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 第15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50章 第15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清穿带着红包雨不死佣兵盛世医香山村名医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50章

    要说徐向东吧, 他都已经习惯了毛头这个从初中就认识的小伙伴时不时的扎心行为了, 然而叫他没想到的是,这哥们还能更扎心。偏偏,毛头说这话时, 喜宝还在一旁附和的点了点头, 一副极为赞同的模样。

    徐向东:……………………

    他还能说什么呢?自个儿认的大哥和亲姐,跪着也得继续认下去。

    “大哥, 你不是来找嫂子的吗?走, 我先领你去瞧嫂子,其他人回头碰上了再说吧。”徐向东心道,都是混一个圈子的, 哪怕今个儿没能碰上,往后总归会有机会的。

    毛头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他做得更为干脆:“你给我指下路, 然后就陪着你姐吧,我这儿不需要你。”

    我这儿不需要你……

    徐向东一面心疼着自个儿,一年默默的伸手指了道儿, 及至毛头跑得没影儿了, 他才转身看向喜宝:“亲姐,我哥这样儿是该叫重色轻友吧?”

    “算。”喜宝很是肯定的点了点头,然而没等徐向东深感安慰, 她又道, “可他说你也这样, 还跟我说, 这是男青年的通病,谁也甭笑话谁,都是一路……人。”

    “不,我觉得他说的应该是‘都是一路货色’吧?亲姐,你不用替他隐瞒,谁还不知道谁呢。”徐向东很委屈,可这些年来,他已经习惯成自然了,因此哪怕深觉心里苦,还是依着毛头方才的话,领着喜宝到处走走看看。

    此时的大观园,其实还没有后世的那种旅游景点的特质,更像是一所真正的私家园林,加上时不时出现的一些身着古装的男女,格外得叫人入戏。当然,要是没有到处堆放的摄影器材、设备就更有感觉了。

    算起来,这还是喜宝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探班,尤其像这种纯实景打造,并且事后不打算拆除的古典园林建筑,无论搁在哪个年月都是极为罕见的。

    走走停停,喜宝时不时的发问着,要是碰巧遇到了剧组的演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徐向东还会帮着介绍两句。当然,这是在不影响人家工作的大前提下的。

    在这个难得四月天下午,喜宝玩得很是高兴,哪怕她并没有追星的想法,头一次看到这么多演员,也是倍感欣喜,顺便还想起了她那个小弟媳妇儿。

    “我家臭蛋找的对象,好像特别喜欢明星,我记得那一年臭蛋上春晚时,还特地拿了个小本子跟人家要签名。一开始,我们家人都不知道他要那个干啥,后来才知道是替他对象要的。徐向东,要是回头得空了,你能再带着臭蛋他们俩过来吗?”

    徐向东捂着心口半晌没吭声。

    当导游是无所谓的,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领着亲姐过来逛园子,还能被强行喂了一嘴的狗粮。至于臭蛋……

    “臭蛋?姐你说的是宋涛?奥运冠军?”徐向东后知后觉的才醒悟过来,喜宝口中的弟弟好像是个大名人,还是世界闻名的那一种。

    “对呀,他对象也是国家队的,听说成绩还不错,应该会参加八八年的汉城奥运会。我奶也说,臭蛋找个这样的对象很不错,兴趣爱好都差不多,平常见面的机会也多,不然换做其他女孩子,真怕他集训了几个月,回头连人家长啥样儿、叫啥名儿都记不住了。”

    “那来吧,我相信导演会很欢迎的。”徐向东还能说啥?他觉得自个儿答应毛头帮忙当内应就是个错误,奥运会冠军跟他的国家队媳妇儿,哪怕没他也能轻易的让剧组松口答应的,横竖又不是圈内人,完全不存在抢饭碗的可能性。

    不过,他想了想还是问出了一直埋藏在心底里多年的问题:“姐,我早先就很想问,你们家里的人,最好看的就是姐你和宋涛了,可为啥你俩都不来演戏,偏偏我哥他……”

    “因为他喜欢演戏呀!”

    “那你俩呢?”

    喜宝很是诧异的回看他,看向他的目光里除了疑惑外,更多的还有同情:“因为我俩不喜欢演戏。”

    徐向东继续捧心,他觉得他整个人就是个错误,为啥呢?为啥明知道大哥亲姐都喜欢无意识的扎心,他就非要一头撞上去给人折腾呢?

    就跟他妈说的那样,他整个人都是欠的!

