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第14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45章 第14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回到七零年代山村名医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不死佣兵娱乐圈有个郁大厨     第145章

    头一次, 喜宝感受到了传媒的威力。

    她不是前两年奥运会那样的大幅照片中的配角, 也不是新闻联播里一闪而过的背景,而是实打实的上了电视。哪怕在整个谈话节目过程中,她其实统共也没说过几句话, 后期剪辑之后更是只剩下了寥寥几句。可就算这样, 她还是红了。

    “宋言蹊!我在电视上面看到你了!”

    “对对!就是那个《今晚有约》!还有你哥你妈你奶!话说回来,咋你们家四个人四种长相呢?感觉谁跟谁都不大相像。”

    “天, 那个‘黑子哥’、‘宋卫军’的扮演者真的是你哥哥吗?亲哥哥?双胞胎哥哥?你爹妈可真是有够对不住他的, 把你生得那么好看,他……还好还好,我看他对你挺好的。”

    “你来, 跟咱们说说嘛!”

    “……”

    喜宝一脸的懵圈,她才刚打开宿舍门, 本以为今个儿是报道的第一天, 自个儿一定又是头一个到校的,哪怕不是第一个,也该是前头几个。万万没想到, 宿舍门一打开, 她愕然发现自个儿好像是最后一个。再仔细一看,哦,王丹虹不在, 那她就是倒数第二个到校的。

    见喜宝还没回过神来, 刘晓露仗着平日里比较熟悉, 抢着把她拉过来, 其他舍友也帮着她拿包,暂时先搁在了宿舍里的大木桌上,争先恐后的抛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大学宿舍的隔音很一般,她们这边闹出了那么大的动静,直接导致相邻的两个宿舍纷纷打开门,捧着热水袋的,端着茶缸子的,都跑了过来。

    “我、我是不是记错时间了?其实今个儿不是报道第一天?”喜宝不禁有些自我怀疑了,以往开学肯定没那么热闹来着,有时候到了晚上都不一定能全部到齐,而这会儿,才上午九点不到。

    “没记错,这不是最后一个学期了,辅导员还有些事儿要说,能提前回来的,就都赶回来了。”刘晓露把喜宝挡在身后,一副老母鸡护犊子的模样,“你们别急,好歹也得让咱们同宿舍的先赶个先,回头再跟你们说。”

    “你们一个宿舍的,啥时候问不是问?就不能先叫咱们说几句吗?”隔壁宿舍的女同学笑着抢话道。

    都是同一层的,还全都是外国语系的同届生,哪怕分属于不同的科系,这都三年半光景了,怎么着也混了个眼熟。兴许早几年刚入学那阵子,还有人被喜宝那高冷女神的外表所蒙蔽,可到了如今,大家伙儿基本上都知道这姑娘只是外表高冷,内心整一个缺心眼儿了得。

    同宿舍的六个女生,隔壁两个宿舍也来七八人,十来个人把喜宝围在中间,弄得她两眼发直,最后不得不举手投降,让她们挨个儿发问。

    其实,大家伙儿问的也简单,甚至有些并不是真的好奇,而是看了电视以后,忍不住跑过来瞻仰真人。

    当然这里头也确实有那么一两个心怀叵测的人,想着喜宝大一冬日里那会儿,她爸开着军车过来瞧她,那会儿她也被问出了些许家庭情况来,不过照如今看来,必然是掺了假的。

    心眼好的觉得编排几句谎话也没啥,再说过继这事儿总归有些不太能说得出去,联想到她爸为国家奉献了一切,完全可以包容理解的,可这里头肯定也有人不那么想,在凑热闹围观了一阵后,当面没说啥,转个身儿却又扯出了闲话来。

    喜宝从九点不到,被围观到将近十一点,好不容易送走了隔壁宿舍的,又被同宿舍的缠着一起去食堂吃饭。无奈之下,喜宝只得先把包袱囫囵放到柜子里,又拿了饭缸子和上学期用剩下的饭菜票,这才跟着舍友们出了门。

