吓得转身就跑,喊都喊不回来。

    叶老太也明白为啥大小孙子之间一直不对付,客观点儿说,就是小孙子叶一山太油嘴滑舌了,见了漂亮的姑娘就上前说好话,其实也没啥坏心,就是贫嘴,又因为家世长相学历都不差,叶一山一贯都挺讨年轻姑娘的喜欢。

    反观她大孙子叶一江,说他是榆木脑袋,那都是羞辱榆木了。自个儿不开窍,也不让弟弟好过。

    想到这些个事儿,叶老太真的是一肚子苦水:“我家一山以前是挺贫的,可他现在都学好了,正正经经的干了好些差事儿,偏他哥……我都不知道该咋办了。你们说,是不是哪家都大孙子稳重,小孙子淘?”

    赵红英此次过来没打算帮孙子们保媒拉纤,因此回答得很是痛快:“我家孙子,从大到小没一个是稳重的,全跟猴子投胎那样,皮得不得了。要我说,就是小时候打少了,该叫他们老子狠狠抽一顿。”

    叶老太仿佛找到了知音:“我就是瞅着大孙子被他爸天天收拾,收拾得都不像个孩子了,这才惯着小的。没想到啊……”一个两个的,都是讨债鬼!

    这厢,赵红英和叶老太聊上了,那厢,丁老太和康家的那位也聊得起劲儿,自然话题的重合度相当高。

    其实要说真的,赵红英挺想往康家老太跟前凑的,不为旁的,单就为了她家那十来个大孙子。叶家两兄弟的丰功伟绩搁在她们这个小圈子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了,同样的,康家的故事也传得相当广。

    不是啥坏事,而是康家能生,各个都能生,还只生儿子。

    老太太们忙着闲聊,间或抽个空介绍两句自个儿带来的小辈儿,不过总得来说,哪怕心里想得慌,明面上大家伙儿都还是挺绷得住的,毕竟就算是再糟糕,这些人家里的孩子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亦如被叶老太百般嫌弃的俩孙子叶一江和叶一山。前者十八岁入伍,以年年最优的成绩入选了空军,尽管还未到而立之年,却已经是团级干部了。要知道,哪怕是宋卫军,他当上团长也已经年近四旬了。后者也不差,恢复高考后第一届的清大学生,学的是机械类的,如果不是被他哥强行扭送去了军队历练,他这会儿起码也能在工厂里混个总工程师当当。

    至于其他人家也差不多,十全十美肯定没有,总得来说都是优质股,唯一的麻烦就是各有各的奇葩,而且基本上都是性子有问题。

    包括康家这边。

    赵红英逮着个空挡小声的跟喜宝和春芳透了个底儿:“我觉得康家不错,他们家人丁那叫一个兴旺哟,家里的老十五今年念大四,就是太好玩了,除了前头五个结婚了,之后都没成。”

    春芳因为做买卖的缘故,算账奇快无比:“奶,这不可能啊,就算一年生一个,这从老六到老十五,他们家十个没结婚?老十五跟喜宝一样大,老六多大了?三十好几了!”

    “谁跟你说他们是一个爹妈?”赵红英一个眼刀子甩过去,成功的□□芳闭了嘴,“堂兄弟啊!反正你不用管,他们家的情况我知道,个顶个的出息。”

    “哦。”春芳老老实实的答应了一声,心下却道,是跟她没啥关系,横竖她又不打算现在找。

    只能说,得亏赵红英不会读心术,不然大概就能当场来一出惨案了。

    也幸亏喜宝还是很配合的,不但格外顺从的听她奶科普,还让喊人就喊人,让微笑就微笑,顺便提醒她奶,又有人来了。

    终于,到了彩排时间。

    要表演节目的老太太们,赶紧提前去了后台,余下不需要表演的,则留在前头,一面闲聊着一面等着看节目。当然,最重要的是,制造机会。

    叶老太在纠结了半晌后,终于还是抱曾孙子的想法胜过了良知,哪怕她也觉得自家俩孙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仍然昧着良心蹭过来跟喜宝和春芳套近乎。

