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 第146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46章 第146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46章

    离开了老宋家后, 丁老太太就像她方才说的那样, 又去了好几户人家通知这个大好消息。虽说现在各类节目频出,可人家显然更喜欢年轻的小姑娘小伙子,像她们这样的老太太, 哪怕很用心的排练了节目, 也照样很难通过。幸好,这一次终于轮到她们登台演出了。

    精神头十足的回了家, 丁家也是个四合院, 离老宋家约莫要拐两条胡同,直线距离倒是真不远,可这七拐八拐的, 走着也挺费事儿的,加上丁老太太中途又绕道去了其他人家, 等她回来时, 早已过了午饭的点。

    今个儿是周末,丁老太太的儿子儿媳以及俩孙子都在家,不过小孙子因为今年要高考的缘故, 哪怕好不容易到了休息日, 也是一天到晚都待在房里,连吃个饭都要三催四请的。今个儿倒是好了,等丁老太太过了饭点回了家, 正好看到她小孙子从屋里出来。

    “奶你又跑去当免费的居委会大妈了?”

    “小孩子说啥呢?我这是得闲了一身毛病, 要不是居委会嫌我年岁太大了, 我早就贴钱去干活了。”丁老太太嗔怪的瞅了小孙子一眼, 又见堂屋里饭菜都上桌了,儿媳妇儿还在每个盘子里都倒扣了一个碗,瞧着这架势就知道家里人都已经等急了,“瞧我!一忙活又给忘了时间,你们等我干啥?吃呗。”

    “来来,吃吧。”丁家儿媳早就习惯了婆婆见天的往外跑,横竖现在孩子们都大了,瞧着别人家婆婆和媳妇儿天天闹矛盾,她婆婆这样的做派挺好的,活多活少没啥大不了的,就怕老人家仗着辈分整日里作幺。

    等一大家子人都坐下来了,丁家儿媳才随口问了两句:“妈,你是去通知腰鼓队节目那事儿吧?这不还挺早的吗?”

    “早做好早了事,不然有个事儿搁在我心上,我是干啥都惦记着。”丁老太太尝了两口菜,当下满口子赞赏,夸儿媳妇儿的手艺好,又让大孙子小孙子都多吃点儿,一个在医院上班忙得很,另一个干脆是临近高考,可不得多增加点儿营养吗?

    中午饭桌上正好有俩大鸡腿,丁老太太不偏不倚的给俩孙子挟了去,又把俩鸡翅膀给儿媳妇儿,自个儿挟了几块好嚼的慢慢吃,还不忘对眼巴巴瞅着自己的儿子说:“看我干啥?你也吃啊,这鸡头鸡屁股,都是留给你的。”

    不得不说,丁老太太之所以能跟赵红英在短时间成为了好闺蜜,就跟失散多年的亲姐俩似的,是因为她俩的确有很多相似之处。旁的不说,这对待儿孙的方式真的是如出一辙。

    老丁家这边,除了年岁最小的丁家小子还在念书外,其他都是有工作的。当然,丁老太太早就已经退下来了,平日里儿孙忙活的时候,她就帮着做做饭菜收拾家务,再就是跟老姐妹们一道儿耍耍。全家上下平常都挺忙活的,中午还时常不回来,因此周末这两顿聚餐算是一周内唯二能全家碰面的机会了。

    吃着喝着,不免就闲话家常,说起了各自身边的事儿。

    丁老太太最近只关心两个事儿,大孙子的婚姻问题,以及小孙子的学业。

    考虑到小孙子离高考已经没几个月了,她就算再怎么心里急得慌,也不可能在这档口再给孩子压力的,所以眼光一瞥,就盯上了大孙子。

    “奶!奶!我知道了,咱们先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说旁的事儿。”一个眼神过来,新晋的丁医生就毛骨悚然。

    自家奶自家知道,疼孩子是真疼,完了坑起儿孙来也是往死里坑,一想到自己从京医大毕业后这大半年里,已经被迫相看了十几个姑娘,就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要不是怕他爸抄起板凳削他,他老早就溜之大吉了。

    “噗……”丁家二小子是个淘气的,见亲哥被亲奶逼成这样,非但丝毫不同情,还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来,哪怕紧接着被亲哥丢了好几个大白眼,他也依然没打算收敛。

    “你就嘚瑟吧,以后也有你受的!”