    到底是刚开学,还是大冬天的,学校里普遍给人一种冷冷清清的感觉,全然没有往昔的热闹非凡。

    一群女学生从宿舍楼里走出来,刚开始还叽叽喳喳的没完,等走到了林荫道上,却瞬间住了嘴。没法子呀,太冷了,不单没了说话的兴趣,脚步都快了不少,急吼吼的往食堂里冲。

    尽管这会儿才刚十一点,食堂倒是已经开了,就是统共也没几个窗口,几乎所有卖炒菜的窗口都关了,开的那几个不是卖面条、馄饨、饺子的,就是各种汤汤水水的,对了,还有卖包子、馒头、烧饼的。

    “你们吃什么?咱们分开排吧。”

    “吃点面条吧,大师傅不在,汤面起码不会坑人。”

    “我去胡辣汤那头排队……”

    呼啦啦的来,又呼啦啦的走,等喜宝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被刘晓露塞到了肉夹馍的队伍里。好在她也不挑食,有啥吃啥,再说肉夹馍的味道也不错。

    等几人再度汇合时,各自手里都有了吃食,喜宝打了一缸子的胡辣汤,配上一个肉夹馍,热腾腾的吃得很是欢快,且边吃边听舍友们热烈的讨论着。

    还有最后一个学期了,考虑到大多数人都会提前去单位实习,等于这才刚开学,就差不多面临着分别了。再往后,像呼朋唤友的去食堂、去开水房、去上课这些原本很平常的事情,就变得遥远而不可及了。也就喜宝这种不太容易感伤的人了,其他人无一不早早的感性上了。

    “总感觉咱们这才刚入学没多久,怎么说毕业就毕业了?”

    “还没毕业呢,你着啥急?”

    “差不多了,咱们宿舍除了宋言蹊之外,还有人要继续考学吗?应该没有吧?”

    几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的,全然没了刚才在宿舍里八卦喜宝家里人的欢快,有的全是浓浓的感伤。有时候就是这样,在一起的时候完全不觉得有什么,可临近分别,那些负面情绪却一下子都涌了出来。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她们这一批大学生,都是由国家分配到本市各个央企国企、事业单位的,总得来说,还是在同一个城市的。

    喜宝淡定的喝着胡辣汤,吃着肉夹馍,心里头虽然也有小小的不舍,可仔细一想,怎么说离正式毕业还有一整个学期呢,不着急。又见她们确实有些难过,她认真的想了想,决定开口安慰一下相处了三年半的舍友们。

    “不是还有毕业论文、毕业答辩吗?其实也不是马上就要分开。”

    这句话一出口,刚才还伤感满满的舍友们瞬间就收了口,同时目光齐刷刷的投向了喜宝,哪怕她们六个模样均不同,至少在此时此刻,所有人脸上的表情都是一模一样的。

    ——你是认真的吗?

    喜宝当然是认真的,她很认真的在开解劝慰舍友们,就是太认真了,在人家忙着伤春悲秋之际,她愣是抛却了所有的感情,直不愣登的提出了毕业论文和毕业答辩。

    面对喜宝诚意满满的脸庞,刘晓露第一个败下阵来:“宋言蹊,我现在真的恳请老天爷让你考上研究生,单位可不是学校,你这个性子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学校一辈子吧。”

    “对,你记得读完研究生继续往下读,咱们国家还是很需要科研型人才的,我看你特别合适。”

    “读研读博,然后你就申请留校当老师好了,挺好的,反正教授、领导们都喜欢你这个性子,至于学生们……”

    一想到喜宝看似松泛实则较真的性子,让她当老师估计会造成学生们的噩梦。譬如,人家讨论周末去哪里玩,她能给出去国家大图书馆这种良心建议;又或者,临近期末埋首苦读没工夫谈恋爱时,她一定会真诚的鼓励谈恋爱没用,沉迷读书才是正道。

    刘晓露被自己脑补的情况吓得一个哆嗦,不由的庆幸她跟喜宝是同学,这要是再晚几年,估计……

    “宋言蹊,你得答应我,一定要好好念下去,然后留校当老师!到时候,我弟弟高考了,我一定要逼着他报考京大,你帮我逼死他!”刘晓露突然醒悟,她自个儿是不愿意给喜宝当学生,她弟弟可以啊!