    ……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就在喜宝和徐向东在剧组里四下游玩看景时,却不知道自个儿也成了别人眼中的风景。

    红楼梦剧组成立之初,就有一条明文规定,要求剧组内的成员不得谈恋爱,这大概也就是最早的恋爱禁令了。可很明显,恋爱禁令作用不大,该谈的还是得谈,一开始还瞒上不瞒下,到了剧组即将全面杀青之际,则干脆就变成了啥都不瞒了。

    反正也瞒不住。

    于是乎,年轻的演员们私底下闲聊时,有很大一部分内容都是谈论组里谁跟谁看对眼了,甚至还有已经趁着前头休息的那段时日,见过了父母长辈,连婚期都定下来了。

    正因为已经成功了几对,在看到徐向东领着一个漂亮的年轻女孩儿来剧组时,闲聊八卦的年轻人们顿时两眼放光,都没细问,就已经很热情的帮着盖了戳。

    “瞧东子那眼神,多热切啊,他一定很喜欢那姑娘。”

    “看看,走过来了,咱们过去制造个偶遇?让他给咱们介绍介绍。就是这姑娘看着眼生呢,应该不是演员吧?还是哪个话剧团的?”

    “过去问问就知道了,走,快快!”

    一段段相似又不相同的言论出现在大观园各个角落里,同样都是花一般的年纪,虽说学业、事业都很重要,却并妨碍大家伙儿的八卦之心,尤其这会儿大部分戏都杀青了,只怕没多少日子就要吃散伙饭了,不赶紧着些,回头就是想聚一聚,都得碰运气了。

    无奈的是,喜宝和徐向东两个人,一个是单纯的没摊上过这种事儿,另一个虽然屡屡被女朋友甩,可他真的从未把心思放在喜宝身上过。

    青梅竹马这种事儿,弄得好了是一桩美谈,可也有相当大的可能性,是直接从友情过渡到了亲情。

    你说爱情?不好意思,喜宝没法对着跟她抢了十年哥哥的二货谈恋爱,而徐向东叫了那么多年的“亲姐”,这种自我心理暗示直接导致俩人之间再也出现不了任何旖旎之情了。

    然而,这一切都不重要。

    在风景优美的大观园里,两个同样外貌出众的男女肩并肩的走在一起,无论是远看还是近看,都是一样的美如画。

    而另一边,景色就不是那么美了。

    毛头依着徐向东的指点,没费多大的劲儿就寻到了他媳妇儿。当然,这还得倚赖他媳妇儿相貌出众,哪怕在美人如云的大观园里,也依旧是美得抢眼,叫人一眼看过去就瞬间瞄准了人。

    可愣是没一个人八卦他们。

    本来跟梁美霞挨着坐在一起说话的小姐妹,见毛头过来了,还一张嘴就格外亲热的叫了名字,她也只是很坦然的对梁美霞说:“你哥?那你们聊吧,我去那头坐坐。”

    梁美霞目送小姐妹离开,扭头就看到一脸受伤的毛头。

    那头完全没有任何暧昧关系的一男一女,被剧组的不少人盯上了,偏偏这头真正的情侣,却完全没人有心思八卦。这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要让毛头说的话……

    一帮肤浅的家伙儿!!

    剧组一行,喜宝玩得格外高兴,一方面是见识到了从未接触的圈子,另一方面则是美景美人实在是太让人着迷了,再就是,她以前从未发现,中国的古典建筑竟然能美得这般摄人心魄。

    喜宝觉得,她回去以后可以接触一下这方面的知识,谁说学外语的就不能关心传统文化了?

    打定了主意以后,等周一上学时,她就想法子弄来了历史系和中文系的课程表,决定抽空先蹭个一两节课,感觉好的话,等明年新生入学了,她可以给自个儿添加一门选修课。

    她倒是乐呵了,毛头就不是那么高兴了。

    算起来,他已经有差不多三个月没跟他对象见面了,久别重逢当然高兴,唯一叫他烦恼的是,梁家那头看似是松了口,可实则却压根就没打算答应下来。

    简单地说,梁家那边根本就不相信这段感情能够长久,只觉得是自家姑娘年岁小经历少,这才一时被忽悠了过去,横竖离毕业还有两年了,大不了等毕业后再说,想来时间一久这感情自然而然就会淡化了。

    梁美霞当然没说的那么直白,可毛头又不傻,差不多也听出了梁家那头的意思,顿时觉得长路漫漫,爱情的长跑真的是不容易啊!

