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章 第151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1章 第151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恶毒炮灰他弟[星际]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51章

    你完蛋了。

    你完蛋了……

    你完蛋了!!!

    一时间, 毛头梗着脖子瞪着眼睛, 就跟那离了水的鱼似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只这般,傻不愣登的站在原地好一会儿, 脑海里始终无限循环着他奶的这句话。

    自个儿认定了的媳妇儿要参加相亲大会了, 他可不是要完蛋了吗?

    当然,前提是, 劳动节京市各个城区的汇报演出真的是一场相亲大会。可照她奶那话的意思, 非但是,而且还是那种由当奶奶的亲自暗中策划的那种。那还能有假?

    假不了!!

    现在,唯一还能心感安慰的是, 他对象应该就跟他妹一样,是被忽悠着去的。

    “奶, 我明个儿也要跟你一道儿去, 对不?”毛头无比心塞的看向他奶,哪知他奶却抬腿要往外头走,即便听了他这话, 也没当一回事儿, 只冲着他随意的摆了摆手:“爱去不去,随你。”

    于是,毛头更心塞了。

    梁家是住在南城区那头的, 而老宋家则是东边的。更确切的说, 南城区那边最早是小康人家聚齐地, 跟大富大贵完全扯不上关系, 也因此多半人还是逃过了当年的劫难。东边这块则正好相反,早先都是大户人家,建国后基本上玩完了一大半,剩余硕果仅存的也没能熬过那混乱的十年,反而聚集了一大批跟军政有关的人,毕竟老宋家能得了这处保存完好的四合院,也是多亏了宋卫军。

    换句话说,两边基本上没有重合点,玩都玩不到一块儿去的那种。

    之前,毛头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想着自家奶要去演出了,身为孙子无论如何也得支持一把。可现在不同了,他琢磨着,要是他奶不反对的话,他也许应该去南城区那头瞧瞧。梁美霞她妈、她奶倒是都没参加,可架不住她有一群婶子、嫂子,还有就是她那糟心的姥姥。

    结果,赵红英是没反对,她压根就不在乎毛头看不看自个儿的演出,爱咋咋地,边儿玩去!

    可这么一来,毛头哪怕如了愿,也是有够心碎的。

    更叫他心碎的还在后头,过了约摸半刻钟,春芳来了。

    只有春芳一个人过来,还带了大包小包的东西,毛头没想到这么晚还能有人过来,他刚才来的时候顺手锁了院门,这会儿又赶紧跑去开门。

    春芳见毛头也在,很是痛快的把手里的东西都交给他:“我的任务完成了,给你,我走了。”

    “你给我站住!”赵红英听到动静过来拦人,还顺便打量了一下刚被塞到毛头怀里的大包小包,“我跟你妈说了,你今个儿留下,跟喜宝睡一屋,明个儿早上打扮好了跟我一道儿去。”

    “奶,您这是……咋个意思?”春芳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

    “宝是我孙女,你也是啊!我这个当奶的,平日里偏着点儿小的也就算了,这种大事儿上头当然要一碗水端平了。行了,明个儿不止喜宝要收拾,你也一样,我还特地叫毛头请了专业的那个啥……哦,化妆师,到时候给你俩都美美的打扮上。就这样吧,毛头关门。”

    毛头倒是听话,不单关了门,还帮着把人和东西都送到了喜宝那屋,人是指春芳本人,东西当然是她带来的大包小包了。

    这话得咋说呢?看到你比我倒霉,我这心里就舒坦多了。

    看着一脸懵逼,仿若生无可恋的春芳,毛头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了。他想起早先因为怕得罪奶,特地豁出去情面,还花了钱才请到了一位剧组的专业化妆师,他本来是想着,他奶一张老橘子皮的脸要化得好看不容易,这才豁出去了。现在再想想,不得不庆幸自个儿的先见之明,打定主意明个儿得先见了化妆师,叮嘱她拿出真本事来把春芳和喜宝都打扮好了,再往南城区那头去。

    春芳是崩溃的,她真的不是没人追求,而是暂时不想谈对象。反而,她能忽悠的了她爸妈和亲哥,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糊弄她奶。

    等喜宝拎着她爸送她的礼物回到屋里,高兴的跟春芳打了个招呼:“芳芳姐你来了,奶跟我说,明个儿一定要打扮得好看些,可不能叫她在老姐妹跟前丢了脸。”

