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 第137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7章 第137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7章

    奶老想老想你了——

    宋卫军浑身一僵, 要不是早就知道自家姑娘是什么性子, 他还道小闺女这是在故意埋汰他呢。瞧瞧这话说的,哪里是老想老想他了,分明就是老想揍他了!!

    “喜宝啊, 爸最近很忙的。”宋卫军挣扎了一下, 瞅着已经奔到自个儿跟前,正两眼晶晶亮的抬头望着自己的小闺女, 愣是昧着良心扯了谎。他是真没辙儿了, 忙点儿也就罢了,要是叫他妈知道他故意躲着不回家,恐怕不就是揍他的问题了, 而是直接给揍死了。

    喜宝完全不懂她爸心里的苦,听了这话也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一脸理解的表情:“嗯, 爸你忙不要紧,我不会闹你的。奶早先也跟我说了,让你尽管忙, 横竖她和爷都来京市了, 离得近儿,干点儿啥都方便。”

    “……也对。”为什么在这冷冽的寒冬,他的额头却开始往外渗冷汗?因为小闺女宽慰他的话太吓人了。

    “爸, 你先等我一会儿, 我搁下东西马上就回来。”喜宝快速的回忆了一下明个儿的课程, 惊喜的发现明个儿上午没有课, 要到下午一点半才有课。当下,她忙跟她爸打了个招呼,欢快的抱着汤婆子拽着挎包奔到了宿舍楼里,草草的归置好东西后,就又飞快的跑了下来。

    宋卫军漠然的看着他闺女跑上跑下的,很想说,闺女你慢点儿好了,爸一点儿也不着急。可还没等他开口,小闺女已经跑了,片刻后,又再度站在了他跟前,伸手挽住他,笑眯眯的说:“爸,咱们走吧,奶真的特别特别想念你。对了,我和爷奶早先都去看过你那个电影了,毛头哥演的真好!”

    “……走吧。”宋卫军还能说啥呢?他啥都不想说了,心累。

    话虽如今,可等真的上了公交车,宋卫军还是忍不住询问起最近两三个月家里的情况。

    真要说起来,其实用一句话就能概括了,那就是一切都好。不过喜宝还是很能体会这种感情的,当初她刚来京市上学,哪怕隔三差五的就能收到信,偶尔还会打个长途电话,可仍然还是格外的想家,尤其是想她奶。那个时候,她真的特别希望有个人能来跟她说说家里的事儿,哪怕说一下收成咋样,吃喝咋样,啥都成。

    将心比心,喜宝边回忆边巨细无遗的全告诉了她爸。

    上一次宋卫军放假还是七月中旬,他们一起去了京市周边游玩,吃吃喝喝逛逛,哪怕这会儿想起来还是觉得乐淘淘的。之后,到了八月初,宋卫军就回了军区,一直到现在。

    喜宝就在公交车上,跟他说了这段时日家里的变化。

    说臭蛋会亲家很顺利,因为两边都是那种盼着孩子好的家庭,相互之间都非常体谅,连带订婚也没产生任何波澜,甚至先前还担心十里不同俗,会因此产生一些摩擦,也一样没发生,两家依的是京市这边的规矩,在饭店里头热热闹闹的办了几桌酒,所有人都很高兴。唯一有些遗憾的就是,仍在乡下老家的宋家三房没来,这让他们这些知晓内情的宋家人心里多少都有些微妙。

    别忘了,喜宝也是知情人之一。

    “爸,你应该知道的吧?臭蛋是三伯和三伯妈生的,他都订婚了,怎么……唉,过继了就完全没有感情了吗?幸好臭蛋什么都不记得了,不然他该多难过。反正,要是我肯定会难过的。”

    宋卫军听得忍不住牙疼,他大概知道一些家里小辈儿们之间的误会,当然其他人也都知道,只是默默的闭嘴不谈论而已。

    不过,说这事儿总比说那啥见了鬼的电影好,宋卫军很快就接了口:“等你以后订婚了,家里人一定全都到,放心吧。”

    “大伯和大伯妈在京市呀!”喜宝一脸的讶异,“三伯和三伯妈来不来又有啥关系?”

    宋卫军:…………闺女哟,咱们还是继续谈那个见了鬼的电影吧!

