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第138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8章 第138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8章

    离八八年汉城奥运会还有好久呢, 就连全运会感觉也挺遥远的, 起码对于臭蛋来说,这些全然不叫个事儿,毕竟哪怕今个儿教练刚给他打过气, 都不用等明个儿, 到了晚间他就和着饭菜一道儿给吃下肚子了。

    也因此,他全然不知道自个儿又被惦记上了, 而且惦记他的人还有好几方, 除了田径队的教练组,还有上赶着来凑热闹的春晚节目组,甚至连电影制片厂都想横插一杆子。

    自打国家开始大力发展经济, 感觉整个儿风貌都跟以往截然不同了。明明前头几年还在为了口粮拼命,到了如今, 已经不单单开始追求物质享受, 连带也越发提倡精神方面的享受了。

    不过,对于臭蛋来说,生活依然无比简单, 甚至比他亲姐喜宝更平静。除了日常训练外, 他也就是早中晚跟对象碰个面吃个饭,每周给他妈打个电话,旁的就没了。

    “上哪儿去?又是去找你对象?”

    训练结束, 队友拿着毛巾擦脑门子上的汗水, 能在大冬天练出一头一脸的汗, 单就凭这个, 已经足以看出他们平日里的训练强度了。

    臭蛋的情况比他好点儿,他轻易是不会爆发的,尽管每趟的成绩在队里都算不错,可那是相较于队友们而言的,在他自个儿这边,只能算是平平。用教练的话来说,宋涛同志是大赛型选手,日常训练里最多出八分力,到了赛场上才会全力以赴,而且还知道在小组赛上稍稍收一下,及至到了决赛瞬间跟变了个人一样,豁出命去拼搏。

    这些经验是来自于上届奥运会,可其实事实并非如此。没人知道,当臭蛋站在决赛场上,左右全是“毛头哥”时内心有多崩溃。

    那些年,被毛头哥支配的恐惧……

    至于日常训练,队友清一色都是同胞,哪怕田径选手普遍都被晒成了小麦色,那也不至于认错人。没了压力,自然也就没了动力,连动力都没了,谈何命令奋斗破纪录?

    真相就是这般残酷,可惜眼下还没有人看透这些。

    开口发问的队友就是其中一个被蒙在鼓里的,今个儿的训练他表现不错,有几次还险些跟臭蛋并肩前行了,虽然最后一刻还是被超越了,可他心里头却是美滋滋的。差一点儿不算啥,关键是比谁差一点儿,他坚信只要继续努力,等到下一届奥运会,兴许就是他大放光彩之际了。

    “对,找媳妇儿。”臭蛋把毛巾搭在手臂上,简单的把东西收了收,打算先去洗个澡换身干净的衣裳再去找他对象。

    “你俩不是才订婚吗?这就媳妇儿、媳妇儿的叫上了?”队友停下了抹汗的动作,扭过头奇怪的问。

    “都订婚了还不是媳妇儿?”臭蛋反问了一句,没等对方回答,他就自个儿抢答道,“反正她就是我媳妇儿,我看到她第一眼就知道她是我媳妇儿了。她笑起来软软的、甜甜的,一看到她笑我就打心底里高兴。”

    队友默默的抬头望天,心下纳闷,笑容甜美也就算了,谁还能笑得软软的?又及时想起国家队里这些人多半都是文盲、半文盲,像他这种初中毕业的,已经算是高学历了。

    这么想着,他心里头就痛快多了,正打算跟臭蛋一道儿去冲澡,结果一回头,人家早就跑得没影儿了:“喂!等等我啊!”

    国家队体育训练基地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这个条件不单是指衣食住行方面,还有现在这年头极为稀罕的二十四小时供应热水,甭管是春夏秋冬,起码洗澡太方便了,不单有冲淋的,还有公共澡堂子可供泡澡。每回日常训练结束后,他们这些大老爷们都会冲个澡,再泡一泡,既舒坦又解乏。

    不过,臭蛋一般也就冲个澡,澡堂子啥的,南方人终究不大适应,再说有这个时间,还不如早点儿去找他对象,哪怕什么话都不说,单单两个人坐在一道儿,都觉得心里暖烘烘的。

    今个儿也是一样,等他队友急匆匆赶到时,他已经差不多洗完了,回头就换上干净的衣裳,跑去找他对象了。

    “怪不得我姥常说,老天疼憨人,傻人有傻福。唉,我觉得我也挺傻的,咋就没人来疼疼我呢?啥时候才能有媳妇儿……”

    旁边一人随口接腔道:“等你拿到了奥运会……哦不,全运会冠军吧。”

    “也对,我还年轻呢,总有一天能超越涛子哥的!”被同伴这么一激励,他瞬间燃起了斗志,雄赳赳气昂昂的,冲进了澡堂子。

    搭腔那人愣是在更衣室里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一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伸手挠了挠头:“涛子哥?我咋记得咱们几个都比宋涛大呢?”