    又拿礼物同春芳分享,喜宝很是大气的表示,喜欢啥就挑啥。

    宋卫军是托了朋友帮着从苏联老大哥那头带了东西来,有传统的俄罗斯套娃,有镶了碎钻彩石的化妆镜,还有一些戒指、耳钉、胸针、发箍、发带之类的配饰。不算是很名贵的,多半都是那边少女常用的装饰品,基本上除了俄罗斯套娃外,旁的都亮闪闪的,十分的抢眼。

    饶是春芳预料到明个儿将是格外惨烈的一天,看到这么多琳琅满目的装饰品,也忍不住跟喜宝一道儿挑挑拣拣,还顺势拆开了自个儿带来的衣服鞋子,直接开始装扮搭配起来。

    赵红英抽空来瞧了一眼,没吭声也没引起屋里姐俩的注意,心满意足的回她那屋去了,还同已经泡好脚打算歇下的老宋头说:“年轻的小姑娘可不就是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喜宝是不用说了,芳芳也不丑啊,收拾得仔细些,还是很能见人的。”

    得亏春芳不知道她奶对她的评价,不然估计得先找个地儿哭一场。凭啥她的评价就是不丑?她一直觉得自个儿长得挺美的,尤其是站在毛头身旁,美得跟个天仙儿似的。

    幸好,她这会儿啥都不知道,只一门心思的研究怎么把喜宝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最好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省得来麻烦她。

    不提这一夜各人的思量盘算,第二天一早,天都还没亮呢,赵红英的大嗓门就把全院的人都给吼醒了。

    要知道,今个儿是劳动节,五月的天哪怕比不上酷暑,那天也是亮得很早的。喜宝听着她奶的声儿响起,倒是老老实实的坐了起来,可仍是一脸的懵圈。至于春芳,更是连眼睛都没睁开,顺手往枕头底下一摸,摸了好几下才把手表给寻摸找了,眯一只眼睁一只眼的凑近看,瞅了半天也没瞅出花儿来,不得已只得伸长胳膊把床头的台灯拉着:“这才四点半!奶——”

    “起吧起吧,估计是奶她们集合的时间早。”喜宝想起前些日子去逛大观园的时候,徐向东还随口提过他曾经凌晨两点起来化妆的事儿,因此倒是没太多纠结。

    然而,喜宝却忘了很重要的一个事儿,剧组的化妆师本身就不够,古装戏又是特别麻烦的,男女的妆容麻烦到不相上下,还有假发之类的,想快都快不了。

    而这一回,一个腰鼓队能有多少事儿?更别提毛头还请了一位专业的化妆师,誓要把他奶打扮得貌美如花。当然,就目前看来,那位专业的化妆师估摸是替喜宝和春芳准备的,那就更没必要着急了。

    果不其然,等喜宝和春芳换上了衣服,踢着拖鞋出去洗漱时,毛头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推开房门冲着院子里就喊:“奶啊!我跟人化妆师约的是上午九点!再说了,你们的演出不是下午六点才开始吗?都晚上了!”

    赵红英并不想理他,可又嫌他叨叨得烦人,只头也不回的怼了一句:“你懂个球!……你睡吧睡吧,反正也没你的事儿。”

    毛头拿手挠了挠后脑勺,似乎有些不理解他奶这话的意思,半晌才试探的问:“我可以再去睡会儿?”

    “睡到天黑也没关系。”赵红英快步走到喜宝和春芳跟前,“你俩赶紧去洗涮,等会儿再回屋换新衣裳,我得在旁边瞧着才成。”

    喜宝纳闷的瞧了她奶一眼,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春芳则干脆还晕晕乎乎的,没明白过来发生了啥事儿,直接就被喜宝拽着去洗漱了。

    之后,她俩才知道早起是很有必要的。

    都说女孩子出门前打扮个把小时都是正常的,搁在赵红英这边却完全不够。而且出乎她早先的预料,喜宝很容易就换上了合适的衣裳,唯独春芳这边遇到了麻烦。

    没法子,喜宝是典型的淑女性子,除了冷天,基本上都是以裙子为主。长裙、半长裙一堆,她长得好,盘儿顺条儿亮,还有一头乌黑笔直的长发。基本上都不用咋折腾,穿上一身显腰身的长裙,把头发梳直,再戴上微微有些俏皮可爱的发箍,配上一个精致的单肩小包就可以了。脚上的鞋子则是带了些跟的黑色小皮鞋,简单精致,又足够叫人眼前一亮。