    喜宝还真点了点头:“我努力吧。”

    “哦不,需要努力的人应该是我弟弟。”刘晓露对喜宝特别有信心,假如今个儿喜宝的目标是升官发财,那她肯定劝说趁早放弃得了,可如果是继续进学考研考博留校等等,绝对没问题。

    另外几人也纷纷表示赞同,就喜宝这性子,进社会以后,不是她被人逼死,就是她把人逼死。还是学校好,毕竟学校里脾气古怪的老教授也不少,相对而言,喜宝至少模样讨喜,就算哪天一句话把学生噎死了,对方应该也会选择忍气吞声的。

    喜宝看看这个,瞧瞧那个,默默的低头继续吃午饭。

    新学期就这样开始了。

    既是新学期,也是喜宝这一届本科生待在学校的最后一个学期了。好在,除了那些淡淡的离别愁绪外,更多的则是意气风发。这两年,有些学校已经没了国家分配指标,就算有,数量少质量低,唯独京大这边,年年临近毕业都有不少的单位哭着求着要人才,给解决户口、包分配房子、各种福利诚意满满。

    在这样的大前提下,不少同学都率先签定了意向书,包袱款款跑去单位实习了。

    开学不到一周,宿舍楼就空了一半。

    也就是这个时候,王丹虹背着行囊姗姗来迟。

    京大虽然比京电那头校规森严得多,不过也还是很讲究人情的,王丹虹年年都得优秀,二等三等奖学金从不落空,要不是有喜宝这座大山压在头上,她兴许还能冲击一把一等奖学金。就算有喜宝在,她也依然是外国语系的优秀学生,因此请个假并不算太难。

    她回宿舍的时候,里头就喜宝一个,其他人不是已经去了单位实习,就是忙着提前将这学期的功课完成,唯独喜宝不紧不慢的接了翻译任务,坐在书桌前,认认真真的边打草稿边翻译文献,手边放着一杯泛着热气的糖水,以及一本已经被磨损得很厉害的牛津大字典。

    “我回来了。”

    “我也打算要考研。”

    王丹虹一回宿舍就放了个大炸.弹,可惜她面对的是碰上啥事儿都没啥太大反应的喜宝,预期的惊讶完全没有出现,喜宝在愣了两三秒后,面露喜悦的道:“好,我可以把复习资料跟你分享!”

    说着,喜宝起身离开书桌,拿钥匙开了衣柜的锁。才刚开学没多久,她就带了两身厚衣服作为替换,其他的都搁在小院里。所以,对于其他学生而言小得可怜的衣柜,对她来说却是措措有余了。

    她的衣柜里,大半个都是搁了书本、试卷等复习资料。

    王丹虹:……………………我真是谢谢你了。

    没有预想之中的刨根究底,这让一路上做了不少心理建设的王丹虹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她想了不少说辞,也准备好了应对舍友们、同学们的问候,结果到了喜宝这边,除了被分享了一脸复习资料外,啥都没有。

    等把行李都归置好后,王丹虹还是没忍住问出了心里的狐疑:“你就不好奇我为啥突然放弃工作,回学校考研了吗?”

