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 第134章

【书名: 六零年代好生活 第134章 第134章 作者:寒小期

强烈推荐:山村名医盛世医香清穿带着红包雨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救世主都是美少女回到七零年代不死佣兵犯罪心理:罪与罚     第134章

    两边会亲家没多久, 臭蛋就跟他对象订婚了。

    日子是赵红英找人特地挑的, 不过人家是将下半年所有的宜嫁娶的日子都写出来任她挑,她挑了个最近的。

    说近其实也不算很近,是会亲家的一周后, 自然是方便两边广发请帖, 邀请亲朋友好来做见证。不过,考虑到是在京市, 又仅仅是订婚而非结婚, 所以来的人并不算很多,倒是赵红英提议叫上国家队那些人,无论是队员还是教练, 亦或是生活老师等等,一溜儿全给喊上了, 提前说好不收任何礼物、礼金, 权当是来凑个热闹,毕竟乡下地头本就讲究一个同喜,要是人来少了, 主家还觉得面上无光。

    至于婚礼的习俗, 都说十里不同俗,两边还真有些习俗是截然不同的,好在大家都是好说话的人, 女方那头的意思是全由着老宋家来, 而赵红英索性做主, 入乡随俗, 请了个比较懂这方面的老姐妹帮衬,按着京市的风俗操办这场订婚宴。

    就在两边都忙活起来时,喜宝记下了吃酒的日子,包袱款款的回了学校。

    与此同时,乡下老家的大喇叭又响了起来。

    “宋卫民!宋家老三,你妈叫你接电话!宋老三!!”

    刚吃完午饭,洗了把脸打算歇个午觉的宋卫民,立刻马不停蹄的往村委里跑,活像是身后有人在追似的。

    因为刚过农忙,加之今年的收成挺不错的,村里各处都是喜气洋洋的。这会儿正是午饭后不久,好些村民都坐在家门口的屋檐下头,摇着大蒲扇消暑消食兼聊天打屁。就先听到大喇叭里的破锣嗓子嗷嗷叫唤着,紧接着就看到宋家老三跟个兔子一样,嗖嗖的往村委那头窜,当下纷纷笑着高声调侃。

    “跑啥跑?你妈上京市享福去了,她还能回来收拾你不成?”

    “啥时候给你家扁头办酒啊?他也不小了,咱们村儿那些大小伙子,哪个不是十五六岁就操心起亲事了?可以了,都见过老丈人了,该办酒了!”

    “瞎说啥呢?没出息的才早早的说亲成家,有出息的你看老宋家的强子、大伟,还有癞毛头、喜宝几个,这不都还没成家吗?人家还盼着扁头考上京市大学,娶个城里姑娘当媳妇儿呢!是吧,宋老三?”

    这天气够热,宋卫民心下又着急,顶着一头一脸的汗珠子就往村委那头冲,听到那些村民调侃自个儿的声儿,也只是冲着他们摆了摆手:“回头说,回头再说!去迟了,我妈得骂人了。”

    “去去!赶紧去!回来跟咱们哥几个好好唠唠!”

    “哈哈哈哈……”

    听着身后的大笑声,宋卫民跑得更急了,偏偏他夏日里穿的是草鞋,一着急直接就把鞋给跑掉了,又只得返身回来找,结果发现鞋棒子断了,直接丢了舍不得,穿着又跑不快,他索性把另一只草鞋也给脱下来,提在手上急匆匆的继续往前赶。

    总算到了村委办公室,宋卫民顾不得歇口气,丢下手里的鞋就扑过去拿电话机:“妈!咱们家今年收成挺好的,明年不愁吃喝了!”

    赵红英等得都快犯瞌睡了,冷不丁的就听到蠢儿子那大嗓门在自己耳边炸响,顿时气得想拍人:“你闭嘴!听我说!”