    “哥,我现在才念高中,等回头考上大学,还得再念四年。就算毕业后不打算继续念了,最起码这几年肯定没事儿。倒是你……”淘小子凑到他哥耳边,半是调侃半是威胁的道,“催婚算个啥?怕是等你结了婚,奶她还得催生呢。”

    丁医生:……………………

    尽管丁老太太没听到小孙子最后那两句话,可她还是成功的接了腔:“大孙子哟,你啥时候才能叫奶抱上曾孙子?我给你说,今个儿我去了宋老太那屋儿,正好瞧见了她那小孙女也在家。我跟你说过没?宋家那小姑娘念的是京大,大四了,就快毕业了。”

    “人还没毕业呢,这也能叫你给惦记上?”丁医生很是崩溃,托他奶的福,他在医院都出名了,谁让他奶原先是他们医院的老护士长呢?干了几十年了,退休以后还因为人手不足又被医院返聘了回去,上上下下都熟,要不是真的干不动了,只怕他奶还能继续发挥余热。

    可也正是因为他奶在医院的人缘太好了,这直接导致了他一进医院就受到了热烈欢迎,连院长都拍着他的肩膀说,一定会给他介绍个好姑娘的。

    这不是造孽吗?!

    “你弟弟没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丁老太太突然来了气,恼火的瞪着大孙子。

    莫名被瞪了一眼的丁医生满脸的茫然,还扭头看了眼埋头苦吃的亲弟弟,下意识的说道:“咋了?我知道他要高考了,他成绩比我那会儿都好,有啥好担心的?不然,回头我再关心关心他?”

    “谁让你关心他了?你想想,他没多久就要高考了,老宋家那小姑娘不也马上就可以大学毕业了?”

    噗——

    丁家小子差点儿没直接呛死过去,急吼吼的扒拉了两口饭,赶紧放下碗筷:“我吃饱了,你们继续,我回屋复习功课去了。”再待下去,他怕自己忍不住放声大笑,回头他哥一准儿揍他。

    “去吧,认真复习,熬过这一段就好了。”丁老太太笑眯眯的目送小孙子走出堂屋的门,扭头又盯着大孙子开启了洗脑式的教育。

    ——你以为你还年轻?大学念了五年,这工作又快一年了,你不小了,三十而立,离而立之年也没多久了!

    ——没毕业就叫小?也没让你立马跟人姑娘结婚,先处着不成吗?拿出点儿你爷、你爸当年的气势来,想要处对象可不能闲坐着等人家送上门来。当初你爸啊,追你妈的时候忒不要脸面了,还偷拿了你爷特地给我买的纱巾送给你妈!

    ——不小了,要抓紧了,再不赶紧着点儿,好姑娘就都嫁出去了。你以为你是男孩子就等得住,人家那是模样好、工作好、家里条件好,多等两年也没啥,你说你有啥好的?医生听着体面,我还能不知道有多辛苦?趁年轻赶紧骗一个回家,老了看谁理你!

    等丁医生从他奶手里成功逃生之时,已经过去了整整三个小时。这期间,不单他那没良心的弟弟第一个跑掉了,连带他亲爸亲妈也跟着溜了,徒留他一人在屋里饱受摧残,最后还不得不答应往老宋家去一趟。

    “乖,理由我都帮你想好了,就说上午奶忘了说彩排的时间,劳动节正式上台演出,前头还有两次彩排,我把时间地点跟你说一说,你记得牢一点儿……”

