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 第14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47章 第14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47章

    厨房里, 春梅和春芳吓得瑟瑟发抖, 再一次肯定今个儿不宜出门。

    “咱俩都忙活了那么久了,好不容易姑给了休息日,咋就这么想不开回了家呢?早知道、早知道我还不如待在宿舍里睡大觉呢, 我都好久好久没睡个懒觉了!”

    “可别提你的懒觉了, 要是咱们大清早的就出门,兴许那会儿家里就有人呢。就是因为你非要赖床, 这不, 起得晚了,出门晚了,过来也晚了, 啥啥都晚了!!”

    “完蛋了,接下来可咋整儿呢?要不咱俩赶紧跟奶解释一通?姐啊!你是我亲姐!!”

    “不, 我是你堂姐。”

    春梅和春芳两个, 你说一句我说一句的,可讨论了半天就是不知道该咋办才好。有心去堂屋里看看情况,然而这俩姑娘都是怂货, 更确切的说, 她俩跟一般的窝里横不同,就是在外头人五人六的,谁都不怕, 一回到家里, 尤其是看到亲奶……

    怂吧, 横竖老子娘都怂, 也不差她们这两个了。

    憋了半天,这俩都没能讨论出个章程来,反倒是把喜宝给招来了。

    “二姐,芳芳姐,你俩一直窝在厨房干啥?奶叫你们过去呢。”喜宝一推开厨房的门,就看到了两个姐姐抱成一团瑟瑟发抖,一个没忍住,捂着嘴笑了出来,“可得了吧,你俩别总是把我当成小孩儿,这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的事儿我也懂,再说了,稍微为难一下没错,过分了就不好了,我有分寸。”

    喜宝的意思其实就是赵红英的想法,假如今个儿是男孩儿往家里带了对象,那绝对是千好万好,毕竟人家好端端的姑娘家都被自家儿孙给糟蹋了,还有啥不好的?反过来,那就必须拿乔了,可拿乔也得有个分寸,过犹不及。

    可在弄明白了喜宝的意思是,春梅和春芳更绝望了。

    春梅:……宝啊!我是你亲姐,你可不能坑我啊!

    春芳:……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关键时刻,春芳鼓起勇气一把将春梅推了出去,毅然决然的说:“去吧!喜宝都这么说了,你还担心个啥?”

    喜宝的目光刹那间就落到了春梅脸上:“二姐?哦,我明白了,咱们走吧,奶还等着呢。你也别担心,奶一贯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再说还有我在旁边劝着呢,她不会太为难我未来的二姐夫的。”

    春梅都懵逼了,整个人仿若灵魂出窍,及至被喜宝连拉带拽的弄到了堂屋里,她还是没有能够回过神来。

    赵红英倒是谈不上满意不满意的,除了真不放心喜宝外,对于家里其他孩子,她还是很放任的,这强扭的瓜不甜,多大的人儿了,也该自个儿拿主意了。唯一有些狐疑的是,她咋不知道自家孙女跟老丁家的大孙子玩到一块儿了?可再转念一想,人家好歹也是京医大毕业的,家里头不算知根知底,起码从丁老太太那头看,教养还是不错的。

    这般想着,她就彻底淡定了。

    “梅子,你说你也是,这么大的事儿咋就不跟家里说呢?行了行了,你也大了,我这个当奶的也管不了你。”

    春梅惊魂未定的看着赵红英,嘴上是没敢开口,可心里却在狂吼,奶啊!全世界我最怕的就是你,你管得了我!

    然而,赵红英再有本事,这本事里头也不包括读心术。

    “我说呢,老丁咋今个儿上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还劳动节的汇报演出,这会儿才三月呢,够积极的。就这样吧,你们小年轻的事儿自个儿决定就好,去玩吧。”赵红英摆了摆手,决定顺其自然。

    “不,不是……”春梅终于鼓起了勇气,万万没想到,她才刚开口,就被人给打断了。

    丁医生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先是将茶缸子里剩下的一半浓茶水一饮而尽,而后则毅然开口:“宋老太您说得对!”

    春梅再度被震住了,这人怕不是学她妹说话吧?