    宋卫民果断闭了嘴。

    “臭蛋过几天就要订婚了,你琢磨琢磨,要不要过来喝喜酒,要来就趁早,坐火车也得两天呢。再就是帮我问问你舅和你叔他们,来就赶紧,不然就等过些年喝结婚酒吧。”

    依着乡下地头的礼节,订婚酒也是很重要的,尤其是近亲。老宋家这边,三房绝对是近亲,更别提臭蛋原本就是从三房过继的。再往旁的算一算,赵红英的亲哥赵满仓,还有老宋头的亲弟宋二拐也是,不过考虑到距离实在是太远了,来是人情,不来也不算啥。

    就是赵红英先前跟国家队的教练打听了一下,那头的意思是,运动员没有那么快结婚的,一般都会等退役之后才会考虑人生大事,毕竟想也知道,运动员的生涯很短暂,不可能将精力花在旁的事情上。再一个,他们现在是在京市,不是乡下地头了,假如真的要结婚,也必须遵守国家法律,至少得等到法定年龄才可以。这么一来,结婚的日子最最少也是在四年以后了,保不准还能更晚。

    想到这里,赵红英又对着电话听筒吼了一声:“先跟你说好,这回不来,下回结婚不定是几年以后了,我听人教练说,起码四年后,也有可能等个六七八年啥的。喂,你到底来不来啊?”

    另外的亲戚也就算了,赵红英原就没抱太大希望,可老三俩口子该来吧?哪怕过继了,那也是亲叔叔亲婶婶。

    宋卫民一脸懵逼,啥玩意儿?臭蛋要订婚了?

    好半天,他才结结巴巴的开口:“妈,妈……你说的是臭蛋订婚?我、我没听岔吧?不是强子,不是大伟?会不会是梅子、芳芳啊?咋可能是臭蛋呢?妈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滚犊子!!”赵红英气炸,“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蠢?我跟你说了,是臭蛋!臭蛋!!臭蛋要订婚了!!!”

    母子俩隔着电话线,吼得那叫一个声嘶力竭,宋卫民是被吓的,赵红英是单纯被气的,她还没老到这地步呢,蠢儿子就开始怀疑她老糊涂了?这档口,她已经开始盘算回头碰面后该怎么收拾这蠢货了。

    “真是臭蛋啊?”兴许是隔得太远了,宋卫民完全没有感受到来自于电话那头的杀气,只一脸迷茫的捧着电话喃喃的重复着刚才的问话。

    赵红英已经烦了这蠢货,耐着性子把事儿跟宋卫民重复了一遍,叮嘱他去问问赵建设等人,之后就干脆利索的挂掉了电话。

    及至电话听筒里传出了一阵阵“嘟嘟”声,宋卫民仍有些回不过神来。还是一旁打扇子的村委干部凑过来问他:“咋了?你刚才说了啥?臭蛋要订婚?”

    “村长呢?”宋卫民猛的反应过来,放下电话问了赵建设的下落,连丢在地上的草鞋都没顾得上拿,就赤着脚冲出去找人了。

    大喇叭里的声儿,赵建设早就已经听到了,不过他半点儿没有凑过来抢电话的意思。凭良心说,他觉得他姑跑了挺好的,至少折磨不到他了。

    结果,不到十分钟,宋卫民就冲进屋里,告诉了他这个惊人的消息。

    得知臭蛋要订婚的消息后,赵建设只是微微一愣,随后就淡定了:“你们家还真是谁最能耐谁最晚结婚啊?挺好的。等我回家问问我爹,他要是想去,就让他跟着你们俩口子去,我就算了。”

    宋卫民还处在迷茫之中,闻言只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你还杵在这儿干啥?走走,别在我跟前碍眼。”赵建设直接轰人,还真别说,赵红英生了四个儿子,像她的几乎没有,哪怕是最能耐的宋卫军,也仅仅是聪明劲儿像她,性子并不同。倒是赵建设这个娘家侄子……随了她。

    被轰了出来的宋卫民,带着满脸的无措离开了村委院子,下意识的往家里赶,还没走到一半,就被闲得没事儿干的村民拦了下来,七嘴八舌的追问他,宋老太打电话来到底是为了啥。

    还能为了啥?臭蛋他要订婚了啊!

