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 第135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5章 第135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不死佣兵回到七零年代救世主都是美少女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清穿带着红包雨盛世医香山村名医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5章

    到了电影放映的点, 喜宝祖孙三人检票经常。

    节假日嘛, 出来游玩的人很多,来看电影的也不少。还好,这部电影并不是大受年轻情侣喜欢的那种, 因此来的人虽然也有, 数量却并不算很多。等喜宝他们进去后,找到座位坐下来, 再往四下一张望, 整个影厅里头最多也就坐了三分之一的人。

    赵红英也发现了这一点,还在那儿嘀咕着:“咋没人看呢?毛头演的不好?”

    “咱们要不是因为我哥演的,也不会特地跑出来看呢。”喜宝笑着解释了一句, 倒是完全不担心这电影的票房。摆明着是主旋律电影,无论是卖不卖座, 都有上头兜底, 而且保不准过段时间还会在电视上循环播出。

    而此时,离电影放映已经不到十分钟了,祖孙三人随口聊了聊, 不多会儿, 整个影厅就暗了下来,电影开始了。

    英雄式电影好多都是从主角还不是英雄的时候拍起来的,这一部也是如此。

    让喜宝他们倍感意外的是, 电影刚开始, 居然是小山村的景致, 更确切的说, 那二十多年的那个红旗公社第七生产队。

    那山那河那树那景,哪怕明知道并不是原景,因为看起来有着七八分的相似,愣是将喜宝他们的记忆拖回了当年。是当年,而不是当地,因为这些年来,村里的变化太大了,大到叫人清晰的能感觉到时光的流逝。

    紧接着,毛头版的宋卫军就出现在了镜头里。

    十八岁参军入伍,与之同行的还有同属于红旗公社的其他几个老乡,都是相仿的年岁,一样的意气风发,年轻的脸庞上能轻易的看出他们保家卫国的决心,当然也掺杂着不少天真。

    为什么要选择当兵呢?

    随着宋卫军等人的离乡,当初征兵处负责人的问话重新在耳畔响起,大屏幕一分为二,一半是实景,年轻人背着大背包并肩前行,另一半却成了虚景,回忆着不久之前刚发生的事儿。

    有人说,当兵是为了保护祖国和人民。

    也有人说,打小就特别佩服军人,也想穿上绿军装配枪威风一把。

    还有那种格外迷茫的,只弱弱的回答,没想别的,就是想当兵。

    宋卫军却说,他姥和姥爷都叫鬼子打死了,要不是红军路过,他妈也活不了,所以他想帮他妈报这个恩。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语气很平静,仿佛在说今个儿天气还不错,可就是在这种平静的表情之下,却充斥着满满的坚定,没人会怀疑他这话是否真实,连负责审核的人也只是默默的在空白处摁上了表示通过的红印章。

    之后,镜头切换到了新兵营里,一群新兵蛋子们开始最基础的入伍训练。

    基础训练自然是无比枯燥无味的,要不是反复训练那几个特定的动作,就是不听的拉练、集训。

    一天天的,永远都是天还没亮就响起了起床号,所有人快速的整理、洗漱,这些事情已经不能简单的用有条不紊来形容了,每个人仿佛都是被上了发条的机器人,动作一致,速度奇快。

    穿衣套鞋、铺床叠被、洗脸刷牙……

    所有的事情都必须要极短的时间内完成,这还不算,因为厕所和盥洗室都是公用的,必须穿插进行,不然一堆人挤在一起不单碍事儿还会耽搁时间。

    事实上,一开始新兵蛋子们的确不适应,不是没把被子叠整齐,就是上厕所的时候撞到了一起,不然就是时间已到,事情却还没能做完。而一旦没能在规定的时间里赶到操场上集合,迟到半分钟就需要跑一圈,最初的那段日子,每天都有人被罚跑,当然也包括宋卫军。

    乡下的孩子动手能力肯定是没问题的,可有一点,不是所有人都习惯这么严苛的作息安排以及卫生习惯的。部队里要求很细致,包括每天冲澡洗衣,甚至还有系鞋带的方法,连漱口杯的杯柄朝向哪边都有规定。

    最初,宋卫军吃了很多苦,好在他的进步也很明显,从被罚跑十圈,到最后第一次准时赶到操场上,不过才一周而已。

    又几天后,他成了教官口中的优秀新兵,无论是训练还是生活,都近乎完美的遵从了规章制度。

    一晃,时间就过去了三个月。

    三个月的新兵入伍集训,到后面已经不单单是辛苦的问题了,而是麻木。当苦累成了日常,当每天都固定要训练十个小时,当隔三差五的都会被临时通知拉练……不是麻木,还能是什么?