    似乎是心有灵犀,喜宝终于放过了这个尴尬的话题,提起了臭蛋订婚以后,全家老小齐刷刷跑去看电影的事儿。

    “毛头还是真不错,就是有些剧情看着特别吓人,那炮弹直接就在他身后爆炸了,好悬没把他整个人给炸飞了。后来,我问了毛头哥,他说那都是假的,爆炸威力连真正炮弹的千分之一都没有,还说真实发生的事情比电影上演的还要更恐怖一百倍。”

    “奶还让毛头把剧本给背默下来了,还有一些什么原始的参考资料,说是上头提供的,本来是不让外传的,可谁叫他记性好呢?全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爷奶。”

    “对了,爷还说,早知道部队里那么辛苦,当年就不叫你去参军了。奶倒是没说啥,就憋着气说她老想你了。还有啊……”

    甭管还有没有其他的,宋卫军这会儿已经彻底放弃了最后的抵抗,看似是正襟危坐着听闺女絮叨家里的事儿,实则内心深处早已生无可恋,只想早死早超生。

    不过嘛,他还是很想见一见癞毛头那小兔崽子的!!

    没过多久,父女俩从公交车上走了下来。喜宝永远都是高高兴兴的,尤其这会儿许久不曾碰面的爸回来了,又可以马上看到她奶了,她整个人都是飞起来的,几乎是欢呼雀跃一般的往胡同里冲。

    落后她两三步的宋卫军满脸的绝望,哪怕再怎么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在拐过胡同口看到三四十米开外的自家院门时,还是忍不住心头发虚。

    偏偏,他闺女已经推门进去了:“奶!我爸回来了!”

    宋卫军深呼吸,再深呼吸,除了狠狠的吸进了两大口混着雪渣子的冷风外,心里并没有平静太多。等他跟在喜宝身后,推门进去时,一抬眼就看到垂花门前,那高举着菜刀的亲妈。

    更可怕的是,刀锋上还往下淌着一滴滴鲜血。

    这画面的冲击力太强大了,饶是宋卫军自诩经历过不少惨烈的战斗,这一眼下去,还是惊得他连连倒退,直到碰上了院门的门槛才停下脚步。

    再仔细一看,宋卫军这才发现,他妈一手举着淌血的菜刀,另一手却是捏着一只公鸡。当然,鸡已经被成功的抹喉了,滴下来的鲜血一路从院子中间到垂花门前。

    “妈?”发现了这个情况,宋卫军稍稍松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开了口。

    “你还记得我是你妈?”赵红英把菜刀挥舞得飒飒生风,另一只手也没闲着,可怜的公鸡被抹了喉还得继续被糟蹋,摇来晃去的,乍一看还以为是公鸡诈尸了。

    宋卫军默默的关上了院门,坚强的迎难而上:“妈,你咋知道我今个儿会回家?咋还特地去菜场买了活鸡呢?走走,咱们先进去,您歇着,我来干活。”

    赵红英白了他一眼:“鸡是毛头买的,咋的?你想吃?”

    “毛头……毛头在家啊?我去找他,我找他有要紧事儿!”宋卫军一个箭步从赵红英跟前错身走过,内心早已忍不住摩拳擦掌,恨不得立刻把癞毛头那个小兔崽子拖过来好生收拾一通。

    结果,他才进去,就看到他闺女仰着头在看屋顶,下意识的顺着闺女的目光看了过去:“毛头?你咋……嘿,我说你小子还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啊?”

    屋顶上,有个黑黝黝的人影,长得黑也就算了,还穿了一身灰黑色的棉衣,从远处瞧,特像个黑熊精。

    喜宝听到这声,忙替她哥解释了起来:“我哥在扫雪呢,前些日子下了好几场雪,昨个儿晚上又下了一场,他怕雪积得太多把屋顶给压塌了。”顿了顿,喜宝又说,“爷说毛头下午就来了,干了好多活儿呢。”

    宋卫军看了眼屋顶上卖力干活的毛头,再瞅了瞅同样卖力解说的喜宝,绝望的拿过搁在墙角边的大笤帚,又走到靠在墙边的大木梯子,三下五除二的爬了上去,陪毛头干活去了。

    一旁的老宋头还有些担心:“老四你行吗?你大哥二哥他们今年就没敢上去,还是叫毛头扫吧,不然回头我喊强子过来。”

    “老头子你担心个啥?他连火.药库都敢闯,怕个屋顶咋了?”赵红英提着菜刀揪着鸡脖子走过来,瞥了眼手脚异常利索的宋卫军,凉凉的搭腔,“你看他爬梯子那样儿,猴儿都比不上他!”