    因着有赵红英早先打下的底子,对于叶老太,喜宝和春芳都挺尊敬的。一方面是源自于她是自家亲奶的朋友,另一方面却是因为她老革命的身份。

    没错,叶老太不单单是老革命的妻子,而且她也是真正的老革命,扛过qiang杀过鬼子的那种。外表是看不出来什么,看向年轻小姑娘时也是笑容满面,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要不是赵红英漏了底,打死喜宝和春芳都不会想到,这么个小老太竟然上过战场。

    她旁边的大孙子倒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因为家里有军人的关系,哪怕没有提前介绍,喜宝和春芳也一眼就看出来,这人绝对是个军人,还不是那种仅仅服役两年的义务兵。

    叶老太一手拉着喜宝一手拉着春芳,瞅着哪个都满意得很,正好她有俩孙子,要是能一人一个把这俩小姑娘都娶回家,那她可真是做梦都该笑醒了。

    然而,她家孙子并不配合。

    “奶你聊着,我晚上来接你。”叶一江一本正经的说着,并且说完就准备抬腿走人。

    一瞬间,刚才还满脸喜色的叶老太立马变了脸,松开了喜宝和春芳,狠狠的拽住了叶一江,压低了声音吼道:“你走一个试试看!要不是你吓唬一山,起码他这会儿能跟着我!”

    “奶。”叶一江很是无奈,“一山他有喜欢的人,你强迫他过来是没有意义的。还是说,奶你让他当个不负责任的人?”

    “他都说了好几年了,还非说谢家那老小抢他的心上人,可我都问过了,谢老太说根本没这事儿,她家老小没谈对象。”叶老太很不满,并且直接摆在了脸上,“你少哄我,自个儿不找也不准你弟弟找,哪儿有你这样当大哥的?”

    “一山他真的有喜欢的人,是个京大的女学生,我问过他的。”

    “宋老太家的小孙女也是个大学生,你等等。”叶老太丢下大孙子,转身去看喜宝姐俩,自然脸上的神情也一秒变柔和,“宋小姑娘,你奶跟我说你是大学生,哪个学校的?”

    “京大的。”喜宝笑得回答。

    听到这个回答,叶老太那叫一个高兴。不过高兴了没两秒,等她回过头一看,好家伙,大孙子跑了!!

    这下可算是真的捅了马蜂窝了,叶老太都没来得及跟喜宝姐俩说告辞,拧着身子就冲了出去,结果正好撞见了姗姗来迟的谢家祖孙二人。

    谢老太是她们圈子里年岁较大的几人之一,她本来也是参加了腰鼓队的,可惜真的没体力上台表演,甚至家里人原本都不打算让她过来看演出,还是她好说歹说,又叫上小孙子陪同,这才叫家里的老头子放了心。

    不过,到底是被耽搁了一会儿,到这边时,比原本约定的时间晚了有一个小时左右。当然,离演出开始还有很久呢,可她这不是想为腰鼓队做些事儿嘛。

    哪知道,好不容易赶来了,却见前段时间刚闪了腰的叶老太,“吭哧吭哧”甩着胳膊从里头跑出来,好悬没吓到谢老太:“这是怎么了?落了东西?叫我家长峥帮你跑腿。”

    “对对,长峥!你帮我把叶一江那小兔崽子追回来!看我今个儿不打死他!!”