    也就是这个时候,一起入伍的同乡忍不住抱怨开了,日复一日,千篇一律的生活,比乡下农村种地还苦,毕竟种地还分农闲和农忙,而且白天干了活儿,等太阳一下山不就能歇着了?一家老小还能聚在一起,无需忍受分离之苦。

    等三个月的新兵入伍训练结束后,这些刚熟悉起来的新兵蛋子们就要被分配到各个部队里,宋卫军很幸运的跟同乡们分在了一起,不过这也仅仅只持续到了第二年。

    第二年,他就因为极其优异的训练成绩,被上级调拨到了另外一个部队,开始重新进行训练。

    更确切的说,那是特训。

    那个时候,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只是老老实实的配合教官,让干啥就干啥,且每一项训练都尽其所能去完成。

    重复的训练又开始了,更枯燥更繁重,幸好中间穿插着一些家信,有他写给家里人的,也有家里人寄过来的。每一次,他收到家信时,都会特地把手洗干净,正襟危坐的拆开信封,阅读时那种隆重感,仿佛在做一件最最重要的事儿。当然,回复家信时也一样,只是每回他都默默的隐去了在部队里吃的那些苦受的那些罪,写在信上的永远都是好的一面,争取不让家里人担忧一分一毫。

    伴随着这些日常又艰苦的训练,宋卫军一次又一次被上头看中,终于在入伍的第五年,真正的进入了那个原先只存在于传闻中的特殊作战部队。

    本片的高chao也正式拉开了序幕。

    随着一次次接到任务,从最初的简单,到之后的繁琐,再到后来必须全力以赴,乃至最后甚至需要豁出去性命……

    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去回忆曾经的战友,不去想他们是否早已回到家乡娶妻生子,也不会思考家里人要是知道他每次出的都是这种危险性极高的任务会是怎样的反应,他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勇敢面对艰难险阻,用汗水和鲜血去实现自己当初的承诺。

    他是一个兵,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儿,他都得对得起军人这个称号。

    直到,他第一次面对战友的死亡……

    是第一次,却不是最后一次,那些身手并不比他差的战友们,有些死在了他眼前,有些在看不到的地方永远的消失了,有些甚至及至今日都不曾寻到尸骨。还有几个,也不知道算是好运还是厄运,他们因公负伤,重伤致残,只能含泪离开了这个曾经度过了无数岁月的部队,回到了久别的家乡。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才揭示了宋卫军他们私底下做出的一个秘密决定,一旦有人死亡,就尽可能瞒着,不让远在家乡的老父老母白发人送黑发人。当然,部队方面也会配合,抚恤金以工资的名义继续下发,而那些昔日的战友们也会代为写信、收信,再回信……

    既然是英雄片,最详细描写的当然是各个任务细则,那些惊险的任务过程,以及不断出现的伤亡状态,深深的牵动了观众们的心,直到宋卫军受伤。

    小伤轻伤早就已经不知道有多少次了,而他第一次身负重伤,就是从高楼上一跃而下,与此同时,剧烈的爆炸在他身后炸响,他不单被炸成重伤,腿骨也因此骨折,在被紧急送往医院之后,在抢救室里足足待了八个小时,这才浑身滚着纱布被推了出来。

    医生说,他运气真好,灼伤和骨折并不重要,关键是爆炸时有一块碎片直接刺入体内,离心脏只差那么零点五公分,稍稍偏一点点,他就不用来医院了。

    话虽如此,抢救过来后,宋卫军还是因此养伤长达半年之久,又在痊愈之后,重新回到了部队里,继续之前的任务。而这一次受伤,导致他左膝盖被打上了钢钉,脚裸上也是粉碎性骨折,哪怕恢复得很好,每到阴雨天还是会剧烈疼痛。

    这是头一次经历生死一线间,却并不是最后一次。

    而就是因为这一次次的徘徊在危险边缘,他为祖国的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也立下了赫赫战功。

    影片里,并没有他离开特殊作战部队的描写,只是在又一次任务中,他腹部中弹,足足晕迷了一个月。也是在那一次后,他回了一趟家,这是他十八岁参军入伍以后,第一次回到家乡,见到父母。

