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第140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40章 第140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40章

    电视台头一次尝试这种真人谈话节目, 其实制作方心里也有些没底气, 可眼瞅着全国各地传媒娱乐方面弄了个风生水起,他们作为首都电视台,怎么样都不能落人下风。

    如此这般, 新节目是上来了, 可想而知,压力也是极大的。尤其是最早策划好的关于奥运的节目没能通过, 这叫台里的工作人员愈发心慌气短, 生怕准备了那么久,却只造出了一枚哑炮,早先的准备工作全部白费了不说, 关键是电视台的名声啊!

    怀揣着紧张不安的心情,第一期节目如期开始录制, 虽说具体过程跟原先的台本有些出入, 可总得看来,现场的气氛还算热烈,看点也不少, 再加上节目是在正月里, 全国老百姓最闲的时候上映的,按理说应该能吸引不少观众。

    刚把张秀禾和喜宝送上台的工作人员小邱回到了后台,立马就有人凑上来压低声音询问:“怎么样?还可以吧?”

    小邱愣是在寒冬腊月出了一头汗, 拿袖子随意抹了一把:“就这样吧, 我看观众们看得挺投入的。”

    “那是托儿……”

    “我看他们早就忘了自个儿是托儿了, 刚才还扯着嗓门大吼着, 现场来一个,真是够了。”小邱格外的无奈,作为刚毕业才两年的大学生,他原本以为自己毕业后立马能成为台里不可或缺的一员,结果两年了,虽然不算是在打杂,可做的工作也的确不如他想象的那么重要。好在不管怎么说,总算跟了一档新节目,干得好的话,再过个一两年熬点儿资历,也该他出头了。

    外人只因为电视台的工作格外得风光,就连小邱他家里人也是,甚至他小妹不止一次的提出来,要跟他一起去电视台上班,最好也能当个明星,唱歌跳舞演戏啥的,怎么着也比去厂子里上班来得强。

    在今天以前,小邱每次听到这话都是随口敷衍过去的,有时候被他小妹缠得烦了,还曾翻脸凶过她。不过,今个儿之后他算是有主意了,一定要让小妹看看这期节目,好叫她知晓,当明星最重要的根本就不是那张脸,而是演技!

    他还沉浸在自个儿的思绪里,旁边的同事却忍不住喷笑出来,生怕出声太大影响到录制,还拿手捂住了嘴。

    “怎么了?”小邱看看同事,又伸长脖子去看台上的情况,没发现台上有什么问题,倒是现场观众们已经笑得前俯后仰,第一排的两个小年轻笑得直排大腿,瞅着眼泪都快要飙出来了。

    “那个……宋社会说,他妹妹跟他是双胞胎。”

    “啥玩意儿?”小邱满脸震惊,忙又去看台上。正好看到那个今年刚红起来的演员跟后来上台的年轻女嘉宾挨着并肩而战,同时还听到对方自信心十足的开了口。

    ——“看,我俩长得多像啊!”

    ——“妹,你说句实话,我俩像不像?”

    小邱突然觉得,同人不同命啊,他妹妹生起气来能跟他对打,而眼前这对兄妹,瞧当哥哥的这样埋汰妹妹,人家妹妹愣是给足了面子,没动手打人不说,还帮着圆场子……

    多好的妹妹啊!多好的一家人呢!

    还没等小邱感概完,他就被打脸了,只因喜宝给了毛头面子,可张秀禾才不管,直不愣登的冒出了一句“你随爹”。

    “噗哈哈哈哈……”同事捂着肚子笑趴下了,小邱本来还想关心他一下,就听到主持人已经直接进了下一环节,吓得他跟兔子一样跳了起来:“别闹了,下一环节!”

    这是主持人跳了过程,不过谁叫人家是台面上的人物,作为幕后工作人员,必须全面配合。再说主持人也很无奈,原本按着台本来,他是想让嘉宾自我介绍,然后谈一谈英雄宋卫军和演员宋社会,依着他的想法,作为家人,谈话过程中必然是以夸赞为主的。结果却是,宋社会冒出了一段不在台本上的“双胞胎”论调,偏他妹妹还是个不怎么会搭话的,宋社会说啥她就答应啥,更惨的是,他亲妈非但没帮着圆场子还二话不说直接在背后抽冷刀子……

    节目没法继续了,他只能跳过这段,把老太太请出来。回忆着最早宋社会说过,他家老太太最喜欢的就是英雄宋卫军了,所以那位应该是可以帮着夸赞,把场子给圆了吧?