    忙着去找女朋友花前月下的臭蛋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从小弟荣升为了哥。

    荣升成了哥,也得继续过日子。

    早睡早起、健康三餐、日常训练……臭蛋和他对象,暂时并且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会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有的只是汗水和笑容,以及对各项大赛的期待。

    此时此刻,臭蛋还不知道,自己将成为很多人的梦魇。那些已经在他之前取得成就了也就罢了,最惨的是他的同龄人,以及比他还小的那些优秀运动员。

    很多时候,真的不是你不够优秀,而是别人太优秀。亦如不分昼夜都待在空中的星星,明明在黑夜里能闪烁着迷人的光芒,却在白天太阳升起的时候,被那炙热明亮的太阳光衬得黯然失色。

    臭蛋就是那枚太阳,正徐徐的升起,而头一个被炙烤的却是大洋彼岸的短跑健将刘易斯。

    刘易斯也是倒霉,他本该参加八零年的莫斯科奥运会,没想到却正好摊上了美国全面抵制苏联。那一次,他连比赛都不曾参加,更妄论夺冠了。

    等到了八四年洛杉矶奥运会,他满怀着雄心壮志,期待能在家门口夺冠,而且还盼着能重现他偶像欧文斯的辉煌战绩,也就是一举夺得四枚金牌。

    梦想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一九八四年,卡尔刘易斯在自家门前遇到了他一生中的对手。用中二的方式来说,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宿敌。

    来自中国的宋。

    那一年,他连着丢了两块金牌,一百米和两百米这两项世界瞩目的比赛,他都输了,还是那种输了比赛又输人。哪怕同时他也取得了跳远和四乘一百米接力赛中,仍然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冠军,依然不能叫他释怀。

    团体赛和个人赛,在国家看来是没差,可对于运动运本人而言,却是截然不同的。至于跳远,那属于田赛范畴,而在奥运会径赛场上,至今为止他还没有获得过任何一枚个人赛金牌。

    貌似以后也难。

    此时已是八五年年终,大洋彼岸的美国正在欢度圣诞,可惜刘易斯再也没了这个心情,哪怕这一年,他跑出了自己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可那个成绩却仍无法超越臭蛋。

    洋鬼子不知道啥叫“既生瑜何生亮”,他只是在举国欢庆的日子里,感受到了生无可恋。

    臭蛋什么都不知道,萌萌哒他依然在陪女朋友吃好喝好。

    转眼间,就到了元旦假期。

    国家田径队这边,难得发了善心,给手下的队员们放了两天假。这点儿时间,家在外地的队员也只能去京市市区里逛逛街,或者买些吃的喝的用的给家里寄去。而那些凑巧家在京市的,倒是有福了。

    照例,负责臭蛋等人的生活老师给老宋家去了个电话,这要是其他人,爱干啥就干啥,横竖他们这儿也没有年岁太小的队员。可谁叫那是臭蛋呢?国家队出了名的撒手没。

    于是,到了元旦这天的大清早,跟女朋友手拉手一起等在门卫室里的臭蛋,看到了许久不曾见面的家里人。

    “黑子哥!”臭蛋一声高呼,成功的把已经下了车的毛头又给怼了回去。

    负责开车接人的强子,一个没忍住直接趴在方向盘上,笑得浑身打颤,半天都没能起来。还是臭蛋自个儿没忍住,拉着女朋友颠颠儿的赶了过来,并在他女朋友的提醒下,果断的改了口。

    “大哥,二哥。”臭蛋开了车门,先让他女朋友上车,这才高兴的钻进车里,整个人都趴在副驾驶座上,兴高采烈的跟两个哥哥套近乎,“这是新的车子吗?我怎么记得上次好像不是这个车呢?”

