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第139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9章 第139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9章

    梁美霞欲哭无泪。

    老梁家接连两辈儿就梁美霞一个姑娘, 自然是把她捧在心尖尖上宠着疼着, 不单亲爹亲妈亲哥亲弟如此,连带其他长辈也是如此。要知道,这年头重男轻女还是属于常态的, 十户人家里起码有九户是这么认为的, 剩下的也不过秉持男女平等,把儿子闺女一道儿宠。

    可以说, 梁美霞这种情况算是格外稀罕的了, 比起喜宝也不予多让。

    在这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环境下长大,可她并没有长歪,一直都是那个乖巧听话又孝顺的好姑娘。及至考上大学, 又跟毛头相遇、相识、相恋,那会儿她就已经意识到将来结婚时, 毛头一定会遇到不少阻碍的, 尤其在得知毛头老家在南方某个乡下小村落时,更是担忧到了极点。

    没想到……

    见婆婆和小姑子纷纷抹起了眼泪,梁美霞的嫂子格外得无奈, 想劝解两句, 又不知道从何下手,只能先帮着递手帕,口中弱弱的说:“好歹也是过节, 这事儿要不往后慢慢说?”

    “反正我就是要嫁!”梁美霞一赌气, 索性转身走了, 她要去找她阿太评评理, 自个儿好端端的谈个对象,怎么就成了物质的人了?

    梁母见状,忙轻推了推大儿媳妇儿:“你跟上去瞧瞧,帮我劝劝她。”

    “诶。”梁嫂子答应了一声,忙急急的跟了上去。

    这头的动静虽说不大,可因为梁家人多,屋里屋外全是特地赶过来聚在一起过节的人,多多少少还是听到了一些。就有梁美霞的两个伯母出面拉过了梁母,好声好气的劝着她,大意是,孩子还小,回头慢慢教就是了,何苦说话太重伤了孩子的心呢?

    另外一边,梁嫂子三步并作两步的撵了上去,总算在进梁阿太房门前,把梁美霞拦了下来,拉到了角落里:“妹子哟,不是嫂子说你,就算真委屈了,也没得大过节的扰得阿太不高兴的。来来,你跟嫂子说一说,你那个对象……到底有多丑?”

    有多丑是个严肃的问题,梁嫂子没看过毛头演的电影,主要是电影上映的那阵子,她正在坐月子,等她出了月子又忙着照顾孩子,好不容易孩子养大半岁多,交给了婆婆代为照顾,她又回去上班了。这一来二去的,还真就没瞧见过毛头的长相。

    她就不明白了,到底这人长得有多丑,才会让一贯把小姑子捧在手心里疼爱的婆婆,愣是把人往最坏处想?再一想,她男人长得也很一般,偏她娘家条件还不好,咋就没怀疑过她有心攀附梁家呢?

    “嫂子,我给你看照片。”梁美霞小心翼翼的从棉衣内袋里掏出了一个极薄的小本本,约莫成人的半个巴掌大小,打开以后一边放着两张两寸的单人照,分别是梁美霞本人和毛头,另一边则是两人的合照,“其实社会哥他就是长得黑了点儿,不丑。”

    梁嫂子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她嫁到梁家也有五年光景了,对自家婆婆不可谓不了解,可小姑子这边也不是爱说谎的,因此心下一直摇摆不定,不知道应该站哪边。这会儿见有照片看了,她忙侧了侧身,眯起眼睛仔细一瞧……

    且不说这单人照,双人合照里,白净秀气眉目如画的梁美霞身边,戳着一根木炭子。

    这一刻,梁嫂子是完全懵了的。

    啥叫只是黑了点儿?这都快瞧不出眼睛鼻子嘴长哪儿了,还叫黑了点儿?至于丑不丑的,一时半会儿的还真瞧不出来。

    “我的妈哟!”梁嫂子心道,怪不得婆婆不乐意,长成这样,还说是真爱?我信了你的邪!!

    “不丑吧?”梁美霞忽的绽放了笑容,不过却不是对着她嫂子,而是眼神无限深情的望着手里的照片,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个带着满满温馨幸福的笑容,就连眼角边的泪水都不显任何违和,反而有种拨开云雾见月明的感觉。

    “呃……也不是很丑。”看着小姑子那漂亮的容颜,梁嫂子实在是不忍心说实话,只能侧过头不去看那边的照片,顺便把话题岔开去,“我记得你说过是拍那个火车上电影的时候认识他的?”