    “因为考研比工作好呀。”喜宝很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我乡下三婶还让我堂弟考京大呢,她那人没读过书,也知道继续进学比种地、比上班更好。”

    这个回答,王丹虹表示无法接话。

    幸好,喜宝的好奇心真的很微弱,见王丹虹又忙活去了,她就顺势回到了书桌前,继续看她的原文书。

    等王丹虹从纷扰的思绪中理顺出来时,就看到喜宝又已经翻译了好几页,草稿纸上满满都是华丽的外文,一旁那本厚厚的字典也被稍稍挪了点儿位置。

    阳光、窗台、书桌、原文书、字典,以及端坐在桌前的美人儿,整体如同一幅淡雅的画,看得人一时间心神恍惚。

    “其实,做个简单的人挺好的。”王丹虹低声喃喃自语了一句,转身提了热水瓶出了宿舍门。

    已经开始一周了,又是大冬天的,开水房早已恢复了一日三次的开放频率。王丹虹掐的时间还挺准的,刚过去没多久,就开始打水了,就是有些人来得比她更早,她排在约莫十来人开外。

    就听得前头有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话,这也是常有的事儿,毕竟排队等候的时间感觉特别慢,闲聊唠嗑自然是打发时间最好的办法,毕竟就算是在学霸云集的京大,也不可能尽出像喜宝这种满眼都是学问的奇葩。

    可听着听着,王丹虹就觉得不对劲儿了。

    “……可不是满嘴跑火车吗?说啥爹妈非要把她给过继了,还不是她看着那头有钱有势的,上赶着贴上去?不然家里六个孩子,怎么就非把她给过继了?”

    “只听说过过继男孩的,没听说过继女孩的。我也不是重男轻女,可你们想想,过继这个风俗都是哪年的老黄历了?既然要过继,那为什么不干脆过继个男孩?那个宋言蹊,不是还有个比她小了一两岁的弟弟吗?就是那个奥运冠军宋涛。”

    “就是呀,她家里六个孩子,三男三女,她前头有哥哥姐姐,下边也有个弟弟,怎么就偏偏挑中了她?我看就是她想过上好日子,可劲儿的讨好,这才如了愿。”

    “对对,没想到她是这样的人,我还以为她真的是只知道做学问,其他都不想呢。”

    王丹虹这个寒假里经历了不少事儿,别说看电视了,她连吃饭喝水睡觉的时间都是硬生生挤出来的。所以,前头那些女生说的话,她完全不知道。不过,就算早先不知道,这会儿听了个囫囵,也大致上明白了。

    她倒不至于冲动的上去跟人理论,而是绕开前头几个女生,插队开始打水。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排队啊!”

    “你在跟我说话?哦,原来你还需要喝水的?我还以为光编排别人的是非就够你过日子了。行行,我让你,我让你还不行吗?赶紧打完水回去慢慢编排,真不知道得爱酸,才会见不得别人过好日子。”

    说完这话,王丹虹索性也不打水了,而是拿眼珠子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刚才说得最起劲儿的女生,看得人家毛骨悚然,忍不住怒道:“你插队你还有理了?再说,我刚才说的又不是你!”

    “我只是好心提醒你一句,根据咱们国家的法律,那些被授予了国家级英雄勋章的人是不能随意编排的。”王丹虹后退了两步,又抬了抬眼皮看向其他几个刚才起哄附和的女生,“我也不是法律系的,所以不大清楚这里头到底该判什么罪,不然回头你们进去了,我提壶热水去探视你们,不用谢。哦,对了,你们哪个系的,叫什么名儿?”

    几个女生面面相觑,她们也不是法律系的,所以不知道王丹虹这话到底是随口瞎掰的,还是确有其事。问题是,她们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假如不是乡下人的话,但凡是住在城里,对那黑暗的十年都是有着一定记忆的。

    当下,有人先心生害怕产生了退意:“那个……我晚上再来打水好了。”

    “我也是,不着急。”

    “晚上再来,我还有事儿。”

    不到半分钟时间,搭话附和的人已经作鸟兽散,徒留那个领头的红着眼睛瞪着王丹虹:“要你多管闲事!”撂下这话,她也紧跟着退散了,心里的愤恨虽然没消退,总觉得只是随便说两句没啥,可她也明白,很多事情都是不能较真的,再想到前几年的事儿,她不由的腿肚子打颤,赶紧先溜之大吉。

    见讨厌的人都走了,王丹虹才施施然的打了水,快步回了宿舍楼。

    回到宿舍后,里头还是只有喜宝一人,王丹虹也不卖关子,直接把刚才听到的事儿问了出来:“……我咋记得你说过你是独生女儿?因为你爸常年在部队,你打小养在你大妈身边?”