    丁医生很崩溃,可再崩溃那也是他亲奶,想起小时候爸妈忙于工作,他奶是护士长,倒班制的,为了他们俩兄弟,抢着上夜班,这样才能在白天多点儿时间照看他们。

    记下了他奶的话,丁医生摇头叹气的出了门,想着就算最终不怎么合适,起码还得给他奶这个面子,先处处看。至于为啥不干脆利索的给俩人牵线搭桥,这个他也能理解,无非就是他这人不擅长跟女孩子相处,真要是把话给说开了,他能尴尬到一个字都挤不出来,反而不说明白先当朋友处着,起码不会冷场。

    ……

    老宋家。

    吃过午饭,喜宝让她奶歇会儿,自个儿撩起袖子开始收拾饭桌洗涮碗筷。原本她奶不乐意来着,总觉得自个儿又不是到了不能动弹的时候,就这点活儿,何必呢?可无奈拗不过喜宝,再说了,别看喜宝的情商低得吓人,可她手脚麻利得很,才说了三两句话,她已经把饭桌收拾干净了,端起盘子碟子去水龙头底下洗了。

    赵红英见拦不住,索性也就不拦着了:“要说现在的日子就是好啊,以前睁眼第一件事儿就是去井边打水。井水还只能吃喝,洗衣服、洗碗筷都得去河边,平常还成,摊上大热天和大冷天,那可真是遭罪哟!”

    喜宝笑嘻嘻的边洗边说:“现在有水龙头了,可不是方便多了吗?咱们家啥电器都有了,洗衣服也可以用洗衣机了,说不定等以后洗碗都有机器了呢。”

    “可把你们这些小年轻给惯的,洗这三五个碗盘的,还要个机器?那叫个啥名儿呢?洗碗机?”赵红英在院子里渡步消食,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喜宝搭着话。

    “我看成,就叫这个好了,跟洗衣机一样,一听就明白是干啥的。”

    “那以后是不是还得出个洗菜机?最好再来个烧饭机,把生的饭菜往里头一搁,回头拿出来就熟了。”赵红英忍不住吐槽道,“还有那啥,扫地机也该有,连屋子都不用收拾了。顶好回头家里一堆的这个机那个机,啥都不用干了。”

    “对对对,那样最好了,奶就可以啥都不用干,就待家里享福喽!”

    “享福?别闲出一身毛病来,要我看,只要别下地干活,旁的啥活儿都轻省得很。唉,宝你大概是忘记了,以前咱们家里日子苦哦,大人和半大孩子都要下地干活,干得多不说,回头分粮食还就那么一点点,一天三百六十五天,能有三百天都在挨饿。”

    想起以前的事儿,赵红英就忍不住叹气,那时候谁能想到现在还能过上这种好日子呢?以前大米饭、细白面一年到头能吃上一两回就成了,现在敞开肚子吃也吃不完,还有鸡鸭鱼肉,啥都有。

    当然喽,其实也不是家家户户都这样,到底还是得看个人本事的。像老宋家,大房二房都出了能挣钱的,老四是本人能赚钱,他那工资,跟强子和大伟这种生意人是不能比,可单就吃好喝好那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老宋家已经超过温饱线很远了,就连人在乡下的三房一家子,因为起房子没掏钱,家用电器备了个全,不需要赡养老人,外加还有个小卖部赚零花,再有就是老宋头和赵红英的户口没有迁走,他俩的地都交给了三房来种。

    总得来说,家里人的日子都过得相当不错,连带亲朋好友家业已经不同往昔了。

    那头,喜宝洗好了碗筷,正举着沥干,听得赵红英那连声感概,笑着接口道:“这日子可不是越过越好的吗?奶,你就好好的享福吧,也不用担心往后没事儿做了闲得发慌,你看咱们国家这两年,文化事业发展得多好啊,就不说电影院、舞厅那些地儿了,单就是电视机,最早就一个台,现在你瞧,都有七八个台了。”

    “照你这么说,往后咱们就啥都不干,坐在沙发上瞅着电视消磨一天?”赵红英代入自己想了想,赶忙摇了摇头。

    电视这玩意儿吧,一开始是蛮新鲜的,看久了也就那样。尤其家里还有个不消停的兔崽子,弄得她现在一看电视,脑子里就浮现起各种牛鬼蛇神,还是少看几眼安生点儿吧。

    喜宝把碗筷沥干后,就拿到了厨房的橱柜里搁好,出来时正好看到她奶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顿时忍不住笑出了声:“没说一直盯着电视瞧呢,奶你想想看,以前有腰鼓队吗?大街小巷有那么多卖东西的铺面吗?还有皇宫、长城那边,有那么多闲来无事去晃悠的人吗?这不都是闲出来的吗?”