    “去年的贺岁片,片名叫《回家过年》。我在里头演女一号,社会哥演的虽然是配角,可我觉得他比男一号更棒。假如我是导演,我就让他演男一号,相信他一定会让这部片子卖得更好。”

    见她这般信心十足,梁嫂子不由的迟疑起来,隔了有半晌,忍不住又鼓起勇气看了眼她手里的照片,辣得只想捂眼睛:“谁演的男一号?”

    “黎梦华。”

    梁嫂子:…………………………

    就算是像她这种不关心演艺圈的人,也听说过黎梦华这个名字!

    怎么形容这个人呢?

    假如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的话,那就是——帅。

    当然,除了拥有帅气的外表之外,黎梦华的演技也很不错,哪怕不能跟老戏骨比,也能碾压一票同龄演员。

    梁嫂子还活在梦里,梁美霞又说:“我当时第一次演戏,还是女一号,虽说戏份是不算多,可我心里紧张死了,偏偏对着男一号演不出那种爱慕敬仰的感觉来,要不是当时有社会哥帮我对戏,说不准我演到一半就被导演开掉了。”

    “妹子哟!”你让嫂子说啥好呢?对着黎梦华这种人间极品没感觉,反而对着个黑炭头入了戏……

    “反正我嫁定了!”梁美霞边说还边握了握拳头,完了还抱住了她嫂子的胳膊,软语哀求道,“嫂子你帮我说说好话呗。”

    梁嫂子仍处于懵圈状态中,闻言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那我试试吧。”

    “嫂子你真是太好了!我先谢谢你了!”梁美霞高兴的跑了,全然没了早先的委屈和丧气。

    话说出去就收不回来了,等梁嫂子回过神来时,小姑子已经跑开了,她仔细思量了半天,依然想不出辙儿来,只能在这天晚上把这事儿告诉了她男人:“你说这事儿闹的……妈都快怀疑小妹学坏了。”

    梁大哥听完前因后果后,恍若梦游一般,只接口道:“我看她除了眼神坏了,其他都挺好的。”

    “瞎说啥呢?你赶紧替我想个法子,回头小妹又得来找我了。”

    “恋爱中的女人啊!果然没脑子。”

    “净瞎说!我就不觉得你比黎梦华好看。”看了看自家男人瞬间黑下来的脸色,梁嫂子急急的补充了一句,“不过你比小妹看上的那人好看太多太多了。”

    ……

    得亏毛头并不清楚梁家发生的事儿,要不然他能哭疯了。

    不过,他迟早会知道的。

    元旦假期过后,上学的继续回学校,训练的继续去国家队,其他人也各自开始忙碌起来。年关将近,要忙活的事情只多不少,而今天又多了另外一桩事儿。

    跟老宋家有些关系,不过主要还是冲着毛头来的。

    电视台那边,原就计划弄一档谈话节目,早先是准备请几个奥运健儿的,毕竟奥运会就算已经过去了,短时间内热度却不曾降低过,可惜却被国家队断然拒绝,还因此得到了上头的责怪,怪他们不该去打扰体坛健儿训练。

    既然国家队那边行不通,就只能修改原定方案。可这方案并不是说改就能改的,请的嘉宾必须在全国范围内都有知名度,还得是完全正面的,起了引导向上的作用。这就难倒了不少人,哪怕他们可能请一些劳动模范过来,可一方面人家未必能适应谈话节目,另一方面则是没法得到收视率。

    再三权衡之下,电视台那边瞄准了今年大热的英雄片主角——宋社会。

    宋社会已经不叫宋社会了,因为他所饰演的宋卫军,形象丰满有血有肉,加上整部电影后劲儿十足,愣是在全国范围内都不缺乏影迷,就是这年头不少人会把演员和角色弄错,乍一看到他那张黑脸,首先脱口而出的,怕就是那句“宋卫军”。

    毛头当然那是不在乎的,这种事情很常见,只要别在未来被角色定了戏路,旁的是真无所谓,就像他当初演《回家过年》时,也有不少人直接管他叫黑子哥一样。这不,连家里都有一个,普通观众就更不用提了。

    唯一比较在意的宋卫军则被上头领导抓了壮丁,忙于给手下的士兵进行冬训,压根就没注意外头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电视台向毛头发出了邀请函,请他来参与谈话节目,并表示这档节目会在正月里面向全国观众放映。