    想法很不错,具体的结果如今还不明了,可他这个一跳,却把后台弄了个人仰马翻。

    幸亏啊,这是录播。

    其实,最重要的还不是因为录播,而是有了个心理缓冲,哪怕真把节目给搞砸了,总还有回旋的余地。主持人在念出了一大段台词的同时,也忙着给自己做心理建设,想着录完节目可得好好休息休息,他的心脏哟……

    “奶也来了?!”毛头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胸口,黑黝黝的脸上居然出现了一瞬间的煞白,扭头就去看身边的喜宝,“奶跟你们一道儿来的?”

    喜宝一脸的茫然,傻眼的看了看四下:“奶来了?可是哥呀,我们是跟着你一道儿来的。”

    毛头后知后觉的想起来,的确是他带着妈和妹子来电视台的。而在录制开始之前,他就先到了演播厅,至于张秀禾和喜宝则由台里的工作人员安排去了后头的休息室。毕竟,就算都是台里请来的嘉宾,也是有主次之分的,主角是毛头,最重要的也是他的访谈,其他人不过是配合演出而已。

    眼见毛头彻底懵了,喜宝想了想,还是出言安慰了他:“哥,没事儿的,这是在外头,奶不会骂你的。”

    “……谢谢你哦!”毛头欲哭无泪,偏偏主持人见老太太还为上台,虽然知晓这一段到时候肯定会剪辑掉的,还是不能由着冷场,忙开口拉过了注意力。

    “老太太在后台可能有点儿耽搁,要不宋社会同志先给观众朋友们介绍一下我们这位英雄母亲。”

    说话间,主持人也安排他们重新坐下,毛头仍然回归主位,旁边是张秀禾,然后才是喜宝。至于主持人,则坐在毛头的斜对面,他们所有人都是面朝观众的。

    有这么一两分钟的缓冲,毛头的脸色好看了不少,不过介绍英雄母亲什么的,他还是听得忍不住牙疼起来。

    总感觉“英雄母亲”这个词儿跟他奶不是很搭,“除害英雄”好像更配一些。考虑到主持人已经说了,他奶人在电视台,毛头愣是把到了嘴边的话生生咽下去,绞尽脑汁的想夸赞的词汇,争取在他奶出来前,把刚刚掉下去的好感度赶紧刷回来。

    “我奶是个伟大的母亲,她生养了四子一女,在那个年代里,不但让每个孩子都念了书,我四叔和我小姑姑还念完了初中,这在当时是极为不容易的。后来……”

    毛头忍着满腔的心虚,拼了命一般的夸赞他奶,惊得张秀禾和喜宝忍不住对他侧目,满脸都写着不敢置信。

    等夸着夸着,毛头觉得不对劲儿了:“我说,我奶到底来了没?你别是在诓我吧?”

    主持人笑眯眯的说:“英雄母亲当然是来了,可能她正在等待你隆重邀请她上台?”

    听得这话,毛头愈发不相信了,他就说嘛,他奶啥时候喜欢露脸了?以前臭蛋要上春晚,也没见他奶跟着去,今次他要来电视台录节目,假如他奶想去,吭一声他还敢不答应?假的,一定是假的,必须是假的!

    想到这里,他瞬间就放心了。

    “我奶这人呢,在咱们乡里那可是名人,十里八乡都闻名的那种。我还记得,在我小时候,她曾一度架空了我们生产队的大队长,大队长说了啥没用,她开口说一句话,队上的人嗷嗷叫着冲上去。还有啊,她还曾经被公社授予了‘除害英雄’的名声,你知道她除了什么害?野山猪!!”

    台上再度进入了紧张的气氛中,毕竟毛头是真的有演技,而且在描述一个场景时,格外得有感染力。

    在他的描述下,野山猪徒然间冲下山,队上的人吓得抱头鼠窜、哭爹喊娘,有的甚至直接被吓瘫在了地上,被吓得失禁的都有。然而,关键时刻,英雄站了出来,还是个矮胖饼脸的老太太牌女英雄!

    当时,她不是什么英雄母亲,她是英雄,真正的巾帼不让须眉的女英雄!!