    本来就被那电话给弄懵了,听到村里人问,宋卫民干脆连家都不回了,把刚才那通电话的内容全倒了个一干二净。

    臭蛋啊!这要是老宋家其他人要订婚,哪怕是结婚好了,都没那么叫人惊讶,谁叫臭蛋是上过好几次电视的名人呢?就说毛头好了,天天嚷嚷着拍戏,直到今天,村里人也没在电视上头看到过他,就连县城里的电影院,那不是没同步那么快吗?特地上市里看毛头演电影这种事儿,他们可没这个闲工夫。所以说,臭蛋才是名人,毛头不算!

    不出一个小时,整个村子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事儿,当然也包括袁弟来。

    急匆匆的赶回家,袁弟来二话不说就跟宋卫民对着骂:“臭蛋要结婚了?这事儿我咋不知道?你倒是好,接了电话不先告诉我,倒是在村里人瞎嚷嚷。臭蛋那么有出息,他结啥婚?结了婚还能跟以前那么出息吗?你说话啊!宋卫民!!”

    宋卫民一点儿也不想跟她说话,直到被逼得没法子了,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是订婚不是结婚,妈都同意了,你能咋样?”

    “我……”袁弟来一口气堵在嗓子眼里,上不去下不来的。她很想说,我不同意,对方是阿猫阿狗都不清楚,咋能那么容易就松口同意了呢?臭蛋啊,就算他脑子不大清楚,可架不住他能耐啊,不单上过电视,每个月的工资津贴还不少,遇到比赛获胜还能得到大笔的奖金,这么好的条件,难道不该仔细挑挑拣拣再决定吗?

    可最终,她还是没把心里话说出来,因为她及时想到了一个关键点。

    ——她早就已经不是臭蛋妈了。

    半晌,袁弟来才声音闷闷的问:“是个咋样的姑娘?妈到底说了啥?你跟我仔细说说。”

    “没你的事儿。”宋卫民撂下这句话,就头也不回的进了屋里。

    袁弟来被气了个倒仰,可她也明白宋卫民本来就是个锯嘴葫芦,只怕就是逼问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的。站在原地思量了半刻,她索性拿了些钱去村委那头打电话。

    可这会儿,老宋家已经没人了,袁弟来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无人接听。

    赵红英她忙活啊,而且她分外嫌弃宋卫国俩口子,但凡要操持的事儿,都想亲自上手。家里人肯定怼不过她,又知晓她能耐得很,索性就掏了钱由她折腾。

    掏钱的是张秀禾,其实强子早先就表明了,他可以出钱给弟弟办订婚酒。一开始赵红英没发表意见,之后看了眼张秀禾掏出来的存折,她就淡定了:“够了,这些钱都够在京市里买个院儿了。”

    乡下地头的规矩,娶媳妇儿前得先盖屋,很多时候则干脆在说亲前就已经将新房子准备好了。

    尽管口头上是说着入乡随俗,可人家京市人原就在这里有房子,很多双职工家庭还都是扯证办酒以后,再跟上头打报告分福利房的,这就不适用于臭蛋了。好在,国家队那头的福利一贯很好,包吃包住,对于有特殊贡献的运动员,也会在对方结婚后安排房子。

    然而,那都是几年以后的事儿了,赵红英没那个耐性。

    也因此,在订下酒席之前,她先跑去看房子了。

    最近一两年,商品房市场挺不错的,虽说很多人还是寄希望于单位分房子,可也有不少下海的商人致力于自己购置房子。国人都是这个心态,有钱了先置办产业,或是回老家修建房子,或是干脆在外头城市里买个屋儿,仿佛这么一来才算是真的落地生根了。