    几乎没咋犹豫,毛头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电视台又提出了一项要求,或者是请求,希望能同时邀请宋社会的父母亲一同来电视台录节目。

    毛头龇了龇牙,他一点儿也不认为他爹妈会在电视里夸赞他,可这话也不大好说,迟疑了一下,他表示要回家同家里人商量。

    商量的结果异常惨烈。

    赵红英一巴掌拍在大饭桌上:“叫你妈带你妹一道儿去,老大就算了,还嫌不够丢人现眼的。”

    宋卫国原也没想去,可他不觉得自己有多丢人现眼,憋了半天也没憋住,开口问道:“为啥我去就丢人现眼了?臭蛋妈跟我不是一个样儿?”

    “她连春晚都上过,怕个啥?喜宝也去,到时候毛头你给介绍说,这是宋卫军的闺女!”赵红英眯了眯眼睛,随着喜宝毕业的临近,她哪怕面上绷住了没说啥,可心底里多少还是有些着急的。同时,她也不觉得这是自家宝儿的问题,思来想去,愣是把锅甩了出去,深以为这都是因为喜宝平素很少出门,不是待在学校就是窝在家里,人都碰不到,咋找对象?等回头上了电视那就不同了,想想臭蛋,再瞅瞅毛头,上过电视的都找到对象了……

    老宋家其他人不知道赵红英还有这等考量,不过因为她一贯偏心得很,也没人提意见。

    张秀禾觉得有喜宝这闺女陪着挺好的,俩人一起去有个伴儿不说,还能给她壮壮胆儿。至于毛头,他还是不认为他妈会给他留面子,可妹妹就不同了,这点信任他还是有的。

    ——反正他妹比他爸靠谱太多太多了。

    “成,就听奶的!”毛头鼎力支持他奶,又生怕他妈到时候掀了他的老底,忙上前好言好语的哄着,叫他妈务必要崩住,他还得保持自己的男神形象呢!

    录节目安排在小年夜后一天,那会儿喜宝已经放假了,她从来不为考试犯愁,别人哪怕考完了松一口气,也难免会觉得疲乏,唯独只有她,越考越高兴,精神奕奕的收拾东西回了家。

    临上节目前,毛头对喜宝千叮咛万嘱咐:“宝!你记得一定要夸我,必须夸我,变着法儿夸我,懂了吗?”又对他妈说,“妈你附和宝就行了,我不求别的,单求你别拆我的台,你儿子我还要吃这口饭呢。”

    张秀禾那脾气,典型的对人不对事儿,面对婆婆面对小儿子格外得温柔,可惜这会儿跟前杵的是癞毛头这小兔崽子,她只把演一瞪:“干啥?还要叫我瞎掰扯不成?那可是全国人民都能看到的。”

    “没叫你瞎掰扯,就是让你少说话,多点头附和宝。”毛头突然觉得自己答应节目组的要求可能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个天大的错误,可这会儿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他也没辙儿了,只能抓紧时间继续哀求他妈。

    “行了,我这个当妈的还能坑你不成?好歹我也是跟着臭蛋上过春晚的,再说这不还有喜宝在吗?”张秀禾嫌弃的瞥了毛头一眼,抬手搂着喜宝,“宝,咱们不理这傻货,到时候上了节目,有啥说啥,不要紧的。”

    喜宝点了点头,冲着毛头安抚的笑了笑:“哥你人好,我知道该怎么夸你。”

    毛头:…………我咋觉得自个儿给自个儿挖了一个天大的坑儿呢?

    节目尚未录制,毛头已经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事实证明,他的预感是正确的。

    谈话节目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因此节目组前期做了很多工作,下了不少力气。录制现场,除了主持人和其他工作人员外,也安排了一些“现场观众”。考虑到不确定录制过程中会发生什么事儿,请来的所谓“现场观众”其实都是内部人员,提前安排好了,以避免出现任何意外。

    录制前得知这一情况的毛头,稍稍松了一口气,他觉得还成,万一他妈一不留神掀了他的老底,起码还有转圜的余地,怎么说也比直接上直播来得好。

    很快,录制开始了。

    主持人先致了开场白,介绍了一下今天的嘉宾,之后就是毛头上场,跟现场观众以及未来可能会出现在电视机前的观众们打招呼问好,接着就是回顾去年的献礼片。

    “作为一部英雄题材的电影,无疑是很成功的,更难得的是,这是由真人真事改编而成的。现实中,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为了国家和人民,奉献了自己最好的青春年华,为此还终生未娶,直到现在人到中年,仍然在帮助国家继续训练精英人才。这样的英雄,叫我们如何不佩服?”