    强子本来已经笑够了,一听这话又给趴下了,边笑边夸道:“臭蛋你最近记性真不赖,没错,我换车子了哈哈哈哈……”

    其实也不是换了车子,而是前不久刚添了辆小车,至于原先那辆货车,他也在开,毕竟他那个生意多半时候都需要用到货车,又因为生意太忙了,他还特地培训了个司机,轮班开。

    “换新车子那么高兴吗?”臭蛋迷茫了一下,很快就转了话题,“大哥,妈呢?妈咋不来看我呢?”

    “妈她现在已经走火入魔了,她说最迟今年年底,一定会给我找个好姑娘的,好叫我结婚。”强子也很无奈,好在今个儿才元旦,距离年底还有很久很久,这么一想,他就无所谓了。

    万万没想到,臭蛋听了这话还附和的点了点头:“嗯,妈说的对。”

    强子木了一下,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后头坐着的臭蛋弟弟别的都好,唯独凡事都听妈这一点,叫他格外的无语。

    想了想,强子决定劝上一嘴:“你呀,不是已经订婚了吗?所以以后就不用听妈的了,要听媳妇儿的话。那个老话不是说了嘛,有了媳妇儿忘了娘。”

    身旁坐着的毛头斜着眼睛瞥了瞥他,虽然没立刻吭声,却已经在心头暗暗决定,回头就告黑状。

    后头的臭蛋陷入了沉思之中,直到车子渐渐行驶上了公路,他似乎才忽的想通了:“我觉得我可以把媳妇儿和妈都记在心里,我的记性没那么差。”又扭头问他对象,“我该听你的,还是该听妈的?”

    他对象正迫不及待的往窗外看,高兴得眉眼弯弯。其实,比起心无旁骛一心训练的臭蛋,其实她更喜欢出来逛,可惜既然已经选择了当一名职业运动员,该承受的还得继续承受下来。倒是听了臭蛋这话,她想也不想就答道:“我还小,听妈的。”

    臭蛋觉得这话很有道理,遂点头:“我也还小,是该听妈的。”

    强子边开车边冲着副驾驶座上的毛头挤眉弄眼,叫弟弟理都没理他,这才忍不住开口:“你今个儿是咋了?从出发到这里,一声都不吭,你以前不是话多到惹人心烦吗?”

    “我说话你嫌我烦,我不说话你又问咋了,啥意思?”毛头整个人格外颓废的靠在副驾驶座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挡风玻璃,“我好惨啊!”

    “得了吧。”强子懒得理他,索性提高声音跟后头坐着的小弟和弟媳妇儿说话,倒是臭蛋挺好奇的,在问过了关于他妈的事儿后,忍不住问起了毛头。

    毛头咋了?他就是单纯被针对了。

    继宋卫军被赵红英明里暗里的狠狠收拾后,毛头自投罗网去了军区,他以为最多也就是跟前头夏天那时的训练差不多,苦点儿累点儿,可总算还有个底线在。万万没想到,觉得被毛头坑了的宋卫军,下狠心收拾了他,给他安排的是精英中的精英特训,每天往死里操练,一副非要在毛头内心深处留下浓重的心理阴影一般,愣是在短短不到一个月时间里,让毛头感受到了来自于地狱的特训。

    “我叔啊,他可真是我亲叔啊!”行至市区,毛头才颤颤巍巍的开了口,语气里满满都是心有余悸,“昨个儿我离开军区,就有一种重获新生的感觉……活着真好。”

    强子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爷上回跟爸说,叫爸考虑一下,把你也过继给四叔,爸他觉得成。”

    “成个屁!我成年了!不,坚决不!”毛头瞬间炸毛,虽说在军区特训那段时间里,一看到他四叔宋卫军,他就特想跪下来叫爸爸。话是这么说的没错,可他现在自由了,才不要再去送人头。

    “噢。”强子特没诚意的应了一声。

    毛头还没缓过来,也懒得跟他哥掰扯,横竖这事儿本来就没强子啥事儿,还不如回头直接找爹妈说理去。

    偏偏,毛头是不吭声了,强子却反而没完没了了,他没再招惹一看就随时有可能原地爆炸的亲弟弟,倒是又跟臭蛋说了起来:“臭蛋啊,你别老管毛头叫黑子哥,他也演过别的戏,那个……和平年代的英雄宋卫军,看过没有?”