    “我说的对有啥用?关键还得看你们年轻人自个儿的想法。行了,现在晚上不都有电影演吗?去看电影吧,回头我让强子去接你。”之所以特地加了这句话,赵红英也是有考量的。

    在她看来,老丁家的家风还是不错的,孙女又喜欢的话,那问题就不大了。可再怎么样,也得支会一下春梅的爹妈哥哥,毕竟这是她孙女,不是她闺女!

    考虑到春梅的爹妈都不咋靠谱,不是人品问题,而是性子太面了,容易被人忽悠,赵红英还是更信任强子,哪怕强子再滑头,那坑得也是外人,总不至于坑自个儿亲妹妹的。再转念一想,她不由的开始想念已经上了军舰,这会儿不知道漂到哪里去的毛头了。

    毛头多好啊,鬼精鬼精的,牛鬼蛇神都在他手里讨不了好,让他一诈,啥都给诈出来。

    远在公海上的毛头怎么也不会想到,生平头一次被亲奶惦记,居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当然,这会儿的他还完全被蒙在鼓里,不知道他二姐就快给他找个二姐夫了。还是那种先过了明路,再慢慢谈恋爱培养感情的奇葩模式。

    及至将丁医生送出家门,春梅还是恍恍惚惚的,脚踩在地上都觉得有种不踏实的感觉,丁医生忍俊不禁的提醒她:“小草姑娘,小心门槛。”

    春梅:………………

    小心翼翼跟在后头的喜宝,只听到了最后那句话,再探出头时,两人已经走远了。

    “喜宝。”春芳从厨房出来,小声的唤着喜宝,等俩人碰了头,她才问,“咋样啊?刚才在门口我就看到那人一直盯着梅子看,偏梅子胆儿小,可不得我帮一把?”

    “啥意思?”喜宝听得一头雾水。

    “没啥意思,那人是丁奶奶家的大孙子?念医学院的那个?我记得奶以前说过的。”春芳边回忆边说,“可奶只说了有这么个人,没想到啊!”

    喜宝还是没听明白,纳闷的问:“啥事儿没想到?你们早先不知道他是丁奶奶家的大孙子?还是……”

    “不不,这事儿三言两语的说不清楚,干脆回头你逮着空儿问梅子就好了。对了,我要回趟家,说不定我妈他们已经回来了,得跟他们说一声。”春芳急吼吼的跑路了,速度之快,喜宝就是想拦也拦不住。

    及至她都跑远了,赵红英才收拾了堂屋走出来:“咦?人呢?梅子跟她对象看电影,芳芳也跟着去凑热闹了?有点儿眼力劲儿没?”

    喜宝忙替堂姐解释,结果不解释还好,越解释越糟。

    “跑得那么急干啥?我还想叫她帮我带个话呢,得了得了,我给强子打个电话。”顿了顿,她又提醒喜宝,“你回头记得多跟你二姐搭搭话,有些话奶不方便问,你们姐俩多说说,记住了以后再偷偷告诉奶。”

    “呃……好!”纠结了一下下,喜宝到底还是答应了下来,不过她这会儿最大的疑惑却是,‘小草姑娘’是个什么意思?她二姐明明叫作春梅,花儿也就算了,怎么还能跟小草搭上边儿呢?

    心下存疑的喜宝,在得了赵红英吩咐后,只得先按捺住了好奇心,给强子去了电话。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谁叫强子和大伟在京市的分店已经有超过十家了,再说了,他也不一定是在分店里,说不准儿就整好在路上奔波呢?

    幸好,喜宝的运气一直都不坏,打到第三个电话时,就寻到了强子。

    “大哥,奶让我跟你说个事儿。”喜宝一面把她奶交代的事情说了出来,一面暗道,亏得强子哥没去外地,不然就算找着人了也没辙儿啊。

    强子:……!!!

    他乍一听妹子这个开头,还道是赵红英终于被他爹妈给说服了,要来插手他的婚事了。万万没想到啊!

    ——还不如来折腾他呢!!