    ……

    赵红英被工作人员请出来时,就听到家里那小兔崽子唾沫横飞的夸着她。

    可惜,她一点儿也不感动。

    野猪下山是她永远的心理阴影,尤其这会儿喜宝也在台上,跟毛头只隔了一个座儿,还用那种格外专注的眼神看着跃过张秀禾看向毛头。

    一瞬间,赵红英仿佛出现了幻听,

    ‘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肉……’

    假如老天爷再给她一次重新来过的机会,她保证不会那么贪心,绝对不会再教喜宝胡乱说话。这哪里是想要吃肉啊,这分明就是差点儿要了她的老命。

    偏生,癞毛头那小兔崽子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当众掀了她的老底!

    赵红英也明白毛头不知道实情,可这并不妨碍她打击报复。喜宝当时完全不懂事,老天爷那是遂了喜宝的心愿,至于她本人,已经够懊悔的了,那么自然而然,能叫她出气的也就只剩下毛头了。

    “我的奶呀,真能耐啊!要不是这台子不够大,我还能现场给你们表演一个野猪下山。对了,那一年我四叔回乡,又遇到了一次。那会儿我奶年岁大了,打不过野猪了,可她能跑啊!还真别说,我奶跑得特别快,甩开膀子撒丫子狂奔……”

    “癞!毛!头!”

    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声,正说得眉飞色舞的毛头一个心慌,屁股“嗖”的一下从沙发上滑落,重重的摔了个屁股墩儿。

    “奶——”

    如果说,赵红英的吼声是带着浓郁杀气的,那么毛头这一声“奶”却是饱含了无数种情绪,有恍惚、有震撼、有惊颤、有悲呛……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拼凑在他脸上呈现出一种生无可恋的绝望。

    如果是在后世,光这么一个两三秒的镜头,就可以截图成为无数个表情包,绝对可能引领新一年的潮流巅峰。

    就是分分钟冲上热搜第一的结果。

    “奶!”

    “妈!”

    喜宝和张秀禾也惊讶极了,不过她俩刚才光顾着看毛头表演了,压根就没吭一声,这会儿就算再惊讶,也仅仅是站起身走上前,把赵红英请到了台上。

    赵红英首次出现在了台前,还是以这种人未到声先到的方式,拉足了注意力不说,还制造了格外惨烈的一幕。当然,这是指毛头,他被那一声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直到他奶都走上台了,他还没缓过劲儿来。

    一个没忍住,他无比震惊的脱口而出:“奶你咋来了?你咋就真的来了?他们真把你给请来了?”

    主持人笑眯眯的起身欢迎:“您好您好,宋老太太,咱们刚才还在说您年轻时候的光荣事迹,听说您是人民公社时期的‘除害英雄’?真了不起!果然,只有像您这样的人才能培养出像宋卫军这样的人民英雄。您不是英雄母亲,倒是宋卫军反而像是英雄的儿子。”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纵使赵红英这会儿心里头有一把火,恨不得当场来个大义灭亲,听了主持人这话,还是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扬,然后直接坐到了毛头刚才的座位上。

    毛头瞬间连滚带爬的从地上挪开了。

    太后驾到,吾等屁民当然得赶紧滚蛋了。

    主持人笑得那叫一个谄媚,好歹也是在这行混迹许久的,起码看人的眼神准得很,就他看来,虽然这宋老太太其貌不扬,但是那通体的气势,能叫人瞬间忘却她的身材长相,只在脑海里深深的烙刻进一句话:这人不好惹。

    不好惹就别惹呗,当孙子还不会?主持人年纪也不大,比毛头大个几岁,就是跟强子大伟年岁相仿的。所以他瞬间进入狗腿子模式,一口一个宋老太太、巾帼英雄,把赵红英哄得眉开眼笑,连刚才的煞气都少了好些。

    其他人再度落座,就是毛头没了座儿。

    说真的,舞台是不算大,摆上两个沙发后,地儿就更小了,毕竟这个演播厅又不是用作文艺演出的。主持人坐的是单人沙发,这个没法子,可对面供嘉宾落座的却是个长沙发,坐三人很宽敞,可挤一挤坐个四人也绝没问题。

    老宋家的人,普遍来说身材都挺不错的,唯一有些不够看的反而是赵红英,可她仅仅是个头矮,这才显得略胖了一些,事实上也不算胖,就是往那儿一坐,愣是把个普通沙发坐成了龙椅。