    喜宝搁下笔,认真的想了想,本来这是私事不说也罢,不过她也明白同学里头好打听的人有不少,别的不说,她们宿舍里不就有个刘晓露吗?再一个,其他舍友都知道了,确实也不差王丹虹这一个。

    当下,喜宝挑重点把事儿说了一遍。

    王丹虹听得目瞪口呆,好半晌才喃喃的开口问道:“你家六个孩子,偏就你被过继了,你不会觉得……不恼吗?”

    “我听奶的。”喜宝答得干脆,事实上当初谈到过继这个事儿时,她第一个问题就是,她奶还是她奶吗?

    在解决了这个问题后,其他的事儿那就不叫个事儿。

    “听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确实没必要钻牛角尖……”王丹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很快就把这个事儿撂开了,“不管了,过日子还得向前看,管他之前发生了啥事儿,反正我现在就一心考研!”

    “嗯,那你可以看书了,这一摞我都看完了,借给你。等一周后你看完了,记得还我。”喜宝拿手虚指了指她刚才整理出来的一摞书,大概七八本,就是每一本的厚度都比较惊人。

    王丹虹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一周能看完?”

    喜宝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扣除睡觉的八个小时,还有十六个小时。难道你看一本书需要的时间会超过十六个小时吗?”

    平心而论,这个说法是正确的,就是逻辑上面有问题,谁除了睡觉都在看书?可面对一本正经的喜宝,王丹虹迟疑了一下,也不知道出于何种心态,她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哦,我现在就看。”

    “现在是中午十二点,晚上十点熄灯,你又多了十个小时。”喜宝一脸“你赚了”的神情,高兴的说道。

    王丹虹也被带偏了,放下热水瓶,拿过最上头那本,开始认认真真的边看边做笔记。及至宿舍里的其他人回来后,她才突然想起,她的中午饭还没吃,也没来得及去辅导员那边销假,更忘了去拿这学期的课程表,还有……

    刘晓露在听完了王丹虹崩溃的哭诉后,只一脸的同情怜悯,同情她脑子坏掉了:“你为什么要听宋言蹊的话?”

    对呀,为什么呢……

    大四的第二学期,就这样彻底拉开了序幕。

    都说谣言止于智者,不过事实上,在王丹虹发飙前,哪怕学校里尽是学霸,也没有丝毫停止的迹象。倒是在她把话说开之后,考虑到自个儿将来的学业前途,那些原本热衷于讨论八卦的女生纷纷闭了嘴。

    你说过继这个风俗是封建残余?那就收养好了,总不能叫英雄为国家奉献了一切还伤了心吧?再说了,人家亲爹妈亲爷奶都愿意,关你屁事!

    也许从职位上来说,宋卫军的职位搁在京市并不算高,可他却是由上层领导推选出来的英雄楷模,别说他并未做过什么错事儿,就算真的有,请你闭嘴。

    一时间,喜宝成了同学之中禁.忌的话题,在她本人都不清楚的情况下,硬是被扣上了军二代的帽子。当然,这个说法倒是没啥大错。

    转眼,新学期已经过去了一个月。

    冬去春来,尽管只相差月余时间,整个京市的温度却仿佛一下子上升了不少。仿佛前几天还是白雪皑皑,每个人都裹得像头熊,徒然间,厚重的棉袄棉裤被脱了下来,哪怕其实还是有些冷,却也有不少爱美的姑娘抢先穿上了风衣、长裙。