    哪怕化妆师还未到来,赵红英这么上下一打量,也觉得小孙女这一身足够吸引人家的注意力了。

    再看春芳,她瞬间拉长了脸。

    春芳昨个儿晚上过来的时候,又不知道这里头还有她的事儿,她先前在忙活生意场上的事儿,端的是讲究一个干脆利索。因此,她过来时,就穿着半长袖的t恤衫,配牛仔裤以及运动鞋,再加上她前不久刚剪了个利落的短发,正面看还成,要是光看背面,那是真的连是男是女都分不清楚了。

    本来吧,要是春芳的身量跟喜宝差不多,那她还能穿喜宝的裙子,横竖姐妹之间互换衣服穿也属寻常。可问题来了,她俩还真没法换。

    早以前的春芳,个头跟家里其他姐妹差不多高,可也不知道她是咋长得,约莫是去纺织厂时,吃得好了也不再节省着钱用了,她营养一跟上来,个头是嗖嗖的往上窜。到了现在,已经比喜宝高出一大截了。

    要知道,喜宝这个头也不矮了,赤着脚就有一米六六了。春芳比她还高,而且比她还瘦,顺便比她还……平了点儿,由此可知赵红英内心是有多么的崩溃了。

    “你有个姑娘样儿吗?早几个月还见你像点儿样子,起码是长头发,还烫了卷毛,也知道戴点儿首饰,现在呢?你的毛儿呢?”

    赵红英好气啊,她以前特别看春梅和春芳那两头卷毛毛不顺眼,要不是因为平常见面的机会少,难说她会不会直接那剪子给她俩推了。可现在再一看,她立马知道自个儿错了,卷毛毛虽然看着碍眼,可架不住瞧着像个女的,这会儿卷毛毛变成了利落的短发,谁知道这是她孙女还是她孙子?

    “奶,啥叫我的毛儿呢?这不是、不是在嘛!”春芳不怕死的揪着自个儿的短发,其实虽说是短发,跟毛头他们还是不同的,起码她一手还能抓得起来,像毛头则干脆就是在部队里被剃成了板寸头,离秃瓢只有一节手指头的距离。

    见春芳还这样胡来,赵红英更气了:“我不说你的头发,耳钉呢?上回不是还有戴了珍珠耳钉吗?去哪儿了?”

    “别提了……”春芳好无奈,“奶,你以为我喜欢那些?这不是梅子喜欢吗?她还老羡慕毛头和喜宝是双胞胎,非说我跟她也没差几个月,一定要跟我打扮成一样的,假装我俩不是堂姐妹,而是亲的双胞胎姐妹。这不,你说的卷毛毛、耳钉,还有以前那些衣服配饰,是她非叫我弄的,我是疼她才由着她的,你以为我乐意?”

    赵红英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死丫头!

    然而,这会儿说啥都来不及了,事实上就算昨个儿不是因为天黑没仔细瞧,也来不及了。耳钉倒是可以戴上,可也得配发型不是吗?就春芳如今这造型,弄个耳钉上去,再给她配一把吉他,分分钟来一曲灵魂摇滚乐。

    那才是真的绝望。

    这边吵得厉害,那边毛头睡了个闹哄哄的回笼觉,没得法子只得爬起来,揉着脑袋过来调解:“没头发?简单啊,我给化妆师打个电话,让她多带几顶假发过来。我说奶啊,你不会以为演戏都是真头发吧?我跟你说,别说古代剧了,现代剧都经常用假发,没事儿,你说,要啥样儿都成,要不要那种古代仕女图的?”

    “要喜宝这样的。”赵红英赶紧开口。

    “太简单了。”毛头无视春芳杀人一般的目光,转身去堂屋打电话了。

    因为临时提了要求,化妆师比预定的时间晚了半个小时。好在时间还措措有余,在给喜宝化了个简单又不失精致的淡妆后,化妆师跟赵红英一样,把重点放在了春芳身上。

    被当成假人鼓捣的春芳暗暗发誓,回头一定要让毛头好看!!

    毛头以后会咋样且不提,反正吃过午饭后,一群人由赵红英领着往剧院那头去了。

    喜宝还没发觉有问题,春芳先不干了:“奶,奶你可不能把咱们当傻子糊弄,说好了看你演出的,谁家演出这么早了?”