    臭蛋实话实说:“我忘记了。”

    如此大实话,直接把强子噎了个半死,顺便也把一脸丧的毛头给激活了:“这你能忘了,咋就没忘记黑子哥呢?”

    “你黑呀。”臭蛋继续往外蹦大实话。

    “……行吧行吧。”毛头还能说啥?一想到,当初是他瞎几把乱教臭蛋喊妈,他就恨不得时光倒流把自己一巴掌拍死。可弟弟是自个儿认的,那也就只能继续捏着鼻子认下去了。

    再看强子,他也是一副心有戚戚然的模样,显然也回忆起了当初自己瞎胡闹,唆使公社书记员篡改户口的事儿。不过,强子比毛头心更大,在意识到毛头冲着自己翻白眼后,他果断的开腔:“蠢弟弟嘛,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反正没人能比毛头你更气人了。”

    “是啊,我特气人。对了,臭蛋啊,回头你见了妈,可千万别提给大哥找对象的事儿,妈老犯愁了,就为了强子这老光棍,她每天吃不香睡不好,你得记得好好安慰安慰她。”

    臭蛋一脸懵逼,不能提为啥要告诉他?再一想,甭管提不提这事儿,妈还是要安慰的。

    不提莫名其妙就被小儿子安慰一通的张秀禾,反正强子好气,没法跟臭蛋计较,他就开始怼毛头。然而,就算毛头今个儿丧得很,那嘴巴利索得还是把强子反怼一通。于是,强子更气了,直到见着喜宝后,立马上来就是一通告状。

    喜宝:……………………

    大哥跟她告二哥的状,求问这个该咋办?

    不知道就找奶,喜宝只迟疑了片刻,就果断的转身去找了她奶。

    赵红英问了事情经过,淡定的往喜宝手里塞了一碗炸肉丸:“吃你的,看着就行。”就跟村里猫狗打架一样,不看着咋样?谁劝谁傻子!

    元旦虽然不能跟春节比,好赖也是个大节日,以前年景不好时,过年连个油花花都看不到,现在日子好过多了,碰上过节,当然是大吃大喝了。

    炸肉丸、烤羊肉、炖牛肉……

    正好宋家人全爱吃肉,连臭蛋他对象也是标准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大菜硬菜吃得额头冒汗。强子也不知道打哪儿弄来了两瓶好酒,给他爷他爸他叔都满上,大伟也有,唯独绕过了毛头。

    当然,臭蛋是不喝酒的,他跟喜宝等人一样,喝着甜津津的椰奶,还认真的跟甜鸡蛋水比较了一番,最后得出结论,都一样好喝。

    过节时,老宋家的人都是齐聚在宋卫军名下这个四合院的,毕竟现在是老俩口在住,只有小辈儿来探望长辈,反过来多不像话呢。当然,在老宋家那就不是像话不像话的问题,而是没这个胆子。

    吃着喝着,喜宝还跟身旁的毛头说悄悄话,问他:“我爸怎么又不放假呢?”

    “别提你爸了。”被亲哥亲爹排挤也就算了,这会儿还被妹子给扎心了,毛头很是怨念的看了喜宝一眼,“你知道你爸前头那些日子是怎么折腾我的吗?”

    “不知道,反正我爸对我很好。”喜宝无比淡定,这是因为她早就看到毛头全须全尾的,除了头发被剃成了板寸外,跟上个月见面时也没啥区别。既然如此,那还有啥好担心的?

    毛头心口又挨了一记,黑黝黝的面庞上尽是委屈。

    喜宝挟了一筷子卤牛肉,这是她奶自个儿卤的,听说是问老姐妹要的秘方,祖传的那种,光是各色配料就不下二十种,又买了上好的牛肉,切成小块放在大土灶里,一口气炖了好几个钟头。等出锅时,卤汁全浸透到牛肉里头了,好吃又有较劲儿,她奶还说,这回卤了不少,正好天气冷,回头给她装一些回学校,吃的时候埋饭里捂一捂,可比学校食堂的菜更下饭。

    “妹啊,你就不能安慰安慰我吗?”毛头眼瞅着他妹吃得巨开心,忍不住也跟着挟了一筷子,嗯,味儿确实不错,可依然无法弥补他这些日子受到的伤害。

    “可我不会安慰人呢。”喜宝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她是赵红英一手带大的,虽然没学到赵红英怼人的精髓,却无师自通了说大实话的技能。偏偏有的时候,大实话更噎人。

    毛头想了想,觉得这话也对,索性放弃了被安慰的想法,叹着气一口肉、一口肉,还是一口肉的吃了起来。

    眼见毛头开始化悲痛为食欲,正好朝这边看过来的赵红英,突然来了个哪壶不提开哪壶:“毛头,你对象呢?咋不来家里过节?哦,她是京市人,那你咋不去她家过节呢?”