    “宝啊,你哥我都这么可怜了,你能稍稍收敛一下笑吗?想啥美事儿呢?”毛头就不明白了,明明他才是跟女朋友刚见过面的,咋他妹反而笑得比他更开心呢?瞧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弄得他连叹气都叹不下去了。

    “我在想明年选修课的事儿。”喜宝先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问题,而后才顺势看向她哥,一脸不解的问道,“嫂子又没跟你提分手,你那么不高兴干啥?”

    毛头抬头望天,哪怕四月份的天色晚得挺慢的,可因为他们在剧组里耽搁了太长时间,到了这个点,也已经是霞光映照着半片天空了。

    美则美矣,可惜他完全没心情欣赏。

    “宝啊,等你以后找了对象,你就知道你哥我心里有多苦了。”

    喜宝斜眼瞥了他一眼,正好看到公交车过来了,赶紧伸手拽上她哥往前头跑了两步,及至两人都上了车,她才开口道:“不会的,你看臭蛋,天天都这么高兴,我以后会跟他一样的。”

    想想天天笑得没心没肺的臭蛋,毛头更心塞了。这同样都是找对象,咋就他最坎坷呢?当下,他忍不住泼了冷水:“你就没想过,万一奶不同意你呢?”

    “那就分手呗。”

    毛头:……………………你赢了。

    打死毛头都没有想过,他妹还能干出这种事情来。代入了一下喜宝未来对象,毛头突然觉得,他压根就不是最惨的那个。试想想,梁美霞的家里人虽然反对,可起码梁美霞本人是完完全全站在他这一边的。

    换作是喜宝……

    ‘宝啊,这个人不好。’

    ‘奶你说得对,我这就跟他分手。’

    脑补出了一场大戏,毛头徒然间有了心理安慰,同时也开始期待起了他妹谈恋爱。不过,很快他又有了别的想法。

    伸手戳了戳正打算往后头走的喜宝,毛头再度开口问道:“假如,我是说假如,你谈的对象,奶见过以后表示同意,可别人反对呢?”

    喜宝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而在她思考期间,售票员不耐烦的吼了毛头一嗓子:“买不买票啊?还是让人家姑娘请你啊?你这样,谈的到对象才怪!”

    毛头忙掏兜拿钱买票,递过钱的同时还不忘纠正人家:“她是我妹!亲妹妹!还有,我有对象,她没有!”

    售票员一脸嫌弃的给了票和找回来的零钱,回到座位之前,还低声鼓囊了一句:“信你我傻。”

    “哥。”关键时刻,还是喜宝拽住了人,先把毛头拖到了后头的空座上坐下后,她才继续说,“我感觉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的,奶都同意了,还有谁会反对?你?大妈?我爸肯定不敢,大伯也不敢。”

    更确切的说,是老宋家的人都不敢,哪怕老宋头有这个胆子跟赵红英对着干,关键是他图啥?就像春梅找了对象,她也是第一个先带过来给奶看,奶同意了,其他人好说。不好说也没事儿,让奶同他说去。

    “那你对象家里呢?”

    “让奶去说。”喜宝格外得信任她奶,这种信任都不知道是从哪儿来的,大概是源于从小到大就没有她奶干不成的事儿,反正一句话,听奶的一准儿没错。

    毛头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他在考虑,要不要让他奶出面跟梁家人谈一谈?万一成了呢?

    不过,这个想法也没保持多久,等公交车到了站,他就已经把这事儿给否了。

    让赵红英出马那就是两个极端,要么这事儿顺顺利利的完成,水到渠成两人先订婚后结婚,要么直接闹掰,还是彻底撕破脸没有任何缓和机会的那一种。毛头觉得,以他奶对他的嫌弃看来,保不准在见到了梁家人后,倒戈相向也不一定。

    “唉,求人不如求己,我还是用真心和时间来感动我老丈人他们吧。”毛头幽幽的叹着气,觉得自己简直是太不容易了。

    喜宝瞧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鼓励一下她哥:“哥,你人好,他们早晚都会知道的。”

    “嗯,不过我早先心里也有数,美霞家里兄弟多,亲兄弟是只有俩,堂哥一堆。像这种兄弟多的人家,本来就难娶,就这样吧,多努力一下总归是会成功的。”