    张秀禾缩着身子往喜宝那边靠了靠,喜宝倒是照常坐着,可这么一来就没空位了。

    “是我们的疏忽,我现在就请工作人员搬把凳子来。”主持人一看这情况,忙打了个哈哈,假如他面上的笑意没那么浓重的话,兴许毛头还会信任他。

    “不用了,我站着挺好的。”毛头麻溜儿的窜到了沙发旁,假如剪去其他人,只留下毛头和赵红英,再换个清宫背景,这活脱脱就是一出小李子伺候老佛爷的画面,毫无违和感。

    主持人:…………………………

    “咳咳,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主持人努力把话题引导回来,可这会儿毛头却不配合了,也不是他不配合,而是他真的没法当着他奶的面满嘴跑火车,太挑战他的演技了。

    倒是赵红英,自打她前些年送喜宝上京市念书,又在后来索性从乡下老家搬到了京市,她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假如说,早些年的赵红英只是气势骇人,一出场就是把锋利的刀,那么现在她也算是内敛多了。最起码,她已经好几年没扯着大嗓门骂人了,而是改用其他方式威慑人。

    一句话,她变了。

    她再也不是往日里那个质朴的乡下农村老太太了,在京市的这几年,她膨胀了,心态爆炸了,再也质朴不了了。

    换作别人,哪怕是她堂妹赵红霞好了,冷不丁的从十八线小县城的农村,来到了全国首都京市,怎么着也得慌两下。别的不说,哪怕是那些老革.命娶的媳妇儿,好些都是乡下人,乍然起来还得愣许久,唯独只有她,除了每日的洗衣打扫买菜做饭这些活儿,她愣是给自个儿找了一堆事儿,活出了别样的精彩来。

    别家老太太到了京市,一开始根本就连门都不敢出,生怕出了门迷了路,过会儿就连家门都寻不到了。赵红英则不然,她根本不用人陪着,自个儿就把这一大片地儿给摸熟了。家门口这一片摸熟了,她就往外扩张,横竖京市的交通方便得很,公交路线四通八达,想上哪儿就上哪儿。老宋家其他人连皇宫都没去过,她已经把整个儿京市所有的景点都摸了个遍儿,还吸引了不少同龄老太太,其中还有些直接就是老革.命的妻子。

    满嘴乡土味的普通话咋了?她半点儿乡下人的自卑都没有,唾沫横飞的跟人侃大山,还忽悠了不少老姐妹一道儿在京市里浪。

    因为自家孙女是英语系的,放假就在家里嘀嘀咕咕的,她偷摸着学了几回,还趁着喜宝回学校时,自个儿拿录音机放磁带听,跟主持人说话时,还能蹦出两句外国话来。

    多时髦的老太太啊!

    毛头和喜宝毕竟忙,就连家里其他人也不大清楚这一两年间,赵红英究竟干了啥,她也不是那种爱逼逼的人,人不问她也不说,却在今个儿差点儿把人给吓死。

    谈话节目到了后半段,连主持人都恍惚了。

    这期节目到底是什么主题来着?

    巾帼英雄?不对不对。

    从乡下老太太到全国知名时髦老太太?更不对啊!

    哦对了,是英雄母亲,可这哪儿像是英雄的母亲了?她还需要儿孙给她争名气,给她一片天,她能扶摇直上九万里了!

    聊到后面,主持人早已忘了自己的立场和职责,瞬间变身为赵红英的迷弟。你说本期的主要嘉宾是宋社会?那是谁?不知道不认识没听说过。

    他眼里只有赵红英!

    赵红英很满意,她成功的抖落了家里那群傻子的糗事,毛头自然是首当其冲的,毕竟她可忘不了这小孩崽子在她还没上台时,一个劲儿的掀她老底,连野猪下山的事儿都说了,瞧把他给能耐的。甚至于,她连宋卫军都没放过,当妈的嘛,说起儿子的黑历史那绝对是随手一抓就是一大把,不过肯定没毛头的多。

    考虑到宋卫军必须保持正面形象,都不会用后期处理,毛头已经明白会发生什么事儿了。

    人民英雄黑不了,人家亲妈要黑没事儿,电视台肯定不能播。可毛头就不同了,一个演员罢了,就算是当红明星,那也没说黑不得,再说了,这又不是电视台的锅,你家祖母亲自上台黑料给了一兜又一兜,还能不让人家播?