    毛头保持微笑,露出了标准的八颗牙:“我也相当佩服宋卫军,不过我更相信,全国上下除了宋卫军本人,再也没有人能比我演得更像他了。毕竟,我是从小听着宋卫军的故事长大的。”

    “等等!”

    明明是提前沟通好的,主持人还是装作一副惊讶难耐的模样,紧急叫了停:“据我所知,你小时候宋卫军还没出名吧?那会儿他也才刚进特殊作战部队没多久吧?”

    “没办法,谁叫我们家老太太最喜欢他呢?”毛头一派淡定,然而淡定之中又露出几分自得,“宋卫军就是我四叔,自打他去参军以后,我奶天天念叨着,给我们几个孙子讲他的故事,还说我爹我二叔三叔都傻得很,全家里头最聪明最能耐的就是我四叔了,而我,最像他。”

    主持人满脸的惊愕:“原来是这样吗?那请问宋社会同志你考上京电是因为……”

    “虽然不能说全是因为我四叔,不过在这里头,我四叔的确帮助了我不少。”毛头施施然的从兜里掏出一张照片,展示给现场观众看,“这是我上小学时候,第一次看到我四叔,还特地去县城跟他拍了一张合照。我四叔啊……”

    梦回十多年前,毛头那时候也没想到,他四叔的那次回家会给他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相信就连宋卫军本人也没有想到。

    第一次见面,宋卫军穿着老式军装,浑身上下都透着乡下庄稼汉子所不曾拥有的朝气蓬勃,哪怕论长相,他也不算很出众,愣是被军装衬出了一种别样的气质。

    毛头边回忆边说着往事。

    往事如烟,可对于毛头来说,哪怕已经过去了十多年,依然记忆犹新。别说事情大概了,他连当初跟四叔说了啥话都记得一清二楚。

    “我四叔那次回家,就是电影里身受重伤昏迷了很久才苏醒那一段,他之后就回了一趟老家。也就是在那一次,我第一次见到了他,也因此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让我受益终身。”

    主持人相当配合的帮着捧哏,连声询问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怎么就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这还是我第一次跟我说起以前的事儿,也是我第一次走出农村进入县城,我四叔还带我们几个小辈儿下了馆子,当时的饭馆都是国营饭店,里头的服务员可牛气了,哪怕我四叔穿着军装,她依然没给我们好脸色。”

    说到这里,毛头一拍大腿:“算了,用说的也弄不明白,我干脆给你们表演一个好了。”

    仍在后台等待却看得到前头情况的张秀禾和喜宝忍不住面面相觑,表演一个什么的,这话太耳熟了,耳熟到她们不由的抱了抱自己,心疼起了现场观众们。

    这一段虽然对了词,可主持人的确没见过所谓的“表演一个”,不过因为是录播的,人家也不担心,当下就格外配合的叫了好。

    “我给这一出戏取名叫做《国营饭店女服务员》。”毛头表演之前还先来了段开场白,把前因解释了一遍,又描述了一段女服务员的外貌,其他的倒是没说,只单提了句双麻花辫儿。

    接下来的一幕,用后世的话来说,那就是见证戏精诞生的一刻。

    毛头瞬间从一个正义凛然为国献身的英雄角色,变身成了扭着腰身掐着嗓子的女服务员。

    光是点菜上菜倒是没啥,关键是那个年代,能在国营饭店里工作的多少都有些门路,瞧不起乡下人简直就是常态。毛头愣是把一个骄傲的女服务员形象演绎的惟妙惟肖,尤其是在毛头嘴上说不好吃,却愣是把碗盘都舔干净的行为表现出了十二分的嫌弃。

    “大家不要以为我是在夸张了,那年头,最牛气的就三种职业,国营饭店的女服务员、供销社或者百货大楼里的售货员、公交车上的售票员。”毛头表演完了还不忘给大家科普,然而在场的里头多少都是经历了那些年的事情,毕竟相隔也不是很久远,事实上,比起记忆里的被刁难,毛头刚才那一席表演,才叫他们目瞪口呆。

    试想想,一个年轻漂亮的女服务员不屑的翻白眼说风凉话,其实冲击力没那么大,可要是换成了一个黑成蜂窝煤的年轻人拧腰掐嗓子的模仿……

    怎叫一个辣眼睛。

    主持人足足愣了半分钟,才终于勉强找回了自己的声音:“这个、那个……很感谢宋社会同志特地为我们表演的这一段……”

    “国营饭店女服务员。”

    “对对,就是这个。看来,您的表演天赋是很小就显露出来了吧?”