    这么说也没错,大舅子小舅子一大堆,完全可以想象,将来毛头有多凄惨。

    其实,喜宝的情况也类似,她兄弟也多,还是家里这一辈儿中最受宠的一个。然而,谁让她有个彪悍的奶呢?毛头一时间都不知道该不该羡慕她未来的对象,假如能讨得赵红英的欢心,那一切都不叫个事儿,反之,还是趁早节哀顺变吧。

    ……

    之后不久,就到了五一劳动节。

    这是个法定的休假日,虽然只休息一天,不过连上周末,一共可以休息两天。

    搁在平日里,哪怕它是个全民放假的日子,可老百姓真没有过劳动节的习惯,顶多也就是在饭桌上添上几个好菜,再不然就是小年轻们聚在一道儿去街面上逛逛。节日嘛,终究还是那几个传统节日更受欢迎。

    可对于老宋家来说,今年的劳动节却是个大大的特例。

    喜宝在头一天下午放学后就急吼吼的回了家,不过她还是算迟了的,她爸宋卫军早就提前请好假离开了军区,比喜宝还早到了大半天。

    除此之外,毛头也在喜宝到家后没多久,就赶了回来,一到家就冲着赵红英拍胸口保证说:“我请的化妆师肯定没问题,到时候一定把奶你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比……喜宝还美。”

    抬眼瞅了一圈,毛头跳过了老宋头和宋卫军,只能把喜宝拎出来当作对比组。

    可惜,这个马屁明显拍在了马腿上,喜宝倒是笑嘻嘻的没说啥,赵红英一个眼刀子甩过来:“比你好看就成!”

    “那是那是,奶您肯定比我好看呢,咋能降低要求跟我比呢?爷,叔,你们说对吧?”眼见他奶要恼,毛头赶紧搬救兵。

    然而救兵们并不想救他。

    宋卫军起身往堂屋外头走,边走边招呼喜宝:“宝啊,走,去我那屋,我给你带了好东西。”

    喜宝二话不说,颠颠儿的跟了上来,临走前还送给毛头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老宋头更绝,他直接起身跟上,还不忘跟老儿子打招呼:“老四,我也去你那屋待会儿,你妈早就说要跟毛头好好谈谈了。”

    几句话工夫,堂屋里就只剩下毛头和赵红英了。

    赵红英冷笑一声:“皮啊!皮这一下很开心是不?我不跟你说今个儿这账,你给我老实交代,你对象咋了?是不是你对人家姑娘不好,她家里人不乐意了?”

    毛头左看看右瞄瞄,心知躲不开了,才老实交代事实真相。完了还不怕死的多嘴问了一句:“奶,你是咋知道的?”

    “我咋知道?去年还知道把人往家里带,今年呢?往常得了空就不见你人,这会儿倒是知道往家里跑了,不是吹了还能有啥?要我说,人家姑娘家里反对也没错,谁叫你长得那么寒碜,再说了,这都处了多久了,你为啥不让你爹妈往梁家去一趟?管人家同意不同意,态度呢?就你这怂样儿,哪个乐意把闺女嫁过来?”

    “那我这不也是心里没底儿吗?”毛头好委屈,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低垂着头闷闷的说,“为啥臭蛋和我二姐就那么顺利呢?搁我这儿就不成了?”

    赵红英一个没忍住,抬起巴掌就往他头顶上拍:“臭蛋都没你傻!他都知道应该告诉家里人,让两边碰个面,互相透个底儿,就算他自个儿不靠谱,也得让人家觉得他家里的长辈靠谱啊!”

    毛头不吭声了,他觉得他家里的长辈其实也不是很靠谱。

    得亏赵红英不知道他心里头想的啥,不然都不用想破脑袋帮着出主意了,当场就能把他给拍成渣渣了。

    沉默了一会儿后,赵红英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明个儿我们那腰鼓队演出,几个老姐妹都说了,要把各自的孙子孙女带过来,到时候你好好瞅瞅,看咱们是怎么办事儿的。人傻就要多听话!学着点儿!!”

    毛头突然悟了,这哪里是啥劳动节汇报演出啊,分明就是个大型的相亲活动,还是自家的长辈勾,结在了一起,防都防不住的那种。

    再转念一想,毛头给吓哆嗦了:“奶!奶,我问你个事儿,明个儿是只有你们有演出,还是各个城区都有啊?南城区那头有这事儿吗?为啥美霞上回跟我说,她姥也叫她去捧场呢?还是千叮咛万嘱咐,非去不可的那种?”

    赵红英头一次用无比怜爱的眼神瞅了毛头一眼:“你完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