    赵红英想了想,还真是:“对呀,没事儿干了咱们才会想着去逛街、去到处耍。”顿了顿,她又很是纠结的瞅了喜宝一眼,嘴上是没说啥,心里头却忍不住叹气。

    她的宝哟,瞧着是一副聪明相,脑子也的确是挺活络的,咋就单单对找对象这事儿一直不开窍呢?

    早先赵红英就盘算了好几回,几乎是每回一想起来就不由的叹息,搁在几年前,她还能自我安慰,孩子还小,不懂这些事儿也是正常的,等以后长大了会好的。

    现在想想……

    三岁看到老啊!!

    傻的依旧傻,聪明也照样继续聪明,就喜宝把聪明劲儿全都用到了读书上头,完全不开窍。偏生,这又不能打又不能骂的,愁得她做梦都想看到自家宝开了窍。

    喜宝毫无察觉,见她奶叹气,还以为又在想着早些年的苦日子,因为知道她奶的好些亲人都是死在灾荒年间的,好不容易活下来的也被鬼子害了,只留了个舅爷爷赵满仓。

    生怕她奶又难过上了,喜宝忙解了围裙搁在窗台上,急急的走到她奶身边,挽着胳膊说:“奶,今个儿天气那么好,爷都出门遛弯儿了,咱们也出去逛逛?”

    “有啥要买的东西不?”赵红英问。

    “我什么都不缺。”喜宝是真的不缺东西,她对于物质生活的要求其实不高,当然这也许是因为家里疼爱她的人太多了,很多东西都不需要她去思考,家里人就早早的帮她备齐了。唯一最爱的书籍吧,她是不可能带着她奶去逛书店的,哪怕不知道原因,她也明白她奶不怎么喜欢书店。

    也因此,喜宝只道:“咱们随便逛逛,要是有什么看得上眼的,再买也不迟。再不然,往南卉路大菜场瞧瞧?”

    “这个好!也不用坐车,溜达过去就好。”

    比起那些服装店、精品店,赵红英明显更喜欢逛菜场。他们家附近倒是有个小菜场,像鸡鸭鱼肉、鸡蛋蔬菜等一些常见菜色基本上都有。平日里,赵红英跟老姐妹们去的也是这边的小菜场,有时候连菜场都不用进,外头摆摊的也有不少,价钱便宜不说,瞧着还特别新鲜。不过,要是想买点儿好东西,那就得碰运气了。

    喜宝口中的那个南卉路大菜场,是年前刚建好不久的,跟他们家附近这个主要以周边菜农为主的小菜场不同,那边几乎都是二道贩子。

    二道贩子不讨喜,可架不住人家品种全、数量多啊!

    “回头瞧瞧有没有小羊排,牛肉也好,那些比鸡鸭更补人。”赵红英一瞬间就忘掉了方才还在念叨前些年吃不饱饭的事儿,嘀嘀咕咕的说着待会儿要买点儿啥。

    喜宝就是个奶宝,有奶万事足,甭管她奶说了啥,她都是一叠声的“好好好”。

    揣着小钱包、拎上菜篮子,喜宝完全不管自个儿这一身由春梅搭配出来的时兴打扮有多不配菜篮子,愣是高高兴兴的挽上她奶出门去了。

    她们祖孙俩出门的时间还挺早的,也就是午饭后不到一个小时,这个点,丁家那头刚吃完饭不久,丁医生正在遭受亲奶的洗脑式摧残教育。

    从胡同口离开后,祖孙俩一面说着体己话一面往南卉路那头溜达,一直等到了目的地,也不过才下午一点半多点儿。

    这个点,菜场很是安静,毕竟最闹腾的时间应该是上午八点左右。不过,这边是二道贩子集中的地方,因为瞧着十之八.九的摊位上都是有人的,且一眼看过去,品种相当得齐全。

    “日子过得好了,我家那闺女还作幺,说啥不吃猪油,非得吃那个啥花生油?这不是瞎折腾吗?老板,咋的这个花生油卖得比猪油还贵?有这个钱,我买两大块猪板油回去炸,不成吗?”