    “奶,我跟我对象还没订婚呢。”毛头提醒道。

    当下的规矩是,订婚后就算一家人了,逢年过节一般也不会分开,当然去哪儿随意,像他们乡下地头多半都是在夫家这边的,京市相对自由一些,有去男方家的也有去女方家的。

    “也对。”赵红英吧唧了下嘴,又问,“那你俩为啥不订婚呢?对哦,你俩到年纪了吧?干脆也没别订婚了,直接结婚得了呗。”

    毛头放下了筷子,他突然发现卤牛肉不香了:“奶,你忘了我是啥时候生日?农忙前总记得吧?”

    “咋个意思?”

    “我要到今年夏天才满二十二周岁呢,我对象也还差几个月满二十。”见赵红英有些不大理解,毛头只得又耐着性子解释了一遍婚姻法。

    这下,赵红英懂了,也没怼国家政策这么抠日子,而是直截了当的说:“那就夏天领证呗!也别那么着急,干脆等农忙结束后吧,到时候叫老三、扁头他们都来吃酒。”

    赵红英掰着手指头盘算了一番,越琢磨越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好。虽说农忙结束,学校也该开学了,可扁头哥仨是啥情况,她这个当奶的还能不清楚?尤其扁头再过半年就初中毕业了,至于宋东和宋西,才上小学呢,校长还是老熟人,不怕请不来假。

    “就这么办!改明个儿我找人帮你挑个日子,放心吧,秋收以后好日子多,到时候挑个最近的,保准在国庆前叫你抱上媳妇儿。”

    毛头两眼发直嘴巴微张,完完全全一副灵魂出窍的模样。

    “咋了?你还不乐意了?”

    凭良心说,他很愿意配合赵红英,无论是出于对奶的敬重还是他自个儿的心愿,他都格外乐意在国庆前结婚。关键是,这个事儿就不是他配不配合的问题,而是老丈人那边……

    见毛头久久不曾开口,原先只顾着吃吃喝喝的老宋家其他人,也纷纷看了过来。

    强子这会儿都已经喝大了,不过脑子还算清楚,只大着舌头跟他奶说:“别催了,我看他那事儿玄乎,不然为啥每回放假都跑回家来,平常不是忙着拍戏就是往军区那头去?毛头啊,你跟哥说实话,你媳妇儿还是你媳妇儿吗?”

    “去你的!”毛头好气啊,他媳妇儿咋就不是他媳妇儿了?不过,他老丈人的确不是他老丈人。

    “毛头啊,你跟妈说,这到底咋回事儿呢?原先不是说得好好的?我瞧着,那姑娘也是个实诚人,乐意跟你,咋……”张秀禾想了想,不知道这话该咋说,尤其跟前还有另一个儿媳妇儿在呢。

    就在她犹豫之际,喜宝弱弱的举手:“那个……”

    “宝你说!”

    “宝你别说!”

    赵红英和毛头一前一后开了口,喜宝只犹豫了一秒不到,就果断偏向了她奶:“其实嫂子挺乐意的,就是她家里人有点儿不乐意。”

    这话已经很委婉了,起码毛头稍稍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真怕喜宝直接把早先那事儿给说了,要是叫他奶知道,自个儿老哄喜宝去骗媳妇儿出门,那估计就该上演惨案了。

    “家里人不乐意?”赵红英没注意毛头那边,她仔细品了品喜宝这话,琢磨了有一会儿,这才抬眼看向毛头,“也对,搁我我也不乐意。”

    毛头瞬间垮下脸来:“咋就不乐意了?我多好一人啊!”