    阖家欢乐不是主题,可正是因为有家的支撑,才能让英雄们继续勇往直前。他们保护的不是小家,而是整个大家,为了能让每个人都过上幸福美好的生活,宁愿自己承受无尽的痛苦,甚至献出宝贵的生命。

    在最后,宋卫军一身笔挺的军装,毅力在徐徐升起的五星红旗下,冲着镜头行了一个军礼。

    最后的最后,画外音响起,告诉观众们,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让我们为英雄致敬。

    并且为了突出这个英雄形象,还有身负重伤仍坚持继续执行任务的剧情。

    ……

    当影片放映完毕时,全场掌声雷动,哪怕有些人完全是因为买不到想看电影的票,这会儿也全然被吸引住了注意力,有几个年轻的女孩子更是哭得泣不成声。

    哪怕在多年以后的后世,面对英雄,人们都存了几分敬重之心,而在这个尚未被功利性污染的社会里,对这种由真人真事改编的英雄电影,所有人都没有抵抗力。

    呃,也不是所有人都被宋卫军的爱国情怀感动了,起码喜宝在影厅大灯亮起的时候,徒然间感觉到了一股子浓浓的杀意。

    左边是她爷,右边是她奶,毫无疑问的是,杀气来自右边。

    “奶?咱们走吧。”喜宝小心翼翼的开了口,并且伸手去搀她奶。

    电影太震撼了,喜宝早在影片刚放映过半之时就已经哭得泣不成声了,不过在看到她奶那杀意弥漫的脸色后,眼泪“唰”的一下就被吓回去了,心里也瓦凉瓦凉的,只觉得她爸这回真的要完。

    赵红英其实也哭了,不过她的泪点跟其他人完全不同,她是在看到毛头版的宋卫军入伍以后,在部队里吃了那么多苦,还要写信说部队里哪哪儿都好时,眼泪唰唰的下来了。那会儿,她心里就想着,回头要给她的老四好好补补,哪有每天五点不到就起床,连大雪天也不例外的?还有大半夜的,突然扯号子集合,在乌漆嘛黑的夜里跑上十几里的,这不是瞎折腾是什么?

    然后,等影片进入高chao时,她就哭不出来了。

    心疼变成了担忧,然后一瞬间变为了愤怒,中间连个缓冲都没有,只想立马回家拎上她的大剁骨刀杀到军区去。

    宋卫军你个兔崽子!!

    还说啥每天也就是站站军姿走走正步,你诓我这个老太婆没念过书不是?这是辛苦吗?分明就是在拿小命开玩笑!!

    你以为你有几条命够你这么折腾的?!!

    这一刻,赵红英完全不心疼了,小兔崽子自个儿都不知道心疼自个儿,上赶着拿命去做任务,她这个当妈的……当妈的……当妈的心疼啊!!!

    “回!家!”赵红英满脸的狰狞,猛的一个起身就往旁边过道走去。

    他们买的是正中间的座位,又在影片结束后一直坐着没走,所以其他观众就索性往另一边走去,倒也没耽搁人。也幸亏如此,不然要是有个慢性子的还没走,保准被这个模样的赵红英吓到瘫软在地。

    喜宝忙急急的跟了上去,一边小跑着一边让她奶慢点儿:“奶!奶!我爷还没赶上来呢,奶你慢点儿,悠着点儿啊!”

    赵红英直愣愣的冲到了影厅门口,这才停下了脚步,扭过头满是杀气的瞪过来,不过目光却没落在喜宝身上,而是直接跃过喜宝,钉在了落后小一段路的老宋头身上。

    老宋头艰难的撵了上来,他的速度其实不慢的,只要还是因为赵红英窜得太快了。不过,这会儿他也没敢分辨啥,相处了大半辈子,老妻现在明显就是情绪不对,他又不傻,咋可能主动撞在枪口上呢?

    “宝,你爸说没说啥时候回家?”赵红英依旧处于愤怒之中,连声音里都透着一股子寒意。

    喜宝连挣扎都没有,就立马把她爸给卖了:“上回他说他一直到过年都没空,还说要特训啥的,叫咱们有事儿写信,电话可能找不到人。”

    顿了顿,喜宝又说:“倒是毛头哥,前个儿来找过我了,他说放假铁定回家,还跟我点了几个菜。”

    毛头才不怕,他那是演戏啊,你说看着很危险?对啊,看着是很危险,可这不是都假的吗?他以前还演过不止一次的尸体,难不成还真的死掉了?所以说,演戏最多就是辛苦,没生命危险的。同理可证,他奶一定不会打死他,反而会心疼他拍戏黑了瘦了。

    就是他叔不好说了……

    等到傍晚时分,毛头就蹦跶着回了家,他一整个白天都跟他对象待在一块儿,这回倒没用得上喜宝,因为他是跟对象约好了时间地点,在公园里碰的面。不过,喜宝还是很重要的,他都已经想好了,明个儿领着喜宝去对象她家里,再把人哄出来。

    “宝!我回来了!”