    “你是不是傻?你奶我是去演出的,不是去看演出的,当然要提前去。”赵红英看了眼春芳,勉强算是满意了,又瞧了眼喜宝,这才露了笑容。可随后,她看到了毛头……

    毛头主动表示他现在立马撤退,并问:“奶,假如你们要提前去,你猜我对象那头会不会也……那个你懂得,给我点儿提示呗。”

    “其他地儿我不知道,反正咱们这儿是几个老姐妹约好了,吃过中午饭就去剧院,赶在晚上正式演出前,还要再最后排练一遍。到时候,各家的几个年轻人就可以在底下边看节目提意见,边互相聊聊。”赵红英也没想为难毛头,可她确实帮不上忙,“你还是趁早走吧,横竖剧院也就那么一个,挨个儿打听一下,提前去那头蹲着,兴许能堵到人。”

    考虑到似乎也只有这么唯一的一个法子了,毛头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耷拉着脑袋走了。

    春芳忙举手:“奶,我也想走。”

    “我看你是欠揍!”赵红英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并表示不想再废话了。

    本以为他们已经挺早到了,没想到的是,等老宋头一行人过去时,剧院里已经很热闹了。

    上了年岁的老太太本就爱闲聊,而乐意参加这种节目演出的,更是从年轻时候就是文艺骨干。当然,也有像赵红英这种半途进来的人,总得来说,各个都是性子开朗能说会道的,毕竟这内向的也不可能有勇气出来表演。

    喜宝跟在赵红英身后,好奇的四下看着,她身边是蔫头蔫脑的春芳,一副生怕被盯上的可怜模样。

    依着赵红英的意思,哪怕她真的着急孙女们的婚事,那也干不出来上门推销的事儿。简单的说,这次明面上是小辈儿们来给奶或者姥捧场来着,至于暗地里要是正好看对了眼,那自然是千好万好,真要不成也没啥损失,权当是多几个朋友罢了。

    赵红英明显就是个能来事儿的,她一到,就有人过来招呼她,还不是什么陌生人,而是刚促成一门婚事的丁老太。

    丁老太天生一副笑面人,是那种还未开口就先笑眯了眼的,见赵红英领着俩孙女过来,她更是乐开了怀:“宋阿姐来了?来来,咱们几个等你好久了。”

    说着,她还拿眼特地瞧了瞧跟在赵红英后头的喜宝和春芳。其实,依着她原本的想法,是瞧中了喜宝的。无关别的,单冲着喜宝大学生的身份,毕竟她的大孙子是京医大毕业的,想找个同样是大学生的孙媳妇儿也说得过去。

    不过呢,想要事事遂人愿那是不可能的,她也看得开。

    在见过了春梅之后,还帮着安慰儿媳,大意是,假如是老宋家那小孙女,最多也就是订个婚,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结婚呢。反而换成了春梅,因为岁数摆在这儿,这一两年里就可以结婚了。被她这么一说,丁家儿媳也就顺着台阶下来了,算是允了这门婚事。

    话是这么说的,在又一次见到喜宝后,丁老太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些惆怅,只是孙子喜欢,她就算心里有想法,那也得欢欢喜喜接受了,一如当年她儿子娶妻,不也一样不是十全十美的吗?

    “今个儿还有谁来?前头扭了腰的叶老太来不?”赵红英随口问道。

    “来来,她的腰好多了,就是家里人担心,不让她上台,前头儿我碰上她,她还不乐意呢。对了,不光是叶老太会过来,她跟我说,她那两个宝贝孙子都会来。要我说,她小孙子也就算了,大孙子可是愁死她了,都二十七八了吧?还没对象,偏偏工作还忙,去年还把他弟一道儿领着去了苏联那头,一呆就是一年多,听说是刚回来没多久。”

    “谁不是呢!我那俩大孙子不一样愁死个人。”赵红英还没有到一听说别人家有孙子,就立马往自个儿家孙女头上按的地步。不过,碍于她自个儿也有俩不着调的孙子,所以特别得有感触。

    喜宝和春芳对视一眼,默契的没有开口,顺便在心里给各自的亲哥点了一排蜡。

    这话要怎么说呢?赵红英对孙女们还算是挺客气的,起码耐心还是足足的。反过来对孙子们那就不好说了,等回头,要是弟弟妹妹们都定下来了,强子和大伟基本上就没啥生路了。换别家,爹妈动手爷奶护着,或者爷奶动手爹妈护着,搁在老宋家那只有一个可能。

    奶动手兼动嘴,其他人助威呐喊。

    真是天可怜见的。

    俩姑娘暗自盘算着也偷笑着,丁老太同样的心情不错:“我就没你们这些烦恼了,现在就等着喝我大孙子和你家孙女的喜酒,盼着我那小孙子高考发挥得好点儿,考个好学校。”

    丁老太笑眯眯的说着,忽的眼前一亮,冲着剧院门口努了努嘴,“瞧,这不是叶老太吗?咦?康家那老太太也来了?这倒是稀了奇了,没想到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