    等喜宝掐着日子回家后,发现她奶又干了一票大的,给臭蛋买了个房子。

    “奶?”喜宝觉得她奶太神奇了,每次都能给她来个巨大的惊喜/惊吓。

    “宝啊,你奶我的眼光不差吧?我早就在想了,就臭蛋那脑子,万一以后跑不动了,做啥好呢?还好啊,现在叫我想出来了,还是你姑提醒了我,她以前在县城那头买了好几个铺面房,除了自个儿开铺子外,其他都赁出去收租子。现在跟以前不同了,收租子也是劳动所得,不叫地主了。”

    喜宝弱弱的点头:“嗯,奶您说得对。”

    “对吧?我想也是,回头我带你去那头瞅瞅,前面一溜儿的房子全是门面房,后头可以住人也可以当仓库使,就是院子太小了,转个身儿都难。不过也成吧,反正我跟强子打过招呼了,他弟傻,他这个当哥的可不得照应着点儿?也没叫他出钱,出个力把房子赁出去。”

    “大哥一定会答应的。”喜宝信心十足,而且这个信心并非源自于对强子的了解,而是相信她奶一定有法子叫强子跪下听令。

    那可是太后懿旨啊!!

    “是啊,他一口答应了下来。”赵红英边说边上上下下的打量起了喜宝,“你这身倒是清爽得很,可明个儿喝订婚酒呢,起码也得穿身喜气点儿的。”

    “成,都听奶的。”喜宝也是一口答应。

    臭蛋的订婚酒,老家那头没人过来,倒真不是不愿意,而是赵满仓前段时间秋收累着了,宋二拐那头也差不多,赵红霞倒是想来,可一听说宋卫民俩口子又掐了一回,就她一个人,还是算了吧。

    而最最想来的人,很意外的是扁头。

    扁头早先听说了臭蛋订婚的消息,想得那叫一个美滋滋的,先跟着爹妈去京市喝酒,然后直接跑路,先躲起来,等爹妈回乡下老家了,再蹦出来找他奶。他就不信了,他奶还能把他丢上回乡的火车不成,哪怕真的这样,他也能抱着他奶的大腿嗷嗷大哭,相信总有法子留在京市的。

    梦想太美了,以至于在听到爹妈说都不去京市后,他整个人如遭雷击。

    ——咋就不按着套路走呢?

    ——不是说臭蛋是他亲哥吗?

    ——过继给了大房就不是亲的了?

    ——就算不是亲的,你们也该去喝订婚酒吧?

    乡下老家那头,扁头哭得真就像死了爹妈一样,连好伙伴袁胖子都劝不住他。对了,袁胖子为了安慰小伙伴兼表弟,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自己就快要订婚了。

    扁头:…………你奏凯!!

    最惨的还不是扁头,而是毛头。

    等毛头从剧组杀青回来,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臭蛋的会亲家结束了,买房子结束了,订婚酒也结束了,甚至所有人都已经各归各位,该干啥就干啥去了,完全没人记着他。

    毛头直接冲到京大找妹妹。

    喜宝就奇了怪了,她倒不是不想念哥哥,而是奇怪她哥为啥不去找她嫂子呢?哦,对了,她奶说过了,嫂子还不是嫂子,这门婚事能不能成还是个未知数呢。

    可这不是更应该去找人吗?

    “哥,我觉得你不该来找我,有空就去戏剧学院找我……我未来的嫂子。”喜宝忍不住劝她哥,“你俩都谈对象了,又好久没碰面了,你咋能不去找她呢?”

    “你以为我不想?我不敢啊!”毛头好气哟,他一贯觉得自己人缘挺不错的,可最近也不知道咋了,到处碰壁,反正家里头压根就不欢迎他,就连他爹妈都忙得连个眼神都懒得给他。本以为喜宝这边能给他点儿安慰,结果……

    “为啥不敢?”喜宝很纳闷。

    毛头瘪了瘪嘴,到底还是说出了自己的苦衷。

    他对象是京市戏剧学院的,问题是,他对象有个老戏迷爷爷,在戏剧圈子里还是挺能说得上话的。这就直接导致了他们家在戏剧学院有人。

    那毛头还咋去找人呢?别说直奔学校了,他连信都不敢寄。要不是碰了巧在剧组里相遇、相知、相爱,他俩压根就不可能成事。

    “你俩先前是怎么联系的?”