    想到前头自家大妹嫁人以后,整个人都变了,强子就一千一万个不乐意。家里又不是养不起,凭啥就这么给嫁掉了?偏偏,他心里就算再怎么不情愿,嘴上还得好言好语的哄着喜宝,意图得到更多的消息。

    “宝,你慢慢说,往详细了说,你二姐早先有没有跟你提过这事儿?咋就这么突然呢?……哦,芳芳啊,对对,她俩整天黏在一块儿,你一直在学校是不大清楚。好的,我记下来了,大光明电影院嘛,离我这儿不算远,我这就出门!”

    挂掉电话,喜宝高高兴兴的跟赵红英汇报了最新情况。

    然而另一边,气氛就没那么好了,强子杀气腾腾的把电话狠狠一撂:“我先回去,有事明个儿再说!”

    是得回去,先把妹子接回家,然后连带春芳一起好好拷问。至于男方那头,在没弄明白妹子到底是个什么想法前,先丢在一旁不管。当然,如果妹子是动真格的了,真拿那男的当对象处了,那就别怪他这个未来的大舅哥使出浑身解数考察了。

    ……

    这个周末,对于喜宝来说,是平凡中透着点滴精彩,精彩中又有着一丝的跌宕起伏。以至于她头一次对上学不是那么热衷了,而是迫切的希望知道后续。

    最终,她被赵红英撵出了家门。

    唉,还是得先上学去,回头等有空了一定要好好问问二姐。

    抱着这样的想法,带着无限的怨念,喜宝背着她的挎包,拎着她奶给她做的辣肉酱,坐上了回学校的公交车。

    说起来,这还是她头一次带自制的好吃的去学校,以往,她奶和她妈也有准备些好吃的,可一般都是给她放在京大旁的小院里的,就算偶尔让她拎着回学校,也多半是糖块水果之类的。

    喜宝没有吃独食的习惯,然而同样的,她也没有分享的习惯。因为自小养成的习惯,无论是什么好吃的,她都会明着摆出来,哥哥姐姐弟弟们哪个想吃随便拿,哪怕是在她兜里的,问她要了,她也一定会给。

    可这不是不包括舍友吗?

    赵红英也是没想到,但凡她没叮嘱的,喜宝就干脆没做。这回无意间说了起来,她赶紧熬了一锅辣肉酱,让她带回去跟舍友们分享。

    及至喜宝出了门,赵红英还在那儿叹气,她的宝哟,咋就一点儿人情世故都不懂呢?不吃亏当然是没错的,可也没说完全跟人家断了来往呢,但愿弥补还来得及,不然不定人家在心里咋想呢。

    其实,赵红英不知道的是,喜宝在某方面还是挺乐于分享的,就是她那堆书以及各种学习资料、复习笔记。也因此,哪怕平日里喜宝的人缘很是一般,每到期末考试前夕,她总会变得特别受人欢迎,毕竟她的学习成绩是真的好,第一手的笔记资料自然也变得格外的抢手了。

    总得来说,喜宝在学校的情况一直在变化。

    从最初的被多数人羡慕嫉妒恨,到后来就麻木了,及至现在多半人都看清楚了她的本质,也就懒得跟她计较了。

    念大学的最后一年,喜宝开始了她第一次分食之旅,至此一发不可收拾。得亏她平常交好的朋友就那么几个,连熟人也不算多,加上这又是最后一年了,哪怕再怎么爱占小便宜的人,到了这档口,多少还是顾惜着同窗情谊的。毕竟,这毕业了又不代表全然不见面,都在一个城市里,不是混国企央企的圈子,就是待在高校圈子里,重复率太高了,以至于这些即将步入社会的年轻人们,第一次对未来充满期待的同时,也不由的开始懊悔早几年做过的错事,尤其是为了那点子鸡毛蒜皮的小事儿,而结下的仇怨。

    这不,在步入四月后不久,喜宝一个人抱着几本厚厚的书,从图书馆往宿舍楼走去,行至途中,就被人拦了下来。

    喜宝的记性还算不错,当然不可能跟毛头这种非人类的超强记忆比,可总得来说,比起普通人还是强了不少的。她第一眼就发现这人挺眼熟的,在瞅一眼,盘算着应该是同属于外国语学院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偌大的一个京大校园,各个院系众多,如果是像刘晓露这种擅长八卦的,兴许能认个七七八八,可喜宝显然不属于这种人,她连自个儿班上的同学也就混个眼熟,经常人跟名字对不上号,其他人就别指望了。