    “不,这世上没有老天爷赏饭吃这回事儿,谁也不是天生的演员,我能做到这一点,主要得感谢一些人。”

    “又是宋卫军同志?”主持人颤颤巍巍的问道。

    “当然不是,尽管我四叔帮助了我很多,可最初激励我的却是另外一些人。那就是我们队的知青们。”

    主持人:……………………

    快速的低头看了眼台本,主持人确定这段并没有出现在台本里,不过想到是录播,他的压力也不是很大,干脆就顺着话接了下来:“能详细的说一下吗?”

    “没问题。”毛头一口答应,当下就开始回忆那些激情岁月。

    想当初,他不过才四五岁,第一次看到了知青谈恋爱,在山上的小树林里,拉拉小手,搂搂小腰,那些场景令当时年幼的他如同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他见证了无数段伟大的爱情,没有他的那些表演就没有后来大家的结合,也同时锻炼了他那出众的演技。

    “……我在这里郑重的感谢我们队上的知青,谢谢你们,没有你们的爱情就没有现在的我。就连那一年考京电,我面试时给老师表演的也是最拿手的《知青谈恋爱》。太感谢你们了。”

    知青:………………啊呸!!

    哪怕这会儿并没有知青看到这一幕,相信在不久的将来,只要是无意间看到的,一定都会不约而同的回忆起那些年被小炭人支配的恐惧。

    癞毛头啊!他坑了多少人啊!本来只是想吃干抹净回头赖账的,结果愣是被迫结了婚。更惨的还不是那些被迫留下来的知青,而是好不容易抛妻弃女逃离了乡下农村,又在京市碰上这个煞星的倒霉蛋儿们。

    更不幸的是,有些人心里有鬼,在陪着后娶的妻子或者女朋友看电视时,无意中扭到了这个频道,面露惊悚,一下子就曝光了掩藏多年的真相。

    当然,此时此刻,最受迫害的还是主持人,他可能需要中场休息。

    “说起知青谈恋爱,我就想到另一个事儿。”

    尽管主持人已经面露惊悚,毛头却仍然说得兴致勃勃,他没有忘记今天的主题,领导让他夸夸宋卫军,这个当然要做到,哪怕偏题也不能偏得太过了。当下,他就顺着知青这个事儿,再度把话题拧了回来。

    “当年,我四叔回乡探亲,队上不少人都想给他介绍对象,你们知道他是怎么拒绝的?”

    毛头还想卖个关子,万万没想到,现场观众的抗压能力比主持人强多了,一听这话,下面齐刷刷起哄道:“现场来一个!!!!!!!”

    来就来!谁怕谁!

    不得不说,毛头的记性是真的好,好到叫人惊悚的程度。而且他自认为比宋卫军淳朴多了,换做是他,要拒绝别人介绍对象,绝对是格外直白的表示,你的长相不符合我的择偶标准,可他四叔就不同了,也不说我们不适合,反而顺着人家的话头接下来,说我俩太合适了,今个儿就定下来吧,你家闺女/侄女/外甥女,长得好看不?能勤快干活不?会替我孝顺老人不?

    一连串的问题抛过来,吓懵了介绍人,顺便就彻底绝了自己的桃花运。

    这一段跟刚才的国营饭店女服务员还不一样,之前只需要毛头一人分饰两角,主要的戏份还是在女服务员这边。可这一段,却是群像戏,有英雄宋卫军本人,也有乡下的介绍人,还有路过凑热闹的围观群众,以及旁观者毛头本人。

    “我四叔宋卫军,就是这么个不走寻常路的人,我也知道他就是单纯的不想结婚,想把一生都奉献给祖国和人民,又不愿意找个媳妇儿枯守家中,所以才干脆把话给说绝了。”毛头感概连连,“我四叔啊,他可真是个好人呢!”