    “那你可得回家问问你闺女成不成,反正这花生油就这个价,不然瞧瞧这个大豆油?”

    “真是好好的日子不过,把她给惯的!行吧行吧,我就要这个,两斤的。”

    “来这边瞧瞧!新鲜的鲫鱼哟,今个儿早上刚运来的,还活蹦乱跳的呢!称两条回去熬汤喝,保准补身子!”

    “……”

    菜市场永远都是最热闹的地儿,也是最充满人气的,哪怕半下午过来,也依然闹腾得很。

    因着赵红英的缘故,喜宝也很喜欢这种气氛,横竖她俩不着急,走走停停,这个摊位上瞧瞧,那个摊位上问问。别看前些年把二道贩子打到了尘埃里,可事实上人家二道贩子就是比菜农更会做买卖,一张脸笑得菊花开,大姐大妹子的叫着,买鱼还能帮着杀干净了,买只活鸡也能帮着宰了,虽说价格确实比菜农贵了点儿,却架不住省心省力。

    喜宝的心情挺好的,就是赵红英在一阵买买买后,还是忍不住叹气。

    大好青春年华的姑娘家啊!不跟着男朋友去逛卖衣服的店,咋就偏偏喜欢跟她这个老婆子逛菜市场呢?这可咋整儿哟!

    不提人在归途中的祖孙俩,老宋家门口也有人犯了愁。

    “今个儿喜宝不是放假吗?你不是跟我说,喜宝她这周回家吗?人呢?去哪儿了?她不见了,连奶都没在家!”

    “所以喜宝上午肯定回家了,不然奶咋会出门的?她中午以后都不带往外头逛的,要逛也是大清早就出门。”

    “那现在呢?咱们就这样吃了个闭门羹?早知道就应该先给家里打个电话的。唉,等着呗!”

    “等!”

    春芳和春梅俩你一言我一语,刚开始还挺有形象的站在院门口,到了后面,瞅瞅周遭也没啥人,索性放飞了自我,俩人都坐到了院门口的石阶上,排排坐托腮帮,俏似的脸上是近乎一模一样的迷茫和委屈。

    可不是得委屈吗?

    年后,宋菊花张罗着要开分店,忙得不得了,加上现在流行夜市,虽说所谓的夜市最晚也不会超过晚上九点,可因为那会儿公交车都停了,哪怕她俩会骑自行车,这大半夜的吓不吓人?时间久了,她俩索性就搬了出去,横竖店面房后面就是住人的院子,其他打工小妹能住,她俩也能。

    宋菊花倒是挺支持的,她自从当上了买卖人后,就跟上,瘾了一样,沉迷赚钱不可自拔。而她也明白,赚钱,尤其是赚大钱都很辛苦,假如连住个集体宿舍都受不了,往后咋办?她还盼着俩侄女都立起来,到时候设计服装、开自家的服装厂、再经销一条龙……

    于是,这俩姑娘就不回家了,只有春梅因为要找喜宝拿书单的缘故,往京大跑了两趟。

    也就是今个儿了,她俩好不容易抽出空来,想回家瞧瞧,先看爹妈再瞧爷奶。结果,万万没想到啊……

    两人的爹妈全不在家,爷奶这边也是冷冷清清。

    “小白菜呀,地里黄呀……”

    “别唱这个!小心被二婶揍!”

    春芳刚起了个头,就被春梅毫不客气的怼了回去,她噎了一下,果断的改口唱起了别的:“没有花儿香没有树儿高,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

    “这个好,咱们一起唱,重新开始!”