    猴儿——宋卫军好无奈,可他没法反驳,只能在上头应了一声:“没事儿,我们马上就下来。喜宝,你进屋去,外头冷。”

    “不冷,我在这儿瞅着你们,小心啊!”喜宝也冲着上头喊了一声。

    屋顶扫雪是最麻烦的,而且大冬天的,也不能穿得太少,可假如穿太多了,又容易笨手笨脚的出事。还好,毛头年轻,平常又在剧组里做各种高难度的动作,宋卫军就更别提了,这种上屋顶的事儿在他眼里连丁点儿难度都称不上。

    两人一起干活就是快,再说毛头已经干了好一会儿了,因此,不到十分钟,这俩就下来了。

    不同的是,毛头是老老实实的顺着木梯子,僵着身子骨下来的,而宋卫军索性走到旁边略矮点儿的屋顶上,先把大笤帚丢了下去,然后整个人一跃而下。

    “奶?!”喜宝突然惊叫了一声。

    宋卫军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来,这不是平常军区里干活,而是在家里,又下意识的往他妈所在的地方看去,一开始没发现有啥异常,再顺着喜宝的目光仔细一看……

    赵红英手里的公鸡脖子被拧断了,一副死不瞑目的悲惨模样。

    “呃……”宋卫军忍不住往门口瞥了一眼,认真的思索,这会儿再开跑还来不来得及。

    “没事儿,反正是小鸡炖蘑菇,等下也要劈开的!”赵红英咬着压根挤出了这句话,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厨房。一旁的喜宝见她爸和她哥都下来了,也赶紧跟着她奶往厨房里去。

    宋卫军一脸绝望。

    似乎是生怕他还不够绝望,毛头在抖落了头上身上的雪渣子后,颠颠儿的奔到他跟前,乐呵呵的说:“叔,你可算是回家了,这些日子奶真没少念叨你,她老想揍你了。”

    看吧,这才是实话。

    “你小子还敢说!”宋卫军拎着这小兔崽子就往堂屋去。

    此时,老宋头早已提前在屋里烧了个炭盆,家里本来就烧着火炕和火墙,暖和得很,再加个炭盆就是想给儿子孙子驱驱寒。等看到这俩打闹着进了屋,老宋头还挺乐呵的:“看你俩那么说得来,早知道就该把毛头也过给你。这不挺好的,一儿一女凑个好。”

    “别!我有闺女就够了!”

    “不干!我才不要!”

    宋卫军和毛头几乎同一时间开了口,且两人眼底里尽是满满的嫌弃。

    最后,还是毛头先退了一步,讪笑着上了前:“叔啊,四叔啊,我演的电影好看不?有没有把你演得活灵活现?还有啊,明个儿我要去见导演,咱们剧组里的主要角色打算年前聚个餐。你要不要跟我一道儿去?导演很想见一见宋卫军本人。”

    “呵呵,你觉得呢?”宋卫军想也不想就断然拒绝,“不去,我忙着呢。”

    毛头小心翼翼的往厨房那头瞧了一眼,见没啥动静,才又把头探过去,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喜宝她功课忙,明天才周四呢,她下午有课的。你真的不跟我一道儿去?那回头,我去跟导演他们聚餐了,喜宝也回学校了,家里可就只剩下你和奶……哦,爷也在家。”

    老宋头在不在家真的没啥感觉,他本来就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极其偶尔才会搭个腔,而且一般还都是儿孙们刚回来的时候打个招呼,回头又不吭声了。可以想见,等明个儿喜宝和毛头全都离了家,家里大概就只有赵红英那杀气腾腾的骂人声了。

    宋卫军脑补了一下明个儿的情况,即便身经百战,他也不由的开始怂了。

    “成,我明个儿跟你一起聚餐。”

    “中午咱们还在家里吃,等吃完饭,咱们仨一道儿出门,先把喜宝送回学校去,再出发去聚餐。小叔你放心吧,只要回头你说担心喜宝,想亲自送她,奶一准儿不会反对的。”

    “你倒是能耐!”宋卫军一点儿也不感激这个混账侄儿,试想想,要不是因为毛头演了他,换成别人,赵红英未必会去看,更不会知道那些台前幕后的事情。

    再一看,毛头得了他这话,非但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反而如同得了夸赞一般,嘚瑟的仰着头,一副小人得志便猖狂的德行。

    晚饭,气氛倒是挺和乐融融的,尽管期间赵红英不止一次的朝着宋卫军发射眼刀子,可因为有不知情的喜宝和别有所图的毛头一个劲儿的打岔,总算没把晚饭吃成硝烟纷飞的战场。

    等吃完饭后,喜宝照例黏着赵红英,搁在平日里,宋卫军兴许还会有些吃味儿,可今个儿他恨不得闺女把她奶哄住,因此只拽走了毛头,去小屋里谈心谈人生。

    ……

    正如毛头早先预料的那般,有喜宝在,哪怕赵红英想变身喷火暴龙,也会稍稍收敛一些,唯恐吓到了她的心肝宝儿。可想也知道,喜宝是要回学校的,而宋卫军好几个月没回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总不能说,只待个一天就跑掉吧?