    主持人终于盼到能接上去的话题了,忙不迭的凑上去:“看来,每个英雄的背后都有各自的故事,我也看出宋社会同志对你四叔敬佩万分……”

    “对,他是一生中对我影响最大的人,假如我以后能出一本自传,一定要加入我四叔的光荣事迹。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我的四叔宋卫军》。我四叔还教会了我人生当中的第一首歌,来!给个伴奏!!”

    在毛头的提示下,伴奏音乐响了起来,随着一阵高亢嘹亮的前奏,毛头扯着嗓子吼了出来。

    “我是一个兵!!!”

    “来自老百姓!!!”

    主持人:……………………

    现场观众:……………………

    及至伴奏声和鬼哭狼嚎声同时停止,毛头仍不忘夸一波他四叔:“我四叔说的,唱这首歌要特别自豪,要有气势,要唱出荣耀感来!不要怕跑调,不要在意形式,最重要的就是自信,再自信!!”

    随着毛头话音落下,现场安静如鸡。

    不管是身经百战的老牌主持人,还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全然忘了自个儿是个托儿的现场群众们,都齐刷刷的瞪圆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假如现场有人会读心术,一定会发现,此时此刻所有人心目中都是一模一样的惊悚,顺便齐心怀疑起了这对叔侄是不是都有毒。

    足足过了两分钟,主持人这才木着脸打破了现场的静默:“这一次,我们节目不光请了英雄宋卫军的扮演者宋社会同志,还请到了宋社会的母亲和妹妹。”

    毛头赶紧接了一句:“有个事儿要先声明,因为我四叔一生未娶,又跟我妹妹特别投缘,所以我妹妹在很小的时候就被过继给了我四叔。从法律上来说,她就是英雄宋卫军的女儿。”

    过继属于旧风俗,可这几年已经不那么讲究了,再说了,过继不成还有收养,这个却是合法的。

    主持人刚想继续搭话,就看到张秀禾和喜宝被工作人员引到了台前。当即,到了嘴边的话就打了个转儿,主持人问道:“宋家妹妹看起来还很小呢,成年了吗?”

    喜宝因为打小受宠心思单纯,加上她本来就长得很漂亮,还是那种格外乖巧安静的美,以前在学校里就常被错认成新生,跟赵红英去见她的老姐妹时,也常被问起是不是要准备高考了,因此主持人这话也并不奇怪。

    起码张秀禾和喜宝是不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谁料,毛头冷不丁的蹦出一句话:“我跟她是双胞胎。”

    主持人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一个没忍住直接咳嗽了起来,好半晌才缓过劲儿来,满脸震惊的回头瞪着毛头:“您这是在开玩笑?”

    “她看起来特别幼稚吗?”毛头还特地扭头瞧了喜宝一眼,后者回给他一个无奈的表情。

    “这不是幼稚……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咱们言归正传。”主持人好崩溃,这个真没在台本里,他发誓是第一次听到这么奇葩的事儿。

    不想,毛头却不干了:“咋了?你还别真不信,我俩就是双胞胎,龙凤胎。妈,你得给咱们作证啊!”

    张秀禾为难极了,早先因为要上节目的缘故,家里人稍稍对了下台词,大意就是,过继的事情是瞒不住的,也不需要去隐瞒。这别家没孩子的,也会想方设法抱养一个,即便不图养老,也盼着膝下能有个孩子。可当时,大家没提毛头和喜宝是双胞胎这个梗。

    倒是喜宝,很干脆的点了点头:“对呀,我和哥哥是龙凤胎。”

    毛头嘚瑟的一扬头,起身往前走了两步,跟喜宝并肩而战:“看,我俩长得多像啊!”

    这一次,就连喜宝都没法配合了,偏偏毛头还不知道见好就收,因为明知道他妈不会配合的,他只扭头问喜宝:“妹,你说句实话,我俩像不像?”

    喜宝:“…………………………像。”

    “像”才冒了点儿音,张秀禾就一巴掌拍在毛头的后脑勺:“别为难你妹了!要我说……像个屁!你随爹!”

    主持人已经忍不住想提前退场了,他不止一次的宽慰自己,这是录播,这是录播,这是录播……

    “其实,我们节目组不单请到了宋社会的母亲和妹妹,还有一位神秘人物早已在后台等候。”

    “她是宋社会的祖母,也是宋卫军的母亲!”

    “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有请这位英雄母亲的到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