    今年最流行的是毛衣配背带裙,头上戴顶遮阳帽,脚下蹬一双小牛皮鞋,再背个单肩的小挎包,要多洋气有多洋气。

    喜宝倒是不赶流行,她还挺喜欢早两年买的春装,可架不住家里有两个格外贴近时尚、天天赶时髦的姐姐。

    春梅和春芳轮流来找喜宝,不过相对的,还是春梅过来的次数多,跟喜宝一道儿逛京大的大图书馆,顺便给喜宝安利最时髦的春季潮流打扮。

    因为那档谈话节目,学校里的人基本上都知道了喜宝那特殊的身世,当然不包括真实的那部分,老宋家上下但凡是知晓内情的,都一致选择了保密,而小辈里头,除了当时就已经懂事了的强子、大伟以及许久不联系的春丽外,其他的都被蒙在鼓里。

    对了,毛头是知道的,他只是装作不知道而已。

    毛头:……我和喜宝是双胞胎,是双胞胎,是双胞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这也是没法子了,他早先一直认为,自己的长相跟喜宝一模一样,只是皮肤略黑了点儿,所以他始终都是自信满满的。可自打知道了真相后,那种绝望的感觉差点儿没逼死他。原来啊,他不止是长得黑,他还长得丑。

    为了不打击自己,他只能每天早晚做心理建设,催眠自己和喜宝就是双胞胎,长得一样,只是肤色差距略大而已。

    就是这样!!

    不过,春梅是真的不知道,毕竟喜宝就跟她差了两岁,打从她记事以来,喜宝就是管她亲妈张秀禾叫“妈”的,虽然喜宝几乎不喊宋卫国“爸”,可讲句良心话,她自个儿也不怎么喊。

    大房的六个孩子,四个亲生的个顶个的嫌弃爹妈,恨不得分分钟独立过日子。唯独俩抱来的,喜宝黏奶,臭蛋黏妈,至于当爹的宋卫国,被亲生的嫌弃,被抱养的无视,这么一想也是挺可怜的。

    不知道内情的春梅一直把喜宝当亲妹妹,在她看来,就算过继给了四叔,那不也是亲妹妹吗?以前两人隔了千里没法子,现在就不同了,开春了来送趟衣服,起风了来送双新鞋子,在赵红英完全没回过神来之际,喜宝已经全身上下都换了新。

    这直接导致等喜宝一身新的回家后,赵红英看她的眼神直勾勾的,满脸都是震惊、欣慰,乃至狂喜中带了那么一点儿不可思议。

    “宝啊,在学校好不?”

    “有没有男同学跟你搭腔啊?”

    “这身衣服不错,你自个儿买的?还是别人带你去买的?不然就是人家送的?”

    “来来,别急着收拾东西,一会儿奶帮你收拾,你先来跟奶说说,这开学都一个多月了,过得咋样啊?有啥新鲜事儿不?跟奶仔细说说。”

    喜宝完全不知道为啥她奶徒然间变得那么热情了,不过都一个月没见着她奶,她自个儿也蛮高兴的,当下撂了小包,挽着她奶的胳膊,走到堂屋坐在沙发上,开始了絮絮叨叨的聊天。

    学校一切都好,反正就算有啥不好的,喜宝自个儿也感觉不出来,毕竟那是顶尖学府,背后说闲话的兴许不少,傻不愣登的冲上门指着鼻子骂的……完全没有。

    男同学搭腔的话,有倒是有,外语系少男生,可京大并不缺男生,这年头大学生里头的性别比例还是有些大的,除非是一些特殊的专业,一般二般的专业里头,都是男生占了绝大部分的。也因此,在学校里碰上个把男生跟自个儿说话,实在是太寻常了,一点儿也不稀罕。

    还有她这身衣服……

    “送的!”喜宝美滋滋的接过赵红英给她倒的糖水,喝了一大口,这才又添了一句,“二姐送的。”

    赵红英本来把老脸都笑出了菊花来,一听后面补充的这句,好悬没瞬间变脸。幸好,她勉强撑住了,觉得大概是自个儿年纪大了,耳背了,没听清楚。

    “谁送的?什么杰?”