    一嗓子吼下去,毛头立马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儿,他爷往日里到这个点了,早就在葡萄藤架子下面喝茶抽旱烟了,他奶也敦敦敦的开始切菜剁肉下锅了,至于他妹子,不是在厨房里帮忙,就是在书房里看书,而眼下……

    “哥,进来。”喜宝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冲着毛头招了招手。

    毛头丢下东西,麻溜儿的窜进了厨房,压低声音问:“咋了?你们一道儿去看电影了?”

    “对。”喜宝这边,饭菜已经都能出锅了,一面从碗柜里拿出干净的碗筷盘子,一面跟毛头对口供,“你回头记得跟奶说,其实我爸出任务没那么危险的,是导演改编了不少。”

    “你可得了吧,导演有个屁用!”

    “啥意思?”喜宝见毛头已经抢过了盘子去盛菜,当下也不争了,只追问道,“拍电影难道不是导演说了算的吗?”

    “一般的商业电影倒是,可这种主旋律电影,导演压根就说不上话。这么说吧,导演过来的时候,我这个男一号已经确定了,剧本台词都已经定下来了,大致的拍摄方式也有了个框架。导演嘛,作用还是有的,他得干活啊!”

    见喜宝还是一脸的迷茫,毛头索性举了个简单的例子:“就跟你做饭菜一样,一般情况下,你想做啥菜就去买来做,没人管着你。可这不是情况特殊吗?食材给你买来了,佐料都给你放跟前了,菜单也已经定下来了,连份量都是说好的。那你还能干啥?老老实实做饭菜呗,好赖就这么回事儿。”

    这下,喜宝算是听明白了,认真的想了想,她又有了个主意:“那不然就说是你改的?不是你演的我爸吗?”

    “你为了保护四叔,打算把我推出去让奶打死?”毛头震惊了。

    “这也不行那也不成的,我爸……”喜宝很忧伤,她有种她爸要被她奶打死的感觉。

    毛头一样很忧伤,果然女大不中留啊!也不对,他妹子是护着自个儿的爸,好像也没错。

    就在毛头陷入深深的思索中时,赵红英那独有的大嗓门在外头响起:“毛头那个小兔崽子呢?我刚听到他的声儿了!癞毛头!”

    当下,毛头连滚带爬的出了厨房:“在在在,我在我在,奶您有啥吩咐?”

    还能有啥呢?当然是询问细节了,哪怕赵红英再怎么不动拍摄,起码她知道内部人士知晓的事情多,这个肯定是没错的。

    于是,晚饭时间愣是变成了一场严刑拷打。

    如果是毛头版的宋卫军,那绝对能来一出宁死不屈的戏码,可现在毛头已经出戏了,哪儿还能硬气得起来?再说了,面对赵红英,他怂得分分钟想跪下来叫祖宗姑奶奶。

    明明是一桌子的好菜,而且多半还都是出自于喜宝之手的,可惜他没这个口福,面对他奶那张无比狰狞的饼脸,他是真的连半分钟都没能扛住,就直接反水了。

    “……对,大部分的事情都是真的,有些还省略了不少,因为任务不能具体透露,好几次生死一线间都被省略了,部队那边不同意,导演和我们这些当演员的能咋办?听呗!”

    “炮弹啊?拍戏用的是假的,里头装的是减了很多份量的□□,爆炸肯定是真的,不过就是摆摆样子,炸不死人的,最多炸掉人一层皮……咳咳咳,我是说,都是假的,做戏啊!”

    “奶您说得对,奶您永远都是对的,奶您……”

    喜宝一脸悲伤的看看她奶,又看看她哥,完了还给她爷使眼色,结果她爷才是拥有金刚钻心脏的人,这会儿正吧唧着嘴,吃嘛嘛香。

    等喜宝实在是忍不住在桌子底下拿脚踢了踢她爷,她爷猛的回过神来,张嘴就来:“宝做的饭菜越来越好吃的,以后嫁出去了,我和你奶可咋办哟!”