    毛头欲哭无泪,他觉得他错了,他大错特错了,早知道就应该让他爹妈过来,就算那俩也不爱给他留面子,可因为宋卫国俩口子本身就不大擅长言语,黑又能黑到什么地步呢?现在换成了他奶,能说会道,关键还惹不得……

    再看赵红英,越说越高兴,而且她但凡提到毛头,用的全是小名儿——癞毛头。

    主持人问:“怎么想到给他起这么个小名儿?是家里谁帮着起的?我倒是觉得,宋社会同志上一部电影里的黑子哥挺适合他的。”

    “我起的!为啥叫癞毛头呢?他长得丑,又丑又黑,刚出生那阵子还是个瘌痢头。我这一瞧,再一合计,得了,就叫癞毛头吧,癞子总不能跟一辈子,还得长点儿毛。”

    瘌痢头……

    癞毛头……

    社会哥一脸悲伤,他已经不想保持微笑了,只求电视台给他留点儿面子,把他奶上台以后的所有部分都给掐了吧,他愿意重录一期,就他一个人够了,不要酬劳,还可以倒贴一笔钱。

    然而,他不知道,这时候的后台已经兴奋起来了,工作人员合计着把宋卫军的那部分黑料掐掉不播,再把节目刚开始比较无聊的部分去掉,至于赵红英上台以后的场面,全都是高.chao,咋能放弃呢?必须都剪进去!

    录播节目总长度有三四个小时,播出去的节目长度最多也就一个小时左右,中间还得穿插一些人物介绍,因为英雄本人没有到,肯定得播放一些照片、录像,以及电影里的部分镜头,所以真正的时长挺短的。

    制作方已经在头疼了,干货太多了,时长却不够,这事儿可咋整呢?

    毛头也就快要原地爆炸了,咋还没结束呢?就算录播时间再长,这也该结束了吧?够了吧?他觉得已经够够了!!!

    “提到这个小名儿,不如老太太您再来说说家里人的大名儿?宋卫军……宋社会……虽说这是俩叔侄,可名字的风格确实有些差距。都是您给起的吗?”

    “老四的名字是我起的,癞毛头不是。”赵红英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我记得,他原先不叫这个名儿,他有个大哥,亲哥,叫宋强,他爹就想顺着他哥的名字往下取。强子他弟嘛,就叫刚子好了,宋刚。”

    “宋刚这个名字也不错,那怎么后来又改名了?”主持人好奇的问道。

    这下,不止主持人和现场观众起了好奇心,连毛头和喜宝也是一样,倒是张秀禾,仔细回想了一下,依稀记得确实有这个事儿。

    主持人眼观四路,自然发现了这一点,赶在赵红英开口解释之前,他先问了毛头:“难道这个事儿连宋社会你也不知道吗?”

    “不知道,可能我当时太小了吧?我记得我打小就叫癞毛头,家里人喊惯了就叫毛头,直到上小学了才知道自己叫宋社会。”毛头一贯觉得自己记性不错,可他确实不记得宋刚这个名字了,“等等,宋刚不是扁头吗?”

    “让你插嘴了?我这不是正要说吗?”赵红英一个瞪眼,毛头瞬间变怂。

    很快,在赵红英的解释下,大家明白了过来。

    “毛头早先就叫刚子,可家里人都不这么喊他,他自个儿也就不知道这个事儿。那时候咱们还是人民公社呢,上户口没那么及时,差不多就是要上学了才想到去上个户口,毛头就是小学一年级前,跟着咱们队上那二傻子大队长去的,结果可好,不知道登记员咋弄的,宋刚变成了宋社会。”

    这要是别的名字,回头改一下也无所谓,偏偏正好叫了宋社会。人家问你为啥要改名儿,你来一句社会不好?那会儿时局正紧张着呢,赵红英才不想为了个小孩崽子的名字,赔上一大家子人。

    再后来,毛头他自个儿习惯了,这名字也就没必要改了。

    当然,这理由说不得,因此当主持人问为何不把名字改回来时,赵红英理直气壮的回答道:“叫啥不都一样吗?他长成这样,叫啥名儿有差吗?”

    是没啥差别的,只要别故意叫俊啊帅啊的,一般二般的名字还真没啥太大区别。

    主持人又忍不住问:“那刚才宋社会提到的……扁头?”

    “那是他堂弟,扁头生出来的时候,毛头已经改名叫宋社会了,扁头妈脑子不好使,想不出名字来,干脆就叫了宋刚,反正这名儿毛头也不使了。”

    话是不错,可这么听着咋就越听越不对味儿呢?你们老宋家起名那么随便啊?