    “二姐送的。”

    似乎是生怕赵红英还不够绝望,喜宝捧着茶缸子,一字一顿的回答道:“就是我的春梅姐姐,二姐送我的。她开学后去学校里找了我两回,送了两身从头到脚的新衣服,就是我哥呀,我都一个月没见到他人了。”

    “你哥上军舰去了,不知道啥时候回来。”赵红英不想听到毛头的消息,更确切的说,她其实也不想听到关于春梅的消息,“咋是梅子送你的?算了算了,打扮的好看点儿也没错。”

    “嗯嗯。”喜宝连连点头附和,一副“奶说的都对”的模样。

    本来嘛,刚才那话就是赵红英自我安慰来着,见喜宝这样,她简直无奈了。再一想,搁在寻常人身上,打扮得鲜亮点儿好看点儿,肯定是有助于谈对象的,问题是,喜宝她不是寻常人。

    侧过脸瞅着自家宝“咕咚咕咚”的喝着红糖水,虽然这个举止跟文雅扯不上关系,可架不住喜宝天生丽质,哪怕一个简单的喝水举动,都透着一股子赏心悦目,叫人看着就不忍心挪开眼去。

    赵红英是没啥文化,可她也明白,自家宝嫁不出去绝对跟长相、打扮无关,毕竟再瞎的人都能看出来喜宝是个美人胚子,所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随着赵红英唉声叹气的准备午饭去了,喜宝也喝完了暖烘烘的红糖水,拎起小包回了自个儿那屋。她也没咋收拾,主要是没必要,她那屋就算已经有一个月没住人了,她奶依旧是每天进来打扫得干干净净的,再加上她就回来住一晚,统共也没带几样东西,随手往椅子上一撂,她就出了房门去厨房找她奶了。

    结果,刚走到廊下,就听到外头有人在叫门,喜宝转个身就往院门那头去了,绕过影壁,打开院门,眼前却是个上了岁数的老人,看着跟她奶差不多年岁,看打扮挺讲究的,一头银发也梳得整整齐齐,看着就是个精神的老太太。

    “你是喜宝吧?我找你奶宋老太,她在家不?”

    喜宝忙把人请了进来,不过她也没见过几回她奶的老姐妹,因此并不认识这人:“奶!奶,有人找你。”

    赵红英挥着菜刀就从厨房出来了:“咋了?哟,老丁啊,啥事儿找我?”

    丁老太太似乎早就习惯了赵红英这做派,只乐呵呵的说:“咱们那个节目通过了,劳动节那天,要上台演出!”

    “真的?那敢情好。”赵红英赶紧把菜刀放回厨房,一面招呼老姐妹进堂屋坐,一面让喜宝帮着拿茶叶泡茶。

    “不用不用,我就是来跟你说一声的。”丁老太太目光在喜宝身上打了个转儿,欣赏之情不言而喻,“倒是没想到今个儿能瞧见你这宝贝孙女,不错不错,真是不错啊,听说还是京大的高材生?我家小孙子今年也要高考了,要是能考上京大,我以后也有脸面去见我家老头子了。”

    “说啥傻话呢,你咋不知道你大孙子还是京医大毕业的呢?医生啊,多有出息!”赵红英笑着应了一声,再三挽留丁老太太多坐会儿,中午一道儿吃个饭,不过最终丁老太太还是走了。

    “我还得去其他人家支会一声,你别看时间还早,我就怕她们劳动节跟家里人一道儿出去玩,那可了不得了。我提前跟她们说一声,也好把时间空出来。”

    赵红英也不为难,索性把人送到了院门口:“那行,下回得空了咱们再聚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