    “她给我写信,给我打电话,或者干脆就约好时间在外头碰面。”毛头瞥了他妹子一眼,忽的一个主意上了心头,“宝啊,宝你说,我对你好不好?我是你哥啊!咱俩双胞胎啊!”

    喜宝:…………好久没听到这话了。

    见喜宝没有第一时间回绝,毛头索性扒了上来,搓着手心一脸谄媚的说着好话:“你哥我能不能讨到媳妇儿,就靠你了,你就不能稍稍委屈一下,帮我这个忙?不会太麻烦的,你就说你是电影学院的,之前在剧组碰了面,交情不错,然后就呵呵呵呵呵呵……”

    “我有个问题。”喜宝被毛头一阵“呵呵呵”声吓得毛骨悚然,赶紧打断道,“我压根就不会演戏,这么说能有人信吗?”

    “不会演戏怕啥?你长得好看啊!”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毛头豁出去吹捧亲妹子,“你以为你哥我混的那个圈子里全都是演技出众的?不不不,也有比你还傻……我是说,比你还不会演戏的,只要长得好看,这不是可以演配角吗?”

    喜宝气沉丹田:“我听到你说我傻了!”

    “走走,哥请你吃饭,不然你随便说,你说啥我都答应你,只要你帮我把人给约出来。走啊,快走啊,咱们上了公交车再慢慢说。”

    连拖带拽的,毛头把喜宝给弄了出去。

    京市几个艺术学院相距并不算太远,当然最主要还是因为京市的交通发达,各个区域、学校等等地方基本上都有公交车经过,就是有时候需要转车,算上等待的时间,也挺长的。

    等车的间隙,就听到毛头在那儿不停的叨逼叨逼:“你可千万得记住啊,你嫂子叫梁美霞,是京市戏剧学院84届表演系的,是他们系的系花,她最喜欢……”

    “我觉得我不需要记住这些。”喜宝一开始还算淡定,在连着听了十遍之后,她决定奋起反抗,“我跟刘晓露认识都第四年了,还不是不知道她喜欢啥?”

    “那怎么一样呢?我这是怕你露馅儿吗?”毛头坚定的开始叨逼起了第十一遍。

    喜宝很想说,全都记清楚了才会露馅儿吧?好在,公交车来了,上头的人还不少,喜宝赶紧麻溜儿的上车,直接往后头走,稍微晚了一步的毛头被人挤到了前头。

    因为中间隔了好几个人,喜宝也懒得去找毛头,售票员过来时,她只付了自个儿的钱:“到京戏。”

    售票员是个中年大妈,收了钱回来时还跟喜宝搭话:“京戏的学生啊?怪不得长得那么水灵。”

    听了这话,喜宝没开口,只是冲着她笑了笑,心下对她哥那不靠谱的计划稍稍有了些底气。结果,才刚这么想着,旁边一个男学生模样的人惊讶的开了口:“京戏的?你是哪个专业的师妹?我是表演系的,84届,刚上大二。”

    喜宝:…………要不要那么巧?

    得亏喜宝平日里装淡定装多了,哪怕这会儿脑子完全是懵的,最多也就给人一种冷淡疏离的感觉,衬着她的长相,倒不至于叫人讨厌,反而像是一朵高岭之花。

    “我是京电的学生。”没法跟毛头对台词,喜宝只能自己瞎掰,“京电表演系大四学生,82届的。”

    刚才还在一口一个师妹的男学生一脸懵逼,愣是半晌没能接上话来。

    其实吧,不是同校无所谓,关键是眼前的美人儿好像比自己还大,这泡师妹只需要脸皮厚,泡师姐就需要特别足的勇气了。

    “那个……师、师姐啊,没事儿,咱们都是一个圈子的,你这是去京戏找朋友?那儿我熟,你说,我领你去。”给自己作了下心理建设,男学生很快就接受了师姐这个设定,鼓起勇气继续搭话。

    “我找梁美霞,你认识吗?”喜宝随口问道。

    “认识认识,我们一个班!”