    ……

    丁医生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形。

    多难忘的经历啊,直到几十年以后,他都没法把这一幕从脑海里抹去。

    他们这一片都是四合院,附近两条胡同因为在一开始就被国家征收了,哪怕后来又都分拨了下去,总得来说还算是保存得挺完好的,最多也就是在院子里搭个棚儿,从外头看,高墙大门依旧格外的气派。

    老宋家这个四合院,原先瞧着挺一般的,不过等后来被宋卫军买下后,因为本人没工夫收拾,就交给了强子他们去折腾。强子本来就能来事儿,非但把院里院外都仔细捯饬了一遍,还特地寻了些旧物来修缮。

    反正好一番捯饬后,再看这个四合院,愣是格外得古色古香,仿佛并未遭到过那些可怕的年岁。

    而这会儿,老宋家那大木头院门外的石阶上,两个面容姣好的大姑娘,一水的最时兴装扮,头发还烫了点儿小卷,耳垂上挂着珍珠耳钉,手腕上戴着精巧的女士腕表,肩上还有皮制的小挎包,脚上蹬了小牛皮鞋,要多时髦有多时髦。

    唯一有点儿不和谐的是,她俩特别没形象的坐在石阶上,嘴里还齐声唱着前年播出的那部电影《芳草心》的插曲《小草》。

    阳春三月,而这会儿又是三月下旬了,在微微春风下,瞅着这违和的一幕,听着这悲伤中又透着真正逗趣的歌声,丁医生一个没忍住,直接笑出了声儿。

    春梅和春芳:……………………

    “咳咳,你们继续,我、我路过。”丁医生见俩姑娘瞬间停了歌声瞪圆了眼睛看向自己,忙扯了个借口,想立马溜之大吉。关键时刻,他忽的想起了他奶对他的殷切叮嘱,这假如光是相亲这个事儿没成,他奶倒不至于把他咋样,毕竟已经失败那么多回了,可要是连带个话都没成,保不准他奶以为他是故意撂摊子不干,那后果就说不准了。

    隔着三五米的距离,丁医生正在做着人生当中最艰难的抉择,而春梅和春芳也慌慌张张的起身整了整衣服。

    “那个……这里是宋老太家吗?我奶让我给宋老太带个话。”见俩姑娘闷闷的点了点头,丁医生赶紧把要传达的话给说了,完了才算是长出了一口气,赶紧转身走人,免得多留一刻多一分尴尬。

    好巧不巧的,这档口,喜宝和赵红英拎着菜篮子回来了。

    “二姐,芳姐!你俩咋来了?”喜宝对于周遭气氛的感知度几乎为零,因此只高高兴兴的奔上前去,“我和奶去了一趟南卉路那个大菜市场,你俩啥时候来的?等急了吧?咦,这是谁?”

    “傻乎乎的不知道先打个电话回来问问,活该等在门口吃冷风。”赵红英先是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听到了喜宝那话后,才发现旁边还有一人,“你不是那个谁……”

    迟疑了一下,赵红英忽的一拍脑门:“丁大姐家的大孙子!对不对?她给我看过你的照片,毕业照!她还跟我说,你这孩子打小就特别聪明,就是一点不好,特黏人,不肯上托儿所,八岁上小学还嗷嗷的哭,哭了有半拉月才总算消停了。”

    丁医生被镇住了,他完全没想到赵红英记性那么好,只看一眼毕业照就能认出本人,毕竟想也知道照片和真人差别挺大的,更别提他都毕业近一年光景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他小看了他奶。

    你说你让去追人家小孙女,咋就不能帮着多说两句好话呢?没好话也不要紧,上赶着埋汰他啊?幸好,没把他六岁还尿床的事儿给说出来。

    “你奶还说呀,你六岁那会儿……”

    “宋老太!宋老太,是这样的,我奶上午不是来找过您吗?她这两天东跑西跑的给忙糊涂了,忘了告诉您正式开演之前还有两回彩排,这不叫我过来给您说一声。”