    “你是……”喜宝迟疑了一下,她的情商再低,也看出了对方是特地待在这边等着她的,不过因为没觉察到恶意,她也没怎么惊惶,只是淡笑着看了过去,等着对方作自我介绍。

    对方是个年岁跟喜宝差不多大的姑娘,人很瘦,不是普遍追求的那种苗条,而是真的特别特别的瘦,看着很容易叫人联想到身体不好之类的词儿。

    “宋言蹊,我一直欠你个道歉,听说你马上就要去单位实习了,不知道下回还能不能碰面,我、我向你道歉!那会儿是我一时想岔了,这才找了人……对不起!!”

    那姑娘仿佛是提前背出了台词,根本就没给喜宝开口发问的机会,就一叠声的说了出来。而在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后,更是直接转身就跑,这会儿倒是看不出来她身体不好了,反正跑得挺利索的,没一会儿就跑过拐角处,彻底没了踪影。

    喜宝一脸懵逼。

    她完全不记得这姑娘了,哪怕下意识的觉得眼熟,那也只能代表两人曾经见过面。可打过照面的人那么多,她怎么想的起来这人是谁啊?

    愣愣的站在太阳底下好半晌,喜宝是真的绞尽脑汁努力的回忆着。要说线索也不是没有,起码对方给她道了歉,那就是曾经跟她发生过矛盾纠纷的同学?

    可就这点儿线索压根就算不了什么,喜宝想破了脑袋都没想起这人到底是谁,往宿舍楼走的这一路上,她还在努力思考,甚至开始期待拥有毛头哥哥这种超凡的记忆力了。当然,最终等她回到了宿舍里,仍然一无所获。

    然而,喜宝怎么也没想到,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从这天起,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喜宝隔三差五的就能撞上一波道歉的,说话没头没尾的不说,连个自我介绍都没,弄得她除了一头雾水还是一头雾水。至于道歉的地点,有时是在图书馆,有时是在开水房,有时是课间在楼道里,还有一次干脆就是喜宝去了厕所刚蹲下,有人在外头道了歉。

    喜宝:……………………

    她好想知道,自己到底是得罪了哪一路的大神。

    最叫她无奈的是,刘晓露已经离开了学校去单位实习了,如果她在的话,自己还能托她打听一下,这个校园八卦王还是有些消息渠道的。

    介于刘晓露不在,其他舍友又不跟自己同系,喜宝干脆扒上了王丹虹。

    王丹虹也是无奈,同学同宿舍了四年,她第一次感受到喜宝的黏人功力,那可真的是走哪儿跟哪儿,跟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脱。

    “宋言蹊,你跟着我也没用啊!就像刚才,那人突然冲过来道歉,有我在你身边有用吗?一样没用的。”王丹虹努力跟喜宝将事实摆道理,然而后者只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瞅过来,弄得她彻底没了奈何。

    不过话说回来,王丹虹也挺纳闷的,以前只知道学校里有不少人嫉妒喜宝,却完全没料到真正的人数会那么多。依她看来,假如仅仅是在心底里腹诽,人家肯定没必要特地上赶着来道歉,最起码也是帮着散布过谣言的。

    因着劝说无效,加上王丹虹因为借了不少喜宝的考研资料,也不好直接推却,干脆就当了一回连体婴。赶巧的是,还真叫她碰上了一个认识的人。

    说认识也不对,应该是比较熟悉。

    “你不就是刚开学不久那会儿,在开水房前头,编排宋言蹊的那人吗?我记得,你们当初有好几个人,你说的最起劲儿,还提到了什么谈话的电视节目,对不对?”毕竟时隔不长,王丹虹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另外就是托那姑娘的福,她当时就注意到那姑娘的耳朵特别大,类似于招风耳的那种,不至于往丑了联系,不过配在那张瓜子脸旁,确确实实有些违和。

    所以,这不是留了点儿印象吗?