    要不是有毛头帮着出主意,宋卫军真的要完。

    不过,话说回来,毛头那主意顶多也就只能算是缓兵之计,再怎么折腾,宋卫军还是迟早要完。

    第二天午饭后,喜宝就提出了要回学校,她觉得自个儿能回去,而且也希望她走以后,她爸能多陪陪她奶。用喜宝的话说,她一周没见到她奶都想得慌了,她爸一定更想念。

    宋卫军一脸僵硬的表示,他不放心闺女。

    说这话的时候,他都不敢往赵红英那边看,好在赵红英并不打算为难他,摆了摆手,让宋卫军连同毛头统统滚蛋,又一脸爱怜的叮嘱喜宝:“天气冷,没事儿别瞎跑,记得出门穿厚实点儿,平常多喝热水多喝汤,别嫌麻烦尽吃馒头包子,你都快把自个儿吃成馒头了。”

    听到前面还好,得了最后一句话,喜宝忍不住开始怀疑人生,伸手掐了一把自己的脸:“我像馒头?”

    “嗯,发面馒头。走吧走吧,趁着日头高,天儿没那么冷,赶紧回去吧。”赵红英哄着喜宝出了门,又扭头冲着后头吼,“还愣着干啥?跟上啊!”

    宋卫军麻溜儿的跟了上来,落后一步的毛头也赶紧往前走了两步,结果在出门前,忍不住回头多嘴问了一句:“奶,我妹是发面馒头,那我是啥?”

    “是驴粪蛋子!!”

    伴随着一声惊天怒吼,毛头连滚带爬的冲出了院门。

    在胡同口等着他的宋卫军忍不住幸灾乐祸:“你在你奶心里头是个啥份量,心里一点儿数都没有?”

    毛头冲着他叔扮了个鬼脸,然后拽起妹子就往公交车站台那头走。

    喜宝看看这个瞅瞅那个,总觉得她哥和她爸之间有猫腻,可思来想去,又闹不明白这俩能干啥,等上了公交车后,索性直接开口问道:“你俩咋了?”

    “没咋,等下我带四叔去参加剧组年前聚餐,我们那个导演,老早以前就想见见英雄本人了,偏偏他早先说啥都不愿意出来,导演总说,没见过本人就拍电影,心里老没底了。”

    宋卫军心道,没底你倒是别拍啊,拍都拍了,现在心里没底的人轮到我了!!

    一路上,喜宝就觉得这俩人在用眼神互怼,还听到她爸用特别温柔的声音劝毛头,回头放假了可以再去军区里历练一下,身为亲叔叔,无论如何也会帮他开这个后门的。毛头也回答得格外客气,表示后门开一回就够了,好钢要用到刀刃上,不紧要的地方就没这个必要了。

    头一次,喜宝觉得自个儿的脑子可能不太够用,反正她完全没听明白。更准确的说,字面上的意思她是听懂了,可总觉得这些话是话里有话。

    于是,等公交车到站了,她只能顶着一头雾水下了车,跟她爸她哥道了别,婉拒了送到校门口的建议,直接转身跑了。

    ……

    稍晚些时候,毛头带着宋卫军去了剧组聚餐的饭店。

    按说,这电影老早就杀青了,全国各大影院都上映结束了,还聚个啥餐呢?可这回真的不同,接戏的导演虽然是圈子里的老人了,却是头一次得到上头这般重用。跟后世不同,此时的商业片尽管更为赚钱,可有名气的导演却更愿意接手这种主旋律电影。有一就有二,导演希望再接再厉。

    其他演员的想法也类似,就有那格外能来事的人起了头,打着年前小聚的名头,召集了同组的演员,又叫上了几个圈子里的好友,凑在一起弄了个聚餐。

    在这里头,资历最浅的人就是毛头了,可架不住人家背后有人!