    眼见大事不妙,丁医生赶紧叫停,他现在已经彻底歇了追求人家孙女的事儿,可完全没打算在陌生女孩跟前把自个儿的老底给掀了。

    赵红英倒是没觉察到他有这样的小心思,在她们这种老太太看来,别说大孙子小孙子的那些糗事儿了,哪怕是已经四十好几的儿子也是想埋汰就埋汰。

    小孩子要啥面子?你说你大了?哦不,在老太太眼里,儿子孙子都是永远长不大的小孩子。

    “来来,进来说。”赵红英往兜里一掏,拿钥匙准备开门,还不忘对堵着大门的春梅和春芳说,“你俩起开!边儿玩去!”

    丁医生真的不想进去,尤其那个刚才唱歌唱得最投入最起劲儿的姑娘,这会儿正拿眼角瞥他,哪怕只是随便一瞥,他都能感受到浓浓的崩溃,只能在心里暗道对不住他奶了,没可能了。

    “宋老太,宋奶奶,我这话也传到了……”

    “来者都是客啊,别看我是个农村老太婆,道理我还是懂的,今个儿不是周末吗?来来,进来坐,跟我慢慢说。”

    说话间,院门已经打开了,赵红英的气势太强,三言两语下去后,丁医生就被忽悠进了院子,身后跟着姐仨。

    “喜宝!菜篮子给我,我拿去厨房!”春梅伸手一把抢过了喜宝手里的菜篮子,就跟屁股后头有人在追一样,“嗖”的一下蹿进了厨房里,还不忘快速关上了门。

    后头的春芳只稍微慢了那么一步,就丧失了这么好的躲避机会,气得她直跺脚:“跑那么快干啥?就你跑得快!”

    “芳芳姐,咱们家的人跑得都挺快的,奶就……哦,跑得最快的是臭蛋,奶第二,我哥跑得也快,从他那屋跑到堂屋,只用了三步就到了。”喜宝先是一本正经的帮她二姐解释着,而后则是干脆拉上春芳,有意无意的阻止她往堂屋去。

    春芳完全没发现喜宝的小动作,只木着一张脸看着自家小堂妹,半晌才“哦”了一声:“知道了。”

    另一边,赵红英已经在喊拿茶叶倒热水了。

    “我来!”没等春芳动弹,喜宝就抢先一步去了厨房,留下春芳绝望的戳在院子里,只觉得今个儿不宜出门。

    喜宝进了厨房,垫着脚尖从橱柜的最上层抽屉里翻出了茶叶罐子,撮了一把茶叶丢进去,倒了满满一缸子热水,在春梅目瞪口呆的注视下,小心翼翼的端去了堂屋。

    这档口,春芳也借机躲进了厨房里,怨念的看了春梅一眼,没想到正好看到春梅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当即就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你这是咋了?”

    “奶让喜宝泡茶?”见春芳点了点头,春梅还是不敢置信,“她……喜宝她刚才从那头的碗柜里找了个特大号的茶缸子。对,就是四叔部队上发的那种茶缸子,一缸子能去了大半热水瓶的,她给满上了!”

    春芳没注意到这个情况,闻言艰难的咽了咽口水:“没事儿,谁也不会把喝茶当真的,兴许喝两口就得了。”

    “可她丢了一把茶叶进去……”春梅不由的感概道,“真是我的好妹妹啊!她这倒的是茶水,还是泡的紫菜汤?啊!我想起来了,好像是大哥说的!”

    “啥玩意儿?”

    “你不记得了?很早以前,还是大姐刚嫁人那会儿,他不是说了吗?敢上门娶他妹妹的,都不要客气!”

    春芳沉默了半晌,紧接着换上了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完蛋了,喜宝不会认为他是咱们俩带回来的吧?只是刚巧碰上了而已!”

    比起春芳,春梅更绝望:“重点真的是喜宝吗?她一个小孩儿能干啥?最多也就是背地里使使坏。关键是奶好不?完了,咱们完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