    对方本来道完歉就要走了,冷不丁的被捅破了身份,顿时不由的面红耳赤,一时间分不清楚到底是羞的还是气的。

    喜宝倒是没记得盘问对方的身份,而是趁着好不容易人家道完歉没立刻溜走的机会,急急的问道:“你跟之前那些人是一道儿吗?我一直想问,为啥你们都说我要去单位实习了?我没去,我是打算考研的。”

    王丹虹的目光“嗖”的一下扫射了过来,道歉的女孩也是一脸懵逼的看过来,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转身跑开了。

    “你是不是傻啊?难道不应该先问人家为啥要跟你道歉吗?”王丹虹目瞪口呆。

    “我觉得吧,就算她告诉我了,我也想不起来。”喜宝一本正经的回答道。

    “……还真有可能。”

    俩姑娘对视一眼,片刻后就忍俊不禁的笑开了,管他是咋回事儿呢,说不定真的就是临近毕业,大家打算把学校里发生的矛盾都了结了?也对,甭管怎么说也是校友,没的把矛盾带到社会上的。

    “我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会传闻我已经去了单位实习呢?”思来想去,这个才是喜宝一直想不透的问题,搁在她心里蛮久了。

    “比起这个,我更想知道,耽搁了这么长时间,食堂里还有饭吗?”王丹虹一脸的怨念。

    她们今个儿上午有四节课,本来这个点去食堂就可以够呛了,还被人拦住耽搁了时间。喜宝抬起手腕看了眼,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走吧,咱们去学校外头买包子吃。”

    王丹虹的家境不好,不过因为学校每个月都有贫困生补贴,加上每学期的奖学金,日子倒也不算难过,偶尔去校外搓一顿还是没问题的。

    “成,买包子吃,再点一碗羊肉汤!”

    喜宝牙疼似的龇了龇嘴:“这个天气……吃羊肉汤?”

    四月份中旬啊!哪怕跟盛夏扯不上关系,可确确实实已经过了喝羊肉汤取暖的时候了。

    然而最终,她俩还是成功的喝上了汤,只不过不是羊肉汤,而是酸梅汤,配的也不是包子,而是烧饼。

    ……

    自打步入了四月份后,同年级同学的变化几乎是明晃晃的摆在了眼前。绝大多数同学都服从了学校的安排,去了工作单位实习,各个岗位都有,哪怕社会上已经出现了不少“工作就是为了赚钱”的说法,可对于大学生而言,服从学校的命令还是摆在了首位。

    像喜宝这样选择了考研的同学也不少,学历这东西,在这年头还是很看重的。

    眼下,本科生听着是还不错,可随着这几年中专生的待遇越来越差,今年好几个地方更是取消了中专生包分配工作。想也知道,在未来不但会更推崇大学本科生,甚至极有可能连大学生都算不上人才了。

    社会在进步,对于人才的标准,只会越来越高。

    然而,考研不是那么容易的,喜宝她们隔壁宿舍里就有个女生一直在摇摆不定,最终还是决定随大流,先去工作单位实习,得闲了再抽空复习考研。因为那女生偶尔会借喜宝的书单来看,这事儿起码在宿舍里不算什么秘密。

    “苏凌又来了。”

    从外头饱餐了一顿回到宿舍楼,喜宝是习惯了跟随在别人身后,因此才刚走到楼梯口,就听到前头的王丹虹低声嘀咕了一句。

    苏凌就是隔壁宿舍的姑娘,也是英语系的,最早跟王丹虹一样,都是从热门专业调剂过来的。

    不同的是,王丹虹虽然最初不喜欢英语,可既然都考上了也没有退学重考的道理,撇开家里条件不允许外,这里可是京大啊,管他什么专业,京大毕业说出去都是一桩没事儿。因此,在短暂的不适应后,王丹虹一直刻苦用功,年年都拿学院奖学金。

    可苏凌那姑娘就不行了,因为不喜欢所以没用功,哪怕成绩不算差,最多也就保持在中档水准,临到毕业了才觉得后悔,又想考研重来一次。问题在于,她的成绩实在是太一般了,生怕孤注一掷又没考上,思来想去又跑到辅导员那头说愿意去实习单位,可惜那会儿多半人都已经分配出去了,辅导员安排她去了一个不怎么称心的工作单位。

    王丹虹不喜欢这姑娘的理由很简单,只因为她满口子都是抱怨。

    抱怨当初高考填报志愿时,高中的班主任没好好给予她指导,要是早知道喜欢的专业上不去,她也可以填次一等的,没的直接被调剂到这破专业的。

    又抱怨国家安排不妥当,既然是调剂,也该给她选择的余地,直接二话不说就丢她过来英语系,叫她咋办?