    聚餐还未开始,导演带着副导以及看好的后生小辈正在往饭店那头赶,他带的后生小辈不是别人,正是他亲戚家的孩子,也管他叫一声叔,因为本人挺有潜力的,又是亲戚关系,他也愿意拉拔一把。

    “叔,那么好的一个片子,怎么就让个新人来演了?听说他还没毕业呢,头一次就演了个男主角?我的资历难道不如他吗?”

    “你想知道?想听实话?”

    “这是怎么个说法?”

    “人民英雄是他叔,他叔点名非要他来演,不然就不拍这个电影,我又有什么办法呢?”导演抬起手腕看了眼表,见时间还有多,又抬头继续说,“不过本来也没你啥事儿,就算让我来选,我也不会选你的。”

    说起这个,导演本人也有些唏嘘,他当初接到剧本的时候,男主角就已经给定了下来,在这之前,他连宋社会这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等于说,导演是先知道要由宋社会出演男主角,然后才认识了这个人。

    当然,细则就没必要说了,导演只是想让侄儿知道,就算没宋社会,这个角色也轮不到他。

    即便如此,那人也已经惊呆了。

    演艺圈里各种后门后台都是寻常事儿,裙带关系简直不要太多。可他绝对是头一次听说,还有人把裙带关系弄到英雄本尊身上去了。

    也对,人民英雄是宋社会他叔,而这种个人传记形式的英雄电影,都是必须由英雄本人授权同意的。所以这么说也没错……

    ——没错个鬼啊!!

    ——还能不能按着套路来啊!!

    直至到了饭店,见到了比电影里更黑的毛头后,他才默默的接受了事实。长得丑又怎样?架不住人家后台硬。

    导演也看到了毛头,同时注意到了他身边的中年男人,先回想了一下,确定以往没见过这人后,又忍不住注意起了这人的气质。

    气质这东西,听着似乎挺虚无缥缈的,可同样都是人,就是有人气势三米八,有人却是畏畏缩缩的一副上不了台面的样子。导演看多了圈里的情况,这演畏缩容易,演出那种江湖大佬的气质,却是难上加难,偏偏这人隐约还给人一种压迫感,一看就来历不凡。

    “宋社会,这是你……朋友?老师?”朋友其实不大可能,俩人明显岔了个辈分,老师更不可能,京电的老师他还能不认识?

    毛头笑嘻嘻的凑上来:“导演好,副导好,这位嘛,容我先卖个关子,您猜一猜这是谁?”

    让猜的话,那就是有可能认识的人。

    横竖闲着也是闲着,导演很给面子的猜了几个名儿,当然答案肯定是错的。正当毛头打算揭晓谜底的时候,宋卫军忍不住捣了个乱,突然开腔道:“您就是拍我那部戏的导演?我这侄儿特烦人,给您添麻烦了真是对不住。对了,我是宋卫军。”

    导演:……………………

    这一刻,导演是懵逼的,结结实实的给懵了。

    凭良心说,再让他猜一百回,他都保证猜不着。不是没往那方面想,而是因为他第一次见到演员比要饰演的英雄本人丑的,还是丑那么多的。其实吧,原本宋卫军也谈不上有多帅气,他的五官只是普通,就是合在一起,配上他那通身的压迫感,给人一种格外精神的感觉,是那种存在感特别强的人。

    而最最重要的是……

    跟毛头站在一起,两人一对比,宋卫军简直太帅了。

    “终于见到您了!”导演不愧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在脑子一片空白之后,还能继续找到话寒暄,“您就是宋卫军呢?太好了太好了,我老早以前就想跟您见上一面了,今个儿可算是见到英雄本人了!太好了,我太激动了!”

    “你好。”眼瞅着导演都快激动的落泪了,宋卫军还能说什么?他以前只是觉得毛头脑子有问题,现在见到了导演,他果断的改变了原先的想法。

    ——哦,原来不是毛头有问题,而是演艺圈的人都有些问题。

    然而这仅仅只是个开头,在导演万分激动的介绍下,陆续赶到的演员们都纷纷围了上来,亲眼目睹了英雄本尊,并且一一同他握手寒暄,每个人都是热泪盈眶,仿佛见到了自己的信仰。

    要不是服务员再三催促,宋卫军很怀疑,这帮人都忘了自己的来意,把好好的聚餐都快搞成见面会了。

    及至入了饭桌,导演、演员以及其他受邀者还是一副激动难耐的模样,宋卫军已经忍不住想跑路了。再一看毛头,这货吃得那叫一个眉飞色舞,完全没注意到他这边的情况。

    没办法,毛头虽然是主角,可他没这个自觉,早不早的就躲在角落里开吃了。而宋卫军,则愣是被导演拉到了主座上,两人隔了一条鸿沟。

    偏导演还在那儿絮絮叨叨的说着:“听说当初是您强烈要求宋社会同志出演男主角,也就是您本人的?您可真有眼光,这个人选选得好。”

    宋卫军:…………你好好说话!谁他妈的强烈要求他演了?