    搁在平日里,提到嫁不嫁的问题,赵红英一准会怼上来。然而这一次,她分明是听到了,也仅仅是瞥了一眼,然后端起那盘老宋头最爱吃的肉沫茄子给他碗里扒拉了半盘,言简意赅的说:“吃!”

    老宋头立马埋头苦吃。

    另外一边,审讯继续。

    “奶,您还想知道啥?哦哦,剧本!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了!”毛头拍着胸口保证一定背默出全部剧本,“奶您别看我离开剧组的时候把剧本都归还了,可我背出来了啊!不然,等吃完饭我给您表演一个?”

    “你现在就演,演完吃饭。”赵红英毫不犹豫的道。

    毛头还能怎样?演呗。要是不演,他奶决计不会放过他的,演了的话,回头饭菜凉了,大不了让他妹再给回锅热一热。

    想法是很美好,可等毛头真的把剧本挑没放在成片里的部分都演了一遍后,喜宝已经豁出去把自己撑成了个球,顺便忙于看戏顾不得吃饭的她奶挟了不老少。反正等毛头演完后,一桌子的美味都变成了空盘子,就只给他剩了点儿汤底。

    老宋头还拿了个馒头,掰成两半,把汤底也给抹了,在吃完最后一口馒头后,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拎上他的旱烟杆子出去遛弯儿了。

    十月的傍晚还是挺亮堂的,更别提老宋家吃饭一贯挺早的,迎着夕阳余晖,伴着胡同口吹进来的微风,老宋头乐得哼着小曲儿出了院门。

    而喜宝果断的挽起了她奶:“奶,我吃撑了,咱们也出去溜溜弯儿呗?”

    “我也吃撑了,哎哟,咋吃了那么多呢?毛头啊,把碗洗了把桌给抹了。”吃饱了心情好,赵红英总算恢复了理智,决定先把这笔账仔细记下,等宋卫军回来后再慢慢算账。

    跑得了和尚还跑不了庙呢,越往后利息还越多!

    眨眼间,喜宝他们祖孙三人都离开了家,只留下饥肠辘辘的毛头看着残羹剩饭……哦不,应该是光溜溜的盘子底,欲哭无泪。

    ——为啥要针对他啊!他是无辜的!

    及至晚上其他人都回来了,毛头还饿着肚子,又饿又伤心,他觉得被家里人针对了。

    “宝……”委屈巴巴的蹭到了喜宝的房间里,毛头决定为自己讨回公道,“我饿了,我还被你和奶伤透了心!”

    喜宝刚才出了门就开始后悔了,这会儿看到她哥那副小媳妇儿样儿,忙起身往厨房去:“那你想吃点儿啥?大哥买了冰箱,奶把冰箱塞了个半满,啥吃的都有。”

    “吃啥都行,我不挑,快点儿就好,不然我就没气了。”毛头好委屈,他本来就饿,加上又会演,愣是把一分委屈演成了十分,看着就真的跟饿得快死了一样。

    “那就下饺子吧,这个最快了。”喜宝还当了真,尤其是在饺子出锅后,毛头吃得跟好些年没吃到过饺子一样时,心下更愧疚了。好像她是做错了,毕竟这个事儿吧,也确实不能怪罪到毛头身上。

    当下,喜宝又说:“你慢点儿吃,明个儿我还给你做好吃的。”

    “我要吃酱肘子、红烧肉、盐焗鸡、烤羊腿……”毛头呼噜噜的吃着饺子,还能不间断的点着菜,“对了,我明个儿要去找我对象,你跟我一道儿去呗。”

    这会儿,喜宝正愧疚着呢,当然是毛头说啥她都点头,结果听到后面,就有些不对劲儿了:“你去找你对象,我干啥要跟着去?”

    “你不跟着去,我咋把她从家里头叫出来呢?这都放假了,国庆放假了!我跟你说,我都盘算好了,到时候你去叫她出来,就说是她朋友,因为是外地人,放假没事儿干啊,就让她陪着你在京市里玩一圈,当导游嘛!放心吧,你长得好看,就算看着傻乎乎的,她家里人也不会怀疑的。”

    吃得高兴,说得高兴,一不留神毛头就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喜宝:……………………

    不管怎么样,第二天一早,喜宝还是被忽悠走了。

    梁家家境不错,住的也是个四合院,不单他们那个院子,连带附近的几个院子好像也都是亲戚朋友。所以,毛头只把喜宝带到了胡同口,就直接放生她了。

    头一次来这一片,喜宝是真的不认识路,好在这年头很多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都喜欢坐在家门口边晒太阳边纳鞋底。

    在进到一半就迷路后,喜宝果断的找上了一个看起来挺面善的老大娘,问:“大娘,您知道梁美霞家在哪儿吗?”