    “挺好的,就是长得寒碜。”赵红英这回倒是没怼人,就是实话实说,“你这模样,随便从马路上拉一个人出来,都比你好看。”

    “那我对象也不嫌弃啊!她家里人为啥要嫌弃?我是跟我对象过日子,又不是跟他们。”

    这话也有道理,平心而论,就毛头现在这状况,大学还有半年就面临毕业了,他的成绩优异,假如服从分配,无论是想去电视台还是电影制片厂都不难,想留校任教也格外容易。如果不愿意这么安分的过日子,继续在演艺圈里闯荡同样不难,且不说他的演戏足够,单就是去年的献礼片,就已经在圈内刷够了名声。国内每年都有不少数量的战争片、英雄片上映,电视剧、电影都不少,以毛头参演过献礼片男主角的经历,以后想走这条路要比一般人容易太多了,更别提他还有裙带关系!

    撇开学历、事业不提,毛头家境也好。当然,强子赚的钱跟他没啥关系,可别忘了,强子有钱又有责任心,加上还是家里的长子长孙,最最起码赡养老人的问题是由他一力承担了,这给弟弟妹妹们减轻了多少责任。更别提以他的性子,但凡有余力绝对会拉拔弟妹一把的。

    本人优秀,家庭无拖累还能帮衬他,小情侣本身又相爱,可以说,除了长相有点儿不过关外,毛头也没别的缺点了。

    这结婚过日子也不能光看长相吧?总得方方面面都横梁一下。再说了,年轻小姑娘本人都不嫌弃,爹妈爷奶这些当长辈的,难道不应该更看重人品和能耐吗?

    老宋家这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真心不懂为啥梁家那头要棒打鸳鸯。

    与此同时,梁家那边也在犯愁,元旦过节,家人齐聚一堂,他们比老宋家聚得都齐,毕竟亲朋好友都是本地人,也没有元旦需要加班的,老老少少一大家子人,足有上百口,都聚在梁美霞阿太那边,五世同堂,热闹非但。

    梁家例来就儿子多闺女少,也因此,人口就显得格外多,梁美霞抬眼看去,就看到了不少伯母、婶婶、嫂子们,这会儿都围着她妈转,三句不离她的婚事。

    婚姻法归婚姻法,普通的小老百姓,哪怕是皇城根下的,那也是一样的小市民想法,总觉得姑娘大了该说婚事了,就算自由恋爱好了,你倒是去啊!

    即便梁家还算是有档次的人家,然而依旧逃脱不了普通人的烦恼。

    幸好,大家都还顾忌着小姑娘的面子,没人会特地凑到梁美霞跟前说这个事儿,倒是她亲嫂子,笑着把她拉开了:“你去阿太那边吧,这儿有我。”

    梁美霞很是无奈的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还小小的叹了一口气。

    她嫂子又好气又好笑,不知道她丁点儿大的人儿怎么就还学老人家叹气了,回头逮着空挡学给婆婆听。

    梁母听了也跟着唉声叹气:“女大不中留,可我也不能由着她瞎胡来呢!”

    “妈,既然小妹喜欢,要不咱们……”

    “她喜欢?那她到底是喜欢那个人,还是喜欢人家的名声、前途?我是当妈,我也不想把她看轻了。可现在的小姑娘家家的,实在是太物质了。这过日子,不愁吃不愁穿,过得去就成了,眼睛盯着人家兜里的钱,这像话吗?”

    “这话是怎么说的?小妹是什么人,别人不知道,妈您还不知道?”

    梁母摇了摇头:“以前我倒是觉得挺了解这孩子的,现在呀……你看看她找的那个对象,我找人打听过了,京电最优秀的学生,这几年来电视剧、电影各种角色拍了不下百部,所有的教授都夸他能耐、演技好、肯吃苦,说他前途一片敞亮。去年那个献礼片你也看了,全国人民都知道他。对了,我还听说他家里可了不得了。”

    “小妹不是说,她对象是外地人吗?”

    “外地人咋了?南方那边有钱人可比咱们这块多得多了。听人说,她对象家里特别有钱,又有钱又有门路。你说说看,这孩子咋这样呢?太物质了!太肤浅了!咱们老梁家勉强也算是书香世家,她怎么就……”

    说着说着,梁母忍不住唉声叹气起来。

    尽管梁美霞坚定不移的表示,她爱的是毛头这个人,无奈她父母就是不愿意相信。

    演员那么多,长得好看的一抓一大把,怎么就偏生挑中了最丑的那个呢?梁母说啥都不愿意相信闺女是找到了真爱,没得那么眼瞎的。她固执得认为,闺女养坏了,一心盯着人家的名气、前途,甚至兜里的钱,心里的懊悔那是别提了,甚至一度在夜里落了泪,觉得都是自己年轻时太忙碌了,忽略了闺女的教养,一副悔不当初的模样。

    “早知道就不该让她念什么戏剧学校,瞧瞧,好的没学到,尽跟人坏胚子学了。咱们家又不差钱,从没亏待过她,她就不能跟其他小姑娘一样,好好找个自己喜欢的人谈对象?我不嫌弃乡下人,没钱没房也没啥大不了的,只要肯吃苦愿意干,日子总归是越过越好的,可她怎么能这样呢?我好悔啊!”