    完了还说家里人也不好,她当时都说要复读重考了,非得逼着她上学,要是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能考上自己喜欢的专业。

    说到后头,她还怨恨上了辅导员,怎么就把好的实习单位都分配出去了?她最初只是说正在考虑,也没说一定会选择考研,结果等她想好了,剩下的就都只有一般般的了。

    “你们去哪儿了?怎么才回来?今个儿上午不是四节课吗?还跑去外头吃饭了?”苏凌扫了一眼落后两步的喜宝,见她手里拿了根冰糖葫芦,就知道是跑到学校外头去了,毕竟门卫大爷可不会允许小摊小贩进入校园的。

    “食堂没饭了呗。”王丹虹随口接了一句,就从兜里掏出钥匙,打开了宿舍门。

    “哪儿能没饭呢?最多也就是没菜了,随便吃两口不就得了?我连中午饭都没吃呢,特地赶着午休时间过来的,结果你俩都不在,我在外头等了好久。”

    王丹虹趁着自己面朝宿舍门之际,赶紧先翻了俩白眼,心道,谁管你吃没吃午饭,又不是她拦着不让吃的,至于她俩不在宿舍更算不得什么,毕竟又没提前约好了。

    心里带着气,王丹虹开了门也不招呼,只径直坐到了自个儿床上,她下午没课,打算去蹭三年级的课,因为有些问题没想透,去蹭课顺便在课结束的时候正好借机把问题抛给教授,也省得她自个儿钻牛角尖想半天都想不通。

    蹭课这种事儿,搁在京大相当常见,如果是校外人员,那还得办听课证,校内的就无所谓了,讲究一点的去办个,回头也好记学分,只是单纯凑个趣儿的,随听随走,哪怕被教授认出来了,也无所谓的。

    王丹虹从抽屉里翻出抄来的大三英语系两个班的课程表,琢磨着去蹭哪个班的课,而另一边,喜宝也在翻抽屉,找出了书单递给苏凌。

    苏凌这姑娘,爱抱怨是真的,不过更遭人嫌的举动倒是没了,像在门口等候了许久这事儿,说过也就完了,并不是严重到恶语相向。只能说,她跟王丹虹性格不合,亏得没被安排在一个宿舍里,不然绝对每天都没个消停。

    “这么多啊。”苏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拿着书单很是纠结。

    喜宝看了看她,很是真诚的建议:“其实,你要是打算考研的话,还是应该去上课的。老师现在是不点名了,可很多课程不是单单看书或者看课堂笔记就可以的。”

    “这个我当然知道。”苏凌抬眼看向喜宝,“你成绩那么好都在认真听课,我……”

    苏凌有一点还算不错,至少不会否认别人的努力,她承认喜宝等人成绩好,是因为自身的努力用功,可她更清楚,自己现在再开始用功是真的来不及了。

    大学四年的功课,真的不是一两个月能够赶上来的,她想考研,也是希望在而后的两年里尽全力再最后搏一把。可惜眼下看来,这个可能性也很渺茫。

    喜宝知道她一直在左右为难,却不明白纠结的点在哪里。

    在喜宝看来,既然想考研,那就一定要全力以赴。反之,要是打算毕业后直接工作了,那就好好做自己的工作,而不是总在工作期间偷摸着看考研书籍。

    “我抄一下,等会儿去图书馆。”苏凌倒是没迟疑多久,毕竟午休时间也不长,从学校去她的单位有很长一段路,单就是坐公交车也需要半个钟头。

    “给你吧,这些书我都看完了。”喜宝指了指那张轻飘飘的纸。

    纸张不大,是从小本子上撕下来的,统共也就成人的巴掌那么大,上头写的字也不算多,可一眼扫下来却也有七八本书。这年头的书都是实打实的,不存在插画之类的,也没有后世为了保护视力,特地把字体印刷得极大,上下都空出一片的设定。总之,一本书非但厚,里头的字也是密密麻麻的,典型的砖头书。

    这么一本书,哪怕是当成小说来看,看完也得要两三天了,关键是还得记在脑海里,深入思考,研究琢磨。

    最最关键的是,苏凌是有工作的人,下班以后的那点时间根本就不够,只能见缝插针的找机会看书。

    “嗯,谢谢你了,那我走了。”时间有限,以至于苏凌连抱怨单位的话也没能说出口。要知道,在来时的路上,她还打了腹稿,想跟人说说她那个单位有多奇葩,明明她是去工作的,结果连端茶递水的事儿都叫她来干,这不是故意糟践人吗?