    没敢说出心里话,主持人只昧着良心夸起了赵红英,说她特别有文化,单就是毛头这个名字,癞毛头,多好听呢,顺口又好记,还带着一个奶奶对孙子的祝福与期待,同时也秉持了我国的传统文化,赖名好养活。

    毛头:……………………你的良心呢?!

    不等毛头鼓起勇气怒怼主持人,赵红英一拍沙发把,眉飞色舞的说:“还是你有文化,就是这么一回事儿!我跟你说,毛头也很喜欢我给他起的这个名字,他一度坚持说自个儿的小名叫毛头,大名叫癞毛头,还非闹着要改名。其实吧,我也不管他改不改名儿,宋毛头也不错。可这小兔崽子,非要改成癞毛头,你说气人不气人?”

    “那后来呢?”

    “我没理他,晾着他,后来他就不提了。”说着,赵红英很是嫌弃的白了毛头一眼。毛头全程木着脸,不想说话也不想微笑。

    “哈哈哈小孩子嘛,都是这样的,晴一出雨一出的,谁家都是这么过来的。”主持人抢着附和道。

    赵红英满意的看着他,一老一少,虽然出身环境经历全然不同,却愣是在这短暂的谈话节目中,建立了深厚的友情,这就是忘年交。

    等快结束时,他俩要已经跟相识几十年的老朋友一样,甚至还约好了回头得空了聚一聚,要是有机会能见一见人民英雄宋卫军就更好了。

    毛头直不愣登的傻站着,满脑子都是:我是谁?我在干什么?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活着的意义是什么?人生的终点在哪里?……

    “本次节目到此结束,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送巾帼英雄宋老太离场。鼓掌!!”

    赵红英退场了,张秀禾和喜宝也在随后离场,至于毛头,他带着满腔的绝望,强烈要求跟主持人好好谈一谈。

    “重录吧?要不然重录吧?我愿意打白工,咱们重新再录一场吧!”毛头哭唧唧,他凭着两部电影,尤其是去年的献礼片,总算是吸收了不少影迷,本来借着这个名头参加谈话节目,是巩固自己在圈子里的地位,可他现在觉得,等这个节目播出以后,他那些好不容易吸收来的影迷们,一定会倒戈相向,全变成他奶的迷弟迷妹。

    太绝望了!!!

    “宋社会同志,我由衷的感谢您的配合,就这样吧,再见,有机会再合作。”主持人麻溜的闪人,眨眼间就彻底消失在了演播厅外头。

    毛头卒。

    ……

    节目到最后当然是播出了,旁的不说,却给千里之外的小山村某户人家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不是老宋家三房,而是原本属于红旗公社第三生产大队的另一个宋家。

    他们家三兄妹,老大叫宋社会,老二叫宋主义,老三是个妹妹,叫宋好。

    社会主义好。

    这三个名字不单有着父母对孩子的期许与祝福,还有对新中国的感激以及孺慕之情。然而,这一切却在十多年前就被破坏了,他们家的老大跟着第三生产队的大队长去公社那边登记户口,回来就发现,社会变成了刚子。

    宋社会啊!莫名其妙就变成了宋刚啊!

    那家人都懵了,他们家跟老宋家这边不同,大名小名其实就一个,那孩子小名就叫社会,全家老小都叫惯了,冷不丁的改了名,一下子咋改口呢?问了那孩子半天,孩子自个儿也不明白,就说当时凑在一块儿登记的人里头,根本没人叫刚子。

    是啊,没人叫刚子,可有个黑成炭的小孩说自个儿叫毛头。

    所以说,刚子到底是谁呢?

    这个问题纠缠了这家人好多年,本以为一辈子都没法得到答案了,却在新年的正月里,看电视时无意间得知了真相。

    以前的宋社会现在的宋刚,坐在电视机前看着里头的黑炭头恍然大悟,原来当初真的是一不小心对调了名字,而那个抢了他名字的混蛋,就是他们公社第七生产队的小黑人。

    真相大白了。

    “那小黑人还骗我说他叫毛头!他就是刚子!!宋刚啊!!!”

    尘封了多年的秘密啊,终于曝光了。

    那家人好气啊,尤其是刚子本人,因为家里的爷奶到现在还习惯叫他小名“社会”,也因此他一直没忘记这事儿。

    果然,刚子这名字风水不好,叫社会多有出息啊!考上了大学,演上了电影,好气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