    “哦不,导演您可能有些误会,这事儿吧,是我妈觉得毛头这孩子不错。毛头,就是宋社会,他在拍摄过程中没少给您惹麻烦吧?”

    “没有没有,他很好,特别敬业,是个相当上进且不怕吃苦受罪的好同志!”

    “……那就好。”

    这顿饭,平心而论,饭菜真的挺好的,毕竟是比较上档次的饭店。可宋卫军吃得老胃病都快犯了,实在是太难受了,他真的真的一点儿也不想听别人夸赞毛头那个小兔崽子。

    好不容易聚餐结束了,宋卫军黑着脸把毛头揪在一旁:“你啥意思?我看这样好了,放假来我那儿,上次是酷暑,这次是严寒,都得训练一下,不然要是下回再拍英雄电影,你咋办?”

    毛头深深的认为,他叔就是故意针对他,不过转念一想,这话也没错:“嗯,我忙完这段就去找你。等下回要是再有类似的献礼片,记得一定要推荐我!”

    “成!”宋卫军一口答应。

    他多伟大啊,为了国家没结婚没孩子,一辈子都奉献给军队了,结果这么光辉伟岸的角色就叫毛头给糟蹋了,说啥都不能叫战友们幸免。

    话说回来,他隐约记得上回听那谁说过,明年献礼片要拍海军了?谢八一,呵呵呵呵……

    尽管毛头瞧着一副不靠谱的模样,可事实上他还是说到做到的。一周不到点儿,他就去军区那头报了到,因为已经有一次记录了,这回比上回容易太多了,他直接被领到了宋卫军跟前,再一次经历了惨无人道的特训。

    与此同时,国家队体育训练基地里,又一次被打爆了电话。

    “春晚?咋又是春晚呢?这不是离过年还有好久……哦,是不久了,可你们这不是瞎折腾吗?上次费了那么大的力气请了人过去,也就在台上站了半分钟,干啥呢?哦哦,这回是谈话节目……啥玩意儿?!谈话节目?!真人访谈?!不不不,我们过年需要集训,特训。对,是全封闭式加急特训。真的很抱歉,这是上面的意思,为了下届全运会提前做好准备。嗯,再见。”

    挂掉电话,田径队的总教练长出了一口气,回头交代下属:“所有邀请出节目的全部拒绝,无一例外。”

    下属擦了擦额头上那并不存在的汗水,小心翼翼的试探道:“如果是邀请别人呢?不一定是宋涛吧?”

    “咱们田径队除了宋涛还有其他知名的运动员吗?”总教练反问道。

    “呃,您说得对。”

    其实,知名运动员还是有的,就是没臭蛋那么出名。毕竟,运动员要想刷知名度,只能在各个大赛里头刷。偏偏整个田径队里,除了臭蛋以外,其他人所获得的奖项,最高的也是在全运会里的。要是搁在上届奥运会之前,全运会绝对是大赛,可跟奥运会一比,那就真的不算什么了。

    这么说吧,全运会的各个比赛项目前三,几乎十之八.九都被国家队包揽了,即便偶有例外,叫底下的省队摘夺了桂冠,那国家队也会在第一时间申请把人调过来。臭蛋当初就是在全运会的青年组比赛里崭露头角,连省队都没回,直接就被国家队扣了下来。

    所以,全运会金牌在国家队这边的意义,属于没有的不是新人就是成绩不佳,而有的却真没啥好稀罕的。

    “唉,宋涛那情况太特殊了,但凡他记性稍微好点儿,我也不至于扣着人不放。春晚嘛,国家电视台的节目,是该支持一下。”

    “总教练,我听说京市电影制片厂那头,还打算拍个奥运健儿的电影。”

    “就不能让他们再等几年?咱们国家第一次参加奥运会,还闹了不少是非出来。下一次吧,也就两年光景了,八八年奥运会还是在隔壁举办的,离得也近,气候也适宜,我相信到时候那帮小兔崽子们,一定会发挥更出色的。尤其是宋涛!”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