    老大娘一手拿着个鞋底,一手拿了针,还用针尖在光亮亮的额头上擦了擦,看得喜宝一阵阵心惊肉跳,唯恐她一时手抖伤到了自己。就听老大娘边干活边说:“霞子哟?我是三奶奶,你找她干啥?”

    随便问个路都能碰到未来的亲戚,不是喜宝运气太好,就是这一带全是梁家的亲朋好友。

    喜宝忙做了自我介绍,并且成功的在老大娘三岁小孙子的带领下找到了正主儿,靠刷脸把人从家里领了出来。

    一路心惊胆战的出了胡同口,直到跟毛头接上头后,喜宝才总算放下心来:“你们去玩儿吧,我还是不跟着去了,太吓人了。”

    梁美霞还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毛头正等着这句话呢,忙拉着他对象的手,欢快的跑开了,还不忘冲着后头摆了摆手:“宝你自个儿玩去,改明个儿再找你帮忙。”

    喜宝目送她哥远走,随后转身坐上公交车,去找她哥哥姐姐了。

    找哥找姐找伯伯找伯妈……

    她哥第一次演了电影的男主角,还是那种占了全片绝大多数戏份的绝对主角,家里人怎么能不捧场呢?还有她爸,她觉得应该给她爸打个电话,起码好叫她爸先做好思想准备。

    挨打的思想准备。

    刚上了公交车,找了个靠窗座位坐下的喜宝没有发现,站台那头有个挺面熟的中年女人瞅着她看了好久,也没上车,只带着一脸狐疑转了身。

    旁边还有人扯着嗓门问她:“你咋了?落下啥东西了?”

    “对,我回家拿下东西。”那人随口敷衍着,却忍不住又往刚刚离开的公交车看了两眼,紧接着才迈开步子往另一边走去,赫然就是刚刚喜宝和毛头他们分开的胡同口。

    此时,毛头还不知道自己的恋情即将面临提前曝光的危险,而军区那头宋卫军却正好相反,他根本用不着小闺女特地提醒,就知道自个儿要完。

    虽说早死晚死都是死,可他还是怂了。

    “多稀罕不是?面对枪林弹雨你都没皱下眉头,咋这回吓成这样了?你家老太太真那么凶?那你早干啥去了?跟首长说呢!”

    “你当他没说?说了有啥用,这可是上头的命令!对了,我有个消息,大概可以安慰你一下,其实也不止你,还有好几个人都要出英雄电影。那个谢八一知道不?作为谢老将军的儿子,又是战功赫赫,他还是上回那啥……你懂得,下次大概就轮到他了。”

    “喂喂,跟你说话呢,真被吓死了?”

    “别理他,咱们说咱们的。你知道演咱们军子的演员是谁?哈哈哈哈,我保证你一定猜不出来。”

    “演员?我一个当兵的,管演员干啥?我看个春晚还找不到一个眼熟的。”

    “人家叫宋社会!本家的,咱们军子的干儿子!”

    噗——

    宋卫军本来正蔫头蔫脑的蹲那儿想辙儿呢,冷不丁的听到这话,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出来,赶紧起身澄清自己:“啥干儿子?你小子又是听谁瞎说的?”

    “不是吗?那你给说说。”

    “说就说!宋社会嘛,就是我侄儿,那个考上京市电影学院的癞毛头。”宋卫军还是跟战友们提过家里人的,除了他妈外,提到最多的人就是他的小闺女,以及那个长相寒碜却坚定不移要演戏的侄子了。

    战友们恍然大悟,还有人给他出主意:“昨个儿那电影我也看了,咱们礼堂今晚还放呢,你们去不去?那小孩演得还挺好的,他那么喜欢演戏,你干脆帮帮他,回头再介绍他去演英雄呗,就那长相,我看除了每年的献礼片,也没啥其他片子适合他的了。”

    “不去不看,我怕看了做噩梦。”宋卫军一脸的怂样儿,他真怕看完电影以后,回头做的梦里,全是他妈挥舞着菜刀追杀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