    她嫂子已经没话说了,只能默默的望着悔恨交加的婆婆,心里却忍不住嘀咕着,总觉得自家小姑子没那么糟糕,难不成真的是入了演艺圈后,学坏了?

    一不小心听到这话的梁美霞:……………………

    可怜她只是听了她阿太的话,过来看看晚饭准备得咋样了,结果就听到了她妈这么一席发自肺腑的话。站在拐角处,她两眼发直,足足愣了半刻钟后,才忍不住抬脚走上前去拦住了正打算离开的亲妈和嫂子。

    “妈!我是你亲闺女,你咋能这么想我呢?”梁美霞委屈得都快哭了,因为长相讨喜还有后台,哪怕进了剧组饰演的也多半都是花瓶类角色,她活了那么大就没受过丁点儿委屈。结果,全在自个儿亲妈身上找补回来了。

    “你以为我乐意这么想你?你小时候多乖啊,上大学之前也是好好的,怎么上了个大学,演了几场戏,整个人都变了呢?”梁母眼泪汪汪的看着闺女,“咱不能好好谈个对象吗?家里不缺钱,回头妈给你多备点儿嫁妆,咱们不贪人家钱,成不?”

    “我没贪社会哥的钱!”

    “妈知道,你是贪他有名气,认识的人多,家里门路比咱们家还广,还有啊……”

    “没有没有!我没有!!”梁美霞这回是真的被气哭了,抹着眼泪只喊冤枉,“我看中的是他的人,不是钱,不是名声,不是门路,我就只图他的人!”

    梁母一脸悲伤的看着闺女,都不用开口,脸上就明晃晃的写着:我不信。

    她能信吗?演艺圈里长得好看的一大堆,闺女又不瞎,怎么就偏生挑了个最丑的?就是学坏了,堕落了,变得越来越物质了,连她这个当亲妈的都看不下去了。

    “我就是喜欢他!!”梁美霞气得眼泪簌簌的往下落,搁在平日里,她妈早就心疼上了,偏这会儿却用谴责的眼神看着她,这下她更伤心了,“我喜欢他,我爱他,我非他不嫁!妈,求求你了,我跟宋社会是真爱。”

    “真爱?他长成那样,你俩还能是真爱?闺女哟,我是你亲妈,我还能害你不成?这是你的终生大事儿,你可得想清楚了,钱可以赚,名气可以慢慢攒,就算没有这些,就咱们梁家这条件,你这长相,也不至于缺衣少食的。可要是跟他结了婚,你是能吃香的喝辣的,可有些事儿比钱更重要!”

    看着闺女哭得都快喘不上气来了,梁母到底还是忍不住服了软,好言好语的劝着:“不然,妈回头托人给你说一门四角俱全的好婚事,要本人能耐的,有前途肯吃苦对你好,家里条件也好,这样成不?”

    “我只喜欢社会哥!”

    越描越黑这种事情,如果不是亲身经历,真的很难想象。

    在此之前,梁美霞一直觉得她父母相当开明,甚至有时候还觉得跟父母相处起来,就跟朋友似的,亦如当初她一心想要报考京市戏剧学院,家里人虽然不怎么赞同,却还是选择支持她。

    她以为,这样的开明会一直到永远,哪怕她老早就知道毛头的老家在乡下农村,也不以为然。她的父母才不是那种只盯着钱看的人,比起优渥的物质生活,绝对更在意她本人的想法。

    万万没想到……

    “你就别跟你妈我犟了,我从屏幕上看几眼,都嫌他长得寒碜,你得对着他一辈子啊!你想过好日子,妈让你过,咱找个可心的,犯不着为了过上好日子这么委屈自己!美霞,就当妈求你了,你就听妈这一回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