    有熟人就有话题,男学生高兴坏了,忙拍着胸口保证到时候帮着领路。及至公交车到站,喜宝索性跟着他进了京戏,把她哥抛弃了。

    毛头从头到尾看到了这一幕,心下暗道,其实他妹妹也不是很傻,这不,比她傻的一抓一大把。

    喜宝那头,因为有人主动领路,找人的过程异常轻松。像他们这样的大学,如果有生人进出是需要登记的,本校的学生进出则需要学生证。不过,喜宝进来时,门卫大爷只瞥了她一眼,愣是把注意力放在了她身旁的男学生身上:“你,学生证呢?”

    男学生一脸崩溃:“我的大爷哟!我这天天往你门口经过啊!给给,你看。”

    “我当然认识你,就是提醒你一下,进出需要挂上学生证。”大爷白了男学生一眼,又冲着喜宝点了点头,“姑娘啊,这小子油嘴滑舌的,你可别上当啊!”

    “大爷!你是我大爷!”男学生赶紧把喜宝往里头带,也顾不得帮着介绍风景了,径直到了女生宿舍楼下,才擦了一把汗,“那个……师姐啊,我帮你找人带话,你叫什么名字?”

    喜宝至始至终忙着看戏,闻言点了点头:“嗯,谢谢你。对了,我叫宋言蹊。”

    男学生在楼下等了一会儿,总算看到了个眼熟的,忙叫人帮着带话,不多会儿,满脸迷茫的梁美霞就下了楼。

    “你……”梁美霞当然是认识喜宝的,问题是,她不知道喜宝的大名,甭管是以前跟毛头聊天,还是前次过年上老宋家拜年,大家都是叫的喜宝小名。乍一看到人,她明显就愣住了。

    “美霞,你忘了我吗?上次在剧组,咱们还碰过面的。”喜宝早就看到随着梁美霞走下来的另外一个年岁稍长的女学生了,再有就是,宿舍大妈也走出了她那屋子,这会儿已经到她们跟前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喜宝觉得,她为了她哥也是拼了。

    “对对,我记得呢,我怎么会忘了你。”梁美霞不愧是戏剧学院的学生,转瞬就调整了表情,从惊讶转换为喜悦,并且迅速上前挽住了喜宝的胳膊,“走,说好的你来找我,我请你吃饭。”

    快速的跟周遭围观群众道了别,俩人就跟亲姐俩似的,手挽手的走远了。

    等她俩走远了,那宿管大妈才“咦”了一声:“外校的朋友?咋没听说呢?”

    “婶儿,怕是早先在剧组里认识的吧?”跟着梁美霞一道儿下来的女学生猜测道。紧接着,目睹两位女神远去的男学生忙帮着解惑,说是京电的,是表演系的。

    ……

    此时,喜宝终于把人给领了出来,在校门口拐角处找到了蹲墙角的她哥。

    “我以后再也不要帮你了,可吓死我了。”喜宝哪里会演戏,得亏她长得一副好人相,这才没叫穿了帮。

    毛头喜滋滋的道谢:“宝啊,以后哥的幸福就全靠你了。你说我早先咋就没想到这么好的法子呢?早知道派你上阵这么容易,我去年就可以找你帮忙了。”

    “对呀,喜宝姐,我住在二零九,下回你不用找人叫我,直接上楼敲门好了。我们那栋楼的舍管大妈是我舅妈的表亲,你也管她叫婶儿好了,她对漂亮姑娘没辙儿,铁定不会拦着你。”

    “就是就是,宝你长得多好看啊,我刚才瞅着,门卫大爷都没叫你登记,以后就靠你了。”

    “谢谢你,喜宝姐。”

    “成了,你走吧,接下来就用不着你了,我下回再去学校找你。再见喽,宝儿!~”

    毛头和他对象,你一言我一语,就跟说二人转似的,等喜宝回过神来之时,这俩已经手拉手跑出去老远了。

    喜宝还能怎样?鼓着腮帮子回去等公交车了,并且暗下决心,回头要去找奶告状!