    时间有限,一切从简。

    及至苏凌离开了,王丹虹才从笔记本里抬起头来:“也就你的性子好,搁我我才不理会她。”

    “只是给个书单而已,就是她不要,我不也得记下来吗?”喜宝好笑的看了她一眼,拿出热水瓶给自个儿倒了杯水,心下还在可惜,“刚才忙忘了,应该让她喝杯水再走的。”

    王丹虹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提醒她:“省省吧,横竖她也考不上,你帮了也是白帮。要我说,趁早死心还省得搭上这些工夫。”

    喜宝一脸的不明所以:“还没考呢?你怎么知道?那你瞧瞧我,能不能考上?”

    这一次,王丹虹是真没忍住,翻着白眼说:“大小姐,你当我是算命的啊?小猫钓鱼的故事没听说过?三心二意能出什么成绩?她要是个天才也就算了,不就是个普通人嘛,考得上才叫怪了。至于你……”

    “我咋样?”

    “能考上的,放心吧。”王丹虹边说边在心里腹诽着,要是连你都考不上,大家伙儿都得完蛋。

    “太好了!回头要是我真的考上了,我请你吃饭!”哪怕王丹虹说了自个儿不会算命,喜宝还是信了这话,及至两个月后成绩公布,她如愿的考上了研究生,更是高兴得不得了,愣是帮着宣传了一波,往王丹虹头上扣了个神婆的帽子。

    当然,这就是后话了。

    而这个周末,喜宝提前完成了自己的考研学习计划,欢欢喜喜的回了家。结果,刚进到院子里,就一眼看到坐在院里石桌两边的一堆人。

    喜宝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先是瞧了眼两颊绯红的二姐春梅,又看了眼两手提着水果、营养品的丁医生,以及连带杀气的大哥强子,以及满脸的爷奶……

    “宝!喜宝你可回来了。”春梅就跟看到了救星降临一样,飞似的扑了上去,一把抱住了喜宝的胳膊,说啥都不愿松手,“来来,我买了你最爱吃的黄桃罐头,好几罐呢,你回头多带上点儿,这东西方便,打开就能吃了,你带到学校里跟同学分着吃。”

    没等喜宝接过去,强子就凉凉的开了口:“等下我买一箱黄桃罐头给她送到宿舍楼下!”

    春梅怨念的看了她哥一眼,又冲着喜宝说:“还有这个蜂皇浆,可有营养了,兑水喝甜津津的。”

    强子继续拆台:“我回头给她弄二十斤来,别说兑水喝了,她就是要泡澡都成。”

    噗——

    喜宝这回是真没崩住,她是隐约猜到了真相,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家大哥还有这种幽默感。看来,下回要是毛头哥演了喜剧,还可以让大哥加盟亲情出演。

    “大哥,我觉得你这是在针对我。”春梅无奈的回看过去,“早先我不谈对象,你们挨个儿的数落我,现在我谈了对象,你又看不过眼了。”

    “没良心的小东西!我这不是……”强子想了想,干脆站起身来把喜宝拉到了自己身后,“算了算了,姑娘大了留不住,你爱咋咋地,可别带坏了喜宝。”

    这句话一出,方才还无比淡定的赵红英,“嗖”的一下眼刀子就甩了过来,看那架势,仿佛恨不得在强子身上开几个窟窿。

    没理会傻乎乎的大孙子,赵红英把喜宝唤到了跟前,神情和语气里都透着一股子温柔:“宝啊,你二姐要订婚了,你有啥想说的不?”

    “有!”

    “二姐,上回我听到二姐夫唤你‘小草姑娘’,这是啥意思呀?你能告诉我吗?”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