    叶老太气得捶胸顿足,她年轻时也是个暴脾气,也就是临老了才稍稍收敛了点儿。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因为脾气炸,她也不可能跟爷们似的扛着qiang上阵杀敌。现在吧,她倒是乐得当个慈眉善目的老太太,哪知家里的兔崽子们一个赛一个的气人……

    “不急不急,你先缓口气。长峥你还愣着干啥?去追啊!”谢老太一面拍着老姐妹的后背,一面催促孙子去追人。

    被点到名的谢少很是无语,他真的真的不想去追一个比他还糙的大老爷们。更重要的是,他打不过从军十数年的叶一江。

    话是这么说的,比起看一群老太太扭秧歌,谢少还是很愿意出去干点儿别的。当下,他冲着自家奶点了点头,转身大步流星的走远了。

    这边,瞅着人已经追上去了,叶老太缓了缓神,也就没那么生气了。其实吧,气生得多了,早就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她就是没想到自家大孙子居然还有胆子说溜就溜,简直、简直就跟他老子一个德行!!

    “走吧,去里头坐坐,刚还说彩排就快要开始了。”

    “成,咱俩一道儿进去瞧瞧。”

    俩老太太手挽着手进了剧院,刚好,彩排开始了,第一个节目倒不是她们的老年腰鼓队,而是一个开场舞蹈。因着里头光线不是很好,身边又没了孙子陪着,俩老太太干脆随便找了个座儿,挨着坐在一起抬头看节目。

    与此同时,隔了有十排左右的地方,喜宝和春芳则在商量着要不要偷溜。更确切的说,是春芳一直在怂恿喜宝开溜。

    “你怕啥?奶又不舍不得凶你的,就算凶好了,那她也不会动手,咱们就溜了吧。”

    “不,我要等奶,我还想看奶的演出呢。”

    “晚上再来啊,正式演出比彩排好看多了,你看他们现在是忙着走位,还有各个节目的顺序、衔接,不好看的。宝啊,走吧走吧,求求你了,就当时姐求你了,咱们走吧。”春芳越待越不自在,就像她早先说的那样,没打算谈对象,参加这种活动简直就是拿人家寻开心的。更重要的是,事情的发展跟她想象的不大一样。

    喜宝是好看,又是大学生,春芳深以为,只要不瞎不傻的都能看出喜宝比自个儿强,有喜宝在,应该没人会看上她才对。

    然而,现实却是,大家似乎都没把喜宝当成第一人选,也不知道是因为学生的身份叫老太太们认为这就是个孩子,还是自觉高攀不上,全都把眼光放到了春芳身上。

    春芳好绝望,偏偏喜宝并不自知。

    趁着祈求的空挡,春芳再一次认认真真的打量起了她这个小堂妹,绝望的发现喜宝还真就是一股子孩子气,哪怕人是挺瘦的,脸颊两旁却还带了点儿婴儿肥,瞧着格外得讨喜,叫人想抱回家养着,却很难联想到婚嫁的事儿。

    “要不……芳芳姐你先走?”喜宝还是有些犹豫。

    “把你一个人丢在这儿?那你信不信,回头奶能拿出追杀野猪的气势把我给灭了?”眼见喜宝有些动摇了,春芳忙再接再厉,“不然咱们就出去一小会儿,这儿太闷热了,我有点儿喘不过气来。咱们去外头透透气,等过些时候奶登台了,再回来。”

    “喘不过气来?”喜宝被吓了一跳,再后面的话直接就叫她给无视掉了,只急吼吼的拉着春芳往外头走,“你咋不早说?怎么了?是中暑了吗?”

    五月初中暑还是挺困难的,春芳深觉自个儿没这个技术,不过她当下没开口反驳,等出了剧院后,这才装作一副柔弱无依的模样,半靠在喜宝身上,说道:“可能是假发太难受了,我这就跟往脑袋上戳了一顶冬帽似的,可热秃我了。”

    “那摘了?”喜宝迟疑了一下,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上午化妆师是先把春芳的头发扎好了套上了一个网套后,这才戴的假发,直接摘掉的话,后果一定会相当得惨烈。

    “不不不,出来就好多了。”春芳也想到了这个,忙不迭的拒绝,顺便提议道,“咱们去街面上逛逛呗,不然寻一家卖冰的店,买点儿酸梅汤或者沙冰凉快一下?”

    “成,听你的。”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