    只是,没等喜宝回家,毛头又来了,给她送了一版电影票,让她请同学国庆看电影,看毛头演她爸。

    捧着电影票恍恍惚惚的回到宿舍,喜宝欲哭无泪。

    她哥要演她爸,还想要她带上同学一起去看,这事儿咋听着就那么不靠谱呢?可浪费是不对的,她还是老老实实的把电影票分给了宿舍里的同学,没给自己留,因为她知道,回头她奶一定会拽着她去看的。

    国庆放假三天,不过因为本来开学也没过多久,没啥东西可收拾的,喜宝只背了个小挎包,就准备出门了。临出门前,她听到舍友们在那儿商量,先去逛个街,再去看电影,然后吃个饭回学校。

    喜宝默默的叹了一口气,正了正挎包,走出了宿舍。

    正如她猜测的那般,一回到家里,就被她奶要求看电影,还在那儿嘟囔着,为啥喜宝昨个儿晚上不回来,不然就可以提前看了。

    “奶,这个电影是国庆节才上映的,昨晚没有。”

    “那成,咱们走吧,叫上你爷。老头子你咋还没好?你是去看电影呢?还是去演电影?别折腾你的头发了,统共也没剩下多少了。走啦!”

    祖孙仨人一起出了门,除了赵红英至始至终都高兴万分外,喜宝的心情颇有些微妙,倒是老宋头不停的撸自己的头发,他最近掉头发掉得厉害,心情不是很好。

    假日里的电影院人还是挺多的,其中又以年轻人,尤其是年轻的情侣为主,像喜宝这样,领着年迈的爷奶过来看电影的,放眼望去,仅有她独一个。

    而且,这两年上映的电影多了,最受年轻情侣欢迎的是一些爱情片,像毛头主演的这部片子,哪怕占了最大的宣传栏,依旧没有太火爆。喜宝很容易就买到了电影票,还是靠中间位置的好票。

    “宝啊,这电影叫啥来着?”赵红英认识的字不算多,而且电影票又小,她看得不是很真切,“我咋瞅着有你爸的名字呢?”

    “《和平年代的英雄——宋卫军》。”喜宝一板一眼的念出了电影名字,忍不住纳闷,“好长的电影名。”

    “挺好的,这下全国人民都知道你爸了。”赵红英很满意,瞧瞧,他们老宋家的名人还是挺多的,除了傻乎乎的臭蛋,黑黝黝的毛头,到底还是出了个真正的能耐人。

    老宋头也点了点头:“等下好好看毛头演老四,演得不好回头让老大揍他。”

    赵红英万分赞同,这个时候,她还不知道自己即将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电影啊!还是英雄式电影,哪怕是由真人真事改编的,可都说了是改编的,那肯定跟真实发生的会有很大的出入。兴许没有现实中那么危险,可单从视觉效果上来看,绝对更刺激,更惊险,更叫人心头发颤。

    别的不说,到时候,眼睁睁的看着□□在毛头身后爆炸,看着救护车“呜啦呜啦”的叫着把人送到军区医院,看着抢救室的红灯亮起……

    那是真正的生死一线间,而且还不止一次。

    可以想象,等电影结束后,赵红英最想收拾的人绝对不可能是毛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六零年代好生活相邻的书:警犬实习日记欢恬喜嫁网游之短刀行妖孽王爷的独宠妃森林开发商喜欢我的腹肌吗人面桃花笑春风在你坟头蹦迪穿书之白月光的逆袭我的无限战舰重生和情人闹分手快穿之攻心gl